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新冠疫情最初在亚洲爆发,但许多亚洲国家比欧美更好地控制住疫情。这使亚洲学生不愿选择欧洲和北美商学院。



 | 安德鲁•杰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与许多亚洲商学院领导人一样,新加坡的乔凯瑞(Gerry George)做出了调整,以应对疫情对教学和健康造成的破坏。现在他的重点是对付疫情在该地区造成的较长期经济影响。

在不确定的总体形势中,“新常态”预示着对高质量教学的进一步需求,更加以区域为主的课程,以及对学生的激烈竞争。

不过,身为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见文首照片)李光前商学院(Lee Kong Chian School of Business)院长的乔凯瑞教授表示,眼下“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为学生找到工作。”各国都希望优先支持本国公民,而且招聘正“变得难度更大”。

他一直在与新加坡政府以及房地产金融公司丰树(Mapletree)等雇主合作,创造培训机会和实习机会。这类机会提供支付名义工资的临时工作,外加在线晚间培训。乔凯瑞教授表示:“如果我们能够提供一种低成本机制,这将是一种模式,让毕业生得以继续发挥聪明才智,同时获得收入。”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最初在亚洲爆发,而亚洲各国普遍采取了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这意味着目前许多亚洲国家的疫情相较于其他地区得到较好的控制。乔凯瑞教授所在的新加坡管理大学等商学院已在准备从2021年初开始让面对面的课堂授课成为“默认选择”。

在大流行爆发之初,世界各国的商学教育提供商都担心其对学生人数的潜在影响,要么是出于对感染的担忧,要么是出于对经济后果的担忧。它们担心,如果教学转向以在线授课为主,许多潜在申请者将会望而却步。

到目前为止各地结果各不相同,包括在亚太各国之间。严重依赖高学费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的澳大利亚院校受到了沉重打击。

澳大利亚商学院院长理事会(Australian Business Deans Council)主席戴维•格兰特(David Grant)最近警告称,如果不采取“紧急行动”,以赶上英国和加拿大等竞争对手的努力,“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当前的下滑趋势十分可能变成永久性的”。

亚洲学生不再那么可能到很远的地方学习

日本和印度的商学院位于另一个极端,它们不太关心海外学生的人数,因为它们主要服务于国内学生。与其它国家一样,许多商学课程维持住了本土需求,甚至看到需求增长,因为学生们更愿意推迟艰难的求职,转而去接受深造或培训。

与此同时,亚洲学生对于选择世界其它地区——尤其是欧洲和北美——的商学院正变得越来越矛盾。

随着许多新兴经济体人口增长、人民变得更富有、国际化程度更高,这些国家的学生近年帮助弥补了美国国内停滞不前的商学教育需求。过去10年,参加就读商学院所需的管理学研究生入学考试(GMAT)的美国学生所占比例已从50%降至42%,全球商学教育领域的大部分增长来自亚洲。

但如今,亚洲学生在其他地区学习的兴趣可能受到几个因素的限制。他们将考虑:支付学费和其他费用的能力受到限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旅行限制;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认为留在离家更近的地方可能更有收获、更安全、更让人放心。

此外,亚洲本土商学院也在扩张,从韩国的老牌商学院,到越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新兴市场方兴未艾的商学院。作为回应,西方商学院正在加强合作,在该地区开设分校。

提供商的增加带来了争夺学生的新竞争,以及一场关于教学质量的辩论。上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Fudan University School of Management)院长陆雄文表示,在中国,“领先的商学院仍能招到足够的学生,但低质量的商学院院肯定会面临申请人数不足的挑战”。

他希望在总体上更加注重招聘具有技术等扩展领域专长的教职人员,培养更有针对性的研究和教学,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商学院建立联系。例如,位于上海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已在瑞士和加纳设立分校。

