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人民币正在加速从全球汇市的配角转变成与列强比肩的主角,促使交易员们纷纷搁置“无改革、难持久”的担心,竞相追涨。

在全球外汇交易中心伦敦,人民币交易量已经今非昔比。人民币期权已经超过日元期权,而且现在买卖人民币与交易英镑一样便宜。有鉴于此,富国银行认为,有迹象表明人民币在影响美元总体走势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但这次爆炸式增长的背后是大量资金流入中国市场,其诱因则是全球逾14万亿美元负收益率债券滋生的对投资回报的疯狂追逐。

投资者对二十国集团最高收益率的国债需求若渴,对中国的兴趣更是达到狂热,并引发了投资者在融资和对冲方面的流动性需求。这也加剧了市场的动荡,吸引了多年来忽视这块市场的投机客。

“就我们看到的流量而言,它肯定属于一线货币,”全球最大做市商之一Citadel Securities驻纽约的全球电子外汇业务主管Kevin Kimmel表示。“人民币的交易活动已大大增加。”

这一转变发生之际,中国正在继续缓慢放松汇率控制——这是北京促进人民币全球使用的长期计划的关键所在。中国正在研究放宽境内个人海外投资的限制,此举将为双向资本流动提供便利。

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目标是摆脱对美元的依赖,而在一些人看来,这对美元霸权构成了地缘政治挑战。近年来,由于与美国紧张的经济关系,而且这种趋势在拜登任内可能继续下去,中国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变得更为必要。

目前,主要鼓励国际投资者使用离岸人民币(市场代码CNH)。

虽然离岸人民币理论上可以自由交易——意味着其价格取决于需求、经济数据和地缘政治发展,但通常依然与在岸人民币(代码CNY)亦步亦趋。而且,由于中国央行仅允许汇率在中间价上下2%的幅度内波动,因此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着汇率。这种做法可能最终也会影响人民币的国际使用。

喷发


尽管如此,根据一项央行调查,伦敦市场的人民币日均交易量在10月份达到创纪录的845亿美元。在北美,日均成交量同比提高一倍多,达到78亿美元。芝商所集团旗下的EBS表示,从2015年到2020年,其伦敦和纽约平台上的人民币现货交易量分别增长了90%和131%。

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根据英国央行的数据,伦敦市场人民币期权日均交易量在10月升至创纪录的117亿美元,远期合约日均交易量近120亿美元,是2019年以来最高水平。

机会

“其意图是让人民币在市场上更自由地浮动,”巴克莱驻新加坡的全球新兴市场和G-10线性外汇联席主管James Hassett表示。“这使人们更有信心进行交易。”

制造这种变化的主力是外国资金。过去一年来,外资一直稳步流向中国,增持中国债券的速度在1月份达到创纪录水平。许多资金是在追求更高回报——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3%,而美国国债只有大约1.3%,德国国债则是负收益率。其他资金则在增加持仓,以增加对中国资产的敞口,配合一些全球最大的基准指数最近纳入中国资产的决定。

随着格局变化,市场指标显示离岸人民币一个月隐含波动率现在已经追上欧元和日元。尽管部分原因是那些主要货币由于央行史无前例的政策行动而下跌,但人民币的波动性依然吸引了对冲基金和快钱投资者的兴趣。

Citadel Securities的Kimmel称,额外的流动性帮助将人民币的交易成本降低至每百万美元约20美元的水平。这跟英镑大抵相似;相比之下,欧元兑美元(全球最活跃的货币对)约为每百万美元10美元。他说,这远低于新兴市场货币的价差,后者“动辄超过”每百万美元100美元。

问题是,所有这些对人民币的兴趣能否持久?特别是,如果美国等发达市场的收益率攀升,最终削弱中国的相对吸引力,情况将会如何?全球一些大银行押注这些需求将继续存在,德意志银行和花旗环球金融等公司纷纷在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等金融枢纽增设中国专职人员。

他们的行动呼应了汇丰在去年提出的一个想法:将人民币纳入一线货币行列。策略师Paul Mackel表示,包含斯堪的纳维亚货币和美元、欧元、日元这些主要货币的G-10货币标签“既过时又有误导性”。

尽管在全球交易中的份额仍然很小(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份额4.3%),但人民币在外汇市场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其日常走势已经成为关键的全球投资者情绪指标。富国银行策略师Erik Nelson等人认为,人民币甚至可能对总体美元指数产生影响。

