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陷入深度焦虑中,但日本忽视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开始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上周陷入深度焦虑中。日本政府连日来一直忙于开会商讨对策。最后的结论就是数日前日本官员强调的:考虑与美国拜登政府加强合作。日本外务省官员还强调:“将进行说明,使美方理解安保环境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更加严峻。”

自拜登就职以来,因领土领海纠纷和中、韩、朝、俄几乎集体闹遍的日本,是最早邀请美国在区域内就领土领海事宜遏制中国的,核心就是要把钓鱼岛纳入美日安保条约的规定范围,并达到了目的。现在日本又针对中国的《海警法》,而忽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在美国新政府刚刚就任的敏感时刻,在日本国内疫情不断恶化、政府支持率快速下跌之时,日本政府的行为实际上已经证明:对中美关系稳定而言,它是最大的域内破坏性因素,并将继续如此。现实证明,中国恐怕只能同可以长期执政的、安倍式强势和理性的政府合作。

颁布《海警法》有利于规范管理海洋争端


笔者很早前就一直发文主张:鉴于中国与邻国存在领海和领土主权争端,用海警而不是海军来管理涉及领海的矛盾,会更加正式和方便,这也是国际惯例。笔者以往说的“警察化管理”,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海上小的冲突和矛盾经常都有,尤其在南海地区,但这毕竟不是外国武装侵略和占领中国领土,而是矛盾和纠纷,警察管理更加正当,只有当领土受到外国入侵或者占领时,海军管理的正当性才会毋庸置疑。同时,鉴于在南海与中国为邻的国家大多为中小国家,动辄动用海军的庞大力量,以武力管理,容易授人以柄。

用海警管理的另一大好处是:对武力冲突的程度和烈度比较好控制,毕竟海警的武力装备水平和海军是不一样的,处理海洋冲突和矛盾,武力足够,也不会滥用武力。

还有,颁布《海警法》客观上使海上执法有了依据。海警行使职权,必须于法有据,如何执法,也有规定,这本身就是一种规范,而不能滥用法律或者执法犯法,全世界海警都是如此,包括日本在内。

因此,中国颁布《海警法》,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国周边、尤其是南海海上一般矛盾和冲突的规范的;客观上说,与动辄动用海空军力量去处理矛盾相比,这样做更有利于处理相关国家与中国发生的一般民事冲突和争端。依照笔者的判断,此次颁布《海警法》,应该就是考虑到了这些因素,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情况下。

然而日本却不这样看,因为中日之间钓鱼岛问题的存在,日本国内舆论力量反而进行其他解读。

首先是由国家领导人出面,突显事态的严重性。一部中国《海警法》就导致包括首相菅义伟、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外相茂木敏充、防卫相岸信夫和官房长官加藤胜信、管辖海上保安厅的国土交通相赤羽一嘉等,在1月30日召集专门会议,讨论该法2月1日开始实施的问题。此前的1月26日,日本自民党还召开国防小组与安全保障调查会的联席会议,有人甚至呼吁修改法律,以便海上自卫队采取海上警卫行动。在日本政府的上述行为影响下,日本各界也认为中国此举会“激化区域情势”。

其次是称中国海警船只吨位大、中国海警武器装备水平高,依据就是有大炮和直升机。而事实上,海警的装备一是要能满足执法,二是能够自卫,而且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海警的装备水平肯定不是最高的。

因此日本似乎认为:因为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因此中国海警的一切行为都是敏感且有问题的。这是问题的根源。

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

中日关系的另一大问题是: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壮大,日本则在相对变小,再加上两国历史问题和当今的领海和领土争端,使得日本感到不安全;而一旦日本国内政局开始不稳时,中日关系就会被日本政府炒作成日本国内议题,并借助外部力量把事态炒热,以借此在政治上牟利,尤其是当政府即将开启走马灯式换届模式时。今天的菅义伟政府,就正处于支持率大跌的状态。

