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为一家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 Chao Deng / Rory Jones

OR--商业新媒体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对一家中国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在阿联酋做出上述批准前,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三种国产疫苗在中国紧急使用,其中包括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发的两种候选疫苗。据该公司称,在临床试验之外,其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已为数十万人接种,当中包括医务人员、国企员工和中国记者。

目前全球有九种候选疫苗正在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其中有四种来自中国。国药集团自7月份以来一直在阿联酋对其候选疫苗中的至少一种疫苗进行试验,该公司董事长当时表示,目标是在大约三个月内完成试验。

根据官方数据,由于几乎没有本地感染病例,中国科学家不得不冒险到国外试验疫苗的效果。阿联酋是首批帮助中国启动疫苗三期试验的国家之一。中国在十多个国家进行此类试验,其中包括巴西、摩洛哥、阿根廷、巴基斯坦和俄罗斯。

与其他海湾国家一样,阿联酋最近几年也加深了与中国的关系,寻求以石油换取技术,并帮助其经济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多元化。与此同时,阿联酋官员也与特朗普政府建立了紧密的关系,特朗普政府曾警告海湾国家与中国打交道时小心行事,担心美国的技术可能通过这些盟友转移到中国。

“阿联酋已经表示,将继续保持这种平衡,并追求自己的利益,”阿布扎比扎耶德大学(Zayed University)的政治学助理教授、中国与海湾国家关系研究员富尔顿(Jonathan Fulton)称,“在应对新冠病毒病方面,美国没有其他选择。美国又不能说,不要和中国合作。”

阿联酋外交部发言人周一发推文称,国药集团在阿联酋“成功”进行三期试验后,阿联酋政府已经批准国药集团的疫苗用于一线医护人员。

同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一名官员表示,由于三期试验进展“非常顺利”,中国最早或将于11月向公众推出疫苗。

第三阶段试验为大规模测试功效和安全性,通常有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参与。新冠疫苗的西方开发者最近承诺,在临床试验完成前,不寻求政府批准向公众推广自己的候选疫苗。

在海外进行试验的同时,中国还希望与其它国家分享其疫苗,以增强外交关系。

中国和阿联酋批准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的疫苗是基于灭活病毒的传统疫苗,这意味着为了在人体使用,病原体被削弱。一些西方制药商正在开发的主要候选疫苗使用了涉及基因工程的新技术。

在国药集团的临床试验中,志愿者注射两剂疫苗,间隔时间大约一个月,这意味着科学家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监测早期志愿者的反应,直到第二次注射。

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疫苗医师陶黎纳(Tao Lina)在接受采访时称,考虑到新冠疫情危机的规模,政府部门批准使用在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阶段被证明是安全的中国疫苗,这种做法是合理的。他表示,与药物治疗不同,疫苗是通过激发人体的自身免疫力来发挥作用。陶黎纳说,他一点也不担心疫苗的安全性。

目前使用的中国疫苗包括国药集团开发的疫苗,这些疫苗的有效程度虽然尚不明确,但陶黎纳表示,之前的临床试验显示中国开发的疫苗能够诱导人体产生抗体,这意味着这些疫苗极有可能给人体带来一定程度的针对新冠病毒的保护。

中国和阿联酋都没有公布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果的细节。此前在一名接种疫苗的女性患上不明原因疾病后,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曾暂停了该公司在英国的三期试验,之后又恢复了试验。

陶黎纳称,中国宣布第三阶段试验在成功推进,这表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不良副作用。

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专家武桂珍在接受官媒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国内大概11月或12月普通人就可以接种新冠疫苗。她没有透露中国政府可能会首先批准哪一款疫苗以及疫苗的接种范围有多大。

国药集团高管之前透露,阿联酋由于人口的多样化被选为试验地点。阿联酋近1,000万居民中约有10%是阿联酋人,其余大部分来自亚洲、欧洲和美国。阿联酋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三期临床试验中已有3.1万居民接种了疫苗,涉及100多个民族。

