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10月9日,蚂蚁集团位于上海的总部,背后是该市的天际线。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IPO)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今年迄今,先前已在别处挂牌的公司在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进行了融资总规模超过475亿美元的IPO和上市交易。

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与2010年以来任何完整年度相比,这已经是沪深两市上市交易最高单年融资总额,在全球上市交易融资总额中的占比达到前所未有的27%。如果算上中国公司在香港进行的交易,这一比例将上升到43%。

交易量可能会保持强劲。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正计划在香港以及上海科创板双重上市,这可能成为世界范围内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这种繁荣的一个驱动因素是,得益于率先报告新冠疫情并率先控制住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中国股市的表现让世界其他股市相形见绌。基准上证综指今年以来累计上涨约9%。对于中国日益扩大的大型未上市公司群体而言,上市由此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项。

第二个催化剂是去年推出的上交所科创板。科创板不受中国A股市场通常存在的一些约束限制,A股市场通常对股票估值有不成文的限制,申请上市的企业往往要排队等待数年才能正式获批。

科创板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青睐的一个项目,也是中国第三次尝试打造一个对标纳斯达克的本土市场,目的是帮助振兴中国经济,增强中国在争夺全球科技主导地位方面的优势。

中国公司的第二上市也促成了这一热潮。考虑到可能在科创板获得更高的估值,那些已经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纷纷考虑在上交所科创板进行第二上市。根据交易所数据,科创板股票的平均市盈率超过93倍。


“对(那些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来说,现在是时候回归了,”UBP Asset Management Asia Ltd.的基金经理Choonshik Yi说,“这里有需求,投资者愿意溢价购买股票。就潜在有意上市的企业而言,国内市场是不二的选择。”

根据科创板的规定,已经在境外上市的企业,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0亿元(约合299亿美元)的,可申请科创板IPO。对于科技公司而言,科创板对将上市门槛放低了90%,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亿元即可。


到目前为止,只有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利用了这一优势,但理论上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和其他公司也可以这么做。Dealogic的数据显示,六家香港上市公司通过在科创板上市总共筹集了近110亿美元。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Geely Automobile Holdings Ltd., 0175.HK, 简称﹕吉利汽车)和芯片制造商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Fudan Microelectronics Group Co., 1385.HK, 简称:上海复旦)等至少六家公司也计划登陆科创板。

圣迭戈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投资总监Louis Lau称,一些中国公司觉得自己在境外市场受到了不公平对待,甚至在香港也是如此。

他表示,这些公司觉得,在中国内地上市能让它们获得更高估值,因为人们知道它们的故事和品牌。

按今年的融资额计算,科创板是中国境内最大的市场,IPO和二次上市的筹资规模超过220亿美元。

与中国更传统的市场不同,科创板也接纳在海外注册的中国公司。这可能使其争取到像九号机器人(Ninebot)这样的初创公司来上市,该公司9月份在科创板获得了首个此类上市的批准。九号机器人是电动平衡车赛格威(Segway)的所有者。

这也吸引了更大型企业子公司的兴趣。例如,美国上市的太阳能公司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JinkoSolar Holding Co. JKS)正准备将旗下一家子公司在科创板单独上市,另外同类企业阿特斯(Canadian Solar Inc., CSIQ)也正在考虑类似的交易,即在科创板或深圳的创业板上市。

与此同时,美国退市的威胁和上市规则的修改也在促使一些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到香港上市。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亚太全球资本市场联席主管科本(Craig Coben)称:“返回本土上市让中国公司接触到难以在美国市场投资的新投资者。”

科本说,这也是一个改变广大投资者认知的机会。他说,在美国上市多年后,中资公司“已经发展进化,在许多方面都有所提高,它们可能想要在投资者中为自己找到新的位置”。

GAM Investments新兴市场股票投资经理芒福德(Rob Mumford)称,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一个健康的股市能帮助该国经济摆脱对债务的严重依赖。芒福德称,当前中国投资者坐拥现金,此类现金可以投资创新企业,发挥更大效用。

芒福德称,这是在动员储蓄、创立健康可持续的资本市场与避免市场过度回调(人们会因此退却)之间的一种审慎平衡。

包括其他类型的股权融资,如后续股票投资和可转换债券在内,今年迄今中国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股权融资总额累计已接近1,630亿美元,比2019年全年的1,270亿美元高出28%。■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资本市场出现上市热潮

