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亦是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大选争议尚未落幕,特朗普以“选举舞弊”为由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尽管他在权力交接上有所松动,但没有放弃对“选举舞弊”的诉讼。特朗普对权力的贪恋使其试图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逆转形势,但随着重要诉讼的落空,形势越发走向不利。场外,双方的拥趸们表现出某种对“克里斯玛型权威”的崇拜,甚至因立场差异而引发街头冲突,而这通常是“威权主义”国家才会发生的情况。目前,全球瞩目美国选举后权力将如何移交,并积极筹备与拜登及其高级幕僚进行政治对接。

这是一次极富争议的选举,双方的拉锯持续至今。拜登在选票上占优(先于特朗普获得270张选举人票),按照常理足够获取当选的“合法性”。但特朗普的质疑以及共和党拥趸们的反对,无疑极大地削弱了拜登的“合法性”。现实讲,可以说,作为全球主宰国家的美国,其国家元首当选的“合法性”授权不仅源于其国内宪法意义上的“合法性赋权”,还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国际社会尤其是主要大国的承认。按照政治学的基本逻辑,现代领导权威在无法自证“天赋和神选”的现实下,获得最广泛的承认也是合法性的来源。目前的现实是,拜登在国内和国际两条“战线”上都开始汇聚相对于特朗普的极大优势。

从欧洲、中东到亚洲和拉丁美洲,拜登获胜的消息引发了极大反响,外国领导人纷纷向他表示祝贺。在美国主要媒体宣布拜登当选后,全球众多领袖,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菅义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众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纷纷恭贺拜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虽然姗姗来迟,也于11月9日祝贺拜登当选。马克龙说,“要克服今日的挑战,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让我们一起努力吧!”;贾斯汀•特鲁多总理赞美了加拿大与美国的历史友谊,称“我真的很期待合作”;默克尔宣称,“要想克服我们时代中的巨大挑战,我们跨大西洋的友谊是不可取代的。”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不等大选结果确定就急忙发推特称,“当下的世界有时是黑暗的——但今天我们在云缝中看到了一丝曙光。”曾被特朗普看作意识形态孪生兄弟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表了一份较为克制的声明,但特别指出卡玛拉•哈里斯作为美国首位女副总统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可以说,在西方世界,拜登的获胜使得各国政治家可以更加公开地预想告别“特朗普时代”,迎接“拜登时代”。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全球在瞩目另外两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对拜登的态度。2016年时,中国国家元首习近平主席于美国大选次日向当选总统特朗普发出祝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特朗普在2016年11月14日即通电话,普京在电话中对特朗普“赢得历史性的选举”表示祝贺。然而在2020年大选后,中俄这两个核武大国却在较长时间内表现出某种“含蓄”和“内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11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透露出了中方的打算。汪文斌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并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中方的态度是什么?汪文斌表示,中方将按照“国际惯例”办理。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以外交术语作为回应,还没有公开表示支持拜登。

中国政府在美国总统选举事务上并未急于表态,主要原因包括:一、选举形势不明朗,双方力量互有攻防,胜负难以把握,不便轻易定性;二、中国不愿对美国国内选举这一主权内事务进行评判,因为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是不主动对他国内政进行政治评价;三、中国希望在形势稳定,优劣高下分明之际进行表态,以向国际社会发出权威而明确的声音;四、中国希望以此作为一种“楔子”或某种杠杆,撬动国家利益的获取。

然而,随着特朗普选战后的一系列反击愈发显得无力,在党争中节节失利,在局势越发明朗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25日致电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同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这是中国政府针对美国2020年大选发出的最权威声音。信号很明确,即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美国总统选举是竞争性选举,中国在承认拜登合法性的同时,亦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在美国选情依然焦灼、各派政治势力攻防依旧反复复杂之际,中国政府的表态无疑是对拜登的一种支持。中国的表态随着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辐射力而扩散,世界已经明白中国的立场和政治态度。接下来,俄罗斯以及其他还在观望的国家都有可能受中国这一表态的影响,转而公开、明确地支持拜登。

中国的表态将进一步压缩并降低特朗普翻盘的概率,并将在美国产生一定的政治和社会效应,推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力量的新组合。中国的表态将引领全球新一波支持拜登的舆论浪潮,增强拜登当选的国际支持度和认可度,并让拜登更具“合法性”和动力去应对特朗普发出的新挑战。

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社会”,但政治有“道”。中国政治哲学家、汉代先哲贾谊在脍炙人口的名篇《过秦论》中深刻地指出了政治家和国家兴衰的实质:“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句话套用在特朗普身上再生动不过,中国的表态和立场只是“顺乎天而应乎人”。希望拜登的当选能够开启中美关系的新篇章。


又讯:美国大选:习近平祝拜登当选的贺电来了
BBC

在拜登被预测当选下届美国总统之后两个多星期,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向他发去贺电。

美国大选拜登被预测胜出之后不久,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内的多国领导人都在第一时间致电拜登表示祝贺。

此后,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有表态,但北京最高层的“沉默”引发外界普遍关注和不同解读。

习近平的贺电说了什么?

