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通过受污染的物体表面感染新冠肺炎并不常见,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该病毒,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



Daniela Hernandez / Sarah Toy / Betsy McKay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已六个月之久,人们就一个核心问题达成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人们究竟是如何被感染的?

科学家说,从受污染的物体表面直接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情况并不常见。而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新冠病毒。

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拥挤的活动现场,通风不良的区域,人们高声交谈或歌唱(一个著名例子就此如此)的场合,这些都使得危险最大化。

这些新发现正帮助企业和政府制定复工复产战略,以保护公共卫生,同时重振经济。相关应对策略包括安装有机玻璃隔板,要求人们在商店和其他场所戴口罩,使用良好的通风系统并尽可能地打开窗户。

最近的两项大型研究表明,大规模的封城措施,包括居家令、大型聚会禁令和停工停产等,防止了全球数百万人免于感染和死亡。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说,现在,手头有了更多对病毒的了解,各个城市和州就可以部署针对性的干预措施,以防止感染再次增多。

他们说,这意味着要对居住条件较为拥挤的养老院和多代聚居家庭提供更好的保护。这还意味着要强调物理距离和遮罩,减少在封闭空间中聚集的次数。

“我们不应该考虑封锁,而是应该考虑拉大距离的办法。”非营利性公共卫生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的首席执行官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说:“这可能包括要允许进行户外活动,允许人们步行或骑行去办公室、但在办公室保持人际距离,让人们在商店外的路边取货,以及其他可以促进经济活动恢复而又不导致感染再次爆发的创新方法。”

该组织重开的建议包括广大病毒测试的范围,追踪接触者以及隔离感染了或可能接触了病毒的人群。

传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诸如说话和呼吸之类的看似没关系的活动会产生大小不一的飞沫碎片,这些碎片会沿着气流散开并可能感染附近的人。

迄今为止,卫生机构已将呼吸道飞沫接触确定为Covid-19传播的主要方式。如果这些大液滴的飞沫落到眼睛、鼻子或嘴巴上,它们会将病毒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但是它们往往会很快掉落到地面或其他物体表面上。

一些研究人员说,新型冠状病毒还可以通过气溶胶或微小液滴传播,它们在空气中的漂浮时间比大液滴更长。这些气溶胶可被人直接吸入。

中国广州一家餐馆的传染案例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一名尚未发病的感染者在那里吃晚饭的时候,将病毒传播给了坐在相邻餐桌的五个人。一项对该餐厅状况的研究表明,室内通风不良,也没开排气扇。

这项研究的作者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呼吸或说话时产生的气溶胶病毒可能会在空气中积聚,而墙上空调设备的强劲气流可能促使空气中的颗粒再循环。这一研究成果尚未通过同行评审。

研究作者之一、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工程学教授李玉国说,人们到访和工作的地方要有足够的通风,这点非常重要。适当通风(例如将空气吹向天花板以及将其抽至室外,或将新鲜空气带入房间)会稀释空间中的病毒含量,从而降低感染风险。

另一个感染因素是长时间接触。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Covid-19响应首席医疗官约翰·布鲁克斯(John Brooks)说,通常的定义是,与人在不到6英尺(约1.8米)的距离内、进行15分钟或更长时间的无保护接触。但他警告说这也只是一个经验法则。他说,如果有对着面部打喷嚏或其它会造成大量呼吸道飞沫的密切接触,感染所需时间可能更短。

超级传播者

华盛顿州斯卡吉特县公共卫生部门的流行病学家利·哈姆纳(Lea Hamner)说,3月10日,该州一场教堂合唱团练习中,有87%的参与者被感染了。哈姆纳是这一案例的主要调查和研究者,他的调查研究指出要警惕可能出现超级传播者的活动,在这样的案例中,一个或少数人能感染了一大群人。

她说,在两个半小时的排练中,合唱团成员四次换位,他们呆在密闭的空间中,且成员年龄较大,因此更容易感染。61位参与者中有53人被感染,其中包括至少一名有症状的人。两人死亡。

哈姆纳说,有几个因素综合在了一起。唱歌时,人们会散发出许多大大小小的飞沫微粒。唱歌的人呼吸得也很深,增加了吸入传染性颗粒的机会。

类似的传染可能出现在人们往往会长时间深呼吸和大声说话的场景,例如体育馆、音乐剧和戏剧表演现场、会议、婚礼和生日聚会。根据《新发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最近的一项研究,在日本1月15日至4月4日之间发现的61组聚集性病例中,很多病例都涉及深呼吸,如在卡拉OK派对唱歌,在俱乐部欢呼,在酒吧聊天,在体育馆锻炼。

在人群密集的活动上、住宅和其他人们密切接触的空间中,罹患率(即在特定位置或时间被感染的人的百分比)可能会很高。

根据最近在期刊Wellcome Open Research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估计有10%得了Covid-19人群造成了约80%的传播。有些感染这种病毒的人可能具有更高的病毒载量,或者有可能在呼吸或说话时产生更多的飞沫,又或者他们在其疾病感染性最强的时候跟很多人一起待在通风不良的密闭空间,研究传染病生态学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教授杰米·劳埃德-史密斯(Jamie Lloyd-Smith)说道。

但总的来说,“特定感染者向人传播的风险非常低。”负责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Covid-19响应的副主任斯科特·多威尔(Scott Dowell)说:“每次超级传播事件,都有很多没人被感染的节点。”

多项研究表示,Covid-19在家庭中的罹患率介于4.6%和19.3%之间。中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对于配偶来说,这一比例为27.8%,高于其他家庭成员的17.3%。

罗珊娜·迪亚兹(Rosanna Diaz)与其他五位家庭成员住在纽约市的一套三居室公寓中。这位37岁的全职母亲在4月18日因中风住院,她的医生将其归因于Covid-19,她两天后回家时仍在咳嗽。

她说她坚持要赶快回家,因为4岁儿子患有自闭症,需要她。她与家人保持距离,咳嗽时捂住嘴,并经常洗手。她说公寓中没有其他人生病。她说:“我生病时没有人靠近过我。”

专家说通常室外会更安全,因为病毒颗粒的稀释速度更快。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教授林西·马尔(Linsey Marr)说,即使在户外,如果人与人长时间密切接触,大大小小的飞沫还是会构成危险。

没人能肯定给出要感染一个人所需的病毒量,但是最近的一些研究提供了些许线索。在最近发表在《自然》(Natrue)杂志上的一项小型研究显示,如果患者的咽拭子或痰中的病毒核糖核酸(RNA)少于一百万份,研究人员就无法培育活的冠状病毒。

“根据我们的实验,我认为要构成传染必须超过这个数字。”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之一、慕尼黑施瓦宾医院(München Klinik Schwabing)传染病与热带医学系主任克莱门斯·温特纳(Clemens Wendtner)说。该院是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Ludwig Maximilian University of Munich)的一所教学医院。

他和他的同事在传染性患者身上发现了病毒水平高达上述水平1,000倍的样本,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病毒在适当的条件下具有如此高的传染性:患者将病毒传染给他人所需要的病毒水平,可能比某患者所携带的病毒水平要低得多。

