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多年允许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中国科技巨头来说,大气候正在迅速降温。

在多年谨慎允许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之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上周,在针对科技行业的新的反垄断指南发布之后,中国科技股市值蒸发数千亿美元,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股价下跌12%。分析师预测,痛苦即将来临。

晨星(Morningstar)的丹•贝克(Dan Baker)表示:“明确定义且详尽的垄断行为清单……可能是加强监管的强烈信号。”

发布反垄断指南之前,北京方面在最后一刻叫停了蚂蚁集团(Ant Group)的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并于上周五针对中国电子商务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在线直播购物——发布了更多规则。

观察人士表示,阿里巴巴是最大的目标,因为它现在占中国网上销售额的四分之三,占中国零售总额的近五分之一。它还在迅速收购各个品类的实体店。

毕盛资产管理公司(AP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王国辉(Wong Kok Hoi)表示:“北京方面觉得,电商企业所用的策略不利于零售业的健康发展……他们不希望有三、四家公司占据主导地位,他们希望有1000家公司,”他接着说:“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它会改变游戏规则。”

另一位分析师表示,新的反垄断指南在范围上“极为全面”,涵盖各个方面,从公司如何使用客户数据,到如何为产品定价,以及他们可以使用什么样的促销和补贴来吸引客户。

围墙花园

中国监管机构瞄准的一个问题是,科技公司设置了围住其商业帝国的高壁垒。

例如,腾讯旗下无处不在的即时消息应用微信(WeChat)不允许用户分享TikTok的姊妹应用抖音(Douyin)的视频,也不允许用户通过点击链接进入阿里巴巴的淘宝(Taobao)电子商务网站。

与此同时,想从淘宝或天猫(Tmall)等阿里巴巴旗下网站,甚至盒马鲜生(Freshippo)生鲜食品超市或银泰百货(Intime)购买商品的购物者,也不能使用微信支付(WeChat Pay)。微信支付是腾讯旗下的支付服务,是阿里巴巴关联公司蚂蚁集团运营的支付宝(Alipay)的竞争对手。

银泰百货商场的一名店员耸耸肩说道:“我们是阿里巴巴集团的一员。”

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武卫(Maggie Wu)今年秋天告诉投资者,“这个生态系统中有许多企业,所以人们呆的时间越长,他们开展的活动就越多。”

中国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京东(JD.com)的情况正好相反,腾讯在该公司拥有股份。京东不接受支付宝支付。

北京独立互联网分析师王庆瑞(音译)表示,企业往往会设置障碍,试图“无限扩大自己的生态系统以挤压竞争对手”。

王庆瑞表示:“他们声称客户为王,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把客户视为资产,不想让其他平台接触他们。”

根据新规草案,这种策略可能被视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较大的平台还可能被迫向竞争对手开放,甚至共享一些数据。

阿里巴巴高管刘博表示,这些规定是针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并不是专门针对该公司的。

他说,“过去10年里经常会有新的规定出台,我们对此非常欢迎”。

价格歧视

中国科技企业在提供贷款、打车、外卖和旅行票务等各种服务时,通过其平台收集海量数据,这些数据使得它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位潜在客户。

官方的新华社的一名记者报道称,在一个预订网站上用三部不同的手机查看同一个酒店客房的价格,会得到三种不同的价格。

在争取新客户之际,科技企业——如在线购物网站拼多多(Pinduoduo)——为购物者提供的补贴水平也可能会有所不同。

新规草案瞄准这种价格歧视,并提出如果补贴阻碍了市场竞争,那它就是违法的。

“二选一”

多年来,中国的科技平台一直迫使其商家、供应商、甚至是它们投资的初创企业选边站,这种做法被称为“二选一”。

例如,去年,世界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指责阿里巴巴在流量上对其天猫店铺做手脚,此前格兰仕开始在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拼多多网站上销售产品。格兰仕集团表示,在未能对阿里巴巴表现出忠诚后,其销售额出现断崖式下滑。

