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嘲笑弱者,是因为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而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我要去体验搬砖小妹的一天,我瞒着家里人潜入自家的建筑项目。现场所有人不知道我是集团大小姐。”近日,富二代曹译文的一则视频引来了愤怒。这段视频的标题是,《累吗?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从这个标题就不难看出,视频对普通打工者的轻佻、冒犯,以及想故意调动愤怒的目的。

曹自己名下就有两家公司,都是文化类、IP类的,也有聚集网红的MCN类业务。她亲自上台,不像“拼团名媛”那样拼酒店拼下午茶,以“实力”赢得粉丝。以财富吸引粉丝,这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很效。这么做既收获虚荣又能带来流量赚钱,何乐不为?

曹的整个角色,都是朝着建立反差、调动情绪去的。讽刺的是,她能高效的调动情绪,正是她所接受的政治课本的教育,即便她从小出国读书,也仍然浸淫在这个语境中,她熟悉这个语境,驾轻就熟。她在不断强调大小姐身份的同时,能自然而然的顺口说出“工头的评价,都带着资本主义的酸臭味”。

曹的行为只是整个社会趋势中的一个显例。这个趋势就是,社交媒体时代不仅会放大贫富差距,而且富人似乎会有意识享受其中的虚荣,毫无禁忌。

社会的真实基尼系数与感受的基尼系数,其实并不相同。很多人回忆过去,觉得那是一个很平等的时代。但实际上,那时农民、城市居民以及社会各基层的差异非常大,但由于相互隔绝,所以感知到的基尼系数小于实际基尼系数。

在当下社交媒体时代,网络把各阶层都曝光在一个大广场中,聚光灯之下,顶层光鲜亮丽的一面更加突出,以前那种各自隔绝的状况不复存在。

如果有作为一个阶层的整体自觉的话,那么,就会形成某些话不该说,那些事不该自我曝光的禁忌。但是这种集体有意识从来都是极难之事。相反,在社交媒体上炫富,收获羡之声,享受虚荣似乎才是理所当然。甚至刻意冒犯、制造噱头才是生财之道。低调收敛反而成了锦衣夜行的傻瓜。

社会对此也似乎很宽容。

在引来批评后,曹译文有过道歉,但仅仅一个道歉就足够了吗?她还需要为的言行付出一定的代价,去扭转自己的形象吗?目前,曹译文在微博、B站等平台的粉丝有238万,虽然现在已经删掉了所有博文与视频,但账号仍然正常。显然比起中国的诸多禁忌,冒犯打工人算不了什么。

事情发生后,有官方评论,但着眼点却落在了“平台把关不严上”,但即便如此,微博上仍然可以看到很多相关评论,媒体的报导也很多,可以说,作为刷屏热点的初始启动是足够了,但实际上,社交媒体中热度并不高。甚至这种具有深远社会意义、甚至应该带有愤怒的事件,远远赶不上清华的一桩性骚扰冤案引发的关注。

虽然我觉得中国民间舆论,不该如此宽容这种虚荣,宽容这种残忍,但是我能明白它的原因所在。

可以称之为戾气十足的中国民间舆论,不是第一个次在这个方面显示自己的大度与宽容。

2015年4月, 雷军在印度的小米发布会上用发音不准的中式英语英文演讲,一句 “Are you ok?”成为当时网上的热梗。随后,王思聪发微博炮轰:“其实英语不好的企业家我真建议你们就干脆别出国丢这个脸了。”雷军大度的表示,主要是想娱乐一下印度米粉,没想到全国人民都笑了,并表示应该把英文学好,不让大家失望。随后王思聪删除微博,并第一次在微博中向被他炮轰的对象道歉。

但王思聪似乎没有必要对另外12.5亿沙雕道歉。

2019年,在某位网络作家以民族自尊心为由,要求减少英语教学的帖子后,王思聪回复了一句: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傻屌。

在学英语的问题上,王思聪的看法是对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负责任的说话。毕竟他冒犯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据2016年底的官方数据,当时全国有效普通护照共有1.2亿本,以后每年增长约1000万,到2019年,大概有1.5亿本护照,其中有些人办了护照还未出国,也就是说,有12.5亿沙雕。

这事当时虽然也闹过一阵子,引来很多批评,但同样不及拼酒店、拼下午茶的小姐姐们招来的恶意。出言不慎当然并不是大事,但一个简单的道歉都不值吗?最终,王思聪没有道歉,舆论似乎也不认为有必要道歉。而至今,王思聪在中国的网络舆论中大致还维持一种正面形象,民间舆论也表现了豁达与宽容。

为什么会这么宽容?