11月25日北京时间晚九点半,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习近平向拜登发去贺电的消息。

习近平在贺电中强调了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性。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习近平说,这不仅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

习近平还说,中美双方要“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同日(11月25日),中国副主席王岐山也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

为什么值得关注?

贺电意味着中国最高层已经正式承认了美国大选的结果,尽管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仍在挑战这一结果。也就是说,北京认知,乔·拜登将在2021年1月入主白宫。

一种观点认为,北京此前的“沉默”是似乎仍在谨慎观望美国总统权力交接情况。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

不过,美中关系近期经历诸多动荡,被广泛认为处于40年来的最低位。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曾在推特上表示,中国与美国大选保持距离,是希望“避免纠缠在选举争议中”。

迄今仍然没有向拜登表示祝贺的国家领袖包括俄国领导人普京、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巴西领导人博尔索纳罗等。

中国外交部此前曾怎么说?

11月9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曾有美国记者提问,在美国大多数媒体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之后,很多国家都已向拜登致贺。中方迟迟未表态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觉得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仍不确定,或者有其他考量?中方何时会发去贺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汪文斌说。

不过,汪文斌并未直接回答记者有关中国会何时发出祝贺的提问,只说中国会“按照国际惯例办理”。

11月3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再有记者提问,近日已有更多国家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祝贺拜登胜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此次,发言人汪文斌回答说,“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习近平和拜登的合作前景怎样?

拜登竞选期间曾承诺对华强硬。美中双方都有不少分析认预测,拜登任期内将寻求联合美国的盟友,一致要求中国遵守国际准则和履行国际义务。

也有人预计拜登会延续部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但将谋求竞争与合作共存的道路,而非仍凭美中关系继续成为“自由落体”。

北京方面在准备迎接拜登时代来临的同时,当下也有不少人也担忧,距离特朗普卸任还有两个月,现任政府内的对华鹰派人物可能会“放手一搏”,例如进一步推动制裁,甚至造成双边“难以挽回”的损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祝贺拜登当选的国际影响

发布日期:2020-11-26 04:56
摘要: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亦是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大选争议尚未落幕,特朗普以“选举舞弊”为由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尽管他在权力交接上有所松动,但没有放弃对“选举舞弊”的诉讼。特朗普对权力的贪恋使其试图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逆转形势,但随着重要诉讼的落空,形势越发走向不利。场外,双方的拥趸们表现出某种对“克里斯玛型权威”的崇拜,甚至因立场差异而引发街头冲突,而这通常是“威权主义”国家才会发生的情况。目前,全球瞩目美国选举后权力将如何移交,并积极筹备与拜登及其高级幕僚进行政治对接。

这是一次极富争议的选举,双方的拉锯持续至今。拜登在选票上占优(先于特朗普获得270张选举人票),按照常理足够获取当选的“合法性”。但特朗普的质疑以及共和党拥趸们的反对,无疑极大地削弱了拜登的“合法性”。现实讲,可以说,作为全球主宰国家的美国,其国家元首当选的“合法性”授权不仅源于其国内宪法意义上的“合法性赋权”,还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国际社会尤其是主要大国的承认。按照政治学的基本逻辑,现代领导权威在无法自证“天赋和神选”的现实下,获得最广泛的承认也是合法性的来源。目前的现实是,拜登在国内和国际两条“战线”上都开始汇聚相对于特朗普的极大优势。

