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承诺在2060年前把碳排放减至零水平。就眼下而言,外界试图从“十四五”规划评估中国政府兑现这一承诺的认真程度。



 |  夏洛特•米德尔赫斯特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9月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前把二氧化碳排放量削减至零水平。这一承诺既受到各界欢迎,也令各方惊讶。

它表明了中方的明确意图,即中国将在美国让位之际肩负起引领世界进入清洁能源时代的重任。

这一承诺受到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称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之为“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重要一步”,联合国(UN)则视之为“为了……世界”的进步。

如果成功,中国将成为全球减排幅度最大的国家。非营利研究机构“气候行动追踪者”(Climate Action Tracker)表示,这个新目标——如果实现的话——将把全球变暖的预测值拉低0.2到0.3摄氏度。

但这一公开承诺也引发了质疑。如今,中国占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近三分之一。二氧化碳排放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因。中国使用的能源有大约60%来自煤炭,而且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

一些观察人士质疑:碳中和的目标与中国目前的煤炭扩张有没有可能协调?北京方面是否有政治意愿推动实现其承诺所需的清洁能源革命?

美国倡导机构——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亚洲高级战略主任费楠茉(Barbara Finamore)表示:“实现碳中和将要求中国逐步淘汰几乎所有的化石燃料,并大幅加快发展太阳能、风能等零碳电力来源。”

多名分析人士称,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必须在未来10年内决定性地转向可再生能源。中国预计在此期间其碳排放将达到峰值。

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国际气候倡议(International Climate Initiative)负责人戴维•瓦斯科(David Waskow)表示:“你不能绕过2030年去谈2060年。”

值得注意的是,该承诺将中国的2030年碳排放峰值变成了一个硬性目标。但怀疑论者认为,继续批准新的煤炭项目与脱碳的目标相矛盾。另一些人认为,向绿色能源的加速发展,最终将抵消短期的煤炭项目管道。

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研究主管亚历克斯•惠特沃思(Alex Whitworth)表示:“在现实中,本世纪20年代发生的事情不会对2060年的目标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燃煤电厂可以运行30年,然后在2060年之前退役。与此同时,效率更高的新电厂能够抵消那些可被关停的效率较低的老电厂的部分排放。”

就眼下而言,外界将注意力转向这一目标将如何影响中国目前正在起草的“十四五”规划。将于明年发布的这份经济发展路线图,将被解读为对北京方面承诺的考验。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总干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今年9月表示,该规划的细节“将告诉我们中国政府的认真程度”。

今年10月,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Climate Chang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发布了对“十四五”规划中更严格的节能和减排目标的建议。

报告作者之一、何建坤教授分析称,中国要实现最终的净零排放目标,就必须在2025年之前,将非化石燃料在一次能源消费中所占比例从16%(今年的预测)提高到20%。他还建议,应首次将碳排放上限纳入“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限制为每年105亿吨(基于2020年的预测,这只比中国目前103亿吨的排放量高出一点点)。

伍德麦肯兹的数据显示,这一转型的成本可能达到5万亿美元。尽管中国经济在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后反弹的速度快于多数其他国家(第三季度同比增长4.9%),但这一资金挑战的规模是巨大的。

中国智库——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Green Finance)院长王遥教授表示:“需要向绿色和低碳经济部门提供多得多的融资,向污染和高排放部门大幅减少融资。”

上月,中国生态环境部发布了新的指导意见,说明这一承诺将如何影响中国的金融体系。

王遥教授表示:“(《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规定)中国必须积极努力,吸引和便利国际资本流入国内。这包括外国投资者参与中国的活动、发行绿色债券、购买绿色人民币资产,以及鼓励在此类交易所使用人民币。”

她说:“就其本身而言,中国经济不必从根本上转型为低碳经济,而是进入经济的能源来源将会改变。”

其中一种此类来源是绿色氢能。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东亚分部高级政策顾问李硕表示,氢能,以及大规模的能源存储,尚未得到北京方面的支持。然而,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科技部部长、领先的政策顾问万钢已呼吁中国建设一个全面的“氢能社会”。

