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而这种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初在日本举行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被舆论广泛看作针对中国的建立“亚洲北约”的尝试。这个看法不能说完全不对,至少就美国而言,有这样的打算。在“四方对话”结束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日本媒体专访时表示,美国希望将美日印澳四国的合作制度化,将其进一步扩大到周边其他国家,从而建立印太多边安保框架,强化具有共同价值观和战略的国家间的凝聚力,建立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也即“亚洲北约”。然而,美国的意图现阶段未必能够得到其他三国的附和与赞同,虽然它们都有着共同的遏制中国的目的,此次对话会没有发表共同声明亦表明这点。

“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SD)是美日澳印四国建立的一个非正式战略论坛。2007年由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议,当时是日美澳的三方对话,印度后来才被拉入。“三方战略对话”初衷并非是要针对中国建立一个安全联盟,而是要在全球落实反恐战略,尽管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希望美国维持对亚太地区的战略承诺。13年来,QSD对话断断续续,期间澳大利亚在陆克文执政时还一度退出对话,印度加入时对针对中国也不感兴趣,很长时间QSD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直至2017年12月复活,当年在东盟峰会后举行了四国首脑的首次对话,针对中国的意味明显强化,但用国际媒体的话说,除了制衡北京,也有约束华盛顿的用意,因为美国的诸多盟友都不确定特朗普政府有多靠谱。

虽然四国在QSD的名义下也开展了一些军事安全方面的合作,例如举行“马拉巴尔军演”,但迄今仍是一个非正式和不定期的对话机制,离蓬佩奥希望的制度化还有很长距离,至于把亚太周边的国家拉进来,组成一个围堵中国的包围圈,现在还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和设想。

那么在不太远的未来,QSD能不能发展成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取决于三方面的状况,一是现有四国特别是除美国外的日印澳的意愿和意志;二是亚太周边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加入QSD来围堵中国;三是中国的反应。这三方面又互为因果和互相强化,其中,中国对上述国家的态度和做法某种程度起主导作用,而非美国。换言之,中国是否让它们感受威胁,而且觉得这种威胁是实在的,会对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带来很大破坏,倘若中国的态度和做法让它们中的多数做出了这个判断,那就很难避免“亚洲北约”的形成,否则,即使美国怎么再胁迫这些国家,都不大可能。

要说明这点,不妨简单回顾北约的出现和今天的状况。美国之所以组建北约,是为了防范和抗衡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欧洲的扩张,阻止共产极权制度对自由世界的侵入。二战后,美苏在欧洲划分势力范围,形成了两大阵营的对抗,由于欧洲受到战争摧残,无力保护自己,抵抗苏联的军事入侵,来自美国的军事保护就至关重要。所以在1949年由美国牵头,联合英法意等12国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成立北约,行使集体防务权,作为当时美国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的一部分。北约在整个冷战时期,在地缘政治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确保了欧洲的集体安全。

按理,在苏东解体、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崩溃后,作为冷战工具的北约也应解散或转型,但它反而向东扩张,将原东欧国家和从苏联分离出来的一些国家吸收进来,逼近俄罗斯的家门口,变成了一个不再承袭意识形态使命的纯粹的防堵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工具。因为俄罗斯虽然国力衰减,但它毕竟接续了苏联红色帝国的庞大军事遗产,从军力上来说,欧洲国家都不是它的对手。若没有北约保护,欧洲会承受俄罗斯的地缘战略压力,冷战后的欧洲地缘政治版图或许会有改变。尽管如此,今天的北约并未阻碍欧洲国家和俄罗斯发展除军事外的正常国家关系,包括一定的政治关系,双方的经贸和文化往来也未受北约太大影响,这和冷战时期有很大区别。

从北约的前世今生看,是否有必要在东亚复制它的翻版?一旦在中国周边建立了亚洲版的集体防务体系,中国势必会大大增强对这些国家的敌意,双方之间的关系就类似于冷战时期北约和苏联的关系,而不会是现在的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对北约的敌意虽然不如苏联时期强烈,但主要是因为它们之间已经存在半个世纪之久,已经相互适应了各自的“脾气”,且俄罗斯的国家制度总体上和西方并不有太大冲突,尽管普京政权被西方看作独裁体制。但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制度和西方根本有别,更要提醒的是,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会被中国看作明目张胆遏制中国的发展,阻止中国实现某些不能不做的目标,例如统一台湾。因此中国必然会对参加“亚洲北约”的国家做出强烈的反制。从而东亚反而不可能有“亚洲北约”要实现的目标——集体安全。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显然不是1949年的苏联,它早已没有雄心要在全球推销自己的价值观和模式,虽然官方过去也会高调宣传中国模式的价值,但它清楚,中国的这套发展模式和价值体系是其他国家学不来,也不会学的,它只适应中国,移植到其他国家就不灵了。今天的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双边关系和当年的苏联同东欧国家的关系不同,后者是解放和被解放的关系,东欧国家不管愿不愿意,受苏联的“军事保护”,这是一种不平等的卫星国关系,东欧国家没有选择和退出的余地。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显然不是这样。虽然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壮大,它们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压力,这种压力可能还包含着中国外交某种意义上的“盛气凌人”产生的不愉快,但此种具体外交行为的“盛气凌人”跟东欧国家对苏联基于不平等和无选择权而导致的压力,在性质上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事物,没有可比性。中国今后会不会以自己的强势或霸权向周边弱小国家施压谋取国家利益?理论上当然不排除,但即便如此,这和当年的苏联东欧国家的关系还是有性质和程度的不同。

