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在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而言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



 | 马思潭

OR--商业新媒体

对倡导组织良食基金(Good Food Fund)的发起人简艺来说,中国对食物体系的理解相当于其环境意识在10年前的程度。围绕如何清理垃圾或避免雾霾有害影响的最初枯燥的讨论,迅速发展为关于建设可持续生态系统的更广泛辩论。

这位曾经获奖的纪录片制作人认为,中国的食品也将迎来一个类似的转折点——从受污染奶粉、“地沟油”和腐肉等丑闻引发的对食品安全的狭隘关切,转向如何转变食物体系。他表示:“我们正试着将这些问题联系起来,向人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要求在中国有一个解决方案。”

新冠疫情引发了对中国野生动物贸易和城市市场(新冠病毒最初出现的地方)的密切关注,并促使中国环保人士呼吁更广泛地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国的领导层也将食品和环境列为优先事项。8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了加强粮食安全的需要,当时他重启了杜绝浪费行为的“光盘行动”。9月,他承诺中国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这让联合国(UN)感到意外。

对简艺这样的食品可持续性倡导者来说,一项关键任务是让政策制定者们意识到这些目前被视为互不相关的问题之间的关系。不久前,他在3年前创立的良食基金举办了其第四届年度峰会,会上,3万名在线与会者可以听到有关食物体系与气候变化之间关系的讲座,并观看中国西南地区有机农场的直播视频。

这次峰会还发起了“良食承诺(Good Food Pledge)”,地方政府、餐厅和企业等合作伙伴承诺在2030年之前制定出与联合国一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参与者的努力将通过一项认证方案得到认可。简艺说:“我们希望帮助合作伙伴找到一种激励机制。”

良食基金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China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Foundation)的指导下运营,后者是一家政府支持的非营利机构。这使该基金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有一定的影响力。

肉食还是素食?

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从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的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来说,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简艺以前与中国的素食群体合作较多,并发行了一部名为《何以为食?》(What’s for Dinner?)的纪录片,那是一次令人不适的对畜牧业的探讨。

虽然简艺本人是素食主义者,但他试图为自己的组织构建更大的受众群体。他的一个想法就是利用中国举国上下对美食的痴迷,与顶级厨师合作设计以植物类食材为主的菜单。他还追随耶鲁(Yale)等美国大学的脚步,将食物可持续性引入中国的精英教育机构。

中国的传统和社会习俗并不总是有帮助的。与发达国家相比,素食主义和纯素食主义仍相对少见。虽然许多地区传统上在烹调过程中很少使用肉类,但动物蛋白仍经常被视为健康饮食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买得起昂贵的肉类象征着社会地位。

中国占全球肉类消费量的近三分之一,人均消费量正在增长——考虑到肉类行业对碳排放及其他环境危害的贡献,这一趋势是不祥的。

政府一直鼓励民众减少每日肉类摄取量,上一次更新饮食建议是在2016年,政府建议民众每日摄取120克至200克动物蛋白。或许有帮助的是,中国消费者似乎愿意接受替代品,一项调查发现,62%的消费者愿意购买更多的植物性肉类。

这种开放心态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中国规模庞大的佛教徒群体的影响;为了努力不伤害动物,佛教徒推广了以菌类和大豆为基础的肉类替代品的食用。豆腐在中国菜中很常见,往往本身就很受欢迎,而不仅是作为一种肉类替代品。与此同时,植物性奶类——源自大豆、核桃、杏仁、椰子和花生——找到了广阔的市场,原因是乳糖不耐症在中国的发病率较高。

数据提供商欧睿(Euromonitor)估计,2019年,中国素肉产品市场的销售额约为100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这一数字将达到近130亿美元。其结果是,总部位于美国的Beyond Meat进军中国市场,与深圳齐善食品(Whole Perfect foods)及初创企业珍肉(Treasure Meat)等本土竞争对手展开较量。