根据能源转型委员会(Energy Transitions Commission)和落基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的计算,要实现“零净”目标,氢的使用量需要从现在的每年2500万吨增加到8100万吨以上。与此同时,到2050年,中国的电池存储容量可能增至510吉瓦(GW),约为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预计的全球总容量的一半,单位成本很可能随时间推移而大幅下降。

在航运中使用生物燃料、氨,以及回收利用建筑物中的工业废热,也将发挥作用。但那些民众仍严重依赖煤炭行业维持生计的省份的命运仍然不确定。

李硕表示:“这些都不容易。好消息是我们有现成的技术,清洁能源的成本正在下降,政治意愿正在增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如何实现零排放承诺?

发布日期:2020-11-09 17:23
中国承诺在2060年前把碳排放减至零水平。就眼下而言,外界试图从“十四五”规划评估中国政府兑现这一承诺的认真程度。



 |  夏洛特•米德尔赫斯特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9月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前把二氧化碳排放量削减至零水平。这一承诺既受到各界欢迎,也令各方惊讶。

它表明了中方的明确意图,即中国将在美国让位之际肩负起引领世界进入清洁能源时代的重任。

这一承诺受到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称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之为“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重要一步”,联合国(UN)则视之为“为了……世界”的进步。

如果成功,中国将成为全球减排幅度最大的国家。非营利研究机构“气候行动追踪者”(Climate Action Tracker)表示,这个新目标——如果实现的话——将把全球变暖的预测值拉低0.2到0.3摄氏度。

但这一公开承诺也引发了质疑。如今,中国占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近三分之一。二氧化碳排放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因。中国使用的能源有大约60%来自煤炭,而且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

一些观察人士质疑:碳中和的目标与中国目前的煤炭扩张有没有可能协调?北京方面是否有政治意愿推动实现其承诺所需的清洁能源革命?

美国倡导机构——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亚洲高级战略主任费楠茉(Barbara Finamore)表示:“实现碳中和将要求中国逐步淘汰几乎所有的化石燃料,并大幅加快发展太阳能、风能等零碳电力来源。”

多名分析人士称,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必须在未来10年内决定性地转向可再生能源。中国预计在此期间其碳排放将达到峰值。

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国际气候倡议(International Climate Initiative)负责人戴维•瓦斯科(David Waskow)表示:“你不能绕过2030年去谈2060年。”

值得注意的是,该承诺将中国的2030年碳排放峰值变成了一个硬性目标。但怀疑论者认为,继续批准新的煤炭项目与脱碳的目标相矛盾。另一些人认为,向绿色能源的加速发展,最终将抵消短期的煤炭项目管道。

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研究主管亚历克斯•惠特沃思(Alex Whitworth)表示:“在现实中,本世纪20年代发生的事情不会对2060年的目标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燃煤电厂可以运行30年,然后在2060年之前退役。与此同时,效率更高的新电厂能够抵消那些可被关停的效率较低的老电厂的部分排放。”

就眼下而言,外界将注意力转向这一目标将如何影响中国目前正在起草的“十四五”规划。将于明年发布的这份经济发展路线图,将被解读为对北京方面承诺的考验。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总干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今年9月表示,该规划的细节“将告诉我们中国政府的认真程度”。

今年10月,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Climate Chang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发布了对“十四五”规划中更严格的节能和减排目标的建议。

报告作者之一、何建坤教授分析称,中国要实现最终的净零排放目标,就必须在2025年之前,将非化石燃料在一次能源消费中所占比例从16%(今年的预测)提高到20%。他还建议,应首次将碳排放上限纳入“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限制为每年105亿吨(基于2020年的预测,这只比中国目前103亿吨的排放量高出一点点)。

伍德麦肯兹的数据显示,这一转型的成本可能达到5万亿美元。尽管中国经济在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后反弹的速度快于多数其他国家(第三季度同比增长4.9%),但这一资金挑战的规模是巨大的。

