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外国公司和投资者对中国原油期货的兴趣正在升温,这对一个项目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国政府希望该项目能够提升人民币吸引力,撼动美元对全球大宗商品定价的影响力。


2018年,珠海一处设施的储油罐和储气罐。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辉立期货(Phillip Futures)驻新加坡的交易主管Benjamin Yeo表示,自去年底以来,更多国际投资者开始交易上海原油期货。他的客户包括买卖实物原油的交易员,以及投机性自营交易员。不过,他表示,相比交易伦敦或纽约的原油合约,新开展上海原油期货交易的交易员需要做更多的书面工作,并向客户做更多的介绍。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Shanghai International Energy Exchange)最近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介绍,今年以来,原油期货境外投资者日均交易量占比约16%,日均持仓量占比约28%。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是上海期货交易所旗下的子公司。

据该交易所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去年相关数据均大幅增长,外国投资者的日均交易量和持仓量增加了一倍多。这些参与者包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石油生产商、贸易公司和制造商。

目前,外国投资者可以通过60多家海外经纪商进行交易,高于2018年的45家。这些机构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高盛(Goldman Sachs)、日本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子公司,以及众多香港和新加坡的机构。

瑞穗证券执行董事总经理兼期货部门主管墨菲(John Murphy)表示该公司将在几个月完成相应的手续,开始为客户提供交易上海原油期货的服务。在这之前,对冲基金和大型机构投资者都曾向他询问过交易这些期货的事宜。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Derivatives Research Institute of Orient Futures)大宗商品研究主管金晓表示,全球能源市场的动荡帮助推动了今年中国原油的交易活动。

尽管美国油价4月曾短暂跌至负值,但中国对能源价格的管控抑制了波动性。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参照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变化,设置柴油和汽油等燃料价格,但如果油价跌破每桶40美元下限或升破130美元上限,就会停止调价。

金晓称,交易员和石油公司能从上述价差中受益,他们购买中东原油,然后交付至中国市场。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上海原油期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独立分析师兼作家侯伟(Fraser Howie)称,持仓情况表明,该期货还很难挑战大型基准期货合约。

截至6月29日,上海原油期货的持仓量约为14.6万份,相比之下,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的持仓量则数以百万计。

侯伟称,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有限,这也使建立一个新的全球石油基准变得困难。

侯伟称,大多数人不持有人民币,也不想持有人民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原油期货正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兴趣

发布日期:2020-07-02 11:50
摘要:外国公司和投资者对中国原油期货的兴趣正在升温,这对一个项目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国政府希望该项目能够提升人民币吸引力,撼动美元对全球大宗商品定价的影响力。


2018年,珠海一处设施的储油罐和储气罐。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辉立期货(Phillip Futures)驻新加坡的交易主管Benjamin Yeo表示,自去年底以来,更多国际投资者开始交易上海原油期货。他的客户包括买卖实物原油的交易员,以及投机性自营交易员。不过,他表示,相比交易伦敦或纽约的原油合约,新开展上海原油期货交易的交易员需要做更多的书面工作,并向客户做更多的介绍。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Shanghai International Energy Exchange)最近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介绍,今年以来,原油期货境外投资者日均交易量占比约16%,日均持仓量占比约28%。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是上海期货交易所旗下的子公司。

据该交易所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去年相关数据均大幅增长,外国投资者的日均交易量和持仓量增加了一倍多。这些参与者包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石油生产商、贸易公司和制造商。

目前,外国投资者可以通过60多家海外经纪商进行交易,高于2018年的45家。这些机构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高盛(Goldman Sachs)、日本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子公司,以及众多香港和新加坡的机构。

瑞穗证券执行董事总经理兼期货部门主管墨菲(John Murphy)表示该公司将在几个月完成相应的手续,开始为客户提供交易上海原油期货的服务。在这之前,对冲基金和大型机构投资者都曾向他询问过交易这些期货的事宜。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Derivatives Research Institute of Orient Futures)大宗商品研究主管金晓表示,全球能源市场的动荡帮助推动了今年中国原油的交易活动。

