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重创全球贸易,然而世界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增加了,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但中国优势在疫情过后能否延续下去?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中国的出口机器承受着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中美贸易战让需求承压,其他制造业中心也给它构成了越来越大的竞争。

快进至2020年中期,很大程度上由于始发于中国境内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国在全球出口市场上的主导地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这场重创全球贸易的新冠疫情导致了对中国制造商品的需求增加,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出口激增支持中国在其他大型经济体仍在挣扎时能早早复苏,并引发了疑问:中国近期的贸易优势能否在疫情过后延续下去?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和Haver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虽然全球出口总额下降了,但相较于其他出口大国,中国在其中的占比在4月跃升至逾18%,后来在7月略降至15.9%。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抹去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还为时过早。”他指出,亚洲各经济体“拥有根本竞争力”。

他补充说,市场份额上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暂时的,但他认为“会有一些永久性改变……应该会对某些国家有利”。

中国近期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其他地区活动减弱所致,同时也是东亚出口具有较广泛韧性的结果,这受到全球范围内适应居家办公时代的产品需求上升的推动。

台湾的出口——其中大部分是电子零部件和信息技术及通讯产品——在8月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月度水平。在韩国,信息和通讯技术产品的出口在4月大幅下滑后,过去3个月中均保持同比增长。

这些经济体都得益于新增新冠病例数从第二季度以来大幅降低。中国的封锁限制在4月就已解除,当时其他国家正因疫情蔓延陷入混乱。相较于美国和欧洲,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的新增病例数一直保持在低位。

这为出现足够多的制造业活动以利用全球消费模式的变化铺平了道路。除了与台湾和韩国一样出现电子产品出口激增之外,中国的医疗设备出口在今年头7个月也大幅增长。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8月达到342亿美元,是自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高级经济学家阮纯(Trinh Nguyen)指出了“全球范围内的表现分化”。这在韩国可以看到,该国的电子和医疗消费产品表现很好,但船舶和汽车等“重工业”领域处境艰难。在日本,8月的出口已经连续6个月同比下降。

在中国——按照高路易的说法——政府为制造业提供的支持力度在美国“难以想象”。但他补充说,中国出口的反应也归因于“有创业精神和敏捷”的企业。他表示:“这些几乎没有一家是国有企业。”

虽然总体出口能够适应需求的变化,但中国各制造业中心的气氛是复杂的。

广东一家玩具厂的销售经理陈可欣(音)表示,来自欧洲的出口订单正在改善,但她承认自己所在公司仍然很艰难。她表示:“我们指望着黑色星期五和圣诞节(的订单)。”

在其他地方,有迹象表明,东亚出口激增的某些方面也许是受到对供应链的短期恐慌的推动。世界最大的芯片代工商台积电(TSMC)上月告诉投资者,科技企业正在扩大库存,因为它们担忧新一波新冠疫情可能会再次扰乱供应链。

专家表示,在台湾和韩国,支持出口的因素还有华为(Huawei)在美国对其最新制裁落实之前的需求增长。

一些专家认为,这些激增——尤其是在中国——是新冠疫情的暂时效应。野村证券(Nomura)的经济学家提到了西方的经济刺激计划,他们称这些计划帮助提升了对笔记本电脑等进口商品的消费需求。

这些措施与力度较弱的中国刺激举措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的焦点在于供应。零售额数据在上月恢复增长,但与工业生产相比仍然疲弱。

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表示:“中国的刺激措施较少,更依赖于出口来推动国内的复苏。”他指出“国际贸易顺差出现了向亚洲倾斜的巨大转变”。

“我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这样的顺差将引发担忧,即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并未在疫情期间承担支持全球需求的应尽责任。”

Wang Xueqiao上海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出口机器恢复转动

发布日期:2020-09-22 05:56
新冠疫情重创全球贸易,然而世界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增加了,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但中国优势在疫情过后能否延续下去?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中国的出口机器承受着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中美贸易战让需求承压,其他制造业中心也给它构成了越来越大的竞争。

快进至2020年中期,很大程度上由于始发于中国境内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国在全球出口市场上的主导地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这场重创全球贸易的新冠疫情导致了对中国制造商品的需求增加,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出口激增支持中国在其他大型经济体仍在挣扎时能早早复苏,并引发了疑问:中国近期的贸易优势能否在疫情过后延续下去?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和Haver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虽然全球出口总额下降了,但相较于其他出口大国,中国在其中的占比在4月跃升至逾18%,后来在7月略降至15.9%。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抹去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还为时过早。”他指出,亚洲各经济体“拥有根本竞争力”。

他补充说,市场份额上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暂时的,但他认为“会有一些永久性改变……应该会对某些国家有利”。