中国智库——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Green Finance)院长王遥教授表示:“需要向绿色和低碳经济部门提供多得多的融资,向污染和高排放部门大幅减少融资。”

上月,中国生态环境部发布了新的指导意见,说明这一承诺将如何影响中国的金融体系。

王遥教授表示:“(《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规定)中国必须积极努力,吸引和便利国际资本流入国内。这包括外国投资者参与中国的活动、发行绿色债券、购买绿色人民币资产,以及鼓励在此类交易所使用人民币。”

她说:“就其本身而言,中国经济不必从根本上转型为低碳经济,而是进入经济的能源来源将会改变。”

其中一种此类来源是绿色氢能。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东亚分部高级政策顾问李硕表示,氢能,以及大规模的能源存储,尚未得到北京方面的支持。然而,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科技部部长、领先的政策顾问万钢已呼吁中国建设一个全面的“氢能社会”。

根据能源转型委员会(Energy Transitions Commission)和落基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的计算,要实现“零净”目标,氢的使用量需要从现在的每年2500万吨增加到8100万吨以上。与此同时,到2050年,中国的电池存储容量可能增至510吉瓦(GW),约为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预计的全球总容量的一半,单位成本很可能随时间推移而大幅下降。

在航运中使用生物燃料、氨,以及回收利用建筑物中的工业废热,也将发挥作用。但那些民众仍严重依赖煤炭行业维持生计的省份的命运仍然不确定。

李硕表示:“这些都不容易。好消息是我们有现成的技术,清洁能源的成本正在下降,政治意愿正在增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承诺在2060年前把碳排放减至零水平。就眼下而言,外界试图从“十四五”规划评估中国政府兑现这一承诺的认真程度。



 |  夏洛特•米德尔赫斯特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9月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前把二氧化碳排放量削减至零水平。这一承诺既受到各界欢迎,也令各方惊讶。

它表明了中方的明确意图,即中国将在美国让位之际肩负起引领世界进入清洁能源时代的重任。

这一承诺受到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称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之为“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重要一步”,联合国(UN)则视之为“为了……世界”的进步。

如果成功,中国将成为全球减排幅度最大的国家。非营利研究机构“气候行动追踪者”(Climate Action Tracker)表示,这个新目标——如果实现的话——将把全球变暖的预测值拉低0.2到0.3摄氏度。

但这一公开承诺也引发了质疑。如今,中国占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近三分之一。二氧化碳排放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因。中国使用的能源有大约60%来自煤炭,而且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

一些观察人士质疑:碳中和的目标与中国目前的煤炭扩张有没有可能协调?北京方面是否有政治意愿推动实现其承诺所需的清洁能源革命?

美国倡导机构——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亚洲高级战略主任费楠茉(Barbara Finamore)表示:“实现碳中和将要求中国逐步淘汰几乎所有的化石燃料,并大幅加快发展太阳能、风能等零碳电力来源。”

多名分析人士称,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必须在未来10年内决定性地转向可再生能源。中国预计在此期间其碳排放将达到峰值。

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国际气候倡议(International Climate Initiative)负责人戴维•瓦斯科(David Waskow)表示:“你不能绕过2030年去谈2060年。”

值得注意的是,该承诺将中国的2030年碳排放峰值变成了一个硬性目标。但怀疑论者认为,继续批准新的煤炭项目与脱碳的目标相矛盾。另一些人认为,向绿色能源的加速发展,最终将抵消短期的煤炭项目管道。

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研究主管亚历克斯•惠特沃思(Alex Whitworth)表示:“在现实中,本世纪20年代发生的事情不会对2060年的目标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燃煤电厂可以运行30年,然后在2060年之前退役。与此同时,效率更高的新电厂能够抵消那些可被关停的效率较低的老电厂的部分排放。”

就眼下而言,外界将注意力转向这一目标将如何影响中国目前正在起草的“十四五”规划。将于明年发布的这份经济发展路线图,将被解读为对北京方面承诺的考验。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总干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今年9月表示,该规划的细节“将告诉我们中国政府的认真程度”。