腾讯投资的京东和拼多多已就此类行为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指控阿里巴巴滥用其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阻止商家在它们的平台上销售产品。阿里巴巴拒绝就该诉讼置评。

希望通过送餐应用销售外卖的餐厅也面临类似的情况。中国送餐市场的两大参与者——美团(Meituan)和饿了么(Ele.me)——分别由腾讯和阿里巴巴持股。根据现行的电子商务法律,这两家企业的本地运营商已经因为要求餐厅“二选一”而遭到罚款,而新的指南更是明确地禁止这种做法。

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海豚智库(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表示:“新的指南旨在保护小商家的利益——这些小商家面临着生存挑战,很容易被美团等大平台施压。”

消除灰色地带

随着北京方面堵住一个长期存在的漏洞,新规将使更多收购交易受到反垄断审查。

中国许多大型科技企业都采用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简称VIE)结构,这种复杂的企业结构让它们在海外上市的同时,保留在中国内地开展业务的关键牌照。

但中国政府从未正式批准过VIE结构,反垄断机构迄今对这些企业的收购行为视而不见,生怕在事实上批准这种结构。

“这种做法使得科技巨头有一个借口,可以不向监管机构报备那些可能引起反垄断担忧的交易。”中伦律师事务所的余昕刚(Scott Yu)表示,“这已成为一种潜规则。”

律师指出,阿里巴巴收购送餐企业饿了么的交易可能就需要向反垄断监管部门报批,但这笔交易并未递交审查申请。

新的指南明确指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VIE结构的企业也必须将其收购交易提交反垄断审查。余昕刚指出,本周他接到了来自科技企业的大量咨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科技巨头引发北京不满

发布日期:2020-11-18 18:12
摘要:在多年允许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中国科技巨头来说,大气候正在迅速降温。

在多年谨慎允许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之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上周,在针对科技行业的新的反垄断指南发布之后,中国科技股市值蒸发数千亿美元,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股价下跌12%。分析师预测,痛苦即将来临。

晨星(Morningstar)的丹•贝克(Dan Baker)表示:“明确定义且详尽的垄断行为清单……可能是加强监管的强烈信号。”

发布反垄断指南之前,北京方面在最后一刻叫停了蚂蚁集团(Ant Group)的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并于上周五针对中国电子商务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在线直播购物——发布了更多规则。

观察人士表示,阿里巴巴是最大的目标,因为它现在占中国网上销售额的四分之三,占中国零售总额的近五分之一。它还在迅速收购各个品类的实体店。

毕盛资产管理公司(AP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王国辉(Wong Kok Hoi)表示:“北京方面觉得,电商企业所用的策略不利于零售业的健康发展……他们不希望有三、四家公司占据主导地位,他们希望有1000家公司,”他接着说:“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它会改变游戏规则。”

另一位分析师表示,新的反垄断指南在范围上“极为全面”,涵盖各个方面,从公司如何使用客户数据,到如何为产品定价,以及他们可以使用什么样的促销和补贴来吸引客户。

围墙花园

中国监管机构瞄准的一个问题是,科技公司设置了围住其商业帝国的高壁垒。

例如,腾讯旗下无处不在的即时消息应用微信(WeChat)不允许用户分享TikTok的姊妹应用抖音(Douyin)的视频,也不允许用户通过点击链接进入阿里巴巴的淘宝(Taobao)电子商务网站。

与此同时,想从淘宝或天猫(Tmall)等阿里巴巴旗下网站,甚至盒马鲜生(Freshippo)生鲜食品超市或银泰百货(Intime)购买商品的购物者,也不能使用微信支付(WeChat Pay)。微信支付是腾讯旗下的支付服务,是阿里巴巴关联公司蚂蚁集团运营的支付宝(Alipay)的竞争对手。

银泰百货商场的一名店员耸耸肩说道:“我们是阿里巴巴集团的一员。”

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武卫(Maggie Wu)今年秋天告诉投资者,“这个生态系统中有许多企业,所以人们呆的时间越长,他们开展的活动就越多。”