而上述现象之所以成为规律性现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的战略能够长期持续。否则,一旦失去经济上的好处,日本也就难以在政治上长期以中国为敌了。

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日本政府评估的结果是:日本对外贸易的26%-28%依靠中国市场,而美国只占14%。考虑到当前美国的疫情,美国在日本对外贸易中所占的份额应该更少一些,而中国对日本经济的最大贡献,就在于为日本提供了中国这个世界少有的巨大销售和人力市场。这里还不包括人数巨大、购买力旺盛的中国游客市场。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也评估过:日本输入中国市场的是一般普通商品,还是中国必需的商品?这部分日本市场是否可以转移到其它国家或地区?若如此,判断会更加清晰。

另一个问题是,由于中日实力对比变化所导致的中国问题日益日本国内化,中国与日本政府的合作实际上当前存在着一个选择。目前两国关系的规律性现象是:凡是如安倍那样强势、长期执政和理性的政府,一旦中日双方谈妥某些议题,往往能够贯彻执行,大的事情上双方也能顾全大局;相反,弱势的日本政府常常难以做到,甚至会成为麻烦,尤其是在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今天。菅义伟政府近期的表现就是如此。日本疫情日益严重,菅义伟政府在疫情处理和发展经济之间未能做好平衡,导致国民不满,支持率大幅度降为30%左右。所以这一阶段中日关系的矛盾就很多,而且和菅义伟本人上述的背景和态度直接有关,从中国领导人公开表示有意加入CPTPP时他公开婉拒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和不确定性,安倍以后的中日关系如何发展,对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会有直接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日《海警法》争议

发布日期:2021-02-02 08:33
摘要: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陷入深度焦虑中,但日本忽视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开始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上周陷入深度焦虑中。日本政府连日来一直忙于开会商讨对策。最后的结论就是数日前日本官员强调的:考虑与美国拜登政府加强合作。日本外务省官员还强调:“将进行说明,使美方理解安保环境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更加严峻。”

自拜登就职以来,因领土领海纠纷和中、韩、朝、俄几乎集体闹遍的日本,是最早邀请美国在区域内就领土领海事宜遏制中国的,核心就是要把钓鱼岛纳入美日安保条约的规定范围,并达到了目的。现在日本又针对中国的《海警法》,而忽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在美国新政府刚刚就任的敏感时刻,在日本国内疫情不断恶化、政府支持率快速下跌之时,日本政府的行为实际上已经证明:对中美关系稳定而言,它是最大的域内破坏性因素,并将继续如此。现实证明,中国恐怕只能同可以长期执政的、安倍式强势和理性的政府合作。

颁布《海警法》有利于规范管理海洋争端


笔者很早前就一直发文主张:鉴于中国与邻国存在领海和领土主权争端,用海警而不是海军来管理涉及领海的矛盾,会更加正式和方便,这也是国际惯例。笔者以往说的“警察化管理”,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海上小的冲突和矛盾经常都有,尤其在南海地区,但这毕竟不是外国武装侵略和占领中国领土,而是矛盾和纠纷,警察管理更加正当,只有当领土受到外国入侵或者占领时,海军管理的正当性才会毋庸置疑。同时,鉴于在南海与中国为邻的国家大多为中小国家,动辄动用海军的庞大力量,以武力管理,容易授人以柄。

用海警管理的另一大好处是:对武力冲突的程度和烈度比较好控制,毕竟海警的武力装备水平和海军是不一样的,处理海洋冲突和矛盾,武力足够,也不会滥用武力。

还有,颁布《海警法》客观上使海上执法有了依据。海警行使职权,必须于法有据,如何执法,也有规定,这本身就是一种规范,而不能滥用法律或者执法犯法,全世界海警都是如此,包括日本在内。

因此,中国颁布《海警法》,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国周边、尤其是南海海上一般矛盾和冲突的规范的;客观上说,与动辄动用海空军力量去处理矛盾相比,这样做更有利于处理相关国家与中国发生的一般民事冲突和争端。依照笔者的判断,此次颁布《海警法》,应该就是考虑到了这些因素,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情况下。