今年10月,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Climate Chang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发布了对“十四五”规划中更严格的节能和减排目标的建议。

报告作者之一、何建坤教授分析称,中国要实现最终的净零排放目标,就必须在2025年之前,将非化石燃料在一次能源消费中所占比例从16%(今年的预测)提高到20%。他还建议,应首次将碳排放上限纳入“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限制为每年105亿吨(基于2020年的预测,这只比中国目前103亿吨的排放量高出一点点)。

伍德麦肯兹的数据显示,这一转型的成本可能达到5万亿美元。尽管中国经济在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后反弹的速度快于多数其他国家(第三季度同比增长4.9%),但这一资金挑战的规模是巨大的。

中国智库——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Green Finance)院长王遥教授表示:“需要向绿色和低碳经济部门提供多得多的融资,向污染和高排放部门大幅减少融资。”

上月,中国生态环境部发布了新的指导意见,说明这一承诺将如何影响中国的金融体系。

王遥教授表示:“(《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规定)中国必须积极努力,吸引和便利国际资本流入国内。这包括外国投资者参与中国的活动、发行绿色债券、购买绿色人民币资产,以及鼓励在此类交易所使用人民币。”

她说:“就其本身而言,中国经济不必从根本上转型为低碳经济,而是进入经济的能源来源将会改变。”

其中一种此类来源是绿色氢能。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东亚分部高级政策顾问李硕表示,氢能,以及大规模的能源存储,尚未得到北京方面的支持。然而,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科技部部长、领先的政策顾问万钢已呼吁中国建设一个全面的“氢能社会”。

根据能源转型委员会(Energy Transitions Commission)和落基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的计算,要实现“零净”目标,氢的使用量需要从现在的每年2500万吨增加到8100万吨以上。与此同时,到2050年,中国的电池存储容量可能增至510吉瓦(GW),约为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预计的全球总容量的一半,单位成本很可能随时间推移而大幅下降。

在航运中使用生物燃料、氨,以及回收利用建筑物中的工业废热,也将发挥作用。但那些民众仍严重依赖煤炭行业维持生计的省份的命运仍然不确定。

李硕表示:“这些都不容易。好消息是我们有现成的技术,清洁能源的成本正在下降,政治意愿正在增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如何实现零排放承诺?

发布日期:2020-11-09 17:23
中国承诺在2060年前把碳排放减至零水平。就眼下而言,外界试图从“十四五”规划评估中国政府兑现这一承诺的认真程度。



 |  夏洛特•米德尔赫斯特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9月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前把二氧化碳排放量削减至零水平。这一承诺既受到各界欢迎,也令各方惊讶。

它表明了中方的明确意图,即中国将在美国让位之际肩负起引领世界进入清洁能源时代的重任。

这一承诺受到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称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之为“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重要一步”,联合国(UN)则视之为“为了……世界”的进步。

如果成功,中国将成为全球减排幅度最大的国家。非营利研究机构“气候行动追踪者”(Climate Action Tracker)表示,这个新目标——如果实现的话——将把全球变暖的预测值拉低0.2到0.3摄氏度。

但这一公开承诺也引发了质疑。如今,中国占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近三分之一。二氧化碳排放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因。中国使用的能源有大约60%来自煤炭,而且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

一些观察人士质疑:碳中和的目标与中国目前的煤炭扩张有没有可能协调?北京方面是否有政治意愿推动实现其承诺所需的清洁能源革命?