换言之,今日的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地缘政治状况同冷战时期的欧洲有本质区别,中国不可能像苏联一样,以军事威胁,组建自己的卫星国,然后再去威胁西方自由民主体制。中国没有军事扩张的野心,它的“野心”仅限于收回台湾以及在有争议的领土上保证不吃亏或吃太大的亏。外界现在感受到的中国压力,包括美国认为的中国共产体制对自由世界的渗透,更多是通过经济和市场的力量传导的。中国现在实行的这套制度是附着在经济和市场之上的,因此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中国有意识地借助经济和市场力量推广自己的模式和价值观。或许某段时间中国也这么做过,但在受到外界的反弹后它应该明白要把自己的价值和模式向外输出很难,甚至根本做不到。

故此,站在东亚其他国家的立场,不会因为仅仅来自中国的经济和市场压力就要加入美国组建的“亚洲北约”,在政治和军事上对抗中国,它们清楚这样做的代价太大,那就真成了中国的敌人,反而得不到所要的国家安全。何况现在事情远没到这种不得不选边站的地步。一些国家虽然和中国有领土争端,但如果中国不以武力相逼,它们也没有必要做出这个非黑即白的选择。考虑东亚周边国家多数和中国有密切的贸易和人员往来,让它们为了价值观牺牲经济加入围堵中国的“亚洲北约”更不可能,还会进一步使得自己的国土更不安全。

具体而言,韩国、朝鲜、蒙古、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以及东盟除菲律宾外的国家都不大可能参加“亚洲北约”。仅举韩国、越南和菲律宾来分析。韩国虽然是美国盟友,但鉴于朝鲜问题需要中国帮助以及韩国经济高度依赖中国,它不可能站在美国一边对抗中国。越南也不会,虽然越南和中国在南海有争端,处处防范中国,然而越共非常清楚,倘若中国在“亚洲北约”的围堵下倒下去了,下一个被收拾的可能就是它,因此越南再怎么对中国不满,确保政权安全会成为越共首选。菲律宾在目前杜特尔特当政的情况下不会随美起舞,但如果换了一个亲美人士做总统,由于有南海争端就难说。极端情形下美国胁迫这些国家选边站,至少还可保证朝鲜、缅甸、越南、巴基斯坦、柬埔寨等不会选择美国。东亚地区最有可能加入美国“亚洲北约”阵营的是台湾。

从“四方安全对话”的日印澳三国来说,日本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的问题,如果美国施压太大,有可能帮美国组建“亚洲北约”;澳大利亚虽然和中国没有地缘政治冲突,但由于和美国盟友的关系以及目前同中国的此种状况,亦很可能加入。然而这两国都和中国有密切的经贸往来,尤其是澳大利亚,它的经济繁荣和中国息息相关,因此,在美国现有的压力下,是不会公开协助美国在军事上对抗中国的。印度的情况比较难讲,若它和中国的边界对峙进一步恶化,很大可能会公开倒向美国,成为美国制华的马前卒,乃至不排除和中国打一场代理人战争。

前面说到了东亚周边国家对“亚洲北约”的态度也受中国对它们态度的影响,甚至中国与它们的关系对它们是否加入“亚洲北约”起着决定作用。然而正考虑这一点,中国不会主动火上浇油,以大欺小,恶化同它们的关系,将它们推上自己的对立面。相反,中国很可能会是在不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事情上,该让步的时候让步,对它们用胡萝卜而非大棒进行安抚,防止它们不被美国利用。即使不得已,也可能只是惩罚个别的挑头国家,而不会打击一大帮。对日印澳,中国也会区别对待,能够分化它们和美国的关系就尽量分化。

可见,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围堵中国,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然而,让多数亚洲国家不得不选边站的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尽管如此,中国也无法高兴,因为仅仅“四方安全对话”成为一个松散的联盟,对中国也将构成很大的地缘政治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1条评论,1人参与。

分享到:

“亚洲北约”能建成吗?

发布日期:2020-10-23 05:15
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而这种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初在日本举行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被舆论广泛看作针对中国的建立“亚洲北约”的尝试。这个看法不能说完全不对,至少就美国而言,有这样的打算。在“四方对话”结束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日本媒体专访时表示,美国希望将美日印澳四国的合作制度化,将其进一步扩大到周边其他国家,从而建立印太多边安保框架,强化具有共同价值观和战略的国家间的凝聚力,建立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也即“亚洲北约”。然而,美国的意图现阶段未必能够得到其他三国的附和与赞同,虽然它们都有着共同的遏制中国的目的,此次对话会没有发表共同声明亦表明这点。

“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SD)是美日澳印四国建立的一个非正式战略论坛。2007年由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议,当时是日美澳的三方对话,印度后来才被拉入。“三方战略对话”初衷并非是要针对中国建立一个安全联盟,而是要在全球落实反恐战略,尽管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希望美国维持对亚太地区的战略承诺。13年来,QSD对话断断续续,期间澳大利亚在陆克文执政时还一度退出对话,印度加入时对针对中国也不感兴趣,很长时间QSD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直至2017年12月复活,当年在东盟峰会后举行了四国首脑的首次对话,针对中国的意味明显强化,但用国际媒体的话说,除了制衡北京,也有约束华盛顿的用意,因为美国的诸多盟友都不确定特朗普政府有多靠谱。

虽然四国在QSD的名义下也开展了一些军事安全方面的合作,例如举行“马拉巴尔军演”,但迄今仍是一个非正式和不定期的对话机制,离蓬佩奥希望的制度化还有很长距离,至于把亚太周边的国家拉进来,组成一个围堵中国的包围圈,现在还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和设想。

那么在不太远的未来,QSD能不能发展成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取决于三方面的状况,一是现有四国特别是除美国外的日印澳的意愿和意志;二是亚太周边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加入QSD来围堵中国;三是中国的反应。这三方面又互为因果和互相强化,其中,中国对上述国家的态度和做法某种程度起主导作用,而非美国。换言之,中国是否让它们感受威胁,而且觉得这种威胁是实在的,会对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带来很大破坏,倘若中国的态度和做法让它们中的多数做出了这个判断,那就很难避免“亚洲北约”的形成,否则,即使美国怎么再胁迫这些国家,都不大可能。

