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拖欠应收账款,导致中国企业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并打击了中国的经济复苏。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主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原因是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在经济放缓之后推迟付款。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约为54天。这比2019年的45天和5年前的27天有所上升。

收账延迟给中国的后疫情经济复苏造成打击,因为作为重要雇主的民营企业因为担心收账太迟而下调增长计划。

“应收账款问题普遍存在,”驻上海的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经济学家王丹表示,“这意味着经济不处于正常状态。”她补充说,应收账款问题“意味着经济复苏仍然疲弱”。

虽然在成功控制疫情后,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商业活动正在复苏,但赊销的激增使以制造业为首的许多民营企业艰难应对收款延迟问题。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同比增长14.3%,增速为6年来最快。

“不缺订单,”宁波市一家机器零件厂的厂主张华强(音译)表示,“麻烦在于弄清楚什么时候能收到款。”

张华强要求客户在产品交付后3个月内完成付款,但今年逾三分之二的客户请求延期。

大型国企率先向它们的小型供应商推迟付款。山东胶州的民营建筑商神州建筑(Jiaozhou Shenzhou Construction)自1月起已经为行业领头羊中国建筑集团(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的冰箱工厂项目无偿工作了7个月,尽管合同要求按项目进度付款。

“我们一直在向该项目贴钱,而不是从里面挣钱,”神州建筑的一名主管表示,“这违反了合同。”

地方政府也出现不及时付款的情况。虽然中国各省市今年年初启动大量公共项目,以重振受疫情冲击的经济,但它们履行付款协议的速度却很迟缓。

这是近些月来中国基础设施建设速度放缓的一部分原因,它导致现金短缺的民营建筑商难以维持资金周转。

河南省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冯晓晖(音译)表示:“政府的合同本应该把我的企业从倒闭中拯救出来。”当地官员最近告诉他,其企业完工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的土地平整项目将等到10年后付完全款。他说:“结果它们却让我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分析师表示,付款延期激增的主要原因是产业利润下滑,这导致企业很难及时付款。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下跌2.4%,而2019年全年下跌了3.3%。

为了抵抗经济衰退,以更强议价能力著称的大企业开始要求小型合作伙伴接受更苛刻的条件。

咨询公司TS Lombard分析师庄波表示:“在艰难的营商环境中存活的最佳方式,就是手里握住现金,越晚向供应商付款越好。”

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难以及时付款,让问题更加严重。由于疫情给税收带来冲击,今年1-9月中国财政收入创纪录的同比下降6.8%。

庄波表示:“当政府创收有困难时,政府很难履行合同。”

收款困难日益加剧,已促使许多企业在订单涌入的情况下依旧裁员。温州一家模具制造厂的厂主David Wang因应收账款激增而陷入财务困境,此后他在8月裁掉了一半员工。

“我在为没有变为现金流的收入交税和付工资,”Wang表示,“这无法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民营企业收账难

发布日期:2020-11-04 20:44
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拖欠应收账款,导致中国企业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并打击了中国的经济复苏。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主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原因是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在经济放缓之后推迟付款。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约为54天。这比2019年的45天和5年前的27天有所上升。

收账延迟给中国的后疫情经济复苏造成打击,因为作为重要雇主的民营企业因为担心收账太迟而下调增长计划。

“应收账款问题普遍存在,”驻上海的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经济学家王丹表示,“这意味着经济不处于正常状态。”她补充说,应收账款问题“意味着经济复苏仍然疲弱”。

虽然在成功控制疫情后,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商业活动正在复苏,但赊销的激增使以制造业为首的许多民营企业艰难应对收款延迟问题。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同比增长14.3%,增速为6年来最快。

“不缺订单,”宁波市一家机器零件厂的厂主张华强(音译)表示,“麻烦在于弄清楚什么时候能收到款。”

张华强要求客户在产品交付后3个月内完成付款,但今年逾三分之二的客户请求延期。

大型国企率先向它们的小型供应商推迟付款。山东胶州的民营建筑商神州建筑(Jiaozhou Shenzhou Construction)自1月起已经为行业领头羊中国建筑集团(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的冰箱工厂项目无偿工作了7个月,尽管合同要求按项目进度付款。

“我们一直在向该项目贴钱,而不是从里面挣钱,”神州建筑的一名主管表示,“这违反了合同。”

地方政府也出现不及时付款的情况。虽然中国各省市今年年初启动大量公共项目,以重振受疫情冲击的经济,但它们履行付款协议的速度却很迟缓。

这是近些月来中国基础设施建设速度放缓的一部分原因,它导致现金短缺的民营建筑商难以维持资金周转。

河南省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冯晓晖(音译)表示:“政府的合同本应该把我的企业从倒闭中拯救出来。”当地官员最近告诉他,其企业完工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的土地平整项目将等到10年后付完全款。他说:“结果它们却让我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分析师表示,付款延期激增的主要原因是产业利润下滑,这导致企业很难及时付款。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下跌2.4%,而2019年全年下跌了3.3%。

