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受到冲击。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再度向世界开放。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猛然黯淡。

得益于较早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中国的经济和出口已快速复苏。但这种早早到来的成功掩盖了全球政治环境发生的令人担忧的结构性变化。到目前为止,中国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保持稳健,但一旦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缓过劲儿来,情况可能生变。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估计,单是与美国的重大经济脱钩到2040年就会对中国经济规模构成约8%的拖累。如果其他发达经济体也跟随美国的脚步,可能意味着这一数字会达到17%。眼下基本看不到多国协调一致采取此类行动的迹象,但如果白宫更注重多边合作,或者欧洲与中国之间长期以来磋商的双边投资协定破裂,那么情况可能会变化。

标普全球(S&P Global) 10月份的一份报告强调,去年全球用于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的多晶硅约有三分之一来自新疆。

中国政府为抵消所有这些影响而出台的新计划包括两个方面;该计划以听上去有些难懂的“双循环”战略为标志。其中一个方面是,中国正有选择地开放经济,以吸引外国公司留下,尤其是在汽车和金融领域。新规则取消了一些合资要求,这已吸引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公司的投资。

另一方面,中国正调动大量资源,以促进国内消费并解锁自身生产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等信息技术产品)的能力,以代替正在关闭的海外市场和受到限制的高科技进口。

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019年11月的一份工作报告发现,过去20年,中国的信息及通信技术(ICT)行业的生产率增长遥遥领先中国其他所有高科技产业:2015年ICT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大约是医药行业的两倍,后者是生产率第二高的高科技产业。ICT产品在中国的出口中也占据了很高比重,外国公司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

但这也让该行业容易受到海外压力的影响。发达经济体针对中国ICT出口的一项协同举措,会给像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这样的企业带来巨大的损失,然而对中国的影响则可能是灾难性的。另一方面,正如中国政府显然希望的那样,将更多的资本和劳动力转移到ICT行业,如果做法得当,则有望提高经济的整体生产率。

中国企业已经在积聚大量的资金。根据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战略领域”的上市公司今年通过新的债券股权和融资将筹集约人民币1.2万亿元(合1,790亿美元)。这样的规模应该会让西方和亚洲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感到紧张。

尽管如此,问题在于这些资金能否得以善加利用,尤其是在没有出口市场竞争纪律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降低了所有企业的利润率,导致真正的研究投资变得更加困难,往往还会造就“僵尸 ”公司,由于地方或中央政府的支持,这些公司在他们有用的生命结束后,还会存在很长时间并攫取资源。近期的例子包括钢铁、太阳能面板、电动汽车、铝和机器人等行业。而这一次,中国企业将没有通过出口来摆脱困境的选项。

过去10年中国破产制度的改革缓解了这一问题,但只是部分缓解。中国信贷市场上普遍存在的扭曲现象几乎没有消失的迹象,这种扭曲令部分公司受益。如果允许更多企业破产,让国有企业资本成本大幅上升,可能会影响到社会或金融稳定以及地方政府财政等其他优先事项,中国政府可能仍不愿意为了效率而牺牲这些优先事项。此外,负债累累的消费者可能难以支撑对国内需求大幅扩张的预期。

总体而言,对于依靠一体化的全球贸易体系而蓬勃发展的中国来说,中国政府的双循环战略是一种高风险的押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政府的“双循环”战略

发布日期:2020-11-04 11:46
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受到冲击。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再度向世界开放。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猛然黯淡。

得益于较早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中国的经济和出口已快速复苏。但这种早早到来的成功掩盖了全球政治环境发生的令人担忧的结构性变化。到目前为止,中国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保持稳健,但一旦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缓过劲儿来,情况可能生变。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估计,单是与美国的重大经济脱钩到2040年就会对中国经济规模构成约8%的拖累。如果其他发达经济体也跟随美国的脚步,可能意味着这一数字会达到17%。眼下基本看不到多国协调一致采取此类行动的迹象,但如果白宫更注重多边合作,或者欧洲与中国之间长期以来磋商的双边投资协定破裂,那么情况可能会变化。

标普全球(S&P Global) 10月份的一份报告强调,去年全球用于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的多晶硅约有三分之一来自新疆。