“范式转变”


策略师们在本月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离岸人民币在争夺全球货币霸权的斗争中可能越发重要,“如果我们继续看到美元/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总体走势产生更大影响的迹象,这可能是外汇市场的重大范式转变。”

然而,中国要想人民币成为真正的全球货币,仍然面临一些非常现实的挑战。

人民币在全球央行的储备资产中仅占2%的份额——相比之下,欧元约为21%,美元超过60%。考虑到中国的经济规模,这一比例太低了。在国际支付方面,虽然人民币的份额取得增长,但依然不到3%,只是几个主要货币的零头。

不过,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主管Bipan Rai认为,人民币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资本跨境流动管制的老问题。

“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仍未达到其他发达市场的资本自由流动水平,”Rai说。“可能还有一些距离。”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收益率优势帮助人民币跻身一线货币行列

发布日期:2021-02-22 20:13
摘要: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人民币正在加速从全球汇市的配角转变成与列强比肩的主角,促使交易员们纷纷搁置“无改革、难持久”的担心,竞相追涨。

在全球外汇交易中心伦敦,人民币交易量已经今非昔比。人民币期权已经超过日元期权,而且现在买卖人民币与交易英镑一样便宜。有鉴于此,富国银行认为,有迹象表明人民币在影响美元总体走势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但这次爆炸式增长的背后是大量资金流入中国市场,其诱因则是全球逾14万亿美元负收益率债券滋生的对投资回报的疯狂追逐。

投资者对二十国集团最高收益率的国债需求若渴,对中国的兴趣更是达到狂热,并引发了投资者在融资和对冲方面的流动性需求。这也加剧了市场的动荡,吸引了多年来忽视这块市场的投机客。

“就我们看到的流量而言,它肯定属于一线货币,”全球最大做市商之一Citadel Securities驻纽约的全球电子外汇业务主管Kevin Kimmel表示。“人民币的交易活动已大大增加。”

这一转变发生之际,中国正在继续缓慢放松汇率控制——这是北京促进人民币全球使用的长期计划的关键所在。中国正在研究放宽境内个人海外投资的限制,此举将为双向资本流动提供便利。

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目标是摆脱对美元的依赖,而在一些人看来,这对美元霸权构成了地缘政治挑战。近年来,由于与美国紧张的经济关系,而且这种趋势在拜登任内可能继续下去,中国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变得更为必要。

目前,主要鼓励国际投资者使用离岸人民币(市场代码CNH)。

虽然离岸人民币理论上可以自由交易——意味着其价格取决于需求、经济数据和地缘政治发展,但通常依然与在岸人民币(代码CNY)亦步亦趋。而且,由于中国央行仅允许汇率在中间价上下2%的幅度内波动,因此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着汇率。这种做法可能最终也会影响人民币的国际使用。

喷发


尽管如此,根据一项央行调查,伦敦市场的人民币日均交易量在10月份达到创纪录的845亿美元。在北美,日均成交量同比提高一倍多,达到78亿美元。芝商所集团旗下的EBS表示,从2015年到2020年,其伦敦和纽约平台上的人民币现货交易量分别增长了90%和131%。

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根据英国央行的数据,伦敦市场人民币期权日均交易量在10月升至创纪录的117亿美元,远期合约日均交易量近120亿美元,是2019年以来最高水平。

机会

“其意图是让人民币在市场上更自由地浮动,”巴克莱驻新加坡的全球新兴市场和G-10线性外汇联席主管James Hassett表示。“这使人们更有信心进行交易。”

制造这种变化的主力是外国资金。过去一年来,外资一直稳步流向中国,增持中国债券的速度在1月份达到创纪录水平。许多资金是在追求更高回报——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3%,而美国国债只有大约1.3%,德国国债则是负收益率。其他资金则在增加持仓,以增加对中国资产的敞口,配合一些全球最大的基准指数最近纳入中国资产的决定。

随着格局变化,市场指标显示离岸人民币一个月隐含波动率现在已经追上欧元和日元。尽管部分原因是那些主要货币由于央行史无前例的政策行动而下跌,但人民币的波动性依然吸引了对冲基金和快钱投资者的兴趣。

Citadel Securities的Kimmel称,额外的流动性帮助将人民币的交易成本降低至每百万美元约20美元的水平。这跟英镑大抵相似;相比之下,欧元兑美元(全球最活跃的货币对)约为每百万美元10美元。他说,这远低于新兴市场货币的价差,后者“动辄超过”每百万美元100美元。