政策变化

基于病毒不断蔓延的状况,一些政策正在发生变化。对于测试呈阳性的人,标准程序是在家隔离。一些城市提供免费的临时住房和社会服务,被感染者可以自愿留在那里,以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庭成员。

CDC最近敦促美国人在各州重新开放时佩戴口罩并与他人保持距离。 CDC的Covid-19响应经理杰伊·巴特勒(Jay Butler)说:“你与他人的互动越紧密,交互持续的时间越长,参与交互的人数越多,Covid-19传播的风险就越高。”

如果随着各州重新开放,Covid-19病例数急剧增加的话,“可能需要再次采取更广泛的缓解措施,例如3月份实施的措施”,应依据当地情况做出决定,他说道。

CDC为准备返岗工作的雇主制定的指南包括:戴口罩,限制公共交通和电梯的使用以减少接触,禁止拥抱、握手和击拳。该机构还建议用预先包装的单份食物代替分享的零食、饮水机和咖啡壶,并在相距小于6英尺的桌子之间架起塑料隔板。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的呼吸系统防护顾问丽莎·布罗索(Lisa Brosseau)表示,目前的CDC工作场所指南并未谈及房间内气溶胶或小颗粒的传播。

“气溶胶传播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她说,“这是一个很难管理的隐患,而且是不可见的。” 她表示,确保感染者留在家里很重要,但是由于病毒测试方面的限制,执行起来可能会很难。她说因此也可能需要其他方法来阻断传播,例如工作场所中保持社交距离,以及提供N95口罩或其他个人防护配备。

一些科学家说,虽然气溶胶传播确实有发生,但并无法解释大多数的感染案例。此外,该病毒似乎并未在空气中广泛传播。

“如果这种病毒主要像麻疹或结核病那样传播,传染性病毒在空气中徘徊很长一段时间,或者在较大空间传播,或经有空气处理系统传播,那么我认为会有更多的人被感染。”CDC的布鲁克斯说。

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公共卫生学院环境与职业健康教授唐纳德·米尔顿(Donald Milton)说,定期对人流密集的地区进行空气采样可以帮助企业弄清楚谁需要接受检查。

“假设星期一的午餐时间在饭厅中检测到该病毒。”他说,“然后您可以联系那段时间在那里呆过的人,告诉他们需要接受测试。”

马萨诸塞州达特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Dartmouth)生物系副教授艾琳·布罗米奇(Erin Bromage)在他撰写的题为《风险-知风险-避风险》的博客文章在网上走红之后,一直在研究企业、法院系统甚至治疗师遇到的问题。

布罗米奇说,鉴于陪审团通常要坐在一起,律师们近距离地交谈,法院正在设法找到安全的开庭方式。治疗师希望能够再次提供面对面的咨询服务。而且企业正在寻找最需要投资哪种类型的清洁和预防疾病的方法。

他建议,虽然擦拭物体表面并在工作场所放置手部消毒设施是好的,但更大的风险是近距离面对面的互动,且和很多人长时间处于封闭空间中。他说,诸如门把手之类的高接触表面是有危险的,但是这种病毒会迅速瓦解,因此诸如纸板箱之类的其他表面也不那么令人担忧。他说:“表面处理和清洁很重要,但是当这些所产生的影响不大时,我们不应在这上面花费一半预算。”

制药企业礼来公司(Eli Lilly&Co.)设有一个医疗咨询小组,负责阅读有关病毒传播的最新文献,并以此为基础提出建议,以确保公司的安全复工。

要进入生产设施(其中一些已经投入使用),科学家们必须穿戴多层个人防护设备,包括手套、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礼来首席科学官丹尼尔·斯科夫斯基(Daniel Skovronsky)表示,这对药物研发机构而言并非异常之事。他说:“空气要广泛过滤,要有多重保护。”

他担心的地方是休息室、更衣室和有人群互动的安全检查站。在这些空间里,公司通过错峰和限制人数来制定社交隔离措施。只开放少数几家自助餐厅,餐厅座位与座位之间隔开距离。关闭厕所一半的坑位以减少人数。

“我们不会比州制定的准则更宽。”斯科夫斯基说,“由于我们遵循这些量化标准,我们经常发现自己的限制其实更加严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人们到底是如何感染新冠的?各界共识渐增

发布日期:2020-07-10 15:37
摘要:通过受污染的物体表面感染新冠肺炎并不常见,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该病毒,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



Daniela Hernandez / Sarah Toy / Betsy McKay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已六个月之久,人们就一个核心问题达成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人们究竟是如何被感染的?

科学家说,从受污染的物体表面直接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情况并不常见。而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新冠病毒。

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拥挤的活动现场,通风不良的区域,人们高声交谈或歌唱(一个著名例子就此如此)的场合,这些都使得危险最大化。

这些新发现正帮助企业和政府制定复工复产战略,以保护公共卫生,同时重振经济。相关应对策略包括安装有机玻璃隔板,要求人们在商店和其他场所戴口罩,使用良好的通风系统并尽可能地打开窗户。

最近的两项大型研究表明,大规模的封城措施,包括居家令、大型聚会禁令和停工停产等,防止了全球数百万人免于感染和死亡。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说,现在,手头有了更多对病毒的了解,各个城市和州就可以部署针对性的干预措施,以防止感染再次增多。

他们说,这意味着要对居住条件较为拥挤的养老院和多代聚居家庭提供更好的保护。这还意味着要强调物理距离和遮罩,减少在封闭空间中聚集的次数。

“我们不应该考虑封锁,而是应该考虑拉大距离的办法。”非营利性公共卫生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的首席执行官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说:“这可能包括要允许进行户外活动,允许人们步行或骑行去办公室、但在办公室保持人际距离,让人们在商店外的路边取货,以及其他可以促进经济活动恢复而又不导致感染再次爆发的创新方法。”

该组织重开的建议包括广大病毒测试的范围,追踪接触者以及隔离感染了或可能接触了病毒的人群。

传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诸如说话和呼吸之类的看似没关系的活动会产生大小不一的飞沫碎片,这些碎片会沿着气流散开并可能感染附近的人。

迄今为止,卫生机构已将呼吸道飞沫接触确定为Covid-19传播的主要方式。如果这些大液滴的飞沫落到眼睛、鼻子或嘴巴上,它们会将病毒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但是它们往往会很快掉落到地面或其他物体表面上。

一些研究人员说,新型冠状病毒还可以通过气溶胶或微小液滴传播,它们在空气中的漂浮时间比大液滴更长。这些气溶胶可被人直接吸入。

中国广州一家餐馆的传染案例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一名尚未发病的感染者在那里吃晚饭的时候,将病毒传播给了坐在相邻餐桌的五个人。一项对该餐厅状况的研究表明,室内通风不良,也没开排气扇。

这项研究的作者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呼吸或说话时产生的气溶胶病毒可能会在空气中积聚,而墙上空调设备的强劲气流可能促使空气中的颗粒再循环。这一研究成果尚未通过同行评审。