中国政府为抵消所有这些影响而出台的新计划包括两个方面;该计划以听上去有些难懂的“双循环”战略为标志。其中一个方面是,中国正有选择地开放经济,以吸引外国公司留下,尤其是在汽车和金融领域。新规则取消了一些合资要求,这已吸引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公司的投资。

另一方面,中国正调动大量资源,以促进国内消费并解锁自身生产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等信息技术产品)的能力,以代替正在关闭的海外市场和受到限制的高科技进口。

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019年11月的一份工作报告发现,过去20年,中国的信息及通信技术(ICT)行业的生产率增长遥遥领先中国其他所有高科技产业:2015年ICT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大约是医药行业的两倍,后者是生产率第二高的高科技产业。ICT产品在中国的出口中也占据了很高比重,外国公司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

但这也让该行业容易受到海外压力的影响。发达经济体针对中国ICT出口的一项协同举措,会给像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这样的企业带来巨大的损失,然而对中国的影响则可能是灾难性的。另一方面,正如中国政府显然希望的那样,将更多的资本和劳动力转移到ICT行业,如果做法得当,则有望提高经济的整体生产率。

中国企业已经在积聚大量的资金。根据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战略领域”的上市公司今年通过新的债券股权和融资将筹集约人民币1.2万亿元(合1,790亿美元)。这样的规模应该会让西方和亚洲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感到紧张。

尽管如此,问题在于这些资金能否得以善加利用,尤其是在没有出口市场竞争纪律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降低了所有企业的利润率,导致真正的研究投资变得更加困难,往往还会造就“僵尸 ”公司,由于地方或中央政府的支持,这些公司在他们有用的生命结束后,还会存在很长时间并攫取资源。近期的例子包括钢铁、太阳能面板、电动汽车、铝和机器人等行业。而这一次,中国企业将没有通过出口来摆脱困境的选项。

过去10年中国破产制度的改革缓解了这一问题,但只是部分缓解。中国信贷市场上普遍存在的扭曲现象几乎没有消失的迹象,这种扭曲令部分公司受益。如果允许更多企业破产,让国有企业资本成本大幅上升,可能会影响到社会或金融稳定以及地方政府财政等其他优先事项,中国政府可能仍不愿意为了效率而牺牲这些优先事项。此外,负债累累的消费者可能难以支撑对国内需求大幅扩张的预期。

总体而言,对于依靠一体化的全球贸易体系而蓬勃发展的中国来说,中国政府的双循环战略是一种高风险的押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受到冲击。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再度向世界开放。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猛然黯淡。

得益于较早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中国的经济和出口已快速复苏。但这种早早到来的成功掩盖了全球政治环境发生的令人担忧的结构性变化。到目前为止,中国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保持稳健,但一旦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缓过劲儿来,情况可能生变。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估计,单是与美国的重大经济脱钩到2040年就会对中国经济规模构成约8%的拖累。如果其他发达经济体也跟随美国的脚步,可能意味着这一数字会达到17%。眼下基本看不到多国协调一致采取此类行动的迹象,但如果白宫更注重多边合作,或者欧洲与中国之间长期以来磋商的双边投资协定破裂,那么情况可能会变化。

标普全球(S&P Global) 10月份的一份报告强调,去年全球用于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的多晶硅约有三分之一来自新疆。

中国政府为抵消所有这些影响而出台的新计划包括两个方面;该计划以听上去有些难懂的“双循环”战略为标志。其中一个方面是,中国正有选择地开放经济,以吸引外国公司留下,尤其是在汽车和金融领域。新规则取消了一些合资要求,这已吸引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公司的投资。

另一方面,中国正调动大量资源,以促进国内消费并解锁自身生产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等信息技术产品)的能力,以代替正在关闭的海外市场和受到限制的高科技进口。

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019年11月的一份工作报告发现,过去20年,中国的信息及通信技术(ICT)行业的生产率增长遥遥领先中国其他所有高科技产业:2015年ICT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大约是医药行业的两倍,后者是生产率第二高的高科技产业。ICT产品在中国的出口中也占据了很高比重,外国公司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