在曹译文之前,一些所谓名媛拼一间酒店、拼一个酒店的下午茶,引来的全网的嘲笑,刷屏数天。现在曹译文的事,其热度和面对的批评的强度乃至恶意,远不及当时。

拼名媛似乎是因为虚荣被全网嘲笑的。其实本质上曹的行为,也是虚荣。是的,这就是虚荣。一个月花掉50万,与一个月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花掉50万,后者,多出的感觉就是“虚荣”。当然,这类虚荣建立在穷者的感叹与哀叹之上,有几分残忍;待到曹译文的这个视频,就不仅仅是建立在钱财之上的虚荣,而是把“穷者撕碎了给你看”这样的一种残忍的虚荣了。与拼名媛不同,这种虚荣是强者的虚荣。从这个角度,不难发现,全网嘲笑拼名媛,真不是因为她们虚荣,而是因为她们弱,是弱者的虚荣。

嘲笑弱者,自然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或者更精确的说,仇富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人们害怕为弱者说话。

在很多中国人的想法中,人似乎只会为自己而鸣,为别人的不平而鸣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所以,当一个人为没有出国的沙雕而鸣不平的时候,那么自己一定是没有出国之人。为拼下午茶的说上几句,一定会被认为没去过五星酒店。同样的,如果有人为工地上打工者不平,发个朋友圈,似乎也会被人联想到这个人自身的经济状况。

这甚至会带来一种“公共性羞辱”——有空发这个贴子,为啥自己不好好挣钱?每天转负能量,心态不积极,难怪挣不到钱。

中国的互联网舆论,大致的画像是,20-40岁之间的中产阶级。如果考虑到意见带动能力,这个阶层的经济地位,大致在人群的前10-20%。这个阶层能有深切感受的,所愤怒的、赞扬的、嘲笑的,才会成为互联网舆论的愤怒、赞扬、嘲笑的热点。这似乎就是那有护照的1.2亿人。

这1.2亿人,有资格嘲笑需要拼下午茶的伪名媛,却远高于在工地打工的工人,感受不到他们的体会,但离曹译文又有着很大距离,并崇拜这种实力。

现在,很多人信奉“你穷你有理?”“穷是因为你懒”“穷是因为不努力”等说法。穷当然不等于天然的具有道德优势,但反过来说,穷在有些事上本就是天然的有理。比如,再穷也该有饭吃,享受有限度的福利,也应该享有尊严。所以,说到底这种宽容的根源在与社会达尔文主义——嘲笑弱者、容忍强者、对弱者的被损害与被侮辱无感。也正因为如此,社会一直宽容者富者在社交媒体上对穷者的消费、乃至侮辱。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曹指向性的消费,不能打动中国舆论。

但曹译文们想不到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不是认命的主义,也不相信来生,而是信奉实力。实力会随时代大潮而变。社会达尔文主义,不但对穷者残酷,硬币还有另一面,那就是一旦情势翻转,富者也无所依。曹译文们不在今天反省,纠正公共形象,或许在将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从这个角度,今天社会舆论基于理性的不宽容,不是仇富,而是让社会少些戾气,让她们合法的财富更长远,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为什么如今炫富不能引发社交媒体刷屏

发布日期:2020-11-23 07:06
摘要:嘲笑弱者,是因为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而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我要去体验搬砖小妹的一天,我瞒着家里人潜入自家的建筑项目。现场所有人不知道我是集团大小姐。”近日,富二代曹译文的一则视频引来了愤怒。这段视频的标题是,《累吗?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从这个标题就不难看出,视频对普通打工者的轻佻、冒犯,以及想故意调动愤怒的目的。

曹自己名下就有两家公司,都是文化类、IP类的,也有聚集网红的MCN类业务。她亲自上台,不像“拼团名媛”那样拼酒店拼下午茶,以“实力”赢得粉丝。以财富吸引粉丝,这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很效。这么做既收获虚荣又能带来流量赚钱,何乐不为?

曹的整个角色,都是朝着建立反差、调动情绪去的。讽刺的是,她能高效的调动情绪,正是她所接受的政治课本的教育,即便她从小出国读书,也仍然浸淫在这个语境中,她熟悉这个语境,驾轻就熟。她在不断强调大小姐身份的同时,能自然而然的顺口说出“工头的评价,都带着资本主义的酸臭味”。

曹的行为只是整个社会趋势中的一个显例。这个趋势就是,社交媒体时代不仅会放大贫富差距,而且富人似乎会有意识享受其中的虚荣,毫无禁忌。

社会的真实基尼系数与感受的基尼系数,其实并不相同。很多人回忆过去,觉得那是一个很平等的时代。但实际上,那时农民、城市居民以及社会各基层的差异非常大,但由于相互隔绝,所以感知到的基尼系数小于实际基尼系数。

在当下社交媒体时代,网络把各阶层都曝光在一个大广场中,聚光灯之下,顶层光鲜亮丽的一面更加突出,以前那种各自隔绝的状况不复存在。

如果有作为一个阶层的整体自觉的话,那么,就会形成某些话不该说,那些事不该自我曝光的禁忌。但是这种集体有意识从来都是极难之事。相反,在社交媒体上炫富,收获羡之声,享受虚荣似乎才是理所当然。甚至刻意冒犯、制造噱头才是生财之道。低调收敛反而成了锦衣夜行的傻瓜。