一个较小但重要的趋势是,希望赴亚洲学习的其他地区的学生人数有所增加。然而,有些目的地比其他目的地更有吸引力。教育咨询师安德鲁•卡林顿(Andrew Carrington)发现,学生对新加坡的兴趣急剧上升。“人们认为新加坡处理疫情得当,而且鉴于香港的问题(北京方面在香港压制异见),新加坡被国际学生视为留学亚洲的安全之地。”

但陆雄文教授认为,“商学院教育将不仅局限于实体校园”。新冠疫情加速了混合式教学的趋势——部分线上授课,部分传统课堂授课——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和学者。然而,学生们也渴望从既置身于一个新地方、又能研究手边的当地挑战中获得真知灼见。

“世界在变化,我们必须适应。”新加坡的乔凯瑞教授表示,“作为商学院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更仔细地思考自己提供的东西,而不只是提供普通的MBA。”

亚洲商学院将处于这场转变的中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亚洲商科学生更愿意就近上学

发布日期:2020-11-06 11:13
虽然新冠疫情最初在亚洲爆发,但许多亚洲国家比欧美更好地控制住疫情。这使亚洲学生不愿选择欧洲和北美商学院。



 | 安德鲁•杰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与许多亚洲商学院领导人一样,新加坡的乔凯瑞(Gerry George)做出了调整,以应对疫情对教学和健康造成的破坏。现在他的重点是对付疫情在该地区造成的较长期经济影响。

在不确定的总体形势中,“新常态”预示着对高质量教学的进一步需求,更加以区域为主的课程,以及对学生的激烈竞争。

不过,身为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见文首照片)李光前商学院(Lee Kong Chian School of Business)院长的乔凯瑞教授表示,眼下“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为学生找到工作。”各国都希望优先支持本国公民,而且招聘正“变得难度更大”。

他一直在与新加坡政府以及房地产金融公司丰树(Mapletree)等雇主合作,创造培训机会和实习机会。这类机会提供支付名义工资的临时工作,外加在线晚间培训。乔凯瑞教授表示:“如果我们能够提供一种低成本机制,这将是一种模式,让毕业生得以继续发挥聪明才智,同时获得收入。”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最初在亚洲爆发,而亚洲各国普遍采取了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这意味着目前许多亚洲国家的疫情相较于其他地区得到较好的控制。乔凯瑞教授所在的新加坡管理大学等商学院已在准备从2021年初开始让面对面的课堂授课成为“默认选择”。

在大流行爆发之初,世界各国的商学教育提供商都担心其对学生人数的潜在影响,要么是出于对感染的担忧,要么是出于对经济后果的担忧。它们担心,如果教学转向以在线授课为主,许多潜在申请者将会望而却步。

到目前为止各地结果各不相同,包括在亚太各国之间。严重依赖高学费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的澳大利亚院校受到了沉重打击。

澳大利亚商学院院长理事会(Australian Business Deans Council)主席戴维•格兰特(David Grant)最近警告称,如果不采取“紧急行动”,以赶上英国和加拿大等竞争对手的努力,“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当前的下滑趋势十分可能变成永久性的”。

亚洲学生不再那么可能到很远的地方学习

日本和印度的商学院位于另一个极端,它们不太关心海外学生的人数,因为它们主要服务于国内学生。与其它国家一样,许多商学课程维持住了本土需求,甚至看到需求增长,因为学生们更愿意推迟艰难的求职,转而去接受深造或培训。

与此同时,亚洲学生对于选择世界其它地区——尤其是欧洲和北美——的商学院正变得越来越矛盾。

随着许多新兴经济体人口增长、人民变得更富有、国际化程度更高,这些国家的学生近年帮助弥补了美国国内停滞不前的商学教育需求。过去10年,参加就读商学院所需的管理学研究生入学考试(GMAT)的美国学生所占比例已从50%降至42%,全球商学教育领域的大部分增长来自亚洲。

但如今,亚洲学生在其他地区学习的兴趣可能受到几个因素的限制。他们将考虑:支付学费和其他费用的能力受到限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旅行限制;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认为留在离家更近的地方可能更有收获、更安全、更让人放心。