美国倡导机构——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亚洲高级战略主任费楠茉(Barbara Finamore)表示:“实现碳中和将要求中国逐步淘汰几乎所有的化石燃料,并大幅加快发展太阳能、风能等零碳电力来源。”

多名分析人士称,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必须在未来10年内决定性地转向可再生能源。中国预计在此期间其碳排放将达到峰值。

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国际气候倡议(International Climate Initiative)负责人戴维•瓦斯科(David Waskow)表示:“你不能绕过2030年去谈2060年。”

值得注意的是,该承诺将中国的2030年碳排放峰值变成了一个硬性目标。但怀疑论者认为,继续批准新的煤炭项目与脱碳的目标相矛盾。另一些人认为,向绿色能源的加速发展,最终将抵消短期的煤炭项目管道。

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研究主管亚历克斯•惠特沃思(Alex Whitworth)表示:“在现实中,本世纪20年代发生的事情不会对2060年的目标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燃煤电厂可以运行30年,然后在2060年之前退役。与此同时,效率更高的新电厂能够抵消那些可被关停的效率较低的老电厂的部分排放。”

就眼下而言,外界将注意力转向这一目标将如何影响中国目前正在起草的“十四五”规划。将于明年发布的这份经济发展路线图,将被解读为对北京方面承诺的考验。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总干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今年9月表示,该规划的细节“将告诉我们中国政府的认真程度”。

今年10月,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Climate Chang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发布了对“十四五”规划中更严格的节能和减排目标的建议。

报告作者之一、何建坤教授分析称,中国要实现最终的净零排放目标,就必须在2025年之前,将非化石燃料在一次能源消费中所占比例从16%(今年的预测)提高到20%。他还建议,应首次将碳排放上限纳入“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限制为每年105亿吨(基于2020年的预测,这只比中国目前103亿吨的排放量高出一点点)。

伍德麦肯兹的数据显示,这一转型的成本可能达到5万亿美元。尽管中国经济在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后反弹的速度快于多数其他国家(第三季度同比增长4.9%),但这一资金挑战的规模是巨大的。

中国智库——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Green Finance)院长王遥教授表示:“需要向绿色和低碳经济部门提供多得多的融资,向污染和高排放部门大幅减少融资。”

上月,中国生态环境部发布了新的指导意见,说明这一承诺将如何影响中国的金融体系。

王遥教授表示:“(《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规定)中国必须积极努力,吸引和便利国际资本流入国内。这包括外国投资者参与中国的活动、发行绿色债券、购买绿色人民币资产,以及鼓励在此类交易所使用人民币。”

她说:“就其本身而言,中国经济不必从根本上转型为低碳经济,而是进入经济的能源来源将会改变。”

其中一种此类来源是绿色氢能。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东亚分部高级政策顾问李硕表示,氢能,以及大规模的能源存储,尚未得到北京方面的支持。然而,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科技部部长、领先的政策顾问万钢已呼吁中国建设一个全面的“氢能社会”。

根据能源转型委员会(Energy Transitions Commission)和落基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的计算,要实现“零净”目标,氢的使用量需要从现在的每年2500万吨增加到8100万吨以上。与此同时,到2050年,中国的电池存储容量可能增至510吉瓦(GW),约为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预计的全球总容量的一半,单位成本很可能随时间推移而大幅下降。

在航运中使用生物燃料、氨,以及回收利用建筑物中的工业废热,也将发挥作用。但那些民众仍严重依赖煤炭行业维持生计的省份的命运仍然不确定。

李硕表示:“这些都不容易。好消息是我们有现成的技术,清洁能源的成本正在下降,政治意愿正在增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承诺在2060年前把碳排放减至零水平。就眼下而言,外界试图从“十四五”规划评估中国政府兑现这一承诺的认真程度。



 |  夏洛特•米德尔赫斯特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9月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前把二氧化碳排放量削减至零水平。这一承诺既受到各界欢迎,也令各方惊讶。

它表明了中方的明确意图,即中国将在美国让位之际肩负起引领世界进入清洁能源时代的重任。

这一承诺受到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称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之为“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重要一步”,联合国(UN)则视之为“为了……世界”的进步。

如果成功,中国将成为全球减排幅度最大的国家。非营利研究机构“气候行动追踪者”(Climate Action Tracker)表示,这个新目标——如果实现的话——将把全球变暖的预测值拉低0.2到0.3摄氏度。

但这一公开承诺也引发了质疑。如今,中国占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近三分之一。二氧化碳排放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因。中国使用的能源有大约60%来自煤炭,而且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

一些观察人士质疑:碳中和的目标与中国目前的煤炭扩张有没有可能协调?北京方面是否有政治意愿推动实现其承诺所需的清洁能源革命?