社会对此也似乎很宽容。

在引来批评后,曹译文有过道歉,但仅仅一个道歉就足够了吗?她还需要为的言行付出一定的代价,去扭转自己的形象吗?目前,曹译文在微博、B站等平台的粉丝有238万,虽然现在已经删掉了所有博文与视频,但账号仍然正常。显然比起中国的诸多禁忌,冒犯打工人算不了什么。

事情发生后,有官方评论,但着眼点却落在了“平台把关不严上”,但即便如此,微博上仍然可以看到很多相关评论,媒体的报导也很多,可以说,作为刷屏热点的初始启动是足够了,但实际上,社交媒体中热度并不高。甚至这种具有深远社会意义、甚至应该带有愤怒的事件,远远赶不上清华的一桩性骚扰冤案引发的关注。

虽然我觉得中国民间舆论,不该如此宽容这种虚荣,宽容这种残忍,但是我能明白它的原因所在。

可以称之为戾气十足的中国民间舆论,不是第一个次在这个方面显示自己的大度与宽容。

2015年4月, 雷军在印度的小米发布会上用发音不准的中式英语英文演讲,一句 “Are you ok?”成为当时网上的热梗。随后,王思聪发微博炮轰:“其实英语不好的企业家我真建议你们就干脆别出国丢这个脸了。”雷军大度的表示,主要是想娱乐一下印度米粉,没想到全国人民都笑了,并表示应该把英文学好,不让大家失望。随后王思聪删除微博,并第一次在微博中向被他炮轰的对象道歉。

但王思聪似乎没有必要对另外12.5亿沙雕道歉。

2019年,在某位网络作家以民族自尊心为由,要求减少英语教学的帖子后,王思聪回复了一句: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傻屌。

在学英语的问题上,王思聪的看法是对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负责任的说话。毕竟他冒犯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据2016年底的官方数据,当时全国有效普通护照共有1.2亿本,以后每年增长约1000万,到2019年,大概有1.5亿本护照,其中有些人办了护照还未出国,也就是说,有12.5亿沙雕。

这事当时虽然也闹过一阵子,引来很多批评,但同样不及拼酒店、拼下午茶的小姐姐们招来的恶意。出言不慎当然并不是大事,但一个简单的道歉都不值吗?最终,王思聪没有道歉,舆论似乎也不认为有必要道歉。而至今,王思聪在中国的网络舆论中大致还维持一种正面形象,民间舆论也表现了豁达与宽容。

为什么会这么宽容?

在曹译文之前,一些所谓名媛拼一间酒店、拼一个酒店的下午茶,引来的全网的嘲笑,刷屏数天。现在曹译文的事,其热度和面对的批评的强度乃至恶意,远不及当时。

拼名媛似乎是因为虚荣被全网嘲笑的。其实本质上曹的行为,也是虚荣。是的,这就是虚荣。一个月花掉50万,与一个月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花掉50万,后者,多出的感觉就是“虚荣”。当然,这类虚荣建立在穷者的感叹与哀叹之上,有几分残忍;待到曹译文的这个视频,就不仅仅是建立在钱财之上的虚荣,而是把“穷者撕碎了给你看”这样的一种残忍的虚荣了。与拼名媛不同,这种虚荣是强者的虚荣。从这个角度,不难发现,全网嘲笑拼名媛,真不是因为她们虚荣,而是因为她们弱,是弱者的虚荣。

嘲笑弱者,自然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或者更精确的说,仇富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人们害怕为弱者说话。

在很多中国人的想法中,人似乎只会为自己而鸣,为别人的不平而鸣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所以,当一个人为没有出国的沙雕而鸣不平的时候,那么自己一定是没有出国之人。为拼下午茶的说上几句,一定会被认为没去过五星酒店。同样的,如果有人为工地上打工者不平,发个朋友圈,似乎也会被人联想到这个人自身的经济状况。

这甚至会带来一种“公共性羞辱”——有空发这个贴子,为啥自己不好好挣钱?每天转负能量,心态不积极,难怪挣不到钱。

中国的互联网舆论,大致的画像是,20-40岁之间的中产阶级。如果考虑到意见带动能力,这个阶层的经济地位,大致在人群的前10-20%。这个阶层能有深切感受的,所愤怒的、赞扬的、嘲笑的,才会成为互联网舆论的愤怒、赞扬、嘲笑的热点。这似乎就是那有护照的1.2亿人。

