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全球停摆之际,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风景独好。上海两个艺博会销售火热。疫情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加倍放大。



 | 魏宁均

OR--商业新媒体

11月9日,上海浦东新增1例本地确诊病例,除每日在入境后接受闭环管理的零星输入病例之外,这是上海在近几个月唯一的一例本地确诊。

该病例对各行业都像是一次压力测试。迎接40万余名注册观众的进博会将在10日结束,同时已经持续两周的“双十一”购物节也将告一段落。对于艺术行业而言,即将在11日和12日开幕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无疑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鉴于美国和欧洲等重要艺术市场的疫情尚未消减,部分期盼能够在三四季度回暖的国外画廊将继续面对运营的压力。而中国伴随着疫情的有效控制,不仅与藏家的线下触点逐渐恢复;同时这两场艺博会的成功落地,无疑也是为中外画廊注入的一针强心剂。

尽管中国下半年艺术市场逐渐回温,但仍有不少声音唱衰本年度艺博会的规模,尤其在6月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官方宣布叫停今年的PHOTOFAIRS Shanghai后,基于国外画廊(尤其是在中国开设独立空间的画廊)越洋操作的挑战以及绝大多数海外藏家的旅行限制,国内藏家是否在市场的紧缩之后充分在这两场艺博会展现其购买力开始仍旧存疑。

热潮下的再思考

但于11日开始VIP预展的西岸艺博会所呈现的盛景打破了所有人的疑虑。早在开幕之前,西岸艺术中心前百余米的长龙便足以展示藏家的热情。并且,就首日的交易成绩而言,流量也成功转化为了交易。对于绝大多数参展的中外艺术机构而言,本年度在上海举行的这两场艺博会,无疑将是今年他们能够参加的最大规模,且能在中国这一充满韧性的艺术市场上获得最大曝光度的两场展会,而他们也竭尽全力抓住这一机遇。

能够展现画廊诚意的,便是超高价格作品的露出:由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带来的Anish Kapoor的作品《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在VIP日便以800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也让该画廊在当天轻松跃入千万元俱乐部;来自大田秀则画廊(OTA FINE ARTS)旗下明星艺术家草间弥生的高达2000万元人民币的雕塑《花朵讲述我所赐给天空的心》也成为整个展厅中最耀眼的作品;另一边,位于上海展览中心的ART021,香格纳画廊(ShanghART Gallery)带来的高达280万的余友涵作品《2018-9-3,2018》也已售出,老牌蓝筹画廊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也通过展出John Smith,Luc Tuymans,Neo Rauch的力作,在四天内达成超过550万美元的交易额。

Anish Kapoor, 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 2020, 156 x 156 x 22.5 cm 致谢艺术家和里森画廊

规则是由一个个巧合构筑而成的。就在西岸艺博会首日告捷后,阿里巴巴也相继宣布,11月11日全天,阿里系全平台交易额达到4982亿元,同比增长85.62%。无论是阿里这一巨型商业体还是中国艺术市场这个“小”圈子,很多人都选择用“狂欢”、“报复型消费”来形容其折射出的中国消费市场的急速复苏。但这未免是一个太过结果导向型的结论,尤其对于艺术品这一特殊的“品类”而言。

在里森画廊亚洲总监董道兹(David Tung)看来,上半年艺术市场的相对沉寂反而催化了藏家能够更好地反思个人收藏喜好与投资意向:“疫情为大家提供了时间能够放慢步伐,关注更多的问题,包括了解和学习海外的艺术家和其作品。在此之上的交流和转化,促使了当下市场上专注点发生较大的转变。”

因此,在这两场艺博会我们能够看到,告别了以往艺术市场的秋忙,今年画廊在呈现作品和构建品牌身份的方式更具层次也更为专注,更加成熟(即经过市场考验)的作品更能驱动成交意向。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本次于西岸艺博会推出的“形神兼备”(Gesture & Spirit)群展,跳出了艺博会惯常围绕“影响力”和“价格”的拼盘布展方式,通过David Smith、曾梵志、Rita Ackermann等艺术家不同维度及多媒介的作品,以基于画廊本身的发展脉络,深入探讨“当下”的意义。

Wes Lang, This is Happiness, 2019, 763 x 214 cm 致谢艺术家和阿尔敏•莱希画廊

在去年6月登陆上海的阿尔敏•莱希画廊(Almine Rech Gallery)则在西岸艺博会和ART021的两个展位上展现了不同的布展选品逻辑。在ART021中,该画廊选择了一系列年代、地域和风格都各不相同的艺术家的19件作品;而在西岸艺博会,则推出了深受公路文化和美国原住民文化影响的美国艺术家Wes Lang的个展。阿尔敏•莱希画廊亚洲总监张震中(Damien Zhang)表示:“我们自2017年起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在过往的几届一直以群展的方式亮相。今年我们尝试推出个展项目,以新的方式对话这里的藏家、机构和公众。西岸艺术中心宽阔的建筑空间也确实与我们这次Wes Lang的个展项目相得益彰——这次呈现的七米巨幅画作也成为了整场艺博会的亮点之一。”

扎根中国

同时参加两场艺博会对于画廊而言,意味着高负荷的工作,但回报也是双倍的。被延伸的空间与时间不仅不会稀释交易,同时给予画廊契机以更全面地展现作品,并提供了额外的专注点,尤其对于还未能在中国市场上深入布局的国外画廊,这是一个极好的丰富画廊品牌在本地市场藏家心中形象的机遇。

但并不是所有画廊都能有这一资源参与这两场艺博会。疫情原因,西岸艺博会参展画廊从97家缩减到51家;刨去今年新设立的PLATFORM线上单元的24家画廊,ART021的线下画廊阵列也从去年的110家缩减至80家,尤其是容纳众多中小国外画廊的DETOUR“绕行”单元的画廊数量大幅下滑。

