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

 

OR--商业新媒体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的行情,10月23日再度获得中国主管部门官员的正面评价。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有望为市场测试新的均衡汇率水平打开空间。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10月23日在发布会上称,近期人民币升值,主要是受到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出口形势良好,境外长期资金有序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幅度相对温和,2020年以来与主要货币表现是基本一致。

“汇率没有出现非常一致性的单边升贬值预期,短期套利资金大幅减少。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交易以实需、套保规避风险和资产保值增值为主,”王春英说,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

这些表述,与此前中国央行官员的表态取向一致。行长易纲本周称,外汇市场运行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升值;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货币政策,有利于人民币资产的全球竞争力。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上周也曾表示,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是对中国经济向好的反应;央行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预期。

试错空间

年初以来,境内外人民币累计上涨幅度分别达4.2%和4.3%,在亚洲货币中排名靠前;若自2020年5月低点算起,涨幅更超过7%。10月早先央行宣布将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归零后,一度被市场视为阻止升值信号,但不久即在央行官员发声后重拾升势。

中国对汇率升值表现出的容忍态度,超过市场预期。短期之内,只要市场不出现剧烈波动和单边预期,监管层就有可能继续放手让市场寻找均衡水平,而避免释放强烈的政策信号改变市场预期。

“监管层可以继续让市场试试寻找一个新的均衡价格,”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在采访中说,人民币升值背后包含内外博弈两种因素,通过基本面来解释是一个好的方式;而中国监管层近期的表态,也意味着给予市场更多空间进行尝试,对于汇率试错的容忍度较以往进一步提高。

近期,人民币市场除了中间价偶尔弱于市场预期、盘间不时有少数中资大行提供流动性缓解美元跌势之外,并未有其他强力手段对升值进行阻碍,而市场在短期企稳之后也往往再度随弱美元等因素转升。

此外,外汇局重启发放QDII额度,显得更愿意通过扩大跨境资金双向流动来平衡外汇市场供求,减少非市场化干预。

结售汇重返顺差

外汇局今天公布了9月结售汇等数据,当月代客结售汇顺差675亿元人民币,8月时为逆差167亿元。同期银行自身结售汇为逆差406亿元人民币,较8月逆差大幅扩大。远期结售汇顺差中,新签约的远期结、售汇均较上月放大,说明汇率波动扩大后,市场主体也在加大风险对冲力度。

王春英在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以来银行结售汇总体呈现顺差,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前三季度,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65%,较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

“聪明的市场总是能看到硬币的正反两面,既充分认可国内经济基本面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同时也高度关注各种外部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使人民币保持有涨有跌、双向波动,”王春英指出,企业应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进行适度套保。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外汇局肯定人民币升值 为市场新均衡打开空间

发布日期:2020-10-23 18:36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

 

OR--商业新媒体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的行情,10月23日再度获得中国主管部门官员的正面评价。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有望为市场测试新的均衡汇率水平打开空间。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10月23日在发布会上称,近期人民币升值,主要是受到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出口形势良好,境外长期资金有序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幅度相对温和,2020年以来与主要货币表现是基本一致。

“汇率没有出现非常一致性的单边升贬值预期,短期套利资金大幅减少。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交易以实需、套保规避风险和资产保值增值为主,”王春英说,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

这些表述,与此前中国央行官员的表态取向一致。行长易纲本周称,外汇市场运行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升值;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货币政策,有利于人民币资产的全球竞争力。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上周也曾表示,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是对中国经济向好的反应;央行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预期。

试错空间

年初以来,境内外人民币累计上涨幅度分别达4.2%和4.3%,在亚洲货币中排名靠前;若自2020年5月低点算起,涨幅更超过7%。10月早先央行宣布将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归零后,一度被市场视为阻止升值信号,但不久即在央行官员发声后重拾升势。

中国对汇率升值表现出的容忍态度,超过市场预期。短期之内,只要市场不出现剧烈波动和单边预期,监管层就有可能继续放手让市场寻找均衡水平,而避免释放强烈的政策信号改变市场预期。

“监管层可以继续让市场试试寻找一个新的均衡价格,”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在采访中说,人民币升值背后包含内外博弈两种因素,通过基本面来解释是一个好的方式;而中国监管层近期的表态,也意味着给予市场更多空间进行尝试,对于汇率试错的容忍度较以往进一步提高。

近期,人民币市场除了中间价偶尔弱于市场预期、盘间不时有少数中资大行提供流动性缓解美元跌势之外,并未有其他强力手段对升值进行阻碍,而市场在短期企稳之后也往往再度随弱美元等因素转升。