要说明这点,不妨简单回顾北约的出现和今天的状况。美国之所以组建北约,是为了防范和抗衡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欧洲的扩张,阻止共产极权制度对自由世界的侵入。二战后,美苏在欧洲划分势力范围,形成了两大阵营的对抗,由于欧洲受到战争摧残,无力保护自己,抵抗苏联的军事入侵,来自美国的军事保护就至关重要。所以在1949年由美国牵头,联合英法意等12国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成立北约,行使集体防务权,作为当时美国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的一部分。北约在整个冷战时期,在地缘政治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确保了欧洲的集体安全。

按理,在苏东解体、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崩溃后,作为冷战工具的北约也应解散或转型,但它反而向东扩张,将原东欧国家和从苏联分离出来的一些国家吸收进来,逼近俄罗斯的家门口,变成了一个不再承袭意识形态使命的纯粹的防堵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工具。因为俄罗斯虽然国力衰减,但它毕竟接续了苏联红色帝国的庞大军事遗产,从军力上来说,欧洲国家都不是它的对手。若没有北约保护,欧洲会承受俄罗斯的地缘战略压力,冷战后的欧洲地缘政治版图或许会有改变。尽管如此,今天的北约并未阻碍欧洲国家和俄罗斯发展除军事外的正常国家关系,包括一定的政治关系,双方的经贸和文化往来也未受北约太大影响,这和冷战时期有很大区别。

从北约的前世今生看,是否有必要在东亚复制它的翻版?一旦在中国周边建立了亚洲版的集体防务体系,中国势必会大大增强对这些国家的敌意,双方之间的关系就类似于冷战时期北约和苏联的关系,而不会是现在的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对北约的敌意虽然不如苏联时期强烈,但主要是因为它们之间已经存在半个世纪之久,已经相互适应了各自的“脾气”,且俄罗斯的国家制度总体上和西方并不有太大冲突,尽管普京政权被西方看作独裁体制。但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制度和西方根本有别,更要提醒的是,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会被中国看作明目张胆遏制中国的发展,阻止中国实现某些不能不做的目标,例如统一台湾。因此中国必然会对参加“亚洲北约”的国家做出强烈的反制。从而东亚反而不可能有“亚洲北约”要实现的目标——集体安全。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显然不是1949年的苏联,它早已没有雄心要在全球推销自己的价值观和模式,虽然官方过去也会高调宣传中国模式的价值,但它清楚,中国的这套发展模式和价值体系是其他国家学不来,也不会学的,它只适应中国,移植到其他国家就不灵了。今天的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双边关系和当年的苏联同东欧国家的关系不同,后者是解放和被解放的关系,东欧国家不管愿不愿意,受苏联的“军事保护”,这是一种不平等的卫星国关系,东欧国家没有选择和退出的余地。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显然不是这样。虽然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壮大,它们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压力,这种压力可能还包含着中国外交某种意义上的“盛气凌人”产生的不愉快,但此种具体外交行为的“盛气凌人”跟东欧国家对苏联基于不平等和无选择权而导致的压力,在性质上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事物,没有可比性。中国今后会不会以自己的强势或霸权向周边弱小国家施压谋取国家利益?理论上当然不排除,但即便如此,这和当年的苏联东欧国家的关系还是有性质和程度的不同。

换言之,今日的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地缘政治状况同冷战时期的欧洲有本质区别,中国不可能像苏联一样,以军事威胁,组建自己的卫星国,然后再去威胁西方自由民主体制。中国没有军事扩张的野心,它的“野心”仅限于收回台湾以及在有争议的领土上保证不吃亏或吃太大的亏。外界现在感受到的中国压力,包括美国认为的中国共产体制对自由世界的渗透,更多是通过经济和市场的力量传导的。中国现在实行的这套制度是附着在经济和市场之上的,因此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中国有意识地借助经济和市场力量推广自己的模式和价值观。或许某段时间中国也这么做过,但在受到外界的反弹后它应该明白要把自己的价值和模式向外输出很难,甚至根本做不到。

故此,站在东亚其他国家的立场,不会因为仅仅来自中国的经济和市场压力就要加入美国组建的“亚洲北约”,在政治和军事上对抗中国,它们清楚这样做的代价太大,那就真成了中国的敌人,反而得不到所要的国家安全。何况现在事情远没到这种不得不选边站的地步。一些国家虽然和中国有领土争端,但如果中国不以武力相逼,它们也没有必要做出这个非黑即白的选择。考虑东亚周边国家多数和中国有密切的贸易和人员往来,让它们为了价值观牺牲经济加入围堵中国的“亚洲北约”更不可能,还会进一步使得自己的国土更不安全。

具体而言,韩国、朝鲜、蒙古、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以及东盟除菲律宾外的国家都不大可能参加“亚洲北约”。仅举韩国、越南和菲律宾来分析。韩国虽然是美国盟友,但鉴于朝鲜问题需要中国帮助以及韩国经济高度依赖中国,它不可能站在美国一边对抗中国。越南也不会,虽然越南和中国在南海有争端,处处防范中国,然而越共非常清楚,倘若中国在“亚洲北约”的围堵下倒下去了,下一个被收拾的可能就是它,因此越南再怎么对中国不满,确保政权安全会成为越共首选。菲律宾在目前杜特尔特当政的情况下不会随美起舞,但如果换了一个亲美人士做总统,由于有南海争端就难说。极端情形下美国胁迫这些国家选边站,至少还可保证朝鲜、缅甸、越南、巴基斯坦、柬埔寨等不会选择美国。东亚地区最有可能加入美国“亚洲北约”阵营的是台湾。

