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至历史新高。



 | 乔治•斯蒂尔 , 瓦伦丁娜•罗梅伊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八周,从中国到欧洲的货物航运成本增长了逾两倍,创下历史新高。原因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的空集装箱短缺扰乱了全球贸易。

托运商和进口商表示,从亚洲向北欧运送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的成本已从去年11月的约2000美元升至逾9000美元。

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拉尔斯•延森(Lars Jensen)说:“这是一个瓶颈问题……推动运费上涨的是客户对有限资源——集装箱——的争夺。”

2020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封锁导致全球贸易突然放缓,航运公司取消了数百个航次,成千上万的空集装箱留在了欧洲和美国。到了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

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主席约翰•巴特勒(John Butler)说:“我们的货运量从大幅下降一路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现在码头积压的货物已经超过了处理能力。”

他补充称,港口的货物积压导致运费上升,因为航运公司要收取额外费用来补偿较长的等待时间。

自去年11月以来,从亚洲到欧洲的集装箱运输转而采用跨太平洋路线,拉动了运输成本的上升。相比之下,自去年10月中国政府要求航运公司限制运费以来,中国到美国的货运成本一直保持平稳。

英国货运代理公司Edge Worldwide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埃奇(Philip Edge)表示,一些企业缴纳的运费从去年10月的每个集装箱约2000美元增长至每个集装箱1.2万美元。

英国家用电器制造商协会(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of Domestic Appliances)在一则声明中表示,其成员报告称,自2020年初以来,其货运成本增加至高达300%,有些情况下,“运输成本的上涨大于货物的留存利润……因此,这些成本将不得不转嫁给终端用户。”

该声明说:“预计生产商无法消化运费的大幅上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常驻曼彻斯特的休闲用品进口商老板表示,集装箱短缺对业务造成“巨大影响”,一些去年11月就定下的订单仍在等待运输。“问题在于,你是现在支付1.2万美元(的成本),并把价格转嫁给顾客,还是冒着库存枯竭的风险继续等待?”

据经济学家称,这些混乱和延期已经开始影响全球供应链。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尼尔•希林(Neil Shearing)表示:“压力的迹象正在逐步增多。”他警告称,预计这些压力“在缓解之前会持续加剧”。

近期一项IHS Markit的调查发现,去年12月,欧元区制造业供应商的交货时间达到自去年4月疫情相关封锁高峰期以来的最糟糕水平,而运输延期和供应商的普遍货物短缺“被广泛报告”。

受访企业表示,它们的原材料和半制成品存货正在消耗殆尽,导致库存下降;它们报告称,投入价格迅速上涨。

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贝尔特•科莱恩(Bert Colijn)表示“供应短缺和运费上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贸易增长”,并促使“今年全年通胀压力暂时上涨”。

航运公司希望亚洲制造业产能的放缓——2月的中国农历新年的到来常会伴随这种现象——将有助于航运公司应对不断增加的积压订单,并使得价格至少暂时冷却。

但是,国际航运协会“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的经济学家彼得•桑德(Peter Sand)表示,集装箱短缺很可能在2021年持续很长时间,尽管航运公司最近正在订购新的集装箱——他形容这些订单“太小,太迟”。

延森表示,尽管价格可能会下降一些,但“仍有巨量的货物等待运输”。

巴特勒表示,在新冠疫情相关的限制被解除,“人们拥有更多运输服务选项时”,海洋供应链的压力将会有所缓解——但“什么时候能实现,谁也说不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欧航运成本增至三倍令供应承压

发布日期:2021-01-19 18:30
摘要: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至历史新高。



 | 乔治•斯蒂尔 , 瓦伦丁娜•罗梅伊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八周,从中国到欧洲的货物航运成本增长了逾两倍,创下历史新高。原因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的空集装箱短缺扰乱了全球贸易。

托运商和进口商表示,从亚洲向北欧运送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的成本已从去年11月的约2000美元升至逾9000美元。

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拉尔斯•延森(Lars Jensen)说:“这是一个瓶颈问题……推动运费上涨的是客户对有限资源——集装箱——的争夺。”

2020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封锁导致全球贸易突然放缓,航运公司取消了数百个航次,成千上万的空集装箱留在了欧洲和美国。到了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

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主席约翰•巴特勒(John Butler)说:“我们的货运量从大幅下降一路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现在码头积压的货物已经超过了处理能力。”