从欧洲、中东到亚洲和拉丁美洲,拜登获胜的消息引发了极大反响,外国领导人纷纷向他表示祝贺。在美国主要媒体宣布拜登当选后,全球众多领袖,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菅义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众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纷纷恭贺拜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虽然姗姗来迟,也于11月9日祝贺拜登当选。马克龙说,“要克服今日的挑战,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让我们一起努力吧!”;贾斯汀•特鲁多总理赞美了加拿大与美国的历史友谊,称“我真的很期待合作”;默克尔宣称,“要想克服我们时代中的巨大挑战,我们跨大西洋的友谊是不可取代的。”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不等大选结果确定就急忙发推特称,“当下的世界有时是黑暗的——但今天我们在云缝中看到了一丝曙光。”曾被特朗普看作意识形态孪生兄弟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表了一份较为克制的声明,但特别指出卡玛拉•哈里斯作为美国首位女副总统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可以说,在西方世界,拜登的获胜使得各国政治家可以更加公开地预想告别“特朗普时代”,迎接“拜登时代”。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全球在瞩目另外两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对拜登的态度。2016年时,中国国家元首习近平主席于美国大选次日向当选总统特朗普发出祝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特朗普在2016年11月14日即通电话,普京在电话中对特朗普“赢得历史性的选举”表示祝贺。然而在2020年大选后,中俄这两个核武大国却在较长时间内表现出某种“含蓄”和“内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11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透露出了中方的打算。汪文斌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并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中方的态度是什么?汪文斌表示,中方将按照“国际惯例”办理。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以外交术语作为回应,还没有公开表示支持拜登。

中国政府在美国总统选举事务上并未急于表态,主要原因包括:一、选举形势不明朗,双方力量互有攻防,胜负难以把握,不便轻易定性;二、中国不愿对美国国内选举这一主权内事务进行评判,因为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是不主动对他国内政进行政治评价;三、中国希望在形势稳定,优劣高下分明之际进行表态,以向国际社会发出权威而明确的声音;四、中国希望以此作为一种“楔子”或某种杠杆,撬动国家利益的获取。

然而,随着特朗普选战后的一系列反击愈发显得无力,在党争中节节失利,在局势越发明朗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25日致电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同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这是中国政府针对美国2020年大选发出的最权威声音。信号很明确,即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美国总统选举是竞争性选举,中国在承认拜登合法性的同时,亦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在美国选情依然焦灼、各派政治势力攻防依旧反复复杂之际,中国政府的表态无疑是对拜登的一种支持。中国的表态随着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辐射力而扩散,世界已经明白中国的立场和政治态度。接下来,俄罗斯以及其他还在观望的国家都有可能受中国这一表态的影响,转而公开、明确地支持拜登。

中国的表态将进一步压缩并降低特朗普翻盘的概率,并将在美国产生一定的政治和社会效应,推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力量的新组合。中国的表态将引领全球新一波支持拜登的舆论浪潮,增强拜登当选的国际支持度和认可度,并让拜登更具“合法性”和动力去应对特朗普发出的新挑战。

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社会”,但政治有“道”。中国政治哲学家、汉代先哲贾谊在脍炙人口的名篇《过秦论》中深刻地指出了政治家和国家兴衰的实质:“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句话套用在特朗普身上再生动不过,中国的表态和立场只是“顺乎天而应乎人”。希望拜登的当选能够开启中美关系的新篇章。


又讯:美国大选:习近平祝拜登当选的贺电来了
BBC

在拜登被预测当选下届美国总统之后两个多星期,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向他发去贺电。

美国大选拜登被预测胜出之后不久,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内的多国领导人都在第一时间致电拜登表示祝贺。

此后,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有表态,但北京最高层的“沉默”引发外界普遍关注和不同解读。

习近平的贺电说了什么?

11月25日北京时间晚九点半,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习近平向拜登发去贺电的消息。

习近平在贺电中强调了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性。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习近平说,这不仅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

习近平还说,中美双方要“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同日(11月25日),中国副主席王岐山也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

为什么值得关注?

贺电意味着中国最高层已经正式承认了美国大选的结果,尽管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仍在挑战这一结果。也就是说,北京认知,乔·拜登将在2021年1月入主白宫。

一种观点认为,北京此前的“沉默”是似乎仍在谨慎观望美国总统权力交接情况。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

不过,美中关系近期经历诸多动荡,被广泛认为处于40年来的最低位。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曾在推特上表示,中国与美国大选保持距离,是希望“避免纠缠在选举争议中”。

迄今仍然没有向拜登表示祝贺的国家领袖包括俄国领导人普京、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巴西领导人博尔索纳罗等。

中国外交部此前曾怎么说?