发布日期:2020-10-21 10:30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10月9日,蚂蚁集团位于上海的总部,背后是该市的天际线。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IPO)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今年迄今,先前已在别处挂牌的公司在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进行了融资总规模超过475亿美元的IPO和上市交易。

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与2010年以来任何完整年度相比,这已经是沪深两市上市交易最高单年融资总额,在全球上市交易融资总额中的占比达到前所未有的27%。如果算上中国公司在香港进行的交易,这一比例将上升到43%。

交易量可能会保持强劲。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正计划在香港以及上海科创板双重上市,这可能成为世界范围内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这种繁荣的一个驱动因素是,得益于率先报告新冠疫情并率先控制住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中国股市的表现让世界其他股市相形见绌。基准上证综指今年以来累计上涨约9%。对于中国日益扩大的大型未上市公司群体而言,上市由此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项。

第二个催化剂是去年推出的上交所科创板。科创板不受中国A股市场通常存在的一些约束限制,A股市场通常对股票估值有不成文的限制,申请上市的企业往往要排队等待数年才能正式获批。

科创板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青睐的一个项目,也是中国第三次尝试打造一个对标纳斯达克的本土市场,目的是帮助振兴中国经济,增强中国在争夺全球科技主导地位方面的优势。

中国公司的第二上市也促成了这一热潮。考虑到可能在科创板获得更高的估值,那些已经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纷纷考虑在上交所科创板进行第二上市。根据交易所数据,科创板股票的平均市盈率超过93倍。


“对(那些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来说,现在是时候回归了,”UBP Asset Management Asia Ltd.的基金经理Choonshik Yi说,“这里有需求,投资者愿意溢价购买股票。就潜在有意上市的企业而言,国内市场是不二的选择。”

根据科创板的规定,已经在境外上市的企业,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0亿元(约合299亿美元)的,可申请科创板IPO。对于科技公司而言,科创板对将上市门槛放低了90%,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亿元即可。


到目前为止,只有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利用了这一优势,但理论上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和其他公司也可以这么做。Dealogic的数据显示,六家香港上市公司通过在科创板上市总共筹集了近110亿美元。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Geely Automobile Holdings Ltd., 0175.HK, 简称﹕吉利汽车)和芯片制造商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Fudan Microelectronics Group Co., 1385.HK, 简称:上海复旦)等至少六家公司也计划登陆科创板。

圣迭戈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投资总监Louis Lau称,一些中国公司觉得自己在境外市场受到了不公平对待,甚至在香港也是如此。

他表示,这些公司觉得,在中国内地上市能让它们获得更高估值,因为人们知道它们的故事和品牌。

按今年的融资额计算,科创板是中国境内最大的市场,IPO和二次上市的筹资规模超过220亿美元。

与中国更传统的市场不同,科创板也接纳在海外注册的中国公司。这可能使其争取到像九号机器人(Ninebot)这样的初创公司来上市,该公司9月份在科创板获得了首个此类上市的批准。九号机器人是电动平衡车赛格威(Segway)的所有者。

这也吸引了更大型企业子公司的兴趣。例如,美国上市的太阳能公司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JinkoSolar Holding Co. JKS)正准备将旗下一家子公司在科创板单独上市,另外同类企业阿特斯(Canadian Solar Inc., CSIQ)也正在考虑类似的交易,即在科创板或深圳的创业板上市。

与此同时,美国退市的威胁和上市规则的修改也在促使一些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到香港上市。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亚太全球资本市场联席主管科本(Craig Coben)称:“返回本土上市让中国公司接触到难以在美国市场投资的新投资者。”

科本说,这也是一个改变广大投资者认知的机会。他说,在美国上市多年后,中资公司“已经发展进化,在许多方面都有所提高,它们可能想要在投资者中为自己找到新的位置”。

GAM Investments新兴市场股票投资经理芒福德(Rob Mumford)称,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一个健康的股市能帮助该国经济摆脱对债务的严重依赖。芒福德称,当前中国投资者坐拥现金,此类现金可以投资创新企业,发挥更大效用。

芒福德称,这是在动员储蓄、创立健康可持续的资本市场与避免市场过度回调(人们会因此退却)之间的一种审慎平衡。

包括其他类型的股权融资,如后续股票投资和可转换债券在内,今年迄今中国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股权融资总额累计已接近1,630亿美元,比2019年全年的1,270亿美元高出28%。■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10月9日,蚂蚁集团位于上海的总部,背后是该市的天际线。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IPO)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今年迄今,先前已在别处挂牌的公司在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进行了融资总规模超过475亿美元的IPO和上市交易。