他补充称,港口的货物积压导致运费上升,因为航运公司要收取额外费用来补偿较长的等待时间。

自去年11月以来,从亚洲到欧洲的集装箱运输转而采用跨太平洋路线,拉动了运输成本的上升。相比之下,自去年10月中国政府要求航运公司限制运费以来,中国到美国的货运成本一直保持平稳。

英国货运代理公司Edge Worldwide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埃奇(Philip Edge)表示,一些企业缴纳的运费从去年10月的每个集装箱约2000美元增长至每个集装箱1.2万美元。

英国家用电器制造商协会(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of Domestic Appliances)在一则声明中表示,其成员报告称,自2020年初以来,其货运成本增加至高达300%,有些情况下,“运输成本的上涨大于货物的留存利润……因此,这些成本将不得不转嫁给终端用户。”

该声明说:“预计生产商无法消化运费的大幅上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常驻曼彻斯特的休闲用品进口商老板表示,集装箱短缺对业务造成“巨大影响”,一些去年11月就定下的订单仍在等待运输。“问题在于,你是现在支付1.2万美元(的成本),并把价格转嫁给顾客,还是冒着库存枯竭的风险继续等待?”

据经济学家称,这些混乱和延期已经开始影响全球供应链。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尼尔•希林(Neil Shearing)表示:“压力的迹象正在逐步增多。”他警告称,预计这些压力“在缓解之前会持续加剧”。

近期一项IHS Markit的调查发现,去年12月,欧元区制造业供应商的交货时间达到自去年4月疫情相关封锁高峰期以来的最糟糕水平,而运输延期和供应商的普遍货物短缺“被广泛报告”。

受访企业表示,它们的原材料和半制成品存货正在消耗殆尽,导致库存下降;它们报告称,投入价格迅速上涨。

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贝尔特•科莱恩(Bert Colijn)表示“供应短缺和运费上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贸易增长”,并促使“今年全年通胀压力暂时上涨”。

航运公司希望亚洲制造业产能的放缓——2月的中国农历新年的到来常会伴随这种现象——将有助于航运公司应对不断增加的积压订单,并使得价格至少暂时冷却。

但是,国际航运协会“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的经济学家彼得•桑德(Peter Sand)表示,集装箱短缺很可能在2021年持续很长时间,尽管航运公司最近正在订购新的集装箱——他形容这些订单“太小,太迟”。

延森表示,尽管价格可能会下降一些,但“仍有巨量的货物等待运输”。

巴特勒表示,在新冠疫情相关的限制被解除,“人们拥有更多运输服务选项时”,海洋供应链的压力将会有所缓解——但“什么时候能实现,谁也说不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至历史新高。



 | 乔治•斯蒂尔 , 瓦伦丁娜•罗梅伊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八周,从中国到欧洲的货物航运成本增长了逾两倍,创下历史新高。原因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的空集装箱短缺扰乱了全球贸易。

托运商和进口商表示,从亚洲向北欧运送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的成本已从去年11月的约2000美元升至逾9000美元。

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拉尔斯•延森(Lars Jensen)说:“这是一个瓶颈问题……推动运费上涨的是客户对有限资源——集装箱——的争夺。”

2020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封锁导致全球贸易突然放缓,航运公司取消了数百个航次,成千上万的空集装箱留在了欧洲和美国。到了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

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主席约翰•巴特勒(John Butler)说:“我们的货运量从大幅下降一路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现在码头积压的货物已经超过了处理能力。”

他补充称,港口的货物积压导致运费上升,因为航运公司要收取额外费用来补偿较长的等待时间。

自去年11月以来,从亚洲到欧洲的集装箱运输转而采用跨太平洋路线,拉动了运输成本的上升。相比之下,自去年10月中国政府要求航运公司限制运费以来,中国到美国的货运成本一直保持平稳。

英国货运代理公司Edge Worldwide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埃奇(Philip Edge)表示,一些企业缴纳的运费从去年10月的每个集装箱约2000美元增长至每个集装箱1.2万美元。

英国家用电器制造商协会(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of Domestic Appliances)在一则声明中表示,其成员报告称,自2020年初以来,其货运成本增加至高达300%,有些情况下,“运输成本的上涨大于货物的留存利润……因此,这些成本将不得不转嫁给终端用户。”

该声明说:“预计生产商无法消化运费的大幅上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常驻曼彻斯特的休闲用品进口商老板表示,集装箱短缺对业务造成“巨大影响”,一些去年11月就定下的订单仍在等待运输。“问题在于,你是现在支付1.2万美元(的成本),并把价格转嫁给顾客,还是冒着库存枯竭的风险继续等待?”