11月9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曾有美国记者提问,在美国大多数媒体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之后,很多国家都已向拜登致贺。中方迟迟未表态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觉得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仍不确定,或者有其他考量?中方何时会发去贺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汪文斌说。

不过,汪文斌并未直接回答记者有关中国会何时发出祝贺的提问,只说中国会“按照国际惯例办理”。

11月3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再有记者提问,近日已有更多国家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祝贺拜登胜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此次,发言人汪文斌回答说,“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习近平和拜登的合作前景怎样?

拜登竞选期间曾承诺对华强硬。美中双方都有不少分析认预测,拜登任期内将寻求联合美国的盟友,一致要求中国遵守国际准则和履行国际义务。

也有人预计拜登会延续部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但将谋求竞争与合作共存的道路,而非仍凭美中关系继续成为“自由落体”。

北京方面在准备迎接拜登时代来临的同时,当下也有不少人也担忧,距离特朗普卸任还有两个月,现任政府内的对华鹰派人物可能会“放手一搏”,例如进一步推动制裁,甚至造成双边“难以挽回”的损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亦是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大选争议尚未落幕,特朗普以“选举舞弊”为由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尽管他在权力交接上有所松动,但没有放弃对“选举舞弊”的诉讼。特朗普对权力的贪恋使其试图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逆转形势,但随着重要诉讼的落空,形势越发走向不利。场外,双方的拥趸们表现出某种对“克里斯玛型权威”的崇拜,甚至因立场差异而引发街头冲突,而这通常是“威权主义”国家才会发生的情况。目前,全球瞩目美国选举后权力将如何移交,并积极筹备与拜登及其高级幕僚进行政治对接。

这是一次极富争议的选举,双方的拉锯持续至今。拜登在选票上占优(先于特朗普获得270张选举人票),按照常理足够获取当选的“合法性”。但特朗普的质疑以及共和党拥趸们的反对,无疑极大地削弱了拜登的“合法性”。现实讲,可以说,作为全球主宰国家的美国,其国家元首当选的“合法性”授权不仅源于其国内宪法意义上的“合法性赋权”,还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国际社会尤其是主要大国的承认。按照政治学的基本逻辑,现代领导权威在无法自证“天赋和神选”的现实下,获得最广泛的承认也是合法性的来源。目前的现实是,拜登在国内和国际两条“战线”上都开始汇聚相对于特朗普的极大优势。

从欧洲、中东到亚洲和拉丁美洲,拜登获胜的消息引发了极大反响,外国领导人纷纷向他表示祝贺。在美国主要媒体宣布拜登当选后,全球众多领袖,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菅义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众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纷纷恭贺拜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虽然姗姗来迟,也于11月9日祝贺拜登当选。马克龙说,“要克服今日的挑战,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让我们一起努力吧!”;贾斯汀•特鲁多总理赞美了加拿大与美国的历史友谊,称“我真的很期待合作”;默克尔宣称,“要想克服我们时代中的巨大挑战,我们跨大西洋的友谊是不可取代的。”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不等大选结果确定就急忙发推特称,“当下的世界有时是黑暗的——但今天我们在云缝中看到了一丝曙光。”曾被特朗普看作意识形态孪生兄弟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表了一份较为克制的声明,但特别指出卡玛拉•哈里斯作为美国首位女副总统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可以说,在西方世界,拜登的获胜使得各国政治家可以更加公开地预想告别“特朗普时代”,迎接“拜登时代”。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全球在瞩目另外两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对拜登的态度。2016年时,中国国家元首习近平主席于美国大选次日向当选总统特朗普发出祝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特朗普在2016年11月14日即通电话,普京在电话中对特朗普“赢得历史性的选举”表示祝贺。然而在2020年大选后,中俄这两个核武大国却在较长时间内表现出某种“含蓄”和“内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11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透露出了中方的打算。汪文斌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并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中方的态度是什么?汪文斌表示,中方将按照“国际惯例”办理。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以外交术语作为回应,还没有公开表示支持拜登。

中国政府在美国总统选举事务上并未急于表态,主要原因包括:一、选举形势不明朗,双方力量互有攻防,胜负难以把握,不便轻易定性;二、中国不愿对美国国内选举这一主权内事务进行评判,因为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是不主动对他国内政进行政治评价;三、中国希望在形势稳定,优劣高下分明之际进行表态,以向国际社会发出权威而明确的声音;四、中国希望以此作为一种“楔子”或某种杠杆,撬动国家利益的获取。