此外,外汇局重启发放QDII额度,显得更愿意通过扩大跨境资金双向流动来平衡外汇市场供求,减少非市场化干预。

结售汇重返顺差

外汇局今天公布了9月结售汇等数据,当月代客结售汇顺差675亿元人民币,8月时为逆差167亿元。同期银行自身结售汇为逆差406亿元人民币,较8月逆差大幅扩大。远期结售汇顺差中,新签约的远期结、售汇均较上月放大,说明汇率波动扩大后,市场主体也在加大风险对冲力度。

王春英在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以来银行结售汇总体呈现顺差,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前三季度,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65%,较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

“聪明的市场总是能看到硬币的正反两面,既充分认可国内经济基本面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同时也高度关注各种外部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使人民币保持有涨有跌、双向波动,”王春英指出,企业应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进行适度套保。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

 

OR--商业新媒体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的行情,10月23日再度获得中国主管部门官员的正面评价。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有望为市场测试新的均衡汇率水平打开空间。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10月23日在发布会上称,近期人民币升值,主要是受到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出口形势良好,境外长期资金有序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幅度相对温和,2020年以来与主要货币表现是基本一致。

“汇率没有出现非常一致性的单边升贬值预期,短期套利资金大幅减少。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交易以实需、套保规避风险和资产保值增值为主,”王春英说,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

这些表述,与此前中国央行官员的表态取向一致。行长易纲本周称,外汇市场运行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升值;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货币政策,有利于人民币资产的全球竞争力。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上周也曾表示,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是对中国经济向好的反应;央行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预期。

试错空间

年初以来,境内外人民币累计上涨幅度分别达4.2%和4.3%,在亚洲货币中排名靠前;若自2020年5月低点算起,涨幅更超过7%。10月早先央行宣布将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归零后,一度被市场视为阻止升值信号,但不久即在央行官员发声后重拾升势。

中国对汇率升值表现出的容忍态度,超过市场预期。短期之内,只要市场不出现剧烈波动和单边预期,监管层就有可能继续放手让市场寻找均衡水平,而避免释放强烈的政策信号改变市场预期。

“监管层可以继续让市场试试寻找一个新的均衡价格,”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在采访中说,人民币升值背后包含内外博弈两种因素,通过基本面来解释是一个好的方式;而中国监管层近期的表态,也意味着给予市场更多空间进行尝试,对于汇率试错的容忍度较以往进一步提高。

近期,人民币市场除了中间价偶尔弱于市场预期、盘间不时有少数中资大行提供流动性缓解美元跌势之外,并未有其他强力手段对升值进行阻碍,而市场在短期企稳之后也往往再度随弱美元等因素转升。

此外,外汇局重启发放QDII额度,显得更愿意通过扩大跨境资金双向流动来平衡外汇市场供求,减少非市场化干预。

结售汇重返顺差

外汇局今天公布了9月结售汇等数据,当月代客结售汇顺差675亿元人民币,8月时为逆差167亿元。同期银行自身结售汇为逆差406亿元人民币,较8月逆差大幅扩大。远期结售汇顺差中,新签约的远期结、售汇均较上月放大,说明汇率波动扩大后,市场主体也在加大风险对冲力度。

王春英在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以来银行结售汇总体呈现顺差,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前三季度,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65%,较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

“聪明的市场总是能看到硬币的正反两面,既充分认可国内经济基本面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同时也高度关注各种外部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使人民币保持有涨有跌、双向波动,”王春英指出,企业应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进行适度套保。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外汇局肯定人民币升值 为市场新均衡打开空间

发布日期:2020-10-23 18:36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

 

OR--商业新媒体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的行情,10月23日再度获得中国主管部门官员的正面评价。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有望为市场测试新的均衡汇率水平打开空间。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10月23日在发布会上称,近期人民币升值,主要是受到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出口形势良好,境外长期资金有序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幅度相对温和,2020年以来与主要货币表现是基本一致。

“汇率没有出现非常一致性的单边升贬值预期,短期套利资金大幅减少。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交易以实需、套保规避风险和资产保值增值为主,”王春英说,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

这些表述,与此前中国央行官员的表态取向一致。行长易纲本周称,外汇市场运行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升值;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货币政策,有利于人民币资产的全球竞争力。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上周也曾表示,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是对中国经济向好的反应;央行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预期。

试错空间

年初以来,境内外人民币累计上涨幅度分别达4.2%和4.3%,在亚洲货币中排名靠前;若自2020年5月低点算起,涨幅更超过7%。10月早先央行宣布将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归零后,一度被市场视为阻止升值信号,但不久即在央行官员发声后重拾升势。