从“四方安全对话”的日印澳三国来说,日本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的问题,如果美国施压太大,有可能帮美国组建“亚洲北约”;澳大利亚虽然和中国没有地缘政治冲突,但由于和美国盟友的关系以及目前同中国的此种状况,亦很可能加入。然而这两国都和中国有密切的经贸往来,尤其是澳大利亚,它的经济繁荣和中国息息相关,因此,在美国现有的压力下,是不会公开协助美国在军事上对抗中国的。印度的情况比较难讲,若它和中国的边界对峙进一步恶化,很大可能会公开倒向美国,成为美国制华的马前卒,乃至不排除和中国打一场代理人战争。

前面说到了东亚周边国家对“亚洲北约”的态度也受中国对它们态度的影响,甚至中国与它们的关系对它们是否加入“亚洲北约”起着决定作用。然而正考虑这一点,中国不会主动火上浇油,以大欺小,恶化同它们的关系,将它们推上自己的对立面。相反,中国很可能会是在不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事情上,该让步的时候让步,对它们用胡萝卜而非大棒进行安抚,防止它们不被美国利用。即使不得已,也可能只是惩罚个别的挑头国家,而不会打击一大帮。对日印澳,中国也会区别对待,能够分化它们和美国的关系就尽量分化。

可见,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围堵中国,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然而,让多数亚洲国家不得不选边站的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尽管如此,中国也无法高兴,因为仅仅“四方安全对话”成为一个松散的联盟,对中国也将构成很大的地缘政治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而这种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初在日本举行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被舆论广泛看作针对中国的建立“亚洲北约”的尝试。这个看法不能说完全不对,至少就美国而言,有这样的打算。在“四方对话”结束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日本媒体专访时表示,美国希望将美日印澳四国的合作制度化,将其进一步扩大到周边其他国家,从而建立印太多边安保框架,强化具有共同价值观和战略的国家间的凝聚力,建立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也即“亚洲北约”。然而,美国的意图现阶段未必能够得到其他三国的附和与赞同,虽然它们都有着共同的遏制中国的目的,此次对话会没有发表共同声明亦表明这点。

“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SD)是美日澳印四国建立的一个非正式战略论坛。2007年由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议,当时是日美澳的三方对话,印度后来才被拉入。“三方战略对话”初衷并非是要针对中国建立一个安全联盟,而是要在全球落实反恐战略,尽管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希望美国维持对亚太地区的战略承诺。13年来,QSD对话断断续续,期间澳大利亚在陆克文执政时还一度退出对话,印度加入时对针对中国也不感兴趣,很长时间QSD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直至2017年12月复活,当年在东盟峰会后举行了四国首脑的首次对话,针对中国的意味明显强化,但用国际媒体的话说,除了制衡北京,也有约束华盛顿的用意,因为美国的诸多盟友都不确定特朗普政府有多靠谱。

虽然四国在QSD的名义下也开展了一些军事安全方面的合作,例如举行“马拉巴尔军演”,但迄今仍是一个非正式和不定期的对话机制,离蓬佩奥希望的制度化还有很长距离,至于把亚太周边的国家拉进来,组成一个围堵中国的包围圈,现在还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和设想。

那么在不太远的未来,QSD能不能发展成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取决于三方面的状况,一是现有四国特别是除美国外的日印澳的意愿和意志;二是亚太周边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加入QSD来围堵中国;三是中国的反应。这三方面又互为因果和互相强化,其中,中国对上述国家的态度和做法某种程度起主导作用,而非美国。换言之,中国是否让它们感受威胁,而且觉得这种威胁是实在的,会对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带来很大破坏,倘若中国的态度和做法让它们中的多数做出了这个判断,那就很难避免“亚洲北约”的形成,否则,即使美国怎么再胁迫这些国家,都不大可能。

要说明这点,不妨简单回顾北约的出现和今天的状况。美国之所以组建北约,是为了防范和抗衡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欧洲的扩张,阻止共产极权制度对自由世界的侵入。二战后,美苏在欧洲划分势力范围,形成了两大阵营的对抗,由于欧洲受到战争摧残,无力保护自己,抵抗苏联的军事入侵,来自美国的军事保护就至关重要。所以在1949年由美国牵头,联合英法意等12国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成立北约,行使集体防务权,作为当时美国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的一部分。北约在整个冷战时期,在地缘政治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确保了欧洲的集体安全。

按理,在苏东解体、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崩溃后,作为冷战工具的北约也应解散或转型,但它反而向东扩张,将原东欧国家和从苏联分离出来的一些国家吸收进来,逼近俄罗斯的家门口,变成了一个不再承袭意识形态使命的纯粹的防堵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工具。因为俄罗斯虽然国力衰减,但它毕竟接续了苏联红色帝国的庞大军事遗产,从军力上来说,欧洲国家都不是它的对手。若没有北约保护,欧洲会承受俄罗斯的地缘战略压力,冷战后的欧洲地缘政治版图或许会有改变。尽管如此,今天的北约并未阻碍欧洲国家和俄罗斯发展除军事外的正常国家关系,包括一定的政治关系,双方的经贸和文化往来也未受北约太大影响,这和冷战时期有很大区别。

从北约的前世今生看,是否有必要在东亚复制它的翻版?一旦在中国周边建立了亚洲版的集体防务体系,中国势必会大大增强对这些国家的敌意,双方之间的关系就类似于冷战时期北约和苏联的关系,而不会是现在的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对北约的敌意虽然不如苏联时期强烈,但主要是因为它们之间已经存在半个世纪之久,已经相互适应了各自的“脾气”,且俄罗斯的国家制度总体上和西方并不有太大冲突,尽管普京政权被西方看作独裁体制。但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制度和西方根本有别,更要提醒的是,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会被中国看作明目张胆遏制中国的发展,阻止中国实现某些不能不做的目标,例如统一台湾。因此中国必然会对参加“亚洲北约”的国家做出强烈的反制。从而东亚反而不可能有“亚洲北约”要实现的目标——集体安全。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显然不是1949年的苏联,它早已没有雄心要在全球推销自己的价值观和模式,虽然官方过去也会高调宣传中国模式的价值,但它清楚,中国的这套发展模式和价值体系是其他国家学不来,也不会学的,它只适应中国,移植到其他国家就不灵了。今天的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双边关系和当年的苏联同东欧国家的关系不同,后者是解放和被解放的关系,东欧国家不管愿不愿意,受苏联的“军事保护”,这是一种不平等的卫星国关系,东欧国家没有选择和退出的余地。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显然不是这样。虽然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壮大,它们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压力,这种压力可能还包含着中国外交某种意义上的“盛气凌人”产生的不愉快,但此种具体外交行为的“盛气凌人”跟东欧国家对苏联基于不平等和无选择权而导致的压力,在性质上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事物,没有可比性。中国今后会不会以自己的强势或霸权向周边弱小国家施压谋取国家利益?理论上当然不排除,但即便如此,这和当年的苏联东欧国家的关系还是有性质和程度的不同。