中国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京东(JD.com)的情况正好相反,腾讯在该公司拥有股份。京东不接受支付宝支付。

北京独立互联网分析师王庆瑞(音译)表示,企业往往会设置障碍,试图“无限扩大自己的生态系统以挤压竞争对手”。

王庆瑞表示:“他们声称客户为王,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把客户视为资产,不想让其他平台接触他们。”

根据新规草案,这种策略可能被视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较大的平台还可能被迫向竞争对手开放,甚至共享一些数据。

阿里巴巴高管刘博表示,这些规定是针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并不是专门针对该公司的。

他说,“过去10年里经常会有新的规定出台,我们对此非常欢迎”。

价格歧视

中国科技企业在提供贷款、打车、外卖和旅行票务等各种服务时,通过其平台收集海量数据,这些数据使得它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位潜在客户。

官方的新华社的一名记者报道称,在一个预订网站上用三部不同的手机查看同一个酒店客房的价格,会得到三种不同的价格。

在争取新客户之际,科技企业——如在线购物网站拼多多(Pinduoduo)——为购物者提供的补贴水平也可能会有所不同。

新规草案瞄准这种价格歧视,并提出如果补贴阻碍了市场竞争,那它就是违法的。

“二选一”

多年来,中国的科技平台一直迫使其商家、供应商、甚至是它们投资的初创企业选边站,这种做法被称为“二选一”。

例如,去年,世界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指责阿里巴巴在流量上对其天猫店铺做手脚,此前格兰仕开始在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拼多多网站上销售产品。格兰仕集团表示,在未能对阿里巴巴表现出忠诚后,其销售额出现断崖式下滑。

腾讯投资的京东和拼多多已就此类行为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指控阿里巴巴滥用其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阻止商家在它们的平台上销售产品。阿里巴巴拒绝就该诉讼置评。

希望通过送餐应用销售外卖的餐厅也面临类似的情况。中国送餐市场的两大参与者——美团(Meituan)和饿了么(Ele.me)——分别由腾讯和阿里巴巴持股。根据现行的电子商务法律,这两家企业的本地运营商已经因为要求餐厅“二选一”而遭到罚款,而新的指南更是明确地禁止这种做法。

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海豚智库(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表示:“新的指南旨在保护小商家的利益——这些小商家面临着生存挑战,很容易被美团等大平台施压。”

消除灰色地带

随着北京方面堵住一个长期存在的漏洞,新规将使更多收购交易受到反垄断审查。

中国许多大型科技企业都采用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简称VIE)结构,这种复杂的企业结构让它们在海外上市的同时,保留在中国内地开展业务的关键牌照。

但中国政府从未正式批准过VIE结构,反垄断机构迄今对这些企业的收购行为视而不见,生怕在事实上批准这种结构。

“这种做法使得科技巨头有一个借口,可以不向监管机构报备那些可能引起反垄断担忧的交易。”中伦律师事务所的余昕刚(Scott Yu)表示,“这已成为一种潜规则。”

律师指出,阿里巴巴收购送餐企业饿了么的交易可能就需要向反垄断监管部门报批,但这笔交易并未递交审查申请。

新的指南明确指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VIE结构的企业也必须将其收购交易提交反垄断审查。余昕刚指出,本周他接到了来自科技企业的大量咨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多年允许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中国科技巨头来说,大气候正在迅速降温。

在多年谨慎允许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之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上周,在针对科技行业的新的反垄断指南发布之后,中国科技股市值蒸发数千亿美元,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股价下跌12%。分析师预测,痛苦即将来临。

晨星(Morningstar)的丹•贝克(Dan Baker)表示:“明确定义且详尽的垄断行为清单……可能是加强监管的强烈信号。”

发布反垄断指南之前,北京方面在最后一刻叫停了蚂蚁集团(Ant Group)的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并于上周五针对中国电子商务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在线直播购物——发布了更多规则。