中国对汇率升值表现出的容忍态度,超过市场预期。短期之内,只要市场不出现剧烈波动和单边预期,监管层就有可能继续放手让市场寻找均衡水平,而避免释放强烈的政策信号改变市场预期。

“监管层可以继续让市场试试寻找一个新的均衡价格,”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在采访中说,人民币升值背后包含内外博弈两种因素,通过基本面来解释是一个好的方式;而中国监管层近期的表态,也意味着给予市场更多空间进行尝试,对于汇率试错的容忍度较以往进一步提高。

近期,人民币市场除了中间价偶尔弱于市场预期、盘间不时有少数中资大行提供流动性缓解美元跌势之外,并未有其他强力手段对升值进行阻碍,而市场在短期企稳之后也往往再度随弱美元等因素转升。

此外,外汇局重启发放QDII额度,显得更愿意通过扩大跨境资金双向流动来平衡外汇市场供求,减少非市场化干预。

结售汇重返顺差

外汇局今天公布了9月结售汇等数据,当月代客结售汇顺差675亿元人民币,8月时为逆差167亿元。同期银行自身结售汇为逆差406亿元人民币,较8月逆差大幅扩大。远期结售汇顺差中,新签约的远期结、售汇均较上月放大,说明汇率波动扩大后,市场主体也在加大风险对冲力度。

王春英在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以来银行结售汇总体呈现顺差,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前三季度,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65%,较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

“聪明的市场总是能看到硬币的正反两面,既充分认可国内经济基本面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同时也高度关注各种外部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使人民币保持有涨有跌、双向波动,”王春英指出,企业应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进行适度套保。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

 

OR--商业新媒体 】人民币年中以来大幅走升的行情,10月23日再度获得中国主管部门官员的正面评价。官方迄今对汇率升值表现出较高的容忍度,有望为市场测试新的均衡汇率水平打开空间。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10月23日在发布会上称,近期人民币升值,主要是受到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出口形势良好,境外长期资金有序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幅度相对温和,2020年以来与主要货币表现是基本一致。

“汇率没有出现非常一致性的单边升贬值预期,短期套利资金大幅减少。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交易以实需、套保规避风险和资产保值增值为主,”王春英说,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

这些表述,与此前中国央行官员的表态取向一致。行长易纲本周称,外汇市场运行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升值;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货币政策,有利于人民币资产的全球竞争力。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上周也曾表示,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是对中国经济向好的反应;央行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预期。

试错空间

年初以来,境内外人民币累计上涨幅度分别达4.2%和4.3%,在亚洲货币中排名靠前;若自2020年5月低点算起,涨幅更超过7%。10月早先央行宣布将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归零后,一度被市场视为阻止升值信号,但不久即在央行官员发声后重拾升势。

中国对汇率升值表现出的容忍态度,超过市场预期。短期之内,只要市场不出现剧烈波动和单边预期,监管层就有可能继续放手让市场寻找均衡水平,而避免释放强烈的政策信号改变市场预期。

“监管层可以继续让市场试试寻找一个新的均衡价格,”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在采访中说,人民币升值背后包含内外博弈两种因素,通过基本面来解释是一个好的方式;而中国监管层近期的表态,也意味着给予市场更多空间进行尝试,对于汇率试错的容忍度较以往进一步提高。

近期,人民币市场除了中间价偶尔弱于市场预期、盘间不时有少数中资大行提供流动性缓解美元跌势之外,并未有其他强力手段对升值进行阻碍,而市场在短期企稳之后也往往再度随弱美元等因素转升。

此外,外汇局重启发放QDII额度,显得更愿意通过扩大跨境资金双向流动来平衡外汇市场供求,减少非市场化干预。

结售汇重返顺差

外汇局今天公布了9月结售汇等数据,当月代客结售汇顺差675亿元人民币,8月时为逆差167亿元。同期银行自身结售汇为逆差406亿元人民币,较8月逆差大幅扩大。远期结售汇顺差中,新签约的远期结、售汇均较上月放大,说明汇率波动扩大后,市场主体也在加大风险对冲力度。

王春英在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以来银行结售汇总体呈现顺差,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前三季度,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65%,较2019年同期基本持平。

“聪明的市场总是能看到硬币的正反两面,既充分认可国内经济基本面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同时也高度关注各种外部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使人民币保持有涨有跌、双向波动,”王春英指出,企业应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进行适度套保。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