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一深层软肋很可能在恶化。



 |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个中国经济最深层次的弱点之一很可能在恶化。

去年年初,中国政府封锁了全国大部分地区以抗击新冠疫情,自那以来,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但这种反弹并不均衡,严重依赖政府支出和国有部门投资,民间支出却依旧疲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份新报告指出,上述因素加剧了中国生产率增速下滑的趋势,生产率是指每单位投入的产出。报告显示,以衡量整体经济效率的各部门平均生产率的指标衡量,中国经济的生产率仅相当于美国、日本或德国等全球表现最出色经济体的30%。


这对中国领导人的目标构成了挑战,他们要将中国提升到富裕国家的行列,并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IMF中国事务负责人Helge Berger表示:“中国已经完成了力所能及的大部分传统公共投资。目前正面临着劳动力萎缩的局面。那么,持久性收入增长将来自何处?” “当然是生产率。”

自从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20世纪70年代末带领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以来,中国经济在这几十年里的大多数年份都实现了双位数的百分比增长。工厂和工人的生产效率也提高了,这得益于市场化政策的逐步推行和技术进步。

然而,近年来,随着国有部门的规模越来越大,挤掉了往往经营更灵活、盈利能力更高的民营企业,中国生产率的增长已明显下降。

IMF的这份报告称:“疫情导致许多在危机前就已存在的、纠缠不清的金融短板变得更加严重。”该报告还指出,中国给予的国家扶持正在延长那些生存能力较低且生产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的经济寿命。

IMF估计,中国国企的生产率约为民营企业的80%。

生产率放缓可追溯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中国政府启动了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来支撑经济增长,这种放缓随后又进一步加剧。

IMF估计,在2012年至2017年间,中国生产率的年均增幅仅为0.6%,较之前五年的均值3.5%大幅下降。IMF称,鉴于中国经济增长已进一步走软,这种下滑趋势可能还在继续。

国有企业遍及中国经济的各个部门,在整体经济中的份额也有所上升。2018年,中国国有企业总资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194%。IMF根据最新可获得的数据指出,这高于21世纪初期的水平,“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出几个数量级”。

这些国有企业通常能获得低息贷款,而民营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通常较大,尽管政府一再承诺提供更多融资。IMF的数据显示,中国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依然不如民营企业,而且亏损的国有企业比例更高。

IMF表示,要赶上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中国政府必须要进行长期承诺的国有部门改革,比如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

在2012年后不久,中国就制定了一些雄心勃勃的国有部门改革目标,包括增加国有企业对全国社会保障体系的贡献等。然而,China Dashboard在1月12日的报告指出,中国政府距离实现这些目标还很遥远。China Dashboard是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联合开展的一个研究项目。该报告称,举例而言,超过70%的国企股息被重新用于对这些企业的投资,而不是用于社保方面的支出。

最近,中国政府也加大了管控民营企业的力度,尤其是科技行业的民营企业,分析师认为,此举或进一步抑制生产率的增长。

IMF预计,如果中国大力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可能会在五年内使生产率的增速提高一倍以上,从0.6%升至1.4%左右。这0.8个百分点的生产率增速提升将对整体GDP增速构成大致同等幅度的提振——例如,据IMF估计,2022年GDP增速料将从5.7%升至6.5%。

IMF给出的建议包括:为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逐步取消对国有企业的隐性融资担保;允许不可持续经营的国有企业重组或退出市场;以及完善剩余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等。

IMF提醒说,重要的是这些改革应分步实施。例如,国有企业借款人长期以来享有政府的一种隐性担保,即发生违约事件时其债务会得到偿付,有鉴于此,必须首先强化中国的银行业以及整个金融体系,以确保其为可能发生的国企倒闭做好准备。

Berger称,并不是说中国应该马上进行相关改革,不过应持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因为这将有助于在未来维持收入的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经济复苏难掩生产率软肋