研究作者之一、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工程学教授李玉国说,人们到访和工作的地方要有足够的通风,这点非常重要。适当通风(例如将空气吹向天花板以及将其抽至室外,或将新鲜空气带入房间)会稀释空间中的病毒含量,从而降低感染风险。

另一个感染因素是长时间接触。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Covid-19响应首席医疗官约翰·布鲁克斯(John Brooks)说,通常的定义是,与人在不到6英尺(约1.8米)的距离内、进行15分钟或更长时间的无保护接触。但他警告说这也只是一个经验法则。他说,如果有对着面部打喷嚏或其它会造成大量呼吸道飞沫的密切接触,感染所需时间可能更短。

超级传播者

华盛顿州斯卡吉特县公共卫生部门的流行病学家利·哈姆纳(Lea Hamner)说,3月10日,该州一场教堂合唱团练习中,有87%的参与者被感染了。哈姆纳是这一案例的主要调查和研究者,他的调查研究指出要警惕可能出现超级传播者的活动,在这样的案例中,一个或少数人能感染了一大群人。

她说,在两个半小时的排练中,合唱团成员四次换位,他们呆在密闭的空间中,且成员年龄较大,因此更容易感染。61位参与者中有53人被感染,其中包括至少一名有症状的人。两人死亡。

哈姆纳说,有几个因素综合在了一起。唱歌时,人们会散发出许多大大小小的飞沫微粒。唱歌的人呼吸得也很深,增加了吸入传染性颗粒的机会。

类似的传染可能出现在人们往往会长时间深呼吸和大声说话的场景,例如体育馆、音乐剧和戏剧表演现场、会议、婚礼和生日聚会。根据《新发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最近的一项研究,在日本1月15日至4月4日之间发现的61组聚集性病例中,很多病例都涉及深呼吸,如在卡拉OK派对唱歌,在俱乐部欢呼,在酒吧聊天,在体育馆锻炼。

在人群密集的活动上、住宅和其他人们密切接触的空间中,罹患率(即在特定位置或时间被感染的人的百分比)可能会很高。

根据最近在期刊Wellcome Open Research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估计有10%得了Covid-19人群造成了约80%的传播。有些感染这种病毒的人可能具有更高的病毒载量,或者有可能在呼吸或说话时产生更多的飞沫,又或者他们在其疾病感染性最强的时候跟很多人一起待在通风不良的密闭空间,研究传染病生态学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教授杰米·劳埃德-史密斯(Jamie Lloyd-Smith)说道。

但总的来说,“特定感染者向人传播的风险非常低。”负责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Covid-19响应的副主任斯科特·多威尔(Scott Dowell)说:“每次超级传播事件,都有很多没人被感染的节点。”

多项研究表示,Covid-19在家庭中的罹患率介于4.6%和19.3%之间。中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对于配偶来说,这一比例为27.8%,高于其他家庭成员的17.3%。

罗珊娜·迪亚兹(Rosanna Diaz)与其他五位家庭成员住在纽约市的一套三居室公寓中。这位37岁的全职母亲在4月18日因中风住院,她的医生将其归因于Covid-19,她两天后回家时仍在咳嗽。

她说她坚持要赶快回家,因为4岁儿子患有自闭症,需要她。她与家人保持距离,咳嗽时捂住嘴,并经常洗手。她说公寓中没有其他人生病。她说:“我生病时没有人靠近过我。”

专家说通常室外会更安全,因为病毒颗粒的稀释速度更快。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教授林西·马尔(Linsey Marr)说,即使在户外,如果人与人长时间密切接触,大大小小的飞沫还是会构成危险。

没人能肯定给出要感染一个人所需的病毒量,但是最近的一些研究提供了些许线索。在最近发表在《自然》(Natrue)杂志上的一项小型研究显示,如果患者的咽拭子或痰中的病毒核糖核酸(RNA)少于一百万份,研究人员就无法培育活的冠状病毒。

“根据我们的实验,我认为要构成传染必须超过这个数字。”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之一、慕尼黑施瓦宾医院(München Klinik Schwabing)传染病与热带医学系主任克莱门斯·温特纳(Clemens Wendtner)说。该院是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Ludwig Maximilian University of Munich)的一所教学医院。

他和他的同事在传染性患者身上发现了病毒水平高达上述水平1,000倍的样本,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病毒在适当的条件下具有如此高的传染性:患者将病毒传染给他人所需要的病毒水平,可能比某患者所携带的病毒水平要低得多。

政策变化

基于病毒不断蔓延的状况,一些政策正在发生变化。对于测试呈阳性的人,标准程序是在家隔离。一些城市提供免费的临时住房和社会服务,被感染者可以自愿留在那里,以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庭成员。

CDC最近敦促美国人在各州重新开放时佩戴口罩并与他人保持距离。 CDC的Covid-19响应经理杰伊·巴特勒(Jay Butler)说:“你与他人的互动越紧密,交互持续的时间越长,参与交互的人数越多,Covid-19传播的风险就越高。”

如果随着各州重新开放,Covid-19病例数急剧增加的话,“可能需要再次采取更广泛的缓解措施,例如3月份实施的措施”,应依据当地情况做出决定,他说道。

CDC为准备返岗工作的雇主制定的指南包括:戴口罩,限制公共交通和电梯的使用以减少接触,禁止拥抱、握手和击拳。该机构还建议用预先包装的单份食物代替分享的零食、饮水机和咖啡壶,并在相距小于6英尺的桌子之间架起塑料隔板。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的呼吸系统防护顾问丽莎·布罗索(Lisa Brosseau)表示,目前的CDC工作场所指南并未谈及房间内气溶胶或小颗粒的传播。

“气溶胶传播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她说,“这是一个很难管理的隐患,而且是不可见的。” 她表示,确保感染者留在家里很重要,但是由于病毒测试方面的限制,执行起来可能会很难。她说因此也可能需要其他方法来阻断传播,例如工作场所中保持社交距离,以及提供N95口罩或其他个人防护配备。

一些科学家说,虽然气溶胶传播确实有发生,但并无法解释大多数的感染案例。此外,该病毒似乎并未在空气中广泛传播。

“如果这种病毒主要像麻疹或结核病那样传播,传染性病毒在空气中徘徊很长一段时间,或者在较大空间传播,或经有空气处理系统传播,那么我认为会有更多的人被感染。”CDC的布鲁克斯说。

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公共卫生学院环境与职业健康教授唐纳德·米尔顿(Donald Milton)说,定期对人流密集的地区进行空气采样可以帮助企业弄清楚谁需要接受检查。

“假设星期一的午餐时间在饭厅中检测到该病毒。”他说,“然后您可以联系那段时间在那里呆过的人,告诉他们需要接受测试。”

马萨诸塞州达特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Dartmouth)生物系副教授艾琳·布罗米奇(Erin Bromage)在他撰写的题为《风险-知风险-避风险》的博客文章在网上走红之后,一直在研究企业、法院系统甚至治疗师遇到的问题。

布罗米奇说,鉴于陪审团通常要坐在一起,律师们近距离地交谈,法院正在设法找到安全的开庭方式。治疗师希望能够再次提供面对面的咨询服务。而且企业正在寻找最需要投资哪种类型的清洁和预防疾病的方法。

