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随着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该行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本周连任亚投行行长的金立群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称,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2015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简称:亚投行)成立时,奥巴马(Obama)政府曾敦促盟友摒弃这家银行,认为该行是中国政府向美国支持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和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发起的挑战。

但亚投行已经赢得了许多美国的盟友。如今,随着美国退出多个国际组织,亚投行将中国置于其全球放贷行动的中心位置,并把自己塑造成多边主义的拥护者,尽管中国外交官对中国的海外利益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尽管存在一些不完善之处,但二战结束后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在过去70年里为所有国家提供了很好的服务。他称,这一秩序发挥了作用,目前仍在发挥作用。

亚投行五年前成立时有56个成员国,现在已经增加到103个获准成员国,其中包括除美国和日本外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 简称G7)的所有成员国。相比之下,美国和日本支持的亚洲开发银行有68个成员国,包括所有G7成员国。

自2015年以来,亚投行已建立了2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拥有遍及24个经济体的87个项目。亚投行已批准60亿美元的资金协助抗击新冠疫情,主要投向发展中国家。

但因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这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

亚投行总部设在北京,现任行长是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他本周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连任亚投行行长。中国在亚投行占有26.6%的股份,是最大股东,对任何重大决策都拥有有效否决权,重大事项的通过需要75%的绝对多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3年首次倡议筹建亚投行,同年习近平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在亚投行成立之前,中国多年来在世界银行和IMF扩大其影响力方面面临美国的阻力。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不向中共负责,而是对理事会负责;理事会由该行82个正式成员国的高官组成。

金立群表示,该行是在理事会的指导下工作,中国只是成员国之一。金立群拥有国际视野,毕业于英语文学专业,曾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级职位。

他表示,有些人疑心太重,他认为不应该为此烦恼。他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美国发展政策倡议(U.S. Development Policy Initiative)主管Scott Morris表示,在亚投行多边主义言论的背后,是与中国主导的其他政策性银行“截然不同”的做法,如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这两家银行都直接向中国国务院汇报工作。

Morris表示,对亚投行的任何诚实评价都必须承认两个事实:亚投行在关键层面确实是多边的,而中国政府是其最大股东。Morris是中国发展金融领域的专家,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

在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任职的发展研究学者Kearrin Sims表示,虽然亚投行推进了中国自身的政治抱负,但该行 "也促成了存在竞争关系的大国之间的合作"。

Sims指出,印度近年来一直是亚投行贷款的最大接受国之一。印度是中国的一个地缘政治对手,持有亚投行7.6%的股份,是该行第二大股东。

Sims说:"鉴于中国在过去五到十年里培育的民族主义情绪,我认为中国要贷款给印度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这样做对他们有好处。"他说:"但你可以通过亚投行来做这件事。”

虽然中国在维护自身海外利益方面更加强势,在南海海域强化其存在,并批评西方国家阻止涉及中国科技公司的交易,但亚投行采取了明确的合作基调:该行的许多项目都是与世界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联合提供融资的。

金立群表示,创建这家银行时,对现有机构做了借鉴,汲取了很多经验。

美国德雷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David Skidmore称亚投行是“一个优质机构”,不过,他表示,亚投行规模较小,就像一家精品公司,规模不及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他表示,“一带一路”为更多质量较低、缺乏透明度的项目提供资金。

Skidmore说:“亚投行看起来很不错,周边国家可以看到它。”他说:“所有那些涉及大量腐败、居民迁移和环境破坏的肮脏项目,都是走后门的。”

中国表示,“一带一路”坚持开放、包容、透明的合作理念,按照市场规则和公平原则参与合作项目。

习近平本周在亚投行第五届理事会年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称:“中国始终支持和践行多边主义。”他说,开业四年多来,亚投行坚持“国际性、规范性、高标准”。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

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内部日益增长的威权主义感到担忧之际,亚投行标志着中国政府在塑造全球金融秩序方面扮演更直接角色的首次重大尝试之一。亚投行也遵守北京方面最重要的政治优先事项。

金立群承认,一些国家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不会很快成为亚投行的成员,或者永远不会成为该行成员,但他强调,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他还称,亚投行愿意与美国合作,并指出该行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和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 BK)存在业务关系。

金立群称,他在美国生活了六年,最开始工作时就在美国。他表示,他的基本观点是亚投行应该为世界上所有国家之间的合作尽最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发起的亚投行寻求用西式策略赢得支持