但这也让该行业容易受到海外压力的影响。发达经济体针对中国ICT出口的一项协同举措,会给像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这样的企业带来巨大的损失,然而对中国的影响则可能是灾难性的。另一方面,正如中国政府显然希望的那样,将更多的资本和劳动力转移到ICT行业,如果做法得当,则有望提高经济的整体生产率。

中国企业已经在积聚大量的资金。根据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战略领域”的上市公司今年通过新的债券股权和融资将筹集约人民币1.2万亿元(合1,790亿美元)。这样的规模应该会让西方和亚洲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感到紧张。

尽管如此,问题在于这些资金能否得以善加利用,尤其是在没有出口市场竞争纪律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降低了所有企业的利润率,导致真正的研究投资变得更加困难,往往还会造就“僵尸 ”公司,由于地方或中央政府的支持,这些公司在他们有用的生命结束后,还会存在很长时间并攫取资源。近期的例子包括钢铁、太阳能面板、电动汽车、铝和机器人等行业。而这一次,中国企业将没有通过出口来摆脱困境的选项。

过去10年中国破产制度的改革缓解了这一问题,但只是部分缓解。中国信贷市场上普遍存在的扭曲现象几乎没有消失的迹象,这种扭曲令部分公司受益。如果允许更多企业破产,让国有企业资本成本大幅上升,可能会影响到社会或金融稳定以及地方政府财政等其他优先事项,中国政府可能仍不愿意为了效率而牺牲这些优先事项。此外,负债累累的消费者可能难以支撑对国内需求大幅扩张的预期。

总体而言,对于依靠一体化的全球贸易体系而蓬勃发展的中国来说,中国政府的双循环战略是一种高风险的押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政府的“双循环”战略

发布日期:2020-11-04 11:46
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受到冲击。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再度向世界开放。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猛然黯淡。

得益于较早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中国的经济和出口已快速复苏。但这种早早到来的成功掩盖了全球政治环境发生的令人担忧的结构性变化。到目前为止,中国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保持稳健,但一旦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缓过劲儿来,情况可能生变。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估计,单是与美国的重大经济脱钩到2040年就会对中国经济规模构成约8%的拖累。如果其他发达经济体也跟随美国的脚步,可能意味着这一数字会达到17%。眼下基本看不到多国协调一致采取此类行动的迹象,但如果白宫更注重多边合作,或者欧洲与中国之间长期以来磋商的双边投资协定破裂,那么情况可能会变化。

标普全球(S&P Global) 10月份的一份报告强调,去年全球用于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的多晶硅约有三分之一来自新疆。

中国政府为抵消所有这些影响而出台的新计划包括两个方面;该计划以听上去有些难懂的“双循环”战略为标志。其中一个方面是,中国正有选择地开放经济,以吸引外国公司留下,尤其是在汽车和金融领域。新规则取消了一些合资要求,这已吸引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公司的投资。

另一方面,中国正调动大量资源,以促进国内消费并解锁自身生产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等信息技术产品)的能力,以代替正在关闭的海外市场和受到限制的高科技进口。

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019年11月的一份工作报告发现,过去20年,中国的信息及通信技术(ICT)行业的生产率增长遥遥领先中国其他所有高科技产业:2015年ICT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大约是医药行业的两倍,后者是生产率第二高的高科技产业。ICT产品在中国的出口中也占据了很高比重,外国公司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

但这也让该行业容易受到海外压力的影响。发达经济体针对中国ICT出口的一项协同举措,会给像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这样的企业带来巨大的损失,然而对中国的影响则可能是灾难性的。另一方面,正如中国政府显然希望的那样,将更多的资本和劳动力转移到ICT行业,如果做法得当,则有望提高经济的整体生产率。

中国企业已经在积聚大量的资金。根据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战略领域”的上市公司今年通过新的债券股权和融资将筹集约人民币1.2万亿元(合1,790亿美元)。这样的规模应该会让西方和亚洲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感到紧张。

尽管如此,问题在于这些资金能否得以善加利用,尤其是在没有出口市场竞争纪律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降低了所有企业的利润率,导致真正的研究投资变得更加困难,往往还会造就“僵尸 ”公司,由于地方或中央政府的支持,这些公司在他们有用的生命结束后,还会存在很长时间并攫取资源。近期的例子包括钢铁、太阳能面板、电动汽车、铝和机器人等行业。而这一次,中国企业将没有通过出口来摆脱困境的选项。