问题是,所有这些对人民币的兴趣能否持久?特别是,如果美国等发达市场的收益率攀升,最终削弱中国的相对吸引力,情况将会如何?全球一些大银行押注这些需求将继续存在,德意志银行和花旗环球金融等公司纷纷在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等金融枢纽增设中国专职人员。

他们的行动呼应了汇丰在去年提出的一个想法:将人民币纳入一线货币行列。策略师Paul Mackel表示,包含斯堪的纳维亚货币和美元、欧元、日元这些主要货币的G-10货币标签“既过时又有误导性”。

尽管在全球交易中的份额仍然很小(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份额4.3%),但人民币在外汇市场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其日常走势已经成为关键的全球投资者情绪指标。富国银行策略师Erik Nelson等人认为,人民币甚至可能对总体美元指数产生影响。

“范式转变”


策略师们在本月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离岸人民币在争夺全球货币霸权的斗争中可能越发重要,“如果我们继续看到美元/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总体走势产生更大影响的迹象,这可能是外汇市场的重大范式转变。”

然而,中国要想人民币成为真正的全球货币,仍然面临一些非常现实的挑战。

人民币在全球央行的储备资产中仅占2%的份额——相比之下,欧元约为21%,美元超过60%。考虑到中国的经济规模,这一比例太低了。在国际支付方面,虽然人民币的份额取得增长,但依然不到3%,只是几个主要货币的零头。

不过,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主管Bipan Rai认为,人民币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资本跨境流动管制的老问题。

“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仍未达到其他发达市场的资本自由流动水平,”Rai说。“可能还有一些距离。”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人民币正在加速从全球汇市的配角转变成与列强比肩的主角,促使交易员们纷纷搁置“无改革、难持久”的担心,竞相追涨。

在全球外汇交易中心伦敦,人民币交易量已经今非昔比。人民币期权已经超过日元期权,而且现在买卖人民币与交易英镑一样便宜。有鉴于此,富国银行认为,有迹象表明人民币在影响美元总体走势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但这次爆炸式增长的背后是大量资金流入中国市场,其诱因则是全球逾14万亿美元负收益率债券滋生的对投资回报的疯狂追逐。

投资者对二十国集团最高收益率的国债需求若渴,对中国的兴趣更是达到狂热,并引发了投资者在融资和对冲方面的流动性需求。这也加剧了市场的动荡,吸引了多年来忽视这块市场的投机客。

“就我们看到的流量而言,它肯定属于一线货币,”全球最大做市商之一Citadel Securities驻纽约的全球电子外汇业务主管Kevin Kimmel表示。“人民币的交易活动已大大增加。”

这一转变发生之际,中国正在继续缓慢放松汇率控制——这是北京促进人民币全球使用的长期计划的关键所在。中国正在研究放宽境内个人海外投资的限制,此举将为双向资本流动提供便利。

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目标是摆脱对美元的依赖,而在一些人看来,这对美元霸权构成了地缘政治挑战。近年来,由于与美国紧张的经济关系,而且这种趋势在拜登任内可能继续下去,中国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变得更为必要。

目前,主要鼓励国际投资者使用离岸人民币(市场代码CNH)。

虽然离岸人民币理论上可以自由交易——意味着其价格取决于需求、经济数据和地缘政治发展,但通常依然与在岸人民币(代码CNY)亦步亦趋。而且,由于中国央行仅允许汇率在中间价上下2%的幅度内波动,因此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着汇率。这种做法可能最终也会影响人民币的国际使用。

喷发


尽管如此,根据一项央行调查,伦敦市场的人民币日均交易量在10月份达到创纪录的845亿美元。在北美,日均成交量同比提高一倍多,达到78亿美元。芝商所集团旗下的EBS表示,从2015年到2020年,其伦敦和纽约平台上的人民币现货交易量分别增长了90%和131%。

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根据英国央行的数据,伦敦市场人民币期权日均交易量在10月升至创纪录的117亿美元,远期合约日均交易量近120亿美元,是2019年以来最高水平。

机会

“其意图是让人民币在市场上更自由地浮动,”巴克莱驻新加坡的全球新兴市场和G-10线性外汇联席主管James Hassett表示。“这使人们更有信心进行交易。”