近几年得益于中国艺术品税收的优惠政策和制度倾斜所带来的运营成本降低,资本雄厚的蓝筹画廊借此纷纷开设了中国的新驻地,进一步加深与中国市场的联结。自2018年起相继进驻上海虎丘路27号琥珀大楼的三家国际画廊:里森画廊、贝浩登(Perrotin)与阿尔敏•莱希画廊,以及更多早年就落地中国的国际画廊,其本地团队和空间的意义在今年被放大。

阿尔敏•莱希画廊创始人Almine Rech-Picasso将本次展会项目的成功落地归功于中国新空间和后继的团队建设:“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由于特殊时期旅行政策的限制,国外的销售和布展同事无法到场协助我们。在画廊空间举办展览的同时参加两个艺博会确实对于人员配置有很高的要求。合理分配有限的本地团队成员的工作时间和地点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上海团队今年出色且高效地兼顾和完成了这三个项目。”

部分如Galerie Thaddaeus Ropac这类中国艺博会常客尽管没有长期空间,但也通过常设的亚洲团队的辅助登陆艺博会。但相较以往,大多国际画廊只能选择缺席或参加相关的线上项目。里森画廊在今年已经陆续在线上推出数个展览,并参加了Art Basel与Frieze的线上艺博会,但董道兹仍认为线下对于画廊和作品本身仍是不可或缺的沟通渠道:“对线上与线下联结方式的需求已经非常明确,这一行业线上化的势态正在推进且无法逆转。但大家还是希望来到现场与他人交流,并亲自体验艺术品的魅力。”

数字之后

疫情的有效控制或许是交易的催化剂,但中国在国际艺术市场地位的上升已是不争的趋势。据2020年3月发布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居全球第三大艺术品市场,市场占有率为18%。此外不仅是中国藏家的全球影响力正在提高,本土艺术家也同样在渗透国际市场,不仅刘野,刘小东等成熟艺术家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不俗成绩,郝量、陈飞等80后艺术家也相继站稳脚跟。

在疫情的影响下,作为首先复苏的重要市场,中国本土画廊对于国内甚至国际的带动作用不可小觑。代理了何翔宇、高露迪等中国青年艺术家的空白空间不仅参与了两场艺博会,同时高露迪的个展“1:1”也在11月11日于上海乔空间开幕,通过一城三地的布局展现了这一画廊在短时间内的集群效应。

空白空间于ART021的展位 致谢空白空间

这一艺术机构在疫情之下也持续保持与国际艺术界的沟通。空白空间总监张迪表示,在当前情形下,当代艺术如何真正度过疫情难关,还需要全球艺术系统共同努力。其代理艺术家何翔宇和Christine Sun Kim参与纽约Drawing Center展览“100 Drawings from Now”,在刚刚宣布的瑞士文化基金会2021年艺术家驻留项目中,童文敏,王海洋和杨健三位艺术家入选。同时,她还透露,在今年4月推出的王拓线上个展“正站在歧路上”接近半数的访问来自海外。

在中国大陆艺术市场的喜讯之后,17日,巴塞尔香港艺术展和台北当代艺博会纷纷宣布延期。全球停摆之下,中国艺术圈的“好气候”不能仅限于单纯的数字讨论层面,深受疫情反复困扰的欧美市场和充满活力的中国市场如何实现积极的资源流动,将是在交易的狂热之后,于不断被割裂的社会语境下回归焦点的重要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狂欢”之后

发布日期:2020-11-20 07:19
摘要:全球停摆之际,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风景独好。上海两个艺博会销售火热。疫情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加倍放大。



 | 魏宁均

OR--商业新媒体

11月9日,上海浦东新增1例本地确诊病例,除每日在入境后接受闭环管理的零星输入病例之外,这是上海在近几个月唯一的一例本地确诊。

该病例对各行业都像是一次压力测试。迎接40万余名注册观众的进博会将在10日结束,同时已经持续两周的“双十一”购物节也将告一段落。对于艺术行业而言,即将在11日和12日开幕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无疑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鉴于美国和欧洲等重要艺术市场的疫情尚未消减,部分期盼能够在三四季度回暖的国外画廊将继续面对运营的压力。而中国伴随着疫情的有效控制,不仅与藏家的线下触点逐渐恢复;同时这两场艺博会的成功落地,无疑也是为中外画廊注入的一针强心剂。

尽管中国下半年艺术市场逐渐回温,但仍有不少声音唱衰本年度艺博会的规模,尤其在6月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官方宣布叫停今年的PHOTOFAIRS Shanghai后,基于国外画廊(尤其是在中国开设独立空间的画廊)越洋操作的挑战以及绝大多数海外藏家的旅行限制,国内藏家是否在市场的紧缩之后充分在这两场艺博会展现其购买力开始仍旧存疑。

热潮下的再思考

但于11日开始VIP预展的西岸艺博会所呈现的盛景打破了所有人的疑虑。早在开幕之前,西岸艺术中心前百余米的长龙便足以展示藏家的热情。并且,就首日的交易成绩而言,流量也成功转化为了交易。对于绝大多数参展的中外艺术机构而言,本年度在上海举行的这两场艺博会,无疑将是今年他们能够参加的最大规模,且能在中国这一充满韧性的艺术市场上获得最大曝光度的两场展会,而他们也竭尽全力抓住这一机遇。

能够展现画廊诚意的,便是超高价格作品的露出:由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带来的Anish Kapoor的作品《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在VIP日便以800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也让该画廊在当天轻松跃入千万元俱乐部;来自大田秀则画廊(OTA FINE ARTS)旗下明星艺术家草间弥生的高达2000万元人民币的雕塑《花朵讲述我所赐给天空的心》也成为整个展厅中最耀眼的作品;另一边,位于上海展览中心的ART021,香格纳画廊(ShanghART Gallery)带来的高达280万的余友涵作品《2018-9-3,2018》也已售出,老牌蓝筹画廊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也通过展出John Smith,Luc Tuymans,Neo Rauch的力作,在四天内达成超过550万美元的交易额。