发布日期:2021-01-18 15:48
摘要: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一深层软肋很可能在恶化。



 |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个中国经济最深层次的弱点之一很可能在恶化。

去年年初,中国政府封锁了全国大部分地区以抗击新冠疫情,自那以来,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但这种反弹并不均衡,严重依赖政府支出和国有部门投资,民间支出却依旧疲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份新报告指出,上述因素加剧了中国生产率增速下滑的趋势,生产率是指每单位投入的产出。报告显示,以衡量整体经济效率的各部门平均生产率的指标衡量,中国经济的生产率仅相当于美国、日本或德国等全球表现最出色经济体的30%。


这对中国领导人的目标构成了挑战,他们要将中国提升到富裕国家的行列,并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IMF中国事务负责人Helge Berger表示:“中国已经完成了力所能及的大部分传统公共投资。目前正面临着劳动力萎缩的局面。那么,持久性收入增长将来自何处?” “当然是生产率。”

自从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20世纪70年代末带领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以来,中国经济在这几十年里的大多数年份都实现了双位数的百分比增长。工厂和工人的生产效率也提高了,这得益于市场化政策的逐步推行和技术进步。

然而,近年来,随着国有部门的规模越来越大,挤掉了往往经营更灵活、盈利能力更高的民营企业,中国生产率的增长已明显下降。

IMF的这份报告称:“疫情导致许多在危机前就已存在的、纠缠不清的金融短板变得更加严重。”该报告还指出,中国给予的国家扶持正在延长那些生存能力较低且生产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的经济寿命。

IMF估计,中国国企的生产率约为民营企业的80%。

生产率放缓可追溯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中国政府启动了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来支撑经济增长,这种放缓随后又进一步加剧。

IMF估计,在2012年至2017年间,中国生产率的年均增幅仅为0.6%,较之前五年的均值3.5%大幅下降。IMF称,鉴于中国经济增长已进一步走软,这种下滑趋势可能还在继续。

国有企业遍及中国经济的各个部门,在整体经济中的份额也有所上升。2018年,中国国有企业总资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194%。IMF根据最新可获得的数据指出,这高于21世纪初期的水平,“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出几个数量级”。

这些国有企业通常能获得低息贷款,而民营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通常较大,尽管政府一再承诺提供更多融资。IMF的数据显示,中国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依然不如民营企业,而且亏损的国有企业比例更高。

IMF表示,要赶上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中国政府必须要进行长期承诺的国有部门改革,比如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

在2012年后不久,中国就制定了一些雄心勃勃的国有部门改革目标,包括增加国有企业对全国社会保障体系的贡献等。然而,China Dashboard在1月12日的报告指出,中国政府距离实现这些目标还很遥远。China Dashboard是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联合开展的一个研究项目。该报告称,举例而言,超过70%的国企股息被重新用于对这些企业的投资,而不是用于社保方面的支出。

最近,中国政府也加大了管控民营企业的力度,尤其是科技行业的民营企业,分析师认为,此举或进一步抑制生产率的增长。

IMF预计,如果中国大力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可能会在五年内使生产率的增速提高一倍以上,从0.6%升至1.4%左右。这0.8个百分点的生产率增速提升将对整体GDP增速构成大致同等幅度的提振——例如,据IMF估计,2022年GDP增速料将从5.7%升至6.5%。

IMF给出的建议包括:为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逐步取消对国有企业的隐性融资担保;允许不可持续经营的国有企业重组或退出市场;以及完善剩余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等。

IMF提醒说,重要的是这些改革应分步实施。例如,国有企业借款人长期以来享有政府的一种隐性担保,即发生违约事件时其债务会得到偿付,有鉴于此,必须首先强化中国的银行业以及整个金融体系,以确保其为可能发生的国企倒闭做好准备。

