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中国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尽管中国是去年新冠疫情期间唯一实现扩张的主要经济体,但经济增长依然很不平衡,严重依赖对美国和其他地区的制成品出口。国内消费表现滞后,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消费支出疲软有诸多原因。虽然中国的失业率从未像美欧各国那样大幅上升,但许多企业削减了工资或工时,这令一些消费者感到焦虑。许多人选择多存钱,这是中国人的一种普遍倾向。长期以来中国的储蓄率都很高。

中国政府也没有像美国那样直接向消费者发放现金补助,而是选择将刺激重点放在帮助工厂和其他企业上。


许多经济学家目前认为,中国2021年的消费支出将维持疲软状态。若果真如此,这可能意味着,在帮助其他经济体摆脱困境方面,中国需求今年的作用将低于预期。

中国制定的一个长期目标是减少经济对投资和工厂生产的依赖,而消费不振的情况也会使中国实现这个目标的努力受挫。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依靠投资和生产的拉动,中国创造出经济奇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包括今年在内),人们认为这方面能带来的回报将越来越少。2020年提振中国经济的出口增长因素可能会在2021年消退,因为预计今年西方消费者将恢复旅游和餐馆消费,同时可能减少从中国购买玩具和小器具。

对中国经济进行民间调查的研究公司China Beige Book的首席执行官Leland Miller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在消费方面做更多的工作,那么将对中国的经济复苏进程和经济加速发展形成真正的制约。”

住在重庆市的25岁教师Yan Ling说,她计划继续减少非必需商品的购买,比如零食和衣服,部分原因是她担心疫情可能再度抬头,从而影响到她的工作稳定性。虽然她的收入已经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由于小学暂时停课,她的月薪下降到只有约460美元,仅相当于正常时期的三分之一。

她说道,疫情让她认识到了存钱的重要性。

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仍相当强劲,预计今年经济增长率将达到7%甚至更高,远超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增长可能会转变为一种良性循环,能够缓解消费者担忧,并刺激更强劲的消费。

与美国的富裕人群一样,有钱的中国人基本上一直保持着购买力,为一些西方品牌提供了难得的增长来源。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豪华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第三财季利润增长近10%,得益于中国买家需求的强劲复苏。意大利奢侈品品牌普拉达(Prada SpA)报告称,2020年下半年在华销售激增52%。

中国未能如一些分析师所预期的那样在2020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市场,尽管多年来一直在缩小与美国的这一差距,且中国的人口数量比美国多得多。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预计2020年美国零售额将小幅升至6.24万亿美元。

经济学家表示,新冠疫情还加剧了长期以来抑制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结构性问题,而纠正这些问题需要强大的政治决断力。相关问题包括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严重依赖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以及缺乏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使得许多家庭不得不增加储蓄以备应急之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虽然中国家庭储蓄率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2010年25%的峰值微降至2018年的23%,但仍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中国央行在2020年第三季度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50%的受访家庭表示计划增加储蓄,这一比例高于一年前的45%,而表示打算增加支出或投资的家庭占比则有所下降。

河北省最近暴发的新冠疫情和新的封锁措施,加剧了人们对即将到来的中国春节期间零售销售将走弱的担忧。春节通常是消费支出的旺季。

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表示,2021年消费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可能性非常小。

一个担忧是,中国的就业市场仍然不稳定。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说,尽管中国城镇就业率在去年9月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估计工作量仍比正常水平低40%以上。

他的研究显示,去年9月份私营部门员工的平均收入同比下降了29%。

甘犁称,工作量少反映了需求的低迷,这意味着就业市场的复苏仍然相当脆弱。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在河北省秦皇岛的燃油销售人员Chen Yong表示,他的年收入从疫情前的约46,200美元降至约32,340美元,因为加油站和工厂等客户都在别处寻找更便宜的供应。