此外,亚洲本土商学院也在扩张,从韩国的老牌商学院,到越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新兴市场方兴未艾的商学院。作为回应,西方商学院正在加强合作,在该地区开设分校。

提供商的增加带来了争夺学生的新竞争,以及一场关于教学质量的辩论。上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Fudan University School of Management)院长陆雄文表示,在中国,“领先的商学院仍能招到足够的学生,但低质量的商学院院肯定会面临申请人数不足的挑战”。

他希望在总体上更加注重招聘具有技术等扩展领域专长的教职人员,培养更有针对性的研究和教学,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商学院建立联系。例如,位于上海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已在瑞士和加纳设立分校。

一个较小但重要的趋势是,希望赴亚洲学习的其他地区的学生人数有所增加。然而,有些目的地比其他目的地更有吸引力。教育咨询师安德鲁•卡林顿(Andrew Carrington)发现,学生对新加坡的兴趣急剧上升。“人们认为新加坡处理疫情得当,而且鉴于香港的问题(北京方面在香港压制异见),新加坡被国际学生视为留学亚洲的安全之地。”

但陆雄文教授认为,“商学院教育将不仅局限于实体校园”。新冠疫情加速了混合式教学的趋势——部分线上授课,部分传统课堂授课——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和学者。然而,学生们也渴望从既置身于一个新地方、又能研究手边的当地挑战中获得真知灼见。

“世界在变化,我们必须适应。”新加坡的乔凯瑞教授表示,“作为商学院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更仔细地思考自己提供的东西,而不只是提供普通的MBA。”

亚洲商学院将处于这场转变的中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虽然新冠疫情最初在亚洲爆发,但许多亚洲国家比欧美更好地控制住疫情。这使亚洲学生不愿选择欧洲和北美商学院。



 | 安德鲁•杰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与许多亚洲商学院领导人一样,新加坡的乔凯瑞(Gerry George)做出了调整,以应对疫情对教学和健康造成的破坏。现在他的重点是对付疫情在该地区造成的较长期经济影响。

在不确定的总体形势中,“新常态”预示着对高质量教学的进一步需求,更加以区域为主的课程,以及对学生的激烈竞争。

不过,身为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见文首照片)李光前商学院(Lee Kong Chian School of Business)院长的乔凯瑞教授表示,眼下“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为学生找到工作。”各国都希望优先支持本国公民,而且招聘正“变得难度更大”。

他一直在与新加坡政府以及房地产金融公司丰树(Mapletree)等雇主合作,创造培训机会和实习机会。这类机会提供支付名义工资的临时工作,外加在线晚间培训。乔凯瑞教授表示:“如果我们能够提供一种低成本机制,这将是一种模式,让毕业生得以继续发挥聪明才智,同时获得收入。”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最初在亚洲爆发,而亚洲各国普遍采取了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这意味着目前许多亚洲国家的疫情相较于其他地区得到较好的控制。乔凯瑞教授所在的新加坡管理大学等商学院已在准备从2021年初开始让面对面的课堂授课成为“默认选择”。

在大流行爆发之初,世界各国的商学教育提供商都担心其对学生人数的潜在影响,要么是出于对感染的担忧,要么是出于对经济后果的担忧。它们担心,如果教学转向以在线授课为主,许多潜在申请者将会望而却步。

到目前为止各地结果各不相同,包括在亚太各国之间。严重依赖高学费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的澳大利亚院校受到了沉重打击。

澳大利亚商学院院长理事会(Australian Business Deans Council)主席戴维•格兰特(David Grant)最近警告称,如果不采取“紧急行动”,以赶上英国和加拿大等竞争对手的努力,“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当前的下滑趋势十分可能变成永久性的”。

亚洲学生不再那么可能到很远的地方学习

日本和印度的商学院位于另一个极端,它们不太关心海外学生的人数,因为它们主要服务于国内学生。与其它国家一样,许多商学课程维持住了本土需求,甚至看到需求增长,因为学生们更愿意推迟艰难的求职,转而去接受深造或培训。

