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出台的直播新规寻求加大对该行业的控制,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收紧了对直播网站的控制,同时正加大力度控制大型科技公司、加强网络审查。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直播行业——观众可与在线主播互动并向他们赠送虚拟礼物——的新规增加了对内容的控制,禁止青少年打赏,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消费。新规还收紧了对电商直播的规定。电商直播是中国增长最快的在线购物领域之一,主播会向购物者推销商品。

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周一晚宣布了上述规定。此前,新冠疫情促使直播平台上的消费激增,包括科技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和快手(Kuaishou)运营的平台。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虚拟礼物市场价值达1800亿元人民币(合270亿美元),通过直播下单的商品总额达到4510亿元人民币。

今年,仅阿里巴巴一家就报告称在截至9月的12个月里,其淘宝直播(Taobao Live)平台上的直播订单达3500亿元人民币。快手的日活用户达到3.02亿,该公司计划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估值为500亿美元。

分析师表示受打击最重的可能是欢聚集团(Joyy),该集团正将其中国内地直播业务出售给互联网集团百度(Baidu)。欢聚集团以用户高额打赏在线主播闻名,上周被卖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盯上。

DZT Research驻新加坡分析师Ke Yan表示:“一些富有的用户赠送礼物达数百万美元。如果把他们的支出限制在每月几美元……所有的平台都将消失。”

新规要求:社会知名人士及境外人员开设直播间,平台应向主管部门报备;以直播节目形式举办大型电商活动,应提前14个工作日向主管部门备案。平台可能还不得不雇用更多审核人员,以满足新要求,并且每季度向主管部门提交平台活动的报告。

虽然很多平台都有禁止18岁以下用户打赏的规定,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些规定很难执行,因为儿童经常使用父母的手机打赏。

DZT Research的Ke Yan指出,政府在设定打赏上限前可能会征询业内人士意见。

中国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经表现出有意加强对科技集团和网络空间的审查。

11月初发布的新监管草案在最后一刻叫停了支付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370亿美元的香港IPO。同样在本月,北京方面出台了针对科技平台的新反垄断指南,互联网监管机构也收紧了针对在线直播营销的规定。

分析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可能成为这些最新举措的最大目标。周一,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中国政府主办的年度盛会“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演讲时,称赞拟议中的监管规定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

张勇表示:“我们将积极学习和响应国家的政策和法规……为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的建设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加强管控直播平台之后
FT

中国青少年有时会把家里的所有积蓄都砸在网络主播身上。中国监管机构肯定会注意到这一点。现在,更严格的管控禁止未成年人在直播平台打赏虚拟礼物,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消费。

此外,网络直播带货也受到了新的限制。这将影响中国发展最快的零售趋势之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一边收看自己喜爱的网络主播试穿衣服或试用最新款彩妆,一边实时购物。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和京东(JD.com)今年开始依赖直播实现增长。

中国一些直播公司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第二大直播平台快手(Kuaishou)近一半的用户都是未成年人。这家腾讯(Tencent)持股的公司的大多数收入(逾三分之二)来自直播。其中大多数又来自虚拟礼物的销售。广告和电商在其营收中所占比重要小得多,这使得快手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这会影响快手在香港的上市,该公司本月提交了招股书。预计快手将募资50亿美元,使其估值达到500亿美元。在准备上市的过程中,快手一直积极构建用户基础。今年上半年,营销成本飙升导致该公司净亏损10亿美元。

抖音(Douyin,中国版TikTok)没有同样的担忧。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这个平台拥有更多的企业赞助商,且其大多数营收(逾三分之二)来自广告。对抖音来说,直播更像一种社交活动,而不是商业活动。由于TikTok在100多个国家受到欢迎,它还实现了地理上的多元化;美国是其最大市场之一。而快手尚未在中国之外建立业务。

就像青少年向他们喜爱的网络主播砸钱一样,投资者今年对中国科技股和新上市公司的投资也是不加区别地砸钱。随着中国科技巨头重新评估其商业模式,投资者也该调整自己的预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加强对直播行业的管理