他建议,虽然擦拭物体表面并在工作场所放置手部消毒设施是好的,但更大的风险是近距离面对面的互动,且和很多人长时间处于封闭空间中。他说,诸如门把手之类的高接触表面是有危险的,但是这种病毒会迅速瓦解,因此诸如纸板箱之类的其他表面也不那么令人担忧。他说:“表面处理和清洁很重要,但是当这些所产生的影响不大时,我们不应在这上面花费一半预算。”

制药企业礼来公司(Eli Lilly&Co.)设有一个医疗咨询小组,负责阅读有关病毒传播的最新文献,并以此为基础提出建议,以确保公司的安全复工。

要进入生产设施(其中一些已经投入使用),科学家们必须穿戴多层个人防护设备,包括手套、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礼来首席科学官丹尼尔·斯科夫斯基(Daniel Skovronsky)表示,这对药物研发机构而言并非异常之事。他说:“空气要广泛过滤,要有多重保护。”

他担心的地方是休息室、更衣室和有人群互动的安全检查站。在这些空间里,公司通过错峰和限制人数来制定社交隔离措施。只开放少数几家自助餐厅,餐厅座位与座位之间隔开距离。关闭厕所一半的坑位以减少人数。

“我们不会比州制定的准则更宽。”斯科夫斯基说,“由于我们遵循这些量化标准,我们经常发现自己的限制其实更加严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通过受污染的物体表面感染新冠肺炎并不常见,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该病毒,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



Daniela Hernandez / Sarah Toy / Betsy McKay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已六个月之久,人们就一个核心问题达成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人们究竟是如何被感染的?

科学家说,从受污染的物体表面直接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情况并不常见。而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新冠病毒。

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拥挤的活动现场,通风不良的区域,人们高声交谈或歌唱(一个著名例子就此如此)的场合,这些都使得危险最大化。

这些新发现正帮助企业和政府制定复工复产战略,以保护公共卫生,同时重振经济。相关应对策略包括安装有机玻璃隔板,要求人们在商店和其他场所戴口罩,使用良好的通风系统并尽可能地打开窗户。

最近的两项大型研究表明,大规模的封城措施,包括居家令、大型聚会禁令和停工停产等,防止了全球数百万人免于感染和死亡。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说,现在,手头有了更多对病毒的了解,各个城市和州就可以部署针对性的干预措施,以防止感染再次增多。

他们说,这意味着要对居住条件较为拥挤的养老院和多代聚居家庭提供更好的保护。这还意味着要强调物理距离和遮罩,减少在封闭空间中聚集的次数。

“我们不应该考虑封锁,而是应该考虑拉大距离的办法。”非营利性公共卫生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的首席执行官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说:“这可能包括要允许进行户外活动,允许人们步行或骑行去办公室、但在办公室保持人际距离,让人们在商店外的路边取货,以及其他可以促进经济活动恢复而又不导致感染再次爆发的创新方法。”

该组织重开的建议包括广大病毒测试的范围,追踪接触者以及隔离感染了或可能接触了病毒的人群。

传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诸如说话和呼吸之类的看似没关系的活动会产生大小不一的飞沫碎片,这些碎片会沿着气流散开并可能感染附近的人。

迄今为止,卫生机构已将呼吸道飞沫接触确定为Covid-19传播的主要方式。如果这些大液滴的飞沫落到眼睛、鼻子或嘴巴上,它们会将病毒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但是它们往往会很快掉落到地面或其他物体表面上。

一些研究人员说,新型冠状病毒还可以通过气溶胶或微小液滴传播,它们在空气中的漂浮时间比大液滴更长。这些气溶胶可被人直接吸入。

中国广州一家餐馆的传染案例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一名尚未发病的感染者在那里吃晚饭的时候,将病毒传播给了坐在相邻餐桌的五个人。一项对该餐厅状况的研究表明,室内通风不良,也没开排气扇。

这项研究的作者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呼吸或说话时产生的气溶胶病毒可能会在空气中积聚,而墙上空调设备的强劲气流可能促使空气中的颗粒再循环。这一研究成果尚未通过同行评审。

研究作者之一、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工程学教授李玉国说,人们到访和工作的地方要有足够的通风,这点非常重要。适当通风(例如将空气吹向天花板以及将其抽至室外,或将新鲜空气带入房间)会稀释空间中的病毒含量,从而降低感染风险。

另一个感染因素是长时间接触。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Covid-19响应首席医疗官约翰·布鲁克斯(John Brooks)说,通常的定义是,与人在不到6英尺(约1.8米)的距离内、进行15分钟或更长时间的无保护接触。但他警告说这也只是一个经验法则。他说,如果有对着面部打喷嚏或其它会造成大量呼吸道飞沫的密切接触,感染所需时间可能更短。

超级传播者

华盛顿州斯卡吉特县公共卫生部门的流行病学家利·哈姆纳(Lea Hamner)说,3月10日,该州一场教堂合唱团练习中,有87%的参与者被感染了。哈姆纳是这一案例的主要调查和研究者,他的调查研究指出要警惕可能出现超级传播者的活动,在这样的案例中,一个或少数人能感染了一大群人。

她说,在两个半小时的排练中,合唱团成员四次换位,他们呆在密闭的空间中,且成员年龄较大,因此更容易感染。61位参与者中有53人被感染,其中包括至少一名有症状的人。两人死亡。

哈姆纳说,有几个因素综合在了一起。唱歌时,人们会散发出许多大大小小的飞沫微粒。唱歌的人呼吸得也很深,增加了吸入传染性颗粒的机会。

类似的传染可能出现在人们往往会长时间深呼吸和大声说话的场景,例如体育馆、音乐剧和戏剧表演现场、会议、婚礼和生日聚会。根据《新发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最近的一项研究,在日本1月15日至4月4日之间发现的61组聚集性病例中,很多病例都涉及深呼吸,如在卡拉OK派对唱歌,在俱乐部欢呼,在酒吧聊天,在体育馆锻炼。

在人群密集的活动上、住宅和其他人们密切接触的空间中,罹患率(即在特定位置或时间被感染的人的百分比)可能会很高。

根据最近在期刊Wellcome Open Research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估计有10%得了Covid-19人群造成了约80%的传播。有些感染这种病毒的人可能具有更高的病毒载量,或者有可能在呼吸或说话时产生更多的飞沫,又或者他们在其疾病感染性最强的时候跟很多人一起待在通风不良的密闭空间,研究传染病生态学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教授杰米·劳埃德-史密斯(Jamie Lloyd-Smith)说道。

但总的来说,“特定感染者向人传播的风险非常低。”负责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Covid-19响应的副主任斯科特·多威尔(Scott Dowell)说:“每次超级传播事件,都有很多没人被感染的节点。”

多项研究表示,Covid-19在家庭中的罹患率介于4.6%和19.3%之间。中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对于配偶来说,这一比例为27.8%,高于其他家庭成员的17.3%。

罗珊娜·迪亚兹(Rosanna Diaz)与其他五位家庭成员住在纽约市的一套三居室公寓中。这位37岁的全职母亲在4月18日因中风住院,她的医生将其归因于Covid-19,她两天后回家时仍在咳嗽。

