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已运行一年的上海科创板既是中国领导人的胜利标杆,也是投机人士的乐土。

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中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些技术的发展推动经济升级。与此同时,科创板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中国领先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周四登陆科创板,其股价迅速上涨超过200%。此前中芯国际通过科创板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逾65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该市场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但科创板的许多其他股票大幅下跌,一些股票的跌幅达到两位数百分比,因投资者纷纷套现转而投资中芯国际。另外中国股市的整体下跌也助长了跌势。

上海风投公司渶策资本(INCE Capital)创始合伙人甘剑平表示,很多处于创业早期阶段的公司很轻易就在科创板上市筹集到资金,因为投资者追逐这些股票的热情很高。他表示,资金流向了中国政府希望支持的行业,例如半导体和先进制造业等,其中的部分股票最终可能一文不值,而另一些股票则可能成为明星股。



他表示:“纳斯达克市场诞生时,没有多少人能想象到微软(Microsoft Co., MSFT)或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繁荣。”

科创板成立的目的是把更加由市场主导的方式引入IPO市场。

只有专业投资者被允许参与科创板发行股票的申购,此外监管机构对估值设定的不成文上限、对上市首日股价走势的限制以及IPO配额规定也都被取消。在中国的其他股票市场,新股发行要面临市盈率上限为23倍的非正式限制,上市首日交易的涨幅上限为44%。并且,公司的IPO计划可能要等待数年才能获批。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中芯国际的上市交易令今年迄今在科创板的整体股份发行规模升至141亿美元。这个规模仅次于纳斯达克和香港股市,排在第三位。纳斯达克市场是中国科创板大致模仿的对象。Refinitiv的上述数据既包括IPO,也包括像中芯国际这样的二次上市交易。中芯国际的股票之前已在香港挂牌交易。



一些科创板股票获得的申购规模是发行量的数千倍,部分股票上市首日飙升近九倍。另一个显示繁荣的迹象是,一些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股票比在其他地方上市的具有类似经济权益的股票价格高出许多。中芯国际在科创板的股价大约是其香港股价的三倍,制药商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Junshi Biosciences Co., Ltd., 1877.HK, 688180.SH)也是如此。

投资者的热烈反响使得监管机构更有可能会推出一项类似科创板的机制来放松其他市场。不过,泡沫也会增加盛极而衰的风险,正如上海和深圳的主板市场以及创业板曾出现过的情形;创业板是深圳一个运行时间较长、以科技公司为主的市场。

华兴资本证券(香港)有限公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 (HK) Ltd.)宏观及策略研究主管Bruce Pang说,投资者交易这些股票的劲头,就好像这些公司没有失败风险一样。他表示,你很难想象科创板的疯狂,除非你参与其中。

这种表现吸引了从散户到对冲基金等形形色色的投资者。

总部位于上海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少薮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Shanghai Minority Asset Management)联合创始人Mark Dong称,该公司交易科创板股票有一个简单的策略:以发行价认购,在上市首日卖出,这样做既锁定了利润,又省去了研究的工作。

他的基金最近对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QuantumCTek Co., 688027.SH, 简称:国盾量子)采用了这一策略。这家公司正在开发基于量子物理的安全通讯技术,在上市首日上涨了约九倍。

Dong称,当看到股市以这种方式大涨时,人们就会对泡沫保持警惕。但他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不同的感受,他们看到股票的价值成倍增长,而且在此之前,他们也没有在科创板亏过太多钱。



标准的估值方法并没有太大用处:大多数公司成立的时间比较短,利润有限。银行人士和分析师表示,投资者关注的是这些公司的增长潜力,这些公司要么属于高科技行业,要么属于政府认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

根据万得(Wind)数据,半导体晶圆制造商上海硅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National Silicon Industry Group Co., 简称:沪硅产业)的股价自上市以来上涨了近10倍,截至周四收盘,市值约为人民币1,049亿元(合150.1亿美元)。FactSet数据显示,分析师预计明年该公司有望实现净利润人民币3,500万元(合500万美元)。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中国股票业务主管Thomas Fang表示,一些公司可能达不到投资者的过高期望。他说,要想成为真正的中国版纳斯达克,科创板必须吸引或培养出成功的大型公司以及发展相对落后的较小型公司。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驻香港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承销商有给股票定价于低位的动机:银行必须在一家公司上市两年内持有其2%-5%的股份,这一规定旨在阻止不正当交易。