38岁的Chen说,他通常每年都会买博柏利(Burberry)的包和衣服,但2020年没有。

另一个可能限制未来支出的因素是房价的持续上涨,这让年轻家庭的承受能力受压,促使他们将更多收入用于住房。

甘犁的研究显示,中国房价每上涨5%,就会导致存钱买房家庭的消费下降4.5%,不过这可能会在较小程度上提振有房者的支出。总体而言,这将使总支出减少1.8%。

渴望在上海购买第一套房的Edward Liu说,他正在节省开支,为首付存钱。

28岁的Liu称,他周围的人几乎每天都在谈论买房。他在一家经纪公司担任分析师,还没有看到疫情对其收入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他表示,焦虑具有高度传染性。

中国有关部门最近几个月暗示,今年将采取措施促进消费,进行一些官员所称的“需求侧改革”,但没有透露多少细节。

汇丰(HSBC)研究中国问题的经济学家陈敬阳表示,需要不断向高效企业配置资源,无论是土地、信贷还是更多人才。陈敬阳说,但这种改革当然总会遇到一些阻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但消费支出表现乏力

发布日期:2021-01-20 12:41
摘要: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中国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尽管中国是去年新冠疫情期间唯一实现扩张的主要经济体,但经济增长依然很不平衡,严重依赖对美国和其他地区的制成品出口。国内消费表现滞后,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消费支出疲软有诸多原因。虽然中国的失业率从未像美欧各国那样大幅上升,但许多企业削减了工资或工时,这令一些消费者感到焦虑。许多人选择多存钱,这是中国人的一种普遍倾向。长期以来中国的储蓄率都很高。

中国政府也没有像美国那样直接向消费者发放现金补助,而是选择将刺激重点放在帮助工厂和其他企业上。


许多经济学家目前认为,中国2021年的消费支出将维持疲软状态。若果真如此,这可能意味着,在帮助其他经济体摆脱困境方面,中国需求今年的作用将低于预期。

中国制定的一个长期目标是减少经济对投资和工厂生产的依赖,而消费不振的情况也会使中国实现这个目标的努力受挫。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依靠投资和生产的拉动,中国创造出经济奇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包括今年在内),人们认为这方面能带来的回报将越来越少。2020年提振中国经济的出口增长因素可能会在2021年消退,因为预计今年西方消费者将恢复旅游和餐馆消费,同时可能减少从中国购买玩具和小器具。

对中国经济进行民间调查的研究公司China Beige Book的首席执行官Leland Miller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在消费方面做更多的工作,那么将对中国的经济复苏进程和经济加速发展形成真正的制约。”

住在重庆市的25岁教师Yan Ling说,她计划继续减少非必需商品的购买,比如零食和衣服,部分原因是她担心疫情可能再度抬头,从而影响到她的工作稳定性。虽然她的收入已经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由于小学暂时停课,她的月薪下降到只有约460美元,仅相当于正常时期的三分之一。

她说道,疫情让她认识到了存钱的重要性。

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仍相当强劲,预计今年经济增长率将达到7%甚至更高,远超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增长可能会转变为一种良性循环,能够缓解消费者担忧,并刺激更强劲的消费。

与美国的富裕人群一样,有钱的中国人基本上一直保持着购买力,为一些西方品牌提供了难得的增长来源。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豪华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第三财季利润增长近10%,得益于中国买家需求的强劲复苏。意大利奢侈品品牌普拉达(Prada SpA)报告称,2020年下半年在华销售激增52%。

中国未能如一些分析师所预期的那样在2020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市场,尽管多年来一直在缩小与美国的这一差距,且中国的人口数量比美国多得多。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预计2020年美国零售额将小幅升至6.24万亿美元。

经济学家表示,新冠疫情还加剧了长期以来抑制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结构性问题,而纠正这些问题需要强大的政治决断力。相关问题包括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严重依赖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以及缺乏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使得许多家庭不得不增加储蓄以备应急之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虽然中国家庭储蓄率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2010年25%的峰值微降至2018年的23%,但仍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中国央行在2020年第三季度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50%的受访家庭表示计划增加储蓄,这一比例高于一年前的45%,而表示打算增加支出或投资的家庭占比则有所下降。

河北省最近暴发的新冠疫情和新的封锁措施,加剧了人们对即将到来的中国春节期间零售销售将走弱的担忧。春节通常是消费支出的旺季。

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表示,2021年消费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可能性非常小。