总部位于上海的农业及食物科技风投基金——食芯资本(Bits x Bites)董事总经理何瑞怡(Matilda Ho)表示,真正的机会在于为中国消费者带来新颖的替代蛋白质来源,比如鹰嘴豆,因为过去一年期间,人们对超越传统的豆制品产生了很大兴趣。

“许多现有的(植物蛋白)品牌提供的营养不足。”她说。“这些品牌的产品有很多含有较高的糖分和脂肪,这吸引不了正在寻找更健康替代品的年轻一代。”她预计,该行业未来1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将继续保持在10%至15%左右,这一增速自2014年以来保持平稳。

对简艺来说,围绕素肉产品的兴奋有助于提升人们的意识,但只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中国人早就接受了素食在饮食中的中心地位。”他说。“我们只需给他们工具,让他们践行这个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意识到绿色饮食必要性

发布日期:2020-11-25 10:37
摘要: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在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而言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



 | 马思潭

OR--商业新媒体

对倡导组织良食基金(Good Food Fund)的发起人简艺来说,中国对食物体系的理解相当于其环境意识在10年前的程度。围绕如何清理垃圾或避免雾霾有害影响的最初枯燥的讨论,迅速发展为关于建设可持续生态系统的更广泛辩论。

这位曾经获奖的纪录片制作人认为,中国的食品也将迎来一个类似的转折点——从受污染奶粉、“地沟油”和腐肉等丑闻引发的对食品安全的狭隘关切,转向如何转变食物体系。他表示:“我们正试着将这些问题联系起来,向人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要求在中国有一个解决方案。”

新冠疫情引发了对中国野生动物贸易和城市市场(新冠病毒最初出现的地方)的密切关注,并促使中国环保人士呼吁更广泛地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国的领导层也将食品和环境列为优先事项。8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了加强粮食安全的需要,当时他重启了杜绝浪费行为的“光盘行动”。9月,他承诺中国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这让联合国(UN)感到意外。

对简艺这样的食品可持续性倡导者来说,一项关键任务是让政策制定者们意识到这些目前被视为互不相关的问题之间的关系。不久前,他在3年前创立的良食基金举办了其第四届年度峰会,会上,3万名在线与会者可以听到有关食物体系与气候变化之间关系的讲座,并观看中国西南地区有机农场的直播视频。

这次峰会还发起了“良食承诺(Good Food Pledge)”,地方政府、餐厅和企业等合作伙伴承诺在2030年之前制定出与联合国一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参与者的努力将通过一项认证方案得到认可。简艺说:“我们希望帮助合作伙伴找到一种激励机制。”

良食基金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China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Foundation)的指导下运营,后者是一家政府支持的非营利机构。这使该基金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有一定的影响力。

肉食还是素食?

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从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的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来说,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简艺以前与中国的素食群体合作较多,并发行了一部名为《何以为食?》(What’s for Dinner?)的纪录片,那是一次令人不适的对畜牧业的探讨。

虽然简艺本人是素食主义者,但他试图为自己的组织构建更大的受众群体。他的一个想法就是利用中国举国上下对美食的痴迷,与顶级厨师合作设计以植物类食材为主的菜单。他还追随耶鲁(Yale)等美国大学的脚步,将食物可持续性引入中国的精英教育机构。

中国的传统和社会习俗并不总是有帮助的。与发达国家相比,素食主义和纯素食主义仍相对少见。虽然许多地区传统上在烹调过程中很少使用肉类,但动物蛋白仍经常被视为健康饮食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买得起昂贵的肉类象征着社会地位。

中国占全球肉类消费量的近三分之一,人均消费量正在增长——考虑到肉类行业对碳排放及其他环境危害的贡献,这一趋势是不祥的。

政府一直鼓励民众减少每日肉类摄取量,上一次更新饮食建议是在2016年,政府建议民众每日摄取120克至200克动物蛋白。或许有帮助的是,中国消费者似乎愿意接受替代品,一项调查发现,62%的消费者愿意购买更多的植物性肉类。