Anish Kapoor, 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 2020, 156 x 156 x 22.5 cm 致谢艺术家和里森画廊

规则是由一个个巧合构筑而成的。就在西岸艺博会首日告捷后,阿里巴巴也相继宣布,11月11日全天,阿里系全平台交易额达到4982亿元,同比增长85.62%。无论是阿里这一巨型商业体还是中国艺术市场这个“小”圈子,很多人都选择用“狂欢”、“报复型消费”来形容其折射出的中国消费市场的急速复苏。但这未免是一个太过结果导向型的结论,尤其对于艺术品这一特殊的“品类”而言。

在里森画廊亚洲总监董道兹(David Tung)看来,上半年艺术市场的相对沉寂反而催化了藏家能够更好地反思个人收藏喜好与投资意向:“疫情为大家提供了时间能够放慢步伐,关注更多的问题,包括了解和学习海外的艺术家和其作品。在此之上的交流和转化,促使了当下市场上专注点发生较大的转变。”

因此,在这两场艺博会我们能够看到,告别了以往艺术市场的秋忙,今年画廊在呈现作品和构建品牌身份的方式更具层次也更为专注,更加成熟(即经过市场考验)的作品更能驱动成交意向。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本次于西岸艺博会推出的“形神兼备”(Gesture & Spirit)群展,跳出了艺博会惯常围绕“影响力”和“价格”的拼盘布展方式,通过David Smith、曾梵志、Rita Ackermann等艺术家不同维度及多媒介的作品,以基于画廊本身的发展脉络,深入探讨“当下”的意义。

Wes Lang, This is Happiness, 2019, 763 x 214 cm 致谢艺术家和阿尔敏•莱希画廊

在去年6月登陆上海的阿尔敏•莱希画廊(Almine Rech Gallery)则在西岸艺博会和ART021的两个展位上展现了不同的布展选品逻辑。在ART021中,该画廊选择了一系列年代、地域和风格都各不相同的艺术家的19件作品;而在西岸艺博会,则推出了深受公路文化和美国原住民文化影响的美国艺术家Wes Lang的个展。阿尔敏•莱希画廊亚洲总监张震中(Damien Zhang)表示:“我们自2017年起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在过往的几届一直以群展的方式亮相。今年我们尝试推出个展项目,以新的方式对话这里的藏家、机构和公众。西岸艺术中心宽阔的建筑空间也确实与我们这次Wes Lang的个展项目相得益彰——这次呈现的七米巨幅画作也成为了整场艺博会的亮点之一。”

扎根中国

同时参加两场艺博会对于画廊而言,意味着高负荷的工作,但回报也是双倍的。被延伸的空间与时间不仅不会稀释交易,同时给予画廊契机以更全面地展现作品,并提供了额外的专注点,尤其对于还未能在中国市场上深入布局的国外画廊,这是一个极好的丰富画廊品牌在本地市场藏家心中形象的机遇。

但并不是所有画廊都能有这一资源参与这两场艺博会。疫情原因,西岸艺博会参展画廊从97家缩减到51家;刨去今年新设立的PLATFORM线上单元的24家画廊,ART021的线下画廊阵列也从去年的110家缩减至80家,尤其是容纳众多中小国外画廊的DETOUR“绕行”单元的画廊数量大幅下滑。

近几年得益于中国艺术品税收的优惠政策和制度倾斜所带来的运营成本降低,资本雄厚的蓝筹画廊借此纷纷开设了中国的新驻地,进一步加深与中国市场的联结。自2018年起相继进驻上海虎丘路27号琥珀大楼的三家国际画廊:里森画廊、贝浩登(Perrotin)与阿尔敏•莱希画廊,以及更多早年就落地中国的国际画廊,其本地团队和空间的意义在今年被放大。

阿尔敏•莱希画廊创始人Almine Rech-Picasso将本次展会项目的成功落地归功于中国新空间和后继的团队建设:“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由于特殊时期旅行政策的限制,国外的销售和布展同事无法到场协助我们。在画廊空间举办展览的同时参加两个艺博会确实对于人员配置有很高的要求。合理分配有限的本地团队成员的工作时间和地点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上海团队今年出色且高效地兼顾和完成了这三个项目。”

部分如Galerie Thaddaeus Ropac这类中国艺博会常客尽管没有长期空间,但也通过常设的亚洲团队的辅助登陆艺博会。但相较以往,大多国际画廊只能选择缺席或参加相关的线上项目。里森画廊在今年已经陆续在线上推出数个展览,并参加了Art Basel与Frieze的线上艺博会,但董道兹仍认为线下对于画廊和作品本身仍是不可或缺的沟通渠道:“对线上与线下联结方式的需求已经非常明确,这一行业线上化的势态正在推进且无法逆转。但大家还是希望来到现场与他人交流,并亲自体验艺术品的魅力。”

数字之后

疫情的有效控制或许是交易的催化剂,但中国在国际艺术市场地位的上升已是不争的趋势。据2020年3月发布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居全球第三大艺术品市场,市场占有率为18%。此外不仅是中国藏家的全球影响力正在提高,本土艺术家也同样在渗透国际市场,不仅刘野,刘小东等成熟艺术家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不俗成绩,郝量、陈飞等80后艺术家也相继站稳脚跟。

在疫情的影响下,作为首先复苏的重要市场,中国本土画廊对于国内甚至国际的带动作用不可小觑。代理了何翔宇、高露迪等中国青年艺术家的空白空间不仅参与了两场艺博会,同时高露迪的个展“1:1”也在11月11日于上海乔空间开幕,通过一城三地的布局展现了这一画廊在短时间内的集群效应。

