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OR--商业新媒体 】站在一个印有“低碳,温暖,爱心”字样的巨大绿色金属箱前,北京东城区居民赵晓(音)将自己不要的旧衣服塞了进去。今年35岁的赵晓说:“如果真有生活困难的人需要这些衣服,就是一件好事,也能让我减轻因扔掉衣服而产生的愧疚感。”

赵晓对于自己爱心捐赠的衣服最终去向的担忧不无道理。目前,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但回收来的衣物很少会被用于慈善事业。一些旧衣服被卖给发展中国家,还有一些衣服被送往垃圾场焚烧或填埋。

在T恤衫年产量超过50亿件的中国,穿旧衣服或二手衣服往往会被人鄙视,因而每天都会有数百万吨的旧衣服被扔掉。由于中产阶级一心追求高档生活,再加上电子商务繁荣发展,中国已在2019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时装市场。日本零售巨头优衣库(Uniqlo)的全球收入有五分之一来自大中华地区,而该地区的销售额在2017-2018财年增长了近27%,突破40亿美元。中国消费者购买的衣服大多属于快时尚产品,这类商品具有大规模量产、价格低廉和使用寿命短的特点。

据新华社报道,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结果:中国每年要扔掉2600万吨衣服,其中只有不到1%被再利用或回收。

这些废旧衣服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成本。埃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时尚产业的碳排放约占全球碳排放的10%,超过了所有航班和海运的碳排放总和。据估计,相比于使用原生资源生产衣服,每重复利用1公斤的衣服,就能少排放3.6千克二氧化碳和6000升废水,并少使用0.3千克化肥和0.2千克杀虫剂。

造成当前局面的部分原因就在于中国的现行法规使从事旧衣服回收无利可图。出于健康和安全方面的考虑,中国禁止非慈善用途的旧衣服销售。在中国,二手衣服往往被认为不卫生,甚至不吉利。新冠疫情使这种偏见更加深入人心。

前不久的一个周日,在北京东北五环外众爱慈善商店(Roundabout Charity shop)举办的二手商品集市上,数十位顾客正在浏览商品。他们纷纷购买玩具、书籍和家居装饰品。但几乎没有人驻足服装柜台。在拥有2000万人口的北京,众爱慈善商店是为数不多的销售二手衣服的义卖商店之一。

今年38岁的北京本地居民陈伟(音)说:“这是一项公益事业,但就连我的家人和朋友也不理解,如果我买得起国际名牌,为什么还要买二手衣服。人们看到二手衣服时,首先想到的不是环保,而是贫穷。”

中国会授权那些获得政府许可的组织对“完好的”捐赠衣物进行回收和分类。但参与者少之又少。在中国,即便是较贫困地区,二手衣服也不受欢迎,因而不值得在这上面花费时间和精力。中国民政部表示:“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所以,回收来的高质量衣服通常会被销往海外。英国纺织品回收协会(Textile Recycling Association)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2015年的旧服装出口量占全球总量的比重升至6.4%,2010年还不足1%。

许多旧服装流向了非洲。10年前,运送到肯尼亚的旧服装有四分之一来自英国。如今,中国成了最大供应国,运来的旧服装约占30%,而英国的占比降至17%。

一些中国出口商依靠居民区的旧衣物回收箱来寻找“货源”,但许多出口商现在也借助支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来收集捐赠衣物。

总部位于杭州的二手服装贸易公司白鲸鱼的首席执行官方晓东(Jason Fang)说,白鲸鱼回收来的衣服约70%被销往海外二手服装市场,15%被降级回收,用于建筑、农业和园艺,或被送往废物发电焚化厂。白鲸鱼的主要市场在东南亚和非洲,出口商品大多为夏季服装。只有约15%的捐赠衣物被送到了中国贫困地区。

方晓东说:“人们都希望自己的衣服能捐给中国的贫困家庭,但这已经不太现实。几年前,一件七成新的夹克还有人要,但现在除非是九成新,否则我都不好意思拿给人家看。”

