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暗示要完全放开生育限制,但在一些地方,有迹象表明,相关的处罚已经不那么严格。



 | Liyan Qi发稿

OR--商业新媒体

两年前,Zhang Yiqiu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这位北京女商人以为自己会被罚款,或是在生育手续上遇到一些麻烦。

但让她惊讶的是,当地官员对她再要一个孩子表示赞赏,尽管他们不能给她必要的文件,让她享受生育保险,因为从官方来说,生三胎依然是不允许的。

Zhang女士的情况在中国并不普遍,独生子女政策的遗留影响和高昂的育儿费用让许多家庭仍然选择只要一个孩子。但对一些家庭、人口统计学家和官员的采访显示,某些地方政府正在悄悄允许家庭生育第三个孩子,而没有像往常那样采取惩罚措施。

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都表示对中国人口发展形势感到担忧。2016年中国废除了独生子女政策,开放了二胎,但对中国不断下滑的出生率几乎毫无作用。2020年中国进行了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其结果可能显示出生的婴儿数量远远无法弥补劳动力快速老龄化的问题。

不过,尽管中国共产党在最新的五年计划中谈到要改善生育政策,但领导人并没有暗示要取消生育限制。同时,像Zhang女士这样的家庭也不知道多生孩子的政策是什么。

她曾在佛寺求子,2013年生了第一个孩子,2016年又生了第二个孩子,也就是二胎政策开始执行的第一年。2018年她再次怀孕,“我对政策不清楚,也没问,”在网上卖婴儿用品的Zhang女士这样说。

她表示,孩子生出来后,北京当地的官员告诉她,他们没有权限追究她的违规生育行为。

其他一些生育两个孩子以上的家庭表示,他们也没有受到处罚。


You女士是中国东南部扬州市的一位30岁的家庭主妇,她四年里生了三个孩子,现在正怀着第四胎。她说,官员们没有找她麻烦。她不愿意透露全名。

“我觉得他们现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说。

没有地方政府会公开承认自己放开三胎。在许多地方,限制政策仍在严格执行着。“现在中国的生育政策陷入了僵局,”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社会学教授Wang Feng说。

主管全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生活成本上升,尤其是高房价,让大多数从小就是独生子女的中国年轻人不敢生二胎,更不用说生四胎了。You女士说,她的朋友大多不理解她为什么想生这么多孩子。“他们都觉得我脑子进水了。”

2016年,也就是二胎政策生效的那一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从2015年的1,655万上升到1,786万,增长了7.9%,但此后逐年下降。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下降到1,465万。而过去三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每年都有5%以上的增长。

今年卸任工信部部长的苗圩在最近的一次论坛上表示,2030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可能跌破1,100万,11年间下降25%。

中国政府从2018年开始撤销一度庞大的手握重权的计划生育官僚机构,这可能是来自官方的放松生育限制的最强信号。

Wang教授说,官员们领会了政府的意图,一个结果就是二胎政策执行得比较松散,因地而异。

北京西城一位负责计生政策的官员说,他所在的城区对生育二胎以上子女的家庭不做处罚,除非他们是公务员。这位官员说,公务人员会有一定影响,但仅此而已。

在北京一所高中任教的一位Zhou姓女教师领教了这种待遇上的差异。当时她正怀第三胎七个月,她说,校领导告诉她,要么终止妊娠,要么开除。

今年,她在邻省的亲戚家里产下了一个男婴。在儿子出生证上,父母一栏写的是亲戚的名字。42岁的Zhou女士对她北京的邻居说,这孩子是她侄子。

在中国,由于计生政策不统一,人们对哪些允许哪些不允许更感迷茫。

中国东北的辽宁省是中国出生率最低的省份之一,当地计划为二胎家庭提供现金奖励,而南部的广西省今年也取消了公务员违反二胎政策将被解雇的规定。但广西和辽宁政府依然会处罚生育三胎的家庭。

中国南方城市广州也减轻了对违反生育政策的公务员的处罚。与此同时,一对广州夫妇因为2017年生育第三胎后没有缴纳约7万元的罚款而被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又在上诉中败诉。