空白空间于ART021的展位 致谢空白空间

这一艺术机构在疫情之下也持续保持与国际艺术界的沟通。空白空间总监张迪表示,在当前情形下,当代艺术如何真正度过疫情难关,还需要全球艺术系统共同努力。其代理艺术家何翔宇和Christine Sun Kim参与纽约Drawing Center展览“100 Drawings from Now”,在刚刚宣布的瑞士文化基金会2021年艺术家驻留项目中,童文敏,王海洋和杨健三位艺术家入选。同时,她还透露,在今年4月推出的王拓线上个展“正站在歧路上”接近半数的访问来自海外。

在中国大陆艺术市场的喜讯之后,17日,巴塞尔香港艺术展和台北当代艺博会纷纷宣布延期。全球停摆之下,中国艺术圈的“好气候”不能仅限于单纯的数字讨论层面,深受疫情反复困扰的欧美市场和充满活力的中国市场如何实现积极的资源流动,将是在交易的狂热之后,于不断被割裂的社会语境下回归焦点的重要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全球停摆之际,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风景独好。上海两个艺博会销售火热。疫情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加倍放大。



 | 魏宁均

OR--商业新媒体

11月9日,上海浦东新增1例本地确诊病例,除每日在入境后接受闭环管理的零星输入病例之外,这是上海在近几个月唯一的一例本地确诊。

该病例对各行业都像是一次压力测试。迎接40万余名注册观众的进博会将在10日结束,同时已经持续两周的“双十一”购物节也将告一段落。对于艺术行业而言,即将在11日和12日开幕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无疑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鉴于美国和欧洲等重要艺术市场的疫情尚未消减,部分期盼能够在三四季度回暖的国外画廊将继续面对运营的压力。而中国伴随着疫情的有效控制,不仅与藏家的线下触点逐渐恢复;同时这两场艺博会的成功落地,无疑也是为中外画廊注入的一针强心剂。

尽管中国下半年艺术市场逐渐回温,但仍有不少声音唱衰本年度艺博会的规模,尤其在6月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官方宣布叫停今年的PHOTOFAIRS Shanghai后,基于国外画廊(尤其是在中国开设独立空间的画廊)越洋操作的挑战以及绝大多数海外藏家的旅行限制,国内藏家是否在市场的紧缩之后充分在这两场艺博会展现其购买力开始仍旧存疑。

热潮下的再思考

但于11日开始VIP预展的西岸艺博会所呈现的盛景打破了所有人的疑虑。早在开幕之前,西岸艺术中心前百余米的长龙便足以展示藏家的热情。并且,就首日的交易成绩而言,流量也成功转化为了交易。对于绝大多数参展的中外艺术机构而言,本年度在上海举行的这两场艺博会,无疑将是今年他们能够参加的最大规模,且能在中国这一充满韧性的艺术市场上获得最大曝光度的两场展会,而他们也竭尽全力抓住这一机遇。

能够展现画廊诚意的,便是超高价格作品的露出:由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带来的Anish Kapoor的作品《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在VIP日便以800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也让该画廊在当天轻松跃入千万元俱乐部;来自大田秀则画廊(OTA FINE ARTS)旗下明星艺术家草间弥生的高达2000万元人民币的雕塑《花朵讲述我所赐给天空的心》也成为整个展厅中最耀眼的作品;另一边,位于上海展览中心的ART021,香格纳画廊(ShanghART Gallery)带来的高达280万的余友涵作品《2018-9-3,2018》也已售出,老牌蓝筹画廊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也通过展出John Smith,Luc Tuymans,Neo Rauch的力作,在四天内达成超过550万美元的交易额。

Anish Kapoor, 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 2020, 156 x 156 x 22.5 cm 致谢艺术家和里森画廊

规则是由一个个巧合构筑而成的。就在西岸艺博会首日告捷后,阿里巴巴也相继宣布,11月11日全天,阿里系全平台交易额达到4982亿元,同比增长85.62%。无论是阿里这一巨型商业体还是中国艺术市场这个“小”圈子,很多人都选择用“狂欢”、“报复型消费”来形容其折射出的中国消费市场的急速复苏。但这未免是一个太过结果导向型的结论,尤其对于艺术品这一特殊的“品类”而言。

在里森画廊亚洲总监董道兹(David Tung)看来,上半年艺术市场的相对沉寂反而催化了藏家能够更好地反思个人收藏喜好与投资意向:“疫情为大家提供了时间能够放慢步伐,关注更多的问题,包括了解和学习海外的艺术家和其作品。在此之上的交流和转化,促使了当下市场上专注点发生较大的转变。”

因此,在这两场艺博会我们能够看到,告别了以往艺术市场的秋忙,今年画廊在呈现作品和构建品牌身份的方式更具层次也更为专注,更加成熟(即经过市场考验)的作品更能驱动成交意向。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本次于西岸艺博会推出的“形神兼备”(Gesture & Spirit)群展,跳出了艺博会惯常围绕“影响力”和“价格”的拼盘布展方式,通过David Smith、曾梵志、Rita Ackermann等艺术家不同维度及多媒介的作品,以基于画廊本身的发展脉络,深入探讨“当下”的意义。

Wes Lang, This is Happiness, 2019, 763 x 214 cm 致谢艺术家和阿尔敏•莱希画廊

在去年6月登陆上海的阿尔敏•莱希画廊(Almine Rech Gallery)则在西岸艺博会和ART021的两个展位上展现了不同的布展选品逻辑。在ART021中,该画廊选择了一系列年代、地域和风格都各不相同的艺术家的19件作品;而在西岸艺博会,则推出了深受公路文化和美国原住民文化影响的美国艺术家Wes Lang的个展。阿尔敏•莱希画廊亚洲总监张震中(Damien Zhang)表示:“我们自2017年起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在过往的几届一直以群展的方式亮相。今年我们尝试推出个展项目,以新的方式对话这里的藏家、机构和公众。西岸艺术中心宽阔的建筑空间也确实与我们这次Wes Lang的个展项目相得益彰——这次呈现的七米巨幅画作也成为了整场艺博会的亮点之一。”