制造这种变化的主力是外国资金。过去一年来,外资一直稳步流向中国,增持中国债券的速度在1月份达到创纪录水平。许多资金是在追求更高回报——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3%,而美国国债只有大约1.3%,德国国债则是负收益率。其他资金则在增加持仓,以增加对中国资产的敞口,配合一些全球最大的基准指数最近纳入中国资产的决定。

随着格局变化,市场指标显示离岸人民币一个月隐含波动率现在已经追上欧元和日元。尽管部分原因是那些主要货币由于央行史无前例的政策行动而下跌,但人民币的波动性依然吸引了对冲基金和快钱投资者的兴趣。

Citadel Securities的Kimmel称,额外的流动性帮助将人民币的交易成本降低至每百万美元约20美元的水平。这跟英镑大抵相似;相比之下,欧元兑美元(全球最活跃的货币对)约为每百万美元10美元。他说,这远低于新兴市场货币的价差,后者“动辄超过”每百万美元100美元。

问题是,所有这些对人民币的兴趣能否持久?特别是,如果美国等发达市场的收益率攀升,最终削弱中国的相对吸引力,情况将会如何?全球一些大银行押注这些需求将继续存在,德意志银行和花旗环球金融等公司纷纷在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等金融枢纽增设中国专职人员。

他们的行动呼应了汇丰在去年提出的一个想法:将人民币纳入一线货币行列。策略师Paul Mackel表示,包含斯堪的纳维亚货币和美元、欧元、日元这些主要货币的G-10货币标签“既过时又有误导性”。

尽管在全球交易中的份额仍然很小(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份额4.3%),但人民币在外汇市场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其日常走势已经成为关键的全球投资者情绪指标。富国银行策略师Erik Nelson等人认为,人民币甚至可能对总体美元指数产生影响。

“范式转变”


策略师们在本月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离岸人民币在争夺全球货币霸权的斗争中可能越发重要,“如果我们继续看到美元/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总体走势产生更大影响的迹象,这可能是外汇市场的重大范式转变。”

然而,中国要想人民币成为真正的全球货币,仍然面临一些非常现实的挑战。

人民币在全球央行的储备资产中仅占2%的份额——相比之下,欧元约为21%,美元超过60%。考虑到中国的经济规模,这一比例太低了。在国际支付方面,虽然人民币的份额取得增长,但依然不到3%,只是几个主要货币的零头。

不过,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主管Bipan Rai认为,人民币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资本跨境流动管制的老问题。

“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仍未达到其他发达市场的资本自由流动水平,”Rai说。“可能还有一些距离。”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收益率优势帮助人民币跻身一线货币行列

发布日期:2021-02-22 20:13
摘要: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人民币正在加速从全球汇市的配角转变成与列强比肩的主角,促使交易员们纷纷搁置“无改革、难持久”的担心,竞相追涨。

在全球外汇交易中心伦敦,人民币交易量已经今非昔比。人民币期权已经超过日元期权,而且现在买卖人民币与交易英镑一样便宜。有鉴于此,富国银行认为,有迹象表明人民币在影响美元总体走势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但这次爆炸式增长的背后是大量资金流入中国市场,其诱因则是全球逾14万亿美元负收益率债券滋生的对投资回报的疯狂追逐。

投资者对二十国集团最高收益率的国债需求若渴,对中国的兴趣更是达到狂热,并引发了投资者在融资和对冲方面的流动性需求。这也加剧了市场的动荡,吸引了多年来忽视这块市场的投机客。

“就我们看到的流量而言,它肯定属于一线货币,”全球最大做市商之一Citadel Securities驻纽约的全球电子外汇业务主管Kevin Kimmel表示。“人民币的交易活动已大大增加。”

这一转变发生之际,中国正在继续缓慢放松汇率控制——这是北京促进人民币全球使用的长期计划的关键所在。中国正在研究放宽境内个人海外投资的限制,此举将为双向资本流动提供便利。

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目标是摆脱对美元的依赖,而在一些人看来,这对美元霸权构成了地缘政治挑战。近年来,由于与美国紧张的经济关系,而且这种趋势在拜登任内可能继续下去,中国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变得更为必要。

目前,主要鼓励国际投资者使用离岸人民币(市场代码CNH)。

虽然离岸人民币理论上可以自由交易——意味着其价格取决于需求、经济数据和地缘政治发展,但通常依然与在岸人民币(代码CNY)亦步亦趋。而且,由于中国央行仅允许汇率在中间价上下2%的幅度内波动,因此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着汇率。这种做法可能最终也会影响人民币的国际使用。