他说,一些衣服先被运到欧洲和美国,随后又被转运到非洲,只为能卖一个更好的价钱。方晓东说:“所有非洲客户都想要美国的衣服。”

曾几何时,中国还是旧服装的主要进口国。在福建、广东等沿海省份的小城镇,将“洋垃圾”集装箱中的旧服装进行分类并销售曾经是一门大生意。但到了2017年,中国开始禁止进口包括纺织品在内的24类固体废物,强令海运公司在亚洲寻找其他目的地,或从源头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

国际回收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Recycling)的纺织品部总代表阿兰·惠勒(Alan Wheeler)说:“这凸显出全球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所面临的状况。市场越来越拥挤。从环境的角度看,中国将更多旧衣服送入再利用和回收渠道是一件好事,但这也反映出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

让人看到一丝希望的是,为数不多但不断增加的初创公司正寻找新颖的方式来对旧衣物进行再利用。再造衣银行(Re-Clothing Bank)在北京附近的一个村庄雇佣外来女工剪裁旧衣服,将其制成拼缝的夹克、书包和地毯。公司创始人张娜说:“曾有一位上海的中年保安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件我用旧衣服制成的外套。我就是在那时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未来。”

然而,绝大多数的废旧衣服都被直接送到了垃圾场,这使中国最头疼的一个环境问题更加棘手。中国的654座巨型垃圾填埋场中,大部分已提前填满。作为全国最大的垃圾填埋场,陕西省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占地面积相当于100个足球场。但由于每日的垃圾接收量几乎是预期的四倍,该填埋场已较最初设计提前25年填满。据中国生态环境部称,中国在2018年将超过2亿立方米的垃圾倒入了沿海水域。

这就催生出一个可能堪称推广速度最快的解决方案:焚烧,也就是将剪碎的布料投入垃圾发电焚化炉中的湿垃圾,以提高其能效。尽管这也会产生碳排放,但中国仍将此类发电厂视为一种可再生能源行业,并在过去五年努力将其产能提高一倍。

国际回收局的惠勒说,这不是一个环境可持续的解决办法。他说:“在设计服装时就必须考虑到耐用性和回收问题,人们在淘汰衣服时,也必须将其送入回收再利用的渠道。”

但惠勒指出,真正的解决办法要简单得多。“我们必须少买衣服。”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的新难题:回收2600万吨旧衣服

发布日期:2020-10-21 10:04
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OR--商业新媒体 】站在一个印有“低碳,温暖,爱心”字样的巨大绿色金属箱前,北京东城区居民赵晓(音)将自己不要的旧衣服塞了进去。今年35岁的赵晓说:“如果真有生活困难的人需要这些衣服,就是一件好事,也能让我减轻因扔掉衣服而产生的愧疚感。”

赵晓对于自己爱心捐赠的衣服最终去向的担忧不无道理。目前,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但回收来的衣物很少会被用于慈善事业。一些旧衣服被卖给发展中国家,还有一些衣服被送往垃圾场焚烧或填埋。

在T恤衫年产量超过50亿件的中国,穿旧衣服或二手衣服往往会被人鄙视,因而每天都会有数百万吨的旧衣服被扔掉。由于中产阶级一心追求高档生活,再加上电子商务繁荣发展,中国已在2019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时装市场。日本零售巨头优衣库(Uniqlo)的全球收入有五分之一来自大中华地区,而该地区的销售额在2017-2018财年增长了近27%,突破40亿美元。中国消费者购买的衣服大多属于快时尚产品,这类商品具有大规模量产、价格低廉和使用寿命短的特点。

据新华社报道,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结果:中国每年要扔掉2600万吨衣服,其中只有不到1%被再利用或回收。

这些废旧衣服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成本。埃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时尚产业的碳排放约占全球碳排放的10%,超过了所有航班和海运的碳排放总和。据估计,相比于使用原生资源生产衣服,每重复利用1公斤的衣服,就能少排放3.6千克二氧化碳和6000升废水,并少使用0.3千克化肥和0.2千克杀虫剂。