尽管美国油价4月曾短暂跌至负值,但中国对能源价格的管控抑制了波动性。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参照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变化,设置柴油和汽油等燃料价格,但如果油价跌破每桶40美元下限或升破130美元上限,就会停止调价。

金晓称,交易员和石油公司能从上述价差中受益,他们购买中东原油,然后交付至中国市场。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上海原油期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独立分析师兼作家侯伟(Fraser Howie)称,持仓情况表明,该期货还很难挑战大型基准期货合约。

截至6月29日,上海原油期货的持仓量约为14.6万份,相比之下,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的持仓量则数以百万计。

侯伟称,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有限,这也使建立一个新的全球石油基准变得困难。

侯伟称,大多数人不持有人民币,也不想持有人民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外国公司和投资者对中国原油期货的兴趣正在升温,这对一个项目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国政府希望该项目能够提升人民币吸引力,撼动美元对全球大宗商品定价的影响力。


2018年,珠海一处设施的储油罐和储气罐。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辉立期货(Phillip Futures)驻新加坡的交易主管Benjamin Yeo表示,自去年底以来,更多国际投资者开始交易上海原油期货。他的客户包括买卖实物原油的交易员,以及投机性自营交易员。不过,他表示,相比交易伦敦或纽约的原油合约,新开展上海原油期货交易的交易员需要做更多的书面工作,并向客户做更多的介绍。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Shanghai International Energy Exchange)最近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介绍,今年以来,原油期货境外投资者日均交易量占比约16%,日均持仓量占比约28%。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是上海期货交易所旗下的子公司。

据该交易所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去年相关数据均大幅增长,外国投资者的日均交易量和持仓量增加了一倍多。这些参与者包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石油生产商、贸易公司和制造商。

目前,外国投资者可以通过60多家海外经纪商进行交易,高于2018年的45家。这些机构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高盛(Goldman Sachs)、日本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子公司,以及众多香港和新加坡的机构。

瑞穗证券执行董事总经理兼期货部门主管墨菲(John Murphy)表示该公司将在几个月完成相应的手续,开始为客户提供交易上海原油期货的服务。在这之前,对冲基金和大型机构投资者都曾向他询问过交易这些期货的事宜。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Derivatives Research Institute of Orient Futures)大宗商品研究主管金晓表示,全球能源市场的动荡帮助推动了今年中国原油的交易活动。

尽管美国油价4月曾短暂跌至负值,但中国对能源价格的管控抑制了波动性。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参照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变化,设置柴油和汽油等燃料价格,但如果油价跌破每桶40美元下限或升破130美元上限,就会停止调价。

金晓称,交易员和石油公司能从上述价差中受益,他们购买中东原油,然后交付至中国市场。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上海原油期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独立分析师兼作家侯伟(Fraser Howie)称,持仓情况表明,该期货还很难挑战大型基准期货合约。

截至6月29日,上海原油期货的持仓量约为14.6万份,相比之下,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的持仓量则数以百万计。

侯伟称,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有限,这也使建立一个新的全球石油基准变得困难。

侯伟称,大多数人不持有人民币,也不想持有人民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原油期货正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兴趣

发布日期:2020-07-02 11:50
摘要:外国公司和投资者对中国原油期货的兴趣正在升温,这对一个项目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国政府希望该项目能够提升人民币吸引力,撼动美元对全球大宗商品定价的影响力。


2018年,珠海一处设施的储油罐和储气罐。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辉立期货(Phillip Futures)驻新加坡的交易主管Benjamin Yeo表示,自去年底以来,更多国际投资者开始交易上海原油期货。他的客户包括买卖实物原油的交易员,以及投机性自营交易员。不过,他表示,相比交易伦敦或纽约的原油合约,新开展上海原油期货交易的交易员需要做更多的书面工作,并向客户做更多的介绍。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Shanghai International Energy Exchange)最近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介绍,今年以来,原油期货境外投资者日均交易量占比约16%,日均持仓量占比约28%。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是上海期货交易所旗下的子公司。