然而,随着特朗普选战后的一系列反击愈发显得无力,在党争中节节失利,在局势越发明朗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25日致电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同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这是中国政府针对美国2020年大选发出的最权威声音。信号很明确,即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美国总统选举是竞争性选举,中国在承认拜登合法性的同时,亦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在美国选情依然焦灼、各派政治势力攻防依旧反复复杂之际,中国政府的表态无疑是对拜登的一种支持。中国的表态随着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辐射力而扩散,世界已经明白中国的立场和政治态度。接下来,俄罗斯以及其他还在观望的国家都有可能受中国这一表态的影响,转而公开、明确地支持拜登。

中国的表态将进一步压缩并降低特朗普翻盘的概率,并将在美国产生一定的政治和社会效应,推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力量的新组合。中国的表态将引领全球新一波支持拜登的舆论浪潮,增强拜登当选的国际支持度和认可度,并让拜登更具“合法性”和动力去应对特朗普发出的新挑战。

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社会”,但政治有“道”。中国政治哲学家、汉代先哲贾谊在脍炙人口的名篇《过秦论》中深刻地指出了政治家和国家兴衰的实质:“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句话套用在特朗普身上再生动不过,中国的表态和立场只是“顺乎天而应乎人”。希望拜登的当选能够开启中美关系的新篇章。


又讯:美国大选:习近平祝拜登当选的贺电来了
BBC

在拜登被预测当选下届美国总统之后两个多星期,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向他发去贺电。

美国大选拜登被预测胜出之后不久,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内的多国领导人都在第一时间致电拜登表示祝贺。

此后,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有表态,但北京最高层的“沉默”引发外界普遍关注和不同解读。

习近平的贺电说了什么?

11月25日北京时间晚九点半,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习近平向拜登发去贺电的消息。

习近平在贺电中强调了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性。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习近平说,这不仅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

习近平还说,中美双方要“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同日(11月25日),中国副主席王岐山也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

为什么值得关注?

贺电意味着中国最高层已经正式承认了美国大选的结果,尽管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仍在挑战这一结果。也就是说,北京认知,乔·拜登将在2021年1月入主白宫。

一种观点认为,北京此前的“沉默”是似乎仍在谨慎观望美国总统权力交接情况。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

不过,美中关系近期经历诸多动荡,被广泛认为处于40年来的最低位。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曾在推特上表示,中国与美国大选保持距离,是希望“避免纠缠在选举争议中”。

迄今仍然没有向拜登表示祝贺的国家领袖包括俄国领导人普京、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巴西领导人博尔索纳罗等。

中国外交部此前曾怎么说?

11月9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曾有美国记者提问,在美国大多数媒体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之后,很多国家都已向拜登致贺。中方迟迟未表态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觉得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仍不确定,或者有其他考量?中方何时会发去贺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汪文斌说。

不过,汪文斌并未直接回答记者有关中国会何时发出祝贺的提问,只说中国会“按照国际惯例办理”。

11月3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再有记者提问,近日已有更多国家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祝贺拜登胜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此次,发言人汪文斌回答说,“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习近平和拜登的合作前景怎样?

拜登竞选期间曾承诺对华强硬。美中双方都有不少分析认预测,拜登任期内将寻求联合美国的盟友,一致要求中国遵守国际准则和履行国际义务。

也有人预计拜登会延续部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但将谋求竞争与合作共存的道路,而非仍凭美中关系继续成为“自由落体”。

北京方面在准备迎接拜登时代来临的同时,当下也有不少人也担忧,距离特朗普卸任还有两个月,现任政府内的对华鹰派人物可能会“放手一搏”,例如进一步推动制裁,甚至造成双边“难以挽回”的损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祝贺拜登当选的国际影响

发布日期:2020-11-26 04:56
摘要: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亦是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大选争议尚未落幕,特朗普以“选举舞弊”为由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尽管他在权力交接上有所松动,但没有放弃对“选举舞弊”的诉讼。特朗普对权力的贪恋使其试图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逆转形势,但随着重要诉讼的落空,形势越发走向不利。场外,双方的拥趸们表现出某种对“克里斯玛型权威”的崇拜,甚至因立场差异而引发街头冲突,而这通常是“威权主义”国家才会发生的情况。目前,全球瞩目美国选举后权力将如何移交,并积极筹备与拜登及其高级幕僚进行政治对接。