然而日本却不这样看,因为中日之间钓鱼岛问题的存在,日本国内舆论力量反而进行其他解读。

首先是由国家领导人出面,突显事态的严重性。一部中国《海警法》就导致包括首相菅义伟、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外相茂木敏充、防卫相岸信夫和官房长官加藤胜信、管辖海上保安厅的国土交通相赤羽一嘉等,在1月30日召集专门会议,讨论该法2月1日开始实施的问题。此前的1月26日,日本自民党还召开国防小组与安全保障调查会的联席会议,有人甚至呼吁修改法律,以便海上自卫队采取海上警卫行动。在日本政府的上述行为影响下,日本各界也认为中国此举会“激化区域情势”。

其次是称中国海警船只吨位大、中国海警武器装备水平高,依据就是有大炮和直升机。而事实上,海警的装备一是要能满足执法,二是能够自卫,而且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海警的装备水平肯定不是最高的。

因此日本似乎认为:因为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因此中国海警的一切行为都是敏感且有问题的。这是问题的根源。

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

中日关系的另一大问题是: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壮大,日本则在相对变小,再加上两国历史问题和当今的领海和领土争端,使得日本感到不安全;而一旦日本国内政局开始不稳时,中日关系就会被日本政府炒作成日本国内议题,并借助外部力量把事态炒热,以借此在政治上牟利,尤其是当政府即将开启走马灯式换届模式时。今天的菅义伟政府,就正处于支持率大跌的状态。

而上述现象之所以成为规律性现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的战略能够长期持续。否则,一旦失去经济上的好处,日本也就难以在政治上长期以中国为敌了。

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日本政府评估的结果是:日本对外贸易的26%-28%依靠中国市场,而美国只占14%。考虑到当前美国的疫情,美国在日本对外贸易中所占的份额应该更少一些,而中国对日本经济的最大贡献,就在于为日本提供了中国这个世界少有的巨大销售和人力市场。这里还不包括人数巨大、购买力旺盛的中国游客市场。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也评估过:日本输入中国市场的是一般普通商品,还是中国必需的商品?这部分日本市场是否可以转移到其它国家或地区?若如此,判断会更加清晰。

另一个问题是,由于中日实力对比变化所导致的中国问题日益日本国内化,中国与日本政府的合作实际上当前存在着一个选择。目前两国关系的规律性现象是:凡是如安倍那样强势、长期执政和理性的政府,一旦中日双方谈妥某些议题,往往能够贯彻执行,大的事情上双方也能顾全大局;相反,弱势的日本政府常常难以做到,甚至会成为麻烦,尤其是在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今天。菅义伟政府近期的表现就是如此。日本疫情日益严重,菅义伟政府在疫情处理和发展经济之间未能做好平衡,导致国民不满,支持率大幅度降为30%左右。所以这一阶段中日关系的矛盾就很多,而且和菅义伟本人上述的背景和态度直接有关,从中国领导人公开表示有意加入CPTPP时他公开婉拒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和不确定性,安倍以后的中日关系如何发展,对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会有直接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陷入深度焦虑中,但日本忽视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开始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上周陷入深度焦虑中。日本政府连日来一直忙于开会商讨对策。最后的结论就是数日前日本官员强调的:考虑与美国拜登政府加强合作。日本外务省官员还强调:“将进行说明,使美方理解安保环境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更加严峻。”

自拜登就职以来,因领土领海纠纷和中、韩、朝、俄几乎集体闹遍的日本,是最早邀请美国在区域内就领土领海事宜遏制中国的,核心就是要把钓鱼岛纳入美日安保条约的规定范围,并达到了目的。现在日本又针对中国的《海警法》,而忽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在美国新政府刚刚就任的敏感时刻,在日本国内疫情不断恶化、政府支持率快速下跌之时,日本政府的行为实际上已经证明:对中美关系稳定而言,它是最大的域内破坏性因素,并将继续如此。现实证明,中国恐怕只能同可以长期执政的、安倍式强势和理性的政府合作。