她说她坚持要赶快回家,因为4岁儿子患有自闭症,需要她。她与家人保持距离,咳嗽时捂住嘴,并经常洗手。她说公寓中没有其他人生病。她说:“我生病时没有人靠近过我。”

专家说通常室外会更安全,因为病毒颗粒的稀释速度更快。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教授林西·马尔(Linsey Marr)说,即使在户外,如果人与人长时间密切接触,大大小小的飞沫还是会构成危险。

没人能肯定给出要感染一个人所需的病毒量,但是最近的一些研究提供了些许线索。在最近发表在《自然》(Natrue)杂志上的一项小型研究显示,如果患者的咽拭子或痰中的病毒核糖核酸(RNA)少于一百万份,研究人员就无法培育活的冠状病毒。

“根据我们的实验,我认为要构成传染必须超过这个数字。”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之一、慕尼黑施瓦宾医院(München Klinik Schwabing)传染病与热带医学系主任克莱门斯·温特纳(Clemens Wendtner)说。该院是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Ludwig Maximilian University of Munich)的一所教学医院。

他和他的同事在传染性患者身上发现了病毒水平高达上述水平1,000倍的样本,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病毒在适当的条件下具有如此高的传染性:患者将病毒传染给他人所需要的病毒水平,可能比某患者所携带的病毒水平要低得多。

政策变化

基于病毒不断蔓延的状况,一些政策正在发生变化。对于测试呈阳性的人,标准程序是在家隔离。一些城市提供免费的临时住房和社会服务,被感染者可以自愿留在那里,以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庭成员。

CDC最近敦促美国人在各州重新开放时佩戴口罩并与他人保持距离。 CDC的Covid-19响应经理杰伊·巴特勒(Jay Butler)说:“你与他人的互动越紧密,交互持续的时间越长,参与交互的人数越多,Covid-19传播的风险就越高。”

如果随着各州重新开放,Covid-19病例数急剧增加的话,“可能需要再次采取更广泛的缓解措施,例如3月份实施的措施”,应依据当地情况做出决定,他说道。

CDC为准备返岗工作的雇主制定的指南包括:戴口罩,限制公共交通和电梯的使用以减少接触,禁止拥抱、握手和击拳。该机构还建议用预先包装的单份食物代替分享的零食、饮水机和咖啡壶,并在相距小于6英尺的桌子之间架起塑料隔板。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的呼吸系统防护顾问丽莎·布罗索(Lisa Brosseau)表示,目前的CDC工作场所指南并未谈及房间内气溶胶或小颗粒的传播。

“气溶胶传播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她说,“这是一个很难管理的隐患,而且是不可见的。” 她表示,确保感染者留在家里很重要,但是由于病毒测试方面的限制,执行起来可能会很难。她说因此也可能需要其他方法来阻断传播,例如工作场所中保持社交距离,以及提供N95口罩或其他个人防护配备。

一些科学家说,虽然气溶胶传播确实有发生,但并无法解释大多数的感染案例。此外,该病毒似乎并未在空气中广泛传播。

“如果这种病毒主要像麻疹或结核病那样传播,传染性病毒在空气中徘徊很长一段时间,或者在较大空间传播,或经有空气处理系统传播,那么我认为会有更多的人被感染。”CDC的布鲁克斯说。

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公共卫生学院环境与职业健康教授唐纳德·米尔顿(Donald Milton)说,定期对人流密集的地区进行空气采样可以帮助企业弄清楚谁需要接受检查。

“假设星期一的午餐时间在饭厅中检测到该病毒。”他说,“然后您可以联系那段时间在那里呆过的人,告诉他们需要接受测试。”

马萨诸塞州达特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Dartmouth)生物系副教授艾琳·布罗米奇(Erin Bromage)在他撰写的题为《风险-知风险-避风险》的博客文章在网上走红之后,一直在研究企业、法院系统甚至治疗师遇到的问题。

布罗米奇说,鉴于陪审团通常要坐在一起,律师们近距离地交谈,法院正在设法找到安全的开庭方式。治疗师希望能够再次提供面对面的咨询服务。而且企业正在寻找最需要投资哪种类型的清洁和预防疾病的方法。

他建议,虽然擦拭物体表面并在工作场所放置手部消毒设施是好的,但更大的风险是近距离面对面的互动,且和很多人长时间处于封闭空间中。他说,诸如门把手之类的高接触表面是有危险的,但是这种病毒会迅速瓦解,因此诸如纸板箱之类的其他表面也不那么令人担忧。他说:“表面处理和清洁很重要,但是当这些所产生的影响不大时,我们不应在这上面花费一半预算。”

制药企业礼来公司(Eli Lilly&Co.)设有一个医疗咨询小组,负责阅读有关病毒传播的最新文献,并以此为基础提出建议,以确保公司的安全复工。

要进入生产设施(其中一些已经投入使用),科学家们必须穿戴多层个人防护设备,包括手套、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礼来首席科学官丹尼尔·斯科夫斯基(Daniel Skovronsky)表示,这对药物研发机构而言并非异常之事。他说:“空气要广泛过滤,要有多重保护。”

他担心的地方是休息室、更衣室和有人群互动的安全检查站。在这些空间里,公司通过错峰和限制人数来制定社交隔离措施。只开放少数几家自助餐厅,餐厅座位与座位之间隔开距离。关闭厕所一半的坑位以减少人数。

“我们不会比州制定的准则更宽。”斯科夫斯基说,“由于我们遵循这些量化标准,我们经常发现自己的限制其实更加严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人们到底是如何感染新冠的?各界共识渐增

发布日期:2020-07-10 15:37
摘要:通过受污染的物体表面感染新冠肺炎并不常见,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该病毒,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



Daniela Hernandez / Sarah Toy / Betsy McKay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已六个月之久,人们就一个核心问题达成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人们究竟是如何被感染的?

科学家说,从受污染的物体表面直接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情况并不常见。而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新冠病毒。

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拥挤的活动现场,通风不良的区域,人们高声交谈或歌唱(一个著名例子就此如此)的场合,这些都使得危险最大化。

这些新发现正帮助企业和政府制定复工复产战略,以保护公共卫生,同时重振经济。相关应对策略包括安装有机玻璃隔板,要求人们在商店和其他场所戴口罩,使用良好的通风系统并尽可能地打开窗户。

最近的两项大型研究表明,大规模的封城措施,包括居家令、大型聚会禁令和停工停产等,防止了全球数百万人免于感染和死亡。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说,现在,手头有了更多对病毒的了解,各个城市和州就可以部署针对性的干预措施,以防止感染再次增多。

他们说,这意味着要对居住条件较为拥挤的养老院和多代聚居家庭提供更好的保护。这还意味着要强调物理距离和遮罩,减少在封闭空间中聚集的次数。

“我们不应该考虑封锁,而是应该考虑拉大距离的办法。”非营利性公共卫生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的首席执行官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说:“这可能包括要允许进行户外活动,允许人们步行或骑行去办公室、但在办公室保持人际距离,让人们在商店外的路边取货,以及其他可以促进经济活动恢复而又不导致感染再次爆发的创新方法。”

