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上市大片将展示金融科技正如何重塑金融业。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在1300年,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向欧洲人介绍了他在中国看到的货币奇迹。他写道,皇帝“让人把树皮做成纸一样的东西,充当货币,通行全国”。差不多在中国发明纸币600年后,西方最终也用上了纸币。近些年,访华的外国游客在回国后兴奋地描述他们看到的又一次货币巨变:这次连纸也不用了,改用手机屏幕上的像素了。

中国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预期将于几周内在香港和上海重磅上市,中国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突出地位也可能随之显现。按融资额计算,这可能超过去年沙特阿美的上市,成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成立于2004年的蚂蚁上市后的市值可能与全球最大的银行、历史可追溯至1799年的摩根大通相当。蚂蚁的崛起令白宫的鹰派人士担忧,也令全球投资者着迷。它预示着金融体系的运作方式将出现更大的转型,不只在中国,而是遍及全球。

多年来,摩根大通的老板杰米•戴蒙(JamieDimon)等人对蚂蚁一直既警惕又艳羡。蚂蚁剥离自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目前用户超过io 亿,主要在中国国内。它的支付网络去年的交易额达16万亿美元,覆盖8000万商户。支付业务只是它的开胃菜。其用户还可申请贷款、投 资理财(有6ooo种投资产品供选择)和购买医疗保险。想象一下,这等同于把美国各家零售银行、华尔街的券商、波士顿的资产管理公司 和康涅狄格州的保险公司糅合到一款由硅谷设计、几乎所有人都在用的应用里。其他中国公司,尤其是微信的母公司腾讯,也拥有走在最 前沿的金融科技业务。

这种势头不只出现在中国。新冠疫情推动了金融科技在其他地区的发展。电商交易和远程办公激增,数字支付也随之飙升。与去年相比, 美国支付平台Venmo处理的支付额增长了52%,拉美金融科技平台Mercado Pago增长了 142%。巴黎的农贸市场、披萨公司、新加坡的小贩 都升级了自己的系统,以便能零接触、免现金地即时收款。投资者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当初撼动了零售业的结构性转变。如今,传统银行 仅占全球银行及支付业市值的72%, 而2010年时为96% 。

如果说数字金融热潮是全球共通的,其背后的商业模式则不然。在拉美,最值得注意的是数字银行和电商先锋,如Nubank和拥有Mercado Pago的MercadoLibre。在东南亚,Grab和Gojek这两家网约车公司已壮大成为拥有金融业务的"超级应用”。在瑞典,金融科技公司如今提供 了大部分消费贷款。在美国,信用卡公司(如全球市值最高的金融公司Visa)、数字金融巨头(如市值排名第六的PayPal)和大型银行彼此 既合作又竞争。在金融业1.5万亿美元的全球利润池的吸引下,苹果和Alphabet等科技巨头也开始试水。

其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期待。最理想的情况下,金融科技可大大提高效率。全球的上市银行若能削减三分之一的开支,节省下来的钱多达全 球每人一年80美元。蚂蚁向支付交易收取极低的费用,而发放贷款只需几分钟。人们再也不用在机场被货币兑换店宰割了。TransferWise和 AirwallexW公司提供更便宜快捷的货币兑换服务。

数字化也有望助力金融业进一步开疆拓土。开发新客户将变得更容易,数据也会使贷款审批更准确。Square和Stripe这类公司帮助小企业接 入数字经济。在印度和非洲,数字金融可以让人们摆脱奸诈的放债人和老旧过时的银行。通过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各国政府或许可以绕 开传统的银行,点点按键就能从民众那里收税、吸收存款,或向他们支付款项。相比之下,今年美国政府给国民发放经济刺激款项还得靠 邮寄支票。 

不过,金融科技的这场出征也带来了两个风险。首先是它会让金融系统不稳。金融科技公司涌向金融业最有利可图的部分,往往导致传统 贷款机构的利润减少,还把大部分风险留给了它们。在中国,通过蚂蚁发放的全部贷款中最终有98%记入银行账簿,银行还要向蚂蚁支付 —笔费用。预计蚂蚁最终会赚得中国银行业至少十分之一的利润。富裕国家那些行动迟缓的贷款机构已被低利率、老旧的IT系统和巨额合 规成本压弯了腰。它们一旦被撼动可能引发麻烦,因为银行依然在经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包括持有国民存款并将这些短期债务转 化为提供给他人的长期贷款。 