发布日期:2020-07-31 11:23
摘要: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随着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该行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本周连任亚投行行长的金立群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称,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2015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简称:亚投行)成立时,奥巴马(Obama)政府曾敦促盟友摒弃这家银行,认为该行是中国政府向美国支持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和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发起的挑战。

但亚投行已经赢得了许多美国的盟友。如今,随着美国退出多个国际组织,亚投行将中国置于其全球放贷行动的中心位置,并把自己塑造成多边主义的拥护者,尽管中国外交官对中国的海外利益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尽管存在一些不完善之处,但二战结束后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在过去70年里为所有国家提供了很好的服务。他称,这一秩序发挥了作用,目前仍在发挥作用。

亚投行五年前成立时有56个成员国,现在已经增加到103个获准成员国,其中包括除美国和日本外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 简称G7)的所有成员国。相比之下,美国和日本支持的亚洲开发银行有68个成员国,包括所有G7成员国。

自2015年以来,亚投行已建立了2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拥有遍及24个经济体的87个项目。亚投行已批准60亿美元的资金协助抗击新冠疫情,主要投向发展中国家。

但因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这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

亚投行总部设在北京,现任行长是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他本周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连任亚投行行长。中国在亚投行占有26.6%的股份,是最大股东,对任何重大决策都拥有有效否决权,重大事项的通过需要75%的绝对多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3年首次倡议筹建亚投行,同年习近平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在亚投行成立之前,中国多年来在世界银行和IMF扩大其影响力方面面临美国的阻力。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不向中共负责,而是对理事会负责;理事会由该行82个正式成员国的高官组成。

金立群表示,该行是在理事会的指导下工作,中国只是成员国之一。金立群拥有国际视野,毕业于英语文学专业,曾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级职位。

他表示,有些人疑心太重,他认为不应该为此烦恼。他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美国发展政策倡议(U.S. Development Policy Initiative)主管Scott Morris表示,在亚投行多边主义言论的背后,是与中国主导的其他政策性银行“截然不同”的做法,如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这两家银行都直接向中国国务院汇报工作。

Morris表示,对亚投行的任何诚实评价都必须承认两个事实:亚投行在关键层面确实是多边的,而中国政府是其最大股东。Morris是中国发展金融领域的专家,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

在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任职的发展研究学者Kearrin Sims表示,虽然亚投行推进了中国自身的政治抱负,但该行 "也促成了存在竞争关系的大国之间的合作"。

Sims指出,印度近年来一直是亚投行贷款的最大接受国之一。印度是中国的一个地缘政治对手,持有亚投行7.6%的股份,是该行第二大股东。

Sims说:"鉴于中国在过去五到十年里培育的民族主义情绪,我认为中国要贷款给印度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这样做对他们有好处。"他说:"但你可以通过亚投行来做这件事。”

虽然中国在维护自身海外利益方面更加强势,在南海海域强化其存在,并批评西方国家阻止涉及中国科技公司的交易,但亚投行采取了明确的合作基调:该行的许多项目都是与世界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联合提供融资的。

金立群表示,创建这家银行时,对现有机构做了借鉴,汲取了很多经验。

美国德雷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David Skidmore称亚投行是“一个优质机构”,不过,他表示,亚投行规模较小,就像一家精品公司,规模不及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他表示,“一带一路”为更多质量较低、缺乏透明度的项目提供资金。

Skidmore说:“亚投行看起来很不错,周边国家可以看到它。”他说:“所有那些涉及大量腐败、居民迁移和环境破坏的肮脏项目,都是走后门的。”

中国表示,“一带一路”坚持开放、包容、透明的合作理念,按照市场规则和公平原则参与合作项目。

习近平本周在亚投行第五届理事会年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称:“中国始终支持和践行多边主义。”他说,开业四年多来,亚投行坚持“国际性、规范性、高标准”。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

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内部日益增长的威权主义感到担忧之际,亚投行标志着中国政府在塑造全球金融秩序方面扮演更直接角色的首次重大尝试之一。亚投行也遵守北京方面最重要的政治优先事项。

金立群承认,一些国家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不会很快成为亚投行的成员,或者永远不会成为该行成员,但他强调,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他还称,亚投行愿意与美国合作,并指出该行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和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 BK)存在业务关系。

金立群称,他在美国生活了六年,最开始工作时就在美国。他表示,他的基本观点是亚投行应该为世界上所有国家之间的合作尽最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随着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该行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本周连任亚投行行长的金立群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称,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2015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简称:亚投行)成立时,奥巴马(Obama)政府曾敦促盟友摒弃这家银行,认为该行是中国政府向美国支持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和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发起的挑战。