造成当前局面的部分原因就在于中国的现行法规使从事旧衣服回收无利可图。出于健康和安全方面的考虑,中国禁止非慈善用途的旧衣服销售。在中国,二手衣服往往被认为不卫生,甚至不吉利。新冠疫情使这种偏见更加深入人心。

前不久的一个周日,在北京东北五环外众爱慈善商店(Roundabout Charity shop)举办的二手商品集市上,数十位顾客正在浏览商品。他们纷纷购买玩具、书籍和家居装饰品。但几乎没有人驻足服装柜台。在拥有2000万人口的北京,众爱慈善商店是为数不多的销售二手衣服的义卖商店之一。

今年38岁的北京本地居民陈伟(音)说:“这是一项公益事业,但就连我的家人和朋友也不理解,如果我买得起国际名牌,为什么还要买二手衣服。人们看到二手衣服时,首先想到的不是环保,而是贫穷。”

中国会授权那些获得政府许可的组织对“完好的”捐赠衣物进行回收和分类。但参与者少之又少。在中国,即便是较贫困地区,二手衣服也不受欢迎,因而不值得在这上面花费时间和精力。中国民政部表示:“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所以,回收来的高质量衣服通常会被销往海外。英国纺织品回收协会(Textile Recycling Association)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2015年的旧服装出口量占全球总量的比重升至6.4%,2010年还不足1%。

许多旧服装流向了非洲。10年前,运送到肯尼亚的旧服装有四分之一来自英国。如今,中国成了最大供应国,运来的旧服装约占30%,而英国的占比降至17%。

一些中国出口商依靠居民区的旧衣物回收箱来寻找“货源”,但许多出口商现在也借助支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来收集捐赠衣物。

总部位于杭州的二手服装贸易公司白鲸鱼的首席执行官方晓东(Jason Fang)说,白鲸鱼回收来的衣服约70%被销往海外二手服装市场,15%被降级回收,用于建筑、农业和园艺,或被送往废物发电焚化厂。白鲸鱼的主要市场在东南亚和非洲,出口商品大多为夏季服装。只有约15%的捐赠衣物被送到了中国贫困地区。

方晓东说:“人们都希望自己的衣服能捐给中国的贫困家庭,但这已经不太现实。几年前,一件七成新的夹克还有人要,但现在除非是九成新,否则我都不好意思拿给人家看。”

他说,一些衣服先被运到欧洲和美国,随后又被转运到非洲,只为能卖一个更好的价钱。方晓东说:“所有非洲客户都想要美国的衣服。”

曾几何时,中国还是旧服装的主要进口国。在福建、广东等沿海省份的小城镇,将“洋垃圾”集装箱中的旧服装进行分类并销售曾经是一门大生意。但到了2017年,中国开始禁止进口包括纺织品在内的24类固体废物,强令海运公司在亚洲寻找其他目的地,或从源头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

国际回收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Recycling)的纺织品部总代表阿兰·惠勒(Alan Wheeler)说:“这凸显出全球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所面临的状况。市场越来越拥挤。从环境的角度看,中国将更多旧衣服送入再利用和回收渠道是一件好事,但这也反映出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

让人看到一丝希望的是,为数不多但不断增加的初创公司正寻找新颖的方式来对旧衣物进行再利用。再造衣银行(Re-Clothing Bank)在北京附近的一个村庄雇佣外来女工剪裁旧衣服,将其制成拼缝的夹克、书包和地毯。公司创始人张娜说:“曾有一位上海的中年保安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件我用旧衣服制成的外套。我就是在那时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未来。”

然而,绝大多数的废旧衣服都被直接送到了垃圾场,这使中国最头疼的一个环境问题更加棘手。中国的654座巨型垃圾填埋场中,大部分已提前填满。作为全国最大的垃圾填埋场,陕西省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占地面积相当于100个足球场。但由于每日的垃圾接收量几乎是预期的四倍,该填埋场已较最初设计提前25年填满。据中国生态环境部称,中国在2018年将超过2亿立方米的垃圾倒入了沿海水域。