喷发


尽管如此,根据一项央行调查,伦敦市场的人民币日均交易量在10月份达到创纪录的845亿美元。在北美,日均成交量同比提高一倍多,达到78亿美元。芝商所集团旗下的EBS表示,从2015年到2020年,其伦敦和纽约平台上的人民币现货交易量分别增长了90%和131%。

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根据英国央行的数据,伦敦市场人民币期权日均交易量在10月升至创纪录的117亿美元,远期合约日均交易量近120亿美元,是2019年以来最高水平。

机会

“其意图是让人民币在市场上更自由地浮动,”巴克莱驻新加坡的全球新兴市场和G-10线性外汇联席主管James Hassett表示。“这使人们更有信心进行交易。”

制造这种变化的主力是外国资金。过去一年来,外资一直稳步流向中国,增持中国债券的速度在1月份达到创纪录水平。许多资金是在追求更高回报——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3%,而美国国债只有大约1.3%,德国国债则是负收益率。其他资金则在增加持仓,以增加对中国资产的敞口,配合一些全球最大的基准指数最近纳入中国资产的决定。

随着格局变化,市场指标显示离岸人民币一个月隐含波动率现在已经追上欧元和日元。尽管部分原因是那些主要货币由于央行史无前例的政策行动而下跌,但人民币的波动性依然吸引了对冲基金和快钱投资者的兴趣。

Citadel Securities的Kimmel称,额外的流动性帮助将人民币的交易成本降低至每百万美元约20美元的水平。这跟英镑大抵相似;相比之下,欧元兑美元(全球最活跃的货币对)约为每百万美元10美元。他说,这远低于新兴市场货币的价差,后者“动辄超过”每百万美元100美元。

问题是,所有这些对人民币的兴趣能否持久?特别是,如果美国等发达市场的收益率攀升,最终削弱中国的相对吸引力,情况将会如何?全球一些大银行押注这些需求将继续存在,德意志银行和花旗环球金融等公司纷纷在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等金融枢纽增设中国专职人员。

他们的行动呼应了汇丰在去年提出的一个想法:将人民币纳入一线货币行列。策略师Paul Mackel表示,包含斯堪的纳维亚货币和美元、欧元、日元这些主要货币的G-10货币标签“既过时又有误导性”。

尽管在全球交易中的份额仍然很小(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份额4.3%),但人民币在外汇市场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其日常走势已经成为关键的全球投资者情绪指标。富国银行策略师Erik Nelson等人认为,人民币甚至可能对总体美元指数产生影响。

“范式转变”


策略师们在本月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离岸人民币在争夺全球货币霸权的斗争中可能越发重要,“如果我们继续看到美元/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总体走势产生更大影响的迹象,这可能是外汇市场的重大范式转变。”

然而,中国要想人民币成为真正的全球货币,仍然面临一些非常现实的挑战。

人民币在全球央行的储备资产中仅占2%的份额——相比之下,欧元约为21%,美元超过60%。考虑到中国的经济规模,这一比例太低了。在国际支付方面,虽然人民币的份额取得增长,但依然不到3%,只是几个主要货币的零头。

不过,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主管Bipan Rai认为,人民币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资本跨境流动管制的老问题。

“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仍未达到其他发达市场的资本自由流动水平,”Rai说。“可能还有一些距离。”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人民币正在加速从全球汇市的配角转变成与列强比肩的主角,促使交易员们纷纷搁置“无改革、难持久”的担心,竞相追涨。

在全球外汇交易中心伦敦,人民币交易量已经今非昔比。人民币期权已经超过日元期权,而且现在买卖人民币与交易英镑一样便宜。有鉴于此,富国银行认为,有迹象表明人民币在影响美元总体走势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寻求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曾有过不少功败垂成的尝试。但这次爆炸式增长的背后是大量资金流入中国市场,其诱因则是全球逾14万亿美元负收益率债券滋生的对投资回报的疯狂追逐。

投资者对二十国集团最高收益率的国债需求若渴,对中国的兴趣更是达到狂热,并引发了投资者在融资和对冲方面的流动性需求。这也加剧了市场的动荡,吸引了多年来忽视这块市场的投机客。

