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创业者认为,即使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对外开放,竞争格局也不会出现很大变化,因为外界无法理解中国市场的竞争有多么激烈。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年与他人共同创立金融科技集团“杭州呯嘭智能技术”(PingPong)之前,汪宁曾在贝宝(PayPal)工作5年,开始时在美国圣何塞工作,后来在上海负责领导贝宝中国区的财务部门。这段经历使他确信,中国内地的科技初创企业将迅速超越美国同行。

“中国的创业者更加积极进取。”这位目前常驻杭州的高管表示,“在美国,企业的行动不够迅速,而资本市场对初创企业过于宽容。”

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抵制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操纵了科技业的游戏——具体方式包括不允许外国参与者进入许多行业的市场、要求外国参与者将关键技术转让给本土合作伙伴、或是直接窃取这些技术。许多美国政界人士和高管认为,如果中国的竞争环境公平开放,竞争格局将会大不相同。

中国的本土企业主导着其科技领域。阿里巴巴(Alibaba)在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市场份额高于亚马逊(Amazon),约为56%,而且在逾10年前成功抵御了eBay向其发起的可笑挑战;中国人首选的通讯应用是微信(WeChat),而非Facebook;中国主要的搜索引擎是百度(Baidu),而非谷歌(Google)。

相比之下,在印度,两大美国巨头——亚马逊和沃尔玛(Walmart)——正在争夺电子商务领域的主导地位,而在通讯方面,印度绝大多数讲英语的社会精英更青睐Facebook和WhatsApp。尽管总部位于孟买的Reliance Jio有意与它们一较高下,但支持这家综合企业集团数字努力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国外。

然而,如果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开放,竞争格局会有多大不同呢?中国本土企业的主导地位真的是由于中国大规模互联网审查制度筑起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而不是因为这些企业具有真正的竞争力吗?

汪宁以及中国内地几乎所有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家都认为,竞争格局并不会出现很大的变化。他们提出,中国企业界普遍认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但外国竞争者缺席意味着外界无法理解中国的竞争力实际有多强。

“对于每一家走到首次公开发行(IPO)这一步的科技企业,就有4万家初创企业未能走到这一步。”风投公司全明星投资基金(All-Stars Investment)创始人、曾经是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科技业分析师的季卫东(Richard Ji)表示,“监管机构的确设置了一些进入壁垒,但这并不是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创业者的质素。创业者要想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就不得不具备某种杀手本能。”

季卫东指出,相比之下,希望打入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使用的是领薪水的员工,而不是创业者。“他们没有勇于冒险的动力。”他补充称,“中国创业者会赌上一切,以求长期生存。他们会牺牲一切。”

中国科技企业的演变也更加迅速,它们开创了“超级app”的概念——即在一款app中提供多种服务——而它们的美国竞争对手才刚刚开始效仿这种做法。这些平台不只想要客户的一小部分忠诚度:他们想要完全拥有这些客户。

当然,考虑到政府的较大角色,本土企业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优势。“你需要拥有政治头脑。”季卫东表示,“你需要知道不能逾越哪些界线。”

以优步(Uber)为例,该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后曾取得一些进展,但最终被本土初创企业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击败,尽管优步财力雄厚。要想在中国成功运营一家叫车服务企业,需要建立广泛的关系网,包括与地方和中央级的政界人士、官僚、警察、工会和税务局建立关系。分析人士认为,除了中国竞争对手对其发起激烈竞争的原因之外,优步缺乏处理这些关系的经验也意味着它注定要失败。

而且,由补贴推动的市场扩张在中国很难长期奏效,因为它只会导致对价格比较敏感的中国消费者在当时寻找最具吸引力的物美价廉的商品。品牌忠诚度是转瞬即逝的。

此外,许多初次访问硅谷的中国创业者,都会对在他们看来美国同行的懒散工作习惯感到震惊。

总部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公司第四范式(Fourth Paradigm)的创始人戴文渊正确地指出:“我们工作得努力多了。”第四范式的投资方——例如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中国子公司——认为戴文渊的企业已经超越了Palantir等美国竞争对手。

“中国的创业者明白,他们需要不断进取才能不被抛在后面。”总部位于香港的睿亚资产(Premia Partners)的蔡瑞怡(Rebecca Chua)表示,“他们的团队也要坚持不懈地跟上节奏。他们牺牲个人生活以便更快地适应机遇。在硅谷,人们能更好地把握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中国也会变成这样——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科技行业的“适者生存”法则