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与2010年以来任何完整年度相比,这已经是沪深两市上市交易最高单年融资总额,在全球上市交易融资总额中的占比达到前所未有的27%。如果算上中国公司在香港进行的交易,这一比例将上升到43%。

交易量可能会保持强劲。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正计划在香港以及上海科创板双重上市,这可能成为世界范围内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这种繁荣的一个驱动因素是,得益于率先报告新冠疫情并率先控制住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中国股市的表现让世界其他股市相形见绌。基准上证综指今年以来累计上涨约9%。对于中国日益扩大的大型未上市公司群体而言,上市由此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项。

第二个催化剂是去年推出的上交所科创板。科创板不受中国A股市场通常存在的一些约束限制,A股市场通常对股票估值有不成文的限制,申请上市的企业往往要排队等待数年才能正式获批。

科创板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青睐的一个项目,也是中国第三次尝试打造一个对标纳斯达克的本土市场,目的是帮助振兴中国经济,增强中国在争夺全球科技主导地位方面的优势。

中国公司的第二上市也促成了这一热潮。考虑到可能在科创板获得更高的估值,那些已经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纷纷考虑在上交所科创板进行第二上市。根据交易所数据,科创板股票的平均市盈率超过93倍。


“对(那些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来说,现在是时候回归了,”UBP Asset Management Asia Ltd.的基金经理Choonshik Yi说,“这里有需求,投资者愿意溢价购买股票。就潜在有意上市的企业而言,国内市场是不二的选择。”

根据科创板的规定,已经在境外上市的企业,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0亿元(约合299亿美元)的,可申请科创板IPO。对于科技公司而言,科创板对将上市门槛放低了90%,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亿元即可。


到目前为止,只有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利用了这一优势,但理论上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和其他公司也可以这么做。Dealogic的数据显示,六家香港上市公司通过在科创板上市总共筹集了近110亿美元。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Geely Automobile Holdings Ltd., 0175.HK, 简称﹕吉利汽车)和芯片制造商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Fudan Microelectronics Group Co., 1385.HK, 简称:上海复旦)等至少六家公司也计划登陆科创板。

圣迭戈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投资总监Louis Lau称,一些中国公司觉得自己在境外市场受到了不公平对待,甚至在香港也是如此。

他表示,这些公司觉得,在中国内地上市能让它们获得更高估值,因为人们知道它们的故事和品牌。

按今年的融资额计算,科创板是中国境内最大的市场,IPO和二次上市的筹资规模超过220亿美元。

与中国更传统的市场不同,科创板也接纳在海外注册的中国公司。这可能使其争取到像九号机器人(Ninebot)这样的初创公司来上市,该公司9月份在科创板获得了首个此类上市的批准。九号机器人是电动平衡车赛格威(Segway)的所有者。

这也吸引了更大型企业子公司的兴趣。例如,美国上市的太阳能公司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JinkoSolar Holding Co. JKS)正准备将旗下一家子公司在科创板单独上市,另外同类企业阿特斯(Canadian Solar Inc., CSIQ)也正在考虑类似的交易,即在科创板或深圳的创业板上市。

与此同时,美国退市的威胁和上市规则的修改也在促使一些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到香港上市。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亚太全球资本市场联席主管科本(Craig Coben)称:“返回本土上市让中国公司接触到难以在美国市场投资的新投资者。”

科本说,这也是一个改变广大投资者认知的机会。他说,在美国上市多年后,中资公司“已经发展进化,在许多方面都有所提高,它们可能想要在投资者中为自己找到新的位置”。

GAM Investments新兴市场股票投资经理芒福德(Rob Mumford)称,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一个健康的股市能帮助该国经济摆脱对债务的严重依赖。芒福德称,当前中国投资者坐拥现金,此类现金可以投资创新企业,发挥更大效用。

芒福德称,这是在动员储蓄、创立健康可持续的资本市场与避免市场过度回调(人们会因此退却)之间的一种审慎平衡。

包括其他类型的股权融资,如后续股票投资和可转换债券在内,今年迄今中国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股权融资总额累计已接近1,630亿美元,比2019年全年的1,270亿美元高出28%。■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资本市场出现上市热潮