这就催生出一个可能堪称推广速度最快的解决方案:焚烧,也就是将剪碎的布料投入垃圾发电焚化炉中的湿垃圾,以提高其能效。尽管这也会产生碳排放,但中国仍将此类发电厂视为一种可再生能源行业,并在过去五年努力将其产能提高一倍。

国际回收局的惠勒说,这不是一个环境可持续的解决办法。他说:“在设计服装时就必须考虑到耐用性和回收问题,人们在淘汰衣服时,也必须将其送入回收再利用的渠道。”

但惠勒指出,真正的解决办法要简单得多。“我们必须少买衣服。”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OR--商业新媒体 】站在一个印有“低碳,温暖,爱心”字样的巨大绿色金属箱前,北京东城区居民赵晓(音)将自己不要的旧衣服塞了进去。今年35岁的赵晓说:“如果真有生活困难的人需要这些衣服,就是一件好事,也能让我减轻因扔掉衣服而产生的愧疚感。”

赵晓对于自己爱心捐赠的衣服最终去向的担忧不无道理。目前,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但回收来的衣物很少会被用于慈善事业。一些旧衣服被卖给发展中国家,还有一些衣服被送往垃圾场焚烧或填埋。

在T恤衫年产量超过50亿件的中国,穿旧衣服或二手衣服往往会被人鄙视,因而每天都会有数百万吨的旧衣服被扔掉。由于中产阶级一心追求高档生活,再加上电子商务繁荣发展,中国已在2019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时装市场。日本零售巨头优衣库(Uniqlo)的全球收入有五分之一来自大中华地区,而该地区的销售额在2017-2018财年增长了近27%,突破40亿美元。中国消费者购买的衣服大多属于快时尚产品,这类商品具有大规模量产、价格低廉和使用寿命短的特点。

据新华社报道,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结果:中国每年要扔掉2600万吨衣服,其中只有不到1%被再利用或回收。

这些废旧衣服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成本。埃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时尚产业的碳排放约占全球碳排放的10%,超过了所有航班和海运的碳排放总和。据估计,相比于使用原生资源生产衣服,每重复利用1公斤的衣服,就能少排放3.6千克二氧化碳和6000升废水,并少使用0.3千克化肥和0.2千克杀虫剂。

造成当前局面的部分原因就在于中国的现行法规使从事旧衣服回收无利可图。出于健康和安全方面的考虑,中国禁止非慈善用途的旧衣服销售。在中国,二手衣服往往被认为不卫生,甚至不吉利。新冠疫情使这种偏见更加深入人心。

前不久的一个周日,在北京东北五环外众爱慈善商店(Roundabout Charity shop)举办的二手商品集市上,数十位顾客正在浏览商品。他们纷纷购买玩具、书籍和家居装饰品。但几乎没有人驻足服装柜台。在拥有2000万人口的北京,众爱慈善商店是为数不多的销售二手衣服的义卖商店之一。

今年38岁的北京本地居民陈伟(音)说:“这是一项公益事业,但就连我的家人和朋友也不理解,如果我买得起国际名牌,为什么还要买二手衣服。人们看到二手衣服时,首先想到的不是环保,而是贫穷。”

中国会授权那些获得政府许可的组织对“完好的”捐赠衣物进行回收和分类。但参与者少之又少。在中国,即便是较贫困地区,二手衣服也不受欢迎,因而不值得在这上面花费时间和精力。中国民政部表示:“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所以,回收来的高质量衣服通常会被销往海外。英国纺织品回收协会(Textile Recycling Association)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2015年的旧服装出口量占全球总量的比重升至6.4%,2010年还不足1%。

许多旧服装流向了非洲。10年前,运送到肯尼亚的旧服装有四分之一来自英国。如今,中国成了最大供应国,运来的旧服装约占30%,而英国的占比降至17%。

一些中国出口商依靠居民区的旧衣物回收箱来寻找“货源”,但许多出口商现在也借助支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来收集捐赠衣物。