据经济学家称,这些混乱和延期已经开始影响全球供应链。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尼尔•希林(Neil Shearing)表示:“压力的迹象正在逐步增多。”他警告称,预计这些压力“在缓解之前会持续加剧”。

近期一项IHS Markit的调查发现,去年12月,欧元区制造业供应商的交货时间达到自去年4月疫情相关封锁高峰期以来的最糟糕水平,而运输延期和供应商的普遍货物短缺“被广泛报告”。

受访企业表示,它们的原材料和半制成品存货正在消耗殆尽,导致库存下降;它们报告称,投入价格迅速上涨。

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贝尔特•科莱恩(Bert Colijn)表示“供应短缺和运费上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贸易增长”,并促使“今年全年通胀压力暂时上涨”。

航运公司希望亚洲制造业产能的放缓——2月的中国农历新年的到来常会伴随这种现象——将有助于航运公司应对不断增加的积压订单,并使得价格至少暂时冷却。

但是,国际航运协会“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的经济学家彼得•桑德(Peter Sand)表示,集装箱短缺很可能在2021年持续很长时间,尽管航运公司最近正在订购新的集装箱——他形容这些订单“太小,太迟”。

延森表示,尽管价格可能会下降一些,但“仍有巨量的货物等待运输”。

巴特勒表示,在新冠疫情相关的限制被解除,“人们拥有更多运输服务选项时”,海洋供应链的压力将会有所缓解——但“什么时候能实现,谁也说不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欧航运成本增至三倍令供应承压

发布日期:2021-01-19 18:30
摘要: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至历史新高。



 | 乔治•斯蒂尔 , 瓦伦丁娜•罗梅伊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八周,从中国到欧洲的货物航运成本增长了逾两倍,创下历史新高。原因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的空集装箱短缺扰乱了全球贸易。

托运商和进口商表示,从亚洲向北欧运送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的成本已从去年11月的约2000美元升至逾9000美元。

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拉尔斯•延森(Lars Jensen)说:“这是一个瓶颈问题……推动运费上涨的是客户对有限资源——集装箱——的争夺。”

2020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封锁导致全球贸易突然放缓,航运公司取消了数百个航次,成千上万的空集装箱留在了欧洲和美国。到了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

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主席约翰•巴特勒(John Butler)说:“我们的货运量从大幅下降一路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现在码头积压的货物已经超过了处理能力。”

他补充称,港口的货物积压导致运费上升,因为航运公司要收取额外费用来补偿较长的等待时间。

自去年11月以来,从亚洲到欧洲的集装箱运输转而采用跨太平洋路线,拉动了运输成本的上升。相比之下,自去年10月中国政府要求航运公司限制运费以来,中国到美国的货运成本一直保持平稳。

英国货运代理公司Edge Worldwide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埃奇(Philip Edge)表示,一些企业缴纳的运费从去年10月的每个集装箱约2000美元增长至每个集装箱1.2万美元。

英国家用电器制造商协会(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of Domestic Appliances)在一则声明中表示,其成员报告称,自2020年初以来,其货运成本增加至高达300%,有些情况下,“运输成本的上涨大于货物的留存利润……因此,这些成本将不得不转嫁给终端用户。”

该声明说:“预计生产商无法消化运费的大幅上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常驻曼彻斯特的休闲用品进口商老板表示,集装箱短缺对业务造成“巨大影响”,一些去年11月就定下的订单仍在等待运输。“问题在于,你是现在支付1.2万美元(的成本),并把价格转嫁给顾客,还是冒着库存枯竭的风险继续等待?”