观察人士表示,阿里巴巴是最大的目标,因为它现在占中国网上销售额的四分之三,占中国零售总额的近五分之一。它还在迅速收购各个品类的实体店。

毕盛资产管理公司(AP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王国辉(Wong Kok Hoi)表示:“北京方面觉得,电商企业所用的策略不利于零售业的健康发展……他们不希望有三、四家公司占据主导地位,他们希望有1000家公司,”他接着说:“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它会改变游戏规则。”

另一位分析师表示,新的反垄断指南在范围上“极为全面”,涵盖各个方面,从公司如何使用客户数据,到如何为产品定价,以及他们可以使用什么样的促销和补贴来吸引客户。

围墙花园

中国监管机构瞄准的一个问题是,科技公司设置了围住其商业帝国的高壁垒。

例如,腾讯旗下无处不在的即时消息应用微信(WeChat)不允许用户分享TikTok的姊妹应用抖音(Douyin)的视频,也不允许用户通过点击链接进入阿里巴巴的淘宝(Taobao)电子商务网站。

与此同时,想从淘宝或天猫(Tmall)等阿里巴巴旗下网站,甚至盒马鲜生(Freshippo)生鲜食品超市或银泰百货(Intime)购买商品的购物者,也不能使用微信支付(WeChat Pay)。微信支付是腾讯旗下的支付服务,是阿里巴巴关联公司蚂蚁集团运营的支付宝(Alipay)的竞争对手。

银泰百货商场的一名店员耸耸肩说道:“我们是阿里巴巴集团的一员。”

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武卫(Maggie Wu)今年秋天告诉投资者,“这个生态系统中有许多企业,所以人们呆的时间越长,他们开展的活动就越多。”

中国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京东(JD.com)的情况正好相反,腾讯在该公司拥有股份。京东不接受支付宝支付。

北京独立互联网分析师王庆瑞(音译)表示,企业往往会设置障碍,试图“无限扩大自己的生态系统以挤压竞争对手”。

王庆瑞表示:“他们声称客户为王,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把客户视为资产,不想让其他平台接触他们。”

根据新规草案,这种策略可能被视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较大的平台还可能被迫向竞争对手开放,甚至共享一些数据。

阿里巴巴高管刘博表示,这些规定是针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并不是专门针对该公司的。

他说,“过去10年里经常会有新的规定出台,我们对此非常欢迎”。

价格歧视

中国科技企业在提供贷款、打车、外卖和旅行票务等各种服务时,通过其平台收集海量数据,这些数据使得它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位潜在客户。

官方的新华社的一名记者报道称,在一个预订网站上用三部不同的手机查看同一个酒店客房的价格,会得到三种不同的价格。

在争取新客户之际,科技企业——如在线购物网站拼多多(Pinduoduo)——为购物者提供的补贴水平也可能会有所不同。

新规草案瞄准这种价格歧视,并提出如果补贴阻碍了市场竞争,那它就是违法的。

“二选一”

多年来,中国的科技平台一直迫使其商家、供应商、甚至是它们投资的初创企业选边站,这种做法被称为“二选一”。

例如,去年,世界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指责阿里巴巴在流量上对其天猫店铺做手脚,此前格兰仕开始在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拼多多网站上销售产品。格兰仕集团表示,在未能对阿里巴巴表现出忠诚后,其销售额出现断崖式下滑。

腾讯投资的京东和拼多多已就此类行为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指控阿里巴巴滥用其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阻止商家在它们的平台上销售产品。阿里巴巴拒绝就该诉讼置评。

希望通过送餐应用销售外卖的餐厅也面临类似的情况。中国送餐市场的两大参与者——美团(Meituan)和饿了么(Ele.me)——分别由腾讯和阿里巴巴持股。根据现行的电子商务法律,这两家企业的本地运营商已经因为要求餐厅“二选一”而遭到罚款,而新的指南更是明确地禁止这种做法。

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海豚智库(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表示:“新的指南旨在保护小商家的利益——这些小商家面临着生存挑战,很容易被美团等大平台施压。”

消除灰色地带

随着北京方面堵住一个长期存在的漏洞,新规将使更多收购交易受到反垄断审查。

中国许多大型科技企业都采用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简称VIE)结构,这种复杂的企业结构让它们在海外上市的同时,保留在中国内地开展业务的关键牌照。