总部位于杭州的二手服装贸易公司白鲸鱼的首席执行官方晓东(Jason Fang)说,白鲸鱼回收来的衣服约70%被销往海外二手服装市场,15%被降级回收,用于建筑、农业和园艺,或被送往废物发电焚化厂。白鲸鱼的主要市场在东南亚和非洲,出口商品大多为夏季服装。只有约15%的捐赠衣物被送到了中国贫困地区。

方晓东说:“人们都希望自己的衣服能捐给中国的贫困家庭,但这已经不太现实。几年前,一件七成新的夹克还有人要,但现在除非是九成新,否则我都不好意思拿给人家看。”

他说,一些衣服先被运到欧洲和美国,随后又被转运到非洲,只为能卖一个更好的价钱。方晓东说:“所有非洲客户都想要美国的衣服。”

曾几何时,中国还是旧服装的主要进口国。在福建、广东等沿海省份的小城镇,将“洋垃圾”集装箱中的旧服装进行分类并销售曾经是一门大生意。但到了2017年,中国开始禁止进口包括纺织品在内的24类固体废物,强令海运公司在亚洲寻找其他目的地,或从源头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

国际回收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Recycling)的纺织品部总代表阿兰·惠勒(Alan Wheeler)说:“这凸显出全球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所面临的状况。市场越来越拥挤。从环境的角度看,中国将更多旧衣服送入再利用和回收渠道是一件好事,但这也反映出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

让人看到一丝希望的是,为数不多但不断增加的初创公司正寻找新颖的方式来对旧衣物进行再利用。再造衣银行(Re-Clothing Bank)在北京附近的一个村庄雇佣外来女工剪裁旧衣服,将其制成拼缝的夹克、书包和地毯。公司创始人张娜说:“曾有一位上海的中年保安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件我用旧衣服制成的外套。我就是在那时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未来。”

然而,绝大多数的废旧衣服都被直接送到了垃圾场,这使中国最头疼的一个环境问题更加棘手。中国的654座巨型垃圾填埋场中,大部分已提前填满。作为全国最大的垃圾填埋场,陕西省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占地面积相当于100个足球场。但由于每日的垃圾接收量几乎是预期的四倍,该填埋场已较最初设计提前25年填满。据中国生态环境部称,中国在2018年将超过2亿立方米的垃圾倒入了沿海水域。

这就催生出一个可能堪称推广速度最快的解决方案:焚烧,也就是将剪碎的布料投入垃圾发电焚化炉中的湿垃圾,以提高其能效。尽管这也会产生碳排放,但中国仍将此类发电厂视为一种可再生能源行业,并在过去五年努力将其产能提高一倍。

国际回收局的惠勒说,这不是一个环境可持续的解决办法。他说:“在设计服装时就必须考虑到耐用性和回收问题,人们在淘汰衣服时,也必须将其送入回收再利用的渠道。”

但惠勒指出,真正的解决办法要简单得多。“我们必须少买衣服。”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的新难题:回收2600万吨旧衣服

发布日期:2020-10-21 10:04
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OR--商业新媒体 】站在一个印有“低碳,温暖,爱心”字样的巨大绿色金属箱前,北京东城区居民赵晓(音)将自己不要的旧衣服塞了进去。今年35岁的赵晓说:“如果真有生活困难的人需要这些衣服,就是一件好事,也能让我减轻因扔掉衣服而产生的愧疚感。”

赵晓对于自己爱心捐赠的衣服最终去向的担忧不无道理。目前,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但回收来的衣物很少会被用于慈善事业。一些旧衣服被卖给发展中国家,还有一些衣服被送往垃圾场焚烧或填埋。