这1.2亿人,有资格嘲笑需要拼下午茶的伪名媛,却远高于在工地打工的工人,感受不到他们的体会,但离曹译文又有着很大距离,并崇拜这种实力。

现在,很多人信奉“你穷你有理?”“穷是因为你懒”“穷是因为不努力”等说法。穷当然不等于天然的具有道德优势,但反过来说,穷在有些事上本就是天然的有理。比如,再穷也该有饭吃,享受有限度的福利,也应该享有尊严。所以,说到底这种宽容的根源在与社会达尔文主义——嘲笑弱者、容忍强者、对弱者的被损害与被侮辱无感。也正因为如此,社会一直宽容者富者在社交媒体上对穷者的消费、乃至侮辱。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曹指向性的消费,不能打动中国舆论。

但曹译文们想不到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不是认命的主义,也不相信来生,而是信奉实力。实力会随时代大潮而变。社会达尔文主义,不但对穷者残酷,硬币还有另一面,那就是一旦情势翻转,富者也无所依。曹译文们不在今天反省,纠正公共形象,或许在将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从这个角度,今天社会舆论基于理性的不宽容,不是仇富,而是让社会少些戾气,让她们合法的财富更长远,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嘲笑弱者,是因为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而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我要去体验搬砖小妹的一天,我瞒着家里人潜入自家的建筑项目。现场所有人不知道我是集团大小姐。”近日,富二代曹译文的一则视频引来了愤怒。这段视频的标题是,《累吗?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从这个标题就不难看出,视频对普通打工者的轻佻、冒犯,以及想故意调动愤怒的目的。

曹自己名下就有两家公司,都是文化类、IP类的,也有聚集网红的MCN类业务。她亲自上台,不像“拼团名媛”那样拼酒店拼下午茶,以“实力”赢得粉丝。以财富吸引粉丝,这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很效。这么做既收获虚荣又能带来流量赚钱,何乐不为?

曹的整个角色,都是朝着建立反差、调动情绪去的。讽刺的是,她能高效的调动情绪,正是她所接受的政治课本的教育,即便她从小出国读书,也仍然浸淫在这个语境中,她熟悉这个语境,驾轻就熟。她在不断强调大小姐身份的同时,能自然而然的顺口说出“工头的评价,都带着资本主义的酸臭味”。

曹的行为只是整个社会趋势中的一个显例。这个趋势就是,社交媒体时代不仅会放大贫富差距,而且富人似乎会有意识享受其中的虚荣,毫无禁忌。

社会的真实基尼系数与感受的基尼系数,其实并不相同。很多人回忆过去,觉得那是一个很平等的时代。但实际上,那时农民、城市居民以及社会各基层的差异非常大,但由于相互隔绝,所以感知到的基尼系数小于实际基尼系数。

在当下社交媒体时代,网络把各阶层都曝光在一个大广场中,聚光灯之下,顶层光鲜亮丽的一面更加突出,以前那种各自隔绝的状况不复存在。

如果有作为一个阶层的整体自觉的话,那么,就会形成某些话不该说,那些事不该自我曝光的禁忌。但是这种集体有意识从来都是极难之事。相反,在社交媒体上炫富,收获羡之声,享受虚荣似乎才是理所当然。甚至刻意冒犯、制造噱头才是生财之道。低调收敛反而成了锦衣夜行的傻瓜。

社会对此也似乎很宽容。

在引来批评后,曹译文有过道歉,但仅仅一个道歉就足够了吗?她还需要为的言行付出一定的代价,去扭转自己的形象吗?目前,曹译文在微博、B站等平台的粉丝有238万,虽然现在已经删掉了所有博文与视频,但账号仍然正常。显然比起中国的诸多禁忌,冒犯打工人算不了什么。

事情发生后,有官方评论,但着眼点却落在了“平台把关不严上”,但即便如此,微博上仍然可以看到很多相关评论,媒体的报导也很多,可以说,作为刷屏热点的初始启动是足够了,但实际上,社交媒体中热度并不高。甚至这种具有深远社会意义、甚至应该带有愤怒的事件,远远赶不上清华的一桩性骚扰冤案引发的关注。

虽然我觉得中国民间舆论,不该如此宽容这种虚荣,宽容这种残忍,但是我能明白它的原因所在。

可以称之为戾气十足的中国民间舆论,不是第一个次在这个方面显示自己的大度与宽容。

2015年4月, 雷军在印度的小米发布会上用发音不准的中式英语英文演讲,一句 “Are you ok?”成为当时网上的热梗。随后,王思聪发微博炮轰:“其实英语不好的企业家我真建议你们就干脆别出国丢这个脸了。”雷军大度的表示,主要是想娱乐一下印度米粉,没想到全国人民都笑了,并表示应该把英文学好,不让大家失望。随后王思聪删除微博,并第一次在微博中向被他炮轰的对象道歉。

但王思聪似乎没有必要对另外12.5亿沙雕道歉。

2019年,在某位网络作家以民族自尊心为由,要求减少英语教学的帖子后,王思聪回复了一句: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傻屌。