中国近期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其他地区活动减弱所致,同时也是东亚出口具有较广泛韧性的结果,这受到全球范围内适应居家办公时代的产品需求上升的推动。

台湾的出口——其中大部分是电子零部件和信息技术及通讯产品——在8月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月度水平。在韩国,信息和通讯技术产品的出口在4月大幅下滑后,过去3个月中均保持同比增长。

这些经济体都得益于新增新冠病例数从第二季度以来大幅降低。中国的封锁限制在4月就已解除,当时其他国家正因疫情蔓延陷入混乱。相较于美国和欧洲,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的新增病例数一直保持在低位。

这为出现足够多的制造业活动以利用全球消费模式的变化铺平了道路。除了与台湾和韩国一样出现电子产品出口激增之外,中国的医疗设备出口在今年头7个月也大幅增长。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8月达到342亿美元,是自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高级经济学家阮纯(Trinh Nguyen)指出了“全球范围内的表现分化”。这在韩国可以看到,该国的电子和医疗消费产品表现很好,但船舶和汽车等“重工业”领域处境艰难。在日本,8月的出口已经连续6个月同比下降。

在中国——按照高路易的说法——政府为制造业提供的支持力度在美国“难以想象”。但他补充说,中国出口的反应也归因于“有创业精神和敏捷”的企业。他表示:“这些几乎没有一家是国有企业。”

虽然总体出口能够适应需求的变化,但中国各制造业中心的气氛是复杂的。

广东一家玩具厂的销售经理陈可欣(音)表示,来自欧洲的出口订单正在改善,但她承认自己所在公司仍然很艰难。她表示:“我们指望着黑色星期五和圣诞节(的订单)。”

在其他地方,有迹象表明,东亚出口激增的某些方面也许是受到对供应链的短期恐慌的推动。世界最大的芯片代工商台积电(TSMC)上月告诉投资者,科技企业正在扩大库存,因为它们担忧新一波新冠疫情可能会再次扰乱供应链。

专家表示,在台湾和韩国,支持出口的因素还有华为(Huawei)在美国对其最新制裁落实之前的需求增长。

一些专家认为,这些激增——尤其是在中国——是新冠疫情的暂时效应。野村证券(Nomura)的经济学家提到了西方的经济刺激计划,他们称这些计划帮助提升了对笔记本电脑等进口商品的消费需求。

这些措施与力度较弱的中国刺激举措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的焦点在于供应。零售额数据在上月恢复增长,但与工业生产相比仍然疲弱。

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表示:“中国的刺激措施较少,更依赖于出口来推动国内的复苏。”他指出“国际贸易顺差出现了向亚洲倾斜的巨大转变”。

“我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这样的顺差将引发担忧,即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并未在疫情期间承担支持全球需求的应尽责任。”

Wang Xueqiao上海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新冠疫情重创全球贸易,然而世界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增加了,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但中国优势在疫情过后能否延续下去?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中国的出口机器承受着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中美贸易战让需求承压,其他制造业中心也给它构成了越来越大的竞争。

快进至2020年中期,很大程度上由于始发于中国境内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国在全球出口市场上的主导地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这场重创全球贸易的新冠疫情导致了对中国制造商品的需求增加,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出口激增支持中国在其他大型经济体仍在挣扎时能早早复苏,并引发了疑问:中国近期的贸易优势能否在疫情过后延续下去?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和Haver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虽然全球出口总额下降了,但相较于其他出口大国,中国在其中的占比在4月跃升至逾18%,后来在7月略降至15.9%。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抹去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还为时过早。”他指出,亚洲各经济体“拥有根本竞争力”。

他补充说,市场份额上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暂时的,但他认为“会有一些永久性改变……应该会对某些国家有利”。

中国近期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其他地区活动减弱所致,同时也是东亚出口具有较广泛韧性的结果,这受到全球范围内适应居家办公时代的产品需求上升的推动。

台湾的出口——其中大部分是电子零部件和信息技术及通讯产品——在8月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月度水平。在韩国,信息和通讯技术产品的出口在4月大幅下滑后,过去3个月中均保持同比增长。

这些经济体都得益于新增新冠病例数从第二季度以来大幅降低。中国的封锁限制在4月就已解除,当时其他国家正因疫情蔓延陷入混乱。相较于美国和欧洲,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的新增病例数一直保持在低位。

这为出现足够多的制造业活动以利用全球消费模式的变化铺平了道路。除了与台湾和韩国一样出现电子产品出口激增之外,中国的医疗设备出口在今年头7个月也大幅增长。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8月达到342亿美元,是自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高级经济学家阮纯(Trinh Nguyen)指出了“全球范围内的表现分化”。这在韩国可以看到,该国的电子和医疗消费产品表现很好,但船舶和汽车等“重工业”领域处境艰难。在日本,8月的出口已经连续6个月同比下降。

