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

 

OR--商业新媒体 】十年前的多伦多,一群中国科学家围坐在啤酒和烧烤边,聊起了祖国疫苗长期以来在质量和安全性上都落后于发达国家的话题。后来,他们中的四人决定采取行动。

他们离开了加拿大跨国制药公司的高层职位,在世界另一头的中国天津设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希望能够生产出与西方国家相媲美的疫苗。现在,这家名为康希诺生物股份的公司逐渐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与太平洋两端的联系,让它成为了研发新冠疫苗的领跑者之一。

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虽然加拿大与中国因地缘政治分歧而彼此疏远,宇学峰却在两边都维持了良好的关系。他与加拿大政府的最大研究组织携手,提振了康希诺的科研实力。而在中国,他与一名顶尖的军事科学家展开合作,先是研发埃博拉疫苗,现在又开始研究实验性新冠疫苗。

5月份,康希诺成为了全球首个发表疫苗早期人体试验全面科研结果的机构,让全球各地的研究人员评估疫苗潜力,因而意义重大。

康希诺迄今为止尚未盈利,去年录得了2200万美元的亏损。公司在新冠疫苗的初步试验方面,紧跟西方制药业巨头,有时甚至领先一步。目前为止,研究依然不够成熟,无法得知康希诺,或是任何一家公司研制的疫苗是否可以给各国提供一剂“神丹”。虽然疫情肆虐,但各国都渴望能够恢复经济活动。但是康希诺却显示了中国年轻的生物科技行业正在国际舞台上成为角逐者,对习近平来说也是利好。

群益证券驻上海制药行业分析师王睿哲表示,康希诺在推进新冠疫苗临床前研究和人体试验方面的速度值得称赞。这显示了他们调动和利用必要资源,从而完成这些工作的能力。所需资源是十分庞大的。

康希诺的一位发言人引述5月份的媒体报道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支持该国研究人员与该公司一道进行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是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

这些海归利用在美国、加拿大等地建立的关系和习得的专业技能,设立了新的企业。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就属其中之一。现年57岁的宇学峰拥有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曾在赛诺菲巴斯德担任疫苗研发和生产负责人。

在2019年香港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宇学峰讲述了他和同事在中国开拓新的道路时所面临的艰难抉择。

他写道,他们的家人大多留在了加拿大,每年只能见几次面。每每想到年幼的孩子在没有父亲的陪伴下长大,想到妻子要独自在清晨零下20度的寒风里铲去10英寸厚的积雪,都倍感艰难。

穿针引线

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而英文名则由“加拿大”和“中国”两个词结合而成。除了宇学峰外,公司的其他高管也与加拿大有着联系。首席科学官朱涛也曾就职于赛诺菲巴斯德的加拿大公司,担任资深科学家。这家公司的成功非常倚重于在两国之间穿针引线。

2014年2月,在回到中国大约五年之后,宇学峰从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获得了一项名为HEK 293细胞系的技术许可,这是大批量生产可靠疫苗的必备技术。这项成果在一定程度上为康希诺生物的腺病毒载体技术巩固了基础。

病毒载体是一种改变了基因的病毒,对人体无害,但可以携带另一种病毒的基因,让免疫系统为发动攻击做好准备,这是开发疫苗的先进手段。2014年时,还没有几家中国公司掌握这种技术。那时正值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中国军方的研究人员陈薇开始探索病毒载体方面的专业知识,以便生产疫苗。

埃博拉疫苗

陈薇拥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是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她随后与康希诺合作开发一种埃博拉疫苗,该疫苗于2017年在中国获批,供紧急使用和国家储备。

在中国国内,陈薇有着明星般的地位。据认为,在《战狼2》这部体现爱国主义精神的电影中,一名针对非洲致命病毒研制出疫苗的科学家角色就是以她为原型塑造的。在2003年的SARS疫情期间,她研究出了一种治疗法,由中国的卫生工作者投入使用。

陈薇还以对事业的非凡奉献精神而闻名。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她说她给四岁的儿子服用了两个月的SARS药物后,向北京市有关部门提交了研究成果,因为她对自己的研究很有把握。