与此同时,亚洲学生对于选择世界其它地区——尤其是欧洲和北美——的商学院正变得越来越矛盾。

随着许多新兴经济体人口增长、人民变得更富有、国际化程度更高,这些国家的学生近年帮助弥补了美国国内停滞不前的商学教育需求。过去10年,参加就读商学院所需的管理学研究生入学考试(GMAT)的美国学生所占比例已从50%降至42%,全球商学教育领域的大部分增长来自亚洲。

但如今,亚洲学生在其他地区学习的兴趣可能受到几个因素的限制。他们将考虑:支付学费和其他费用的能力受到限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旅行限制;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认为留在离家更近的地方可能更有收获、更安全、更让人放心。

此外,亚洲本土商学院也在扩张,从韩国的老牌商学院,到越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新兴市场方兴未艾的商学院。作为回应,西方商学院正在加强合作,在该地区开设分校。

提供商的增加带来了争夺学生的新竞争,以及一场关于教学质量的辩论。上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Fudan University School of Management)院长陆雄文表示,在中国,“领先的商学院仍能招到足够的学生,但低质量的商学院院肯定会面临申请人数不足的挑战”。

他希望在总体上更加注重招聘具有技术等扩展领域专长的教职人员,培养更有针对性的研究和教学,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商学院建立联系。例如,位于上海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已在瑞士和加纳设立分校。

一个较小但重要的趋势是,希望赴亚洲学习的其他地区的学生人数有所增加。然而,有些目的地比其他目的地更有吸引力。教育咨询师安德鲁•卡林顿(Andrew Carrington)发现,学生对新加坡的兴趣急剧上升。“人们认为新加坡处理疫情得当,而且鉴于香港的问题(北京方面在香港压制异见),新加坡被国际学生视为留学亚洲的安全之地。”

但陆雄文教授认为,“商学院教育将不仅局限于实体校园”。新冠疫情加速了混合式教学的趋势——部分线上授课,部分传统课堂授课——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和学者。然而,学生们也渴望从既置身于一个新地方、又能研究手边的当地挑战中获得真知灼见。

“世界在变化,我们必须适应。”新加坡的乔凯瑞教授表示,“作为商学院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更仔细地思考自己提供的东西,而不只是提供普通的MBA。”

亚洲商学院将处于这场转变的中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亚洲商科学生更愿意就近上学

发布日期:2020-11-06 11:13
虽然新冠疫情最初在亚洲爆发,但许多亚洲国家比欧美更好地控制住疫情。这使亚洲学生不愿选择欧洲和北美商学院。



 | 安德鲁•杰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与许多亚洲商学院领导人一样,新加坡的乔凯瑞(Gerry George)做出了调整,以应对疫情对教学和健康造成的破坏。现在他的重点是对付疫情在该地区造成的较长期经济影响。

在不确定的总体形势中,“新常态”预示着对高质量教学的进一步需求,更加以区域为主的课程,以及对学生的激烈竞争。

不过,身为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见文首照片)李光前商学院(Lee Kong Chian School of Business)院长的乔凯瑞教授表示,眼下“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为学生找到工作。”各国都希望优先支持本国公民,而且招聘正“变得难度更大”。

他一直在与新加坡政府以及房地产金融公司丰树(Mapletree)等雇主合作,创造培训机会和实习机会。这类机会提供支付名义工资的临时工作,外加在线晚间培训。乔凯瑞教授表示:“如果我们能够提供一种低成本机制,这将是一种模式,让毕业生得以继续发挥聪明才智,同时获得收入。”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最初在亚洲爆发,而亚洲各国普遍采取了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这意味着目前许多亚洲国家的疫情相较于其他地区得到较好的控制。乔凯瑞教授所在的新加坡管理大学等商学院已在准备从2021年初开始让面对面的课堂授课成为“默认选择”。