一个担忧是,中国的就业市场仍然不稳定。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说,尽管中国城镇就业率在去年9月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估计工作量仍比正常水平低40%以上。

他的研究显示,去年9月份私营部门员工的平均收入同比下降了29%。

甘犁称,工作量少反映了需求的低迷,这意味着就业市场的复苏仍然相当脆弱。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在河北省秦皇岛的燃油销售人员Chen Yong表示,他的年收入从疫情前的约46,200美元降至约32,340美元,因为加油站和工厂等客户都在别处寻找更便宜的供应。

38岁的Chen说,他通常每年都会买博柏利(Burberry)的包和衣服,但2020年没有。

另一个可能限制未来支出的因素是房价的持续上涨,这让年轻家庭的承受能力受压,促使他们将更多收入用于住房。

甘犁的研究显示,中国房价每上涨5%,就会导致存钱买房家庭的消费下降4.5%,不过这可能会在较小程度上提振有房者的支出。总体而言,这将使总支出减少1.8%。

渴望在上海购买第一套房的Edward Liu说,他正在节省开支,为首付存钱。

28岁的Liu称,他周围的人几乎每天都在谈论买房。他在一家经纪公司担任分析师,还没有看到疫情对其收入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他表示,焦虑具有高度传染性。

中国有关部门最近几个月暗示,今年将采取措施促进消费,进行一些官员所称的“需求侧改革”,但没有透露多少细节。

汇丰(HSBC)研究中国问题的经济学家陈敬阳表示,需要不断向高效企业配置资源,无论是土地、信贷还是更多人才。陈敬阳说,但这种改革当然总会遇到一些阻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中国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尽管中国是去年新冠疫情期间唯一实现扩张的主要经济体,但经济增长依然很不平衡,严重依赖对美国和其他地区的制成品出口。国内消费表现滞后,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消费支出疲软有诸多原因。虽然中国的失业率从未像美欧各国那样大幅上升,但许多企业削减了工资或工时,这令一些消费者感到焦虑。许多人选择多存钱,这是中国人的一种普遍倾向。长期以来中国的储蓄率都很高。

中国政府也没有像美国那样直接向消费者发放现金补助,而是选择将刺激重点放在帮助工厂和其他企业上。


许多经济学家目前认为,中国2021年的消费支出将维持疲软状态。若果真如此,这可能意味着,在帮助其他经济体摆脱困境方面,中国需求今年的作用将低于预期。

中国制定的一个长期目标是减少经济对投资和工厂生产的依赖,而消费不振的情况也会使中国实现这个目标的努力受挫。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依靠投资和生产的拉动,中国创造出经济奇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包括今年在内),人们认为这方面能带来的回报将越来越少。2020年提振中国经济的出口增长因素可能会在2021年消退,因为预计今年西方消费者将恢复旅游和餐馆消费,同时可能减少从中国购买玩具和小器具。

对中国经济进行民间调查的研究公司China Beige Book的首席执行官Leland Miller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在消费方面做更多的工作,那么将对中国的经济复苏进程和经济加速发展形成真正的制约。”

住在重庆市的25岁教师Yan Ling说,她计划继续减少非必需商品的购买,比如零食和衣服,部分原因是她担心疫情可能再度抬头,从而影响到她的工作稳定性。虽然她的收入已经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由于小学暂时停课,她的月薪下降到只有约460美元,仅相当于正常时期的三分之一。

她说道,疫情让她认识到了存钱的重要性。

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仍相当强劲,预计今年经济增长率将达到7%甚至更高,远超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增长可能会转变为一种良性循环,能够缓解消费者担忧,并刺激更强劲的消费。

与美国的富裕人群一样,有钱的中国人基本上一直保持着购买力,为一些西方品牌提供了难得的增长来源。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豪华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第三财季利润增长近10%,得益于中国买家需求的强劲复苏。意大利奢侈品品牌普拉达(Prada SpA)报告称,2020年下半年在华销售激增52%。

中国未能如一些分析师所预期的那样在2020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市场,尽管多年来一直在缩小与美国的这一差距,且中国的人口数量比美国多得多。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预计2020年美国零售额将小幅升至6.24万亿美元。