但中国政府从未正式批准过VIE结构,反垄断机构迄今对这些企业的收购行为视而不见,生怕在事实上批准这种结构。

“这种做法使得科技巨头有一个借口,可以不向监管机构报备那些可能引起反垄断担忧的交易。”中伦律师事务所的余昕刚(Scott Yu)表示,“这已成为一种潜规则。”

律师指出,阿里巴巴收购送餐企业饿了么的交易可能就需要向反垄断监管部门报批,但这笔交易并未递交审查申请。

新的指南明确指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VIE结构的企业也必须将其收购交易提交反垄断审查。余昕刚指出,本周他接到了来自科技企业的大量咨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科技巨头引发北京不满

发布日期:2020-11-18 18:12
摘要:在多年允许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中国科技巨头来说,大气候正在迅速降温。

在多年谨慎允许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之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上周,在针对科技行业的新的反垄断指南发布之后,中国科技股市值蒸发数千亿美元,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股价下跌12%。分析师预测,痛苦即将来临。

晨星(Morningstar)的丹•贝克(Dan Baker)表示:“明确定义且详尽的垄断行为清单……可能是加强监管的强烈信号。”

发布反垄断指南之前,北京方面在最后一刻叫停了蚂蚁集团(Ant Group)的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并于上周五针对中国电子商务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在线直播购物——发布了更多规则。

观察人士表示,阿里巴巴是最大的目标,因为它现在占中国网上销售额的四分之三,占中国零售总额的近五分之一。它还在迅速收购各个品类的实体店。

毕盛资产管理公司(AP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王国辉(Wong Kok Hoi)表示:“北京方面觉得,电商企业所用的策略不利于零售业的健康发展……他们不希望有三、四家公司占据主导地位,他们希望有1000家公司,”他接着说:“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它会改变游戏规则。”

另一位分析师表示,新的反垄断指南在范围上“极为全面”,涵盖各个方面,从公司如何使用客户数据,到如何为产品定价,以及他们可以使用什么样的促销和补贴来吸引客户。

围墙花园

中国监管机构瞄准的一个问题是,科技公司设置了围住其商业帝国的高壁垒。

例如,腾讯旗下无处不在的即时消息应用微信(WeChat)不允许用户分享TikTok的姊妹应用抖音(Douyin)的视频,也不允许用户通过点击链接进入阿里巴巴的淘宝(Taobao)电子商务网站。

与此同时,想从淘宝或天猫(Tmall)等阿里巴巴旗下网站,甚至盒马鲜生(Freshippo)生鲜食品超市或银泰百货(Intime)购买商品的购物者,也不能使用微信支付(WeChat Pay)。微信支付是腾讯旗下的支付服务,是阿里巴巴关联公司蚂蚁集团运营的支付宝(Alipay)的竞争对手。

银泰百货商场的一名店员耸耸肩说道:“我们是阿里巴巴集团的一员。”

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武卫(Maggie Wu)今年秋天告诉投资者,“这个生态系统中有许多企业,所以人们呆的时间越长,他们开展的活动就越多。”

中国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京东(JD.com)的情况正好相反,腾讯在该公司拥有股份。京东不接受支付宝支付。

北京独立互联网分析师王庆瑞(音译)表示,企业往往会设置障碍,试图“无限扩大自己的生态系统以挤压竞争对手”。

王庆瑞表示:“他们声称客户为王,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把客户视为资产,不想让其他平台接触他们。”

根据新规草案,这种策略可能被视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较大的平台还可能被迫向竞争对手开放,甚至共享一些数据。

阿里巴巴高管刘博表示,这些规定是针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并不是专门针对该公司的。

他说,“过去10年里经常会有新的规定出台,我们对此非常欢迎”。

价格歧视

中国科技企业在提供贷款、打车、外卖和旅行票务等各种服务时,通过其平台收集海量数据,这些数据使得它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位潜在客户。