为了抵抗经济衰退,以更强议价能力著称的大企业开始要求小型合作伙伴接受更苛刻的条件。

咨询公司TS Lombard分析师庄波表示:“在艰难的营商环境中存活的最佳方式,就是手里握住现金,越晚向供应商付款越好。”

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难以及时付款,让问题更加严重。由于疫情给税收带来冲击,今年1-9月中国财政收入创纪录的同比下降6.8%。

庄波表示:“当政府创收有困难时,政府很难履行合同。”

收款困难日益加剧,已促使许多企业在订单涌入的情况下依旧裁员。温州一家模具制造厂的厂主David Wang因应收账款激增而陷入财务困境,此后他在8月裁掉了一半员工。

“我在为没有变为现金流的收入交税和付工资,”Wang表示,“这无法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拖欠应收账款,导致中国企业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并打击了中国的经济复苏。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主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原因是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在经济放缓之后推迟付款。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约为54天。这比2019年的45天和5年前的27天有所上升。

收账延迟给中国的后疫情经济复苏造成打击,因为作为重要雇主的民营企业因为担心收账太迟而下调增长计划。

“应收账款问题普遍存在,”驻上海的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经济学家王丹表示,“这意味着经济不处于正常状态。”她补充说,应收账款问题“意味着经济复苏仍然疲弱”。

虽然在成功控制疫情后,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商业活动正在复苏,但赊销的激增使以制造业为首的许多民营企业艰难应对收款延迟问题。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同比增长14.3%,增速为6年来最快。

“不缺订单,”宁波市一家机器零件厂的厂主张华强(音译)表示,“麻烦在于弄清楚什么时候能收到款。”

张华强要求客户在产品交付后3个月内完成付款,但今年逾三分之二的客户请求延期。

大型国企率先向它们的小型供应商推迟付款。山东胶州的民营建筑商神州建筑(Jiaozhou Shenzhou Construction)自1月起已经为行业领头羊中国建筑集团(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的冰箱工厂项目无偿工作了7个月,尽管合同要求按项目进度付款。

“我们一直在向该项目贴钱,而不是从里面挣钱,”神州建筑的一名主管表示,“这违反了合同。”

地方政府也出现不及时付款的情况。虽然中国各省市今年年初启动大量公共项目,以重振受疫情冲击的经济,但它们履行付款协议的速度却很迟缓。

这是近些月来中国基础设施建设速度放缓的一部分原因,它导致现金短缺的民营建筑商难以维持资金周转。

河南省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冯晓晖(音译)表示:“政府的合同本应该把我的企业从倒闭中拯救出来。”当地官员最近告诉他,其企业完工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的土地平整项目将等到10年后付完全款。他说:“结果它们却让我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分析师表示,付款延期激增的主要原因是产业利润下滑,这导致企业很难及时付款。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下跌2.4%,而2019年全年下跌了3.3%。

为了抵抗经济衰退,以更强议价能力著称的大企业开始要求小型合作伙伴接受更苛刻的条件。

咨询公司TS Lombard分析师庄波表示:“在艰难的营商环境中存活的最佳方式,就是手里握住现金,越晚向供应商付款越好。”

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难以及时付款,让问题更加严重。由于疫情给税收带来冲击,今年1-9月中国财政收入创纪录的同比下降6.8%。

庄波表示:“当政府创收有困难时,政府很难履行合同。”

收款困难日益加剧,已促使许多企业在订单涌入的情况下依旧裁员。温州一家模具制造厂的厂主David Wang因应收账款激增而陷入财务困境,此后他在8月裁掉了一半员工。

“我在为没有变为现金流的收入交税和付工资,”Wang表示,“这无法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民营企业收账难

发布日期:2020-11-04 20:44
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拖欠应收账款,导致中国企业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并打击了中国的经济复苏。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主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原因是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在经济放缓之后推迟付款。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约为54天。这比2019年的45天和5年前的27天有所上升。

收账延迟给中国的后疫情经济复苏造成打击,因为作为重要雇主的民营企业因为担心收账太迟而下调增长计划。

“应收账款问题普遍存在,”驻上海的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经济学家王丹表示,“这意味着经济不处于正常状态。”她补充说,应收账款问题“意味着经济复苏仍然疲弱”。

虽然在成功控制疫情后,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商业活动正在复苏,但赊销的激增使以制造业为首的许多民营企业艰难应对收款延迟问题。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同比增长14.3%,增速为6年来最快。

“不缺订单,”宁波市一家机器零件厂的厂主张华强(音译)表示,“麻烦在于弄清楚什么时候能收到款。”