第二个风险是政府和金融科技“平台”公司可能进一步从个人手里夺取权力。网络效应是金融科技模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一一使用平台的人 越多,平台就越有用,越能吸引其他人加入。所以金融科技行业容易走向垄断。而如果金融科技再向政府和平台提供更多数据,监视、操 纵和网络入侵的可能性都会上升。在中国,蚂蚁是共产党管控机器上的一颗齿轮,这是它在国外常常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去年Facebook 这家并不以道德操守著称的公司推出数字货币Libra时,也在全球各地引发了反对声浪。 

金融科技热潮持续之时,各国政府应该从整体上审视金融风险,既要包括银行也要包括金融科技公司。中国监管机构限制蚂蚁飞速发展的 贷款证券化业务是对的,因为它让人想到了次贷危机。各国政府还应降低准入门槛,促进竞争。新加坡和印度拥有费用低廉、公开透明的 银行间支付系统,值得美国学习。欧洲拥有灵活的银行服务,客户可轻松切换帐户。最后,在金融科技兴起之际,必须再一次努力保护人 们的隐私权免受巨头公司和政府的侵害。只要金融科技能变得更安全、开放和尊重个人权利,那么一场由中国引领的货币创新将再次让世 界变得更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的金融科技领军者:在行进中

发布日期:2020-10-16 18:22
蚂蚁集团上市大片将展示金融科技正如何重塑金融业。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在1300年,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向欧洲人介绍了他在中国看到的货币奇迹。他写道,皇帝“让人把树皮做成纸一样的东西,充当货币,通行全国”。差不多在中国发明纸币600年后,西方最终也用上了纸币。近些年,访华的外国游客在回国后兴奋地描述他们看到的又一次货币巨变:这次连纸也不用了,改用手机屏幕上的像素了。

中国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预期将于几周内在香港和上海重磅上市,中国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突出地位也可能随之显现。按融资额计算,这可能超过去年沙特阿美的上市,成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成立于2004年的蚂蚁上市后的市值可能与全球最大的银行、历史可追溯至1799年的摩根大通相当。蚂蚁的崛起令白宫的鹰派人士担忧,也令全球投资者着迷。它预示着金融体系的运作方式将出现更大的转型,不只在中国,而是遍及全球。

多年来,摩根大通的老板杰米•戴蒙(JamieDimon)等人对蚂蚁一直既警惕又艳羡。蚂蚁剥离自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目前用户超过io 亿,主要在中国国内。它的支付网络去年的交易额达16万亿美元,覆盖8000万商户。支付业务只是它的开胃菜。其用户还可申请贷款、投 资理财(有6ooo种投资产品供选择)和购买医疗保险。想象一下,这等同于把美国各家零售银行、华尔街的券商、波士顿的资产管理公司 和康涅狄格州的保险公司糅合到一款由硅谷设计、几乎所有人都在用的应用里。其他中国公司,尤其是微信的母公司腾讯,也拥有走在最 前沿的金融科技业务。

这种势头不只出现在中国。新冠疫情推动了金融科技在其他地区的发展。电商交易和远程办公激增,数字支付也随之飙升。与去年相比, 美国支付平台Venmo处理的支付额增长了52%,拉美金融科技平台Mercado Pago增长了 142%。巴黎的农贸市场、披萨公司、新加坡的小贩 都升级了自己的系统,以便能零接触、免现金地即时收款。投资者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当初撼动了零售业的结构性转变。如今,传统银行 仅占全球银行及支付业市值的72%, 而2010年时为96% 。