但亚投行已经赢得了许多美国的盟友。如今,随着美国退出多个国际组织,亚投行将中国置于其全球放贷行动的中心位置,并把自己塑造成多边主义的拥护者,尽管中国外交官对中国的海外利益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尽管存在一些不完善之处,但二战结束后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在过去70年里为所有国家提供了很好的服务。他称,这一秩序发挥了作用,目前仍在发挥作用。

亚投行五年前成立时有56个成员国,现在已经增加到103个获准成员国,其中包括除美国和日本外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 简称G7)的所有成员国。相比之下,美国和日本支持的亚洲开发银行有68个成员国,包括所有G7成员国。

自2015年以来,亚投行已建立了2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拥有遍及24个经济体的87个项目。亚投行已批准60亿美元的资金协助抗击新冠疫情,主要投向发展中国家。

但因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这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

亚投行总部设在北京,现任行长是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他本周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连任亚投行行长。中国在亚投行占有26.6%的股份,是最大股东,对任何重大决策都拥有有效否决权,重大事项的通过需要75%的绝对多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3年首次倡议筹建亚投行,同年习近平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在亚投行成立之前,中国多年来在世界银行和IMF扩大其影响力方面面临美国的阻力。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不向中共负责,而是对理事会负责;理事会由该行82个正式成员国的高官组成。

金立群表示,该行是在理事会的指导下工作,中国只是成员国之一。金立群拥有国际视野,毕业于英语文学专业,曾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级职位。

他表示,有些人疑心太重,他认为不应该为此烦恼。他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美国发展政策倡议(U.S. Development Policy Initiative)主管Scott Morris表示,在亚投行多边主义言论的背后,是与中国主导的其他政策性银行“截然不同”的做法,如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这两家银行都直接向中国国务院汇报工作。

Morris表示,对亚投行的任何诚实评价都必须承认两个事实:亚投行在关键层面确实是多边的,而中国政府是其最大股东。Morris是中国发展金融领域的专家,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

在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任职的发展研究学者Kearrin Sims表示,虽然亚投行推进了中国自身的政治抱负,但该行 "也促成了存在竞争关系的大国之间的合作"。

Sims指出,印度近年来一直是亚投行贷款的最大接受国之一。印度是中国的一个地缘政治对手,持有亚投行7.6%的股份,是该行第二大股东。

Sims说:"鉴于中国在过去五到十年里培育的民族主义情绪,我认为中国要贷款给印度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这样做对他们有好处。"他说:"但你可以通过亚投行来做这件事。”

虽然中国在维护自身海外利益方面更加强势,在南海海域强化其存在,并批评西方国家阻止涉及中国科技公司的交易,但亚投行采取了明确的合作基调:该行的许多项目都是与世界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联合提供融资的。

金立群表示,创建这家银行时,对现有机构做了借鉴,汲取了很多经验。

美国德雷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David Skidmore称亚投行是“一个优质机构”,不过,他表示,亚投行规模较小,就像一家精品公司,规模不及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他表示,“一带一路”为更多质量较低、缺乏透明度的项目提供资金。

Skidmore说:“亚投行看起来很不错,周边国家可以看到它。”他说:“所有那些涉及大量腐败、居民迁移和环境破坏的肮脏项目,都是走后门的。”

中国表示,“一带一路”坚持开放、包容、透明的合作理念,按照市场规则和公平原则参与合作项目。

习近平本周在亚投行第五届理事会年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称:“中国始终支持和践行多边主义。”他说,开业四年多来,亚投行坚持“国际性、规范性、高标准”。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

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内部日益增长的威权主义感到担忧之际,亚投行标志着中国政府在塑造全球金融秩序方面扮演更直接角色的首次重大尝试之一。亚投行也遵守北京方面最重要的政治优先事项。

金立群承认,一些国家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不会很快成为亚投行的成员,或者永远不会成为该行成员,但他强调,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他还称,亚投行愿意与美国合作,并指出该行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和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 BK)存在业务关系。

金立群称,他在美国生活了六年,最开始工作时就在美国。他表示,他的基本观点是亚投行应该为世界上所有国家之间的合作尽最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发起的亚投行寻求用西式策略赢得支持

发布日期:2020-07-31 11:23
摘要: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随着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该行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本周连任亚投行行长的金立群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称,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2015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简称:亚投行)成立时,奥巴马(Obama)政府曾敦促盟友摒弃这家银行,认为该行是中国政府向美国支持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和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发起的挑战。