扎根中国

同时参加两场艺博会对于画廊而言,意味着高负荷的工作,但回报也是双倍的。被延伸的空间与时间不仅不会稀释交易,同时给予画廊契机以更全面地展现作品,并提供了额外的专注点,尤其对于还未能在中国市场上深入布局的国外画廊,这是一个极好的丰富画廊品牌在本地市场藏家心中形象的机遇。

但并不是所有画廊都能有这一资源参与这两场艺博会。疫情原因,西岸艺博会参展画廊从97家缩减到51家;刨去今年新设立的PLATFORM线上单元的24家画廊,ART021的线下画廊阵列也从去年的110家缩减至80家,尤其是容纳众多中小国外画廊的DETOUR“绕行”单元的画廊数量大幅下滑。

近几年得益于中国艺术品税收的优惠政策和制度倾斜所带来的运营成本降低,资本雄厚的蓝筹画廊借此纷纷开设了中国的新驻地,进一步加深与中国市场的联结。自2018年起相继进驻上海虎丘路27号琥珀大楼的三家国际画廊:里森画廊、贝浩登(Perrotin)与阿尔敏•莱希画廊,以及更多早年就落地中国的国际画廊,其本地团队和空间的意义在今年被放大。

阿尔敏•莱希画廊创始人Almine Rech-Picasso将本次展会项目的成功落地归功于中国新空间和后继的团队建设:“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由于特殊时期旅行政策的限制,国外的销售和布展同事无法到场协助我们。在画廊空间举办展览的同时参加两个艺博会确实对于人员配置有很高的要求。合理分配有限的本地团队成员的工作时间和地点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上海团队今年出色且高效地兼顾和完成了这三个项目。”

部分如Galerie Thaddaeus Ropac这类中国艺博会常客尽管没有长期空间,但也通过常设的亚洲团队的辅助登陆艺博会。但相较以往,大多国际画廊只能选择缺席或参加相关的线上项目。里森画廊在今年已经陆续在线上推出数个展览,并参加了Art Basel与Frieze的线上艺博会,但董道兹仍认为线下对于画廊和作品本身仍是不可或缺的沟通渠道:“对线上与线下联结方式的需求已经非常明确,这一行业线上化的势态正在推进且无法逆转。但大家还是希望来到现场与他人交流,并亲自体验艺术品的魅力。”

数字之后

疫情的有效控制或许是交易的催化剂,但中国在国际艺术市场地位的上升已是不争的趋势。据2020年3月发布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居全球第三大艺术品市场,市场占有率为18%。此外不仅是中国藏家的全球影响力正在提高,本土艺术家也同样在渗透国际市场,不仅刘野,刘小东等成熟艺术家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不俗成绩,郝量、陈飞等80后艺术家也相继站稳脚跟。

在疫情的影响下,作为首先复苏的重要市场,中国本土画廊对于国内甚至国际的带动作用不可小觑。代理了何翔宇、高露迪等中国青年艺术家的空白空间不仅参与了两场艺博会,同时高露迪的个展“1:1”也在11月11日于上海乔空间开幕,通过一城三地的布局展现了这一画廊在短时间内的集群效应。

空白空间于ART021的展位 致谢空白空间

这一艺术机构在疫情之下也持续保持与国际艺术界的沟通。空白空间总监张迪表示,在当前情形下,当代艺术如何真正度过疫情难关,还需要全球艺术系统共同努力。其代理艺术家何翔宇和Christine Sun Kim参与纽约Drawing Center展览“100 Drawings from Now”,在刚刚宣布的瑞士文化基金会2021年艺术家驻留项目中,童文敏,王海洋和杨健三位艺术家入选。同时,她还透露,在今年4月推出的王拓线上个展“正站在歧路上”接近半数的访问来自海外。

在中国大陆艺术市场的喜讯之后,17日,巴塞尔香港艺术展和台北当代艺博会纷纷宣布延期。全球停摆之下,中国艺术圈的“好气候”不能仅限于单纯的数字讨论层面,深受疫情反复困扰的欧美市场和充满活力的中国市场如何实现积极的资源流动,将是在交易的狂热之后,于不断被割裂的社会语境下回归焦点的重要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狂欢”之后

发布日期:2020-11-20 07:19
摘要:全球停摆之际,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风景独好。上海两个艺博会销售火热。疫情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加倍放大。



 | 魏宁均

OR--商业新媒体

11月9日,上海浦东新增1例本地确诊病例,除每日在入境后接受闭环管理的零星输入病例之外,这是上海在近几个月唯一的一例本地确诊。

该病例对各行业都像是一次压力测试。迎接40万余名注册观众的进博会将在10日结束,同时已经持续两周的“双十一”购物节也将告一段落。对于艺术行业而言,即将在11日和12日开幕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无疑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鉴于美国和欧洲等重要艺术市场的疫情尚未消减,部分期盼能够在三四季度回暖的国外画廊将继续面对运营的压力。而中国伴随着疫情的有效控制,不仅与藏家的线下触点逐渐恢复;同时这两场艺博会的成功落地,无疑也是为中外画廊注入的一针强心剂。

尽管中国下半年艺术市场逐渐回温,但仍有不少声音唱衰本年度艺博会的规模,尤其在6月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官方宣布叫停今年的PHOTOFAIRS Shanghai后,基于国外画廊(尤其是在中国开设独立空间的画廊)越洋操作的挑战以及绝大多数海外藏家的旅行限制,国内藏家是否在市场的紧缩之后充分在这两场艺博会展现其购买力开始仍旧存疑。