经济学家表示,新冠疫情还加剧了长期以来抑制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结构性问题,而纠正这些问题需要强大的政治决断力。相关问题包括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严重依赖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以及缺乏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使得许多家庭不得不增加储蓄以备应急之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虽然中国家庭储蓄率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2010年25%的峰值微降至2018年的23%,但仍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中国央行在2020年第三季度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50%的受访家庭表示计划增加储蓄,这一比例高于一年前的45%,而表示打算增加支出或投资的家庭占比则有所下降。

河北省最近暴发的新冠疫情和新的封锁措施,加剧了人们对即将到来的中国春节期间零售销售将走弱的担忧。春节通常是消费支出的旺季。

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表示,2021年消费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可能性非常小。

一个担忧是,中国的就业市场仍然不稳定。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说,尽管中国城镇就业率在去年9月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估计工作量仍比正常水平低40%以上。

他的研究显示,去年9月份私营部门员工的平均收入同比下降了29%。

甘犁称,工作量少反映了需求的低迷,这意味着就业市场的复苏仍然相当脆弱。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在河北省秦皇岛的燃油销售人员Chen Yong表示,他的年收入从疫情前的约46,200美元降至约32,340美元,因为加油站和工厂等客户都在别处寻找更便宜的供应。

38岁的Chen说,他通常每年都会买博柏利(Burberry)的包和衣服,但2020年没有。

另一个可能限制未来支出的因素是房价的持续上涨,这让年轻家庭的承受能力受压,促使他们将更多收入用于住房。

甘犁的研究显示,中国房价每上涨5%,就会导致存钱买房家庭的消费下降4.5%,不过这可能会在较小程度上提振有房者的支出。总体而言,这将使总支出减少1.8%。

渴望在上海购买第一套房的Edward Liu说,他正在节省开支,为首付存钱。

28岁的Liu称,他周围的人几乎每天都在谈论买房。他在一家经纪公司担任分析师,还没有看到疫情对其收入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他表示,焦虑具有高度传染性。

中国有关部门最近几个月暗示,今年将采取措施促进消费,进行一些官员所称的“需求侧改革”,但没有透露多少细节。

汇丰(HSBC)研究中国问题的经济学家陈敬阳表示,需要不断向高效企业配置资源,无论是土地、信贷还是更多人才。陈敬阳说,但这种改革当然总会遇到一些阻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但消费支出表现乏力

发布日期:2021-01-20 12:41
摘要: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中国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尽管中国是去年新冠疫情期间唯一实现扩张的主要经济体,但经济增长依然很不平衡,严重依赖对美国和其他地区的制成品出口。国内消费表现滞后,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消费支出疲软有诸多原因。虽然中国的失业率从未像美欧各国那样大幅上升,但许多企业削减了工资或工时,这令一些消费者感到焦虑。许多人选择多存钱,这是中国人的一种普遍倾向。长期以来中国的储蓄率都很高。

中国政府也没有像美国那样直接向消费者发放现金补助,而是选择将刺激重点放在帮助工厂和其他企业上。


许多经济学家目前认为,中国2021年的消费支出将维持疲软状态。若果真如此,这可能意味着,在帮助其他经济体摆脱困境方面,中国需求今年的作用将低于预期。

中国制定的一个长期目标是减少经济对投资和工厂生产的依赖,而消费不振的情况也会使中国实现这个目标的努力受挫。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依靠投资和生产的拉动,中国创造出经济奇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包括今年在内),人们认为这方面能带来的回报将越来越少。2020年提振中国经济的出口增长因素可能会在2021年消退,因为预计今年西方消费者将恢复旅游和餐馆消费,同时可能减少从中国购买玩具和小器具。

对中国经济进行民间调查的研究公司China Beige Book的首席执行官Leland Miller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在消费方面做更多的工作,那么将对中国的经济复苏进程和经济加速发展形成真正的制约。”

住在重庆市的25岁教师Yan Ling说,她计划继续减少非必需商品的购买,比如零食和衣服,部分原因是她担心疫情可能再度抬头,从而影响到她的工作稳定性。虽然她的收入已经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由于小学暂时停课,她的月薪下降到只有约460美元,仅相当于正常时期的三分之一。