这种开放心态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中国规模庞大的佛教徒群体的影响;为了努力不伤害动物,佛教徒推广了以菌类和大豆为基础的肉类替代品的食用。豆腐在中国菜中很常见,往往本身就很受欢迎,而不仅是作为一种肉类替代品。与此同时,植物性奶类——源自大豆、核桃、杏仁、椰子和花生——找到了广阔的市场,原因是乳糖不耐症在中国的发病率较高。

数据提供商欧睿(Euromonitor)估计,2019年,中国素肉产品市场的销售额约为100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这一数字将达到近130亿美元。其结果是,总部位于美国的Beyond Meat进军中国市场,与深圳齐善食品(Whole Perfect foods)及初创企业珍肉(Treasure Meat)等本土竞争对手展开较量。

总部位于上海的农业及食物科技风投基金——食芯资本(Bits x Bites)董事总经理何瑞怡(Matilda Ho)表示,真正的机会在于为中国消费者带来新颖的替代蛋白质来源,比如鹰嘴豆,因为过去一年期间,人们对超越传统的豆制品产生了很大兴趣。

“许多现有的(植物蛋白)品牌提供的营养不足。”她说。“这些品牌的产品有很多含有较高的糖分和脂肪,这吸引不了正在寻找更健康替代品的年轻一代。”她预计,该行业未来1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将继续保持在10%至15%左右,这一增速自2014年以来保持平稳。

对简艺来说,围绕素肉产品的兴奋有助于提升人们的意识,但只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中国人早就接受了素食在饮食中的中心地位。”他说。“我们只需给他们工具,让他们践行这个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在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而言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



 | 马思潭

OR--商业新媒体

对倡导组织良食基金(Good Food Fund)的发起人简艺来说,中国对食物体系的理解相当于其环境意识在10年前的程度。围绕如何清理垃圾或避免雾霾有害影响的最初枯燥的讨论,迅速发展为关于建设可持续生态系统的更广泛辩论。

这位曾经获奖的纪录片制作人认为,中国的食品也将迎来一个类似的转折点——从受污染奶粉、“地沟油”和腐肉等丑闻引发的对食品安全的狭隘关切,转向如何转变食物体系。他表示:“我们正试着将这些问题联系起来,向人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要求在中国有一个解决方案。”

新冠疫情引发了对中国野生动物贸易和城市市场(新冠病毒最初出现的地方)的密切关注,并促使中国环保人士呼吁更广泛地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国的领导层也将食品和环境列为优先事项。8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了加强粮食安全的需要,当时他重启了杜绝浪费行为的“光盘行动”。9月,他承诺中国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这让联合国(UN)感到意外。

对简艺这样的食品可持续性倡导者来说,一项关键任务是让政策制定者们意识到这些目前被视为互不相关的问题之间的关系。不久前,他在3年前创立的良食基金举办了其第四届年度峰会,会上,3万名在线与会者可以听到有关食物体系与气候变化之间关系的讲座,并观看中国西南地区有机农场的直播视频。

这次峰会还发起了“良食承诺(Good Food Pledge)”,地方政府、餐厅和企业等合作伙伴承诺在2030年之前制定出与联合国一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参与者的努力将通过一项认证方案得到认可。简艺说:“我们希望帮助合作伙伴找到一种激励机制。”

良食基金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China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Foundation)的指导下运营,后者是一家政府支持的非营利机构。这使该基金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有一定的影响力。

肉食还是素食?