洪灏表示,如果他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而该公司股票在上市首日就上涨数倍,那他会很生气,因为这证明银行定价过低,原本可以筹集多得多的资金。

但洪灏表示,总体而言,此次改革是积极的。他说,最重要的是,它用市场需求取代了政府的权力背书;优秀企业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该市场,而不必排队三年经历艰难过程才能筹集资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科创板IPO引发投资者狂热追捧

发布日期:2020-07-17 11:33
摘要: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已运行一年的上海科创板既是中国领导人的胜利标杆,也是投机人士的乐土。

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中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些技术的发展推动经济升级。与此同时,科创板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中国领先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周四登陆科创板,其股价迅速上涨超过200%。此前中芯国际通过科创板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逾65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该市场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但科创板的许多其他股票大幅下跌,一些股票的跌幅达到两位数百分比,因投资者纷纷套现转而投资中芯国际。另外中国股市的整体下跌也助长了跌势。

上海风投公司渶策资本(INCE Capital)创始合伙人甘剑平表示,很多处于创业早期阶段的公司很轻易就在科创板上市筹集到资金,因为投资者追逐这些股票的热情很高。他表示,资金流向了中国政府希望支持的行业,例如半导体和先进制造业等,其中的部分股票最终可能一文不值,而另一些股票则可能成为明星股。



他表示:“纳斯达克市场诞生时,没有多少人能想象到微软(Microsoft Co., MSFT)或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繁荣。”

科创板成立的目的是把更加由市场主导的方式引入IPO市场。

只有专业投资者被允许参与科创板发行股票的申购,此外监管机构对估值设定的不成文上限、对上市首日股价走势的限制以及IPO配额规定也都被取消。在中国的其他股票市场,新股发行要面临市盈率上限为23倍的非正式限制,上市首日交易的涨幅上限为44%。并且,公司的IPO计划可能要等待数年才能获批。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中芯国际的上市交易令今年迄今在科创板的整体股份发行规模升至141亿美元。这个规模仅次于纳斯达克和香港股市,排在第三位。纳斯达克市场是中国科创板大致模仿的对象。Refinitiv的上述数据既包括IPO,也包括像中芯国际这样的二次上市交易。中芯国际的股票之前已在香港挂牌交易。



一些科创板股票获得的申购规模是发行量的数千倍,部分股票上市首日飙升近九倍。另一个显示繁荣的迹象是,一些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股票比在其他地方上市的具有类似经济权益的股票价格高出许多。中芯国际在科创板的股价大约是其香港股价的三倍,制药商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Junshi Biosciences Co., Ltd., 1877.HK, 688180.SH)也是如此。

投资者的热烈反响使得监管机构更有可能会推出一项类似科创板的机制来放松其他市场。不过,泡沫也会增加盛极而衰的风险,正如上海和深圳的主板市场以及创业板曾出现过的情形;创业板是深圳一个运行时间较长、以科技公司为主的市场。

华兴资本证券(香港)有限公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 (HK) Ltd.)宏观及策略研究主管Bruce Pang说,投资者交易这些股票的劲头,就好像这些公司没有失败风险一样。他表示,你很难想象科创板的疯狂,除非你参与其中。

这种表现吸引了从散户到对冲基金等形形色色的投资者。

总部位于上海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少薮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Shanghai Minority Asset Management)联合创始人Mark Dong称,该公司交易科创板股票有一个简单的策略:以发行价认购,在上市首日卖出,这样做既锁定了利润,又省去了研究的工作。

他的基金最近对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QuantumCTek Co., 688027.SH, 简称:国盾量子)采用了这一策略。这家公司正在开发基于量子物理的安全通讯技术,在上市首日上涨了约九倍。