在T恤衫年产量超过50亿件的中国,穿旧衣服或二手衣服往往会被人鄙视,因而每天都会有数百万吨的旧衣服被扔掉。由于中产阶级一心追求高档生活,再加上电子商务繁荣发展,中国已在2019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时装市场。日本零售巨头优衣库(Uniqlo)的全球收入有五分之一来自大中华地区,而该地区的销售额在2017-2018财年增长了近27%,突破40亿美元。中国消费者购买的衣服大多属于快时尚产品,这类商品具有大规模量产、价格低廉和使用寿命短的特点。

据新华社报道,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结果:中国每年要扔掉2600万吨衣服,其中只有不到1%被再利用或回收。

这些废旧衣服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成本。埃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时尚产业的碳排放约占全球碳排放的10%,超过了所有航班和海运的碳排放总和。据估计,相比于使用原生资源生产衣服,每重复利用1公斤的衣服,就能少排放3.6千克二氧化碳和6000升废水,并少使用0.3千克化肥和0.2千克杀虫剂。

造成当前局面的部分原因就在于中国的现行法规使从事旧衣服回收无利可图。出于健康和安全方面的考虑,中国禁止非慈善用途的旧衣服销售。在中国,二手衣服往往被认为不卫生,甚至不吉利。新冠疫情使这种偏见更加深入人心。

前不久的一个周日,在北京东北五环外众爱慈善商店(Roundabout Charity shop)举办的二手商品集市上,数十位顾客正在浏览商品。他们纷纷购买玩具、书籍和家居装饰品。但几乎没有人驻足服装柜台。在拥有2000万人口的北京,众爱慈善商店是为数不多的销售二手衣服的义卖商店之一。

今年38岁的北京本地居民陈伟(音)说:“这是一项公益事业,但就连我的家人和朋友也不理解,如果我买得起国际名牌,为什么还要买二手衣服。人们看到二手衣服时,首先想到的不是环保,而是贫穷。”

中国会授权那些获得政府许可的组织对“完好的”捐赠衣物进行回收和分类。但参与者少之又少。在中国,即便是较贫困地区,二手衣服也不受欢迎,因而不值得在这上面花费时间和精力。中国民政部表示:“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所以,回收来的高质量衣服通常会被销往海外。英国纺织品回收协会(Textile Recycling Association)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2015年的旧服装出口量占全球总量的比重升至6.4%,2010年还不足1%。

许多旧服装流向了非洲。10年前,运送到肯尼亚的旧服装有四分之一来自英国。如今,中国成了最大供应国,运来的旧服装约占30%,而英国的占比降至17%。

一些中国出口商依靠居民区的旧衣物回收箱来寻找“货源”,但许多出口商现在也借助支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来收集捐赠衣物。

总部位于杭州的二手服装贸易公司白鲸鱼的首席执行官方晓东(Jason Fang)说,白鲸鱼回收来的衣服约70%被销往海外二手服装市场,15%被降级回收,用于建筑、农业和园艺,或被送往废物发电焚化厂。白鲸鱼的主要市场在东南亚和非洲,出口商品大多为夏季服装。只有约15%的捐赠衣物被送到了中国贫困地区。

方晓东说:“人们都希望自己的衣服能捐给中国的贫困家庭,但这已经不太现实。几年前,一件七成新的夹克还有人要,但现在除非是九成新,否则我都不好意思拿给人家看。”

他说,一些衣服先被运到欧洲和美国,随后又被转运到非洲,只为能卖一个更好的价钱。方晓东说:“所有非洲客户都想要美国的衣服。”

曾几何时,中国还是旧服装的主要进口国。在福建、广东等沿海省份的小城镇,将“洋垃圾”集装箱中的旧服装进行分类并销售曾经是一门大生意。但到了2017年,中国开始禁止进口包括纺织品在内的24类固体废物,强令海运公司在亚洲寻找其他目的地,或从源头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

国际回收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Recycling)的纺织品部总代表阿兰·惠勒(Alan Wheeler)说:“这凸显出全球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所面临的状况。市场越来越拥挤。从环境的角度看,中国将更多旧衣服送入再利用和回收渠道是一件好事,但这也反映出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