在学英语的问题上,王思聪的看法是对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负责任的说话。毕竟他冒犯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据2016年底的官方数据,当时全国有效普通护照共有1.2亿本,以后每年增长约1000万,到2019年,大概有1.5亿本护照,其中有些人办了护照还未出国,也就是说,有12.5亿沙雕。

这事当时虽然也闹过一阵子,引来很多批评,但同样不及拼酒店、拼下午茶的小姐姐们招来的恶意。出言不慎当然并不是大事,但一个简单的道歉都不值吗?最终,王思聪没有道歉,舆论似乎也不认为有必要道歉。而至今,王思聪在中国的网络舆论中大致还维持一种正面形象,民间舆论也表现了豁达与宽容。

为什么会这么宽容?

在曹译文之前,一些所谓名媛拼一间酒店、拼一个酒店的下午茶,引来的全网的嘲笑,刷屏数天。现在曹译文的事,其热度和面对的批评的强度乃至恶意,远不及当时。

拼名媛似乎是因为虚荣被全网嘲笑的。其实本质上曹的行为,也是虚荣。是的,这就是虚荣。一个月花掉50万,与一个月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花掉50万,后者,多出的感觉就是“虚荣”。当然,这类虚荣建立在穷者的感叹与哀叹之上,有几分残忍;待到曹译文的这个视频,就不仅仅是建立在钱财之上的虚荣,而是把“穷者撕碎了给你看”这样的一种残忍的虚荣了。与拼名媛不同,这种虚荣是强者的虚荣。从这个角度,不难发现,全网嘲笑拼名媛,真不是因为她们虚荣,而是因为她们弱,是弱者的虚荣。

嘲笑弱者,自然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或者更精确的说,仇富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人们害怕为弱者说话。

在很多中国人的想法中,人似乎只会为自己而鸣,为别人的不平而鸣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所以,当一个人为没有出国的沙雕而鸣不平的时候,那么自己一定是没有出国之人。为拼下午茶的说上几句,一定会被认为没去过五星酒店。同样的,如果有人为工地上打工者不平,发个朋友圈,似乎也会被人联想到这个人自身的经济状况。

这甚至会带来一种“公共性羞辱”——有空发这个贴子,为啥自己不好好挣钱?每天转负能量,心态不积极,难怪挣不到钱。

中国的互联网舆论,大致的画像是,20-40岁之间的中产阶级。如果考虑到意见带动能力,这个阶层的经济地位,大致在人群的前10-20%。这个阶层能有深切感受的,所愤怒的、赞扬的、嘲笑的,才会成为互联网舆论的愤怒、赞扬、嘲笑的热点。这似乎就是那有护照的1.2亿人。

这1.2亿人,有资格嘲笑需要拼下午茶的伪名媛,却远高于在工地打工的工人,感受不到他们的体会,但离曹译文又有着很大距离,并崇拜这种实力。

现在,很多人信奉“你穷你有理?”“穷是因为你懒”“穷是因为不努力”等说法。穷当然不等于天然的具有道德优势,但反过来说,穷在有些事上本就是天然的有理。比如,再穷也该有饭吃,享受有限度的福利,也应该享有尊严。所以,说到底这种宽容的根源在与社会达尔文主义——嘲笑弱者、容忍强者、对弱者的被损害与被侮辱无感。也正因为如此,社会一直宽容者富者在社交媒体上对穷者的消费、乃至侮辱。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曹指向性的消费,不能打动中国舆论。

但曹译文们想不到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不是认命的主义,也不相信来生,而是信奉实力。实力会随时代大潮而变。社会达尔文主义,不但对穷者残酷,硬币还有另一面,那就是一旦情势翻转,富者也无所依。曹译文们不在今天反省,纠正公共形象,或许在将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从这个角度,今天社会舆论基于理性的不宽容,不是仇富,而是让社会少些戾气,让她们合法的财富更长远,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为什么如今炫富不能引发社交媒体刷屏

发布日期:2020-11-23 07:06
摘要:嘲笑弱者,是因为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而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我要去体验搬砖小妹的一天,我瞒着家里人潜入自家的建筑项目。现场所有人不知道我是集团大小姐。”近日,富二代曹译文的一则视频引来了愤怒。这段视频的标题是,《累吗?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从这个标题就不难看出,视频对普通打工者的轻佻、冒犯,以及想故意调动愤怒的目的。

曹自己名下就有两家公司,都是文化类、IP类的,也有聚集网红的MCN类业务。她亲自上台,不像“拼团名媛”那样拼酒店拼下午茶,以“实力”赢得粉丝。以财富吸引粉丝,这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很效。这么做既收获虚荣又能带来流量赚钱,何乐不为?