Dong称,当看到股市以这种方式大涨时,人们就会对泡沫保持警惕。但他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不同的感受,他们看到股票的价值成倍增长,而且在此之前,他们也没有在科创板亏过太多钱。



标准的估值方法并没有太大用处:大多数公司成立的时间比较短,利润有限。银行人士和分析师表示,投资者关注的是这些公司的增长潜力,这些公司要么属于高科技行业,要么属于政府认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

根据万得(Wind)数据,半导体晶圆制造商上海硅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National Silicon Industry Group Co., 简称:沪硅产业)的股价自上市以来上涨了近10倍,截至周四收盘,市值约为人民币1,049亿元(合150.1亿美元)。FactSet数据显示,分析师预计明年该公司有望实现净利润人民币3,500万元(合500万美元)。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中国股票业务主管Thomas Fang表示,一些公司可能达不到投资者的过高期望。他说,要想成为真正的中国版纳斯达克,科创板必须吸引或培养出成功的大型公司以及发展相对落后的较小型公司。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驻香港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承销商有给股票定价于低位的动机:银行必须在一家公司上市两年内持有其2%-5%的股份,这一规定旨在阻止不正当交易。

洪灏表示,如果他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而该公司股票在上市首日就上涨数倍,那他会很生气,因为这证明银行定价过低,原本可以筹集多得多的资金。

但洪灏表示,总体而言,此次改革是积极的。他说,最重要的是,它用市场需求取代了政府的权力背书;优秀企业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该市场,而不必排队三年经历艰难过程才能筹集资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已运行一年的上海科创板既是中国领导人的胜利标杆,也是投机人士的乐土。

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中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些技术的发展推动经济升级。与此同时,科创板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中国领先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周四登陆科创板,其股价迅速上涨超过200%。此前中芯国际通过科创板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逾65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该市场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但科创板的许多其他股票大幅下跌,一些股票的跌幅达到两位数百分比,因投资者纷纷套现转而投资中芯国际。另外中国股市的整体下跌也助长了跌势。

上海风投公司渶策资本(INCE Capital)创始合伙人甘剑平表示,很多处于创业早期阶段的公司很轻易就在科创板上市筹集到资金,因为投资者追逐这些股票的热情很高。他表示,资金流向了中国政府希望支持的行业,例如半导体和先进制造业等,其中的部分股票最终可能一文不值,而另一些股票则可能成为明星股。



他表示:“纳斯达克市场诞生时,没有多少人能想象到微软(Microsoft Co., MSFT)或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繁荣。”

科创板成立的目的是把更加由市场主导的方式引入IPO市场。

只有专业投资者被允许参与科创板发行股票的申购,此外监管机构对估值设定的不成文上限、对上市首日股价走势的限制以及IPO配额规定也都被取消。在中国的其他股票市场,新股发行要面临市盈率上限为23倍的非正式限制,上市首日交易的涨幅上限为44%。并且,公司的IPO计划可能要等待数年才能获批。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中芯国际的上市交易令今年迄今在科创板的整体股份发行规模升至141亿美元。这个规模仅次于纳斯达克和香港股市,排在第三位。纳斯达克市场是中国科创板大致模仿的对象。Refinitiv的上述数据既包括IPO,也包括像中芯国际这样的二次上市交易。中芯国际的股票之前已在香港挂牌交易。



一些科创板股票获得的申购规模是发行量的数千倍,部分股票上市首日飙升近九倍。另一个显示繁荣的迹象是,一些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股票比在其他地方上市的具有类似经济权益的股票价格高出许多。中芯国际在科创板的股价大约是其香港股价的三倍,制药商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Junshi Biosciences Co., Ltd., 1877.HK, 688180.SH)也是如此。

投资者的热烈反响使得监管机构更有可能会推出一项类似科创板的机制来放松其他市场。不过,泡沫也会增加盛极而衰的风险,正如上海和深圳的主板市场以及创业板曾出现过的情形;创业板是深圳一个运行时间较长、以科技公司为主的市场。