如果说数字金融热潮是全球共通的,其背后的商业模式则不然。在拉美,最值得注意的是数字银行和电商先锋,如Nubank和拥有Mercado Pago的MercadoLibre。在东南亚,Grab和Gojek这两家网约车公司已壮大成为拥有金融业务的"超级应用”。在瑞典,金融科技公司如今提供 了大部分消费贷款。在美国,信用卡公司(如全球市值最高的金融公司Visa)、数字金融巨头(如市值排名第六的PayPal)和大型银行彼此 既合作又竞争。在金融业1.5万亿美元的全球利润池的吸引下,苹果和Alphabet等科技巨头也开始试水。

其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期待。最理想的情况下,金融科技可大大提高效率。全球的上市银行若能削减三分之一的开支,节省下来的钱多达全 球每人一年80美元。蚂蚁向支付交易收取极低的费用,而发放贷款只需几分钟。人们再也不用在机场被货币兑换店宰割了。TransferWise和 AirwallexW公司提供更便宜快捷的货币兑换服务。

数字化也有望助力金融业进一步开疆拓土。开发新客户将变得更容易,数据也会使贷款审批更准确。Square和Stripe这类公司帮助小企业接 入数字经济。在印度和非洲,数字金融可以让人们摆脱奸诈的放债人和老旧过时的银行。通过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各国政府或许可以绕 开传统的银行,点点按键就能从民众那里收税、吸收存款,或向他们支付款项。相比之下,今年美国政府给国民发放经济刺激款项还得靠 邮寄支票。 

不过,金融科技的这场出征也带来了两个风险。首先是它会让金融系统不稳。金融科技公司涌向金融业最有利可图的部分,往往导致传统 贷款机构的利润减少,还把大部分风险留给了它们。在中国,通过蚂蚁发放的全部贷款中最终有98%记入银行账簿,银行还要向蚂蚁支付 —笔费用。预计蚂蚁最终会赚得中国银行业至少十分之一的利润。富裕国家那些行动迟缓的贷款机构已被低利率、老旧的IT系统和巨额合 规成本压弯了腰。它们一旦被撼动可能引发麻烦,因为银行依然在经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包括持有国民存款并将这些短期债务转 化为提供给他人的长期贷款。 

第二个风险是政府和金融科技“平台”公司可能进一步从个人手里夺取权力。网络效应是金融科技模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一一使用平台的人 越多,平台就越有用,越能吸引其他人加入。所以金融科技行业容易走向垄断。而如果金融科技再向政府和平台提供更多数据,监视、操 纵和网络入侵的可能性都会上升。在中国,蚂蚁是共产党管控机器上的一颗齿轮,这是它在国外常常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去年Facebook 这家并不以道德操守著称的公司推出数字货币Libra时,也在全球各地引发了反对声浪。 

金融科技热潮持续之时,各国政府应该从整体上审视金融风险,既要包括银行也要包括金融科技公司。中国监管机构限制蚂蚁飞速发展的 贷款证券化业务是对的,因为它让人想到了次贷危机。各国政府还应降低准入门槛,促进竞争。新加坡和印度拥有费用低廉、公开透明的 银行间支付系统,值得美国学习。欧洲拥有灵活的银行服务,客户可轻松切换帐户。最后,在金融科技兴起之际,必须再一次努力保护人 们的隐私权免受巨头公司和政府的侵害。只要金融科技能变得更安全、开放和尊重个人权利,那么一场由中国引领的货币创新将再次让世 界变得更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蚂蚁集团上市大片将展示金融科技正如何重塑金融业。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在1300年,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向欧洲人介绍了他在中国看到的货币奇迹。他写道,皇帝“让人把树皮做成纸一样的东西,充当货币,通行全国”。差不多在中国发明纸币600年后,西方最终也用上了纸币。近些年,访华的外国游客在回国后兴奋地描述他们看到的又一次货币巨变:这次连纸也不用了,改用手机屏幕上的像素了。

中国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预期将于几周内在香港和上海重磅上市,中国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突出地位也可能随之显现。按融资额计算,这可能超过去年沙特阿美的上市,成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成立于2004年的蚂蚁上市后的市值可能与全球最大的银行、历史可追溯至1799年的摩根大通相当。蚂蚁的崛起令白宫的鹰派人士担忧,也令全球投资者着迷。它预示着金融体系的运作方式将出现更大的转型,不只在中国,而是遍及全球。