曹的整个角色,都是朝着建立反差、调动情绪去的。讽刺的是,她能高效的调动情绪,正是她所接受的政治课本的教育,即便她从小出国读书,也仍然浸淫在这个语境中,她熟悉这个语境,驾轻就熟。她在不断强调大小姐身份的同时,能自然而然的顺口说出“工头的评价,都带着资本主义的酸臭味”。

曹的行为只是整个社会趋势中的一个显例。这个趋势就是,社交媒体时代不仅会放大贫富差距,而且富人似乎会有意识享受其中的虚荣,毫无禁忌。

社会的真实基尼系数与感受的基尼系数,其实并不相同。很多人回忆过去,觉得那是一个很平等的时代。但实际上,那时农民、城市居民以及社会各基层的差异非常大,但由于相互隔绝,所以感知到的基尼系数小于实际基尼系数。

在当下社交媒体时代,网络把各阶层都曝光在一个大广场中,聚光灯之下,顶层光鲜亮丽的一面更加突出,以前那种各自隔绝的状况不复存在。

如果有作为一个阶层的整体自觉的话,那么,就会形成某些话不该说,那些事不该自我曝光的禁忌。但是这种集体有意识从来都是极难之事。相反,在社交媒体上炫富,收获羡之声,享受虚荣似乎才是理所当然。甚至刻意冒犯、制造噱头才是生财之道。低调收敛反而成了锦衣夜行的傻瓜。

社会对此也似乎很宽容。

在引来批评后,曹译文有过道歉,但仅仅一个道歉就足够了吗?她还需要为的言行付出一定的代价,去扭转自己的形象吗?目前,曹译文在微博、B站等平台的粉丝有238万,虽然现在已经删掉了所有博文与视频,但账号仍然正常。显然比起中国的诸多禁忌,冒犯打工人算不了什么。

事情发生后,有官方评论,但着眼点却落在了“平台把关不严上”,但即便如此,微博上仍然可以看到很多相关评论,媒体的报导也很多,可以说,作为刷屏热点的初始启动是足够了,但实际上,社交媒体中热度并不高。甚至这种具有深远社会意义、甚至应该带有愤怒的事件,远远赶不上清华的一桩性骚扰冤案引发的关注。

虽然我觉得中国民间舆论,不该如此宽容这种虚荣,宽容这种残忍,但是我能明白它的原因所在。

可以称之为戾气十足的中国民间舆论,不是第一个次在这个方面显示自己的大度与宽容。

2015年4月, 雷军在印度的小米发布会上用发音不准的中式英语英文演讲,一句 “Are you ok?”成为当时网上的热梗。随后,王思聪发微博炮轰:“其实英语不好的企业家我真建议你们就干脆别出国丢这个脸了。”雷军大度的表示,主要是想娱乐一下印度米粉,没想到全国人民都笑了,并表示应该把英文学好,不让大家失望。随后王思聪删除微博,并第一次在微博中向被他炮轰的对象道歉。

但王思聪似乎没有必要对另外12.5亿沙雕道歉。

2019年,在某位网络作家以民族自尊心为由,要求减少英语教学的帖子后,王思聪回复了一句: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傻屌。

在学英语的问题上,王思聪的看法是对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负责任的说话。毕竟他冒犯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据2016年底的官方数据,当时全国有效普通护照共有1.2亿本,以后每年增长约1000万,到2019年,大概有1.5亿本护照,其中有些人办了护照还未出国,也就是说,有12.5亿沙雕。

这事当时虽然也闹过一阵子,引来很多批评,但同样不及拼酒店、拼下午茶的小姐姐们招来的恶意。出言不慎当然并不是大事,但一个简单的道歉都不值吗?最终,王思聪没有道歉,舆论似乎也不认为有必要道歉。而至今,王思聪在中国的网络舆论中大致还维持一种正面形象,民间舆论也表现了豁达与宽容。

为什么会这么宽容?

在曹译文之前,一些所谓名媛拼一间酒店、拼一个酒店的下午茶,引来的全网的嘲笑,刷屏数天。现在曹译文的事,其热度和面对的批评的强度乃至恶意,远不及当时。

拼名媛似乎是因为虚荣被全网嘲笑的。其实本质上曹的行为,也是虚荣。是的,这就是虚荣。一个月花掉50万,与一个月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花掉50万,后者,多出的感觉就是“虚荣”。当然,这类虚荣建立在穷者的感叹与哀叹之上,有几分残忍;待到曹译文的这个视频,就不仅仅是建立在钱财之上的虚荣,而是把“穷者撕碎了给你看”这样的一种残忍的虚荣了。与拼名媛不同,这种虚荣是强者的虚荣。从这个角度,不难发现,全网嘲笑拼名媛,真不是因为她们虚荣,而是因为她们弱,是弱者的虚荣。

嘲笑弱者,自然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或者更精确的说,仇富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人们害怕为弱者说话。