这是一次极富争议的选举,双方的拉锯持续至今。拜登在选票上占优(先于特朗普获得270张选举人票),按照常理足够获取当选的“合法性”。但特朗普的质疑以及共和党拥趸们的反对,无疑极大地削弱了拜登的“合法性”。现实讲,可以说,作为全球主宰国家的美国,其国家元首当选的“合法性”授权不仅源于其国内宪法意义上的“合法性赋权”,还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国际社会尤其是主要大国的承认。按照政治学的基本逻辑,现代领导权威在无法自证“天赋和神选”的现实下,获得最广泛的承认也是合法性的来源。目前的现实是,拜登在国内和国际两条“战线”上都开始汇聚相对于特朗普的极大优势。

从欧洲、中东到亚洲和拉丁美洲,拜登获胜的消息引发了极大反响,外国领导人纷纷向他表示祝贺。在美国主要媒体宣布拜登当选后,全球众多领袖,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菅义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众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纷纷恭贺拜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虽然姗姗来迟,也于11月9日祝贺拜登当选。马克龙说,“要克服今日的挑战,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让我们一起努力吧!”;贾斯汀•特鲁多总理赞美了加拿大与美国的历史友谊,称“我真的很期待合作”;默克尔宣称,“要想克服我们时代中的巨大挑战,我们跨大西洋的友谊是不可取代的。”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不等大选结果确定就急忙发推特称,“当下的世界有时是黑暗的——但今天我们在云缝中看到了一丝曙光。”曾被特朗普看作意识形态孪生兄弟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表了一份较为克制的声明,但特别指出卡玛拉•哈里斯作为美国首位女副总统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可以说,在西方世界,拜登的获胜使得各国政治家可以更加公开地预想告别“特朗普时代”,迎接“拜登时代”。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全球在瞩目另外两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对拜登的态度。2016年时,中国国家元首习近平主席于美国大选次日向当选总统特朗普发出祝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特朗普在2016年11月14日即通电话,普京在电话中对特朗普“赢得历史性的选举”表示祝贺。然而在2020年大选后,中俄这两个核武大国却在较长时间内表现出某种“含蓄”和“内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11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透露出了中方的打算。汪文斌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并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中方的态度是什么?汪文斌表示,中方将按照“国际惯例”办理。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以外交术语作为回应,还没有公开表示支持拜登。

中国政府在美国总统选举事务上并未急于表态,主要原因包括:一、选举形势不明朗,双方力量互有攻防,胜负难以把握,不便轻易定性;二、中国不愿对美国国内选举这一主权内事务进行评判,因为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是不主动对他国内政进行政治评价;三、中国希望在形势稳定,优劣高下分明之际进行表态,以向国际社会发出权威而明确的声音;四、中国希望以此作为一种“楔子”或某种杠杆,撬动国家利益的获取。

然而,随着特朗普选战后的一系列反击愈发显得无力,在党争中节节失利,在局势越发明朗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25日致电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同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这是中国政府针对美国2020年大选发出的最权威声音。信号很明确,即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美国总统选举是竞争性选举,中国在承认拜登合法性的同时,亦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在美国选情依然焦灼、各派政治势力攻防依旧反复复杂之际,中国政府的表态无疑是对拜登的一种支持。中国的表态随着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辐射力而扩散,世界已经明白中国的立场和政治态度。接下来,俄罗斯以及其他还在观望的国家都有可能受中国这一表态的影响,转而公开、明确地支持拜登。

中国的表态将进一步压缩并降低特朗普翻盘的概率,并将在美国产生一定的政治和社会效应,推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力量的新组合。中国的表态将引领全球新一波支持拜登的舆论浪潮,增强拜登当选的国际支持度和认可度,并让拜登更具“合法性”和动力去应对特朗普发出的新挑战。

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社会”,但政治有“道”。中国政治哲学家、汉代先哲贾谊在脍炙人口的名篇《过秦论》中深刻地指出了政治家和国家兴衰的实质:“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句话套用在特朗普身上再生动不过,中国的表态和立场只是“顺乎天而应乎人”。希望拜登的当选能够开启中美关系的新篇章。


又讯:美国大选:习近平祝拜登当选的贺电来了
BBC

在拜登被预测当选下届美国总统之后两个多星期,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向他发去贺电。

美国大选拜登被预测胜出之后不久,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内的多国领导人都在第一时间致电拜登表示祝贺。

此后,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有表态,但北京最高层的“沉默”引发外界普遍关注和不同解读。

习近平的贺电说了什么?

11月25日北京时间晚九点半,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习近平向拜登发去贺电的消息。

习近平在贺电中强调了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性。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习近平说,这不仅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

习近平还说,中美双方要“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同日(11月25日),中国副主席王岐山也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

为什么值得关注?