美国倡导机构——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亚洲高级战略主任费楠茉(Barbara Finamore)表示:“实现碳中和将要求中国逐步淘汰几乎所有的化石燃料,并大幅加快发展太阳能、风能等零碳电力来源。”

多名分析人士称,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必须在未来10年内决定性地转向可再生能源。中国预计在此期间其碳排放将达到峰值。

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国际气候倡议(International Climate Initiative)负责人戴维•瓦斯科(David Waskow)表示:“你不能绕过2030年去谈2060年。”

值得注意的是,该承诺将中国的2030年碳排放峰值变成了一个硬性目标。但怀疑论者认为,继续批准新的煤炭项目与脱碳的目标相矛盾。另一些人认为,向绿色能源的加速发展,最终将抵消短期的煤炭项目管道。

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研究主管亚历克斯•惠特沃思(Alex Whitworth)表示:“在现实中,本世纪20年代发生的事情不会对2060年的目标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燃煤电厂可以运行30年,然后在2060年之前退役。与此同时,效率更高的新电厂能够抵消那些可被关停的效率较低的老电厂的部分排放。”

就眼下而言,外界将注意力转向这一目标将如何影响中国目前正在起草的“十四五”规划。将于明年发布的这份经济发展路线图,将被解读为对北京方面承诺的考验。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总干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今年9月表示,该规划的细节“将告诉我们中国政府的认真程度”。

今年10月,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Climate Chang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发布了对“十四五”规划中更严格的节能和减排目标的建议。

报告作者之一、何建坤教授分析称,中国要实现最终的净零排放目标,就必须在2025年之前,将非化石燃料在一次能源消费中所占比例从16%(今年的预测)提高到20%。他还建议,应首次将碳排放上限纳入“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限制为每年105亿吨(基于2020年的预测,这只比中国目前103亿吨的排放量高出一点点)。

伍德麦肯兹的数据显示,这一转型的成本可能达到5万亿美元。尽管中国经济在新冠病毒危机爆发后反弹的速度快于多数其他国家(第三季度同比增长4.9%),但这一资金挑战的规模是巨大的。

中国智库——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Green Finance)院长王遥教授表示:“需要向绿色和低碳经济部门提供多得多的融资,向污染和高排放部门大幅减少融资。”

上月,中国生态环境部发布了新的指导意见,说明这一承诺将如何影响中国的金融体系。

王遥教授表示:“(《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规定)中国必须积极努力,吸引和便利国际资本流入国内。这包括外国投资者参与中国的活动、发行绿色债券、购买绿色人民币资产,以及鼓励在此类交易所使用人民币。”

她说:“就其本身而言,中国经济不必从根本上转型为低碳经济,而是进入经济的能源来源将会改变。”

其中一种此类来源是绿色氢能。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东亚分部高级政策顾问李硕表示,氢能,以及大规模的能源存储,尚未得到北京方面的支持。然而,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科技部部长、领先的政策顾问万钢已呼吁中国建设一个全面的“氢能社会”。

根据能源转型委员会(Energy Transitions Commission)和落基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的计算,要实现“零净”目标,氢的使用量需要从现在的每年2500万吨增加到8100万吨以上。与此同时,到2050年,中国的电池存储容量可能增至510吉瓦(GW),约为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预计的全球总容量的一半,单位成本很可能随时间推移而大幅下降。

在航运中使用生物燃料、氨,以及回收利用建筑物中的工业废热,也将发挥作用。但那些民众仍严重依赖煤炭行业维持生计的省份的命运仍然不确定。

李硕表示:“这些都不容易。好消息是我们有现成的技术,清洁能源的成本正在下降,政治意愿正在增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