她说道,疫情让她认识到了存钱的重要性。

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仍相当强劲,预计今年经济增长率将达到7%甚至更高,远超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增长可能会转变为一种良性循环,能够缓解消费者担忧,并刺激更强劲的消费。

与美国的富裕人群一样,有钱的中国人基本上一直保持着购买力,为一些西方品牌提供了难得的增长来源。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豪华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第三财季利润增长近10%,得益于中国买家需求的强劲复苏。意大利奢侈品品牌普拉达(Prada SpA)报告称,2020年下半年在华销售激增52%。

中国未能如一些分析师所预期的那样在2020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市场,尽管多年来一直在缩小与美国的这一差距,且中国的人口数量比美国多得多。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预计2020年美国零售额将小幅升至6.24万亿美元。

经济学家表示,新冠疫情还加剧了长期以来抑制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结构性问题,而纠正这些问题需要强大的政治决断力。相关问题包括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严重依赖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以及缺乏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使得许多家庭不得不增加储蓄以备应急之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虽然中国家庭储蓄率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2010年25%的峰值微降至2018年的23%,但仍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中国央行在2020年第三季度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50%的受访家庭表示计划增加储蓄,这一比例高于一年前的45%,而表示打算增加支出或投资的家庭占比则有所下降。

河北省最近暴发的新冠疫情和新的封锁措施,加剧了人们对即将到来的中国春节期间零售销售将走弱的担忧。春节通常是消费支出的旺季。

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表示,2021年消费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可能性非常小。

一个担忧是,中国的就业市场仍然不稳定。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说,尽管中国城镇就业率在去年9月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估计工作量仍比正常水平低40%以上。

他的研究显示,去年9月份私营部门员工的平均收入同比下降了29%。

甘犁称,工作量少反映了需求的低迷,这意味着就业市场的复苏仍然相当脆弱。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在河北省秦皇岛的燃油销售人员Chen Yong表示,他的年收入从疫情前的约46,200美元降至约32,340美元,因为加油站和工厂等客户都在别处寻找更便宜的供应。

38岁的Chen说,他通常每年都会买博柏利(Burberry)的包和衣服,但2020年没有。

另一个可能限制未来支出的因素是房价的持续上涨,这让年轻家庭的承受能力受压,促使他们将更多收入用于住房。

甘犁的研究显示,中国房价每上涨5%,就会导致存钱买房家庭的消费下降4.5%,不过这可能会在较小程度上提振有房者的支出。总体而言,这将使总支出减少1.8%。

渴望在上海购买第一套房的Edward Liu说,他正在节省开支,为首付存钱。

28岁的Liu称,他周围的人几乎每天都在谈论买房。他在一家经纪公司担任分析师,还没有看到疫情对其收入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他表示,焦虑具有高度传染性。

中国有关部门最近几个月暗示,今年将采取措施促进消费,进行一些官员所称的“需求侧改革”,但没有透露多少细节。

汇丰(HSBC)研究中国问题的经济学家陈敬阳表示,需要不断向高效企业配置资源,无论是土地、信贷还是更多人才。陈敬阳说,但这种改革当然总会遇到一些阻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中国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去年实现非凡复苏,不过消费者支出并未出现强劲反弹。

尽管中国是去年新冠疫情期间唯一实现扩张的主要经济体,但经济增长依然很不平衡,严重依赖对美国和其他地区的制成品出口。国内消费表现滞后,2020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较上年萎缩3.9%,进口商品需求也略有下降。

消费支出疲软有诸多原因。虽然中国的失业率从未像美欧各国那样大幅上升,但许多企业削减了工资或工时,这令一些消费者感到焦虑。许多人选择多存钱,这是中国人的一种普遍倾向。长期以来中国的储蓄率都很高。