多年来,摩根大通的老板杰米•戴蒙(JamieDimon)等人对蚂蚁一直既警惕又艳羡。蚂蚁剥离自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目前用户超过io 亿,主要在中国国内。它的支付网络去年的交易额达16万亿美元,覆盖8000万商户。支付业务只是它的开胃菜。其用户还可申请贷款、投 资理财(有6ooo种投资产品供选择)和购买医疗保险。想象一下,这等同于把美国各家零售银行、华尔街的券商、波士顿的资产管理公司 和康涅狄格州的保险公司糅合到一款由硅谷设计、几乎所有人都在用的应用里。其他中国公司,尤其是微信的母公司腾讯,也拥有走在最 前沿的金融科技业务。

这种势头不只出现在中国。新冠疫情推动了金融科技在其他地区的发展。电商交易和远程办公激增,数字支付也随之飙升。与去年相比, 美国支付平台Venmo处理的支付额增长了52%,拉美金融科技平台Mercado Pago增长了 142%。巴黎的农贸市场、披萨公司、新加坡的小贩 都升级了自己的系统,以便能零接触、免现金地即时收款。投资者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当初撼动了零售业的结构性转变。如今,传统银行 仅占全球银行及支付业市值的72%, 而2010年时为96% 。

如果说数字金融热潮是全球共通的,其背后的商业模式则不然。在拉美,最值得注意的是数字银行和电商先锋,如Nubank和拥有Mercado Pago的MercadoLibre。在东南亚,Grab和Gojek这两家网约车公司已壮大成为拥有金融业务的"超级应用”。在瑞典,金融科技公司如今提供 了大部分消费贷款。在美国,信用卡公司(如全球市值最高的金融公司Visa)、数字金融巨头(如市值排名第六的PayPal)和大型银行彼此 既合作又竞争。在金融业1.5万亿美元的全球利润池的吸引下,苹果和Alphabet等科技巨头也开始试水。

其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期待。最理想的情况下,金融科技可大大提高效率。全球的上市银行若能削减三分之一的开支,节省下来的钱多达全 球每人一年80美元。蚂蚁向支付交易收取极低的费用,而发放贷款只需几分钟。人们再也不用在机场被货币兑换店宰割了。TransferWise和 AirwallexW公司提供更便宜快捷的货币兑换服务。

数字化也有望助力金融业进一步开疆拓土。开发新客户将变得更容易,数据也会使贷款审批更准确。Square和Stripe这类公司帮助小企业接 入数字经济。在印度和非洲,数字金融可以让人们摆脱奸诈的放债人和老旧过时的银行。通过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各国政府或许可以绕 开传统的银行,点点按键就能从民众那里收税、吸收存款,或向他们支付款项。相比之下,今年美国政府给国民发放经济刺激款项还得靠 邮寄支票。 

不过,金融科技的这场出征也带来了两个风险。首先是它会让金融系统不稳。金融科技公司涌向金融业最有利可图的部分,往往导致传统 贷款机构的利润减少,还把大部分风险留给了它们。在中国,通过蚂蚁发放的全部贷款中最终有98%记入银行账簿,银行还要向蚂蚁支付 —笔费用。预计蚂蚁最终会赚得中国银行业至少十分之一的利润。富裕国家那些行动迟缓的贷款机构已被低利率、老旧的IT系统和巨额合 规成本压弯了腰。它们一旦被撼动可能引发麻烦,因为银行依然在经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包括持有国民存款并将这些短期债务转 化为提供给他人的长期贷款。 

第二个风险是政府和金融科技“平台”公司可能进一步从个人手里夺取权力。网络效应是金融科技模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一一使用平台的人 越多,平台就越有用,越能吸引其他人加入。所以金融科技行业容易走向垄断。而如果金融科技再向政府和平台提供更多数据,监视、操 纵和网络入侵的可能性都会上升。在中国,蚂蚁是共产党管控机器上的一颗齿轮,这是它在国外常常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去年Facebook 这家并不以道德操守著称的公司推出数字货币Libra时,也在全球各地引发了反对声浪。 