阿联酋表示,已经进行了总计超过800万次新冠病毒检测,感染病例有8万例,死亡病例399例。

自疫情暴发以来,阿联酋也在努力将自身塑造为寻找抗击疫情解决方案的前沿阵地。一家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公司已研究出了一种激光检测方法,用激光扫描血液以识别病毒感染,目前这种检测技术正在阿联酋全国推广。阿布扎比的研究人员还进行了一种干细胞疗法的初步试验,这种疗法可以缓解2019冠状病毒病的症状。

据一份声明,阿联酋和以色列上月达成协议建立外交关系后,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Group 42已开始与以色列公司合作,开发和生产一种从呼出的空气中检测新冠病毒的试剂。Group 42正与国药集团合作,对其候选疫苗进行接种和分析。

阿联酋官员在一份声明表示,对紧急使用上述疫苗的评估是基于一些全球健康指导原则进行的,这些指导原则建议,在已知和潜在益处超过已知和潜在风险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相关产品。

中国官员和国药集团已提醒称,中国研发的针对新冠病毒的灭活疫苗可能只能提供一到三年的保护。相比之下,针对天花等病毒的疫苗则可以终生免疫。疫苗的最终效果也要取决于病原体在多年期间的变异情况。

国药集团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大约六个月前注射过其疫苗的志愿者,血液中仍有抗体。

阿联酋官员表示,在阿联酋的疫苗试验中,一些患者出现了预期中的副作用,包括注射部位疼痛、疲劳和轻微头痛。该国没有透露目前将为多少人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新冠疫苗首次在境外获批紧急使用

发布日期:2020-09-16 13:05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为一家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 Chao Deng / Rory Jones

OR--商业新媒体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对一家中国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在阿联酋做出上述批准前,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三种国产疫苗在中国紧急使用,其中包括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发的两种候选疫苗。据该公司称,在临床试验之外,其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已为数十万人接种,当中包括医务人员、国企员工和中国记者。

目前全球有九种候选疫苗正在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其中有四种来自中国。国药集团自7月份以来一直在阿联酋对其候选疫苗中的至少一种疫苗进行试验,该公司董事长当时表示,目标是在大约三个月内完成试验。

根据官方数据,由于几乎没有本地感染病例,中国科学家不得不冒险到国外试验疫苗的效果。阿联酋是首批帮助中国启动疫苗三期试验的国家之一。中国在十多个国家进行此类试验,其中包括巴西、摩洛哥、阿根廷、巴基斯坦和俄罗斯。

与其他海湾国家一样,阿联酋最近几年也加深了与中国的关系,寻求以石油换取技术,并帮助其经济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多元化。与此同时,阿联酋官员也与特朗普政府建立了紧密的关系,特朗普政府曾警告海湾国家与中国打交道时小心行事,担心美国的技术可能通过这些盟友转移到中国。

“阿联酋已经表示,将继续保持这种平衡,并追求自己的利益,”阿布扎比扎耶德大学(Zayed University)的政治学助理教授、中国与海湾国家关系研究员富尔顿(Jonathan Fulton)称,“在应对新冠病毒病方面,美国没有其他选择。美国又不能说,不要和中国合作。”

阿联酋外交部发言人周一发推文称,国药集团在阿联酋“成功”进行三期试验后,阿联酋政府已经批准国药集团的疫苗用于一线医护人员。

同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一名官员表示,由于三期试验进展“非常顺利”,中国最早或将于11月向公众推出疫苗。

第三阶段试验为大规模测试功效和安全性,通常有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参与。新冠疫苗的西方开发者最近承诺,在临床试验完成前,不寻求政府批准向公众推广自己的候选疫苗。

在海外进行试验的同时,中国还希望与其它国家分享其疫苗,以增强外交关系。

中国和阿联酋批准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的疫苗是基于灭活病毒的传统疫苗,这意味着为了在人体使用,病原体被削弱。一些西方制药商正在开发的主要候选疫苗使用了涉及基因工程的新技术。