官方的新华社的一名记者报道称,在一个预订网站上用三部不同的手机查看同一个酒店客房的价格,会得到三种不同的价格。

在争取新客户之际,科技企业——如在线购物网站拼多多(Pinduoduo)——为购物者提供的补贴水平也可能会有所不同。

新规草案瞄准这种价格歧视,并提出如果补贴阻碍了市场竞争,那它就是违法的。

“二选一”

多年来,中国的科技平台一直迫使其商家、供应商、甚至是它们投资的初创企业选边站,这种做法被称为“二选一”。

例如,去年,世界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指责阿里巴巴在流量上对其天猫店铺做手脚,此前格兰仕开始在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拼多多网站上销售产品。格兰仕集团表示,在未能对阿里巴巴表现出忠诚后,其销售额出现断崖式下滑。

腾讯投资的京东和拼多多已就此类行为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指控阿里巴巴滥用其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阻止商家在它们的平台上销售产品。阿里巴巴拒绝就该诉讼置评。

希望通过送餐应用销售外卖的餐厅也面临类似的情况。中国送餐市场的两大参与者——美团(Meituan)和饿了么(Ele.me)——分别由腾讯和阿里巴巴持股。根据现行的电子商务法律,这两家企业的本地运营商已经因为要求餐厅“二选一”而遭到罚款,而新的指南更是明确地禁止这种做法。

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海豚智库(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表示:“新的指南旨在保护小商家的利益——这些小商家面临着生存挑战,很容易被美团等大平台施压。”

消除灰色地带

随着北京方面堵住一个长期存在的漏洞,新规将使更多收购交易受到反垄断审查。

中国许多大型科技企业都采用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简称VIE)结构,这种复杂的企业结构让它们在海外上市的同时,保留在中国内地开展业务的关键牌照。

但中国政府从未正式批准过VIE结构,反垄断机构迄今对这些企业的收购行为视而不见,生怕在事实上批准这种结构。

“这种做法使得科技巨头有一个借口,可以不向监管机构报备那些可能引起反垄断担忧的交易。”中伦律师事务所的余昕刚(Scott Yu)表示,“这已成为一种潜规则。”

律师指出,阿里巴巴收购送餐企业饿了么的交易可能就需要向反垄断监管部门报批,但这笔交易并未递交审查申请。

新的指南明确指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VIE结构的企业也必须将其收购交易提交反垄断审查。余昕刚指出,本周他接到了来自科技企业的大量咨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多年允许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中国科技巨头来说,大气候正在迅速降温。

在多年谨慎允许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之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上周,在针对科技行业的新的反垄断指南发布之后,中国科技股市值蒸发数千亿美元,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股价下跌12%。分析师预测,痛苦即将来临。

晨星(Morningstar)的丹•贝克(Dan Baker)表示:“明确定义且详尽的垄断行为清单……可能是加强监管的强烈信号。”

发布反垄断指南之前,北京方面在最后一刻叫停了蚂蚁集团(Ant Group)的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并于上周五针对中国电子商务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在线直播购物——发布了更多规则。

观察人士表示,阿里巴巴是最大的目标,因为它现在占中国网上销售额的四分之三,占中国零售总额的近五分之一。它还在迅速收购各个品类的实体店。

毕盛资产管理公司(AP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王国辉(Wong Kok Hoi)表示:“北京方面觉得,电商企业所用的策略不利于零售业的健康发展……他们不希望有三、四家公司占据主导地位,他们希望有1000家公司,”他接着说:“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它会改变游戏规则。”

另一位分析师表示,新的反垄断指南在范围上“极为全面”,涵盖各个方面,从公司如何使用客户数据,到如何为产品定价,以及他们可以使用什么样的促销和补贴来吸引客户。

围墙花园

中国监管机构瞄准的一个问题是,科技公司设置了围住其商业帝国的高壁垒。

例如,腾讯旗下无处不在的即时消息应用微信(WeChat)不允许用户分享TikTok的姊妹应用抖音(Douyin)的视频,也不允许用户通过点击链接进入阿里巴巴的淘宝(Taobao)电子商务网站。