金融科技热潮持续之时,各国政府应该从整体上审视金融风险,既要包括银行也要包括金融科技公司。中国监管机构限制蚂蚁飞速发展的 贷款证券化业务是对的,因为它让人想到了次贷危机。各国政府还应降低准入门槛,促进竞争。新加坡和印度拥有费用低廉、公开透明的 银行间支付系统,值得美国学习。欧洲拥有灵活的银行服务,客户可轻松切换帐户。最后,在金融科技兴起之际,必须再一次努力保护人 们的隐私权免受巨头公司和政府的侵害。只要金融科技能变得更安全、开放和尊重个人权利,那么一场由中国引领的货币创新将再次让世 界变得更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的金融科技领军者:在行进中

发布日期:2020-10-16 18:22
蚂蚁集团上市大片将展示金融科技正如何重塑金融业。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在1300年,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向欧洲人介绍了他在中国看到的货币奇迹。他写道,皇帝“让人把树皮做成纸一样的东西,充当货币,通行全国”。差不多在中国发明纸币600年后,西方最终也用上了纸币。近些年,访华的外国游客在回国后兴奋地描述他们看到的又一次货币巨变:这次连纸也不用了,改用手机屏幕上的像素了。

中国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预期将于几周内在香港和上海重磅上市,中国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突出地位也可能随之显现。按融资额计算,这可能超过去年沙特阿美的上市,成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成立于2004年的蚂蚁上市后的市值可能与全球最大的银行、历史可追溯至1799年的摩根大通相当。蚂蚁的崛起令白宫的鹰派人士担忧,也令全球投资者着迷。它预示着金融体系的运作方式将出现更大的转型,不只在中国,而是遍及全球。

多年来,摩根大通的老板杰米•戴蒙(JamieDimon)等人对蚂蚁一直既警惕又艳羡。蚂蚁剥离自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目前用户超过io 亿,主要在中国国内。它的支付网络去年的交易额达16万亿美元,覆盖8000万商户。支付业务只是它的开胃菜。其用户还可申请贷款、投 资理财(有6ooo种投资产品供选择)和购买医疗保险。想象一下,这等同于把美国各家零售银行、华尔街的券商、波士顿的资产管理公司 和康涅狄格州的保险公司糅合到一款由硅谷设计、几乎所有人都在用的应用里。其他中国公司,尤其是微信的母公司腾讯,也拥有走在最 前沿的金融科技业务。

这种势头不只出现在中国。新冠疫情推动了金融科技在其他地区的发展。电商交易和远程办公激增,数字支付也随之飙升。与去年相比, 美国支付平台Venmo处理的支付额增长了52%,拉美金融科技平台Mercado Pago增长了 142%。巴黎的农贸市场、披萨公司、新加坡的小贩 都升级了自己的系统,以便能零接触、免现金地即时收款。投资者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当初撼动了零售业的结构性转变。如今,传统银行 仅占全球银行及支付业市值的72%, 而2010年时为96% 。

如果说数字金融热潮是全球共通的,其背后的商业模式则不然。在拉美,最值得注意的是数字银行和电商先锋,如Nubank和拥有Mercado Pago的MercadoLibre。在东南亚,Grab和Gojek这两家网约车公司已壮大成为拥有金融业务的"超级应用”。在瑞典,金融科技公司如今提供 了大部分消费贷款。在美国,信用卡公司(如全球市值最高的金融公司Visa)、数字金融巨头(如市值排名第六的PayPal)和大型银行彼此 既合作又竞争。在金融业1.5万亿美元的全球利润池的吸引下,苹果和Alphabet等科技巨头也开始试水。

其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期待。最理想的情况下,金融科技可大大提高效率。全球的上市银行若能削减三分之一的开支,节省下来的钱多达全 球每人一年80美元。蚂蚁向支付交易收取极低的费用,而发放贷款只需几分钟。人们再也不用在机场被货币兑换店宰割了。TransferWise和 AirwallexW公司提供更便宜快捷的货币兑换服务。