颁布《海警法》有利于规范管理海洋争端


笔者很早前就一直发文主张:鉴于中国与邻国存在领海和领土主权争端,用海警而不是海军来管理涉及领海的矛盾,会更加正式和方便,这也是国际惯例。笔者以往说的“警察化管理”,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海上小的冲突和矛盾经常都有,尤其在南海地区,但这毕竟不是外国武装侵略和占领中国领土,而是矛盾和纠纷,警察管理更加正当,只有当领土受到外国入侵或者占领时,海军管理的正当性才会毋庸置疑。同时,鉴于在南海与中国为邻的国家大多为中小国家,动辄动用海军的庞大力量,以武力管理,容易授人以柄。

用海警管理的另一大好处是:对武力冲突的程度和烈度比较好控制,毕竟海警的武力装备水平和海军是不一样的,处理海洋冲突和矛盾,武力足够,也不会滥用武力。

还有,颁布《海警法》客观上使海上执法有了依据。海警行使职权,必须于法有据,如何执法,也有规定,这本身就是一种规范,而不能滥用法律或者执法犯法,全世界海警都是如此,包括日本在内。

因此,中国颁布《海警法》,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国周边、尤其是南海海上一般矛盾和冲突的规范的;客观上说,与动辄动用海空军力量去处理矛盾相比,这样做更有利于处理相关国家与中国发生的一般民事冲突和争端。依照笔者的判断,此次颁布《海警法》,应该就是考虑到了这些因素,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情况下。

然而日本却不这样看,因为中日之间钓鱼岛问题的存在,日本国内舆论力量反而进行其他解读。

首先是由国家领导人出面,突显事态的严重性。一部中国《海警法》就导致包括首相菅义伟、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外相茂木敏充、防卫相岸信夫和官房长官加藤胜信、管辖海上保安厅的国土交通相赤羽一嘉等,在1月30日召集专门会议,讨论该法2月1日开始实施的问题。此前的1月26日,日本自民党还召开国防小组与安全保障调查会的联席会议,有人甚至呼吁修改法律,以便海上自卫队采取海上警卫行动。在日本政府的上述行为影响下,日本各界也认为中国此举会“激化区域情势”。

其次是称中国海警船只吨位大、中国海警武器装备水平高,依据就是有大炮和直升机。而事实上,海警的装备一是要能满足执法,二是能够自卫,而且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海警的装备水平肯定不是最高的。

因此日本似乎认为:因为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因此中国海警的一切行为都是敏感且有问题的。这是问题的根源。

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

中日关系的另一大问题是: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壮大,日本则在相对变小,再加上两国历史问题和当今的领海和领土争端,使得日本感到不安全;而一旦日本国内政局开始不稳时,中日关系就会被日本政府炒作成日本国内议题,并借助外部力量把事态炒热,以借此在政治上牟利,尤其是当政府即将开启走马灯式换届模式时。今天的菅义伟政府,就正处于支持率大跌的状态。

而上述现象之所以成为规律性现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的战略能够长期持续。否则,一旦失去经济上的好处,日本也就难以在政治上长期以中国为敌了。

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日本政府评估的结果是:日本对外贸易的26%-28%依靠中国市场,而美国只占14%。考虑到当前美国的疫情,美国在日本对外贸易中所占的份额应该更少一些,而中国对日本经济的最大贡献,就在于为日本提供了中国这个世界少有的巨大销售和人力市场。这里还不包括人数巨大、购买力旺盛的中国游客市场。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也评估过:日本输入中国市场的是一般普通商品,还是中国必需的商品?这部分日本市场是否可以转移到其它国家或地区?若如此,判断会更加清晰。