今年,康希诺生物与陈薇的长期合作再度结出硕果。康希诺和她的团队迅速完成了新冠病毒疫苗Ad5-nCoV的临床前研究。在从分离病毒株到动物试验的各个环节,他们都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帮助。记者无法联系到陈薇和该研究所置评。

结果喜忧参半

3月16日,该团队在中国最先出现新冠病毒的城市武汉开始了人体临床试验。同一天,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Moderna Inc.在美国启动了试验,这家公司被视为美国国内在新冠疫苗开发领域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不到一个月后,康希诺生物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大规模人体试验。5月22日,该公司在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称试验结果喜忧参半:疫苗似乎是安全的,并产生了一些免疫反应,但存在缺陷。

如果一些人已对用于产生疫苗的载体病毒具有免疫力,病毒载体技术就会暴露出局限。康希诺生物用于研发新冠疫苗的腺病毒——一种改变了基因的感冒病毒——就是这样的情况。《柳叶刀》杂志上的这项研究显示,许多已对腺病毒拥有免疫力的人,对其冠状病毒疫苗的反应减弱。

“进入赛场”

据一位了解试验方案的知情人士透露,在加拿大即将进行的临床试验中,康希诺生物会为一部分受试者注射一剂加强针,以期解决对腺病毒预先存在免疫力而导致疫苗反应不佳的问题。鉴于涉及未公开信息,该人士希望本文不披露其身份。

前哈佛大学艾滋病毒研究员威廉•哈兹尔廷(William Haseltine)表示:“康希诺已经进入赛场,这将关系到其他所谓领先者的位置。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人会冲过终点线,获得我们希望看到的安全性数据。”

最后阶段的试验很可能会阻碍康希诺生物的雄心壮志。其埃博拉疫苗是在经过两个阶段的人体试验后,在紧急情况下获批,但随着非洲的疫情逐渐消失,该公司并没有完成最后阶段的试验。康希诺生物目前没有取得多少收入,因为包括两种处于后期试验阶段的脑膜炎疫苗在内,大部分产品仍处于研发阶段。

上述知情人士说,康希诺已经从政府部门获得了资金支持,用于研发新冠疫苗,不过数额不大。

第三阶段试验

在加拿大着手对其疫苗进行第三阶段试验之际,康希诺几位创始人与加拿大的关系再次被证明是“天作之合”。不过,如果加拿大的新冠疫情继续消退,最后试验阶段所必须的大规模研究可能会面临挑战。中国已经基本扑灭了疫情。

负责牵头这项临床试验的达尔豪西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加拿大疫苗中心(Canadian Center for Vaccinology)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希望最早在今年秋天启动康希诺疫苗的第三阶段试验。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表示,如果该候选疫苗得到加拿大监管机构的批准,就可以选择将疫苗投产,用于在加拿大应对紧急情况。(加拿大卫生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试验所需资金要由康希诺自己解决。)

其他公司也在奋力争先。Moderna将于7月在美国进行3万人的疫苗试验,而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的初期试验结果显示,疫苗是安全的,并使受试者产生了新冠病毒抗体。今年6月,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 Plc)联合开发的一种疫苗也在巴西开始了最后阶段的人体试验。

在中国国内,国有疫苗研发企业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China National Biotec Group Co.)已获得阿联酋卫生监管部门的批准,可以对其研发的两种疫苗进行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总部位于北京的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也已签署协议,将在巴西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所有这些公司以及康希诺生物的试验结果,都只能在这个最终阶段的试验完成后公之于众。

群益证券驻上海分析师王睿哲说:“与其他技术相比,康希诺生物使用的腺病毒载体技术是相对安全的方法,但目前很难判断其有效性。”他表示,以往有不少这样的例子,最后阶段实验之前的效果都很不错,但结果却失败了。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公司康希诺与西方巨头抗衡 领跑全球新冠疫苗竞赛

发布日期:2020-07-04 08:57
摘要: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

 

OR--商业新媒体 】十年前的多伦多,一群中国科学家围坐在啤酒和烧烤边,聊起了祖国疫苗长期以来在质量和安全性上都落后于发达国家的话题。后来,他们中的四人决定采取行动。

他们离开了加拿大跨国制药公司的高层职位,在世界另一头的中国天津设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希望能够生产出与西方国家相媲美的疫苗。现在,这家名为康希诺生物股份的公司逐渐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与太平洋两端的联系,让它成为了研发新冠疫苗的领跑者之一。