在很多中国人的想法中,人似乎只会为自己而鸣,为别人的不平而鸣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所以,当一个人为没有出国的沙雕而鸣不平的时候,那么自己一定是没有出国之人。为拼下午茶的说上几句,一定会被认为没去过五星酒店。同样的,如果有人为工地上打工者不平,发个朋友圈,似乎也会被人联想到这个人自身的经济状况。

这甚至会带来一种“公共性羞辱”——有空发这个贴子,为啥自己不好好挣钱?每天转负能量,心态不积极,难怪挣不到钱。

中国的互联网舆论,大致的画像是,20-40岁之间的中产阶级。如果考虑到意见带动能力,这个阶层的经济地位,大致在人群的前10-20%。这个阶层能有深切感受的,所愤怒的、赞扬的、嘲笑的,才会成为互联网舆论的愤怒、赞扬、嘲笑的热点。这似乎就是那有护照的1.2亿人。

这1.2亿人,有资格嘲笑需要拼下午茶的伪名媛,却远高于在工地打工的工人,感受不到他们的体会,但离曹译文又有着很大距离,并崇拜这种实力。

现在,很多人信奉“你穷你有理?”“穷是因为你懒”“穷是因为不努力”等说法。穷当然不等于天然的具有道德优势,但反过来说,穷在有些事上本就是天然的有理。比如,再穷也该有饭吃,享受有限度的福利,也应该享有尊严。所以,说到底这种宽容的根源在与社会达尔文主义——嘲笑弱者、容忍强者、对弱者的被损害与被侮辱无感。也正因为如此,社会一直宽容者富者在社交媒体上对穷者的消费、乃至侮辱。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曹指向性的消费,不能打动中国舆论。

但曹译文们想不到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不是认命的主义,也不相信来生,而是信奉实力。实力会随时代大潮而变。社会达尔文主义,不但对穷者残酷,硬币还有另一面,那就是一旦情势翻转,富者也无所依。曹译文们不在今天反省,纠正公共形象,或许在将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从这个角度,今天社会舆论基于理性的不宽容,不是仇富,而是让社会少些戾气,让她们合法的财富更长远,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嘲笑弱者,是因为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而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今天我要去体验搬砖小妹的一天,我瞒着家里人潜入自家的建筑项目。现场所有人不知道我是集团大小姐。”近日,富二代曹译文的一则视频引来了愤怒。这段视频的标题是,《累吗?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从这个标题就不难看出,视频对普通打工者的轻佻、冒犯,以及想故意调动愤怒的目的。

曹自己名下就有两家公司,都是文化类、IP类的,也有聚集网红的MCN类业务。她亲自上台,不像“拼团名媛”那样拼酒店拼下午茶,以“实力”赢得粉丝。以财富吸引粉丝,这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很效。这么做既收获虚荣又能带来流量赚钱,何乐不为?

曹的整个角色,都是朝着建立反差、调动情绪去的。讽刺的是,她能高效的调动情绪,正是她所接受的政治课本的教育,即便她从小出国读书,也仍然浸淫在这个语境中,她熟悉这个语境,驾轻就熟。她在不断强调大小姐身份的同时,能自然而然的顺口说出“工头的评价,都带着资本主义的酸臭味”。

曹的行为只是整个社会趋势中的一个显例。这个趋势就是,社交媒体时代不仅会放大贫富差距,而且富人似乎会有意识享受其中的虚荣,毫无禁忌。

社会的真实基尼系数与感受的基尼系数,其实并不相同。很多人回忆过去,觉得那是一个很平等的时代。但实际上,那时农民、城市居民以及社会各基层的差异非常大,但由于相互隔绝,所以感知到的基尼系数小于实际基尼系数。

在当下社交媒体时代,网络把各阶层都曝光在一个大广场中,聚光灯之下,顶层光鲜亮丽的一面更加突出,以前那种各自隔绝的状况不复存在。

如果有作为一个阶层的整体自觉的话,那么,就会形成某些话不该说,那些事不该自我曝光的禁忌。但是这种集体有意识从来都是极难之事。相反,在社交媒体上炫富,收获羡之声,享受虚荣似乎才是理所当然。甚至刻意冒犯、制造噱头才是生财之道。低调收敛反而成了锦衣夜行的傻瓜。

社会对此也似乎很宽容。

在引来批评后,曹译文有过道歉,但仅仅一个道歉就足够了吗?她还需要为的言行付出一定的代价,去扭转自己的形象吗?目前,曹译文在微博、B站等平台的粉丝有238万,虽然现在已经删掉了所有博文与视频,但账号仍然正常。显然比起中国的诸多禁忌,冒犯打工人算不了什么。

事情发生后,有官方评论,但着眼点却落在了“平台把关不严上”,但即便如此,微博上仍然可以看到很多相关评论,媒体的报导也很多,可以说,作为刷屏热点的初始启动是足够了,但实际上,社交媒体中热度并不高。甚至这种具有深远社会意义、甚至应该带有愤怒的事件,远远赶不上清华的一桩性骚扰冤案引发的关注。