在国药集团的临床试验中,志愿者注射两剂疫苗,间隔时间大约一个月,这意味着科学家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监测早期志愿者的反应,直到第二次注射。

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疫苗医师陶黎纳(Tao Lina)在接受采访时称,考虑到新冠疫情危机的规模,政府部门批准使用在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阶段被证明是安全的中国疫苗,这种做法是合理的。他表示,与药物治疗不同,疫苗是通过激发人体的自身免疫力来发挥作用。陶黎纳说,他一点也不担心疫苗的安全性。

目前使用的中国疫苗包括国药集团开发的疫苗,这些疫苗的有效程度虽然尚不明确,但陶黎纳表示,之前的临床试验显示中国开发的疫苗能够诱导人体产生抗体,这意味着这些疫苗极有可能给人体带来一定程度的针对新冠病毒的保护。

中国和阿联酋都没有公布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果的细节。此前在一名接种疫苗的女性患上不明原因疾病后,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曾暂停了该公司在英国的三期试验,之后又恢复了试验。

陶黎纳称,中国宣布第三阶段试验在成功推进,这表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不良副作用。

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专家武桂珍在接受官媒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国内大概11月或12月普通人就可以接种新冠疫苗。她没有透露中国政府可能会首先批准哪一款疫苗以及疫苗的接种范围有多大。

国药集团高管之前透露,阿联酋由于人口的多样化被选为试验地点。阿联酋近1,000万居民中约有10%是阿联酋人,其余大部分来自亚洲、欧洲和美国。阿联酋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三期临床试验中已有3.1万居民接种了疫苗,涉及100多个民族。

阿联酋表示,已经进行了总计超过800万次新冠病毒检测,感染病例有8万例,死亡病例399例。

自疫情暴发以来,阿联酋也在努力将自身塑造为寻找抗击疫情解决方案的前沿阵地。一家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公司已研究出了一种激光检测方法,用激光扫描血液以识别病毒感染,目前这种检测技术正在阿联酋全国推广。阿布扎比的研究人员还进行了一种干细胞疗法的初步试验,这种疗法可以缓解2019冠状病毒病的症状。

据一份声明,阿联酋和以色列上月达成协议建立外交关系后,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Group 42已开始与以色列公司合作,开发和生产一种从呼出的空气中检测新冠病毒的试剂。Group 42正与国药集团合作,对其候选疫苗进行接种和分析。

阿联酋官员在一份声明表示,对紧急使用上述疫苗的评估是基于一些全球健康指导原则进行的,这些指导原则建议,在已知和潜在益处超过已知和潜在风险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相关产品。

中国官员和国药集团已提醒称,中国研发的针对新冠病毒的灭活疫苗可能只能提供一到三年的保护。相比之下,针对天花等病毒的疫苗则可以终生免疫。疫苗的最终效果也要取决于病原体在多年期间的变异情况。

国药集团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大约六个月前注射过其疫苗的志愿者,血液中仍有抗体。

阿联酋官员表示,在阿联酋的疫苗试验中,一些患者出现了预期中的副作用,包括注射部位疼痛、疲劳和轻微头痛。该国没有透露目前将为多少人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为一家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 Chao Deng / Rory Jones

OR--商业新媒体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对一家中国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在阿联酋做出上述批准前,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三种国产疫苗在中国紧急使用,其中包括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发的两种候选疫苗。据该公司称,在临床试验之外,其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已为数十万人接种,当中包括医务人员、国企员工和中国记者。

目前全球有九种候选疫苗正在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其中有四种来自中国。国药集团自7月份以来一直在阿联酋对其候选疫苗中的至少一种疫苗进行试验,该公司董事长当时表示,目标是在大约三个月内完成试验。

根据官方数据,由于几乎没有本地感染病例,中国科学家不得不冒险到国外试验疫苗的效果。阿联酋是首批帮助中国启动疫苗三期试验的国家之一。中国在十多个国家进行此类试验,其中包括巴西、摩洛哥、阿根廷、巴基斯坦和俄罗斯。