换言之,今日的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地缘政治状况同冷战时期的欧洲有本质区别,中国不可能像苏联一样,以军事威胁,组建自己的卫星国,然后再去威胁西方自由民主体制。中国没有军事扩张的野心,它的“野心”仅限于收回台湾以及在有争议的领土上保证不吃亏或吃太大的亏。外界现在感受到的中国压力,包括美国认为的中国共产体制对自由世界的渗透,更多是通过经济和市场的力量传导的。中国现在实行的这套制度是附着在经济和市场之上的,因此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中国有意识地借助经济和市场力量推广自己的模式和价值观。或许某段时间中国也这么做过,但在受到外界的反弹后它应该明白要把自己的价值和模式向外输出很难,甚至根本做不到。

故此,站在东亚其他国家的立场,不会因为仅仅来自中国的经济和市场压力就要加入美国组建的“亚洲北约”,在政治和军事上对抗中国,它们清楚这样做的代价太大,那就真成了中国的敌人,反而得不到所要的国家安全。何况现在事情远没到这种不得不选边站的地步。一些国家虽然和中国有领土争端,但如果中国不以武力相逼,它们也没有必要做出这个非黑即白的选择。考虑东亚周边国家多数和中国有密切的贸易和人员往来,让它们为了价值观牺牲经济加入围堵中国的“亚洲北约”更不可能,还会进一步使得自己的国土更不安全。

具体而言,韩国、朝鲜、蒙古、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以及东盟除菲律宾外的国家都不大可能参加“亚洲北约”。仅举韩国、越南和菲律宾来分析。韩国虽然是美国盟友,但鉴于朝鲜问题需要中国帮助以及韩国经济高度依赖中国,它不可能站在美国一边对抗中国。越南也不会,虽然越南和中国在南海有争端,处处防范中国,然而越共非常清楚,倘若中国在“亚洲北约”的围堵下倒下去了,下一个被收拾的可能就是它,因此越南再怎么对中国不满,确保政权安全会成为越共首选。菲律宾在目前杜特尔特当政的情况下不会随美起舞,但如果换了一个亲美人士做总统,由于有南海争端就难说。极端情形下美国胁迫这些国家选边站,至少还可保证朝鲜、缅甸、越南、巴基斯坦、柬埔寨等不会选择美国。东亚地区最有可能加入美国“亚洲北约”阵营的是台湾。

从“四方安全对话”的日印澳三国来说,日本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的问题,如果美国施压太大,有可能帮美国组建“亚洲北约”;澳大利亚虽然和中国没有地缘政治冲突,但由于和美国盟友的关系以及目前同中国的此种状况,亦很可能加入。然而这两国都和中国有密切的经贸往来,尤其是澳大利亚,它的经济繁荣和中国息息相关,因此,在美国现有的压力下,是不会公开协助美国在军事上对抗中国的。印度的情况比较难讲,若它和中国的边界对峙进一步恶化,很大可能会公开倒向美国,成为美国制华的马前卒,乃至不排除和中国打一场代理人战争。

前面说到了东亚周边国家对“亚洲北约”的态度也受中国对它们态度的影响,甚至中国与它们的关系对它们是否加入“亚洲北约”起着决定作用。然而正考虑这一点,中国不会主动火上浇油,以大欺小,恶化同它们的关系,将它们推上自己的对立面。相反,中国很可能会是在不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事情上,该让步的时候让步,对它们用胡萝卜而非大棒进行安抚,防止它们不被美国利用。即使不得已,也可能只是惩罚个别的挑头国家,而不会打击一大帮。对日印澳,中国也会区别对待,能够分化它们和美国的关系就尽量分化。

可见,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围堵中国,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然而,让多数亚洲国家不得不选边站的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尽管如此,中国也无法高兴,因为仅仅“四方安全对话”成为一个松散的联盟,对中国也将构成很大的地缘政治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亚洲北约”能建成吗?

发布日期:2020-10-23 05:15
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而这种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初在日本举行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被舆论广泛看作针对中国的建立“亚洲北约”的尝试。这个看法不能说完全不对,至少就美国而言,有这样的打算。在“四方对话”结束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日本媒体专访时表示,美国希望将美日印澳四国的合作制度化,将其进一步扩大到周边其他国家,从而建立印太多边安保框架,强化具有共同价值观和战略的国家间的凝聚力,建立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也即“亚洲北约”。然而,美国的意图现阶段未必能够得到其他三国的附和与赞同,虽然它们都有着共同的遏制中国的目的,此次对话会没有发表共同声明亦表明这点。

“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SD)是美日澳印四国建立的一个非正式战略论坛。2007年由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议,当时是日美澳的三方对话,印度后来才被拉入。“三方战略对话”初衷并非是要针对中国建立一个安全联盟,而是要在全球落实反恐战略,尽管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希望美国维持对亚太地区的战略承诺。13年来,QSD对话断断续续,期间澳大利亚在陆克文执政时还一度退出对话,印度加入时对针对中国也不感兴趣,很长时间QSD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直至2017年12月复活,当年在东盟峰会后举行了四国首脑的首次对话,针对中国的意味明显强化,但用国际媒体的话说,除了制衡北京,也有约束华盛顿的用意,因为美国的诸多盟友都不确定特朗普政府有多靠谱。