发布日期:2020-08-11 05:41
摘要:中国创业者认为,即使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对外开放,竞争格局也不会出现很大变化,因为外界无法理解中国市场的竞争有多么激烈。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年与他人共同创立金融科技集团“杭州呯嘭智能技术”(PingPong)之前,汪宁曾在贝宝(PayPal)工作5年,开始时在美国圣何塞工作,后来在上海负责领导贝宝中国区的财务部门。这段经历使他确信,中国内地的科技初创企业将迅速超越美国同行。

“中国的创业者更加积极进取。”这位目前常驻杭州的高管表示,“在美国,企业的行动不够迅速,而资本市场对初创企业过于宽容。”

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抵制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操纵了科技业的游戏——具体方式包括不允许外国参与者进入许多行业的市场、要求外国参与者将关键技术转让给本土合作伙伴、或是直接窃取这些技术。许多美国政界人士和高管认为,如果中国的竞争环境公平开放,竞争格局将会大不相同。

中国的本土企业主导着其科技领域。阿里巴巴(Alibaba)在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市场份额高于亚马逊(Amazon),约为56%,而且在逾10年前成功抵御了eBay向其发起的可笑挑战;中国人首选的通讯应用是微信(WeChat),而非Facebook;中国主要的搜索引擎是百度(Baidu),而非谷歌(Google)。

相比之下,在印度,两大美国巨头——亚马逊和沃尔玛(Walmart)——正在争夺电子商务领域的主导地位,而在通讯方面,印度绝大多数讲英语的社会精英更青睐Facebook和WhatsApp。尽管总部位于孟买的Reliance Jio有意与它们一较高下,但支持这家综合企业集团数字努力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国外。

然而,如果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开放,竞争格局会有多大不同呢?中国本土企业的主导地位真的是由于中国大规模互联网审查制度筑起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而不是因为这些企业具有真正的竞争力吗?

汪宁以及中国内地几乎所有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家都认为,竞争格局并不会出现很大的变化。他们提出,中国企业界普遍认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但外国竞争者缺席意味着外界无法理解中国的竞争力实际有多强。

“对于每一家走到首次公开发行(IPO)这一步的科技企业,就有4万家初创企业未能走到这一步。”风投公司全明星投资基金(All-Stars Investment)创始人、曾经是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科技业分析师的季卫东(Richard Ji)表示,“监管机构的确设置了一些进入壁垒,但这并不是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创业者的质素。创业者要想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就不得不具备某种杀手本能。”

季卫东指出,相比之下,希望打入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使用的是领薪水的员工,而不是创业者。“他们没有勇于冒险的动力。”他补充称,“中国创业者会赌上一切,以求长期生存。他们会牺牲一切。”

中国科技企业的演变也更加迅速,它们开创了“超级app”的概念——即在一款app中提供多种服务——而它们的美国竞争对手才刚刚开始效仿这种做法。这些平台不只想要客户的一小部分忠诚度:他们想要完全拥有这些客户。

当然,考虑到政府的较大角色,本土企业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优势。“你需要拥有政治头脑。”季卫东表示,“你需要知道不能逾越哪些界线。”

以优步(Uber)为例,该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后曾取得一些进展,但最终被本土初创企业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击败,尽管优步财力雄厚。要想在中国成功运营一家叫车服务企业,需要建立广泛的关系网,包括与地方和中央级的政界人士、官僚、警察、工会和税务局建立关系。分析人士认为,除了中国竞争对手对其发起激烈竞争的原因之外,优步缺乏处理这些关系的经验也意味着它注定要失败。

而且,由补贴推动的市场扩张在中国很难长期奏效,因为它只会导致对价格比较敏感的中国消费者在当时寻找最具吸引力的物美价廉的商品。品牌忠诚度是转瞬即逝的。

此外,许多初次访问硅谷的中国创业者,都会对在他们看来美国同行的懒散工作习惯感到震惊。

总部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公司第四范式(Fourth Paradigm)的创始人戴文渊正确地指出:“我们工作得努力多了。”第四范式的投资方——例如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中国子公司——认为戴文渊的企业已经超越了Palantir等美国竞争对手。