许多前计生官员希望保留某种形式的生育限制。人口学家说,在抛出限生政策前,二胎政策可能会被三胎甚至四胎政策所取代。

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说,即使取消生育限制,中国也可能无法缓解人口结构的束缚。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本周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人口挑战意味着中国未来五年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可能会从2016-2020年的6.2%左右放缓至5.5%左右。他呼吁改革生育政策,尽快实现“家庭自主生育”。

在北京,Zhang女士Zhou周女士都希望在他们最小的孩子入学前取消生育限制。

Zhou女士说,到时候,他们夫妻会做一个DNA检测,证明这是他们的儿子,不是侄子。问题是,她能不能把真相隐瞒那么久。

她说:“我真担心,孩子很快就会叫妈妈了,到时候我和邻居怎么解释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人口挑战严峻,中国某些地方正在默许第三胎

发布日期:2020-11-27 11:16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暗示要完全放开生育限制,但在一些地方,有迹象表明,相关的处罚已经不那么严格。



 | Liyan Qi发稿

OR--商业新媒体

两年前,Zhang Yiqiu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这位北京女商人以为自己会被罚款,或是在生育手续上遇到一些麻烦。

但让她惊讶的是,当地官员对她再要一个孩子表示赞赏,尽管他们不能给她必要的文件,让她享受生育保险,因为从官方来说,生三胎依然是不允许的。

Zhang女士的情况在中国并不普遍,独生子女政策的遗留影响和高昂的育儿费用让许多家庭仍然选择只要一个孩子。但对一些家庭、人口统计学家和官员的采访显示,某些地方政府正在悄悄允许家庭生育第三个孩子,而没有像往常那样采取惩罚措施。

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都表示对中国人口发展形势感到担忧。2016年中国废除了独生子女政策,开放了二胎,但对中国不断下滑的出生率几乎毫无作用。2020年中国进行了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其结果可能显示出生的婴儿数量远远无法弥补劳动力快速老龄化的问题。

不过,尽管中国共产党在最新的五年计划中谈到要改善生育政策,但领导人并没有暗示要取消生育限制。同时,像Zhang女士这样的家庭也不知道多生孩子的政策是什么。

她曾在佛寺求子,2013年生了第一个孩子,2016年又生了第二个孩子,也就是二胎政策开始执行的第一年。2018年她再次怀孕,“我对政策不清楚,也没问,”在网上卖婴儿用品的Zhang女士这样说。

她表示,孩子生出来后,北京当地的官员告诉她,他们没有权限追究她的违规生育行为。

其他一些生育两个孩子以上的家庭表示,他们也没有受到处罚。


You女士是中国东南部扬州市的一位30岁的家庭主妇,她四年里生了三个孩子,现在正怀着第四胎。她说,官员们没有找她麻烦。她不愿意透露全名。

“我觉得他们现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说。

没有地方政府会公开承认自己放开三胎。在许多地方,限制政策仍在严格执行着。“现在中国的生育政策陷入了僵局,”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社会学教授Wang Feng说。

主管全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生活成本上升,尤其是高房价,让大多数从小就是独生子女的中国年轻人不敢生二胎,更不用说生四胎了。You女士说,她的朋友大多不理解她为什么想生这么多孩子。“他们都觉得我脑子进水了。”

2016年,也就是二胎政策生效的那一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从2015年的1,655万上升到1,786万,增长了7.9%,但此后逐年下降。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下降到1,465万。而过去三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每年都有5%以上的增长。

今年卸任工信部部长的苗圩在最近的一次论坛上表示,2030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可能跌破1,100万,11年间下降25%。