虽然四国在QSD的名义下也开展了一些军事安全方面的合作,例如举行“马拉巴尔军演”,但迄今仍是一个非正式和不定期的对话机制,离蓬佩奥希望的制度化还有很长距离,至于把亚太周边的国家拉进来,组成一个围堵中国的包围圈,现在还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和设想。

那么在不太远的未来,QSD能不能发展成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取决于三方面的状况,一是现有四国特别是除美国外的日印澳的意愿和意志;二是亚太周边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加入QSD来围堵中国;三是中国的反应。这三方面又互为因果和互相强化,其中,中国对上述国家的态度和做法某种程度起主导作用,而非美国。换言之,中国是否让它们感受威胁,而且觉得这种威胁是实在的,会对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带来很大破坏,倘若中国的态度和做法让它们中的多数做出了这个判断,那就很难避免“亚洲北约”的形成,否则,即使美国怎么再胁迫这些国家,都不大可能。

要说明这点,不妨简单回顾北约的出现和今天的状况。美国之所以组建北约,是为了防范和抗衡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欧洲的扩张,阻止共产极权制度对自由世界的侵入。二战后,美苏在欧洲划分势力范围,形成了两大阵营的对抗,由于欧洲受到战争摧残,无力保护自己,抵抗苏联的军事入侵,来自美国的军事保护就至关重要。所以在1949年由美国牵头,联合英法意等12国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成立北约,行使集体防务权,作为当时美国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的一部分。北约在整个冷战时期,在地缘政治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确保了欧洲的集体安全。

按理,在苏东解体、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崩溃后,作为冷战工具的北约也应解散或转型,但它反而向东扩张,将原东欧国家和从苏联分离出来的一些国家吸收进来,逼近俄罗斯的家门口,变成了一个不再承袭意识形态使命的纯粹的防堵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工具。因为俄罗斯虽然国力衰减,但它毕竟接续了苏联红色帝国的庞大军事遗产,从军力上来说,欧洲国家都不是它的对手。若没有北约保护,欧洲会承受俄罗斯的地缘战略压力,冷战后的欧洲地缘政治版图或许会有改变。尽管如此,今天的北约并未阻碍欧洲国家和俄罗斯发展除军事外的正常国家关系,包括一定的政治关系,双方的经贸和文化往来也未受北约太大影响,这和冷战时期有很大区别。

从北约的前世今生看,是否有必要在东亚复制它的翻版?一旦在中国周边建立了亚洲版的集体防务体系,中国势必会大大增强对这些国家的敌意,双方之间的关系就类似于冷战时期北约和苏联的关系,而不会是现在的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对北约的敌意虽然不如苏联时期强烈,但主要是因为它们之间已经存在半个世纪之久,已经相互适应了各自的“脾气”,且俄罗斯的国家制度总体上和西方并不有太大冲突,尽管普京政权被西方看作独裁体制。但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制度和西方根本有别,更要提醒的是,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会被中国看作明目张胆遏制中国的发展,阻止中国实现某些不能不做的目标,例如统一台湾。因此中国必然会对参加“亚洲北约”的国家做出强烈的反制。从而东亚反而不可能有“亚洲北约”要实现的目标——集体安全。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显然不是1949年的苏联,它早已没有雄心要在全球推销自己的价值观和模式,虽然官方过去也会高调宣传中国模式的价值,但它清楚,中国的这套发展模式和价值体系是其他国家学不来,也不会学的,它只适应中国,移植到其他国家就不灵了。今天的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双边关系和当年的苏联同东欧国家的关系不同,后者是解放和被解放的关系,东欧国家不管愿不愿意,受苏联的“军事保护”,这是一种不平等的卫星国关系,东欧国家没有选择和退出的余地。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显然不是这样。虽然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壮大,它们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压力,这种压力可能还包含着中国外交某种意义上的“盛气凌人”产生的不愉快,但此种具体外交行为的“盛气凌人”跟东欧国家对苏联基于不平等和无选择权而导致的压力,在性质上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事物,没有可比性。中国今后会不会以自己的强势或霸权向周边弱小国家施压谋取国家利益?理论上当然不排除,但即便如此,这和当年的苏联东欧国家的关系还是有性质和程度的不同。

换言之,今日的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地缘政治状况同冷战时期的欧洲有本质区别,中国不可能像苏联一样,以军事威胁,组建自己的卫星国,然后再去威胁西方自由民主体制。中国没有军事扩张的野心,它的“野心”仅限于收回台湾以及在有争议的领土上保证不吃亏或吃太大的亏。外界现在感受到的中国压力,包括美国认为的中国共产体制对自由世界的渗透,更多是通过经济和市场的力量传导的。中国现在实行的这套制度是附着在经济和市场之上的,因此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中国有意识地借助经济和市场力量推广自己的模式和价值观。或许某段时间中国也这么做过,但在受到外界的反弹后它应该明白要把自己的价值和模式向外输出很难,甚至根本做不到。

故此,站在东亚其他国家的立场,不会因为仅仅来自中国的经济和市场压力就要加入美国组建的“亚洲北约”,在政治和军事上对抗中国,它们清楚这样做的代价太大,那就真成了中国的敌人,反而得不到所要的国家安全。何况现在事情远没到这种不得不选边站的地步。一些国家虽然和中国有领土争端,但如果中国不以武力相逼,它们也没有必要做出这个非黑即白的选择。考虑东亚周边国家多数和中国有密切的贸易和人员往来,让它们为了价值观牺牲经济加入围堵中国的“亚洲北约”更不可能,还会进一步使得自己的国土更不安全。