在中国——按照高路易的说法——政府为制造业提供的支持力度在美国“难以想象”。但他补充说,中国出口的反应也归因于“有创业精神和敏捷”的企业。他表示:“这些几乎没有一家是国有企业。”

虽然总体出口能够适应需求的变化,但中国各制造业中心的气氛是复杂的。

广东一家玩具厂的销售经理陈可欣(音)表示,来自欧洲的出口订单正在改善,但她承认自己所在公司仍然很艰难。她表示:“我们指望着黑色星期五和圣诞节(的订单)。”

在其他地方,有迹象表明,东亚出口激增的某些方面也许是受到对供应链的短期恐慌的推动。世界最大的芯片代工商台积电(TSMC)上月告诉投资者,科技企业正在扩大库存,因为它们担忧新一波新冠疫情可能会再次扰乱供应链。

专家表示,在台湾和韩国,支持出口的因素还有华为(Huawei)在美国对其最新制裁落实之前的需求增长。

一些专家认为,这些激增——尤其是在中国——是新冠疫情的暂时效应。野村证券(Nomura)的经济学家提到了西方的经济刺激计划,他们称这些计划帮助提升了对笔记本电脑等进口商品的消费需求。

这些措施与力度较弱的中国刺激举措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的焦点在于供应。零售额数据在上月恢复增长,但与工业生产相比仍然疲弱。

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表示:“中国的刺激措施较少,更依赖于出口来推动国内的复苏。”他指出“国际贸易顺差出现了向亚洲倾斜的巨大转变”。

“我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这样的顺差将引发担忧,即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并未在疫情期间承担支持全球需求的应尽责任。”

Wang Xueqiao上海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出口机器恢复转动

发布日期:2020-09-22 05:56
新冠疫情重创全球贸易,然而世界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增加了,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但中国优势在疫情过后能否延续下去?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中国的出口机器承受着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中美贸易战让需求承压,其他制造业中心也给它构成了越来越大的竞争。

快进至2020年中期,很大程度上由于始发于中国境内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国在全球出口市场上的主导地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这场重创全球贸易的新冠疫情导致了对中国制造商品的需求增加,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出口激增支持中国在其他大型经济体仍在挣扎时能早早复苏,并引发了疑问:中国近期的贸易优势能否在疫情过后延续下去?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和Haver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虽然全球出口总额下降了,但相较于其他出口大国,中国在其中的占比在4月跃升至逾18%,后来在7月略降至15.9%。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抹去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还为时过早。”他指出,亚洲各经济体“拥有根本竞争力”。

他补充说,市场份额上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暂时的,但他认为“会有一些永久性改变……应该会对某些国家有利”。

中国近期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其他地区活动减弱所致,同时也是东亚出口具有较广泛韧性的结果,这受到全球范围内适应居家办公时代的产品需求上升的推动。

台湾的出口——其中大部分是电子零部件和信息技术及通讯产品——在8月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月度水平。在韩国,信息和通讯技术产品的出口在4月大幅下滑后,过去3个月中均保持同比增长。

这些经济体都得益于新增新冠病例数从第二季度以来大幅降低。中国的封锁限制在4月就已解除,当时其他国家正因疫情蔓延陷入混乱。相较于美国和欧洲,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的新增病例数一直保持在低位。

这为出现足够多的制造业活动以利用全球消费模式的变化铺平了道路。除了与台湾和韩国一样出现电子产品出口激增之外,中国的医疗设备出口在今年头7个月也大幅增长。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8月达到342亿美元,是自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高级经济学家阮纯(Trinh Nguyen)指出了“全球范围内的表现分化”。这在韩国可以看到,该国的电子和医疗消费产品表现很好,但船舶和汽车等“重工业”领域处境艰难。在日本,8月的出口已经连续6个月同比下降。

在中国——按照高路易的说法——政府为制造业提供的支持力度在美国“难以想象”。但他补充说,中国出口的反应也归因于“有创业精神和敏捷”的企业。他表示:“这些几乎没有一家是国有企业。”

虽然总体出口能够适应需求的变化,但中国各制造业中心的气氛是复杂的。

广东一家玩具厂的销售经理陈可欣(音)表示,来自欧洲的出口订单正在改善,但她承认自己所在公司仍然很艰难。她表示:“我们指望着黑色星期五和圣诞节(的订单)。”

在其他地方,有迹象表明,东亚出口激增的某些方面也许是受到对供应链的短期恐慌的推动。世界最大的芯片代工商台积电(TSMC)上月告诉投资者,科技企业正在扩大库存,因为它们担忧新一波新冠疫情可能会再次扰乱供应链。