与其他海湾国家一样,阿联酋最近几年也加深了与中国的关系,寻求以石油换取技术,并帮助其经济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多元化。与此同时,阿联酋官员也与特朗普政府建立了紧密的关系,特朗普政府曾警告海湾国家与中国打交道时小心行事,担心美国的技术可能通过这些盟友转移到中国。

“阿联酋已经表示,将继续保持这种平衡,并追求自己的利益,”阿布扎比扎耶德大学(Zayed University)的政治学助理教授、中国与海湾国家关系研究员富尔顿(Jonathan Fulton)称,“在应对新冠病毒病方面,美国没有其他选择。美国又不能说,不要和中国合作。”

阿联酋外交部发言人周一发推文称,国药集团在阿联酋“成功”进行三期试验后,阿联酋政府已经批准国药集团的疫苗用于一线医护人员。

同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一名官员表示,由于三期试验进展“非常顺利”,中国最早或将于11月向公众推出疫苗。

第三阶段试验为大规模测试功效和安全性,通常有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参与。新冠疫苗的西方开发者最近承诺,在临床试验完成前,不寻求政府批准向公众推广自己的候选疫苗。

在海外进行试验的同时,中国还希望与其它国家分享其疫苗,以增强外交关系。

中国和阿联酋批准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的疫苗是基于灭活病毒的传统疫苗,这意味着为了在人体使用,病原体被削弱。一些西方制药商正在开发的主要候选疫苗使用了涉及基因工程的新技术。

在国药集团的临床试验中,志愿者注射两剂疫苗,间隔时间大约一个月,这意味着科学家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监测早期志愿者的反应,直到第二次注射。

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疫苗医师陶黎纳(Tao Lina)在接受采访时称,考虑到新冠疫情危机的规模,政府部门批准使用在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阶段被证明是安全的中国疫苗,这种做法是合理的。他表示,与药物治疗不同,疫苗是通过激发人体的自身免疫力来发挥作用。陶黎纳说,他一点也不担心疫苗的安全性。

目前使用的中国疫苗包括国药集团开发的疫苗,这些疫苗的有效程度虽然尚不明确,但陶黎纳表示,之前的临床试验显示中国开发的疫苗能够诱导人体产生抗体,这意味着这些疫苗极有可能给人体带来一定程度的针对新冠病毒的保护。

中国和阿联酋都没有公布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果的细节。此前在一名接种疫苗的女性患上不明原因疾病后,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曾暂停了该公司在英国的三期试验,之后又恢复了试验。

陶黎纳称,中国宣布第三阶段试验在成功推进,这表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不良副作用。

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专家武桂珍在接受官媒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国内大概11月或12月普通人就可以接种新冠疫苗。她没有透露中国政府可能会首先批准哪一款疫苗以及疫苗的接种范围有多大。

国药集团高管之前透露,阿联酋由于人口的多样化被选为试验地点。阿联酋近1,000万居民中约有10%是阿联酋人,其余大部分来自亚洲、欧洲和美国。阿联酋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三期临床试验中已有3.1万居民接种了疫苗,涉及100多个民族。

阿联酋表示,已经进行了总计超过800万次新冠病毒检测,感染病例有8万例,死亡病例399例。

自疫情暴发以来,阿联酋也在努力将自身塑造为寻找抗击疫情解决方案的前沿阵地。一家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公司已研究出了一种激光检测方法,用激光扫描血液以识别病毒感染,目前这种检测技术正在阿联酋全国推广。阿布扎比的研究人员还进行了一种干细胞疗法的初步试验,这种疗法可以缓解2019冠状病毒病的症状。

据一份声明,阿联酋和以色列上月达成协议建立外交关系后,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Group 42已开始与以色列公司合作,开发和生产一种从呼出的空气中检测新冠病毒的试剂。Group 42正与国药集团合作,对其候选疫苗进行接种和分析。

阿联酋官员在一份声明表示,对紧急使用上述疫苗的评估是基于一些全球健康指导原则进行的,这些指导原则建议,在已知和潜在益处超过已知和潜在风险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相关产品。