热潮下的再思考

但于11日开始VIP预展的西岸艺博会所呈现的盛景打破了所有人的疑虑。早在开幕之前,西岸艺术中心前百余米的长龙便足以展示藏家的热情。并且,就首日的交易成绩而言,流量也成功转化为了交易。对于绝大多数参展的中外艺术机构而言,本年度在上海举行的这两场艺博会,无疑将是今年他们能够参加的最大规模,且能在中国这一充满韧性的艺术市场上获得最大曝光度的两场展会,而他们也竭尽全力抓住这一机遇。

能够展现画廊诚意的,便是超高价格作品的露出:由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带来的Anish Kapoor的作品《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在VIP日便以800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也让该画廊在当天轻松跃入千万元俱乐部;来自大田秀则画廊(OTA FINE ARTS)旗下明星艺术家草间弥生的高达2000万元人民币的雕塑《花朵讲述我所赐给天空的心》也成为整个展厅中最耀眼的作品;另一边,位于上海展览中心的ART021,香格纳画廊(ShanghART Gallery)带来的高达280万的余友涵作品《2018-9-3,2018》也已售出,老牌蓝筹画廊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也通过展出John Smith,Luc Tuymans,Neo Rauch的力作,在四天内达成超过550万美元的交易额。

Anish Kapoor, 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 2020, 156 x 156 x 22.5 cm 致谢艺术家和里森画廊

规则是由一个个巧合构筑而成的。就在西岸艺博会首日告捷后,阿里巴巴也相继宣布,11月11日全天,阿里系全平台交易额达到4982亿元,同比增长85.62%。无论是阿里这一巨型商业体还是中国艺术市场这个“小”圈子,很多人都选择用“狂欢”、“报复型消费”来形容其折射出的中国消费市场的急速复苏。但这未免是一个太过结果导向型的结论,尤其对于艺术品这一特殊的“品类”而言。

在里森画廊亚洲总监董道兹(David Tung)看来,上半年艺术市场的相对沉寂反而催化了藏家能够更好地反思个人收藏喜好与投资意向:“疫情为大家提供了时间能够放慢步伐,关注更多的问题,包括了解和学习海外的艺术家和其作品。在此之上的交流和转化,促使了当下市场上专注点发生较大的转变。”

因此,在这两场艺博会我们能够看到,告别了以往艺术市场的秋忙,今年画廊在呈现作品和构建品牌身份的方式更具层次也更为专注,更加成熟(即经过市场考验)的作品更能驱动成交意向。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本次于西岸艺博会推出的“形神兼备”(Gesture & Spirit)群展,跳出了艺博会惯常围绕“影响力”和“价格”的拼盘布展方式,通过David Smith、曾梵志、Rita Ackermann等艺术家不同维度及多媒介的作品,以基于画廊本身的发展脉络,深入探讨“当下”的意义。

Wes Lang, This is Happiness, 2019, 763 x 214 cm 致谢艺术家和阿尔敏•莱希画廊

在去年6月登陆上海的阿尔敏•莱希画廊(Almine Rech Gallery)则在西岸艺博会和ART021的两个展位上展现了不同的布展选品逻辑。在ART021中,该画廊选择了一系列年代、地域和风格都各不相同的艺术家的19件作品;而在西岸艺博会,则推出了深受公路文化和美国原住民文化影响的美国艺术家Wes Lang的个展。阿尔敏•莱希画廊亚洲总监张震中(Damien Zhang)表示:“我们自2017年起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在过往的几届一直以群展的方式亮相。今年我们尝试推出个展项目,以新的方式对话这里的藏家、机构和公众。西岸艺术中心宽阔的建筑空间也确实与我们这次Wes Lang的个展项目相得益彰——这次呈现的七米巨幅画作也成为了整场艺博会的亮点之一。”

扎根中国

同时参加两场艺博会对于画廊而言,意味着高负荷的工作,但回报也是双倍的。被延伸的空间与时间不仅不会稀释交易,同时给予画廊契机以更全面地展现作品,并提供了额外的专注点,尤其对于还未能在中国市场上深入布局的国外画廊,这是一个极好的丰富画廊品牌在本地市场藏家心中形象的机遇。

但并不是所有画廊都能有这一资源参与这两场艺博会。疫情原因,西岸艺博会参展画廊从97家缩减到51家;刨去今年新设立的PLATFORM线上单元的24家画廊,ART021的线下画廊阵列也从去年的110家缩减至80家,尤其是容纳众多中小国外画廊的DETOUR“绕行”单元的画廊数量大幅下滑。

近几年得益于中国艺术品税收的优惠政策和制度倾斜所带来的运营成本降低,资本雄厚的蓝筹画廊借此纷纷开设了中国的新驻地,进一步加深与中国市场的联结。自2018年起相继进驻上海虎丘路27号琥珀大楼的三家国际画廊:里森画廊、贝浩登(Perrotin)与阿尔敏•莱希画廊,以及更多早年就落地中国的国际画廊,其本地团队和空间的意义在今年被放大。

阿尔敏•莱希画廊创始人Almine Rech-Picasso将本次展会项目的成功落地归功于中国新空间和后继的团队建设:“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由于特殊时期旅行政策的限制,国外的销售和布展同事无法到场协助我们。在画廊空间举办展览的同时参加两个艺博会确实对于人员配置有很高的要求。合理分配有限的本地团队成员的工作时间和地点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上海团队今年出色且高效地兼顾和完成了这三个项目。”