中国政府从2018年开始撤销一度庞大的手握重权的计划生育官僚机构,这可能是来自官方的放松生育限制的最强信号。

Wang教授说,官员们领会了政府的意图,一个结果就是二胎政策执行得比较松散,因地而异。

北京西城一位负责计生政策的官员说,他所在的城区对生育二胎以上子女的家庭不做处罚,除非他们是公务员。这位官员说,公务人员会有一定影响,但仅此而已。

在北京一所高中任教的一位Zhou姓女教师领教了这种待遇上的差异。当时她正怀第三胎七个月,她说,校领导告诉她,要么终止妊娠,要么开除。

今年,她在邻省的亲戚家里产下了一个男婴。在儿子出生证上,父母一栏写的是亲戚的名字。42岁的Zhou女士对她北京的邻居说,这孩子是她侄子。

在中国,由于计生政策不统一,人们对哪些允许哪些不允许更感迷茫。

中国东北的辽宁省是中国出生率最低的省份之一,当地计划为二胎家庭提供现金奖励,而南部的广西省今年也取消了公务员违反二胎政策将被解雇的规定。但广西和辽宁政府依然会处罚生育三胎的家庭。

中国南方城市广州也减轻了对违反生育政策的公务员的处罚。与此同时,一对广州夫妇因为2017年生育第三胎后没有缴纳约7万元的罚款而被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又在上诉中败诉。

许多前计生官员希望保留某种形式的生育限制。人口学家说,在抛出限生政策前,二胎政策可能会被三胎甚至四胎政策所取代。

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说,即使取消生育限制,中国也可能无法缓解人口结构的束缚。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本周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人口挑战意味着中国未来五年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可能会从2016-2020年的6.2%左右放缓至5.5%左右。他呼吁改革生育政策,尽快实现“家庭自主生育”。

在北京,Zhang女士Zhou周女士都希望在他们最小的孩子入学前取消生育限制。

Zhou女士说,到时候,他们夫妻会做一个DNA检测,证明这是他们的儿子,不是侄子。问题是,她能不能把真相隐瞒那么久。

她说:“我真担心,孩子很快就会叫妈妈了,到时候我和邻居怎么解释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暗示要完全放开生育限制,但在一些地方,有迹象表明,相关的处罚已经不那么严格。



 | Liyan Qi发稿

OR--商业新媒体

两年前,Zhang Yiqiu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这位北京女商人以为自己会被罚款,或是在生育手续上遇到一些麻烦。

但让她惊讶的是,当地官员对她再要一个孩子表示赞赏,尽管他们不能给她必要的文件,让她享受生育保险,因为从官方来说,生三胎依然是不允许的。

Zhang女士的情况在中国并不普遍,独生子女政策的遗留影响和高昂的育儿费用让许多家庭仍然选择只要一个孩子。但对一些家庭、人口统计学家和官员的采访显示,某些地方政府正在悄悄允许家庭生育第三个孩子,而没有像往常那样采取惩罚措施。

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都表示对中国人口发展形势感到担忧。2016年中国废除了独生子女政策,开放了二胎,但对中国不断下滑的出生率几乎毫无作用。2020年中国进行了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其结果可能显示出生的婴儿数量远远无法弥补劳动力快速老龄化的问题。

不过,尽管中国共产党在最新的五年计划中谈到要改善生育政策,但领导人并没有暗示要取消生育限制。同时,像Zhang女士这样的家庭也不知道多生孩子的政策是什么。

她曾在佛寺求子,2013年生了第一个孩子,2016年又生了第二个孩子,也就是二胎政策开始执行的第一年。2018年她再次怀孕,“我对政策不清楚,也没问,”在网上卖婴儿用品的Zhang女士这样说。

她表示,孩子生出来后,北京当地的官员告诉她,他们没有权限追究她的违规生育行为。

其他一些生育两个孩子以上的家庭表示,他们也没有受到处罚。


You女士是中国东南部扬州市的一位30岁的家庭主妇,她四年里生了三个孩子,现在正怀着第四胎。她说,官员们没有找她麻烦。她不愿意透露全名。

“我觉得他们现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说。

没有地方政府会公开承认自己放开三胎。在许多地方,限制政策仍在严格执行着。“现在中国的生育政策陷入了僵局,”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社会学教授Wang Feng说。

主管全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生活成本上升,尤其是高房价,让大多数从小就是独生子女的中国年轻人不敢生二胎,更不用说生四胎了。You女士说,她的朋友大多不理解她为什么想生这么多孩子。“他们都觉得我脑子进水了。”