贺电意味着中国最高层已经正式承认了美国大选的结果,尽管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仍在挑战这一结果。也就是说,北京认知,乔·拜登将在2021年1月入主白宫。

一种观点认为,北京此前的“沉默”是似乎仍在谨慎观望美国总统权力交接情况。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

不过,美中关系近期经历诸多动荡,被广泛认为处于40年来的最低位。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曾在推特上表示,中国与美国大选保持距离,是希望“避免纠缠在选举争议中”。

迄今仍然没有向拜登表示祝贺的国家领袖包括俄国领导人普京、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巴西领导人博尔索纳罗等。

中国外交部此前曾怎么说?

11月9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曾有美国记者提问,在美国大多数媒体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之后,很多国家都已向拜登致贺。中方迟迟未表态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觉得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仍不确定,或者有其他考量?中方何时会发去贺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汪文斌说。

不过,汪文斌并未直接回答记者有关中国会何时发出祝贺的提问,只说中国会“按照国际惯例办理”。

11月3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再有记者提问,近日已有更多国家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祝贺拜登胜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此次,发言人汪文斌回答说,“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习近平和拜登的合作前景怎样?

拜登竞选期间曾承诺对华强硬。美中双方都有不少分析认预测,拜登任期内将寻求联合美国的盟友,一致要求中国遵守国际准则和履行国际义务。

也有人预计拜登会延续部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但将谋求竞争与合作共存的道路,而非仍凭美中关系继续成为“自由落体”。

北京方面在准备迎接拜登时代来临的同时,当下也有不少人也担忧,距离特朗普卸任还有两个月,现任政府内的对华鹰派人物可能会“放手一搏”,例如进一步推动制裁,甚至造成双边“难以挽回”的损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亦是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大选争议尚未落幕,特朗普以“选举舞弊”为由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尽管他在权力交接上有所松动,但没有放弃对“选举舞弊”的诉讼。特朗普对权力的贪恋使其试图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逆转形势,但随着重要诉讼的落空,形势越发走向不利。场外,双方的拥趸们表现出某种对“克里斯玛型权威”的崇拜,甚至因立场差异而引发街头冲突,而这通常是“威权主义”国家才会发生的情况。目前,全球瞩目美国选举后权力将如何移交,并积极筹备与拜登及其高级幕僚进行政治对接。

这是一次极富争议的选举,双方的拉锯持续至今。拜登在选票上占优(先于特朗普获得270张选举人票),按照常理足够获取当选的“合法性”。但特朗普的质疑以及共和党拥趸们的反对,无疑极大地削弱了拜登的“合法性”。现实讲,可以说,作为全球主宰国家的美国,其国家元首当选的“合法性”授权不仅源于其国内宪法意义上的“合法性赋权”,还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国际社会尤其是主要大国的承认。按照政治学的基本逻辑,现代领导权威在无法自证“天赋和神选”的现实下,获得最广泛的承认也是合法性的来源。目前的现实是,拜登在国内和国际两条“战线”上都开始汇聚相对于特朗普的极大优势。

从欧洲、中东到亚洲和拉丁美洲,拜登获胜的消息引发了极大反响,外国领导人纷纷向他表示祝贺。在美国主要媒体宣布拜登当选后,全球众多领袖,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菅义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众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纷纷恭贺拜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虽然姗姗来迟,也于11月9日祝贺拜登当选。马克龙说,“要克服今日的挑战,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让我们一起努力吧!”;贾斯汀•特鲁多总理赞美了加拿大与美国的历史友谊,称“我真的很期待合作”;默克尔宣称,“要想克服我们时代中的巨大挑战,我们跨大西洋的友谊是不可取代的。”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不等大选结果确定就急忙发推特称,“当下的世界有时是黑暗的——但今天我们在云缝中看到了一丝曙光。”曾被特朗普看作意识形态孪生兄弟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表了一份较为克制的声明,但特别指出卡玛拉•哈里斯作为美国首位女副总统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可以说,在西方世界,拜登的获胜使得各国政治家可以更加公开地预想告别“特朗普时代”,迎接“拜登时代”。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全球在瞩目另外两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对拜登的态度。2016年时,中国国家元首习近平主席于美国大选次日向当选总统特朗普发出祝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特朗普在2016年11月14日即通电话,普京在电话中对特朗普“赢得历史性的选举”表示祝贺。然而在2020年大选后,中俄这两个核武大国却在较长时间内表现出某种“含蓄”和“内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11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透露出了中方的打算。汪文斌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并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中方的态度是什么?汪文斌表示,中方将按照“国际惯例”办理。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以外交术语作为回应,还没有公开表示支持拜登。

