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立志要成为一个自力更生的高科技工业强国,这份雄心壮志现在进展如何?不妨把目光投向日本公司。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表示,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中国企业的日本机床设备订单自2020年6月以来不断增加,甚至下单速度还有所提速。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工厂自动化设备销售额预计将超过以往峰值。

这完全不同于过去两年中国企业抢占市场份额的情形,当时中国政府大力推动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不愿再像过去几十年那样继续生产面向大众市场的低利润产品。中国各类机械设备制造商开始排挤通常处于制造业价值链高端的日本企业,后者警告称,中国市场需求正在减弱,且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财政刺激计划却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液压挖掘机等建筑机械设备的市场情绪,而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拥有坚实基础。

在疫情封锁和随后的复苏背景下,这种策略变化让外界看到了中国雄心勃勃产业政策的局限性。受美国指责中国贸易做法以及疫后艰难复苏的打击,2020年中国大部分时间关注的都是有关科技自立自强的政策。未来五年中国政府经济蓝图的关键组成部分是支持用于国内市场的机械、5G设备和半导体等高端制造业。国家资金正越来越多地投向这些行业。政府还希望升级内部供应链,维持自身的世界工厂角色。中国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终端用户,但每万名员工安装的机器人数量仍相对较低。

在5G等一些领域,中国无疑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在高科技制造领域仍将继续依赖日本公司。对于塑料行业使用的执行简单任务的线性和笛卡尔机器人,中国供应商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里昂证券(CLSA Ltd.)的分析师称,对于更为复杂的多轴移动铰接式机器人,外国制造商在中国和为中国制造的机器人数量更多,占到销售额的60%以上。日本是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出口国之一。

中日两国仍存在巨大的技术差距,这是事实。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分析师说,超过75%的齿轮减速器是从纳博特斯克(Nabtesco Corp.)和Harmonic Drive Systems Inc.等日本公司进口的。这些零部件占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的成本三分之一以上,占日本制造的工业机器人成本仅为12%。这使得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很难具有价格竞争力。要想迎头赶上,中国企业将不得不走收购这条路。

对日本机械制造巨头来说,这种趋势和需求将持续下去。对华销量将带动该行业所有制造商的业务上扬,推高企业估值。发那科(Fanuc Corp.)称,2020年前9个月该公司的在华销售额增长了29%。发那科工厂里到处都是为苹果(Apple Inc.)等公司制造产品的黄色机器人。尽管日本经济似乎因为疫情出现了严重衰退,但短观商业调查显示,制造商的形势日渐向好。自2020年6月以来,东证机械分类指数上涨了30%,而大盘仅上涨了17%。企业可能会加大在华投资,利用中国对“内向型”经济战略的关注。

中国不会立即崛起为工业强国。除非严厉的疫情封锁有给经济带来冲击的风险,日本不会很快失去其建立已久的优势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高端制造业将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21-01-26 07:30
摘要: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立志要成为一个自力更生的高科技工业强国,这份雄心壮志现在进展如何?不妨把目光投向日本公司。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表示,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中国企业的日本机床设备订单自2020年6月以来不断增加,甚至下单速度还有所提速。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工厂自动化设备销售额预计将超过以往峰值。

这完全不同于过去两年中国企业抢占市场份额的情形,当时中国政府大力推动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不愿再像过去几十年那样继续生产面向大众市场的低利润产品。中国各类机械设备制造商开始排挤通常处于制造业价值链高端的日本企业,后者警告称,中国市场需求正在减弱,且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财政刺激计划却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液压挖掘机等建筑机械设备的市场情绪,而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拥有坚实基础。

在疫情封锁和随后的复苏背景下,这种策略变化让外界看到了中国雄心勃勃产业政策的局限性。受美国指责中国贸易做法以及疫后艰难复苏的打击,2020年中国大部分时间关注的都是有关科技自立自强的政策。未来五年中国政府经济蓝图的关键组成部分是支持用于国内市场的机械、5G设备和半导体等高端制造业。国家资金正越来越多地投向这些行业。政府还希望升级内部供应链,维持自身的世界工厂角色。中国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终端用户,但每万名员工安装的机器人数量仍相对较低。

在5G等一些领域,中国无疑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在高科技制造领域仍将继续依赖日本公司。对于塑料行业使用的执行简单任务的线性和笛卡尔机器人,中国供应商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里昂证券(CLSA Ltd.)的分析师称,对于更为复杂的多轴移动铰接式机器人,外国制造商在中国和为中国制造的机器人数量更多,占到销售额的60%以上。日本是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出口国之一。

中日两国仍存在巨大的技术差距,这是事实。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分析师说,超过75%的齿轮减速器是从纳博特斯克(Nabtesco Corp.)和Harmonic Drive Systems Inc.等日本公司进口的。这些零部件占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的成本三分之一以上,占日本制造的工业机器人成本仅为12%。这使得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很难具有价格竞争力。要想迎头赶上,中国企业将不得不走收购这条路。