发布日期:2020-11-25 16:02
摘要:中国出台的直播新规寻求加大对该行业的控制,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收紧了对直播网站的控制,同时正加大力度控制大型科技公司、加强网络审查。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直播行业——观众可与在线主播互动并向他们赠送虚拟礼物——的新规增加了对内容的控制,禁止青少年打赏,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消费。新规还收紧了对电商直播的规定。电商直播是中国增长最快的在线购物领域之一,主播会向购物者推销商品。

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周一晚宣布了上述规定。此前,新冠疫情促使直播平台上的消费激增,包括科技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和快手(Kuaishou)运营的平台。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虚拟礼物市场价值达1800亿元人民币(合270亿美元),通过直播下单的商品总额达到4510亿元人民币。

今年,仅阿里巴巴一家就报告称在截至9月的12个月里,其淘宝直播(Taobao Live)平台上的直播订单达3500亿元人民币。快手的日活用户达到3.02亿,该公司计划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估值为500亿美元。

分析师表示受打击最重的可能是欢聚集团(Joyy),该集团正将其中国内地直播业务出售给互联网集团百度(Baidu)。欢聚集团以用户高额打赏在线主播闻名,上周被卖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盯上。

DZT Research驻新加坡分析师Ke Yan表示:“一些富有的用户赠送礼物达数百万美元。如果把他们的支出限制在每月几美元……所有的平台都将消失。”

新规要求:社会知名人士及境外人员开设直播间,平台应向主管部门报备;以直播节目形式举办大型电商活动,应提前14个工作日向主管部门备案。平台可能还不得不雇用更多审核人员,以满足新要求,并且每季度向主管部门提交平台活动的报告。

虽然很多平台都有禁止18岁以下用户打赏的规定,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些规定很难执行,因为儿童经常使用父母的手机打赏。

DZT Research的Ke Yan指出,政府在设定打赏上限前可能会征询业内人士意见。

中国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经表现出有意加强对科技集团和网络空间的审查。

11月初发布的新监管草案在最后一刻叫停了支付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370亿美元的香港IPO。同样在本月,北京方面出台了针对科技平台的新反垄断指南,互联网监管机构也收紧了针对在线直播营销的规定。

分析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可能成为这些最新举措的最大目标。周一,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中国政府主办的年度盛会“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演讲时,称赞拟议中的监管规定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

张勇表示:“我们将积极学习和响应国家的政策和法规……为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的建设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加强管控直播平台之后
FT

中国青少年有时会把家里的所有积蓄都砸在网络主播身上。中国监管机构肯定会注意到这一点。现在,更严格的管控禁止未成年人在直播平台打赏虚拟礼物,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消费。

此外,网络直播带货也受到了新的限制。这将影响中国发展最快的零售趋势之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一边收看自己喜爱的网络主播试穿衣服或试用最新款彩妆,一边实时购物。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和京东(JD.com)今年开始依赖直播实现增长。

中国一些直播公司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第二大直播平台快手(Kuaishou)近一半的用户都是未成年人。这家腾讯(Tencent)持股的公司的大多数收入(逾三分之二)来自直播。其中大多数又来自虚拟礼物的销售。广告和电商在其营收中所占比重要小得多,这使得快手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这会影响快手在香港的上市,该公司本月提交了招股书。预计快手将募资50亿美元,使其估值达到500亿美元。在准备上市的过程中,快手一直积极构建用户基础。今年上半年,营销成本飙升导致该公司净亏损10亿美元。

抖音(Douyin,中国版TikTok)没有同样的担忧。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这个平台拥有更多的企业赞助商,且其大多数营收(逾三分之二)来自广告。对抖音来说,直播更像一种社交活动,而不是商业活动。由于TikTok在100多个国家受到欢迎,它还实现了地理上的多元化;美国是其最大市场之一。而快手尚未在中国之外建立业务。