让人看到一丝希望的是,为数不多但不断增加的初创公司正寻找新颖的方式来对旧衣物进行再利用。再造衣银行(Re-Clothing Bank)在北京附近的一个村庄雇佣外来女工剪裁旧衣服,将其制成拼缝的夹克、书包和地毯。公司创始人张娜说:“曾有一位上海的中年保安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件我用旧衣服制成的外套。我就是在那时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未来。”

然而,绝大多数的废旧衣服都被直接送到了垃圾场,这使中国最头疼的一个环境问题更加棘手。中国的654座巨型垃圾填埋场中,大部分已提前填满。作为全国最大的垃圾填埋场,陕西省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占地面积相当于100个足球场。但由于每日的垃圾接收量几乎是预期的四倍,该填埋场已较最初设计提前25年填满。据中国生态环境部称,中国在2018年将超过2亿立方米的垃圾倒入了沿海水域。

这就催生出一个可能堪称推广速度最快的解决方案:焚烧,也就是将剪碎的布料投入垃圾发电焚化炉中的湿垃圾,以提高其能效。尽管这也会产生碳排放,但中国仍将此类发电厂视为一种可再生能源行业,并在过去五年努力将其产能提高一倍。

国际回收局的惠勒说,这不是一个环境可持续的解决办法。他说:“在设计服装时就必须考虑到耐用性和回收问题,人们在淘汰衣服时,也必须将其送入回收再利用的渠道。”

但惠勒指出,真正的解决办法要简单得多。“我们必须少买衣服。”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OR--商业新媒体 】站在一个印有“低碳,温暖,爱心”字样的巨大绿色金属箱前,北京东城区居民赵晓(音)将自己不要的旧衣服塞了进去。今年35岁的赵晓说:“如果真有生活困难的人需要这些衣服,就是一件好事,也能让我减轻因扔掉衣服而产生的愧疚感。”

赵晓对于自己爱心捐赠的衣服最终去向的担忧不无道理。目前,旧衣物回收箱遍布于中国主要城市的各个角落,但回收来的衣物很少会被用于慈善事业。一些旧衣服被卖给发展中国家,还有一些衣服被送往垃圾场焚烧或填埋。

在T恤衫年产量超过50亿件的中国,穿旧衣服或二手衣服往往会被人鄙视,因而每天都会有数百万吨的旧衣服被扔掉。由于中产阶级一心追求高档生活,再加上电子商务繁荣发展,中国已在2019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时装市场。日本零售巨头优衣库(Uniqlo)的全球收入有五分之一来自大中华地区,而该地区的销售额在2017-2018财年增长了近27%,突破40亿美元。中国消费者购买的衣服大多属于快时尚产品,这类商品具有大规模量产、价格低廉和使用寿命短的特点。

据新华社报道,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结果:中国每年要扔掉2600万吨衣服,其中只有不到1%被再利用或回收。

这些废旧衣服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成本。埃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时尚产业的碳排放约占全球碳排放的10%,超过了所有航班和海运的碳排放总和。据估计,相比于使用原生资源生产衣服,每重复利用1公斤的衣服,就能少排放3.6千克二氧化碳和6000升废水,并少使用0.3千克化肥和0.2千克杀虫剂。

造成当前局面的部分原因就在于中国的现行法规使从事旧衣服回收无利可图。出于健康和安全方面的考虑,中国禁止非慈善用途的旧衣服销售。在中国,二手衣服往往被认为不卫生,甚至不吉利。新冠疫情使这种偏见更加深入人心。

前不久的一个周日,在北京东北五环外众爱慈善商店(Roundabout Charity shop)举办的二手商品集市上,数十位顾客正在浏览商品。他们纷纷购买玩具、书籍和家居装饰品。但几乎没有人驻足服装柜台。在拥有2000万人口的北京,众爱慈善商店是为数不多的销售二手衣服的义卖商店之一。