具体而言,韩国、朝鲜、蒙古、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以及东盟除菲律宾外的国家都不大可能参加“亚洲北约”。仅举韩国、越南和菲律宾来分析。韩国虽然是美国盟友,但鉴于朝鲜问题需要中国帮助以及韩国经济高度依赖中国,它不可能站在美国一边对抗中国。越南也不会,虽然越南和中国在南海有争端,处处防范中国,然而越共非常清楚,倘若中国在“亚洲北约”的围堵下倒下去了,下一个被收拾的可能就是它,因此越南再怎么对中国不满,确保政权安全会成为越共首选。菲律宾在目前杜特尔特当政的情况下不会随美起舞,但如果换了一个亲美人士做总统,由于有南海争端就难说。极端情形下美国胁迫这些国家选边站,至少还可保证朝鲜、缅甸、越南、巴基斯坦、柬埔寨等不会选择美国。东亚地区最有可能加入美国“亚洲北约”阵营的是台湾。

从“四方安全对话”的日印澳三国来说,日本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的问题,如果美国施压太大,有可能帮美国组建“亚洲北约”;澳大利亚虽然和中国没有地缘政治冲突,但由于和美国盟友的关系以及目前同中国的此种状况,亦很可能加入。然而这两国都和中国有密切的经贸往来,尤其是澳大利亚,它的经济繁荣和中国息息相关,因此,在美国现有的压力下,是不会公开协助美国在军事上对抗中国的。印度的情况比较难讲,若它和中国的边界对峙进一步恶化,很大可能会公开倒向美国,成为美国制华的马前卒,乃至不排除和中国打一场代理人战争。

前面说到了东亚周边国家对“亚洲北约”的态度也受中国对它们态度的影响,甚至中国与它们的关系对它们是否加入“亚洲北约”起着决定作用。然而正考虑这一点,中国不会主动火上浇油,以大欺小,恶化同它们的关系,将它们推上自己的对立面。相反,中国很可能会是在不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事情上,该让步的时候让步,对它们用胡萝卜而非大棒进行安抚,防止它们不被美国利用。即使不得已,也可能只是惩罚个别的挑头国家,而不会打击一大帮。对日印澳,中国也会区别对待,能够分化它们和美国的关系就尽量分化。

可见,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围堵中国,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然而,让多数亚洲国家不得不选边站的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尽管如此,中国也无法高兴,因为仅仅“四方安全对话”成为一个松散的联盟,对中国也将构成很大的地缘政治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而这种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初在日本举行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被舆论广泛看作针对中国的建立“亚洲北约”的尝试。这个看法不能说完全不对,至少就美国而言,有这样的打算。在“四方对话”结束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日本媒体专访时表示,美国希望将美日印澳四国的合作制度化,将其进一步扩大到周边其他国家,从而建立印太多边安保框架,强化具有共同价值观和战略的国家间的凝聚力,建立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也即“亚洲北约”。然而,美国的意图现阶段未必能够得到其他三国的附和与赞同,虽然它们都有着共同的遏制中国的目的,此次对话会没有发表共同声明亦表明这点。

“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SD)是美日澳印四国建立的一个非正式战略论坛。2007年由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议,当时是日美澳的三方对话,印度后来才被拉入。“三方战略对话”初衷并非是要针对中国建立一个安全联盟,而是要在全球落实反恐战略,尽管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希望美国维持对亚太地区的战略承诺。13年来,QSD对话断断续续,期间澳大利亚在陆克文执政时还一度退出对话,印度加入时对针对中国也不感兴趣,很长时间QSD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直至2017年12月复活,当年在东盟峰会后举行了四国首脑的首次对话,针对中国的意味明显强化,但用国际媒体的话说,除了制衡北京,也有约束华盛顿的用意,因为美国的诸多盟友都不确定特朗普政府有多靠谱。

虽然四国在QSD的名义下也开展了一些军事安全方面的合作,例如举行“马拉巴尔军演”,但迄今仍是一个非正式和不定期的对话机制,离蓬佩奥希望的制度化还有很长距离,至于把亚太周边的国家拉进来,组成一个围堵中国的包围圈,现在还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和设想。

那么在不太远的未来,QSD能不能发展成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取决于三方面的状况,一是现有四国特别是除美国外的日印澳的意愿和意志;二是亚太周边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加入QSD来围堵中国;三是中国的反应。这三方面又互为因果和互相强化,其中,中国对上述国家的态度和做法某种程度起主导作用,而非美国。换言之,中国是否让它们感受威胁,而且觉得这种威胁是实在的,会对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带来很大破坏,倘若中国的态度和做法让它们中的多数做出了这个判断,那就很难避免“亚洲北约”的形成,否则,即使美国怎么再胁迫这些国家,都不大可能。

要说明这点,不妨简单回顾北约的出现和今天的状况。美国之所以组建北约,是为了防范和抗衡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欧洲的扩张,阻止共产极权制度对自由世界的侵入。二战后,美苏在欧洲划分势力范围,形成了两大阵营的对抗,由于欧洲受到战争摧残,无力保护自己,抵抗苏联的军事入侵,来自美国的军事保护就至关重要。所以在1949年由美国牵头,联合英法意等12国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成立北约,行使集体防务权,作为当时美国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的一部分。北约在整个冷战时期,在地缘政治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确保了欧洲的集体安全。

按理,在苏东解体、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崩溃后,作为冷战工具的北约也应解散或转型,但它反而向东扩张,将原东欧国家和从苏联分离出来的一些国家吸收进来,逼近俄罗斯的家门口,变成了一个不再承袭意识形态使命的纯粹的防堵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工具。因为俄罗斯虽然国力衰减,但它毕竟接续了苏联红色帝国的庞大军事遗产,从军力上来说,欧洲国家都不是它的对手。若没有北约保护,欧洲会承受俄罗斯的地缘战略压力,冷战后的欧洲地缘政治版图或许会有改变。尽管如此,今天的北约并未阻碍欧洲国家和俄罗斯发展除军事外的正常国家关系,包括一定的政治关系,双方的经贸和文化往来也未受北约太大影响,这和冷战时期有很大区别。

