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可再生能源在中国能源基础设施投资中的比重已经超过50%,但同时煤炭投资仍占据较大比重。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分析显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加速淘汰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首度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RI)能源投资的主体。

根据记者见到的中央财经大学(Central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IGF)的研究,风能、太阳能和水电占据中国2020年能源基础设施总投资的57%,约为110亿美元,同比增长38%。

但该研究院分析了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维护的数据库,并结合其他信息,也发现在中国20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总额中,煤炭投资占据较大比例,从2018年的15%上升至去年的27%。

这一绿色里程碑达成的同时,“一带一路”下的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持续从2015年的峰值下降。根据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的分析,去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同比下降54%,至470亿美元,其下降速度快于国际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的下降速度预期。

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一带一路实验室”负责人王珂礼(Christoph Nedopil Wang)将这种向新能源的转变归因于中国投资者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觉醒,它们意识到碳密集能源生产会带来金融和环境风险。

王珂礼表示:“是的,化石燃料投资的需求仍然存在……(因为)许多不同的原因,例如认为煤炭是‘廉价’能源来源,其需求一定存在,或是因为当地可获取的煤炭储备。”

水力发电在中国能源投资中扮演的重大角色进一步使得可持续性的问题复杂化。水坝无需排放二氧化碳就能产生能量,但往往会冲毁森林和其他吸收碳的生态系统。

新冠疫情增强了发展中经济体转而依赖风能和太阳能的愿望。埃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越南等许多对“一带一路”倡议至关重要的国家正在制定计划,以确保其经济复苏对环境无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做出承诺,确保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这让人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北京方面将在实现《巴黎气候协定》(Paris Climate Agreement)目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环保人士警告称,尽管中国有成为气候领导者的雄心,但中国企业和银行建设和投资燃煤电厂的意愿仍是全球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一个重大障碍。

中国在发电领域的投资似乎融合了快速扩张的可再生能源和对煤炭发电的顽固依赖。
中国表示,2020年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为1.2亿千瓦,是2019年的两倍多,几乎是英国装机容量的四倍。与此同时,中国2020年上半年批准的新燃煤电厂比2015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加大“一带一路”绿色能源投资

发布日期:2021-01-26 18:37
摘要:可再生能源在中国能源基础设施投资中的比重已经超过50%,但同时煤炭投资仍占据较大比重。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分析显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加速淘汰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首度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RI)能源投资的主体。

根据记者见到的中央财经大学(Central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IGF)的研究,风能、太阳能和水电占据中国2020年能源基础设施总投资的57%,约为110亿美元,同比增长38%。

但该研究院分析了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维护的数据库,并结合其他信息,也发现在中国20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总额中,煤炭投资占据较大比例,从2018年的15%上升至去年的27%。

这一绿色里程碑达成的同时,“一带一路”下的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持续从2015年的峰值下降。根据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的分析,去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同比下降54%,至470亿美元,其下降速度快于国际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的下降速度预期。

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一带一路实验室”负责人王珂礼(Christoph Nedopil Wang)将这种向新能源的转变归因于中国投资者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觉醒,它们意识到碳密集能源生产会带来金融和环境风险。

王珂礼表示:“是的,化石燃料投资的需求仍然存在……(因为)许多不同的原因,例如认为煤炭是‘廉价’能源来源,其需求一定存在,或是因为当地可获取的煤炭储备。”

水力发电在中国能源投资中扮演的重大角色进一步使得可持续性的问题复杂化。水坝无需排放二氧化碳就能产生能量,但往往会冲毁森林和其他吸收碳的生态系统。

新冠疫情增强了发展中经济体转而依赖风能和太阳能的愿望。埃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越南等许多对“一带一路”倡议至关重要的国家正在制定计划,以确保其经济复苏对环境无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做出承诺,确保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这让人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北京方面将在实现《巴黎气候协定》(Paris Climate Agreement)目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环保人士警告称,尽管中国有成为气候领导者的雄心,但中国企业和银行建设和投资燃煤电厂的意愿仍是全球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一个重大障碍。

中国在发电领域的投资似乎融合了快速扩张的可再生能源和对煤炭发电的顽固依赖。
中国表示,2020年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为1.2亿千瓦,是2019年的两倍多,几乎是英国装机容量的四倍。与此同时,中国2020年上半年批准的新燃煤电厂比2015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可再生能源在中国能源基础设施投资中的比重已经超过50%,但同时煤炭投资仍占据较大比重。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分析显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加速淘汰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首度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RI)能源投资的主体。

根据记者见到的中央财经大学(Central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IGF)的研究,风能、太阳能和水电占据中国2020年能源基础设施总投资的57%,约为110亿美元,同比增长38%。

但该研究院分析了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维护的数据库,并结合其他信息,也发现在中国20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总额中,煤炭投资占据较大比例,从2018年的15%上升至去年的27%。

这一绿色里程碑达成的同时,“一带一路”下的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持续从2015年的峰值下降。根据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的分析,去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同比下降54%,至470亿美元,其下降速度快于国际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的下降速度预期。

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一带一路实验室”负责人王珂礼(Christoph Nedopil Wang)将这种向新能源的转变归因于中国投资者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觉醒,它们意识到碳密集能源生产会带来金融和环境风险。

王珂礼表示:“是的,化石燃料投资的需求仍然存在……(因为)许多不同的原因,例如认为煤炭是‘廉价’能源来源,其需求一定存在,或是因为当地可获取的煤炭储备。”