数字化也有望助力金融业进一步开疆拓土。开发新客户将变得更容易,数据也会使贷款审批更准确。Square和Stripe这类公司帮助小企业接 入数字经济。在印度和非洲,数字金融可以让人们摆脱奸诈的放债人和老旧过时的银行。通过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各国政府或许可以绕 开传统的银行,点点按键就能从民众那里收税、吸收存款,或向他们支付款项。相比之下,今年美国政府给国民发放经济刺激款项还得靠 邮寄支票。 

不过,金融科技的这场出征也带来了两个风险。首先是它会让金融系统不稳。金融科技公司涌向金融业最有利可图的部分,往往导致传统 贷款机构的利润减少,还把大部分风险留给了它们。在中国,通过蚂蚁发放的全部贷款中最终有98%记入银行账簿,银行还要向蚂蚁支付 —笔费用。预计蚂蚁最终会赚得中国银行业至少十分之一的利润。富裕国家那些行动迟缓的贷款机构已被低利率、老旧的IT系统和巨额合 规成本压弯了腰。它们一旦被撼动可能引发麻烦,因为银行依然在经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包括持有国民存款并将这些短期债务转 化为提供给他人的长期贷款。 

第二个风险是政府和金融科技“平台”公司可能进一步从个人手里夺取权力。网络效应是金融科技模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一一使用平台的人 越多,平台就越有用,越能吸引其他人加入。所以金融科技行业容易走向垄断。而如果金融科技再向政府和平台提供更多数据,监视、操 纵和网络入侵的可能性都会上升。在中国,蚂蚁是共产党管控机器上的一颗齿轮,这是它在国外常常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去年Facebook 这家并不以道德操守著称的公司推出数字货币Libra时,也在全球各地引发了反对声浪。 

金融科技热潮持续之时,各国政府应该从整体上审视金融风险,既要包括银行也要包括金融科技公司。中国监管机构限制蚂蚁飞速发展的 贷款证券化业务是对的,因为它让人想到了次贷危机。各国政府还应降低准入门槛,促进竞争。新加坡和印度拥有费用低廉、公开透明的 银行间支付系统,值得美国学习。欧洲拥有灵活的银行服务,客户可轻松切换帐户。最后,在金融科技兴起之际,必须再一次努力保护人 们的隐私权免受巨头公司和政府的侵害。只要金融科技能变得更安全、开放和尊重个人权利,那么一场由中国引领的货币创新将再次让世 界变得更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蚂蚁集团上市大片将展示金融科技正如何重塑金融业。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在1300年,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向欧洲人介绍了他在中国看到的货币奇迹。他写道,皇帝“让人把树皮做成纸一样的东西,充当货币,通行全国”。差不多在中国发明纸币600年后,西方最终也用上了纸币。近些年,访华的外国游客在回国后兴奋地描述他们看到的又一次货币巨变:这次连纸也不用了,改用手机屏幕上的像素了。

中国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预期将于几周内在香港和上海重磅上市,中国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突出地位也可能随之显现。按融资额计算,这可能超过去年沙特阿美的上市,成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成立于2004年的蚂蚁上市后的市值可能与全球最大的银行、历史可追溯至1799年的摩根大通相当。蚂蚁的崛起令白宫的鹰派人士担忧,也令全球投资者着迷。它预示着金融体系的运作方式将出现更大的转型,不只在中国,而是遍及全球。

多年来,摩根大通的老板杰米•戴蒙(JamieDimon)等人对蚂蚁一直既警惕又艳羡。蚂蚁剥离自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目前用户超过io 亿,主要在中国国内。它的支付网络去年的交易额达16万亿美元,覆盖8000万商户。支付业务只是它的开胃菜。其用户还可申请贷款、投 资理财(有6ooo种投资产品供选择)和购买医疗保险。想象一下,这等同于把美国各家零售银行、华尔街的券商、波士顿的资产管理公司 和康涅狄格州的保险公司糅合到一款由硅谷设计、几乎所有人都在用的应用里。其他中国公司,尤其是微信的母公司腾讯,也拥有走在最 前沿的金融科技业务。