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虽然加拿大与中国因地缘政治分歧而彼此疏远,宇学峰却在两边都维持了良好的关系。他与加拿大政府的最大研究组织携手,提振了康希诺的科研实力。而在中国,他与一名顶尖的军事科学家展开合作,先是研发埃博拉疫苗,现在又开始研究实验性新冠疫苗。

5月份,康希诺成为了全球首个发表疫苗早期人体试验全面科研结果的机构,让全球各地的研究人员评估疫苗潜力,因而意义重大。

康希诺迄今为止尚未盈利,去年录得了2200万美元的亏损。公司在新冠疫苗的初步试验方面,紧跟西方制药业巨头,有时甚至领先一步。目前为止,研究依然不够成熟,无法得知康希诺,或是任何一家公司研制的疫苗是否可以给各国提供一剂“神丹”。虽然疫情肆虐,但各国都渴望能够恢复经济活动。但是康希诺却显示了中国年轻的生物科技行业正在国际舞台上成为角逐者,对习近平来说也是利好。

群益证券驻上海制药行业分析师王睿哲表示,康希诺在推进新冠疫苗临床前研究和人体试验方面的速度值得称赞。这显示了他们调动和利用必要资源,从而完成这些工作的能力。所需资源是十分庞大的。

康希诺的一位发言人引述5月份的媒体报道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支持该国研究人员与该公司一道进行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是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

这些海归利用在美国、加拿大等地建立的关系和习得的专业技能,设立了新的企业。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就属其中之一。现年57岁的宇学峰拥有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曾在赛诺菲巴斯德担任疫苗研发和生产负责人。

在2019年香港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宇学峰讲述了他和同事在中国开拓新的道路时所面临的艰难抉择。

他写道,他们的家人大多留在了加拿大,每年只能见几次面。每每想到年幼的孩子在没有父亲的陪伴下长大,想到妻子要独自在清晨零下20度的寒风里铲去10英寸厚的积雪,都倍感艰难。

穿针引线

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而英文名则由“加拿大”和“中国”两个词结合而成。除了宇学峰外,公司的其他高管也与加拿大有着联系。首席科学官朱涛也曾就职于赛诺菲巴斯德的加拿大公司,担任资深科学家。这家公司的成功非常倚重于在两国之间穿针引线。

2014年2月,在回到中国大约五年之后,宇学峰从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获得了一项名为HEK 293细胞系的技术许可,这是大批量生产可靠疫苗的必备技术。这项成果在一定程度上为康希诺生物的腺病毒载体技术巩固了基础。

病毒载体是一种改变了基因的病毒,对人体无害,但可以携带另一种病毒的基因,让免疫系统为发动攻击做好准备,这是开发疫苗的先进手段。2014年时,还没有几家中国公司掌握这种技术。那时正值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中国军方的研究人员陈薇开始探索病毒载体方面的专业知识,以便生产疫苗。

埃博拉疫苗

陈薇拥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是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她随后与康希诺合作开发一种埃博拉疫苗,该疫苗于2017年在中国获批,供紧急使用和国家储备。

在中国国内,陈薇有着明星般的地位。据认为,在《战狼2》这部体现爱国主义精神的电影中,一名针对非洲致命病毒研制出疫苗的科学家角色就是以她为原型塑造的。在2003年的SARS疫情期间,她研究出了一种治疗法,由中国的卫生工作者投入使用。

陈薇还以对事业的非凡奉献精神而闻名。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她说她给四岁的儿子服用了两个月的SARS药物后,向北京市有关部门提交了研究成果,因为她对自己的研究很有把握。

今年,康希诺生物与陈薇的长期合作再度结出硕果。康希诺和她的团队迅速完成了新冠病毒疫苗Ad5-nCoV的临床前研究。在从分离病毒株到动物试验的各个环节,他们都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帮助。记者无法联系到陈薇和该研究所置评。

结果喜忧参半

3月16日,该团队在中国最先出现新冠病毒的城市武汉开始了人体临床试验。同一天,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Moderna Inc.在美国启动了试验,这家公司被视为美国国内在新冠疫苗开发领域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不到一个月后,康希诺生物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大规模人体试验。5月22日,该公司在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称试验结果喜忧参半:疫苗似乎是安全的,并产生了一些免疫反应,但存在缺陷。