就像青少年向他们喜爱的网络主播砸钱一样,投资者今年对中国科技股和新上市公司的投资也是不加区别地砸钱。随着中国科技巨头重新评估其商业模式,投资者也该调整自己的预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出台的直播新规寻求加大对该行业的控制,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收紧了对直播网站的控制,同时正加大力度控制大型科技公司、加强网络审查。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直播行业——观众可与在线主播互动并向他们赠送虚拟礼物——的新规增加了对内容的控制,禁止青少年打赏,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消费。新规还收紧了对电商直播的规定。电商直播是中国增长最快的在线购物领域之一,主播会向购物者推销商品。

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周一晚宣布了上述规定。此前,新冠疫情促使直播平台上的消费激增,包括科技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和快手(Kuaishou)运营的平台。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虚拟礼物市场价值达1800亿元人民币(合270亿美元),通过直播下单的商品总额达到4510亿元人民币。

今年,仅阿里巴巴一家就报告称在截至9月的12个月里,其淘宝直播(Taobao Live)平台上的直播订单达3500亿元人民币。快手的日活用户达到3.02亿,该公司计划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估值为500亿美元。

分析师表示受打击最重的可能是欢聚集团(Joyy),该集团正将其中国内地直播业务出售给互联网集团百度(Baidu)。欢聚集团以用户高额打赏在线主播闻名,上周被卖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盯上。

DZT Research驻新加坡分析师Ke Yan表示:“一些富有的用户赠送礼物达数百万美元。如果把他们的支出限制在每月几美元……所有的平台都将消失。”

新规要求:社会知名人士及境外人员开设直播间,平台应向主管部门报备;以直播节目形式举办大型电商活动,应提前14个工作日向主管部门备案。平台可能还不得不雇用更多审核人员,以满足新要求,并且每季度向主管部门提交平台活动的报告。

虽然很多平台都有禁止18岁以下用户打赏的规定,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些规定很难执行,因为儿童经常使用父母的手机打赏。

DZT Research的Ke Yan指出,政府在设定打赏上限前可能会征询业内人士意见。

中国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经表现出有意加强对科技集团和网络空间的审查。

11月初发布的新监管草案在最后一刻叫停了支付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370亿美元的香港IPO。同样在本月,北京方面出台了针对科技平台的新反垄断指南,互联网监管机构也收紧了针对在线直播营销的规定。

分析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可能成为这些最新举措的最大目标。周一,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中国政府主办的年度盛会“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演讲时,称赞拟议中的监管规定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

张勇表示:“我们将积极学习和响应国家的政策和法规……为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的建设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加强管控直播平台之后
FT

中国青少年有时会把家里的所有积蓄都砸在网络主播身上。中国监管机构肯定会注意到这一点。现在,更严格的管控禁止未成年人在直播平台打赏虚拟礼物,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消费。

此外,网络直播带货也受到了新的限制。这将影响中国发展最快的零售趋势之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一边收看自己喜爱的网络主播试穿衣服或试用最新款彩妆,一边实时购物。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和京东(JD.com)今年开始依赖直播实现增长。

中国一些直播公司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第二大直播平台快手(Kuaishou)近一半的用户都是未成年人。这家腾讯(Tencent)持股的公司的大多数收入(逾三分之二)来自直播。其中大多数又来自虚拟礼物的销售。广告和电商在其营收中所占比重要小得多,这使得快手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这会影响快手在香港的上市,该公司本月提交了招股书。预计快手将募资50亿美元,使其估值达到500亿美元。在准备上市的过程中,快手一直积极构建用户基础。今年上半年,营销成本飙升导致该公司净亏损10亿美元。

抖音(Douyin,中国版TikTok)没有同样的担忧。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这个平台拥有更多的企业赞助商,且其大多数营收(逾三分之二)来自广告。对抖音来说,直播更像一种社交活动,而不是商业活动。由于TikTok在100多个国家受到欢迎,它还实现了地理上的多元化;美国是其最大市场之一。而快手尚未在中国之外建立业务。

就像青少年向他们喜爱的网络主播砸钱一样,投资者今年对中国科技股和新上市公司的投资也是不加区别地砸钱。随着中国科技巨头重新评估其商业模式,投资者也该调整自己的预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加强对直播行业的管理