另一个问题是,由于中日实力对比变化所导致的中国问题日益日本国内化,中国与日本政府的合作实际上当前存在着一个选择。目前两国关系的规律性现象是:凡是如安倍那样强势、长期执政和理性的政府,一旦中日双方谈妥某些议题,往往能够贯彻执行,大的事情上双方也能顾全大局;相反,弱势的日本政府常常难以做到,甚至会成为麻烦,尤其是在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今天。菅义伟政府近期的表现就是如此。日本疫情日益严重,菅义伟政府在疫情处理和发展经济之间未能做好平衡,导致国民不满,支持率大幅度降为30%左右。所以这一阶段中日关系的矛盾就很多,而且和菅义伟本人上述的背景和态度直接有关,从中国领导人公开表示有意加入CPTPP时他公开婉拒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和不确定性,安倍以后的中日关系如何发展,对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会有直接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日《海警法》争议

发布日期:2021-02-02 08:33
摘要: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陷入深度焦虑中,但日本忽视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开始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上周陷入深度焦虑中。日本政府连日来一直忙于开会商讨对策。最后的结论就是数日前日本官员强调的:考虑与美国拜登政府加强合作。日本外务省官员还强调:“将进行说明,使美方理解安保环境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更加严峻。”

自拜登就职以来,因领土领海纠纷和中、韩、朝、俄几乎集体闹遍的日本,是最早邀请美国在区域内就领土领海事宜遏制中国的,核心就是要把钓鱼岛纳入美日安保条约的规定范围,并达到了目的。现在日本又针对中国的《海警法》,而忽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在美国新政府刚刚就任的敏感时刻,在日本国内疫情不断恶化、政府支持率快速下跌之时,日本政府的行为实际上已经证明:对中美关系稳定而言,它是最大的域内破坏性因素,并将继续如此。现实证明,中国恐怕只能同可以长期执政的、安倍式强势和理性的政府合作。

颁布《海警法》有利于规范管理海洋争端


笔者很早前就一直发文主张:鉴于中国与邻国存在领海和领土主权争端,用海警而不是海军来管理涉及领海的矛盾,会更加正式和方便,这也是国际惯例。笔者以往说的“警察化管理”,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海上小的冲突和矛盾经常都有,尤其在南海地区,但这毕竟不是外国武装侵略和占领中国领土,而是矛盾和纠纷,警察管理更加正当,只有当领土受到外国入侵或者占领时,海军管理的正当性才会毋庸置疑。同时,鉴于在南海与中国为邻的国家大多为中小国家,动辄动用海军的庞大力量,以武力管理,容易授人以柄。

用海警管理的另一大好处是:对武力冲突的程度和烈度比较好控制,毕竟海警的武力装备水平和海军是不一样的,处理海洋冲突和矛盾,武力足够,也不会滥用武力。

还有,颁布《海警法》客观上使海上执法有了依据。海警行使职权,必须于法有据,如何执法,也有规定,这本身就是一种规范,而不能滥用法律或者执法犯法,全世界海警都是如此,包括日本在内。

因此,中国颁布《海警法》,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国周边、尤其是南海海上一般矛盾和冲突的规范的;客观上说,与动辄动用海空军力量去处理矛盾相比,这样做更有利于处理相关国家与中国发生的一般民事冲突和争端。依照笔者的判断,此次颁布《海警法》,应该就是考虑到了这些因素,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情况下。

然而日本却不这样看,因为中日之间钓鱼岛问题的存在,日本国内舆论力量反而进行其他解读。

首先是由国家领导人出面,突显事态的严重性。一部中国《海警法》就导致包括首相菅义伟、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外相茂木敏充、防卫相岸信夫和官房长官加藤胜信、管辖海上保安厅的国土交通相赤羽一嘉等,在1月30日召集专门会议,讨论该法2月1日开始实施的问题。此前的1月26日,日本自民党还召开国防小组与安全保障调查会的联席会议,有人甚至呼吁修改法律,以便海上自卫队采取海上警卫行动。在日本政府的上述行为影响下,日本各界也认为中国此举会“激化区域情势”。