从北约的前世今生看,是否有必要在东亚复制它的翻版?一旦在中国周边建立了亚洲版的集体防务体系,中国势必会大大增强对这些国家的敌意,双方之间的关系就类似于冷战时期北约和苏联的关系,而不会是现在的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对北约的敌意虽然不如苏联时期强烈,但主要是因为它们之间已经存在半个世纪之久,已经相互适应了各自的“脾气”,且俄罗斯的国家制度总体上和西方并不有太大冲突,尽管普京政权被西方看作独裁体制。但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制度和西方根本有别,更要提醒的是,针对中国的“亚洲北约”会被中国看作明目张胆遏制中国的发展,阻止中国实现某些不能不做的目标,例如统一台湾。因此中国必然会对参加“亚洲北约”的国家做出强烈的反制。从而东亚反而不可能有“亚洲北约”要实现的目标——集体安全。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显然不是1949年的苏联,它早已没有雄心要在全球推销自己的价值观和模式,虽然官方过去也会高调宣传中国模式的价值,但它清楚,中国的这套发展模式和价值体系是其他国家学不来,也不会学的,它只适应中国,移植到其他国家就不灵了。今天的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双边关系和当年的苏联同东欧国家的关系不同,后者是解放和被解放的关系,东欧国家不管愿不愿意,受苏联的“军事保护”,这是一种不平等的卫星国关系,东欧国家没有选择和退出的余地。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显然不是这样。虽然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壮大,它们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压力,这种压力可能还包含着中国外交某种意义上的“盛气凌人”产生的不愉快,但此种具体外交行为的“盛气凌人”跟东欧国家对苏联基于不平等和无选择权而导致的压力,在性质上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事物,没有可比性。中国今后会不会以自己的强势或霸权向周边弱小国家施压谋取国家利益?理论上当然不排除,但即便如此,这和当年的苏联东欧国家的关系还是有性质和程度的不同。

换言之,今日的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地缘政治状况同冷战时期的欧洲有本质区别,中国不可能像苏联一样,以军事威胁,组建自己的卫星国,然后再去威胁西方自由民主体制。中国没有军事扩张的野心,它的“野心”仅限于收回台湾以及在有争议的领土上保证不吃亏或吃太大的亏。外界现在感受到的中国压力,包括美国认为的中国共产体制对自由世界的渗透,更多是通过经济和市场的力量传导的。中国现在实行的这套制度是附着在经济和市场之上的,因此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中国有意识地借助经济和市场力量推广自己的模式和价值观。或许某段时间中国也这么做过,但在受到外界的反弹后它应该明白要把自己的价值和模式向外输出很难,甚至根本做不到。

故此,站在东亚其他国家的立场,不会因为仅仅来自中国的经济和市场压力就要加入美国组建的“亚洲北约”,在政治和军事上对抗中国,它们清楚这样做的代价太大,那就真成了中国的敌人,反而得不到所要的国家安全。何况现在事情远没到这种不得不选边站的地步。一些国家虽然和中国有领土争端,但如果中国不以武力相逼,它们也没有必要做出这个非黑即白的选择。考虑东亚周边国家多数和中国有密切的贸易和人员往来,让它们为了价值观牺牲经济加入围堵中国的“亚洲北约”更不可能,还会进一步使得自己的国土更不安全。

具体而言,韩国、朝鲜、蒙古、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以及东盟除菲律宾外的国家都不大可能参加“亚洲北约”。仅举韩国、越南和菲律宾来分析。韩国虽然是美国盟友,但鉴于朝鲜问题需要中国帮助以及韩国经济高度依赖中国,它不可能站在美国一边对抗中国。越南也不会,虽然越南和中国在南海有争端,处处防范中国,然而越共非常清楚,倘若中国在“亚洲北约”的围堵下倒下去了,下一个被收拾的可能就是它,因此越南再怎么对中国不满,确保政权安全会成为越共首选。菲律宾在目前杜特尔特当政的情况下不会随美起舞,但如果换了一个亲美人士做总统,由于有南海争端就难说。极端情形下美国胁迫这些国家选边站,至少还可保证朝鲜、缅甸、越南、巴基斯坦、柬埔寨等不会选择美国。东亚地区最有可能加入美国“亚洲北约”阵营的是台湾。

从“四方安全对话”的日印澳三国来说,日本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的问题,如果美国施压太大,有可能帮美国组建“亚洲北约”;澳大利亚虽然和中国没有地缘政治冲突,但由于和美国盟友的关系以及目前同中国的此种状况,亦很可能加入。然而这两国都和中国有密切的经贸往来,尤其是澳大利亚,它的经济繁荣和中国息息相关,因此,在美国现有的压力下,是不会公开协助美国在军事上对抗中国的。印度的情况比较难讲,若它和中国的边界对峙进一步恶化,很大可能会公开倒向美国,成为美国制华的马前卒,乃至不排除和中国打一场代理人战争。

前面说到了东亚周边国家对“亚洲北约”的态度也受中国对它们态度的影响,甚至中国与它们的关系对它们是否加入“亚洲北约”起着决定作用。然而正考虑这一点,中国不会主动火上浇油,以大欺小,恶化同它们的关系,将它们推上自己的对立面。相反,中国很可能会是在不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事情上,该让步的时候让步,对它们用胡萝卜而非大棒进行安抚,防止它们不被美国利用。即使不得已,也可能只是惩罚个别的挑头国家,而不会打击一大帮。对日印澳,中国也会区别对待,能够分化它们和美国的关系就尽量分化。

可见,美国要想建成“亚洲北约”围堵中国,实际很难,除非在某种极端情况下,然而,让多数亚洲国家不得不选边站的极端情形在现实政治中基本可以排除。尽管如此,中国也无法高兴,因为仅仅“四方安全对话”成为一个松散的联盟,对中国也将构成很大的地缘政治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