发布日期:2020-11-25 16:02
摘要:中国出台的直播新规寻求加大对该行业的控制,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收紧了对直播网站的控制,同时正加大力度控制大型科技公司、加强网络审查。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直播行业——观众可与在线主播互动并向他们赠送虚拟礼物——的新规增加了对内容的控制,禁止青少年打赏,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消费。新规还收紧了对电商直播的规定。电商直播是中国增长最快的在线购物领域之一,主播会向购物者推销商品。

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周一晚宣布了上述规定。此前,新冠疫情促使直播平台上的消费激增,包括科技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和快手(Kuaishou)运营的平台。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虚拟礼物市场价值达1800亿元人民币(合270亿美元),通过直播下单的商品总额达到4510亿元人民币。

今年,仅阿里巴巴一家就报告称在截至9月的12个月里,其淘宝直播(Taobao Live)平台上的直播订单达3500亿元人民币。快手的日活用户达到3.02亿,该公司计划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估值为500亿美元。

分析师表示受打击最重的可能是欢聚集团(Joyy),该集团正将其中国内地直播业务出售给互联网集团百度(Baidu)。欢聚集团以用户高额打赏在线主播闻名,上周被卖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盯上。

DZT Research驻新加坡分析师Ke Yan表示:“一些富有的用户赠送礼物达数百万美元。如果把他们的支出限制在每月几美元……所有的平台都将消失。”

新规要求:社会知名人士及境外人员开设直播间,平台应向主管部门报备;以直播节目形式举办大型电商活动,应提前14个工作日向主管部门备案。平台可能还不得不雇用更多审核人员,以满足新要求,并且每季度向主管部门提交平台活动的报告。

虽然很多平台都有禁止18岁以下用户打赏的规定,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些规定很难执行,因为儿童经常使用父母的手机打赏。

DZT Research的Ke Yan指出,政府在设定打赏上限前可能会征询业内人士意见。

中国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经表现出有意加强对科技集团和网络空间的审查。

11月初发布的新监管草案在最后一刻叫停了支付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370亿美元的香港IPO。同样在本月,北京方面出台了针对科技平台的新反垄断指南,互联网监管机构也收紧了针对在线直播营销的规定。

分析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可能成为这些最新举措的最大目标。周一,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中国政府主办的年度盛会“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演讲时,称赞拟议中的监管规定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

张勇表示:“我们将积极学习和响应国家的政策和法规……为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的建设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加强管控直播平台之后
FT

中国青少年有时会把家里的所有积蓄都砸在网络主播身上。中国监管机构肯定会注意到这一点。现在,更严格的管控禁止未成年人在直播平台打赏虚拟礼物,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消费。

此外,网络直播带货也受到了新的限制。这将影响中国发展最快的零售趋势之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一边收看自己喜爱的网络主播试穿衣服或试用最新款彩妆,一边实时购物。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和京东(JD.com)今年开始依赖直播实现增长。

中国一些直播公司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第二大直播平台快手(Kuaishou)近一半的用户都是未成年人。这家腾讯(Tencent)持股的公司的大多数收入(逾三分之二)来自直播。其中大多数又来自虚拟礼物的销售。广告和电商在其营收中所占比重要小得多,这使得快手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这会影响快手在香港的上市,该公司本月提交了招股书。预计快手将募资50亿美元,使其估值达到500亿美元。在准备上市的过程中,快手一直积极构建用户基础。今年上半年,营销成本飙升导致该公司净亏损10亿美元。

抖音(Douyin,中国版TikTok)没有同样的担忧。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这个平台拥有更多的企业赞助商,且其大多数营收(逾三分之二)来自广告。对抖音来说,直播更像一种社交活动,而不是商业活动。由于TikTok在100多个国家受到欢迎,它还实现了地理上的多元化;美国是其最大市场之一。而快手尚未在中国之外建立业务。

就像青少年向他们喜爱的网络主播砸钱一样,投资者今年对中国科技股和新上市公司的投资也是不加区别地砸钱。随着中国科技巨头重新评估其商业模式,投资者也该调整自己的预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出台的直播新规寻求加大对该行业的控制,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收紧了对直播网站的控制,同时正加大力度控制大型科技公司、加强网络审查。此举可能会抑制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的增长。