部分如Galerie Thaddaeus Ropac这类中国艺博会常客尽管没有长期空间,但也通过常设的亚洲团队的辅助登陆艺博会。但相较以往,大多国际画廊只能选择缺席或参加相关的线上项目。里森画廊在今年已经陆续在线上推出数个展览,并参加了Art Basel与Frieze的线上艺博会,但董道兹仍认为线下对于画廊和作品本身仍是不可或缺的沟通渠道:“对线上与线下联结方式的需求已经非常明确,这一行业线上化的势态正在推进且无法逆转。但大家还是希望来到现场与他人交流,并亲自体验艺术品的魅力。”

数字之后

疫情的有效控制或许是交易的催化剂,但中国在国际艺术市场地位的上升已是不争的趋势。据2020年3月发布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居全球第三大艺术品市场,市场占有率为18%。此外不仅是中国藏家的全球影响力正在提高,本土艺术家也同样在渗透国际市场,不仅刘野,刘小东等成熟艺术家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不俗成绩,郝量、陈飞等80后艺术家也相继站稳脚跟。

在疫情的影响下,作为首先复苏的重要市场,中国本土画廊对于国内甚至国际的带动作用不可小觑。代理了何翔宇、高露迪等中国青年艺术家的空白空间不仅参与了两场艺博会,同时高露迪的个展“1:1”也在11月11日于上海乔空间开幕,通过一城三地的布局展现了这一画廊在短时间内的集群效应。

空白空间于ART021的展位 致谢空白空间

这一艺术机构在疫情之下也持续保持与国际艺术界的沟通。空白空间总监张迪表示,在当前情形下,当代艺术如何真正度过疫情难关,还需要全球艺术系统共同努力。其代理艺术家何翔宇和Christine Sun Kim参与纽约Drawing Center展览“100 Drawings from Now”,在刚刚宣布的瑞士文化基金会2021年艺术家驻留项目中,童文敏,王海洋和杨健三位艺术家入选。同时,她还透露,在今年4月推出的王拓线上个展“正站在歧路上”接近半数的访问来自海外。

在中国大陆艺术市场的喜讯之后,17日,巴塞尔香港艺术展和台北当代艺博会纷纷宣布延期。全球停摆之下,中国艺术圈的“好气候”不能仅限于单纯的数字讨论层面,深受疫情反复困扰的欧美市场和充满活力的中国市场如何实现积极的资源流动,将是在交易的狂热之后,于不断被割裂的社会语境下回归焦点的重要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全球停摆之际,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风景独好。上海两个艺博会销售火热。疫情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加倍放大。



 | 魏宁均

OR--商业新媒体

11月9日,上海浦东新增1例本地确诊病例,除每日在入境后接受闭环管理的零星输入病例之外,这是上海在近几个月唯一的一例本地确诊。

该病例对各行业都像是一次压力测试。迎接40万余名注册观众的进博会将在10日结束,同时已经持续两周的“双十一”购物节也将告一段落。对于艺术行业而言,即将在11日和12日开幕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以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无疑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鉴于美国和欧洲等重要艺术市场的疫情尚未消减,部分期盼能够在三四季度回暖的国外画廊将继续面对运营的压力。而中国伴随着疫情的有效控制,不仅与藏家的线下触点逐渐恢复;同时这两场艺博会的成功落地,无疑也是为中外画廊注入的一针强心剂。

尽管中国下半年艺术市场逐渐回温,但仍有不少声音唱衰本年度艺博会的规模,尤其在6月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官方宣布叫停今年的PHOTOFAIRS Shanghai后,基于国外画廊(尤其是在中国开设独立空间的画廊)越洋操作的挑战以及绝大多数海外藏家的旅行限制,国内藏家是否在市场的紧缩之后充分在这两场艺博会展现其购买力开始仍旧存疑。

热潮下的再思考

但于11日开始VIP预展的西岸艺博会所呈现的盛景打破了所有人的疑虑。早在开幕之前,西岸艺术中心前百余米的长龙便足以展示藏家的热情。并且,就首日的交易成绩而言,流量也成功转化为了交易。对于绝大多数参展的中外艺术机构而言,本年度在上海举行的这两场艺博会,无疑将是今年他们能够参加的最大规模,且能在中国这一充满韧性的艺术市场上获得最大曝光度的两场展会,而他们也竭尽全力抓住这一机遇。

能够展现画廊诚意的,便是超高价格作品的露出:由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带来的Anish Kapoor的作品《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在VIP日便以800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也让该画廊在当天轻松跃入千万元俱乐部;来自大田秀则画廊(OTA FINE ARTS)旗下明星艺术家草间弥生的高达2000万元人民币的雕塑《花朵讲述我所赐给天空的心》也成为整个展厅中最耀眼的作品;另一边,位于上海展览中心的ART021,香格纳画廊(ShanghART Gallery)带来的高达280万的余友涵作品《2018-9-3,2018》也已售出,老牌蓝筹画廊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也通过展出John Smith,Luc Tuymans,Neo Rauch的力作,在四天内达成超过550万美元的交易额。

Anish Kapoor, Mipa 5 and Oriental Blue Satin, 2020, 156 x 156 x 22.5 cm 致谢艺术家和里森画廊

规则是由一个个巧合构筑而成的。就在西岸艺博会首日告捷后,阿里巴巴也相继宣布,11月11日全天,阿里系全平台交易额达到4982亿元,同比增长85.62%。无论是阿里这一巨型商业体还是中国艺术市场这个“小”圈子,很多人都选择用“狂欢”、“报复型消费”来形容其折射出的中国消费市场的急速复苏。但这未免是一个太过结果导向型的结论,尤其对于艺术品这一特殊的“品类”而言。

在里森画廊亚洲总监董道兹(David Tung)看来,上半年艺术市场的相对沉寂反而催化了藏家能够更好地反思个人收藏喜好与投资意向:“疫情为大家提供了时间能够放慢步伐,关注更多的问题,包括了解和学习海外的艺术家和其作品。在此之上的交流和转化,促使了当下市场上专注点发生较大的转变。”