发布日期:2020-10-21 10:30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10月9日,蚂蚁集团位于上海的总部,背后是该市的天际线。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IPO)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今年迄今,先前已在别处挂牌的公司在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进行了融资总规模超过475亿美元的IPO和上市交易。

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与2010年以来任何完整年度相比,这已经是沪深两市上市交易最高单年融资总额,在全球上市交易融资总额中的占比达到前所未有的27%。如果算上中国公司在香港进行的交易,这一比例将上升到43%。

交易量可能会保持强劲。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正计划在香港以及上海科创板双重上市,这可能成为世界范围内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这种繁荣的一个驱动因素是,得益于率先报告新冠疫情并率先控制住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中国股市的表现让世界其他股市相形见绌。基准上证综指今年以来累计上涨约9%。对于中国日益扩大的大型未上市公司群体而言,上市由此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项。

第二个催化剂是去年推出的上交所科创板。科创板不受中国A股市场通常存在的一些约束限制,A股市场通常对股票估值有不成文的限制,申请上市的企业往往要排队等待数年才能正式获批。

科创板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青睐的一个项目,也是中国第三次尝试打造一个对标纳斯达克的本土市场,目的是帮助振兴中国经济,增强中国在争夺全球科技主导地位方面的优势。

中国公司的第二上市也促成了这一热潮。考虑到可能在科创板获得更高的估值,那些已经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纷纷考虑在上交所科创板进行第二上市。根据交易所数据,科创板股票的平均市盈率超过93倍。


“对(那些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来说,现在是时候回归了,”UBP Asset Management Asia Ltd.的基金经理Choonshik Yi说,“这里有需求,投资者愿意溢价购买股票。就潜在有意上市的企业而言,国内市场是不二的选择。”

根据科创板的规定,已经在境外上市的企业,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0亿元(约合299亿美元)的,可申请科创板IPO。对于科技公司而言,科创板对将上市门槛放低了90%,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亿元即可。


到目前为止,只有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利用了这一优势,但理论上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和其他公司也可以这么做。Dealogic的数据显示,六家香港上市公司通过在科创板上市总共筹集了近110亿美元。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Geely Automobile Holdings Ltd., 0175.HK, 简称﹕吉利汽车)和芯片制造商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Fudan Microelectronics Group Co., 1385.HK, 简称:上海复旦)等至少六家公司也计划登陆科创板。

圣迭戈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投资总监Louis Lau称,一些中国公司觉得自己在境外市场受到了不公平对待,甚至在香港也是如此。

他表示,这些公司觉得,在中国内地上市能让它们获得更高估值,因为人们知道它们的故事和品牌。

按今年的融资额计算,科创板是中国境内最大的市场,IPO和二次上市的筹资规模超过220亿美元。

与中国更传统的市场不同,科创板也接纳在海外注册的中国公司。这可能使其争取到像九号机器人(Ninebot)这样的初创公司来上市,该公司9月份在科创板获得了首个此类上市的批准。九号机器人是电动平衡车赛格威(Segway)的所有者。

这也吸引了更大型企业子公司的兴趣。例如,美国上市的太阳能公司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JinkoSolar Holding Co. JKS)正准备将旗下一家子公司在科创板单独上市,另外同类企业阿特斯(Canadian Solar Inc., CSIQ)也正在考虑类似的交易,即在科创板或深圳的创业板上市。

与此同时,美国退市的威胁和上市规则的修改也在促使一些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到香港上市。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亚太全球资本市场联席主管科本(Craig Coben)称:“返回本土上市让中国公司接触到难以在美国市场投资的新投资者。”

科本说,这也是一个改变广大投资者认知的机会。他说,在美国上市多年后,中资公司“已经发展进化,在许多方面都有所提高,它们可能想要在投资者中为自己找到新的位置”。

GAM Investments新兴市场股票投资经理芒福德(Rob Mumford)称,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一个健康的股市能帮助该国经济摆脱对债务的严重依赖。芒福德称,当前中国投资者坐拥现金,此类现金可以投资创新企业,发挥更大效用。

芒福德称,这是在动员储蓄、创立健康可持续的资本市场与避免市场过度回调(人们会因此退却)之间的一种审慎平衡。

包括其他类型的股权融资,如后续股票投资和可转换债券在内,今年迄今中国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股权融资总额累计已接近1,630亿美元,比2019年全年的1,270亿美元高出28%。■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10月9日,蚂蚁集团位于上海的总部,背后是该市的天际线。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全球首次公开募股(IPO)和其他上市交易中所占比重创下纪录高位,这得益于活跃的市场、新推出的科创板以及中国公司寻求就近上市。