对日本机械制造巨头来说,这种趋势和需求将持续下去。对华销量将带动该行业所有制造商的业务上扬,推高企业估值。发那科(Fanuc Corp.)称,2020年前9个月该公司的在华销售额增长了29%。发那科工厂里到处都是为苹果(Apple Inc.)等公司制造产品的黄色机器人。尽管日本经济似乎因为疫情出现了严重衰退,但短观商业调查显示,制造商的形势日渐向好。自2020年6月以来,东证机械分类指数上涨了30%,而大盘仅上涨了17%。企业可能会加大在华投资,利用中国对“内向型”经济战略的关注。

中国不会立即崛起为工业强国。除非严厉的疫情封锁有给经济带来冲击的风险,日本不会很快失去其建立已久的优势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立志要成为一个自力更生的高科技工业强国,这份雄心壮志现在进展如何?不妨把目光投向日本公司。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表示,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中国企业的日本机床设备订单自2020年6月以来不断增加,甚至下单速度还有所提速。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工厂自动化设备销售额预计将超过以往峰值。

这完全不同于过去两年中国企业抢占市场份额的情形,当时中国政府大力推动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不愿再像过去几十年那样继续生产面向大众市场的低利润产品。中国各类机械设备制造商开始排挤通常处于制造业价值链高端的日本企业,后者警告称,中国市场需求正在减弱,且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财政刺激计划却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液压挖掘机等建筑机械设备的市场情绪,而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拥有坚实基础。

在疫情封锁和随后的复苏背景下,这种策略变化让外界看到了中国雄心勃勃产业政策的局限性。受美国指责中国贸易做法以及疫后艰难复苏的打击,2020年中国大部分时间关注的都是有关科技自立自强的政策。未来五年中国政府经济蓝图的关键组成部分是支持用于国内市场的机械、5G设备和半导体等高端制造业。国家资金正越来越多地投向这些行业。政府还希望升级内部供应链,维持自身的世界工厂角色。中国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终端用户,但每万名员工安装的机器人数量仍相对较低。

在5G等一些领域,中国无疑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在高科技制造领域仍将继续依赖日本公司。对于塑料行业使用的执行简单任务的线性和笛卡尔机器人,中国供应商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里昂证券(CLSA Ltd.)的分析师称,对于更为复杂的多轴移动铰接式机器人,外国制造商在中国和为中国制造的机器人数量更多,占到销售额的60%以上。日本是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出口国之一。

中日两国仍存在巨大的技术差距,这是事实。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分析师说,超过75%的齿轮减速器是从纳博特斯克(Nabtesco Corp.)和Harmonic Drive Systems Inc.等日本公司进口的。这些零部件占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的成本三分之一以上,占日本制造的工业机器人成本仅为12%。这使得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很难具有价格竞争力。要想迎头赶上,中国企业将不得不走收购这条路。

对日本机械制造巨头来说,这种趋势和需求将持续下去。对华销量将带动该行业所有制造商的业务上扬,推高企业估值。发那科(Fanuc Corp.)称,2020年前9个月该公司的在华销售额增长了29%。发那科工厂里到处都是为苹果(Apple Inc.)等公司制造产品的黄色机器人。尽管日本经济似乎因为疫情出现了严重衰退,但短观商业调查显示,制造商的形势日渐向好。自2020年6月以来,东证机械分类指数上涨了30%,而大盘仅上涨了17%。企业可能会加大在华投资,利用中国对“内向型”经济战略的关注。

中国不会立即崛起为工业强国。除非严厉的疫情封锁有给经济带来冲击的风险,日本不会很快失去其建立已久的优势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高端制造业将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21-01-26 07:30
摘要: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立志要成为一个自力更生的高科技工业强国,这份雄心壮志现在进展如何?不妨把目光投向日本公司。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表示,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中国企业的日本机床设备订单自2020年6月以来不断增加,甚至下单速度还有所提速。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工厂自动化设备销售额预计将超过以往峰值。

这完全不同于过去两年中国企业抢占市场份额的情形,当时中国政府大力推动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不愿再像过去几十年那样继续生产面向大众市场的低利润产品。中国各类机械设备制造商开始排挤通常处于制造业价值链高端的日本企业,后者警告称,中国市场需求正在减弱,且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财政刺激计划却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液压挖掘机等建筑机械设备的市场情绪,而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拥有坚实基础。