华兴资本证券(香港)有限公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 (HK) Ltd.)宏观及策略研究主管Bruce Pang说,投资者交易这些股票的劲头,就好像这些公司没有失败风险一样。他表示,你很难想象科创板的疯狂,除非你参与其中。

这种表现吸引了从散户到对冲基金等形形色色的投资者。

总部位于上海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少薮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Shanghai Minority Asset Management)联合创始人Mark Dong称,该公司交易科创板股票有一个简单的策略:以发行价认购,在上市首日卖出,这样做既锁定了利润,又省去了研究的工作。

他的基金最近对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QuantumCTek Co., 688027.SH, 简称:国盾量子)采用了这一策略。这家公司正在开发基于量子物理的安全通讯技术,在上市首日上涨了约九倍。

Dong称,当看到股市以这种方式大涨时,人们就会对泡沫保持警惕。但他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不同的感受,他们看到股票的价值成倍增长,而且在此之前,他们也没有在科创板亏过太多钱。



标准的估值方法并没有太大用处:大多数公司成立的时间比较短,利润有限。银行人士和分析师表示,投资者关注的是这些公司的增长潜力,这些公司要么属于高科技行业,要么属于政府认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

根据万得(Wind)数据,半导体晶圆制造商上海硅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National Silicon Industry Group Co., 简称:沪硅产业)的股价自上市以来上涨了近10倍,截至周四收盘,市值约为人民币1,049亿元(合150.1亿美元)。FactSet数据显示,分析师预计明年该公司有望实现净利润人民币3,500万元(合500万美元)。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中国股票业务主管Thomas Fang表示,一些公司可能达不到投资者的过高期望。他说,要想成为真正的中国版纳斯达克,科创板必须吸引或培养出成功的大型公司以及发展相对落后的较小型公司。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驻香港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承销商有给股票定价于低位的动机:银行必须在一家公司上市两年内持有其2%-5%的股份,这一规定旨在阻止不正当交易。

洪灏表示,如果他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而该公司股票在上市首日就上涨数倍,那他会很生气,因为这证明银行定价过低,原本可以筹集多得多的资金。

但洪灏表示,总体而言,此次改革是积极的。他说,最重要的是,它用市场需求取代了政府的权力背书;优秀企业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该市场,而不必排队三年经历艰难过程才能筹集资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科创板IPO引发投资者狂热追捧

发布日期:2020-07-17 11:33
摘要: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已运行一年的上海科创板既是中国领导人的胜利标杆,也是投机人士的乐土。

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中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些技术的发展推动经济升级。与此同时,科创板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中国领先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周四登陆科创板,其股价迅速上涨超过200%。此前中芯国际通过科创板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逾65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该市场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但科创板的许多其他股票大幅下跌,一些股票的跌幅达到两位数百分比,因投资者纷纷套现转而投资中芯国际。另外中国股市的整体下跌也助长了跌势。

上海风投公司渶策资本(INCE Capital)创始合伙人甘剑平表示,很多处于创业早期阶段的公司很轻易就在科创板上市筹集到资金,因为投资者追逐这些股票的热情很高。他表示,资金流向了中国政府希望支持的行业,例如半导体和先进制造业等,其中的部分股票最终可能一文不值,而另一些股票则可能成为明星股。



他表示:“纳斯达克市场诞生时,没有多少人能想象到微软(Microsoft Co., MSFT)或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繁荣。”

科创板成立的目的是把更加由市场主导的方式引入IPO市场。

只有专业投资者被允许参与科创板发行股票的申购,此外监管机构对估值设定的不成文上限、对上市首日股价走势的限制以及IPO配额规定也都被取消。在中国的其他股票市场,新股发行要面临市盈率上限为23倍的非正式限制,上市首日交易的涨幅上限为44%。并且,公司的IPO计划可能要等待数年才能获批。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中芯国际的上市交易令今年迄今在科创板的整体股份发行规模升至141亿美元。这个规模仅次于纳斯达克和香港股市,排在第三位。纳斯达克市场是中国科创板大致模仿的对象。Refinitiv的上述数据既包括IPO,也包括像中芯国际这样的二次上市交易。中芯国际的股票之前已在香港挂牌交易。