中国政府在美国总统选举事务上并未急于表态,主要原因包括:一、选举形势不明朗,双方力量互有攻防,胜负难以把握,不便轻易定性;二、中国不愿对美国国内选举这一主权内事务进行评判,因为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是不主动对他国内政进行政治评价;三、中国希望在形势稳定,优劣高下分明之际进行表态,以向国际社会发出权威而明确的声音;四、中国希望以此作为一种“楔子”或某种杠杆,撬动国家利益的获取。

然而,随着特朗普选战后的一系列反击愈发显得无力,在党争中节节失利,在局势越发明朗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25日致电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同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这是中国政府针对美国2020年大选发出的最权威声音。信号很明确,即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公开承认拜登当选的“合法性”。美国总统选举是竞争性选举,中国在承认拜登合法性的同时,亦在含蓄否定特朗普连任的“合法性”。

在美国选情依然焦灼、各派政治势力攻防依旧反复复杂之际,中国政府的表态无疑是对拜登的一种支持。中国的表态随着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辐射力而扩散,世界已经明白中国的立场和政治态度。接下来,俄罗斯以及其他还在观望的国家都有可能受中国这一表态的影响,转而公开、明确地支持拜登。

中国的表态将进一步压缩并降低特朗普翻盘的概率,并将在美国产生一定的政治和社会效应,推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力量的新组合。中国的表态将引领全球新一波支持拜登的舆论浪潮,增强拜登当选的国际支持度和认可度,并让拜登更具“合法性”和动力去应对特朗普发出的新挑战。

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社会”,但政治有“道”。中国政治哲学家、汉代先哲贾谊在脍炙人口的名篇《过秦论》中深刻地指出了政治家和国家兴衰的实质:“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句话套用在特朗普身上再生动不过,中国的表态和立场只是“顺乎天而应乎人”。希望拜登的当选能够开启中美关系的新篇章。


又讯:美国大选:习近平祝拜登当选的贺电来了
BBC

在拜登被预测当选下届美国总统之后两个多星期,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向他发去贺电。

美国大选拜登被预测胜出之后不久,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内的多国领导人都在第一时间致电拜登表示祝贺。

此后,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有表态,但北京最高层的“沉默”引发外界普遍关注和不同解读。

习近平的贺电说了什么?

11月25日北京时间晚九点半,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习近平向拜登发去贺电的消息。

习近平在贺电中强调了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性。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习近平说,这不仅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

习近平还说,中美双方要“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同日(11月25日),中国副主席王岐山也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

为什么值得关注?

贺电意味着中国最高层已经正式承认了美国大选的结果,尽管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仍在挑战这一结果。也就是说,北京认知,乔·拜登将在2021年1月入主白宫。

一种观点认为,北京此前的“沉默”是似乎仍在谨慎观望美国总统权力交接情况。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

不过,美中关系近期经历诸多动荡,被广泛认为处于40年来的最低位。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曾在推特上表示,中国与美国大选保持距离,是希望“避免纠缠在选举争议中”。

迄今仍然没有向拜登表示祝贺的国家领袖包括俄国领导人普京、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巴西领导人博尔索纳罗等。

中国外交部此前曾怎么说?

11月9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曾有美国记者提问,在美国大多数媒体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之后,很多国家都已向拜登致贺。中方迟迟未表态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觉得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仍不确定,或者有其他考量?中方何时会发去贺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中方“注意到”拜登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汪文斌说。

不过,汪文斌并未直接回答记者有关中国会何时发出祝贺的提问,只说中国会“按照国际惯例办理”。

11月3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再有记者提问,近日已有更多国家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祝贺拜登胜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此次,发言人汪文斌回答说,“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习近平和拜登的合作前景怎样?

拜登竞选期间曾承诺对华强硬。美中双方都有不少分析认预测,拜登任期内将寻求联合美国的盟友,一致要求中国遵守国际准则和履行国际义务。

也有人预计拜登会延续部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但将谋求竞争与合作共存的道路,而非仍凭美中关系继续成为“自由落体”。

北京方面在准备迎接拜登时代来临的同时,当下也有不少人也担忧,距离特朗普卸任还有两个月,现任政府内的对华鹰派人物可能会“放手一搏”,例如进一步推动制裁,甚至造成双边“难以挽回”的损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