过去10年中国破产制度的改革缓解了这一问题,但只是部分缓解。中国信贷市场上普遍存在的扭曲现象几乎没有消失的迹象,这种扭曲令部分公司受益。如果允许更多企业破产,让国有企业资本成本大幅上升,可能会影响到社会或金融稳定以及地方政府财政等其他优先事项,中国政府可能仍不愿意为了效率而牺牲这些优先事项。此外,负债累累的消费者可能难以支撑对国内需求大幅扩张的预期。

总体而言,对于依靠一体化的全球贸易体系而蓬勃发展的中国来说,中国政府的双循环战略是一种高风险的押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受到冲击。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再度向世界开放。中美脱钩对美国而言将代价巨大,其影响将需要以高昂的投资和难以想象的变革来对冲。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而且如果也被其他发达经济体疏远,中国的前景会猛然黯淡。

得益于较早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中国的经济和出口已快速复苏。但这种早早到来的成功掩盖了全球政治环境发生的令人担忧的结构性变化。到目前为止,中国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保持稳健,但一旦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缓过劲儿来,情况可能生变。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估计,单是与美国的重大经济脱钩到2040年就会对中国经济规模构成约8%的拖累。如果其他发达经济体也跟随美国的脚步,可能意味着这一数字会达到17%。眼下基本看不到多国协调一致采取此类行动的迹象,但如果白宫更注重多边合作,或者欧洲与中国之间长期以来磋商的双边投资协定破裂,那么情况可能会变化。

标普全球(S&P Global) 10月份的一份报告强调,去年全球用于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的多晶硅约有三分之一来自新疆。

中国政府为抵消所有这些影响而出台的新计划包括两个方面;该计划以听上去有些难懂的“双循环”战略为标志。其中一个方面是,中国正有选择地开放经济,以吸引外国公司留下,尤其是在汽车和金融领域。新规则取消了一些合资要求,这已吸引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公司的投资。

另一方面,中国正调动大量资源,以促进国内消费并解锁自身生产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等信息技术产品)的能力,以代替正在关闭的海外市场和受到限制的高科技进口。

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019年11月的一份工作报告发现,过去20年,中国的信息及通信技术(ICT)行业的生产率增长遥遥领先中国其他所有高科技产业:2015年ICT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大约是医药行业的两倍,后者是生产率第二高的高科技产业。ICT产品在中国的出口中也占据了很高比重,外国公司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

但这也让该行业容易受到海外压力的影响。发达经济体针对中国ICT出口的一项协同举措,会给像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这样的企业带来巨大的损失,然而对中国的影响则可能是灾难性的。另一方面,正如中国政府显然希望的那样,将更多的资本和劳动力转移到ICT行业,如果做法得当,则有望提高经济的整体生产率。

中国企业已经在积聚大量的资金。根据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战略领域”的上市公司今年通过新的债券股权和融资将筹集约人民币1.2万亿元(合1,790亿美元)。这样的规模应该会让西方和亚洲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感到紧张。

尽管如此,问题在于这些资金能否得以善加利用,尤其是在没有出口市场竞争纪律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降低了所有企业的利润率,导致真正的研究投资变得更加困难,往往还会造就“僵尸 ”公司,由于地方或中央政府的支持,这些公司在他们有用的生命结束后,还会存在很长时间并攫取资源。近期的例子包括钢铁、太阳能面板、电动汽车、铝和机器人等行业。而这一次,中国企业将没有通过出口来摆脱困境的选项。

过去10年中国破产制度的改革缓解了这一问题,但只是部分缓解。中国信贷市场上普遍存在的扭曲现象几乎没有消失的迹象,这种扭曲令部分公司受益。如果允许更多企业破产,让国有企业资本成本大幅上升,可能会影响到社会或金融稳定以及地方政府财政等其他优先事项,中国政府可能仍不愿意为了效率而牺牲这些优先事项。此外,负债累累的消费者可能难以支撑对国内需求大幅扩张的预期。

总体而言,对于依靠一体化的全球贸易体系而蓬勃发展的中国来说,中国政府的双循环战略是一种高风险的押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