2016年,也就是二胎政策生效的那一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从2015年的1,655万上升到1,786万,增长了7.9%,但此后逐年下降。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下降到1,465万。而过去三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每年都有5%以上的增长。

今年卸任工信部部长的苗圩在最近的一次论坛上表示,2030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可能跌破1,100万,11年间下降25%。

中国政府从2018年开始撤销一度庞大的手握重权的计划生育官僚机构,这可能是来自官方的放松生育限制的最强信号。

Wang教授说,官员们领会了政府的意图,一个结果就是二胎政策执行得比较松散,因地而异。

北京西城一位负责计生政策的官员说,他所在的城区对生育二胎以上子女的家庭不做处罚,除非他们是公务员。这位官员说,公务人员会有一定影响,但仅此而已。

在北京一所高中任教的一位Zhou姓女教师领教了这种待遇上的差异。当时她正怀第三胎七个月,她说,校领导告诉她,要么终止妊娠,要么开除。

今年,她在邻省的亲戚家里产下了一个男婴。在儿子出生证上,父母一栏写的是亲戚的名字。42岁的Zhou女士对她北京的邻居说,这孩子是她侄子。

在中国,由于计生政策不统一,人们对哪些允许哪些不允许更感迷茫。

中国东北的辽宁省是中国出生率最低的省份之一,当地计划为二胎家庭提供现金奖励,而南部的广西省今年也取消了公务员违反二胎政策将被解雇的规定。但广西和辽宁政府依然会处罚生育三胎的家庭。

中国南方城市广州也减轻了对违反生育政策的公务员的处罚。与此同时,一对广州夫妇因为2017年生育第三胎后没有缴纳约7万元的罚款而被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又在上诉中败诉。

许多前计生官员希望保留某种形式的生育限制。人口学家说,在抛出限生政策前,二胎政策可能会被三胎甚至四胎政策所取代。

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说,即使取消生育限制,中国也可能无法缓解人口结构的束缚。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本周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人口挑战意味着中国未来五年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可能会从2016-2020年的6.2%左右放缓至5.5%左右。他呼吁改革生育政策,尽快实现“家庭自主生育”。

在北京,Zhang女士Zhou周女士都希望在他们最小的孩子入学前取消生育限制。

Zhou女士说,到时候,他们夫妻会做一个DNA检测,证明这是他们的儿子,不是侄子。问题是,她能不能把真相隐瞒那么久。

她说:“我真担心,孩子很快就会叫妈妈了,到时候我和邻居怎么解释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人口挑战严峻,中国某些地方正在默许第三胎

发布日期:2020-11-27 11:16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暗示要完全放开生育限制,但在一些地方,有迹象表明,相关的处罚已经不那么严格。



 | Liyan Qi发稿

OR--商业新媒体

两年前,Zhang Yiqiu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这位北京女商人以为自己会被罚款,或是在生育手续上遇到一些麻烦。

但让她惊讶的是,当地官员对她再要一个孩子表示赞赏,尽管他们不能给她必要的文件,让她享受生育保险,因为从官方来说,生三胎依然是不允许的。

Zhang女士的情况在中国并不普遍,独生子女政策的遗留影响和高昂的育儿费用让许多家庭仍然选择只要一个孩子。但对一些家庭、人口统计学家和官员的采访显示,某些地方政府正在悄悄允许家庭生育第三个孩子,而没有像往常那样采取惩罚措施。

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都表示对中国人口发展形势感到担忧。2016年中国废除了独生子女政策,开放了二胎,但对中国不断下滑的出生率几乎毫无作用。2020年中国进行了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其结果可能显示出生的婴儿数量远远无法弥补劳动力快速老龄化的问题。

不过,尽管中国共产党在最新的五年计划中谈到要改善生育政策,但领导人并没有暗示要取消生育限制。同时,像Zhang女士这样的家庭也不知道多生孩子的政策是什么。

她曾在佛寺求子,2013年生了第一个孩子,2016年又生了第二个孩子,也就是二胎政策开始执行的第一年。2018年她再次怀孕,“我对政策不清楚,也没问,”在网上卖婴儿用品的Zhang女士这样说。