在大流行爆发之初,世界各国的商学教育提供商都担心其对学生人数的潜在影响,要么是出于对感染的担忧,要么是出于对经济后果的担忧。它们担心,如果教学转向以在线授课为主,许多潜在申请者将会望而却步。

到目前为止各地结果各不相同,包括在亚太各国之间。严重依赖高学费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的澳大利亚院校受到了沉重打击。

澳大利亚商学院院长理事会(Australian Business Deans Council)主席戴维•格兰特(David Grant)最近警告称,如果不采取“紧急行动”,以赶上英国和加拿大等竞争对手的努力,“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当前的下滑趋势十分可能变成永久性的”。

亚洲学生不再那么可能到很远的地方学习

日本和印度的商学院位于另一个极端,它们不太关心海外学生的人数,因为它们主要服务于国内学生。与其它国家一样,许多商学课程维持住了本土需求,甚至看到需求增长,因为学生们更愿意推迟艰难的求职,转而去接受深造或培训。

与此同时,亚洲学生对于选择世界其它地区——尤其是欧洲和北美——的商学院正变得越来越矛盾。

随着许多新兴经济体人口增长、人民变得更富有、国际化程度更高,这些国家的学生近年帮助弥补了美国国内停滞不前的商学教育需求。过去10年,参加就读商学院所需的管理学研究生入学考试(GMAT)的美国学生所占比例已从50%降至42%,全球商学教育领域的大部分增长来自亚洲。

但如今,亚洲学生在其他地区学习的兴趣可能受到几个因素的限制。他们将考虑:支付学费和其他费用的能力受到限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旅行限制;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认为留在离家更近的地方可能更有收获、更安全、更让人放心。

此外,亚洲本土商学院也在扩张,从韩国的老牌商学院,到越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新兴市场方兴未艾的商学院。作为回应,西方商学院正在加强合作,在该地区开设分校。

提供商的增加带来了争夺学生的新竞争,以及一场关于教学质量的辩论。上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Fudan University School of Management)院长陆雄文表示,在中国,“领先的商学院仍能招到足够的学生,但低质量的商学院院肯定会面临申请人数不足的挑战”。

他希望在总体上更加注重招聘具有技术等扩展领域专长的教职人员,培养更有针对性的研究和教学,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商学院建立联系。例如,位于上海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已在瑞士和加纳设立分校。

一个较小但重要的趋势是,希望赴亚洲学习的其他地区的学生人数有所增加。然而,有些目的地比其他目的地更有吸引力。教育咨询师安德鲁•卡林顿(Andrew Carrington)发现,学生对新加坡的兴趣急剧上升。“人们认为新加坡处理疫情得当,而且鉴于香港的问题(北京方面在香港压制异见),新加坡被国际学生视为留学亚洲的安全之地。”

但陆雄文教授认为,“商学院教育将不仅局限于实体校园”。新冠疫情加速了混合式教学的趋势——部分线上授课,部分传统课堂授课——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和学者。然而,学生们也渴望从既置身于一个新地方、又能研究手边的当地挑战中获得真知灼见。

“世界在变化,我们必须适应。”新加坡的乔凯瑞教授表示,“作为商学院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更仔细地思考自己提供的东西,而不只是提供普通的MBA。”

亚洲商学院将处于这场转变的中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虽然新冠疫情最初在亚洲爆发,但许多亚洲国家比欧美更好地控制住疫情。这使亚洲学生不愿选择欧洲和北美商学院。



 | 安德鲁•杰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与许多亚洲商学院领导人一样,新加坡的乔凯瑞(Gerry George)做出了调整,以应对疫情对教学和健康造成的破坏。现在他的重点是对付疫情在该地区造成的较长期经济影响。

在不确定的总体形势中,“新常态”预示着对高质量教学的进一步需求,更加以区域为主的课程,以及对学生的激烈竞争。

不过,身为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见文首照片)李光前商学院(Lee Kong Chian School of Business)院长的乔凯瑞教授表示,眼下“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为学生找到工作。”各国都希望优先支持本国公民,而且招聘正“变得难度更大”。