水力发电在中国能源投资中扮演的重大角色进一步使得可持续性的问题复杂化。水坝无需排放二氧化碳就能产生能量,但往往会冲毁森林和其他吸收碳的生态系统。

新冠疫情增强了发展中经济体转而依赖风能和太阳能的愿望。埃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越南等许多对“一带一路”倡议至关重要的国家正在制定计划,以确保其经济复苏对环境无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做出承诺,确保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这让人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北京方面将在实现《巴黎气候协定》(Paris Climate Agreement)目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环保人士警告称,尽管中国有成为气候领导者的雄心,但中国企业和银行建设和投资燃煤电厂的意愿仍是全球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一个重大障碍。

中国在发电领域的投资似乎融合了快速扩张的可再生能源和对煤炭发电的顽固依赖。
中国表示,2020年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为1.2亿千瓦,是2019年的两倍多,几乎是英国装机容量的四倍。与此同时,中国2020年上半年批准的新燃煤电厂比2015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加大“一带一路”绿色能源投资

发布日期:2021-01-26 18:37
摘要:可再生能源在中国能源基础设施投资中的比重已经超过50%,但同时煤炭投资仍占据较大比重。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分析显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加速淘汰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首度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RI)能源投资的主体。

根据记者见到的中央财经大学(Central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IGF)的研究,风能、太阳能和水电占据中国2020年能源基础设施总投资的57%,约为110亿美元,同比增长38%。

但该研究院分析了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维护的数据库,并结合其他信息,也发现在中国20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总额中,煤炭投资占据较大比例,从2018年的15%上升至去年的27%。

这一绿色里程碑达成的同时,“一带一路”下的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持续从2015年的峰值下降。根据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的分析,去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同比下降54%,至470亿美元,其下降速度快于国际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的下降速度预期。

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一带一路实验室”负责人王珂礼(Christoph Nedopil Wang)将这种向新能源的转变归因于中国投资者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觉醒,它们意识到碳密集能源生产会带来金融和环境风险。

王珂礼表示:“是的,化石燃料投资的需求仍然存在……(因为)许多不同的原因,例如认为煤炭是‘廉价’能源来源,其需求一定存在,或是因为当地可获取的煤炭储备。”

水力发电在中国能源投资中扮演的重大角色进一步使得可持续性的问题复杂化。水坝无需排放二氧化碳就能产生能量,但往往会冲毁森林和其他吸收碳的生态系统。

新冠疫情增强了发展中经济体转而依赖风能和太阳能的愿望。埃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越南等许多对“一带一路”倡议至关重要的国家正在制定计划,以确保其经济复苏对环境无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做出承诺,确保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这让人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北京方面将在实现《巴黎气候协定》(Paris Climate Agreement)目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环保人士警告称,尽管中国有成为气候领导者的雄心,但中国企业和银行建设和投资燃煤电厂的意愿仍是全球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一个重大障碍。

中国在发电领域的投资似乎融合了快速扩张的可再生能源和对煤炭发电的顽固依赖。
中国表示,2020年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为1.2亿千瓦,是2019年的两倍多,几乎是英国装机容量的四倍。与此同时,中国2020年上半年批准的新燃煤电厂比2015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可再生能源在中国能源基础设施投资中的比重已经超过50%,但同时煤炭投资仍占据较大比重。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分析显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加速淘汰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首度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RI)能源投资的主体。

根据记者见到的中央财经大学(Central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IIGF)的研究,风能、太阳能和水电占据中国2020年能源基础设施总投资的57%,约为110亿美元,同比增长38%。

但该研究院分析了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维护的数据库,并结合其他信息,也发现在中国20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总额中,煤炭投资占据较大比例,从2018年的15%上升至去年的27%。

这一绿色里程碑达成的同时,“一带一路”下的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持续从2015年的峰值下降。根据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的分析,去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同比下降54%,至470亿美元,其下降速度快于国际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的下降速度预期。

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一带一路实验室”负责人王珂礼(Christoph Nedopil Wang)将这种向新能源的转变归因于中国投资者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觉醒,它们意识到碳密集能源生产会带来金融和环境风险。

王珂礼表示:“是的,化石燃料投资的需求仍然存在……(因为)许多不同的原因,例如认为煤炭是‘廉价’能源来源,其需求一定存在,或是因为当地可获取的煤炭储备。”

水力发电在中国能源投资中扮演的重大角色进一步使得可持续性的问题复杂化。水坝无需排放二氧化碳就能产生能量,但往往会冲毁森林和其他吸收碳的生态系统。

新冠疫情增强了发展中经济体转而依赖风能和太阳能的愿望。埃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越南等许多对“一带一路”倡议至关重要的国家正在制定计划,以确保其经济复苏对环境无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做出承诺,确保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这让人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北京方面将在实现《巴黎气候协定》(Paris Climate Agreement)目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环保人士警告称,尽管中国有成为气候领导者的雄心,但中国企业和银行建设和投资燃煤电厂的意愿仍是全球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一个重大障碍。

中国在发电领域的投资似乎融合了快速扩张的可再生能源和对煤炭发电的顽固依赖。
中国表示,2020年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为1.2亿千瓦,是2019年的两倍多,几乎是英国装机容量的四倍。与此同时,中国2020年上半年批准的新燃煤电厂比2015年以来的任何一年都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