直播行业——观众可与在线主播互动并向他们赠送虚拟礼物——的新规增加了对内容的控制,禁止青少年打赏,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消费。新规还收紧了对电商直播的规定。电商直播是中国增长最快的在线购物领域之一,主播会向购物者推销商品。

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周一晚宣布了上述规定。此前,新冠疫情促使直播平台上的消费激增,包括科技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和快手(Kuaishou)运营的平台。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虚拟礼物市场价值达1800亿元人民币(合270亿美元),通过直播下单的商品总额达到4510亿元人民币。

今年,仅阿里巴巴一家就报告称在截至9月的12个月里,其淘宝直播(Taobao Live)平台上的直播订单达3500亿元人民币。快手的日活用户达到3.02亿,该公司计划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估值为500亿美元。

分析师表示受打击最重的可能是欢聚集团(Joyy),该集团正将其中国内地直播业务出售给互联网集团百度(Baidu)。欢聚集团以用户高额打赏在线主播闻名,上周被卖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盯上。

DZT Research驻新加坡分析师Ke Yan表示:“一些富有的用户赠送礼物达数百万美元。如果把他们的支出限制在每月几美元……所有的平台都将消失。”

新规要求:社会知名人士及境外人员开设直播间,平台应向主管部门报备;以直播节目形式举办大型电商活动,应提前14个工作日向主管部门备案。平台可能还不得不雇用更多审核人员,以满足新要求,并且每季度向主管部门提交平台活动的报告。

虽然很多平台都有禁止18岁以下用户打赏的规定,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些规定很难执行,因为儿童经常使用父母的手机打赏。

DZT Research的Ke Yan指出,政府在设定打赏上限前可能会征询业内人士意见。

中国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经表现出有意加强对科技集团和网络空间的审查。

11月初发布的新监管草案在最后一刻叫停了支付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370亿美元的香港IPO。同样在本月,北京方面出台了针对科技平台的新反垄断指南,互联网监管机构也收紧了针对在线直播营销的规定。

分析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可能成为这些最新举措的最大目标。周一,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中国政府主办的年度盛会“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演讲时,称赞拟议中的监管规定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

张勇表示:“我们将积极学习和响应国家的政策和法规……为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的建设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加强管控直播平台之后
FT

中国青少年有时会把家里的所有积蓄都砸在网络主播身上。中国监管机构肯定会注意到这一点。现在,更严格的管控禁止未成年人在直播平台打赏虚拟礼物,并限制单个用户的消费。

此外,网络直播带货也受到了新的限制。这将影响中国发展最快的零售趋势之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一边收看自己喜爱的网络主播试穿衣服或试用最新款彩妆,一边实时购物。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和京东(JD.com)今年开始依赖直播实现增长。

中国一些直播公司受到的打击将尤为严重。第二大直播平台快手(Kuaishou)近一半的用户都是未成年人。这家腾讯(Tencent)持股的公司的大多数收入(逾三分之二)来自直播。其中大多数又来自虚拟礼物的销售。广告和电商在其营收中所占比重要小得多,这使得快手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这会影响快手在香港的上市,该公司本月提交了招股书。预计快手将募资50亿美元,使其估值达到500亿美元。在准备上市的过程中,快手一直积极构建用户基础。今年上半年,营销成本飙升导致该公司净亏损10亿美元。

抖音(Douyin,中国版TikTok)没有同样的担忧。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这个平台拥有更多的企业赞助商,且其大多数营收(逾三分之二)来自广告。对抖音来说,直播更像一种社交活动,而不是商业活动。由于TikTok在100多个国家受到欢迎,它还实现了地理上的多元化;美国是其最大市场之一。而快手尚未在中国之外建立业务。

就像青少年向他们喜爱的网络主播砸钱一样,投资者今年对中国科技股和新上市公司的投资也是不加区别地砸钱。随着中国科技巨头重新评估其商业模式,投资者也该调整自己的预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