她表示,孩子生出来后,北京当地的官员告诉她,他们没有权限追究她的违规生育行为。

其他一些生育两个孩子以上的家庭表示,他们也没有受到处罚。


You女士是中国东南部扬州市的一位30岁的家庭主妇,她四年里生了三个孩子,现在正怀着第四胎。她说,官员们没有找她麻烦。她不愿意透露全名。

“我觉得他们现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说。

没有地方政府会公开承认自己放开三胎。在许多地方,限制政策仍在严格执行着。“现在中国的生育政策陷入了僵局,”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社会学教授Wang Feng说。

主管全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生活成本上升,尤其是高房价,让大多数从小就是独生子女的中国年轻人不敢生二胎,更不用说生四胎了。You女士说,她的朋友大多不理解她为什么想生这么多孩子。“他们都觉得我脑子进水了。”

2016年,也就是二胎政策生效的那一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从2015年的1,655万上升到1,786万,增长了7.9%,但此后逐年下降。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下降到1,465万。而过去三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每年都有5%以上的增长。

今年卸任工信部部长的苗圩在最近的一次论坛上表示,2030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可能跌破1,100万,11年间下降25%。

中国政府从2018年开始撤销一度庞大的手握重权的计划生育官僚机构,这可能是来自官方的放松生育限制的最强信号。

Wang教授说,官员们领会了政府的意图,一个结果就是二胎政策执行得比较松散,因地而异。

北京西城一位负责计生政策的官员说,他所在的城区对生育二胎以上子女的家庭不做处罚,除非他们是公务员。这位官员说,公务人员会有一定影响,但仅此而已。

在北京一所高中任教的一位Zhou姓女教师领教了这种待遇上的差异。当时她正怀第三胎七个月,她说,校领导告诉她,要么终止妊娠,要么开除。

今年,她在邻省的亲戚家里产下了一个男婴。在儿子出生证上,父母一栏写的是亲戚的名字。42岁的Zhou女士对她北京的邻居说,这孩子是她侄子。

在中国,由于计生政策不统一,人们对哪些允许哪些不允许更感迷茫。

中国东北的辽宁省是中国出生率最低的省份之一,当地计划为二胎家庭提供现金奖励,而南部的广西省今年也取消了公务员违反二胎政策将被解雇的规定。但广西和辽宁政府依然会处罚生育三胎的家庭。

中国南方城市广州也减轻了对违反生育政策的公务员的处罚。与此同时,一对广州夫妇因为2017年生育第三胎后没有缴纳约7万元的罚款而被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又在上诉中败诉。

许多前计生官员希望保留某种形式的生育限制。人口学家说,在抛出限生政策前,二胎政策可能会被三胎甚至四胎政策所取代。

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说,即使取消生育限制,中国也可能无法缓解人口结构的束缚。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本周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人口挑战意味着中国未来五年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可能会从2016-2020年的6.2%左右放缓至5.5%左右。他呼吁改革生育政策,尽快实现“家庭自主生育”。

在北京,Zhang女士Zhou周女士都希望在他们最小的孩子入学前取消生育限制。

Zhou女士说,到时候,他们夫妻会做一个DNA检测,证明这是他们的儿子,不是侄子。问题是,她能不能把真相隐瞒那么久。

她说:“我真担心,孩子很快就会叫妈妈了,到时候我和邻居怎么解释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暗示要完全放开生育限制,但在一些地方,有迹象表明,相关的处罚已经不那么严格。



 | Liyan Qi发稿

OR--商业新媒体

两年前,Zhang Yiqiu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这位北京女商人以为自己会被罚款,或是在生育手续上遇到一些麻烦。

但让她惊讶的是,当地官员对她再要一个孩子表示赞赏,尽管他们不能给她必要的文件,让她享受生育保险,因为从官方来说,生三胎依然是不允许的。

Zhang女士的情况在中国并不普遍,独生子女政策的遗留影响和高昂的育儿费用让许多家庭仍然选择只要一个孩子。但对一些家庭、人口统计学家和官员的采访显示,某些地方政府正在悄悄允许家庭生育第三个孩子,而没有像往常那样采取惩罚措施。