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从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的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来说,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简艺以前与中国的素食群体合作较多,并发行了一部名为《何以为食?》(What’s for Dinner?)的纪录片,那是一次令人不适的对畜牧业的探讨。

虽然简艺本人是素食主义者,但他试图为自己的组织构建更大的受众群体。他的一个想法就是利用中国举国上下对美食的痴迷,与顶级厨师合作设计以植物类食材为主的菜单。他还追随耶鲁(Yale)等美国大学的脚步,将食物可持续性引入中国的精英教育机构。

中国的传统和社会习俗并不总是有帮助的。与发达国家相比,素食主义和纯素食主义仍相对少见。虽然许多地区传统上在烹调过程中很少使用肉类,但动物蛋白仍经常被视为健康饮食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买得起昂贵的肉类象征着社会地位。

中国占全球肉类消费量的近三分之一,人均消费量正在增长——考虑到肉类行业对碳排放及其他环境危害的贡献,这一趋势是不祥的。

政府一直鼓励民众减少每日肉类摄取量,上一次更新饮食建议是在2016年,政府建议民众每日摄取120克至200克动物蛋白。或许有帮助的是,中国消费者似乎愿意接受替代品,一项调查发现,62%的消费者愿意购买更多的植物性肉类。

这种开放心态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中国规模庞大的佛教徒群体的影响;为了努力不伤害动物,佛教徒推广了以菌类和大豆为基础的肉类替代品的食用。豆腐在中国菜中很常见,往往本身就很受欢迎,而不仅是作为一种肉类替代品。与此同时,植物性奶类——源自大豆、核桃、杏仁、椰子和花生——找到了广阔的市场,原因是乳糖不耐症在中国的发病率较高。

数据提供商欧睿(Euromonitor)估计,2019年,中国素肉产品市场的销售额约为100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这一数字将达到近130亿美元。其结果是,总部位于美国的Beyond Meat进军中国市场,与深圳齐善食品(Whole Perfect foods)及初创企业珍肉(Treasure Meat)等本土竞争对手展开较量。

总部位于上海的农业及食物科技风投基金——食芯资本(Bits x Bites)董事总经理何瑞怡(Matilda Ho)表示,真正的机会在于为中国消费者带来新颖的替代蛋白质来源,比如鹰嘴豆,因为过去一年期间,人们对超越传统的豆制品产生了很大兴趣。

“许多现有的(植物蛋白)品牌提供的营养不足。”她说。“这些品牌的产品有很多含有较高的糖分和脂肪,这吸引不了正在寻找更健康替代品的年轻一代。”她预计,该行业未来1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将继续保持在10%至15%左右,这一增速自2014年以来保持平稳。

对简艺来说,围绕素肉产品的兴奋有助于提升人们的意识,但只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中国人早就接受了素食在饮食中的中心地位。”他说。“我们只需给他们工具,让他们践行这个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意识到绿色饮食必要性

发布日期:2020-11-25 10:37
摘要: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在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而言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



 | 马思潭

OR--商业新媒体

对倡导组织良食基金(Good Food Fund)的发起人简艺来说,中国对食物体系的理解相当于其环境意识在10年前的程度。围绕如何清理垃圾或避免雾霾有害影响的最初枯燥的讨论,迅速发展为关于建设可持续生态系统的更广泛辩论。

这位曾经获奖的纪录片制作人认为,中国的食品也将迎来一个类似的转折点——从受污染奶粉、“地沟油”和腐肉等丑闻引发的对食品安全的狭隘关切,转向如何转变食物体系。他表示:“我们正试着将这些问题联系起来,向人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要求在中国有一个解决方案。”

新冠疫情引发了对中国野生动物贸易和城市市场(新冠病毒最初出现的地方)的密切关注,并促使中国环保人士呼吁更广泛地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国的领导层也将食品和环境列为优先事项。8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了加强粮食安全的需要,当时他重启了杜绝浪费行为的“光盘行动”。9月,他承诺中国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这让联合国(UN)感到意外。

对简艺这样的食品可持续性倡导者来说,一项关键任务是让政策制定者们意识到这些目前被视为互不相关的问题之间的关系。不久前,他在3年前创立的良食基金举办了其第四届年度峰会,会上,3万名在线与会者可以听到有关食物体系与气候变化之间关系的讲座,并观看中国西南地区有机农场的直播视频。

这次峰会还发起了“良食承诺(Good Food Pledge)”,地方政府、餐厅和企业等合作伙伴承诺在2030年之前制定出与联合国一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参与者的努力将通过一项认证方案得到认可。简艺说:“我们希望帮助合作伙伴找到一种激励机制。”

良食基金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China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Foundation)的指导下运营,后者是一家政府支持的非营利机构。这使该基金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有一定的影响力。

肉食还是素食?