如果一些人已对用于产生疫苗的载体病毒具有免疫力,病毒载体技术就会暴露出局限。康希诺生物用于研发新冠疫苗的腺病毒——一种改变了基因的感冒病毒——就是这样的情况。《柳叶刀》杂志上的这项研究显示,许多已对腺病毒拥有免疫力的人,对其冠状病毒疫苗的反应减弱。

“进入赛场”

据一位了解试验方案的知情人士透露,在加拿大即将进行的临床试验中,康希诺生物会为一部分受试者注射一剂加强针,以期解决对腺病毒预先存在免疫力而导致疫苗反应不佳的问题。鉴于涉及未公开信息,该人士希望本文不披露其身份。

前哈佛大学艾滋病毒研究员威廉•哈兹尔廷(William Haseltine)表示:“康希诺已经进入赛场,这将关系到其他所谓领先者的位置。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人会冲过终点线,获得我们希望看到的安全性数据。”

最后阶段的试验很可能会阻碍康希诺生物的雄心壮志。其埃博拉疫苗是在经过两个阶段的人体试验后,在紧急情况下获批,但随着非洲的疫情逐渐消失,该公司并没有完成最后阶段的试验。康希诺生物目前没有取得多少收入,因为包括两种处于后期试验阶段的脑膜炎疫苗在内,大部分产品仍处于研发阶段。

上述知情人士说,康希诺已经从政府部门获得了资金支持,用于研发新冠疫苗,不过数额不大。

第三阶段试验

在加拿大着手对其疫苗进行第三阶段试验之际,康希诺几位创始人与加拿大的关系再次被证明是“天作之合”。不过,如果加拿大的新冠疫情继续消退,最后试验阶段所必须的大规模研究可能会面临挑战。中国已经基本扑灭了疫情。

负责牵头这项临床试验的达尔豪西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加拿大疫苗中心(Canadian Center for Vaccinology)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希望最早在今年秋天启动康希诺疫苗的第三阶段试验。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表示,如果该候选疫苗得到加拿大监管机构的批准,就可以选择将疫苗投产,用于在加拿大应对紧急情况。(加拿大卫生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试验所需资金要由康希诺自己解决。)

其他公司也在奋力争先。Moderna将于7月在美国进行3万人的疫苗试验,而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的初期试验结果显示,疫苗是安全的,并使受试者产生了新冠病毒抗体。今年6月,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 Plc)联合开发的一种疫苗也在巴西开始了最后阶段的人体试验。

在中国国内,国有疫苗研发企业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China National Biotec Group Co.)已获得阿联酋卫生监管部门的批准,可以对其研发的两种疫苗进行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总部位于北京的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也已签署协议,将在巴西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所有这些公司以及康希诺生物的试验结果,都只能在这个最终阶段的试验完成后公之于众。

群益证券驻上海分析师王睿哲说:“与其他技术相比,康希诺生物使用的腺病毒载体技术是相对安全的方法,但目前很难判断其有效性。”他表示,以往有不少这样的例子,最后阶段实验之前的效果都很不错,但结果却失败了。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

 

OR--商业新媒体 】十年前的多伦多,一群中国科学家围坐在啤酒和烧烤边,聊起了祖国疫苗长期以来在质量和安全性上都落后于发达国家的话题。后来,他们中的四人决定采取行动。

他们离开了加拿大跨国制药公司的高层职位,在世界另一头的中国天津设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希望能够生产出与西方国家相媲美的疫苗。现在,这家名为康希诺生物股份的公司逐渐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与太平洋两端的联系,让它成为了研发新冠疫苗的领跑者之一。

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虽然加拿大与中国因地缘政治分歧而彼此疏远,宇学峰却在两边都维持了良好的关系。他与加拿大政府的最大研究组织携手,提振了康希诺的科研实力。而在中国,他与一名顶尖的军事科学家展开合作,先是研发埃博拉疫苗,现在又开始研究实验性新冠疫苗。