专家表示,在台湾和韩国,支持出口的因素还有华为(Huawei)在美国对其最新制裁落实之前的需求增长。

一些专家认为,这些激增——尤其是在中国——是新冠疫情的暂时效应。野村证券(Nomura)的经济学家提到了西方的经济刺激计划,他们称这些计划帮助提升了对笔记本电脑等进口商品的消费需求。

这些措施与力度较弱的中国刺激举措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的焦点在于供应。零售额数据在上月恢复增长,但与工业生产相比仍然疲弱。

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表示:“中国的刺激措施较少,更依赖于出口来推动国内的复苏。”他指出“国际贸易顺差出现了向亚洲倾斜的巨大转变”。

“我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这样的顺差将引发担忧,即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并未在疫情期间承担支持全球需求的应尽责任。”

Wang Xueqiao上海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新冠疫情重创全球贸易,然而世界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增加了,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但中国优势在疫情过后能否延续下去?



 |  托马斯•黑尔 香港 ,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中国的出口机器承受着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中美贸易战让需求承压,其他制造业中心也给它构成了越来越大的竞争。

快进至2020年中期,很大程度上由于始发于中国境内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国在全球出口市场上的主导地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这场重创全球贸易的新冠疫情导致了对中国制造商品的需求增加,例如电子产品和医疗设备。出口激增支持中国在其他大型经济体仍在挣扎时能早早复苏,并引发了疑问:中国近期的贸易优势能否在疫情过后延续下去?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和Haver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虽然全球出口总额下降了,但相较于其他出口大国,中国在其中的占比在4月跃升至逾18%,后来在7月略降至15.9%。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抹去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还为时过早。”他指出,亚洲各经济体“拥有根本竞争力”。

他补充说,市场份额上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暂时的,但他认为“会有一些永久性改变……应该会对某些国家有利”。

中国近期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其他地区活动减弱所致,同时也是东亚出口具有较广泛韧性的结果,这受到全球范围内适应居家办公时代的产品需求上升的推动。

台湾的出口——其中大部分是电子零部件和信息技术及通讯产品——在8月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月度水平。在韩国,信息和通讯技术产品的出口在4月大幅下滑后,过去3个月中均保持同比增长。

这些经济体都得益于新增新冠病例数从第二季度以来大幅降低。中国的封锁限制在4月就已解除,当时其他国家正因疫情蔓延陷入混乱。相较于美国和欧洲,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的新增病例数一直保持在低位。

这为出现足够多的制造业活动以利用全球消费模式的变化铺平了道路。除了与台湾和韩国一样出现电子产品出口激增之外,中国的医疗设备出口在今年头7个月也大幅增长。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8月达到342亿美元,是自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高级经济学家阮纯(Trinh Nguyen)指出了“全球范围内的表现分化”。这在韩国可以看到,该国的电子和医疗消费产品表现很好,但船舶和汽车等“重工业”领域处境艰难。在日本,8月的出口已经连续6个月同比下降。

在中国——按照高路易的说法——政府为制造业提供的支持力度在美国“难以想象”。但他补充说,中国出口的反应也归因于“有创业精神和敏捷”的企业。他表示:“这些几乎没有一家是国有企业。”

虽然总体出口能够适应需求的变化,但中国各制造业中心的气氛是复杂的。

广东一家玩具厂的销售经理陈可欣(音)表示,来自欧洲的出口订单正在改善,但她承认自己所在公司仍然很艰难。她表示:“我们指望着黑色星期五和圣诞节(的订单)。”

在其他地方,有迹象表明,东亚出口激增的某些方面也许是受到对供应链的短期恐慌的推动。世界最大的芯片代工商台积电(TSMC)上月告诉投资者,科技企业正在扩大库存,因为它们担忧新一波新冠疫情可能会再次扰乱供应链。

专家表示,在台湾和韩国,支持出口的因素还有华为(Huawei)在美国对其最新制裁落实之前的需求增长。

一些专家认为,这些激增——尤其是在中国——是新冠疫情的暂时效应。野村证券(Nomura)的经济学家提到了西方的经济刺激计划,他们称这些计划帮助提升了对笔记本电脑等进口商品的消费需求。

这些措施与力度较弱的中国刺激举措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的焦点在于供应。零售额数据在上月恢复增长,但与工业生产相比仍然疲弱。

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表示:“中国的刺激措施较少,更依赖于出口来推动国内的复苏。”他指出“国际贸易顺差出现了向亚洲倾斜的巨大转变”。

“我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这样的顺差将引发担忧,即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并未在疫情期间承担支持全球需求的应尽责任。”

Wang Xueqiao上海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