因此,在这两场艺博会我们能够看到,告别了以往艺术市场的秋忙,今年画廊在呈现作品和构建品牌身份的方式更具层次也更为专注,更加成熟(即经过市场考验)的作品更能驱动成交意向。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本次于西岸艺博会推出的“形神兼备”(Gesture & Spirit)群展,跳出了艺博会惯常围绕“影响力”和“价格”的拼盘布展方式,通过David Smith、曾梵志、Rita Ackermann等艺术家不同维度及多媒介的作品,以基于画廊本身的发展脉络,深入探讨“当下”的意义。

Wes Lang, This is Happiness, 2019, 763 x 214 cm 致谢艺术家和阿尔敏•莱希画廊

在去年6月登陆上海的阿尔敏•莱希画廊(Almine Rech Gallery)则在西岸艺博会和ART021的两个展位上展现了不同的布展选品逻辑。在ART021中,该画廊选择了一系列年代、地域和风格都各不相同的艺术家的19件作品;而在西岸艺博会,则推出了深受公路文化和美国原住民文化影响的美国艺术家Wes Lang的个展。阿尔敏•莱希画廊亚洲总监张震中(Damien Zhang)表示:“我们自2017年起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在过往的几届一直以群展的方式亮相。今年我们尝试推出个展项目,以新的方式对话这里的藏家、机构和公众。西岸艺术中心宽阔的建筑空间也确实与我们这次Wes Lang的个展项目相得益彰——这次呈现的七米巨幅画作也成为了整场艺博会的亮点之一。”

扎根中国

同时参加两场艺博会对于画廊而言,意味着高负荷的工作,但回报也是双倍的。被延伸的空间与时间不仅不会稀释交易,同时给予画廊契机以更全面地展现作品,并提供了额外的专注点,尤其对于还未能在中国市场上深入布局的国外画廊,这是一个极好的丰富画廊品牌在本地市场藏家心中形象的机遇。

但并不是所有画廊都能有这一资源参与这两场艺博会。疫情原因,西岸艺博会参展画廊从97家缩减到51家;刨去今年新设立的PLATFORM线上单元的24家画廊,ART021的线下画廊阵列也从去年的110家缩减至80家,尤其是容纳众多中小国外画廊的DETOUR“绕行”单元的画廊数量大幅下滑。

近几年得益于中国艺术品税收的优惠政策和制度倾斜所带来的运营成本降低,资本雄厚的蓝筹画廊借此纷纷开设了中国的新驻地,进一步加深与中国市场的联结。自2018年起相继进驻上海虎丘路27号琥珀大楼的三家国际画廊:里森画廊、贝浩登(Perrotin)与阿尔敏•莱希画廊,以及更多早年就落地中国的国际画廊,其本地团队和空间的意义在今年被放大。

阿尔敏•莱希画廊创始人Almine Rech-Picasso将本次展会项目的成功落地归功于中国新空间和后继的团队建设:“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由于特殊时期旅行政策的限制,国外的销售和布展同事无法到场协助我们。在画廊空间举办展览的同时参加两个艺博会确实对于人员配置有很高的要求。合理分配有限的本地团队成员的工作时间和地点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上海团队今年出色且高效地兼顾和完成了这三个项目。”

部分如Galerie Thaddaeus Ropac这类中国艺博会常客尽管没有长期空间,但也通过常设的亚洲团队的辅助登陆艺博会。但相较以往,大多国际画廊只能选择缺席或参加相关的线上项目。里森画廊在今年已经陆续在线上推出数个展览,并参加了Art Basel与Frieze的线上艺博会,但董道兹仍认为线下对于画廊和作品本身仍是不可或缺的沟通渠道:“对线上与线下联结方式的需求已经非常明确,这一行业线上化的势态正在推进且无法逆转。但大家还是希望来到现场与他人交流,并亲自体验艺术品的魅力。”

数字之后

疫情的有效控制或许是交易的催化剂,但中国在国际艺术市场地位的上升已是不争的趋势。据2020年3月发布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居全球第三大艺术品市场,市场占有率为18%。此外不仅是中国藏家的全球影响力正在提高,本土艺术家也同样在渗透国际市场,不仅刘野,刘小东等成熟艺术家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不俗成绩,郝量、陈飞等80后艺术家也相继站稳脚跟。

在疫情的影响下,作为首先复苏的重要市场,中国本土画廊对于国内甚至国际的带动作用不可小觑。代理了何翔宇、高露迪等中国青年艺术家的空白空间不仅参与了两场艺博会,同时高露迪的个展“1:1”也在11月11日于上海乔空间开幕,通过一城三地的布局展现了这一画廊在短时间内的集群效应。

空白空间于ART021的展位 致谢空白空间

这一艺术机构在疫情之下也持续保持与国际艺术界的沟通。空白空间总监张迪表示,在当前情形下,当代艺术如何真正度过疫情难关,还需要全球艺术系统共同努力。其代理艺术家何翔宇和Christine Sun Kim参与纽约Drawing Center展览“100 Drawings from Now”,在刚刚宣布的瑞士文化基金会2021年艺术家驻留项目中,童文敏,王海洋和杨健三位艺术家入选。同时,她还透露,在今年4月推出的王拓线上个展“正站在歧路上”接近半数的访问来自海外。

在中国大陆艺术市场的喜讯之后,17日,巴塞尔香港艺术展和台北当代艺博会纷纷宣布延期。全球停摆之下,中国艺术圈的“好气候”不能仅限于单纯的数字讨论层面,深受疫情反复困扰的欧美市场和充满活力的中国市场如何实现积极的资源流动,将是在交易的狂热之后,于不断被割裂的社会语境下回归焦点的重要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