其次是称中国海警船只吨位大、中国海警武器装备水平高,依据就是有大炮和直升机。而事实上,海警的装备一是要能满足执法,二是能够自卫,而且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海警的装备水平肯定不是最高的。

因此日本似乎认为:因为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因此中国海警的一切行为都是敏感且有问题的。这是问题的根源。

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

中日关系的另一大问题是: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壮大,日本则在相对变小,再加上两国历史问题和当今的领海和领土争端,使得日本感到不安全;而一旦日本国内政局开始不稳时,中日关系就会被日本政府炒作成日本国内议题,并借助外部力量把事态炒热,以借此在政治上牟利,尤其是当政府即将开启走马灯式换届模式时。今天的菅义伟政府,就正处于支持率大跌的状态。

而上述现象之所以成为规律性现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的战略能够长期持续。否则,一旦失去经济上的好处,日本也就难以在政治上长期以中国为敌了。

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日本政府评估的结果是:日本对外贸易的26%-28%依靠中国市场,而美国只占14%。考虑到当前美国的疫情,美国在日本对外贸易中所占的份额应该更少一些,而中国对日本经济的最大贡献,就在于为日本提供了中国这个世界少有的巨大销售和人力市场。这里还不包括人数巨大、购买力旺盛的中国游客市场。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也评估过:日本输入中国市场的是一般普通商品,还是中国必需的商品?这部分日本市场是否可以转移到其它国家或地区?若如此,判断会更加清晰。

另一个问题是,由于中日实力对比变化所导致的中国问题日益日本国内化,中国与日本政府的合作实际上当前存在着一个选择。目前两国关系的规律性现象是:凡是如安倍那样强势、长期执政和理性的政府,一旦中日双方谈妥某些议题,往往能够贯彻执行,大的事情上双方也能顾全大局;相反,弱势的日本政府常常难以做到,甚至会成为麻烦,尤其是在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今天。菅义伟政府近期的表现就是如此。日本疫情日益严重,菅义伟政府在疫情处理和发展经济之间未能做好平衡,导致国民不满,支持率大幅度降为30%左右。所以这一阶段中日关系的矛盾就很多,而且和菅义伟本人上述的背景和态度直接有关,从中国领导人公开表示有意加入CPTPP时他公开婉拒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和不确定性,安倍以后的中日关系如何发展,对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会有直接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陷入深度焦虑中,但日本忽视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海警法》2月1日开始生效,日本菅义伟政府上周陷入深度焦虑中。日本政府连日来一直忙于开会商讨对策。最后的结论就是数日前日本官员强调的:考虑与美国拜登政府加强合作。日本外务省官员还强调:“将进行说明,使美方理解安保环境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更加严峻。”

自拜登就职以来,因领土领海纠纷和中、韩、朝、俄几乎集体闹遍的日本,是最早邀请美国在区域内就领土领海事宜遏制中国的,核心就是要把钓鱼岛纳入美日安保条约的规定范围,并达到了目的。现在日本又针对中国的《海警法》,而忽视中国颁布《海警法》的真实背景。在美国新政府刚刚就任的敏感时刻,在日本国内疫情不断恶化、政府支持率快速下跌之时,日本政府的行为实际上已经证明:对中美关系稳定而言,它是最大的域内破坏性因素,并将继续如此。现实证明,中国恐怕只能同可以长期执政的、安倍式强势和理性的政府合作。

颁布《海警法》有利于规范管理海洋争端


笔者很早前就一直发文主张:鉴于中国与邻国存在领海和领土主权争端,用海警而不是海军来管理涉及领海的矛盾,会更加正式和方便,这也是国际惯例。笔者以往说的“警察化管理”,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海上小的冲突和矛盾经常都有,尤其在南海地区,但这毕竟不是外国武装侵略和占领中国领土,而是矛盾和纠纷,警察管理更加正当,只有当领土受到外国入侵或者占领时,海军管理的正当性才会毋庸置疑。同时,鉴于在南海与中国为邻的国家大多为中小国家,动辄动用海军的庞大力量,以武力管理,容易授人以柄。