中国政府也没有像美国那样直接向消费者发放现金补助,而是选择将刺激重点放在帮助工厂和其他企业上。


许多经济学家目前认为,中国2021年的消费支出将维持疲软状态。若果真如此,这可能意味着,在帮助其他经济体摆脱困境方面,中国需求今年的作用将低于预期。

中国制定的一个长期目标是减少经济对投资和工厂生产的依赖,而消费不振的情况也会使中国实现这个目标的努力受挫。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依靠投资和生产的拉动,中国创造出经济奇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包括今年在内),人们认为这方面能带来的回报将越来越少。2020年提振中国经济的出口增长因素可能会在2021年消退,因为预计今年西方消费者将恢复旅游和餐馆消费,同时可能减少从中国购买玩具和小器具。

对中国经济进行民间调查的研究公司China Beige Book的首席执行官Leland Miller表示:“如果(中国政府)不在消费方面做更多的工作,那么将对中国的经济复苏进程和经济加速发展形成真正的制约。”

住在重庆市的25岁教师Yan Ling说,她计划继续减少非必需商品的购买,比如零食和衣服,部分原因是她担心疫情可能再度抬头,从而影响到她的工作稳定性。虽然她的收入已经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由于小学暂时停课,她的月薪下降到只有约460美元,仅相当于正常时期的三分之一。

她说道,疫情让她认识到了存钱的重要性。

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仍相当强劲,预计今年经济增长率将达到7%甚至更高,远超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增长可能会转变为一种良性循环,能够缓解消费者担忧,并刺激更强劲的消费。

与美国的富裕人群一样,有钱的中国人基本上一直保持着购买力,为一些西方品牌提供了难得的增长来源。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豪华车制造商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第三财季利润增长近10%,得益于中国买家需求的强劲复苏。意大利奢侈品品牌普拉达(Prada SpA)报告称,2020年下半年在华销售激增52%。

中国未能如一些分析师所预期的那样在2020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市场,尽管多年来一直在缩小与美国的这一差距,且中国的人口数量比美国多得多。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预计2020年美国零售额将小幅升至6.24万亿美元。

经济学家表示,新冠疫情还加剧了长期以来抑制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结构性问题,而纠正这些问题需要强大的政治决断力。相关问题包括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严重依赖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以及缺乏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使得许多家庭不得不增加储蓄以备应急之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虽然中国家庭储蓄率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2010年25%的峰值微降至2018年的23%,但仍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中国央行在2020年第三季度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50%的受访家庭表示计划增加储蓄,这一比例高于一年前的45%,而表示打算增加支出或投资的家庭占比则有所下降。

河北省最近暴发的新冠疫情和新的封锁措施,加剧了人们对即将到来的中国春节期间零售销售将走弱的担忧。春节通常是消费支出的旺季。

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表示,2021年消费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可能性非常小。

一个担忧是,中国的就业市场仍然不稳定。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说,尽管中国城镇就业率在去年9月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估计工作量仍比正常水平低40%以上。

他的研究显示,去年9月份私营部门员工的平均收入同比下降了29%。

甘犁称,工作量少反映了需求的低迷,这意味着就业市场的复苏仍然相当脆弱。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在河北省秦皇岛的燃油销售人员Chen Yong表示,他的年收入从疫情前的约46,200美元降至约32,340美元,因为加油站和工厂等客户都在别处寻找更便宜的供应。

38岁的Chen说,他通常每年都会买博柏利(Burberry)的包和衣服,但2020年没有。

另一个可能限制未来支出的因素是房价的持续上涨,这让年轻家庭的承受能力受压,促使他们将更多收入用于住房。

甘犁的研究显示,中国房价每上涨5%,就会导致存钱买房家庭的消费下降4.5%,不过这可能会在较小程度上提振有房者的支出。总体而言,这将使总支出减少1.8%。

渴望在上海购买第一套房的Edward Liu说,他正在节省开支,为首付存钱。

28岁的Liu称,他周围的人几乎每天都在谈论买房。他在一家经纪公司担任分析师,还没有看到疫情对其收入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他表示,焦虑具有高度传染性。

中国有关部门最近几个月暗示,今年将采取措施促进消费,进行一些官员所称的“需求侧改革”,但没有透露多少细节。

汇丰(HSBC)研究中国问题的经济学家陈敬阳表示,需要不断向高效企业配置资源,无论是土地、信贷还是更多人才。陈敬阳说,但这种改革当然总会遇到一些阻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