Berger称,并不是说中国应该马上进行相关改革,不过应持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因为这将有助于在未来维持收入的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一深层软肋很可能在恶化。



 |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个中国经济最深层次的弱点之一很可能在恶化。

去年年初,中国政府封锁了全国大部分地区以抗击新冠疫情,自那以来,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但这种反弹并不均衡,严重依赖政府支出和国有部门投资,民间支出却依旧疲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份新报告指出,上述因素加剧了中国生产率增速下滑的趋势,生产率是指每单位投入的产出。报告显示,以衡量整体经济效率的各部门平均生产率的指标衡量,中国经济的生产率仅相当于美国、日本或德国等全球表现最出色经济体的30%。


这对中国领导人的目标构成了挑战,他们要将中国提升到富裕国家的行列,并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IMF中国事务负责人Helge Berger表示:“中国已经完成了力所能及的大部分传统公共投资。目前正面临着劳动力萎缩的局面。那么,持久性收入增长将来自何处?” “当然是生产率。”

自从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20世纪70年代末带领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以来,中国经济在这几十年里的大多数年份都实现了双位数的百分比增长。工厂和工人的生产效率也提高了,这得益于市场化政策的逐步推行和技术进步。

然而,近年来,随着国有部门的规模越来越大,挤掉了往往经营更灵活、盈利能力更高的民营企业,中国生产率的增长已明显下降。

IMF的这份报告称:“疫情导致许多在危机前就已存在的、纠缠不清的金融短板变得更加严重。”该报告还指出,中国给予的国家扶持正在延长那些生存能力较低且生产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的经济寿命。

IMF估计,中国国企的生产率约为民营企业的80%。

生产率放缓可追溯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中国政府启动了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来支撑经济增长,这种放缓随后又进一步加剧。

IMF估计,在2012年至2017年间,中国生产率的年均增幅仅为0.6%,较之前五年的均值3.5%大幅下降。IMF称,鉴于中国经济增长已进一步走软,这种下滑趋势可能还在继续。

国有企业遍及中国经济的各个部门,在整体经济中的份额也有所上升。2018年,中国国有企业总资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194%。IMF根据最新可获得的数据指出,这高于21世纪初期的水平,“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出几个数量级”。

这些国有企业通常能获得低息贷款,而民营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通常较大,尽管政府一再承诺提供更多融资。IMF的数据显示,中国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依然不如民营企业,而且亏损的国有企业比例更高。

IMF表示,要赶上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中国政府必须要进行长期承诺的国有部门改革,比如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

在2012年后不久,中国就制定了一些雄心勃勃的国有部门改革目标,包括增加国有企业对全国社会保障体系的贡献等。然而,China Dashboard在1月12日的报告指出,中国政府距离实现这些目标还很遥远。China Dashboard是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联合开展的一个研究项目。该报告称,举例而言,超过70%的国企股息被重新用于对这些企业的投资,而不是用于社保方面的支出。

最近,中国政府也加大了管控民营企业的力度,尤其是科技行业的民营企业,分析师认为,此举或进一步抑制生产率的增长。

IMF预计,如果中国大力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可能会在五年内使生产率的增速提高一倍以上,从0.6%升至1.4%左右。这0.8个百分点的生产率增速提升将对整体GDP增速构成大致同等幅度的提振——例如,据IMF估计,2022年GDP增速料将从5.7%升至6.5%。

IMF给出的建议包括:为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逐步取消对国有企业的隐性融资担保;允许不可持续经营的国有企业重组或退出市场;以及完善剩余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等。

IMF提醒说,重要的是这些改革应分步实施。例如,国有企业借款人长期以来享有政府的一种隐性担保,即发生违约事件时其债务会得到偿付,有鉴于此,必须首先强化中国的银行业以及整个金融体系,以确保其为可能发生的国企倒闭做好准备。

Berger称,并不是说中国应该马上进行相关改革,不过应持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因为这将有助于在未来维持收入的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经济复苏难掩生产率软肋