用海警管理的另一大好处是:对武力冲突的程度和烈度比较好控制,毕竟海警的武力装备水平和海军是不一样的,处理海洋冲突和矛盾,武力足够,也不会滥用武力。

还有,颁布《海警法》客观上使海上执法有了依据。海警行使职权,必须于法有据,如何执法,也有规定,这本身就是一种规范,而不能滥用法律或者执法犯法,全世界海警都是如此,包括日本在内。

因此,中国颁布《海警法》,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国周边、尤其是南海海上一般矛盾和冲突的规范的;客观上说,与动辄动用海空军力量去处理矛盾相比,这样做更有利于处理相关国家与中国发生的一般民事冲突和争端。依照笔者的判断,此次颁布《海警法》,应该就是考虑到了这些因素,尤其是在当前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情况下。

然而日本却不这样看,因为中日之间钓鱼岛问题的存在,日本国内舆论力量反而进行其他解读。

首先是由国家领导人出面,突显事态的严重性。一部中国《海警法》就导致包括首相菅义伟、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外相茂木敏充、防卫相岸信夫和官房长官加藤胜信、管辖海上保安厅的国土交通相赤羽一嘉等,在1月30日召集专门会议,讨论该法2月1日开始实施的问题。此前的1月26日,日本自民党还召开国防小组与安全保障调查会的联席会议,有人甚至呼吁修改法律,以便海上自卫队采取海上警卫行动。在日本政府的上述行为影响下,日本各界也认为中国此举会“激化区域情势”。

其次是称中国海警船只吨位大、中国海警武器装备水平高,依据就是有大炮和直升机。而事实上,海警的装备一是要能满足执法,二是能够自卫,而且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海警的装备水平肯定不是最高的。

因此日本似乎认为:因为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因此中国海警的一切行为都是敏感且有问题的。这是问题的根源。

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

中日关系的另一大问题是: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壮大,日本则在相对变小,再加上两国历史问题和当今的领海和领土争端,使得日本感到不安全;而一旦日本国内政局开始不稳时,中日关系就会被日本政府炒作成日本国内议题,并借助外部力量把事态炒热,以借此在政治上牟利,尤其是当政府即将开启走马灯式换届模式时。今天的菅义伟政府,就正处于支持率大跌的状态。

而上述现象之所以成为规律性现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日本发展经济靠中国,遏制中国靠美国的战略能够长期持续。否则,一旦失去经济上的好处,日本也就难以在政治上长期以中国为敌了。

笔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日本政府评估的结果是:日本对外贸易的26%-28%依靠中国市场,而美国只占14%。考虑到当前美国的疫情,美国在日本对外贸易中所占的份额应该更少一些,而中国对日本经济的最大贡献,就在于为日本提供了中国这个世界少有的巨大销售和人力市场。这里还不包括人数巨大、购买力旺盛的中国游客市场。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也评估过:日本输入中国市场的是一般普通商品,还是中国必需的商品?这部分日本市场是否可以转移到其它国家或地区?若如此,判断会更加清晰。

另一个问题是,由于中日实力对比变化所导致的中国问题日益日本国内化,中国与日本政府的合作实际上当前存在着一个选择。目前两国关系的规律性现象是:凡是如安倍那样强势、长期执政和理性的政府,一旦中日双方谈妥某些议题,往往能够贯彻执行,大的事情上双方也能顾全大局;相反,弱势的日本政府常常难以做到,甚至会成为麻烦,尤其是在中美关系处于高度敏感时期的今天。菅义伟政府近期的表现就是如此。日本疫情日益严重,菅义伟政府在疫情处理和发展经济之间未能做好平衡,导致国民不满,支持率大幅度降为30%左右。所以这一阶段中日关系的矛盾就很多,而且和菅义伟本人上述的背景和态度直接有关,从中国领导人公开表示有意加入CPTPP时他公开婉拒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和不确定性,安倍以后的中日关系如何发展,对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会有直接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