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去年上海原油期货日均持仓量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增长逾20%。中国寻求建立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市场,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寻求扩大人民币在美元主导的原油期货交易中的作用,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的活动已升至创纪录水平。

2020年,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原油期货的持仓量(open interest,即未平仓合约的总数量)猛增至日均118249手,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同比增长逾20%。

上海原油期货合约于2018年推出,其成交量和持仓量的增长反映了中国的一项计划,即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市场,最终目标是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摩根大通商品中心(JPMorgan Center for Commodities)研究主任杨坚表示,这一新市场“的表现远超出许多人的预期,包括我在内”。他补充称,这一市场可以为提升人民币“在全球的使用提供潜在的巨大机会”。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危机中迅速复苏,更是增强了中国的这一角色。去年,中国进口了创纪录的5.42亿吨原油,比2019年增长7%。

但与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基准原油期货相比,中国的原油期货市场仍相形见绌。期货市场让投资者可以对商品价格的波动进行对冲或投机。

中国于2018年推出了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上市交易,去年11月又推出了铜期货,寻求抗衡伦敦在金属交易领域的主导地位。

过去10年内,中国把推出自己的大宗商品期货合约作为一项重点工作,只是进展缓慢,但在去年,在外资在疫情期间涌入中国的背景下,中国推行金融市场自由化政策,与此同时也加快了在商品期货方面的工作。

去年,境外投资者通过香港互通机制购买了中国内地约1万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和股票。去年11月,中国增加了境外投资者进入内地期货市场的渠道,这是中国对其受到严格管控的金融体系进行改革的一部分。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迈克尔•迈丹(Michal Meidan)和阿迪尔•伊姆希罗维奇(Adil Imsirovic)在最近一篇论文中指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期货合约仍“远远不能成为基准”。

但他们补充称,去年国际石油市场几近崩溃,提升了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因为中国石油储备能力增加,鼓励老牌外国交易商增加在中国的交割。

他们写道:“随着中国能源市场持续走向自由化,中国石油交割市场的重要性将会上升,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合约的作用也将随之增强。”

《阿格斯》(Argus Media)副总裁汤姆•里德(Tom Reed)表示,一些国际对冲基金正在探索参与中国石油期货市场。他认为,该市场活动增加可能主要是由投机(包括中国散户投资者的投机)驱动的。

“这是一个金融市场,但与布伦特原油(Brent)不同。”他说,“它是人们存放现金并试图从短期(波动)中获利的一个场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原油期货持仓量创纪录

发布日期:2021-02-01 17:30
摘要:去年上海原油期货日均持仓量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增长逾20%。中国寻求建立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市场,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寻求扩大人民币在美元主导的原油期货交易中的作用,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的活动已升至创纪录水平。

2020年,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原油期货的持仓量(open interest,即未平仓合约的总数量)猛增至日均118249手,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同比增长逾20%。

上海原油期货合约于2018年推出,其成交量和持仓量的增长反映了中国的一项计划,即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市场,最终目标是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摩根大通商品中心(JPMorgan Center for Commodities)研究主任杨坚表示,这一新市场“的表现远超出许多人的预期,包括我在内”。他补充称,这一市场可以为提升人民币“在全球的使用提供潜在的巨大机会”。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危机中迅速复苏,更是增强了中国的这一角色。去年,中国进口了创纪录的5.42亿吨原油,比2019年增长7%。

但与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基准原油期货相比,中国的原油期货市场仍相形见绌。期货市场让投资者可以对商品价格的波动进行对冲或投机。

中国于2018年推出了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上市交易,去年11月又推出了铜期货,寻求抗衡伦敦在金属交易领域的主导地位。

过去10年内,中国把推出自己的大宗商品期货合约作为一项重点工作,只是进展缓慢,但在去年,在外资在疫情期间涌入中国的背景下,中国推行金融市场自由化政策,与此同时也加快了在商品期货方面的工作。

去年,境外投资者通过香港互通机制购买了中国内地约1万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和股票。去年11月,中国增加了境外投资者进入内地期货市场的渠道,这是中国对其受到严格管控的金融体系进行改革的一部分。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迈克尔•迈丹(Michal Meidan)和阿迪尔•伊姆希罗维奇(Adil Imsirovic)在最近一篇论文中指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期货合约仍“远远不能成为基准”。