但亚投行已经赢得了许多美国的盟友。如今,随着美国退出多个国际组织,亚投行将中国置于其全球放贷行动的中心位置,并把自己塑造成多边主义的拥护者,尽管中国外交官对中国的海外利益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尽管存在一些不完善之处,但二战结束后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在过去70年里为所有国家提供了很好的服务。他称,这一秩序发挥了作用,目前仍在发挥作用。

亚投行五年前成立时有56个成员国,现在已经增加到103个获准成员国,其中包括除美国和日本外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 简称G7)的所有成员国。相比之下,美国和日本支持的亚洲开发银行有68个成员国,包括所有G7成员国。

自2015年以来,亚投行已建立了2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拥有遍及24个经济体的87个项目。亚投行已批准60亿美元的资金协助抗击新冠疫情,主要投向发展中国家。

但因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这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

亚投行总部设在北京,现任行长是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他本周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连任亚投行行长。中国在亚投行占有26.6%的股份,是最大股东,对任何重大决策都拥有有效否决权,重大事项的通过需要75%的绝对多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3年首次倡议筹建亚投行,同年习近平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在亚投行成立之前,中国多年来在世界银行和IMF扩大其影响力方面面临美国的阻力。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不向中共负责,而是对理事会负责;理事会由该行82个正式成员国的高官组成。

金立群表示,该行是在理事会的指导下工作,中国只是成员国之一。金立群拥有国际视野,毕业于英语文学专业,曾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级职位。

他表示,有些人疑心太重,他认为不应该为此烦恼。他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美国发展政策倡议(U.S. Development Policy Initiative)主管Scott Morris表示,在亚投行多边主义言论的背后,是与中国主导的其他政策性银行“截然不同”的做法,如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这两家银行都直接向中国国务院汇报工作。

Morris表示,对亚投行的任何诚实评价都必须承认两个事实:亚投行在关键层面确实是多边的,而中国政府是其最大股东。Morris是中国发展金融领域的专家,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

在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任职的发展研究学者Kearrin Sims表示,虽然亚投行推进了中国自身的政治抱负,但该行 "也促成了存在竞争关系的大国之间的合作"。

Sims指出,印度近年来一直是亚投行贷款的最大接受国之一。印度是中国的一个地缘政治对手,持有亚投行7.6%的股份,是该行第二大股东。

Sims说:"鉴于中国在过去五到十年里培育的民族主义情绪,我认为中国要贷款给印度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这样做对他们有好处。"他说:"但你可以通过亚投行来做这件事。”

虽然中国在维护自身海外利益方面更加强势,在南海海域强化其存在,并批评西方国家阻止涉及中国科技公司的交易,但亚投行采取了明确的合作基调:该行的许多项目都是与世界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联合提供融资的。

金立群表示,创建这家银行时,对现有机构做了借鉴,汲取了很多经验。

美国德雷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David Skidmore称亚投行是“一个优质机构”,不过,他表示,亚投行规模较小,就像一家精品公司,规模不及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他表示,“一带一路”为更多质量较低、缺乏透明度的项目提供资金。

Skidmore说:“亚投行看起来很不错,周边国家可以看到它。”他说:“所有那些涉及大量腐败、居民迁移和环境破坏的肮脏项目,都是走后门的。”

中国表示,“一带一路”坚持开放、包容、透明的合作理念,按照市场规则和公平原则参与合作项目。

习近平本周在亚投行第五届理事会年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称:“中国始终支持和践行多边主义。”他说,开业四年多来,亚投行坚持“国际性、规范性、高标准”。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

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内部日益增长的威权主义感到担忧之际,亚投行标志着中国政府在塑造全球金融秩序方面扮演更直接角色的首次重大尝试之一。亚投行也遵守北京方面最重要的政治优先事项。

金立群承认,一些国家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不会很快成为亚投行的成员,或者永远不会成为该行成员,但他强调,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他还称,亚投行愿意与美国合作,并指出该行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和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 BK)存在业务关系。

金立群称,他在美国生活了六年,最开始工作时就在美国。他表示,他的基本观点是亚投行应该为世界上所有国家之间的合作尽最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随着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该行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本周连任亚投行行长的金立群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称,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2015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简称:亚投行)成立时,奥巴马(Obama)政府曾敦促盟友摒弃这家银行,认为该行是中国政府向美国支持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和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发起的挑战。