发布日期:2021-01-18 15:48
摘要: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一深层软肋很可能在恶化。



 |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个中国经济最深层次的弱点之一很可能在恶化。

去年年初,中国政府封锁了全国大部分地区以抗击新冠疫情,自那以来,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但这种反弹并不均衡,严重依赖政府支出和国有部门投资,民间支出却依旧疲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份新报告指出,上述因素加剧了中国生产率增速下滑的趋势,生产率是指每单位投入的产出。报告显示,以衡量整体经济效率的各部门平均生产率的指标衡量,中国经济的生产率仅相当于美国、日本或德国等全球表现最出色经济体的30%。


这对中国领导人的目标构成了挑战,他们要将中国提升到富裕国家的行列,并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IMF中国事务负责人Helge Berger表示:“中国已经完成了力所能及的大部分传统公共投资。目前正面临着劳动力萎缩的局面。那么,持久性收入增长将来自何处?” “当然是生产率。”

自从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20世纪70年代末带领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以来,中国经济在这几十年里的大多数年份都实现了双位数的百分比增长。工厂和工人的生产效率也提高了,这得益于市场化政策的逐步推行和技术进步。

然而,近年来,随着国有部门的规模越来越大,挤掉了往往经营更灵活、盈利能力更高的民营企业,中国生产率的增长已明显下降。

IMF的这份报告称:“疫情导致许多在危机前就已存在的、纠缠不清的金融短板变得更加严重。”该报告还指出,中国给予的国家扶持正在延长那些生存能力较低且生产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的经济寿命。

IMF估计,中国国企的生产率约为民营企业的80%。

生产率放缓可追溯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中国政府启动了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来支撑经济增长,这种放缓随后又进一步加剧。

IMF估计,在2012年至2017年间,中国生产率的年均增幅仅为0.6%,较之前五年的均值3.5%大幅下降。IMF称,鉴于中国经济增长已进一步走软,这种下滑趋势可能还在继续。

国有企业遍及中国经济的各个部门,在整体经济中的份额也有所上升。2018年,中国国有企业总资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194%。IMF根据最新可获得的数据指出,这高于21世纪初期的水平,“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出几个数量级”。

这些国有企业通常能获得低息贷款,而民营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通常较大,尽管政府一再承诺提供更多融资。IMF的数据显示,中国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依然不如民营企业,而且亏损的国有企业比例更高。

IMF表示,要赶上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中国政府必须要进行长期承诺的国有部门改革,比如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

在2012年后不久,中国就制定了一些雄心勃勃的国有部门改革目标,包括增加国有企业对全国社会保障体系的贡献等。然而,China Dashboard在1月12日的报告指出,中国政府距离实现这些目标还很遥远。China Dashboard是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联合开展的一个研究项目。该报告称,举例而言,超过70%的国企股息被重新用于对这些企业的投资,而不是用于社保方面的支出。

最近,中国政府也加大了管控民营企业的力度,尤其是科技行业的民营企业,分析师认为,此举或进一步抑制生产率的增长。

IMF预计,如果中国大力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可能会在五年内使生产率的增速提高一倍以上,从0.6%升至1.4%左右。这0.8个百分点的生产率增速提升将对整体GDP增速构成大致同等幅度的提振——例如,据IMF估计,2022年GDP增速料将从5.7%升至6.5%。

IMF给出的建议包括:为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逐步取消对国有企业的隐性融资担保;允许不可持续经营的国有企业重组或退出市场;以及完善剩余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等。

IMF提醒说,重要的是这些改革应分步实施。例如,国有企业借款人长期以来享有政府的一种隐性担保,即发生违约事件时其债务会得到偿付,有鉴于此,必须首先强化中国的银行业以及整个金融体系,以确保其为可能发生的国企倒闭做好准备。