虽然我觉得中国民间舆论,不该如此宽容这种虚荣,宽容这种残忍,但是我能明白它的原因所在。

可以称之为戾气十足的中国民间舆论,不是第一个次在这个方面显示自己的大度与宽容。

2015年4月, 雷军在印度的小米发布会上用发音不准的中式英语英文演讲,一句 “Are you ok?”成为当时网上的热梗。随后,王思聪发微博炮轰:“其实英语不好的企业家我真建议你们就干脆别出国丢这个脸了。”雷军大度的表示,主要是想娱乐一下印度米粉,没想到全国人民都笑了,并表示应该把英文学好,不让大家失望。随后王思聪删除微博,并第一次在微博中向被他炮轰的对象道歉。

但王思聪似乎没有必要对另外12.5亿沙雕道歉。

2019年,在某位网络作家以民族自尊心为由,要求减少英语教学的帖子后,王思聪回复了一句: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傻屌。

在学英语的问题上,王思聪的看法是对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负责任的说话。毕竟他冒犯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据2016年底的官方数据,当时全国有效普通护照共有1.2亿本,以后每年增长约1000万,到2019年,大概有1.5亿本护照,其中有些人办了护照还未出国,也就是说,有12.5亿沙雕。

这事当时虽然也闹过一阵子,引来很多批评,但同样不及拼酒店、拼下午茶的小姐姐们招来的恶意。出言不慎当然并不是大事,但一个简单的道歉都不值吗?最终,王思聪没有道歉,舆论似乎也不认为有必要道歉。而至今,王思聪在中国的网络舆论中大致还维持一种正面形象,民间舆论也表现了豁达与宽容。

为什么会这么宽容?

在曹译文之前,一些所谓名媛拼一间酒店、拼一个酒店的下午茶,引来的全网的嘲笑,刷屏数天。现在曹译文的事,其热度和面对的批评的强度乃至恶意,远不及当时。

拼名媛似乎是因为虚荣被全网嘲笑的。其实本质上曹的行为,也是虚荣。是的,这就是虚荣。一个月花掉50万,与一个月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花掉50万,后者,多出的感觉就是“虚荣”。当然,这类虚荣建立在穷者的感叹与哀叹之上,有几分残忍;待到曹译文的这个视频,就不仅仅是建立在钱财之上的虚荣,而是把“穷者撕碎了给你看”这样的一种残忍的虚荣了。与拼名媛不同,这种虚荣是强者的虚荣。从这个角度,不难发现,全网嘲笑拼名媛,真不是因为她们虚荣,而是因为她们弱,是弱者的虚荣。

嘲笑弱者,自然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或者更精确的说,仇富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人们害怕为弱者说话。

在很多中国人的想法中,人似乎只会为自己而鸣,为别人的不平而鸣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所以,当一个人为没有出国的沙雕而鸣不平的时候,那么自己一定是没有出国之人。为拼下午茶的说上几句,一定会被认为没去过五星酒店。同样的,如果有人为工地上打工者不平,发个朋友圈,似乎也会被人联想到这个人自身的经济状况。

这甚至会带来一种“公共性羞辱”——有空发这个贴子,为啥自己不好好挣钱?每天转负能量,心态不积极,难怪挣不到钱。

中国的互联网舆论,大致的画像是,20-40岁之间的中产阶级。如果考虑到意见带动能力,这个阶层的经济地位,大致在人群的前10-20%。这个阶层能有深切感受的,所愤怒的、赞扬的、嘲笑的,才会成为互联网舆论的愤怒、赞扬、嘲笑的热点。这似乎就是那有护照的1.2亿人。

这1.2亿人,有资格嘲笑需要拼下午茶的伪名媛,却远高于在工地打工的工人,感受不到他们的体会,但离曹译文又有着很大距离,并崇拜这种实力。

现在,很多人信奉“你穷你有理?”“穷是因为你懒”“穷是因为不努力”等说法。穷当然不等于天然的具有道德优势,但反过来说,穷在有些事上本就是天然的有理。比如,再穷也该有饭吃,享受有限度的福利,也应该享有尊严。所以,说到底这种宽容的根源在与社会达尔文主义——嘲笑弱者、容忍强者、对弱者的被损害与被侮辱无感。也正因为如此,社会一直宽容者富者在社交媒体上对穷者的消费、乃至侮辱。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曹指向性的消费,不能打动中国舆论。

但曹译文们想不到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不是认命的主义,也不相信来生,而是信奉实力。实力会随时代大潮而变。社会达尔文主义,不但对穷者残酷,硬币还有另一面,那就是一旦情势翻转,富者也无所依。曹译文们不在今天反省,纠正公共形象,或许在将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从这个角度,今天社会舆论基于理性的不宽容,不是仇富,而是让社会少些戾气,让她们合法的财富更长远,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