但亚投行已经赢得了许多美国的盟友。如今,随着美国退出多个国际组织,亚投行将中国置于其全球放贷行动的中心位置,并把自己塑造成多边主义的拥护者,尽管中国外交官对中国的海外利益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尽管存在一些不完善之处,但二战结束后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在过去70年里为所有国家提供了很好的服务。他称,这一秩序发挥了作用,目前仍在发挥作用。

亚投行五年前成立时有56个成员国,现在已经增加到103个获准成员国,其中包括除美国和日本外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 简称G7)的所有成员国。相比之下,美国和日本支持的亚洲开发银行有68个成员国,包括所有G7成员国。

自2015年以来,亚投行已建立了2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拥有遍及24个经济体的87个项目。亚投行已批准60亿美元的资金协助抗击新冠疫情,主要投向发展中国家。

但因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断上升的海外影响力的怀疑与日俱增,亚投行将不得不抗衡那些认为这是中国外交政策直接延伸的看法。

亚投行总部设在北京,现任行长是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他本周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连任亚投行行长。中国在亚投行占有26.6%的股份,是最大股东,对任何重大决策都拥有有效否决权,重大事项的通过需要75%的绝对多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3年首次倡议筹建亚投行,同年习近平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在亚投行成立之前,中国多年来在世界银行和IMF扩大其影响力方面面临美国的阻力。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不向中共负责,而是对理事会负责;理事会由该行82个正式成员国的高官组成。

金立群表示,该行是在理事会的指导下工作,中国只是成员国之一。金立群拥有国际视野,毕业于英语文学专业,曾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担任高级职位。

他表示,有些人疑心太重,他认为不应该为此烦恼。他说,重要的是坚持多边主义,保持高标准。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美国发展政策倡议(U.S. Development Policy Initiative)主管Scott Morris表示,在亚投行多边主义言论的背后,是与中国主导的其他政策性银行“截然不同”的做法,如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这两家银行都直接向中国国务院汇报工作。

Morris表示,对亚投行的任何诚实评价都必须承认两个事实:亚投行在关键层面确实是多边的,而中国政府是其最大股东。Morris是中国发展金融领域的专家,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

在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任职的发展研究学者Kearrin Sims表示,虽然亚投行推进了中国自身的政治抱负,但该行 "也促成了存在竞争关系的大国之间的合作"。

Sims指出,印度近年来一直是亚投行贷款的最大接受国之一。印度是中国的一个地缘政治对手,持有亚投行7.6%的股份,是该行第二大股东。

Sims说:"鉴于中国在过去五到十年里培育的民族主义情绪,我认为中国要贷款给印度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这样做对他们有好处。"他说:"但你可以通过亚投行来做这件事。”

虽然中国在维护自身海外利益方面更加强势,在南海海域强化其存在,并批评西方国家阻止涉及中国科技公司的交易,但亚投行采取了明确的合作基调:该行的许多项目都是与世界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联合提供融资的。

金立群表示,创建这家银行时,对现有机构做了借鉴,汲取了很多经验。

美国德雷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David Skidmore称亚投行是“一个优质机构”,不过,他表示,亚投行规模较小,就像一家精品公司,规模不及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他表示,“一带一路”为更多质量较低、缺乏透明度的项目提供资金。

Skidmore说:“亚投行看起来很不错,周边国家可以看到它。”他说:“所有那些涉及大量腐败、居民迁移和环境破坏的肮脏项目,都是走后门的。”

中国表示,“一带一路”坚持开放、包容、透明的合作理念,按照市场规则和公平原则参与合作项目。

习近平本周在亚投行第五届理事会年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称:“中国始终支持和践行多边主义。”他说,开业四年多来,亚投行坚持“国际性、规范性、高标准”。今年是亚投行成立五周年。

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内部日益增长的威权主义感到担忧之际,亚投行标志着中国政府在塑造全球金融秩序方面扮演更直接角色的首次重大尝试之一。亚投行也遵守北京方面最重要的政治优先事项。

金立群承认,一些国家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不会很快成为亚投行的成员,或者永远不会成为该行成员,但他强调,亚投行是根据国际标准成立的,并将遵守这些标准。

他还称,亚投行愿意与美国合作,并指出该行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贝莱德(BlackRock Inc., BLK)和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 BK)存在业务关系。

金立群称,他在美国生活了六年,最开始工作时就在美国。他表示,他的基本观点是亚投行应该为世界上所有国家之间的合作尽最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