中国官员和国药集团已提醒称,中国研发的针对新冠病毒的灭活疫苗可能只能提供一到三年的保护。相比之下,针对天花等病毒的疫苗则可以终生免疫。疫苗的最终效果也要取决于病原体在多年期间的变异情况。

国药集团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大约六个月前注射过其疫苗的志愿者,血液中仍有抗体。

阿联酋官员表示,在阿联酋的疫苗试验中,一些患者出现了预期中的副作用,包括注射部位疼痛、疲劳和轻微头痛。该国没有透露目前将为多少人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新冠疫苗首次在境外获批紧急使用

发布日期:2020-09-16 13:05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为一家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 Chao Deng / Rory Jones

OR--商业新媒体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对一家中国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在阿联酋做出上述批准前,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三种国产疫苗在中国紧急使用,其中包括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发的两种候选疫苗。据该公司称,在临床试验之外,其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已为数十万人接种,当中包括医务人员、国企员工和中国记者。

目前全球有九种候选疫苗正在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其中有四种来自中国。国药集团自7月份以来一直在阿联酋对其候选疫苗中的至少一种疫苗进行试验,该公司董事长当时表示,目标是在大约三个月内完成试验。

根据官方数据,由于几乎没有本地感染病例,中国科学家不得不冒险到国外试验疫苗的效果。阿联酋是首批帮助中国启动疫苗三期试验的国家之一。中国在十多个国家进行此类试验,其中包括巴西、摩洛哥、阿根廷、巴基斯坦和俄罗斯。

与其他海湾国家一样,阿联酋最近几年也加深了与中国的关系,寻求以石油换取技术,并帮助其经济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多元化。与此同时,阿联酋官员也与特朗普政府建立了紧密的关系,特朗普政府曾警告海湾国家与中国打交道时小心行事,担心美国的技术可能通过这些盟友转移到中国。

“阿联酋已经表示,将继续保持这种平衡,并追求自己的利益,”阿布扎比扎耶德大学(Zayed University)的政治学助理教授、中国与海湾国家关系研究员富尔顿(Jonathan Fulton)称,“在应对新冠病毒病方面,美国没有其他选择。美国又不能说,不要和中国合作。”

阿联酋外交部发言人周一发推文称,国药集团在阿联酋“成功”进行三期试验后,阿联酋政府已经批准国药集团的疫苗用于一线医护人员。

同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一名官员表示,由于三期试验进展“非常顺利”,中国最早或将于11月向公众推出疫苗。

第三阶段试验为大规模测试功效和安全性,通常有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参与。新冠疫苗的西方开发者最近承诺,在临床试验完成前,不寻求政府批准向公众推广自己的候选疫苗。

在海外进行试验的同时,中国还希望与其它国家分享其疫苗,以增强外交关系。

中国和阿联酋批准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的疫苗是基于灭活病毒的传统疫苗,这意味着为了在人体使用,病原体被削弱。一些西方制药商正在开发的主要候选疫苗使用了涉及基因工程的新技术。

在国药集团的临床试验中,志愿者注射两剂疫苗,间隔时间大约一个月,这意味着科学家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监测早期志愿者的反应,直到第二次注射。

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疫苗医师陶黎纳(Tao Lina)在接受采访时称,考虑到新冠疫情危机的规模,政府部门批准使用在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阶段被证明是安全的中国疫苗,这种做法是合理的。他表示,与药物治疗不同,疫苗是通过激发人体的自身免疫力来发挥作用。陶黎纳说,他一点也不担心疫苗的安全性。

目前使用的中国疫苗包括国药集团开发的疫苗,这些疫苗的有效程度虽然尚不明确,但陶黎纳表示,之前的临床试验显示中国开发的疫苗能够诱导人体产生抗体,这意味着这些疫苗极有可能给人体带来一定程度的针对新冠病毒的保护。