Berger称,并不是说中国应该马上进行相关改革,不过应持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因为这将有助于在未来维持收入的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一深层软肋很可能在恶化。



 |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政府投资的激增助推中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生产率低下这个中国经济最深层次的弱点之一很可能在恶化。

去年年初,中国政府封锁了全国大部分地区以抗击新冠疫情,自那以来,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但这种反弹并不均衡,严重依赖政府支出和国有部门投资,民间支出却依旧疲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份新报告指出,上述因素加剧了中国生产率增速下滑的趋势,生产率是指每单位投入的产出。报告显示,以衡量整体经济效率的各部门平均生产率的指标衡量,中国经济的生产率仅相当于美国、日本或德国等全球表现最出色经济体的30%。


这对中国领导人的目标构成了挑战,他们要将中国提升到富裕国家的行列,并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IMF中国事务负责人Helge Berger表示:“中国已经完成了力所能及的大部分传统公共投资。目前正面临着劳动力萎缩的局面。那么,持久性收入增长将来自何处?” “当然是生产率。”

自从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在20世纪70年代末带领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以来,中国经济在这几十年里的大多数年份都实现了双位数的百分比增长。工厂和工人的生产效率也提高了,这得益于市场化政策的逐步推行和技术进步。

然而,近年来,随着国有部门的规模越来越大,挤掉了往往经营更灵活、盈利能力更高的民营企业,中国生产率的增长已明显下降。

IMF的这份报告称:“疫情导致许多在危机前就已存在的、纠缠不清的金融短板变得更加严重。”该报告还指出,中国给予的国家扶持正在延长那些生存能力较低且生产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的经济寿命。

IMF估计,中国国企的生产率约为民营企业的80%。

生产率放缓可追溯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中国政府启动了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来支撑经济增长,这种放缓随后又进一步加剧。

IMF估计,在2012年至2017年间,中国生产率的年均增幅仅为0.6%,较之前五年的均值3.5%大幅下降。IMF称,鉴于中国经济增长已进一步走软,这种下滑趋势可能还在继续。

国有企业遍及中国经济的各个部门,在整体经济中的份额也有所上升。2018年,中国国有企业总资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194%。IMF根据最新可获得的数据指出,这高于21世纪初期的水平,“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出几个数量级”。

这些国有企业通常能获得低息贷款,而民营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通常较大,尽管政府一再承诺提供更多融资。IMF的数据显示,中国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依然不如民营企业,而且亏损的国有企业比例更高。

IMF表示,要赶上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中国政府必须要进行长期承诺的国有部门改革,比如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

在2012年后不久,中国就制定了一些雄心勃勃的国有部门改革目标,包括增加国有企业对全国社会保障体系的贡献等。然而,China Dashboard在1月12日的报告指出,中国政府距离实现这些目标还很遥远。China Dashboard是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联合开展的一个研究项目。该报告称,举例而言,超过70%的国企股息被重新用于对这些企业的投资,而不是用于社保方面的支出。

最近,中国政府也加大了管控民营企业的力度,尤其是科技行业的民营企业,分析师认为,此举或进一步抑制生产率的增长。

IMF预计,如果中国大力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可能会在五年内使生产率的增速提高一倍以上,从0.6%升至1.4%左右。这0.8个百分点的生产率增速提升将对整体GDP增速构成大致同等幅度的提振——例如,据IMF估计,2022年GDP增速料将从5.7%升至6.5%。

IMF给出的建议包括:为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逐步取消对国有企业的隐性融资担保;允许不可持续经营的国有企业重组或退出市场;以及完善剩余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等。

IMF提醒说,重要的是这些改革应分步实施。例如,国有企业借款人长期以来享有政府的一种隐性担保,即发生违约事件时其债务会得到偿付,有鉴于此,必须首先强化中国的银行业以及整个金融体系,以确保其为可能发生的国企倒闭做好准备。

Berger称,并不是说中国应该马上进行相关改革,不过应持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因为这将有助于在未来维持收入的增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