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从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的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来说,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简艺以前与中国的素食群体合作较多,并发行了一部名为《何以为食?》(What’s for Dinner?)的纪录片,那是一次令人不适的对畜牧业的探讨。

虽然简艺本人是素食主义者,但他试图为自己的组织构建更大的受众群体。他的一个想法就是利用中国举国上下对美食的痴迷,与顶级厨师合作设计以植物类食材为主的菜单。他还追随耶鲁(Yale)等美国大学的脚步,将食物可持续性引入中国的精英教育机构。

中国的传统和社会习俗并不总是有帮助的。与发达国家相比,素食主义和纯素食主义仍相对少见。虽然许多地区传统上在烹调过程中很少使用肉类,但动物蛋白仍经常被视为健康饮食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买得起昂贵的肉类象征着社会地位。

中国占全球肉类消费量的近三分之一,人均消费量正在增长——考虑到肉类行业对碳排放及其他环境危害的贡献,这一趋势是不祥的。

政府一直鼓励民众减少每日肉类摄取量,上一次更新饮食建议是在2016年,政府建议民众每日摄取120克至200克动物蛋白。或许有帮助的是,中国消费者似乎愿意接受替代品,一项调查发现,62%的消费者愿意购买更多的植物性肉类。

这种开放心态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中国规模庞大的佛教徒群体的影响;为了努力不伤害动物,佛教徒推广了以菌类和大豆为基础的肉类替代品的食用。豆腐在中国菜中很常见,往往本身就很受欢迎,而不仅是作为一种肉类替代品。与此同时,植物性奶类——源自大豆、核桃、杏仁、椰子和花生——找到了广阔的市场,原因是乳糖不耐症在中国的发病率较高。

数据提供商欧睿(Euromonitor)估计,2019年,中国素肉产品市场的销售额约为100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这一数字将达到近130亿美元。其结果是,总部位于美国的Beyond Meat进军中国市场,与深圳齐善食品(Whole Perfect foods)及初创企业珍肉(Treasure Meat)等本土竞争对手展开较量。

总部位于上海的农业及食物科技风投基金——食芯资本(Bits x Bites)董事总经理何瑞怡(Matilda Ho)表示,真正的机会在于为中国消费者带来新颖的替代蛋白质来源,比如鹰嘴豆,因为过去一年期间,人们对超越传统的豆制品产生了很大兴趣。

“许多现有的(植物蛋白)品牌提供的营养不足。”她说。“这些品牌的产品有很多含有较高的糖分和脂肪,这吸引不了正在寻找更健康替代品的年轻一代。”她预计,该行业未来1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将继续保持在10%至15%左右,这一增速自2014年以来保持平稳。

对简艺来说,围绕素肉产品的兴奋有助于提升人们的意识,但只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中国人早就接受了素食在饮食中的中心地位。”他说。“我们只需给他们工具,让他们践行这个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在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而言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



 | 马思潭

OR--商业新媒体

对倡导组织良食基金(Good Food Fund)的发起人简艺来说,中国对食物体系的理解相当于其环境意识在10年前的程度。围绕如何清理垃圾或避免雾霾有害影响的最初枯燥的讨论,迅速发展为关于建设可持续生态系统的更广泛辩论。

这位曾经获奖的纪录片制作人认为,中国的食品也将迎来一个类似的转折点——从受污染奶粉、“地沟油”和腐肉等丑闻引发的对食品安全的狭隘关切,转向如何转变食物体系。他表示:“我们正试着将这些问题联系起来,向人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要求在中国有一个解决方案。”