5月份,康希诺成为了全球首个发表疫苗早期人体试验全面科研结果的机构,让全球各地的研究人员评估疫苗潜力,因而意义重大。

康希诺迄今为止尚未盈利,去年录得了2200万美元的亏损。公司在新冠疫苗的初步试验方面,紧跟西方制药业巨头,有时甚至领先一步。目前为止,研究依然不够成熟,无法得知康希诺,或是任何一家公司研制的疫苗是否可以给各国提供一剂“神丹”。虽然疫情肆虐,但各国都渴望能够恢复经济活动。但是康希诺却显示了中国年轻的生物科技行业正在国际舞台上成为角逐者,对习近平来说也是利好。

群益证券驻上海制药行业分析师王睿哲表示,康希诺在推进新冠疫苗临床前研究和人体试验方面的速度值得称赞。这显示了他们调动和利用必要资源,从而完成这些工作的能力。所需资源是十分庞大的。

康希诺的一位发言人引述5月份的媒体报道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支持该国研究人员与该公司一道进行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是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

这些海归利用在美国、加拿大等地建立的关系和习得的专业技能,设立了新的企业。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就属其中之一。现年57岁的宇学峰拥有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曾在赛诺菲巴斯德担任疫苗研发和生产负责人。

在2019年香港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宇学峰讲述了他和同事在中国开拓新的道路时所面临的艰难抉择。

他写道,他们的家人大多留在了加拿大,每年只能见几次面。每每想到年幼的孩子在没有父亲的陪伴下长大,想到妻子要独自在清晨零下20度的寒风里铲去10英寸厚的积雪,都倍感艰难。

穿针引线

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而英文名则由“加拿大”和“中国”两个词结合而成。除了宇学峰外,公司的其他高管也与加拿大有着联系。首席科学官朱涛也曾就职于赛诺菲巴斯德的加拿大公司,担任资深科学家。这家公司的成功非常倚重于在两国之间穿针引线。

2014年2月,在回到中国大约五年之后,宇学峰从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获得了一项名为HEK 293细胞系的技术许可,这是大批量生产可靠疫苗的必备技术。这项成果在一定程度上为康希诺生物的腺病毒载体技术巩固了基础。

病毒载体是一种改变了基因的病毒,对人体无害,但可以携带另一种病毒的基因,让免疫系统为发动攻击做好准备,这是开发疫苗的先进手段。2014年时,还没有几家中国公司掌握这种技术。那时正值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中国军方的研究人员陈薇开始探索病毒载体方面的专业知识,以便生产疫苗。

埃博拉疫苗

陈薇拥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是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她随后与康希诺合作开发一种埃博拉疫苗,该疫苗于2017年在中国获批,供紧急使用和国家储备。

在中国国内,陈薇有着明星般的地位。据认为,在《战狼2》这部体现爱国主义精神的电影中,一名针对非洲致命病毒研制出疫苗的科学家角色就是以她为原型塑造的。在2003年的SARS疫情期间,她研究出了一种治疗法,由中国的卫生工作者投入使用。

陈薇还以对事业的非凡奉献精神而闻名。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她说她给四岁的儿子服用了两个月的SARS药物后,向北京市有关部门提交了研究成果,因为她对自己的研究很有把握。

今年,康希诺生物与陈薇的长期合作再度结出硕果。康希诺和她的团队迅速完成了新冠病毒疫苗Ad5-nCoV的临床前研究。在从分离病毒株到动物试验的各个环节,他们都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帮助。记者无法联系到陈薇和该研究所置评。

结果喜忧参半

3月16日,该团队在中国最先出现新冠病毒的城市武汉开始了人体临床试验。同一天,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Moderna Inc.在美国启动了试验,这家公司被视为美国国内在新冠疫苗开发领域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不到一个月后,康希诺生物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大规模人体试验。5月22日,该公司在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称试验结果喜忧参半:疫苗似乎是安全的,并产生了一些免疫反应,但存在缺陷。

如果一些人已对用于产生疫苗的载体病毒具有免疫力,病毒载体技术就会暴露出局限。康希诺生物用于研发新冠疫苗的腺病毒——一种改变了基因的感冒病毒——就是这样的情况。《柳叶刀》杂志上的这项研究显示,许多已对腺病毒拥有免疫力的人,对其冠状病毒疫苗的反应减弱。

“进入赛场”