他一直在与新加坡政府以及房地产金融公司丰树(Mapletree)等雇主合作,创造培训机会和实习机会。这类机会提供支付名义工资的临时工作,外加在线晚间培训。乔凯瑞教授表示:“如果我们能够提供一种低成本机制,这将是一种模式,让毕业生得以继续发挥聪明才智,同时获得收入。”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最初在亚洲爆发,而亚洲各国普遍采取了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这意味着目前许多亚洲国家的疫情相较于其他地区得到较好的控制。乔凯瑞教授所在的新加坡管理大学等商学院已在准备从2021年初开始让面对面的课堂授课成为“默认选择”。

在大流行爆发之初,世界各国的商学教育提供商都担心其对学生人数的潜在影响,要么是出于对感染的担忧,要么是出于对经济后果的担忧。它们担心,如果教学转向以在线授课为主,许多潜在申请者将会望而却步。

到目前为止各地结果各不相同,包括在亚太各国之间。严重依赖高学费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的澳大利亚院校受到了沉重打击。

澳大利亚商学院院长理事会(Australian Business Deans Council)主席戴维•格兰特(David Grant)最近警告称,如果不采取“紧急行动”,以赶上英国和加拿大等竞争对手的努力,“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当前的下滑趋势十分可能变成永久性的”。

亚洲学生不再那么可能到很远的地方学习

日本和印度的商学院位于另一个极端,它们不太关心海外学生的人数,因为它们主要服务于国内学生。与其它国家一样,许多商学课程维持住了本土需求,甚至看到需求增长,因为学生们更愿意推迟艰难的求职,转而去接受深造或培训。

与此同时,亚洲学生对于选择世界其它地区——尤其是欧洲和北美——的商学院正变得越来越矛盾。

随着许多新兴经济体人口增长、人民变得更富有、国际化程度更高,这些国家的学生近年帮助弥补了美国国内停滞不前的商学教育需求。过去10年,参加就读商学院所需的管理学研究生入学考试(GMAT)的美国学生所占比例已从50%降至42%,全球商学教育领域的大部分增长来自亚洲。

但如今,亚洲学生在其他地区学习的兴趣可能受到几个因素的限制。他们将考虑:支付学费和其他费用的能力受到限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旅行限制;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认为留在离家更近的地方可能更有收获、更安全、更让人放心。

此外,亚洲本土商学院也在扩张,从韩国的老牌商学院,到越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新兴市场方兴未艾的商学院。作为回应,西方商学院正在加强合作,在该地区开设分校。

提供商的增加带来了争夺学生的新竞争,以及一场关于教学质量的辩论。上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Fudan University School of Management)院长陆雄文表示,在中国,“领先的商学院仍能招到足够的学生,但低质量的商学院院肯定会面临申请人数不足的挑战”。

他希望在总体上更加注重招聘具有技术等扩展领域专长的教职人员,培养更有针对性的研究和教学,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商学院建立联系。例如,位于上海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已在瑞士和加纳设立分校。

一个较小但重要的趋势是,希望赴亚洲学习的其他地区的学生人数有所增加。然而,有些目的地比其他目的地更有吸引力。教育咨询师安德鲁•卡林顿(Andrew Carrington)发现,学生对新加坡的兴趣急剧上升。“人们认为新加坡处理疫情得当,而且鉴于香港的问题(北京方面在香港压制异见),新加坡被国际学生视为留学亚洲的安全之地。”

但陆雄文教授认为,“商学院教育将不仅局限于实体校园”。新冠疫情加速了混合式教学的趋势——部分线上授课,部分传统课堂授课——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和学者。然而,学生们也渴望从既置身于一个新地方、又能研究手边的当地挑战中获得真知灼见。

“世界在变化,我们必须适应。”新加坡的乔凯瑞教授表示,“作为商学院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更仔细地思考自己提供的东西,而不只是提供普通的MBA。”

亚洲商学院将处于这场转变的中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