“中国的创业者明白,他们需要不断进取才能不被抛在后面。”总部位于香港的睿亚资产(Premia Partners)的蔡瑞怡(Rebecca Chua)表示,“他们的团队也要坚持不懈地跟上节奏。他们牺牲个人生活以便更快地适应机遇。在硅谷,人们能更好地把握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中国也会变成这样——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创业者认为,即使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对外开放,竞争格局也不会出现很大变化,因为外界无法理解中国市场的竞争有多么激烈。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年与他人共同创立金融科技集团“杭州呯嘭智能技术”(PingPong)之前,汪宁曾在贝宝(PayPal)工作5年,开始时在美国圣何塞工作,后来在上海负责领导贝宝中国区的财务部门。这段经历使他确信,中国内地的科技初创企业将迅速超越美国同行。

“中国的创业者更加积极进取。”这位目前常驻杭州的高管表示,“在美国,企业的行动不够迅速,而资本市场对初创企业过于宽容。”

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抵制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操纵了科技业的游戏——具体方式包括不允许外国参与者进入许多行业的市场、要求外国参与者将关键技术转让给本土合作伙伴、或是直接窃取这些技术。许多美国政界人士和高管认为,如果中国的竞争环境公平开放,竞争格局将会大不相同。

中国的本土企业主导着其科技领域。阿里巴巴(Alibaba)在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市场份额高于亚马逊(Amazon),约为56%,而且在逾10年前成功抵御了eBay向其发起的可笑挑战;中国人首选的通讯应用是微信(WeChat),而非Facebook;中国主要的搜索引擎是百度(Baidu),而非谷歌(Google)。

相比之下,在印度,两大美国巨头——亚马逊和沃尔玛(Walmart)——正在争夺电子商务领域的主导地位,而在通讯方面,印度绝大多数讲英语的社会精英更青睐Facebook和WhatsApp。尽管总部位于孟买的Reliance Jio有意与它们一较高下,但支持这家综合企业集团数字努力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国外。

然而,如果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开放,竞争格局会有多大不同呢?中国本土企业的主导地位真的是由于中国大规模互联网审查制度筑起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而不是因为这些企业具有真正的竞争力吗?

汪宁以及中国内地几乎所有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家都认为,竞争格局并不会出现很大的变化。他们提出,中国企业界普遍认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但外国竞争者缺席意味着外界无法理解中国的竞争力实际有多强。

“对于每一家走到首次公开发行(IPO)这一步的科技企业,就有4万家初创企业未能走到这一步。”风投公司全明星投资基金(All-Stars Investment)创始人、曾经是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科技业分析师的季卫东(Richard Ji)表示,“监管机构的确设置了一些进入壁垒,但这并不是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创业者的质素。创业者要想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就不得不具备某种杀手本能。”

季卫东指出,相比之下,希望打入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使用的是领薪水的员工,而不是创业者。“他们没有勇于冒险的动力。”他补充称,“中国创业者会赌上一切,以求长期生存。他们会牺牲一切。”

中国科技企业的演变也更加迅速,它们开创了“超级app”的概念——即在一款app中提供多种服务——而它们的美国竞争对手才刚刚开始效仿这种做法。这些平台不只想要客户的一小部分忠诚度:他们想要完全拥有这些客户。

当然,考虑到政府的较大角色,本土企业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优势。“你需要拥有政治头脑。”季卫东表示,“你需要知道不能逾越哪些界线。”

以优步(Uber)为例,该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后曾取得一些进展,但最终被本土初创企业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击败,尽管优步财力雄厚。要想在中国成功运营一家叫车服务企业,需要建立广泛的关系网,包括与地方和中央级的政界人士、官僚、警察、工会和税务局建立关系。分析人士认为,除了中国竞争对手对其发起激烈竞争的原因之外,优步缺乏处理这些关系的经验也意味着它注定要失败。

而且,由补贴推动的市场扩张在中国很难长期奏效,因为它只会导致对价格比较敏感的中国消费者在当时寻找最具吸引力的物美价廉的商品。品牌忠诚度是转瞬即逝的。

此外,许多初次访问硅谷的中国创业者,都会对在他们看来美国同行的懒散工作习惯感到震惊。

总部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公司第四范式(Fourth Paradigm)的创始人戴文渊正确地指出:“我们工作得努力多了。”第四范式的投资方——例如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中国子公司——认为戴文渊的企业已经超越了Palantir等美国竞争对手。

“中国的创业者明白,他们需要不断进取才能不被抛在后面。”总部位于香港的睿亚资产(Premia Partners)的蔡瑞怡(Rebecca Chua)表示,“他们的团队也要坚持不懈地跟上节奏。他们牺牲个人生活以便更快地适应机遇。在硅谷,人们能更好地把握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中国也会变成这样——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科技行业的“适者生存”法则