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都表示对中国人口发展形势感到担忧。2016年中国废除了独生子女政策,开放了二胎,但对中国不断下滑的出生率几乎毫无作用。2020年中国进行了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其结果可能显示出生的婴儿数量远远无法弥补劳动力快速老龄化的问题。

不过,尽管中国共产党在最新的五年计划中谈到要改善生育政策,但领导人并没有暗示要取消生育限制。同时,像Zhang女士这样的家庭也不知道多生孩子的政策是什么。

她曾在佛寺求子,2013年生了第一个孩子,2016年又生了第二个孩子,也就是二胎政策开始执行的第一年。2018年她再次怀孕,“我对政策不清楚,也没问,”在网上卖婴儿用品的Zhang女士这样说。

她表示,孩子生出来后,北京当地的官员告诉她,他们没有权限追究她的违规生育行为。

其他一些生育两个孩子以上的家庭表示,他们也没有受到处罚。


You女士是中国东南部扬州市的一位30岁的家庭主妇,她四年里生了三个孩子,现在正怀着第四胎。她说,官员们没有找她麻烦。她不愿意透露全名。

“我觉得他们现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说。

没有地方政府会公开承认自己放开三胎。在许多地方,限制政策仍在严格执行着。“现在中国的生育政策陷入了僵局,”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社会学教授Wang Feng说。

主管全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生活成本上升,尤其是高房价,让大多数从小就是独生子女的中国年轻人不敢生二胎,更不用说生四胎了。You女士说,她的朋友大多不理解她为什么想生这么多孩子。“他们都觉得我脑子进水了。”

2016年,也就是二胎政策生效的那一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从2015年的1,655万上升到1,786万,增长了7.9%,但此后逐年下降。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下降到1,465万。而过去三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每年都有5%以上的增长。

今年卸任工信部部长的苗圩在最近的一次论坛上表示,2030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可能跌破1,100万,11年间下降25%。

中国政府从2018年开始撤销一度庞大的手握重权的计划生育官僚机构,这可能是来自官方的放松生育限制的最强信号。

Wang教授说,官员们领会了政府的意图,一个结果就是二胎政策执行得比较松散,因地而异。

北京西城一位负责计生政策的官员说,他所在的城区对生育二胎以上子女的家庭不做处罚,除非他们是公务员。这位官员说,公务人员会有一定影响,但仅此而已。

在北京一所高中任教的一位Zhou姓女教师领教了这种待遇上的差异。当时她正怀第三胎七个月,她说,校领导告诉她,要么终止妊娠,要么开除。

今年,她在邻省的亲戚家里产下了一个男婴。在儿子出生证上,父母一栏写的是亲戚的名字。42岁的Zhou女士对她北京的邻居说,这孩子是她侄子。

在中国,由于计生政策不统一,人们对哪些允许哪些不允许更感迷茫。

中国东北的辽宁省是中国出生率最低的省份之一,当地计划为二胎家庭提供现金奖励,而南部的广西省今年也取消了公务员违反二胎政策将被解雇的规定。但广西和辽宁政府依然会处罚生育三胎的家庭。

中国南方城市广州也减轻了对违反生育政策的公务员的处罚。与此同时,一对广州夫妇因为2017年生育第三胎后没有缴纳约7万元的罚款而被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又在上诉中败诉。

许多前计生官员希望保留某种形式的生育限制。人口学家说,在抛出限生政策前,二胎政策可能会被三胎甚至四胎政策所取代。

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说,即使取消生育限制,中国也可能无法缓解人口结构的束缚。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本周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人口挑战意味着中国未来五年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可能会从2016-2020年的6.2%左右放缓至5.5%左右。他呼吁改革生育政策,尽快实现“家庭自主生育”。

在北京,Zhang女士Zhou周女士都希望在他们最小的孩子入学前取消生育限制。

Zhou女士说,到时候,他们夫妻会做一个DNA检测,证明这是他们的儿子,不是侄子。问题是,她能不能把真相隐瞒那么久。

她说:“我真担心,孩子很快就会叫妈妈了,到时候我和邻居怎么解释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