新冠疫情引发了对中国野生动物贸易和城市市场(新冠病毒最初出现的地方)的密切关注,并促使中国环保人士呼吁更广泛地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国的领导层也将食品和环境列为优先事项。8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了加强粮食安全的需要,当时他重启了杜绝浪费行为的“光盘行动”。9月,他承诺中国将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这让联合国(UN)感到意外。

对简艺这样的食品可持续性倡导者来说,一项关键任务是让政策制定者们意识到这些目前被视为互不相关的问题之间的关系。不久前,他在3年前创立的良食基金举办了其第四届年度峰会,会上,3万名在线与会者可以听到有关食物体系与气候变化之间关系的讲座,并观看中国西南地区有机农场的直播视频。

这次峰会还发起了“良食承诺(Good Food Pledge)”,地方政府、餐厅和企业等合作伙伴承诺在2030年之前制定出与联合国一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参与者的努力将通过一项认证方案得到认可。简艺说:“我们希望帮助合作伙伴找到一种激励机制。”

良食基金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China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Foundation)的指导下运营,后者是一家政府支持的非营利机构。这使该基金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有一定的影响力。

肉食还是素食?

在机构层面推动变革,而不是从基层努力改变消费者的行为,对中国的食物可持续发展运动来说,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做法。简艺以前与中国的素食群体合作较多,并发行了一部名为《何以为食?》(What’s for Dinner?)的纪录片,那是一次令人不适的对畜牧业的探讨。

虽然简艺本人是素食主义者,但他试图为自己的组织构建更大的受众群体。他的一个想法就是利用中国举国上下对美食的痴迷,与顶级厨师合作设计以植物类食材为主的菜单。他还追随耶鲁(Yale)等美国大学的脚步,将食物可持续性引入中国的精英教育机构。

中国的传统和社会习俗并不总是有帮助的。与发达国家相比,素食主义和纯素食主义仍相对少见。虽然许多地区传统上在烹调过程中很少使用肉类,但动物蛋白仍经常被视为健康饮食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买得起昂贵的肉类象征着社会地位。

中国占全球肉类消费量的近三分之一,人均消费量正在增长——考虑到肉类行业对碳排放及其他环境危害的贡献,这一趋势是不祥的。

政府一直鼓励民众减少每日肉类摄取量,上一次更新饮食建议是在2016年,政府建议民众每日摄取120克至200克动物蛋白。或许有帮助的是,中国消费者似乎愿意接受替代品,一项调查发现,62%的消费者愿意购买更多的植物性肉类。

这种开放心态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中国规模庞大的佛教徒群体的影响;为了努力不伤害动物,佛教徒推广了以菌类和大豆为基础的肉类替代品的食用。豆腐在中国菜中很常见,往往本身就很受欢迎,而不仅是作为一种肉类替代品。与此同时,植物性奶类——源自大豆、核桃、杏仁、椰子和花生——找到了广阔的市场,原因是乳糖不耐症在中国的发病率较高。

数据提供商欧睿(Euromonitor)估计,2019年,中国素肉产品市场的销售额约为100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这一数字将达到近130亿美元。其结果是,总部位于美国的Beyond Meat进军中国市场,与深圳齐善食品(Whole Perfect foods)及初创企业珍肉(Treasure Meat)等本土竞争对手展开较量。

总部位于上海的农业及食物科技风投基金——食芯资本(Bits x Bites)董事总经理何瑞怡(Matilda Ho)表示,真正的机会在于为中国消费者带来新颖的替代蛋白质来源,比如鹰嘴豆,因为过去一年期间,人们对超越传统的豆制品产生了很大兴趣。

“许多现有的(植物蛋白)品牌提供的营养不足。”她说。“这些品牌的产品有很多含有较高的糖分和脂肪,这吸引不了正在寻找更健康替代品的年轻一代。”她预计,该行业未来1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将继续保持在10%至15%左右,这一增速自2014年以来保持平稳。

对简艺来说,围绕素肉产品的兴奋有助于提升人们的意识,但只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中国人早就接受了素食在饮食中的中心地位。”他说。“我们只需给他们工具,让他们践行这个信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