发布日期:2020-08-11 05:41
摘要:中国创业者认为,即使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对外开放,竞争格局也不会出现很大变化,因为外界无法理解中国市场的竞争有多么激烈。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年与他人共同创立金融科技集团“杭州呯嘭智能技术”(PingPong)之前,汪宁曾在贝宝(PayPal)工作5年,开始时在美国圣何塞工作,后来在上海负责领导贝宝中国区的财务部门。这段经历使他确信,中国内地的科技初创企业将迅速超越美国同行。

“中国的创业者更加积极进取。”这位目前常驻杭州的高管表示,“在美国,企业的行动不够迅速,而资本市场对初创企业过于宽容。”

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抵制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操纵了科技业的游戏——具体方式包括不允许外国参与者进入许多行业的市场、要求外国参与者将关键技术转让给本土合作伙伴、或是直接窃取这些技术。许多美国政界人士和高管认为,如果中国的竞争环境公平开放,竞争格局将会大不相同。

中国的本土企业主导着其科技领域。阿里巴巴(Alibaba)在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市场份额高于亚马逊(Amazon),约为56%,而且在逾10年前成功抵御了eBay向其发起的可笑挑战;中国人首选的通讯应用是微信(WeChat),而非Facebook;中国主要的搜索引擎是百度(Baidu),而非谷歌(Google)。

相比之下,在印度,两大美国巨头——亚马逊和沃尔玛(Walmart)——正在争夺电子商务领域的主导地位,而在通讯方面,印度绝大多数讲英语的社会精英更青睐Facebook和WhatsApp。尽管总部位于孟买的Reliance Jio有意与它们一较高下,但支持这家综合企业集团数字努力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国外。

然而,如果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开放,竞争格局会有多大不同呢?中国本土企业的主导地位真的是由于中国大规模互联网审查制度筑起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而不是因为这些企业具有真正的竞争力吗?

汪宁以及中国内地几乎所有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家都认为,竞争格局并不会出现很大的变化。他们提出,中国企业界普遍认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但外国竞争者缺席意味着外界无法理解中国的竞争力实际有多强。

“对于每一家走到首次公开发行(IPO)这一步的科技企业,就有4万家初创企业未能走到这一步。”风投公司全明星投资基金(All-Stars Investment)创始人、曾经是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科技业分析师的季卫东(Richard Ji)表示,“监管机构的确设置了一些进入壁垒,但这并不是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创业者的质素。创业者要想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就不得不具备某种杀手本能。”

季卫东指出,相比之下,希望打入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使用的是领薪水的员工,而不是创业者。“他们没有勇于冒险的动力。”他补充称,“中国创业者会赌上一切,以求长期生存。他们会牺牲一切。”

中国科技企业的演变也更加迅速,它们开创了“超级app”的概念——即在一款app中提供多种服务——而它们的美国竞争对手才刚刚开始效仿这种做法。这些平台不只想要客户的一小部分忠诚度:他们想要完全拥有这些客户。

当然,考虑到政府的较大角色,本土企业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优势。“你需要拥有政治头脑。”季卫东表示,“你需要知道不能逾越哪些界线。”

以优步(Uber)为例,该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后曾取得一些进展,但最终被本土初创企业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击败,尽管优步财力雄厚。要想在中国成功运营一家叫车服务企业,需要建立广泛的关系网,包括与地方和中央级的政界人士、官僚、警察、工会和税务局建立关系。分析人士认为,除了中国竞争对手对其发起激烈竞争的原因之外,优步缺乏处理这些关系的经验也意味着它注定要失败。

而且,由补贴推动的市场扩张在中国很难长期奏效,因为它只会导致对价格比较敏感的中国消费者在当时寻找最具吸引力的物美价廉的商品。品牌忠诚度是转瞬即逝的。

此外,许多初次访问硅谷的中国创业者,都会对在他们看来美国同行的懒散工作习惯感到震惊。

总部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公司第四范式(Fourth Paradigm)的创始人戴文渊正确地指出:“我们工作得努力多了。”第四范式的投资方——例如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中国子公司——认为戴文渊的企业已经超越了Palantir等美国竞争对手。