该组织重开的建议包括广大病毒测试的范围,追踪接触者以及隔离感染了或可能接触了病毒的人群。

传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诸如说话和呼吸之类的看似没关系的活动会产生大小不一的飞沫碎片,这些碎片会沿着气流散开并可能感染附近的人。

迄今为止,卫生机构已将呼吸道飞沫接触确定为Covid-19传播的主要方式。如果这些大液滴的飞沫落到眼睛、鼻子或嘴巴上,它们会将病毒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但是它们往往会很快掉落到地面或其他物体表面上。

一些研究人员说,新型冠状病毒还可以通过气溶胶或微小液滴传播,它们在空气中的漂浮时间比大液滴更长。这些气溶胶可被人直接吸入。

中国广州一家餐馆的传染案例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一名尚未发病的感染者在那里吃晚饭的时候,将病毒传播给了坐在相邻餐桌的五个人。一项对该餐厅状况的研究表明,室内通风不良,也没开排气扇。

这项研究的作者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呼吸或说话时产生的气溶胶病毒可能会在空气中积聚,而墙上空调设备的强劲气流可能促使空气中的颗粒再循环。这一研究成果尚未通过同行评审。

研究作者之一、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工程学教授李玉国说,人们到访和工作的地方要有足够的通风,这点非常重要。适当通风(例如将空气吹向天花板以及将其抽至室外,或将新鲜空气带入房间)会稀释空间中的病毒含量,从而降低感染风险。

另一个感染因素是长时间接触。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Covid-19响应首席医疗官约翰·布鲁克斯(John Brooks)说,通常的定义是,与人在不到6英尺(约1.8米)的距离内、进行15分钟或更长时间的无保护接触。但他警告说这也只是一个经验法则。他说,如果有对着面部打喷嚏或其它会造成大量呼吸道飞沫的密切接触,感染所需时间可能更短。

超级传播者

华盛顿州斯卡吉特县公共卫生部门的流行病学家利·哈姆纳(Lea Hamner)说,3月10日,该州一场教堂合唱团练习中,有87%的参与者被感染了。哈姆纳是这一案例的主要调查和研究者,他的调查研究指出要警惕可能出现超级传播者的活动,在这样的案例中,一个或少数人能感染了一大群人。

她说,在两个半小时的排练中,合唱团成员四次换位,他们呆在密闭的空间中,且成员年龄较大,因此更容易感染。61位参与者中有53人被感染,其中包括至少一名有症状的人。两人死亡。

哈姆纳说,有几个因素综合在了一起。唱歌时,人们会散发出许多大大小小的飞沫微粒。唱歌的人呼吸得也很深,增加了吸入传染性颗粒的机会。

类似的传染可能出现在人们往往会长时间深呼吸和大声说话的场景,例如体育馆、音乐剧和戏剧表演现场、会议、婚礼和生日聚会。根据《新发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最近的一项研究,在日本1月15日至4月4日之间发现的61组聚集性病例中,很多病例都涉及深呼吸,如在卡拉OK派对唱歌,在俱乐部欢呼,在酒吧聊天,在体育馆锻炼。

在人群密集的活动上、住宅和其他人们密切接触的空间中,罹患率(即在特定位置或时间被感染的人的百分比)可能会很高。

根据最近在期刊Wellcome Open Research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估计有10%得了Covid-19人群造成了约80%的传播。有些感染这种病毒的人可能具有更高的病毒载量,或者有可能在呼吸或说话时产生更多的飞沫,又或者他们在其疾病感染性最强的时候跟很多人一起待在通风不良的密闭空间,研究传染病生态学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教授杰米·劳埃德-史密斯(Jamie Lloyd-Smith)说道。

但总的来说,“特定感染者向人传播的风险非常低。”负责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Covid-19响应的副主任斯科特·多威尔(Scott Dowell)说:“每次超级传播事件,都有很多没人被感染的节点。”

多项研究表示,Covid-19在家庭中的罹患率介于4.6%和19.3%之间。中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对于配偶来说,这一比例为27.8%,高于其他家庭成员的17.3%。

罗珊娜·迪亚兹(Rosanna Diaz)与其他五位家庭成员住在纽约市的一套三居室公寓中。这位37岁的全职母亲在4月18日因中风住院,她的医生将其归因于Covid-19,她两天后回家时仍在咳嗽。

她说她坚持要赶快回家,因为4岁儿子患有自闭症,需要她。她与家人保持距离,咳嗽时捂住嘴,并经常洗手。她说公寓中没有其他人生病。她说:“我生病时没有人靠近过我。”

专家说通常室外会更安全,因为病毒颗粒的稀释速度更快。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教授林西·马尔(Linsey Marr)说,即使在户外,如果人与人长时间密切接触,大大小小的飞沫还是会构成危险。

没人能肯定给出要感染一个人所需的病毒量,但是最近的一些研究提供了些许线索。在最近发表在《自然》(Natrue)杂志上的一项小型研究显示,如果患者的咽拭子或痰中的病毒核糖核酸(RNA)少于一百万份,研究人员就无法培育活的冠状病毒。

“根据我们的实验,我认为要构成传染必须超过这个数字。”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之一、慕尼黑施瓦宾医院(München Klinik Schwabing)传染病与热带医学系主任克莱门斯·温特纳(Clemens Wendtner)说。该院是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Ludwig Maximilian University of Munich)的一所教学医院。

他和他的同事在传染性患者身上发现了病毒水平高达上述水平1,000倍的样本,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病毒在适当的条件下具有如此高的传染性:患者将病毒传染给他人所需要的病毒水平,可能比某患者所携带的病毒水平要低得多。

政策变化

基于病毒不断蔓延的状况,一些政策正在发生变化。对于测试呈阳性的人,标准程序是在家隔离。一些城市提供免费的临时住房和社会服务,被感染者可以自愿留在那里,以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庭成员。

CDC最近敦促美国人在各州重新开放时佩戴口罩并与他人保持距离。 CDC的Covid-19响应经理杰伊·巴特勒(Jay Butler)说:“你与他人的互动越紧密,交互持续的时间越长,参与交互的人数越多,Covid-19传播的风险就越高。”

如果随着各州重新开放,Covid-19病例数急剧增加的话,“可能需要再次采取更广泛的缓解措施,例如3月份实施的措施”,应依据当地情况做出决定,他说道。

CDC为准备返岗工作的雇主制定的指南包括:戴口罩,限制公共交通和电梯的使用以减少接触,禁止拥抱、握手和击拳。该机构还建议用预先包装的单份食物代替分享的零食、饮水机和咖啡壶,并在相距小于6英尺的桌子之间架起塑料隔板。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的呼吸系统防护顾问丽莎·布罗索(Lisa Brosseau)表示,目前的CDC工作场所指南并未谈及房间内气溶胶或小颗粒的传播。

“气溶胶传播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她说,“这是一个很难管理的隐患,而且是不可见的。” 她表示,确保感染者留在家里很重要,但是由于病毒测试方面的限制,执行起来可能会很难。她说因此也可能需要其他方法来阻断传播,例如工作场所中保持社交距离,以及提供N95口罩或其他个人防护配备。