今年38岁的北京本地居民陈伟(音)说:“这是一项公益事业,但就连我的家人和朋友也不理解,如果我买得起国际名牌,为什么还要买二手衣服。人们看到二手衣服时,首先想到的不是环保,而是贫穷。”

中国会授权那些获得政府许可的组织对“完好的”捐赠衣物进行回收和分类。但参与者少之又少。在中国,即便是较贫困地区,二手衣服也不受欢迎,因而不值得在这上面花费时间和精力。中国民政部表示:“有时候太多的旧衣服堆放在回收站,难以处理。”

所以,回收来的高质量衣服通常会被销往海外。英国纺织品回收协会(Textile Recycling Association)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2015年的旧服装出口量占全球总量的比重升至6.4%,2010年还不足1%。

许多旧服装流向了非洲。10年前,运送到肯尼亚的旧服装有四分之一来自英国。如今,中国成了最大供应国,运来的旧服装约占30%,而英国的占比降至17%。

一些中国出口商依靠居民区的旧衣物回收箱来寻找“货源”,但许多出口商现在也借助支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来收集捐赠衣物。

总部位于杭州的二手服装贸易公司白鲸鱼的首席执行官方晓东(Jason Fang)说,白鲸鱼回收来的衣服约70%被销往海外二手服装市场,15%被降级回收,用于建筑、农业和园艺,或被送往废物发电焚化厂。白鲸鱼的主要市场在东南亚和非洲,出口商品大多为夏季服装。只有约15%的捐赠衣物被送到了中国贫困地区。

方晓东说:“人们都希望自己的衣服能捐给中国的贫困家庭,但这已经不太现实。几年前,一件七成新的夹克还有人要,但现在除非是九成新,否则我都不好意思拿给人家看。”

他说,一些衣服先被运到欧洲和美国,随后又被转运到非洲,只为能卖一个更好的价钱。方晓东说:“所有非洲客户都想要美国的衣服。”

曾几何时,中国还是旧服装的主要进口国。在福建、广东等沿海省份的小城镇,将“洋垃圾”集装箱中的旧服装进行分类并销售曾经是一门大生意。但到了2017年,中国开始禁止进口包括纺织品在内的24类固体废物,强令海运公司在亚洲寻找其他目的地,或从源头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

国际回收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Recycling)的纺织品部总代表阿兰·惠勒(Alan Wheeler)说:“这凸显出全球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所面临的状况。市场越来越拥挤。从环境的角度看,中国将更多旧衣服送入再利用和回收渠道是一件好事,但这也反映出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

让人看到一丝希望的是,为数不多但不断增加的初创公司正寻找新颖的方式来对旧衣物进行再利用。再造衣银行(Re-Clothing Bank)在北京附近的一个村庄雇佣外来女工剪裁旧衣服,将其制成拼缝的夹克、书包和地毯。公司创始人张娜说:“曾有一位上海的中年保安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件我用旧衣服制成的外套。我就是在那时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未来。”

然而,绝大多数的废旧衣服都被直接送到了垃圾场,这使中国最头疼的一个环境问题更加棘手。中国的654座巨型垃圾填埋场中,大部分已提前填满。作为全国最大的垃圾填埋场,陕西省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占地面积相当于100个足球场。但由于每日的垃圾接收量几乎是预期的四倍,该填埋场已较最初设计提前25年填满。据中国生态环境部称,中国在2018年将超过2亿立方米的垃圾倒入了沿海水域。

这就催生出一个可能堪称推广速度最快的解决方案:焚烧,也就是将剪碎的布料投入垃圾发电焚化炉中的湿垃圾,以提高其能效。尽管这也会产生碳排放,但中国仍将此类发电厂视为一种可再生能源行业,并在过去五年努力将其产能提高一倍。

国际回收局的惠勒说,这不是一个环境可持续的解决办法。他说:“在设计服装时就必须考虑到耐用性和回收问题,人们在淘汰衣服时,也必须将其送入回收再利用的渠道。”

但惠勒指出,真正的解决办法要简单得多。“我们必须少买衣服。”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