“就我们看到的流量而言,它肯定属于一线货币,”全球最大做市商之一Citadel Securities驻纽约的全球电子外汇业务主管Kevin Kimmel表示。“人民币的交易活动已大大增加。”

这一转变发生之际,中国正在继续缓慢放松汇率控制——这是北京促进人民币全球使用的长期计划的关键所在。中国正在研究放宽境内个人海外投资的限制,此举将为双向资本流动提供便利。

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目标是摆脱对美元的依赖,而在一些人看来,这对美元霸权构成了地缘政治挑战。近年来,由于与美国紧张的经济关系,而且这种趋势在拜登任内可能继续下去,中国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变得更为必要。

目前,主要鼓励国际投资者使用离岸人民币(市场代码CNH)。

虽然离岸人民币理论上可以自由交易——意味着其价格取决于需求、经济数据和地缘政治发展,但通常依然与在岸人民币(代码CNY)亦步亦趋。而且,由于中国央行仅允许汇率在中间价上下2%的幅度内波动,因此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着汇率。这种做法可能最终也会影响人民币的国际使用。

喷发


尽管如此,根据一项央行调查,伦敦市场的人民币日均交易量在10月份达到创纪录的845亿美元。在北美,日均成交量同比提高一倍多,达到78亿美元。芝商所集团旗下的EBS表示,从2015年到2020年,其伦敦和纽约平台上的人民币现货交易量分别增长了90%和131%。

在现汇市场增长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衍生品的旺盛需求。根据英国央行的数据,伦敦市场人民币期权日均交易量在10月升至创纪录的117亿美元,远期合约日均交易量近120亿美元,是2019年以来最高水平。

机会

“其意图是让人民币在市场上更自由地浮动,”巴克莱驻新加坡的全球新兴市场和G-10线性外汇联席主管James Hassett表示。“这使人们更有信心进行交易。”

制造这种变化的主力是外国资金。过去一年来,外资一直稳步流向中国,增持中国债券的速度在1月份达到创纪录水平。许多资金是在追求更高回报——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3%,而美国国债只有大约1.3%,德国国债则是负收益率。其他资金则在增加持仓,以增加对中国资产的敞口,配合一些全球最大的基准指数最近纳入中国资产的决定。

随着格局变化,市场指标显示离岸人民币一个月隐含波动率现在已经追上欧元和日元。尽管部分原因是那些主要货币由于央行史无前例的政策行动而下跌,但人民币的波动性依然吸引了对冲基金和快钱投资者的兴趣。

Citadel Securities的Kimmel称,额外的流动性帮助将人民币的交易成本降低至每百万美元约20美元的水平。这跟英镑大抵相似;相比之下,欧元兑美元(全球最活跃的货币对)约为每百万美元10美元。他说,这远低于新兴市场货币的价差,后者“动辄超过”每百万美元100美元。

问题是,所有这些对人民币的兴趣能否持久?特别是,如果美国等发达市场的收益率攀升,最终削弱中国的相对吸引力,情况将会如何?全球一些大银行押注这些需求将继续存在,德意志银行和花旗环球金融等公司纷纷在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等金融枢纽增设中国专职人员。

他们的行动呼应了汇丰在去年提出的一个想法:将人民币纳入一线货币行列。策略师Paul Mackel表示,包含斯堪的纳维亚货币和美元、欧元、日元这些主要货币的G-10货币标签“既过时又有误导性”。

尽管在全球交易中的份额仍然很小(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份额4.3%),但人民币在外汇市场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其日常走势已经成为关键的全球投资者情绪指标。富国银行策略师Erik Nelson等人认为,人民币甚至可能对总体美元指数产生影响。

“范式转变”


策略师们在本月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离岸人民币在争夺全球货币霸权的斗争中可能越发重要,“如果我们继续看到美元/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总体走势产生更大影响的迹象,这可能是外汇市场的重大范式转变。”

然而,中国要想人民币成为真正的全球货币,仍然面临一些非常现实的挑战。

人民币在全球央行的储备资产中仅占2%的份额——相比之下,欧元约为21%,美元超过60%。考虑到中国的经济规模,这一比例太低了。在国际支付方面,虽然人民币的份额取得增长,但依然不到3%,只是几个主要货币的零头。

不过,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主管Bipan Rai认为,人民币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资本跨境流动管制的老问题。

“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仍未达到其他发达市场的资本自由流动水平,”Rai说。“可能还有一些距离。”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