一些科学家说,虽然气溶胶传播确实有发生,但并无法解释大多数的感染案例。此外,该病毒似乎并未在空气中广泛传播。

“如果这种病毒主要像麻疹或结核病那样传播,传染性病毒在空气中徘徊很长一段时间,或者在较大空间传播,或经有空气处理系统传播,那么我认为会有更多的人被感染。”CDC的布鲁克斯说。

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公共卫生学院环境与职业健康教授唐纳德·米尔顿(Donald Milton)说,定期对人流密集的地区进行空气采样可以帮助企业弄清楚谁需要接受检查。

“假设星期一的午餐时间在饭厅中检测到该病毒。”他说,“然后您可以联系那段时间在那里呆过的人,告诉他们需要接受测试。”

马萨诸塞州达特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Dartmouth)生物系副教授艾琳·布罗米奇(Erin Bromage)在他撰写的题为《风险-知风险-避风险》的博客文章在网上走红之后,一直在研究企业、法院系统甚至治疗师遇到的问题。

布罗米奇说,鉴于陪审团通常要坐在一起,律师们近距离地交谈,法院正在设法找到安全的开庭方式。治疗师希望能够再次提供面对面的咨询服务。而且企业正在寻找最需要投资哪种类型的清洁和预防疾病的方法。

他建议,虽然擦拭物体表面并在工作场所放置手部消毒设施是好的,但更大的风险是近距离面对面的互动,且和很多人长时间处于封闭空间中。他说,诸如门把手之类的高接触表面是有危险的,但是这种病毒会迅速瓦解,因此诸如纸板箱之类的其他表面也不那么令人担忧。他说:“表面处理和清洁很重要,但是当这些所产生的影响不大时,我们不应在这上面花费一半预算。”

制药企业礼来公司(Eli Lilly&Co.)设有一个医疗咨询小组,负责阅读有关病毒传播的最新文献,并以此为基础提出建议,以确保公司的安全复工。

要进入生产设施(其中一些已经投入使用),科学家们必须穿戴多层个人防护设备,包括手套、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礼来首席科学官丹尼尔·斯科夫斯基(Daniel Skovronsky)表示,这对药物研发机构而言并非异常之事。他说:“空气要广泛过滤,要有多重保护。”

他担心的地方是休息室、更衣室和有人群互动的安全检查站。在这些空间里,公司通过错峰和限制人数来制定社交隔离措施。只开放少数几家自助餐厅,餐厅座位与座位之间隔开距离。关闭厕所一半的坑位以减少人数。

“我们不会比州制定的准则更宽。”斯科夫斯基说,“由于我们遵循这些量化标准,我们经常发现自己的限制其实更加严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通过受污染的物体表面感染新冠肺炎并不常见,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该病毒,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



Daniela Hernandez / Sarah Toy / Betsy McKay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已六个月之久,人们就一个核心问题达成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人们究竟是如何被感染的?

科学家说,从受污染的物体表面直接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情况并不常见。而在户外与人擦肩而过也不太可能染上新冠病毒。

罪魁祸首是人与人之间长时间的近距离互动。拥挤的活动现场,通风不良的区域,人们高声交谈或歌唱(一个著名例子就此如此)的场合,这些都使得危险最大化。

这些新发现正帮助企业和政府制定复工复产战略,以保护公共卫生,同时重振经济。相关应对策略包括安装有机玻璃隔板,要求人们在商店和其他场所戴口罩,使用良好的通风系统并尽可能地打开窗户。

最近的两项大型研究表明,大规模的封城措施,包括居家令、大型聚会禁令和停工停产等,防止了全球数百万人免于感染和死亡。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说,现在,手头有了更多对病毒的了解,各个城市和州就可以部署针对性的干预措施,以防止感染再次增多。

他们说,这意味着要对居住条件较为拥挤的养老院和多代聚居家庭提供更好的保护。这还意味着要强调物理距离和遮罩,减少在封闭空间中聚集的次数。

“我们不应该考虑封锁,而是应该考虑拉大距离的办法。”非营利性公共卫生组织Resolve to Save Lives的首席执行官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说:“这可能包括要允许进行户外活动,允许人们步行或骑行去办公室、但在办公室保持人际距离,让人们在商店外的路边取货,以及其他可以促进经济活动恢复而又不导致感染再次爆发的创新方法。”

该组织重开的建议包括广大病毒测试的范围,追踪接触者以及隔离感染了或可能接触了病毒的人群。

传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诸如说话和呼吸之类的看似没关系的活动会产生大小不一的飞沫碎片,这些碎片会沿着气流散开并可能感染附近的人。

迄今为止,卫生机构已将呼吸道飞沫接触确定为Covid-19传播的主要方式。如果这些大液滴的飞沫落到眼睛、鼻子或嘴巴上,它们会将病毒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但是它们往往会很快掉落到地面或其他物体表面上。

一些研究人员说,新型冠状病毒还可以通过气溶胶或微小液滴传播,它们在空气中的漂浮时间比大液滴更长。这些气溶胶可被人直接吸入。

中国广州一家餐馆的传染案例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一名尚未发病的感染者在那里吃晚饭的时候,将病毒传播给了坐在相邻餐桌的五个人。一项对该餐厅状况的研究表明,室内通风不良,也没开排气扇。

这项研究的作者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呼吸或说话时产生的气溶胶病毒可能会在空气中积聚,而墙上空调设备的强劲气流可能促使空气中的颗粒再循环。这一研究成果尚未通过同行评审。

研究作者之一、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工程学教授李玉国说,人们到访和工作的地方要有足够的通风,这点非常重要。适当通风(例如将空气吹向天花板以及将其抽至室外,或将新鲜空气带入房间)会稀释空间中的病毒含量,从而降低感染风险。

另一个感染因素是长时间接触。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Covid-19响应首席医疗官约翰·布鲁克斯(John Brooks)说,通常的定义是,与人在不到6英尺(约1.8米)的距离内、进行15分钟或更长时间的无保护接触。但他警告说这也只是一个经验法则。他说,如果有对着面部打喷嚏或其它会造成大量呼吸道飞沫的密切接触,感染所需时间可能更短。

超级传播者

华盛顿州斯卡吉特县公共卫生部门的流行病学家利·哈姆纳(Lea Hamner)说,3月10日,该州一场教堂合唱团练习中,有87%的参与者被感染了。哈姆纳是这一案例的主要调查和研究者,他的调查研究指出要警惕可能出现超级传播者的活动,在这样的案例中,一个或少数人能感染了一大群人。

她说,在两个半小时的排练中,合唱团成员四次换位,他们呆在密闭的空间中,且成员年龄较大,因此更容易感染。61位参与者中有53人被感染,其中包括至少一名有症状的人。两人死亡。