据该交易所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去年相关数据均大幅增长,外国投资者的日均交易量和持仓量增加了一倍多。这些参与者包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石油生产商、贸易公司和制造商。

目前,外国投资者可以通过60多家海外经纪商进行交易,高于2018年的45家。这些机构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高盛(Goldman Sachs)、日本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子公司,以及众多香港和新加坡的机构。

瑞穗证券执行董事总经理兼期货部门主管墨菲(John Murphy)表示该公司将在几个月完成相应的手续,开始为客户提供交易上海原油期货的服务。在这之前,对冲基金和大型机构投资者都曾向他询问过交易这些期货的事宜。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Derivatives Research Institute of Orient Futures)大宗商品研究主管金晓表示,全球能源市场的动荡帮助推动了今年中国原油的交易活动。

尽管美国油价4月曾短暂跌至负值,但中国对能源价格的管控抑制了波动性。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参照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变化,设置柴油和汽油等燃料价格,但如果油价跌破每桶40美元下限或升破130美元上限,就会停止调价。

金晓称,交易员和石油公司能从上述价差中受益,他们购买中东原油,然后交付至中国市场。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上海原油期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独立分析师兼作家侯伟(Fraser Howie)称,持仓情况表明,该期货还很难挑战大型基准期货合约。

截至6月29日,上海原油期货的持仓量约为14.6万份,相比之下,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的持仓量则数以百万计。

侯伟称,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有限,这也使建立一个新的全球石油基准变得困难。

侯伟称,大多数人不持有人民币,也不想持有人民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外国公司和投资者对中国原油期货的兴趣正在升温,这对一个项目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国政府希望该项目能够提升人民币吸引力,撼动美元对全球大宗商品定价的影响力。


2018年,珠海一处设施的储油罐和储气罐。

Chong Koh Ping

OR--商业新媒体 】辉立期货(Phillip Futures)驻新加坡的交易主管Benjamin Yeo表示,自去年底以来,更多国际投资者开始交易上海原油期货。他的客户包括买卖实物原油的交易员,以及投机性自营交易员。不过,他表示,相比交易伦敦或纽约的原油合约,新开展上海原油期货交易的交易员需要做更多的书面工作,并向客户做更多的介绍。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Shanghai International Energy Exchange)最近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介绍,今年以来,原油期货境外投资者日均交易量占比约16%,日均持仓量占比约28%。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是上海期货交易所旗下的子公司。

据该交易所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去年相关数据均大幅增长,外国投资者的日均交易量和持仓量增加了一倍多。这些参与者包括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石油生产商、贸易公司和制造商。

目前,外国投资者可以通过60多家海外经纪商进行交易,高于2018年的45家。这些机构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高盛(Goldman Sachs)、日本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子公司,以及众多香港和新加坡的机构。

瑞穗证券执行董事总经理兼期货部门主管墨菲(John Murphy)表示该公司将在几个月完成相应的手续,开始为客户提供交易上海原油期货的服务。在这之前,对冲基金和大型机构投资者都曾向他询问过交易这些期货的事宜。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Derivatives Research Institute of Orient Futures)大宗商品研究主管金晓表示,全球能源市场的动荡帮助推动了今年中国原油的交易活动。

尽管美国油价4月曾短暂跌至负值,但中国对能源价格的管控抑制了波动性。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参照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变化,设置柴油和汽油等燃料价格,但如果油价跌破每桶40美元下限或升破130美元上限,就会停止调价。

金晓称,交易员和石油公司能从上述价差中受益,他们购买中东原油,然后交付至中国市场。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上海原油期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独立分析师兼作家侯伟(Fraser Howie)称,持仓情况表明,该期货还很难挑战大型基准期货合约。

截至6月29日,上海原油期货的持仓量约为14.6万份,相比之下,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的持仓量则数以百万计。

侯伟称,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有限,这也使建立一个新的全球石油基准变得困难。

侯伟称,大多数人不持有人民币,也不想持有人民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