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今年迄今,先前已在别处挂牌的公司在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进行了融资总规模超过475亿美元的IPO和上市交易。

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与2010年以来任何完整年度相比,这已经是沪深两市上市交易最高单年融资总额,在全球上市交易融资总额中的占比达到前所未有的27%。如果算上中国公司在香港进行的交易,这一比例将上升到43%。

交易量可能会保持强劲。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正计划在香港以及上海科创板双重上市,这可能成为世界范围内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这种繁荣的一个驱动因素是,得益于率先报告新冠疫情并率先控制住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中国股市的表现让世界其他股市相形见绌。基准上证综指今年以来累计上涨约9%。对于中国日益扩大的大型未上市公司群体而言,上市由此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项。

第二个催化剂是去年推出的上交所科创板。科创板不受中国A股市场通常存在的一些约束限制,A股市场通常对股票估值有不成文的限制,申请上市的企业往往要排队等待数年才能正式获批。

科创板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青睐的一个项目,也是中国第三次尝试打造一个对标纳斯达克的本土市场,目的是帮助振兴中国经济,增强中国在争夺全球科技主导地位方面的优势。

中国公司的第二上市也促成了这一热潮。考虑到可能在科创板获得更高的估值,那些已经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纷纷考虑在上交所科创板进行第二上市。根据交易所数据,科创板股票的平均市盈率超过93倍。


“对(那些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来说,现在是时候回归了,”UBP Asset Management Asia Ltd.的基金经理Choonshik Yi说,“这里有需求,投资者愿意溢价购买股票。就潜在有意上市的企业而言,国内市场是不二的选择。”

根据科创板的规定,已经在境外上市的企业,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0亿元(约合299亿美元)的,可申请科创板IPO。对于科技公司而言,科创板对将上市门槛放低了90%,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亿元即可。


到目前为止,只有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利用了这一优势,但理论上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和其他公司也可以这么做。Dealogic的数据显示,六家香港上市公司通过在科创板上市总共筹集了近110亿美元。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Geely Automobile Holdings Ltd., 0175.HK, 简称﹕吉利汽车)和芯片制造商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Fudan Microelectronics Group Co., 1385.HK, 简称:上海复旦)等至少六家公司也计划登陆科创板。

圣迭戈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投资总监Louis Lau称,一些中国公司觉得自己在境外市场受到了不公平对待,甚至在香港也是如此。

他表示,这些公司觉得,在中国内地上市能让它们获得更高估值,因为人们知道它们的故事和品牌。

按今年的融资额计算,科创板是中国境内最大的市场,IPO和二次上市的筹资规模超过220亿美元。

与中国更传统的市场不同,科创板也接纳在海外注册的中国公司。这可能使其争取到像九号机器人(Ninebot)这样的初创公司来上市,该公司9月份在科创板获得了首个此类上市的批准。九号机器人是电动平衡车赛格威(Segway)的所有者。

这也吸引了更大型企业子公司的兴趣。例如,美国上市的太阳能公司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JinkoSolar Holding Co. JKS)正准备将旗下一家子公司在科创板单独上市,另外同类企业阿特斯(Canadian Solar Inc., CSIQ)也正在考虑类似的交易,即在科创板或深圳的创业板上市。

与此同时,美国退市的威胁和上市规则的修改也在促使一些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到香港上市。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亚太全球资本市场联席主管科本(Craig Coben)称:“返回本土上市让中国公司接触到难以在美国市场投资的新投资者。”

科本说,这也是一个改变广大投资者认知的机会。他说,在美国上市多年后,中资公司“已经发展进化,在许多方面都有所提高,它们可能想要在投资者中为自己找到新的位置”。

GAM Investments新兴市场股票投资经理芒福德(Rob Mumford)称,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一个健康的股市能帮助该国经济摆脱对债务的严重依赖。芒福德称,当前中国投资者坐拥现金,此类现金可以投资创新企业,发挥更大效用。

芒福德称,这是在动员储蓄、创立健康可持续的资本市场与避免市场过度回调(人们会因此退却)之间的一种审慎平衡。

包括其他类型的股权融资,如后续股票投资和可转换债券在内,今年迄今中国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股权融资总额累计已接近1,630亿美元,比2019年全年的1,270亿美元高出28%。■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