一些科创板股票获得的申购规模是发行量的数千倍,部分股票上市首日飙升近九倍。另一个显示繁荣的迹象是,一些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股票比在其他地方上市的具有类似经济权益的股票价格高出许多。中芯国际在科创板的股价大约是其香港股价的三倍,制药商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Junshi Biosciences Co., Ltd., 1877.HK, 688180.SH)也是如此。

投资者的热烈反响使得监管机构更有可能会推出一项类似科创板的机制来放松其他市场。不过,泡沫也会增加盛极而衰的风险,正如上海和深圳的主板市场以及创业板曾出现过的情形;创业板是深圳一个运行时间较长、以科技公司为主的市场。

华兴资本证券(香港)有限公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 (HK) Ltd.)宏观及策略研究主管Bruce Pang说,投资者交易这些股票的劲头,就好像这些公司没有失败风险一样。他表示,你很难想象科创板的疯狂,除非你参与其中。

这种表现吸引了从散户到对冲基金等形形色色的投资者。

总部位于上海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少薮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Shanghai Minority Asset Management)联合创始人Mark Dong称,该公司交易科创板股票有一个简单的策略:以发行价认购,在上市首日卖出,这样做既锁定了利润,又省去了研究的工作。

他的基金最近对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QuantumCTek Co., 688027.SH, 简称:国盾量子)采用了这一策略。这家公司正在开发基于量子物理的安全通讯技术,在上市首日上涨了约九倍。

Dong称,当看到股市以这种方式大涨时,人们就会对泡沫保持警惕。但他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不同的感受,他们看到股票的价值成倍增长,而且在此之前,他们也没有在科创板亏过太多钱。



标准的估值方法并没有太大用处:大多数公司成立的时间比较短,利润有限。银行人士和分析师表示,投资者关注的是这些公司的增长潜力,这些公司要么属于高科技行业,要么属于政府认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

根据万得(Wind)数据,半导体晶圆制造商上海硅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National Silicon Industry Group Co., 简称:沪硅产业)的股价自上市以来上涨了近10倍,截至周四收盘,市值约为人民币1,049亿元(合150.1亿美元)。FactSet数据显示,分析师预计明年该公司有望实现净利润人民币3,500万元(合500万美元)。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中国股票业务主管Thomas Fang表示,一些公司可能达不到投资者的过高期望。他说,要想成为真正的中国版纳斯达克,科创板必须吸引或培养出成功的大型公司以及发展相对落后的较小型公司。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驻香港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承销商有给股票定价于低位的动机:银行必须在一家公司上市两年内持有其2%-5%的股份,这一规定旨在阻止不正当交易。

洪灏表示,如果他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而该公司股票在上市首日就上涨数倍,那他会很生气,因为这证明银行定价过低,原本可以筹集多得多的资金。

但洪灏表示,总体而言,此次改革是积极的。他说,最重要的是,它用市场需求取代了政府的权力背书;优秀企业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该市场,而不必排队三年经历艰难过程才能筹集资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已运行一年的上海科创板既是中国领导人的胜利标杆,也是投机人士的乐土。

科创板是中国放松股票发行限制的一次尝试,该市场的推出为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金流入量子通信等新兴技术提供了通道,中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些技术的发展推动经济升级。与此同时,科创板也带来了疯狂的交易和赚大钱的吸引力。

中国领先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 0981.HK, 简称﹕中芯国际)周四登陆科创板,其股价迅速上涨超过200%。此前中芯国际通过科创板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逾65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该市场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但科创板的许多其他股票大幅下跌,一些股票的跌幅达到两位数百分比,因投资者纷纷套现转而投资中芯国际。另外中国股市的整体下跌也助长了跌势。

上海风投公司渶策资本(INCE Capital)创始合伙人甘剑平表示,很多处于创业早期阶段的公司很轻易就在科创板上市筹集到资金,因为投资者追逐这些股票的热情很高。他表示,资金流向了中国政府希望支持的行业,例如半导体和先进制造业等,其中的部分股票最终可能一文不值,而另一些股票则可能成为明星股。