但他们补充称,去年国际石油市场几近崩溃,提升了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因为中国石油储备能力增加,鼓励老牌外国交易商增加在中国的交割。

他们写道:“随着中国能源市场持续走向自由化,中国石油交割市场的重要性将会上升,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合约的作用也将随之增强。”

《阿格斯》(Argus Media)副总裁汤姆•里德(Tom Reed)表示,一些国际对冲基金正在探索参与中国石油期货市场。他认为,该市场活动增加可能主要是由投机(包括中国散户投资者的投机)驱动的。

“这是一个金融市场,但与布伦特原油(Brent)不同。”他说,“它是人们存放现金并试图从短期(波动)中获利的一个场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去年上海原油期货日均持仓量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增长逾20%。中国寻求建立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市场,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寻求扩大人民币在美元主导的原油期货交易中的作用,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的活动已升至创纪录水平。

2020年,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原油期货的持仓量(open interest,即未平仓合约的总数量)猛增至日均118249手,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同比增长逾20%。

上海原油期货合约于2018年推出,其成交量和持仓量的增长反映了中国的一项计划,即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市场,最终目标是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摩根大通商品中心(JPMorgan Center for Commodities)研究主任杨坚表示,这一新市场“的表现远超出许多人的预期,包括我在内”。他补充称,这一市场可以为提升人民币“在全球的使用提供潜在的巨大机会”。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危机中迅速复苏,更是增强了中国的这一角色。去年,中国进口了创纪录的5.42亿吨原油,比2019年增长7%。

但与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基准原油期货相比,中国的原油期货市场仍相形见绌。期货市场让投资者可以对商品价格的波动进行对冲或投机。

中国于2018年推出了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上市交易,去年11月又推出了铜期货,寻求抗衡伦敦在金属交易领域的主导地位。

过去10年内,中国把推出自己的大宗商品期货合约作为一项重点工作,只是进展缓慢,但在去年,在外资在疫情期间涌入中国的背景下,中国推行金融市场自由化政策,与此同时也加快了在商品期货方面的工作。

去年,境外投资者通过香港互通机制购买了中国内地约1万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和股票。去年11月,中国增加了境外投资者进入内地期货市场的渠道,这是中国对其受到严格管控的金融体系进行改革的一部分。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迈克尔•迈丹(Michal Meidan)和阿迪尔•伊姆希罗维奇(Adil Imsirovic)在最近一篇论文中指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期货合约仍“远远不能成为基准”。

但他们补充称,去年国际石油市场几近崩溃,提升了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因为中国石油储备能力增加,鼓励老牌外国交易商增加在中国的交割。

他们写道:“随着中国能源市场持续走向自由化,中国石油交割市场的重要性将会上升,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合约的作用也将随之增强。”

《阿格斯》(Argus Media)副总裁汤姆•里德(Tom Reed)表示,一些国际对冲基金正在探索参与中国石油期货市场。他认为,该市场活动增加可能主要是由投机(包括中国散户投资者的投机)驱动的。

“这是一个金融市场,但与布伦特原油(Brent)不同。”他说,“它是人们存放现金并试图从短期(波动)中获利的一个场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原油期货持仓量创纪录

发布日期:2021-02-01 17:30
摘要:去年上海原油期货日均持仓量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增长逾20%。中国寻求建立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市场,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寻求扩大人民币在美元主导的原油期货交易中的作用,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的活动已升至创纪录水平。

2020年,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原油期货的持仓量(open interest,即未平仓合约的总数量)猛增至日均118249手,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同比增长逾20%。

上海原油期货合约于2018年推出,其成交量和持仓量的增长反映了中国的一项计划,即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市场,最终目标是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摩根大通商品中心(JPMorgan Center for Commodities)研究主任杨坚表示,这一新市场“的表现远超出许多人的预期,包括我在内”。他补充称,这一市场可以为提升人民币“在全球的使用提供潜在的巨大机会”。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危机中迅速复苏,更是增强了中国的这一角色。去年,中国进口了创纪录的5.42亿吨原油,比2019年增长7%。