这种势头不只出现在中国。新冠疫情推动了金融科技在其他地区的发展。电商交易和远程办公激增,数字支付也随之飙升。与去年相比, 美国支付平台Venmo处理的支付额增长了52%,拉美金融科技平台Mercado Pago增长了 142%。巴黎的农贸市场、披萨公司、新加坡的小贩 都升级了自己的系统,以便能零接触、免现金地即时收款。投资者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当初撼动了零售业的结构性转变。如今,传统银行 仅占全球银行及支付业市值的72%, 而2010年时为96% 。

如果说数字金融热潮是全球共通的,其背后的商业模式则不然。在拉美,最值得注意的是数字银行和电商先锋,如Nubank和拥有Mercado Pago的MercadoLibre。在东南亚,Grab和Gojek这两家网约车公司已壮大成为拥有金融业务的"超级应用”。在瑞典,金融科技公司如今提供 了大部分消费贷款。在美国,信用卡公司(如全球市值最高的金融公司Visa)、数字金融巨头(如市值排名第六的PayPal)和大型银行彼此 既合作又竞争。在金融业1.5万亿美元的全球利润池的吸引下,苹果和Alphabet等科技巨头也开始试水。

其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期待。最理想的情况下,金融科技可大大提高效率。全球的上市银行若能削减三分之一的开支,节省下来的钱多达全 球每人一年80美元。蚂蚁向支付交易收取极低的费用,而发放贷款只需几分钟。人们再也不用在机场被货币兑换店宰割了。TransferWise和 AirwallexW公司提供更便宜快捷的货币兑换服务。

数字化也有望助力金融业进一步开疆拓土。开发新客户将变得更容易,数据也会使贷款审批更准确。Square和Stripe这类公司帮助小企业接 入数字经济。在印度和非洲,数字金融可以让人们摆脱奸诈的放债人和老旧过时的银行。通过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各国政府或许可以绕 开传统的银行,点点按键就能从民众那里收税、吸收存款,或向他们支付款项。相比之下,今年美国政府给国民发放经济刺激款项还得靠 邮寄支票。 

不过,金融科技的这场出征也带来了两个风险。首先是它会让金融系统不稳。金融科技公司涌向金融业最有利可图的部分,往往导致传统 贷款机构的利润减少,还把大部分风险留给了它们。在中国,通过蚂蚁发放的全部贷款中最终有98%记入银行账簿,银行还要向蚂蚁支付 —笔费用。预计蚂蚁最终会赚得中国银行业至少十分之一的利润。富裕国家那些行动迟缓的贷款机构已被低利率、老旧的IT系统和巨额合 规成本压弯了腰。它们一旦被撼动可能引发麻烦,因为银行依然在经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包括持有国民存款并将这些短期债务转 化为提供给他人的长期贷款。 

第二个风险是政府和金融科技“平台”公司可能进一步从个人手里夺取权力。网络效应是金融科技模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一一使用平台的人 越多,平台就越有用,越能吸引其他人加入。所以金融科技行业容易走向垄断。而如果金融科技再向政府和平台提供更多数据,监视、操 纵和网络入侵的可能性都会上升。在中国,蚂蚁是共产党管控机器上的一颗齿轮,这是它在国外常常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去年Facebook 这家并不以道德操守著称的公司推出数字货币Libra时,也在全球各地引发了反对声浪。 

金融科技热潮持续之时,各国政府应该从整体上审视金融风险,既要包括银行也要包括金融科技公司。中国监管机构限制蚂蚁飞速发展的 贷款证券化业务是对的,因为它让人想到了次贷危机。各国政府还应降低准入门槛,促进竞争。新加坡和印度拥有费用低廉、公开透明的 银行间支付系统,值得美国学习。欧洲拥有灵活的银行服务,客户可轻松切换帐户。最后,在金融科技兴起之际,必须再一次努力保护人 们的隐私权免受巨头公司和政府的侵害。只要金融科技能变得更安全、开放和尊重个人权利,那么一场由中国引领的货币创新将再次让世 界变得更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