他表示:“纳斯达克市场诞生时,没有多少人能想象到微软(Microsoft Co., MSFT)或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繁荣。”

科创板成立的目的是把更加由市场主导的方式引入IPO市场。

只有专业投资者被允许参与科创板发行股票的申购,此外监管机构对估值设定的不成文上限、对上市首日股价走势的限制以及IPO配额规定也都被取消。在中国的其他股票市场,新股发行要面临市盈率上限为23倍的非正式限制,上市首日交易的涨幅上限为44%。并且,公司的IPO计划可能要等待数年才能获批。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中芯国际的上市交易令今年迄今在科创板的整体股份发行规模升至141亿美元。这个规模仅次于纳斯达克和香港股市,排在第三位。纳斯达克市场是中国科创板大致模仿的对象。Refinitiv的上述数据既包括IPO,也包括像中芯国际这样的二次上市交易。中芯国际的股票之前已在香港挂牌交易。



一些科创板股票获得的申购规模是发行量的数千倍,部分股票上市首日飙升近九倍。另一个显示繁荣的迹象是,一些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股票比在其他地方上市的具有类似经济权益的股票价格高出许多。中芯国际在科创板的股价大约是其香港股价的三倍,制药商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Junshi Biosciences Co., Ltd., 1877.HK, 688180.SH)也是如此。

投资者的热烈反响使得监管机构更有可能会推出一项类似科创板的机制来放松其他市场。不过,泡沫也会增加盛极而衰的风险,正如上海和深圳的主板市场以及创业板曾出现过的情形;创业板是深圳一个运行时间较长、以科技公司为主的市场。

华兴资本证券(香港)有限公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 (HK) Ltd.)宏观及策略研究主管Bruce Pang说,投资者交易这些股票的劲头,就好像这些公司没有失败风险一样。他表示,你很难想象科创板的疯狂,除非你参与其中。

这种表现吸引了从散户到对冲基金等形形色色的投资者。

总部位于上海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上海少薮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Shanghai Minority Asset Management)联合创始人Mark Dong称,该公司交易科创板股票有一个简单的策略:以发行价认购,在上市首日卖出,这样做既锁定了利润,又省去了研究的工作。

他的基金最近对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QuantumCTek Co., 688027.SH, 简称:国盾量子)采用了这一策略。这家公司正在开发基于量子物理的安全通讯技术,在上市首日上涨了约九倍。

Dong称,当看到股市以这种方式大涨时,人们就会对泡沫保持警惕。但他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不同的感受,他们看到股票的价值成倍增长,而且在此之前,他们也没有在科创板亏过太多钱。



标准的估值方法并没有太大用处:大多数公司成立的时间比较短,利润有限。银行人士和分析师表示,投资者关注的是这些公司的增长潜力,这些公司要么属于高科技行业,要么属于政府认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

根据万得(Wind)数据,半导体晶圆制造商上海硅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National Silicon Industry Group Co., 简称:沪硅产业)的股价自上市以来上涨了近10倍,截至周四收盘,市值约为人民币1,049亿元(合150.1亿美元)。FactSet数据显示,分析师预计明年该公司有望实现净利润人民币3,500万元(合500万美元)。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中国股票业务主管Thomas Fang表示,一些公司可能达不到投资者的过高期望。他说,要想成为真正的中国版纳斯达克,科创板必须吸引或培养出成功的大型公司以及发展相对落后的较小型公司。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驻香港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承销商有给股票定价于低位的动机:银行必须在一家公司上市两年内持有其2%-5%的股份,这一规定旨在阻止不正当交易。

洪灏表示,如果他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而该公司股票在上市首日就上涨数倍,那他会很生气,因为这证明银行定价过低,原本可以筹集多得多的资金。

但洪灏表示,总体而言,此次改革是积极的。他说,最重要的是,它用市场需求取代了政府的权力背书;优秀企业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该市场,而不必排队三年经历艰难过程才能筹集资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