哈姆纳说,有几个因素综合在了一起。唱歌时,人们会散发出许多大大小小的飞沫微粒。唱歌的人呼吸得也很深,增加了吸入传染性颗粒的机会。

类似的传染可能出现在人们往往会长时间深呼吸和大声说话的场景,例如体育馆、音乐剧和戏剧表演现场、会议、婚礼和生日聚会。根据《新发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最近的一项研究,在日本1月15日至4月4日之间发现的61组聚集性病例中,很多病例都涉及深呼吸,如在卡拉OK派对唱歌,在俱乐部欢呼,在酒吧聊天,在体育馆锻炼。

在人群密集的活动上、住宅和其他人们密切接触的空间中,罹患率(即在特定位置或时间被感染的人的百分比)可能会很高。

根据最近在期刊Wellcome Open Research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估计有10%得了Covid-19人群造成了约80%的传播。有些感染这种病毒的人可能具有更高的病毒载量,或者有可能在呼吸或说话时产生更多的飞沫,又或者他们在其疾病感染性最强的时候跟很多人一起待在通风不良的密闭空间,研究传染病生态学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教授杰米·劳埃德-史密斯(Jamie Lloyd-Smith)说道。

但总的来说,“特定感染者向人传播的风险非常低。”负责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Covid-19响应的副主任斯科特·多威尔(Scott Dowell)说:“每次超级传播事件,都有很多没人被感染的节点。”

多项研究表示,Covid-19在家庭中的罹患率介于4.6%和19.3%之间。中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对于配偶来说,这一比例为27.8%,高于其他家庭成员的17.3%。

罗珊娜·迪亚兹(Rosanna Diaz)与其他五位家庭成员住在纽约市的一套三居室公寓中。这位37岁的全职母亲在4月18日因中风住院,她的医生将其归因于Covid-19,她两天后回家时仍在咳嗽。

她说她坚持要赶快回家,因为4岁儿子患有自闭症,需要她。她与家人保持距离,咳嗽时捂住嘴,并经常洗手。她说公寓中没有其他人生病。她说:“我生病时没有人靠近过我。”

专家说通常室外会更安全,因为病毒颗粒的稀释速度更快。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教授林西·马尔(Linsey Marr)说,即使在户外,如果人与人长时间密切接触,大大小小的飞沫还是会构成危险。

没人能肯定给出要感染一个人所需的病毒量,但是最近的一些研究提供了些许线索。在最近发表在《自然》(Natrue)杂志上的一项小型研究显示,如果患者的咽拭子或痰中的病毒核糖核酸(RNA)少于一百万份,研究人员就无法培育活的冠状病毒。

“根据我们的实验,我认为要构成传染必须超过这个数字。”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之一、慕尼黑施瓦宾医院(München Klinik Schwabing)传染病与热带医学系主任克莱门斯·温特纳(Clemens Wendtner)说。该院是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Ludwig Maximilian University of Munich)的一所教学医院。

他和他的同事在传染性患者身上发现了病毒水平高达上述水平1,000倍的样本,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病毒在适当的条件下具有如此高的传染性:患者将病毒传染给他人所需要的病毒水平,可能比某患者所携带的病毒水平要低得多。

政策变化

基于病毒不断蔓延的状况,一些政策正在发生变化。对于测试呈阳性的人,标准程序是在家隔离。一些城市提供免费的临时住房和社会服务,被感染者可以自愿留在那里,以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庭成员。

CDC最近敦促美国人在各州重新开放时佩戴口罩并与他人保持距离。 CDC的Covid-19响应经理杰伊·巴特勒(Jay Butler)说:“你与他人的互动越紧密,交互持续的时间越长,参与交互的人数越多,Covid-19传播的风险就越高。”

如果随着各州重新开放,Covid-19病例数急剧增加的话,“可能需要再次采取更广泛的缓解措施,例如3月份实施的措施”,应依据当地情况做出决定,他说道。

CDC为准备返岗工作的雇主制定的指南包括:戴口罩,限制公共交通和电梯的使用以减少接触,禁止拥抱、握手和击拳。该机构还建议用预先包装的单份食物代替分享的零食、饮水机和咖啡壶,并在相距小于6英尺的桌子之间架起塑料隔板。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的呼吸系统防护顾问丽莎·布罗索(Lisa Brosseau)表示,目前的CDC工作场所指南并未谈及房间内气溶胶或小颗粒的传播。

“气溶胶传播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她说,“这是一个很难管理的隐患,而且是不可见的。” 她表示,确保感染者留在家里很重要,但是由于病毒测试方面的限制,执行起来可能会很难。她说因此也可能需要其他方法来阻断传播,例如工作场所中保持社交距离,以及提供N95口罩或其他个人防护配备。

一些科学家说,虽然气溶胶传播确实有发生,但并无法解释大多数的感染案例。此外,该病毒似乎并未在空气中广泛传播。

“如果这种病毒主要像麻疹或结核病那样传播,传染性病毒在空气中徘徊很长一段时间,或者在较大空间传播,或经有空气处理系统传播,那么我认为会有更多的人被感染。”CDC的布鲁克斯说。

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公共卫生学院环境与职业健康教授唐纳德·米尔顿(Donald Milton)说,定期对人流密集的地区进行空气采样可以帮助企业弄清楚谁需要接受检查。

“假设星期一的午餐时间在饭厅中检测到该病毒。”他说,“然后您可以联系那段时间在那里呆过的人,告诉他们需要接受测试。”

马萨诸塞州达特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Dartmouth)生物系副教授艾琳·布罗米奇(Erin Bromage)在他撰写的题为《风险-知风险-避风险》的博客文章在网上走红之后,一直在研究企业、法院系统甚至治疗师遇到的问题。

布罗米奇说,鉴于陪审团通常要坐在一起,律师们近距离地交谈,法院正在设法找到安全的开庭方式。治疗师希望能够再次提供面对面的咨询服务。而且企业正在寻找最需要投资哪种类型的清洁和预防疾病的方法。

他建议,虽然擦拭物体表面并在工作场所放置手部消毒设施是好的,但更大的风险是近距离面对面的互动,且和很多人长时间处于封闭空间中。他说,诸如门把手之类的高接触表面是有危险的,但是这种病毒会迅速瓦解,因此诸如纸板箱之类的其他表面也不那么令人担忧。他说:“表面处理和清洁很重要,但是当这些所产生的影响不大时,我们不应在这上面花费一半预算。”

制药企业礼来公司(Eli Lilly&Co.)设有一个医疗咨询小组,负责阅读有关病毒传播的最新文献,并以此为基础提出建议,以确保公司的安全复工。

要进入生产设施(其中一些已经投入使用),科学家们必须穿戴多层个人防护设备,包括手套、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礼来首席科学官丹尼尔·斯科夫斯基(Daniel Skovronsky)表示,这对药物研发机构而言并非异常之事。他说:“空气要广泛过滤,要有多重保护。”

他担心的地方是休息室、更衣室和有人群互动的安全检查站。在这些空间里,公司通过错峰和限制人数来制定社交隔离措施。只开放少数几家自助餐厅,餐厅座位与座位之间隔开距离。关闭厕所一半的坑位以减少人数。

“我们不会比州制定的准则更宽。”斯科夫斯基说,“由于我们遵循这些量化标准,我们经常发现自己的限制其实更加严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