张华强要求客户在产品交付后3个月内完成付款,但今年逾三分之二的客户请求延期。

大型国企率先向它们的小型供应商推迟付款。山东胶州的民营建筑商神州建筑(Jiaozhou Shenzhou Construction)自1月起已经为行业领头羊中国建筑集团(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的冰箱工厂项目无偿工作了7个月,尽管合同要求按项目进度付款。

“我们一直在向该项目贴钱,而不是从里面挣钱,”神州建筑的一名主管表示,“这违反了合同。”

地方政府也出现不及时付款的情况。虽然中国各省市今年年初启动大量公共项目,以重振受疫情冲击的经济,但它们履行付款协议的速度却很迟缓。

这是近些月来中国基础设施建设速度放缓的一部分原因,它导致现金短缺的民营建筑商难以维持资金周转。

河南省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冯晓晖(音译)表示:“政府的合同本应该把我的企业从倒闭中拯救出来。”当地官员最近告诉他,其企业完工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的土地平整项目将等到10年后付完全款。他说:“结果它们却让我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分析师表示,付款延期激增的主要原因是产业利润下滑,这导致企业很难及时付款。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下跌2.4%,而2019年全年下跌了3.3%。

为了抵抗经济衰退,以更强议价能力著称的大企业开始要求小型合作伙伴接受更苛刻的条件。

咨询公司TS Lombard分析师庄波表示:“在艰难的营商环境中存活的最佳方式,就是手里握住现金,越晚向供应商付款越好。”

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难以及时付款,让问题更加严重。由于疫情给税收带来冲击,今年1-9月中国财政收入创纪录的同比下降6.8%。

庄波表示:“当政府创收有困难时,政府很难履行合同。”

收款困难日益加剧,已促使许多企业在订单涌入的情况下依旧裁员。温州一家模具制造厂的厂主David Wang因应收账款激增而陷入财务困境,此后他在8月裁掉了一半员工。

“我在为没有变为现金流的收入交税和付工资,”Wang表示,“这无法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拖欠应收账款,导致中国企业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并打击了中国的经济复苏。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主回收账款的时间创下纪录,原因是以大企业和地方政府为首的客户在经济放缓之后推迟付款。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约为54天。这比2019年的45天和5年前的27天有所上升。

收账延迟给中国的后疫情经济复苏造成打击,因为作为重要雇主的民营企业因为担心收账太迟而下调增长计划。

“应收账款问题普遍存在,”驻上海的恒生银行(中国)(Hang Seng Bank China)经济学家王丹表示,“这意味着经济不处于正常状态。”她补充说,应收账款问题“意味着经济复苏仍然疲弱”。

虽然在成功控制疫情后,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商业活动正在复苏,但赊销的激增使以制造业为首的许多民营企业艰难应对收款延迟问题。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9月末,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同比增长14.3%,增速为6年来最快。

“不缺订单,”宁波市一家机器零件厂的厂主张华强(音译)表示,“麻烦在于弄清楚什么时候能收到款。”

张华强要求客户在产品交付后3个月内完成付款,但今年逾三分之二的客户请求延期。

大型国企率先向它们的小型供应商推迟付款。山东胶州的民营建筑商神州建筑(Jiaozhou Shenzhou Construction)自1月起已经为行业领头羊中国建筑集团(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的冰箱工厂项目无偿工作了7个月,尽管合同要求按项目进度付款。

“我们一直在向该项目贴钱,而不是从里面挣钱,”神州建筑的一名主管表示,“这违反了合同。”

地方政府也出现不及时付款的情况。虽然中国各省市今年年初启动大量公共项目,以重振受疫情冲击的经济,但它们履行付款协议的速度却很迟缓。

这是近些月来中国基础设施建设速度放缓的一部分原因,它导致现金短缺的民营建筑商难以维持资金周转。

河南省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冯晓晖(音译)表示:“政府的合同本应该把我的企业从倒闭中拯救出来。”当地官员最近告诉他,其企业完工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的土地平整项目将等到10年后付完全款。他说:“结果它们却让我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分析师表示,付款延期激增的主要原因是产业利润下滑,这导致企业很难及时付款。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下跌2.4%,而2019年全年下跌了3.3%。

为了抵抗经济衰退,以更强议价能力著称的大企业开始要求小型合作伙伴接受更苛刻的条件。

咨询公司TS Lombard分析师庄波表示:“在艰难的营商环境中存活的最佳方式,就是手里握住现金,越晚向供应商付款越好。”

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难以及时付款,让问题更加严重。由于疫情给税收带来冲击,今年1-9月中国财政收入创纪录的同比下降6.8%。

庄波表示:“当政府创收有困难时,政府很难履行合同。”

收款困难日益加剧,已促使许多企业在订单涌入的情况下依旧裁员。温州一家模具制造厂的厂主David Wang因应收账款激增而陷入财务困境,此后他在8月裁掉了一半员工。

“我在为没有变为现金流的收入交税和付工资,”Wang表示,“这无法持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