据经济学家称,这些混乱和延期已经开始影响全球供应链。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尼尔•希林(Neil Shearing)表示:“压力的迹象正在逐步增多。”他警告称,预计这些压力“在缓解之前会持续加剧”。

近期一项IHS Markit的调查发现,去年12月,欧元区制造业供应商的交货时间达到自去年4月疫情相关封锁高峰期以来的最糟糕水平,而运输延期和供应商的普遍货物短缺“被广泛报告”。

受访企业表示,它们的原材料和半制成品存货正在消耗殆尽,导致库存下降;它们报告称,投入价格迅速上涨。

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贝尔特•科莱恩(Bert Colijn)表示“供应短缺和运费上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贸易增长”,并促使“今年全年通胀压力暂时上涨”。

航运公司希望亚洲制造业产能的放缓——2月的中国农历新年的到来常会伴随这种现象——将有助于航运公司应对不断增加的积压订单,并使得价格至少暂时冷却。

但是,国际航运协会“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的经济学家彼得•桑德(Peter Sand)表示,集装箱短缺很可能在2021年持续很长时间,尽管航运公司最近正在订购新的集装箱——他形容这些订单“太小,太迟”。

延森表示,尽管价格可能会下降一些,但“仍有巨量的货物等待运输”。

巴特勒表示,在新冠疫情相关的限制被解除,“人们拥有更多运输服务选项时”,海洋供应链的压力将会有所缓解——但“什么时候能实现,谁也说不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至历史新高。



 | 乔治•斯蒂尔 , 瓦伦丁娜•罗梅伊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八周,从中国到欧洲的货物航运成本增长了逾两倍,创下历史新高。原因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的空集装箱短缺扰乱了全球贸易。

托运商和进口商表示,从亚洲向北欧运送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的成本已从去年11月的约2000美元升至逾9000美元。

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拉尔斯•延森(Lars Jensen)说:“这是一个瓶颈问题……推动运费上涨的是客户对有限资源——集装箱——的争夺。”

2020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封锁导致全球贸易突然放缓,航运公司取消了数百个航次,成千上万的空集装箱留在了欧洲和美国。到了2020年下半年,西方国家对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出现反弹,航运公司竞相争夺空集装箱使得运费飙升。

世界航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主席约翰•巴特勒(John Butler)说:“我们的货运量从大幅下降一路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现在码头积压的货物已经超过了处理能力。”

他补充称,港口的货物积压导致运费上升,因为航运公司要收取额外费用来补偿较长的等待时间。

自去年11月以来,从亚洲到欧洲的集装箱运输转而采用跨太平洋路线,拉动了运输成本的上升。相比之下,自去年10月中国政府要求航运公司限制运费以来,中国到美国的货运成本一直保持平稳。

英国货运代理公司Edge Worldwide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埃奇(Philip Edge)表示,一些企业缴纳的运费从去年10月的每个集装箱约2000美元增长至每个集装箱1.2万美元。

英国家用电器制造商协会(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 of Domestic Appliances)在一则声明中表示,其成员报告称,自2020年初以来,其货运成本增加至高达300%,有些情况下,“运输成本的上涨大于货物的留存利润……因此,这些成本将不得不转嫁给终端用户。”

该声明说:“预计生产商无法消化运费的大幅上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常驻曼彻斯特的休闲用品进口商老板表示,集装箱短缺对业务造成“巨大影响”,一些去年11月就定下的订单仍在等待运输。“问题在于,你是现在支付1.2万美元(的成本),并把价格转嫁给顾客,还是冒着库存枯竭的风险继续等待?”

据经济学家称,这些混乱和延期已经开始影响全球供应链。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尼尔•希林(Neil Shearing)表示:“压力的迹象正在逐步增多。”他警告称,预计这些压力“在缓解之前会持续加剧”。

近期一项IHS Markit的调查发现,去年12月,欧元区制造业供应商的交货时间达到自去年4月疫情相关封锁高峰期以来的最糟糕水平,而运输延期和供应商的普遍货物短缺“被广泛报告”。

受访企业表示,它们的原材料和半制成品存货正在消耗殆尽,导致库存下降;它们报告称,投入价格迅速上涨。

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贝尔特•科莱恩(Bert Colijn)表示“供应短缺和运费上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贸易增长”,并促使“今年全年通胀压力暂时上涨”。

航运公司希望亚洲制造业产能的放缓——2月的中国农历新年的到来常会伴随这种现象——将有助于航运公司应对不断增加的积压订单,并使得价格至少暂时冷却。

但是,国际航运协会“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的经济学家彼得•桑德(Peter Sand)表示,集装箱短缺很可能在2021年持续很长时间,尽管航运公司最近正在订购新的集装箱——他形容这些订单“太小,太迟”。

延森表示,尽管价格可能会下降一些,但“仍有巨量的货物等待运输”。

巴特勒表示,在新冠疫情相关的限制被解除,“人们拥有更多运输服务选项时”,海洋供应链的压力将会有所缓解——但“什么时候能实现,谁也说不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