中国和阿联酋都没有公布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果的细节。此前在一名接种疫苗的女性患上不明原因疾病后,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曾暂停了该公司在英国的三期试验,之后又恢复了试验。

陶黎纳称,中国宣布第三阶段试验在成功推进,这表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不良副作用。

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专家武桂珍在接受官媒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国内大概11月或12月普通人就可以接种新冠疫苗。她没有透露中国政府可能会首先批准哪一款疫苗以及疫苗的接种范围有多大。

国药集团高管之前透露,阿联酋由于人口的多样化被选为试验地点。阿联酋近1,000万居民中约有10%是阿联酋人,其余大部分来自亚洲、欧洲和美国。阿联酋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三期临床试验中已有3.1万居民接种了疫苗,涉及100多个民族。

阿联酋表示,已经进行了总计超过800万次新冠病毒检测,感染病例有8万例,死亡病例399例。

自疫情暴发以来,阿联酋也在努力将自身塑造为寻找抗击疫情解决方案的前沿阵地。一家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公司已研究出了一种激光检测方法,用激光扫描血液以识别病毒感染,目前这种检测技术正在阿联酋全国推广。阿布扎比的研究人员还进行了一种干细胞疗法的初步试验,这种疗法可以缓解2019冠状病毒病的症状。

据一份声明,阿联酋和以色列上月达成协议建立外交关系后,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Group 42已开始与以色列公司合作,开发和生产一种从呼出的空气中检测新冠病毒的试剂。Group 42正与国药集团合作,对其候选疫苗进行接种和分析。

阿联酋官员在一份声明表示,对紧急使用上述疫苗的评估是基于一些全球健康指导原则进行的,这些指导原则建议,在已知和潜在益处超过已知和潜在风险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相关产品。

中国官员和国药集团已提醒称,中国研发的针对新冠病毒的灭活疫苗可能只能提供一到三年的保护。相比之下,针对天花等病毒的疫苗则可以终生免疫。疫苗的最终效果也要取决于病原体在多年期间的变异情况。

国药集团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大约六个月前注射过其疫苗的志愿者,血液中仍有抗体。

阿联酋官员表示,在阿联酋的疫苗试验中,一些患者出现了预期中的副作用,包括注射部位疼痛、疲劳和轻微头痛。该国没有透露目前将为多少人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为一家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 Chao Deng / Rory Jones

OR--商业新媒体 】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一种中国新冠候选疫苗的国家,对一家中国国有制药公司投下了信任票。该公司正在与全球竞争对手争相研发新冠疫苗,以阻止疫情传播。

在阿联酋做出上述批准前,中国政府已经批准三种国产疫苗在中国紧急使用,其中包括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发的两种候选疫苗。据该公司称,在临床试验之外,其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已为数十万人接种,当中包括医务人员、国企员工和中国记者。

目前全球有九种候选疫苗正在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其中有四种来自中国。国药集团自7月份以来一直在阿联酋对其候选疫苗中的至少一种疫苗进行试验,该公司董事长当时表示,目标是在大约三个月内完成试验。

根据官方数据,由于几乎没有本地感染病例,中国科学家不得不冒险到国外试验疫苗的效果。阿联酋是首批帮助中国启动疫苗三期试验的国家之一。中国在十多个国家进行此类试验,其中包括巴西、摩洛哥、阿根廷、巴基斯坦和俄罗斯。

与其他海湾国家一样,阿联酋最近几年也加深了与中国的关系,寻求以石油换取技术,并帮助其经济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多元化。与此同时,阿联酋官员也与特朗普政府建立了紧密的关系,特朗普政府曾警告海湾国家与中国打交道时小心行事,担心美国的技术可能通过这些盟友转移到中国。

“阿联酋已经表示,将继续保持这种平衡,并追求自己的利益,”阿布扎比扎耶德大学(Zayed University)的政治学助理教授、中国与海湾国家关系研究员富尔顿(Jonathan Fulton)称,“在应对新冠病毒病方面,美国没有其他选择。美国又不能说,不要和中国合作。”