但与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基准原油期货相比,中国的原油期货市场仍相形见绌。期货市场让投资者可以对商品价格的波动进行对冲或投机。

中国于2018年推出了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上市交易,去年11月又推出了铜期货,寻求抗衡伦敦在金属交易领域的主导地位。

过去10年内,中国把推出自己的大宗商品期货合约作为一项重点工作,只是进展缓慢,但在去年,在外资在疫情期间涌入中国的背景下,中国推行金融市场自由化政策,与此同时也加快了在商品期货方面的工作。

去年,境外投资者通过香港互通机制购买了中国内地约1万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和股票。去年11月,中国增加了境外投资者进入内地期货市场的渠道,这是中国对其受到严格管控的金融体系进行改革的一部分。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迈克尔•迈丹(Michal Meidan)和阿迪尔•伊姆希罗维奇(Adil Imsirovic)在最近一篇论文中指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期货合约仍“远远不能成为基准”。

但他们补充称,去年国际石油市场几近崩溃,提升了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因为中国石油储备能力增加,鼓励老牌外国交易商增加在中国的交割。

他们写道:“随着中国能源市场持续走向自由化,中国石油交割市场的重要性将会上升,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合约的作用也将随之增强。”

《阿格斯》(Argus Media)副总裁汤姆•里德(Tom Reed)表示,一些国际对冲基金正在探索参与中国石油期货市场。他认为,该市场活动增加可能主要是由投机(包括中国散户投资者的投机)驱动的。

“这是一个金融市场,但与布伦特原油(Brent)不同。”他说,“它是人们存放现金并试图从短期(波动)中获利的一个场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去年上海原油期货日均持仓量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增长逾20%。中国寻求建立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市场,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寻求扩大人民币在美元主导的原油期货交易中的作用,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的活动已升至创纪录水平。

2020年,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原油期货的持仓量(open interest,即未平仓合约的总数量)猛增至日均118249手,比2019年高出4倍。日均成交量同比增长逾20%。

上海原油期货合约于2018年推出,其成交量和持仓量的增长反映了中国的一项计划,即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市场,最终目标是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摩根大通商品中心(JPMorgan Center for Commodities)研究主任杨坚表示,这一新市场“的表现远超出许多人的预期,包括我在内”。他补充称,这一市场可以为提升人民币“在全球的使用提供潜在的巨大机会”。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危机中迅速复苏,更是增强了中国的这一角色。去年,中国进口了创纪录的5.42亿吨原油,比2019年增长7%。

但与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基准原油期货相比,中国的原油期货市场仍相形见绌。期货市场让投资者可以对商品价格的波动进行对冲或投机。

中国于2018年推出了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上市交易,去年11月又推出了铜期货,寻求抗衡伦敦在金属交易领域的主导地位。

过去10年内,中国把推出自己的大宗商品期货合约作为一项重点工作,只是进展缓慢,但在去年,在外资在疫情期间涌入中国的背景下,中国推行金融市场自由化政策,与此同时也加快了在商品期货方面的工作。

去年,境外投资者通过香港互通机制购买了中国内地约1万亿元人民币的债券和股票。去年11月,中国增加了境外投资者进入内地期货市场的渠道,这是中国对其受到严格管控的金融体系进行改革的一部分。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迈克尔•迈丹(Michal Meidan)和阿迪尔•伊姆希罗维奇(Adil Imsirovic)在最近一篇论文中指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期货合约仍“远远不能成为基准”。

但他们补充称,去年国际石油市场几近崩溃,提升了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因为中国石油储备能力增加,鼓励老牌外国交易商增加在中国的交割。

他们写道:“随着中国能源市场持续走向自由化,中国石油交割市场的重要性将会上升,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合约的作用也将随之增强。”

《阿格斯》(Argus Media)副总裁汤姆•里德(Tom Reed)表示,一些国际对冲基金正在探索参与中国石油期货市场。他认为,该市场活动增加可能主要是由投机(包括中国散户投资者的投机)驱动的。

“这是一个金融市场,但与布伦特原油(Brent)不同。”他说,“它是人们存放现金并试图从短期(波动)中获利的一个场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