在疫情封锁和随后的复苏背景下,这种策略变化让外界看到了中国雄心勃勃产业政策的局限性。受美国指责中国贸易做法以及疫后艰难复苏的打击,2020年中国大部分时间关注的都是有关科技自立自强的政策。未来五年中国政府经济蓝图的关键组成部分是支持用于国内市场的机械、5G设备和半导体等高端制造业。国家资金正越来越多地投向这些行业。政府还希望升级内部供应链,维持自身的世界工厂角色。中国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终端用户,但每万名员工安装的机器人数量仍相对较低。

在5G等一些领域,中国无疑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在高科技制造领域仍将继续依赖日本公司。对于塑料行业使用的执行简单任务的线性和笛卡尔机器人,中国供应商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里昂证券(CLSA Ltd.)的分析师称,对于更为复杂的多轴移动铰接式机器人,外国制造商在中国和为中国制造的机器人数量更多,占到销售额的60%以上。日本是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出口国之一。

中日两国仍存在巨大的技术差距,这是事实。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分析师说,超过75%的齿轮减速器是从纳博特斯克(Nabtesco Corp.)和Harmonic Drive Systems Inc.等日本公司进口的。这些零部件占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的成本三分之一以上,占日本制造的工业机器人成本仅为12%。这使得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很难具有价格竞争力。要想迎头赶上,中国企业将不得不走收购这条路。

对日本机械制造巨头来说,这种趋势和需求将持续下去。对华销量将带动该行业所有制造商的业务上扬,推高企业估值。发那科(Fanuc Corp.)称,2020年前9个月该公司的在华销售额增长了29%。发那科工厂里到处都是为苹果(Apple Inc.)等公司制造产品的黄色机器人。尽管日本经济似乎因为疫情出现了严重衰退,但短观商业调查显示,制造商的形势日渐向好。自2020年6月以来,东证机械分类指数上涨了30%,而大盘仅上涨了17%。企业可能会加大在华投资,利用中国对“内向型”经济战略的关注。

中国不会立即崛起为工业强国。除非严厉的疫情封锁有给经济带来冲击的风险,日本不会很快失去其建立已久的优势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立志要成为一个自力更生的高科技工业强国,这份雄心壮志现在进展如何?不妨把目光投向日本公司。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表示,日本机械行业的发运货值有望创下历史新高。中国企业的日本机床设备订单自2020年6月以来不断增加,甚至下单速度还有所提速。该行业的整体订单呈现出同样趋势。工厂自动化设备销售额预计将超过以往峰值。

这完全不同于过去两年中国企业抢占市场份额的情形,当时中国政府大力推动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不愿再像过去几十年那样继续生产面向大众市场的低利润产品。中国各类机械设备制造商开始排挤通常处于制造业价值链高端的日本企业,后者警告称,中国市场需求正在减弱,且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财政刺激计划却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液压挖掘机等建筑机械设备的市场情绪,而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拥有坚实基础。

在疫情封锁和随后的复苏背景下,这种策略变化让外界看到了中国雄心勃勃产业政策的局限性。受美国指责中国贸易做法以及疫后艰难复苏的打击,2020年中国大部分时间关注的都是有关科技自立自强的政策。未来五年中国政府经济蓝图的关键组成部分是支持用于国内市场的机械、5G设备和半导体等高端制造业。国家资金正越来越多地投向这些行业。政府还希望升级内部供应链,维持自身的世界工厂角色。中国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终端用户,但每万名员工安装的机器人数量仍相对较低。

在5G等一些领域,中国无疑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在高科技制造领域仍将继续依赖日本公司。对于塑料行业使用的执行简单任务的线性和笛卡尔机器人,中国供应商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里昂证券(CLSA Ltd.)的分析师称,对于更为复杂的多轴移动铰接式机器人,外国制造商在中国和为中国制造的机器人数量更多,占到销售额的60%以上。日本是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出口国之一。

中日两国仍存在巨大的技术差距,这是事实。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分析师说,超过75%的齿轮减速器是从纳博特斯克(Nabtesco Corp.)和Harmonic Drive Systems Inc.等日本公司进口的。这些零部件占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的成本三分之一以上,占日本制造的工业机器人成本仅为12%。这使得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很难具有价格竞争力。要想迎头赶上,中国企业将不得不走收购这条路。

对日本机械制造巨头来说,这种趋势和需求将持续下去。对华销量将带动该行业所有制造商的业务上扬,推高企业估值。发那科(Fanuc Corp.)称,2020年前9个月该公司的在华销售额增长了29%。发那科工厂里到处都是为苹果(Apple Inc.)等公司制造产品的黄色机器人。尽管日本经济似乎因为疫情出现了严重衰退,但短观商业调查显示,制造商的形势日渐向好。自2020年6月以来,东证机械分类指数上涨了30%,而大盘仅上涨了17%。企业可能会加大在华投资,利用中国对“内向型”经济战略的关注。

中国不会立即崛起为工业强国。除非严厉的疫情封锁有给经济带来冲击的风险,日本不会很快失去其建立已久的优势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