阿联酋外交部发言人周一发推文称,国药集团在阿联酋“成功”进行三期试验后,阿联酋政府已经批准国药集团的疫苗用于一线医护人员。

同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一名官员表示,由于三期试验进展“非常顺利”,中国最早或将于11月向公众推出疫苗。

第三阶段试验为大规模测试功效和安全性,通常有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参与。新冠疫苗的西方开发者最近承诺,在临床试验完成前,不寻求政府批准向公众推广自己的候选疫苗。

在海外进行试验的同时,中国还希望与其它国家分享其疫苗,以增强外交关系。

中国和阿联酋批准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的疫苗是基于灭活病毒的传统疫苗,这意味着为了在人体使用,病原体被削弱。一些西方制药商正在开发的主要候选疫苗使用了涉及基因工程的新技术。

在国药集团的临床试验中,志愿者注射两剂疫苗,间隔时间大约一个月,这意味着科学家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监测早期志愿者的反应,直到第二次注射。

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疫苗医师陶黎纳(Tao Lina)在接受采访时称,考虑到新冠疫情危机的规模,政府部门批准使用在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阶段被证明是安全的中国疫苗,这种做法是合理的。他表示,与药物治疗不同,疫苗是通过激发人体的自身免疫力来发挥作用。陶黎纳说,他一点也不担心疫苗的安全性。

目前使用的中国疫苗包括国药集团开发的疫苗,这些疫苗的有效程度虽然尚不明确,但陶黎纳表示,之前的临床试验显示中国开发的疫苗能够诱导人体产生抗体,这意味着这些疫苗极有可能给人体带来一定程度的针对新冠病毒的保护。

中国和阿联酋都没有公布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果的细节。此前在一名接种疫苗的女性患上不明原因疾病后,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曾暂停了该公司在英国的三期试验,之后又恢复了试验。

陶黎纳称,中国宣布第三阶段试验在成功推进,这表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不良副作用。

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专家武桂珍在接受官媒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国内大概11月或12月普通人就可以接种新冠疫苗。她没有透露中国政府可能会首先批准哪一款疫苗以及疫苗的接种范围有多大。

国药集团高管之前透露,阿联酋由于人口的多样化被选为试验地点。阿联酋近1,000万居民中约有10%是阿联酋人,其余大部分来自亚洲、欧洲和美国。阿联酋官员表示,自7月初以来,三期临床试验中已有3.1万居民接种了疫苗,涉及100多个民族。

阿联酋表示,已经进行了总计超过800万次新冠病毒检测,感染病例有8万例,死亡病例399例。

自疫情暴发以来,阿联酋也在努力将自身塑造为寻找抗击疫情解决方案的前沿阵地。一家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公司已研究出了一种激光检测方法,用激光扫描血液以识别病毒感染,目前这种检测技术正在阿联酋全国推广。阿布扎比的研究人员还进行了一种干细胞疗法的初步试验,这种疗法可以缓解2019冠状病毒病的症状。

据一份声明,阿联酋和以色列上月达成协议建立外交关系后,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Group 42已开始与以色列公司合作,开发和生产一种从呼出的空气中检测新冠病毒的试剂。Group 42正与国药集团合作,对其候选疫苗进行接种和分析。

阿联酋官员在一份声明表示,对紧急使用上述疫苗的评估是基于一些全球健康指导原则进行的,这些指导原则建议,在已知和潜在益处超过已知和潜在风险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相关产品。

中国官员和国药集团已提醒称,中国研发的针对新冠病毒的灭活疫苗可能只能提供一到三年的保护。相比之下,针对天花等病毒的疫苗则可以终生免疫。疫苗的最终效果也要取决于病原体在多年期间的变异情况。

国药集团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大约六个月前注射过其疫苗的志愿者,血液中仍有抗体。

阿联酋官员表示,在阿联酋的疫苗试验中,一些患者出现了预期中的副作用,包括注射部位疼痛、疲劳和轻微头痛。该国没有透露目前将为多少人接种疫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