“中国的创业者明白,他们需要不断进取才能不被抛在后面。”总部位于香港的睿亚资产(Premia Partners)的蔡瑞怡(Rebecca Chua)表示,“他们的团队也要坚持不懈地跟上节奏。他们牺牲个人生活以便更快地适应机遇。在硅谷,人们能更好地把握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中国也会变成这样——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创业者认为,即使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对外开放,竞争格局也不会出现很大变化,因为外界无法理解中国市场的竞争有多么激烈。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年与他人共同创立金融科技集团“杭州呯嘭智能技术”(PingPong)之前,汪宁曾在贝宝(PayPal)工作5年,开始时在美国圣何塞工作,后来在上海负责领导贝宝中国区的财务部门。这段经历使他确信,中国内地的科技初创企业将迅速超越美国同行。

“中国的创业者更加积极进取。”这位目前常驻杭州的高管表示,“在美国,企业的行动不够迅速,而资本市场对初创企业过于宽容。”

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抵制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操纵了科技业的游戏——具体方式包括不允许外国参与者进入许多行业的市场、要求外国参与者将关键技术转让给本土合作伙伴、或是直接窃取这些技术。许多美国政界人士和高管认为,如果中国的竞争环境公平开放,竞争格局将会大不相同。

中国的本土企业主导着其科技领域。阿里巴巴(Alibaba)在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市场份额高于亚马逊(Amazon),约为56%,而且在逾10年前成功抵御了eBay向其发起的可笑挑战;中国人首选的通讯应用是微信(WeChat),而非Facebook;中国主要的搜索引擎是百度(Baidu),而非谷歌(Google)。

相比之下,在印度,两大美国巨头——亚马逊和沃尔玛(Walmart)——正在争夺电子商务领域的主导地位,而在通讯方面,印度绝大多数讲英语的社会精英更青睐Facebook和WhatsApp。尽管总部位于孟买的Reliance Jio有意与它们一较高下,但支持这家综合企业集团数字努力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国外。

然而,如果中国市场真的全面开放,竞争格局会有多大不同呢?中国本土企业的主导地位真的是由于中国大规模互联网审查制度筑起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而不是因为这些企业具有真正的竞争力吗?

汪宁以及中国内地几乎所有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家都认为,竞争格局并不会出现很大的变化。他们提出,中国企业界普遍认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但外国竞争者缺席意味着外界无法理解中国的竞争力实际有多强。

“对于每一家走到首次公开发行(IPO)这一步的科技企业,就有4万家初创企业未能走到这一步。”风投公司全明星投资基金(All-Stars Investment)创始人、曾经是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科技业分析师的季卫东(Richard Ji)表示,“监管机构的确设置了一些进入壁垒,但这并不是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创业者的质素。创业者要想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就不得不具备某种杀手本能。”

季卫东指出,相比之下,希望打入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使用的是领薪水的员工,而不是创业者。“他们没有勇于冒险的动力。”他补充称,“中国创业者会赌上一切,以求长期生存。他们会牺牲一切。”

中国科技企业的演变也更加迅速,它们开创了“超级app”的概念——即在一款app中提供多种服务——而它们的美国竞争对手才刚刚开始效仿这种做法。这些平台不只想要客户的一小部分忠诚度:他们想要完全拥有这些客户。

当然,考虑到政府的较大角色,本土企业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优势。“你需要拥有政治头脑。”季卫东表示,“你需要知道不能逾越哪些界线。”

以优步(Uber)为例,该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后曾取得一些进展,但最终被本土初创企业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击败,尽管优步财力雄厚。要想在中国成功运营一家叫车服务企业,需要建立广泛的关系网,包括与地方和中央级的政界人士、官僚、警察、工会和税务局建立关系。分析人士认为,除了中国竞争对手对其发起激烈竞争的原因之外,优步缺乏处理这些关系的经验也意味着它注定要失败。

而且,由补贴推动的市场扩张在中国很难长期奏效,因为它只会导致对价格比较敏感的中国消费者在当时寻找最具吸引力的物美价廉的商品。品牌忠诚度是转瞬即逝的。

此外,许多初次访问硅谷的中国创业者,都会对在他们看来美国同行的懒散工作习惯感到震惊。

总部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公司第四范式(Fourth Paradigm)的创始人戴文渊正确地指出:“我们工作得努力多了。”第四范式的投资方——例如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中国子公司——认为戴文渊的企业已经超越了Palantir等美国竞争对手。

“中国的创业者明白,他们需要不断进取才能不被抛在后面。”总部位于香港的睿亚资产(Premia Partners)的蔡瑞怡(Rebecca Chua)表示,“他们的团队也要坚持不懈地跟上节奏。他们牺牲个人生活以便更快地适应机遇。在硅谷,人们能更好地把握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中国也会变成这样——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