与此同时,想从淘宝或天猫(Tmall)等阿里巴巴旗下网站,甚至盒马鲜生(Freshippo)生鲜食品超市或银泰百货(Intime)购买商品的购物者,也不能使用微信支付(WeChat Pay)。微信支付是腾讯旗下的支付服务,是阿里巴巴关联公司蚂蚁集团运营的支付宝(Alipay)的竞争对手。

银泰百货商场的一名店员耸耸肩说道:“我们是阿里巴巴集团的一员。”

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武卫(Maggie Wu)今年秋天告诉投资者,“这个生态系统中有许多企业,所以人们呆的时间越长,他们开展的活动就越多。”

中国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京东(JD.com)的情况正好相反,腾讯在该公司拥有股份。京东不接受支付宝支付。

北京独立互联网分析师王庆瑞(音译)表示,企业往往会设置障碍,试图“无限扩大自己的生态系统以挤压竞争对手”。

王庆瑞表示:“他们声称客户为王,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把客户视为资产,不想让其他平台接触他们。”

根据新规草案,这种策略可能被视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较大的平台还可能被迫向竞争对手开放,甚至共享一些数据。

阿里巴巴高管刘博表示,这些规定是针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并不是专门针对该公司的。

他说,“过去10年里经常会有新的规定出台,我们对此非常欢迎”。

价格歧视

中国科技企业在提供贷款、打车、外卖和旅行票务等各种服务时,通过其平台收集海量数据,这些数据使得它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位潜在客户。

官方的新华社的一名记者报道称,在一个预订网站上用三部不同的手机查看同一个酒店客房的价格,会得到三种不同的价格。

在争取新客户之际,科技企业——如在线购物网站拼多多(Pinduoduo)——为购物者提供的补贴水平也可能会有所不同。

新规草案瞄准这种价格歧视,并提出如果补贴阻碍了市场竞争,那它就是违法的。

“二选一”

多年来,中国的科技平台一直迫使其商家、供应商、甚至是它们投资的初创企业选边站,这种做法被称为“二选一”。

例如,去年,世界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指责阿里巴巴在流量上对其天猫店铺做手脚,此前格兰仕开始在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拼多多网站上销售产品。格兰仕集团表示,在未能对阿里巴巴表现出忠诚后,其销售额出现断崖式下滑。

腾讯投资的京东和拼多多已就此类行为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指控阿里巴巴滥用其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阻止商家在它们的平台上销售产品。阿里巴巴拒绝就该诉讼置评。

希望通过送餐应用销售外卖的餐厅也面临类似的情况。中国送餐市场的两大参与者——美团(Meituan)和饿了么(Ele.me)——分别由腾讯和阿里巴巴持股。根据现行的电子商务法律,这两家企业的本地运营商已经因为要求餐厅“二选一”而遭到罚款,而新的指南更是明确地禁止这种做法。

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海豚智库(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表示:“新的指南旨在保护小商家的利益——这些小商家面临着生存挑战,很容易被美团等大平台施压。”

消除灰色地带

随着北京方面堵住一个长期存在的漏洞,新规将使更多收购交易受到反垄断审查。

中国许多大型科技企业都采用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简称VIE)结构,这种复杂的企业结构让它们在海外上市的同时,保留在中国内地开展业务的关键牌照。

但中国政府从未正式批准过VIE结构,反垄断机构迄今对这些企业的收购行为视而不见,生怕在事实上批准这种结构。

“这种做法使得科技巨头有一个借口,可以不向监管机构报备那些可能引起反垄断担忧的交易。”中伦律师事务所的余昕刚(Scott Yu)表示,“这已成为一种潜规则。”

律师指出,阿里巴巴收购送餐企业饿了么的交易可能就需要向反垄断监管部门报批,但这笔交易并未递交审查申请。

新的指南明确指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VIE结构的企业也必须将其收购交易提交反垄断审查。余昕刚指出,本周他接到了来自科技企业的大量咨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