据一位了解试验方案的知情人士透露,在加拿大即将进行的临床试验中,康希诺生物会为一部分受试者注射一剂加强针,以期解决对腺病毒预先存在免疫力而导致疫苗反应不佳的问题。鉴于涉及未公开信息,该人士希望本文不披露其身份。

前哈佛大学艾滋病毒研究员威廉•哈兹尔廷(William Haseltine)表示:“康希诺已经进入赛场,这将关系到其他所谓领先者的位置。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人会冲过终点线,获得我们希望看到的安全性数据。”

最后阶段的试验很可能会阻碍康希诺生物的雄心壮志。其埃博拉疫苗是在经过两个阶段的人体试验后,在紧急情况下获批,但随着非洲的疫情逐渐消失,该公司并没有完成最后阶段的试验。康希诺生物目前没有取得多少收入,因为包括两种处于后期试验阶段的脑膜炎疫苗在内,大部分产品仍处于研发阶段。

上述知情人士说,康希诺已经从政府部门获得了资金支持,用于研发新冠疫苗,不过数额不大。

第三阶段试验

在加拿大着手对其疫苗进行第三阶段试验之际,康希诺几位创始人与加拿大的关系再次被证明是“天作之合”。不过,如果加拿大的新冠疫情继续消退,最后试验阶段所必须的大规模研究可能会面临挑战。中国已经基本扑灭了疫情。

负责牵头这项临床试验的达尔豪西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加拿大疫苗中心(Canadian Center for Vaccinology)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希望最早在今年秋天启动康希诺疫苗的第三阶段试验。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表示,如果该候选疫苗得到加拿大监管机构的批准,就可以选择将疫苗投产,用于在加拿大应对紧急情况。(加拿大卫生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试验所需资金要由康希诺自己解决。)

其他公司也在奋力争先。Moderna将于7月在美国进行3万人的疫苗试验,而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的初期试验结果显示,疫苗是安全的,并使受试者产生了新冠病毒抗体。今年6月,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 Plc)联合开发的一种疫苗也在巴西开始了最后阶段的人体试验。

在中国国内,国有疫苗研发企业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China National Biotec Group Co.)已获得阿联酋卫生监管部门的批准,可以对其研发的两种疫苗进行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总部位于北京的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也已签署协议,将在巴西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所有这些公司以及康希诺生物的试验结果,都只能在这个最终阶段的试验完成后公之于众。

群益证券驻上海分析师王睿哲说:“与其他技术相比,康希诺生物使用的腺病毒载体技术是相对安全的方法,但目前很难判断其有效性。”他表示,以往有不少这样的例子,最后阶段实验之前的效果都很不错,但结果却失败了。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公司康希诺与西方巨头抗衡 领跑全球新冠疫苗竞赛

发布日期:2020-07-04 08:57
摘要: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

 

OR--商业新媒体 】十年前的多伦多,一群中国科学家围坐在啤酒和烧烤边,聊起了祖国疫苗长期以来在质量和安全性上都落后于发达国家的话题。后来,他们中的四人决定采取行动。

他们离开了加拿大跨国制药公司的高层职位,在世界另一头的中国天津设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希望能够生产出与西方国家相媲美的疫苗。现在,这家名为康希诺生物股份的公司逐渐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与太平洋两端的联系,让它成为了研发新冠疫苗的领跑者之一。

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虽然加拿大与中国因地缘政治分歧而彼此疏远,宇学峰却在两边都维持了良好的关系。他与加拿大政府的最大研究组织携手,提振了康希诺的科研实力。而在中国,他与一名顶尖的军事科学家展开合作,先是研发埃博拉疫苗,现在又开始研究实验性新冠疫苗。

5月份,康希诺成为了全球首个发表疫苗早期人体试验全面科研结果的机构,让全球各地的研究人员评估疫苗潜力,因而意义重大。

康希诺迄今为止尚未盈利,去年录得了2200万美元的亏损。公司在新冠疫苗的初步试验方面,紧跟西方制药业巨头,有时甚至领先一步。目前为止,研究依然不够成熟,无法得知康希诺,或是任何一家公司研制的疫苗是否可以给各国提供一剂“神丹”。虽然疫情肆虐,但各国都渴望能够恢复经济活动。但是康希诺却显示了中国年轻的生物科技行业正在国际舞台上成为角逐者,对习近平来说也是利好。

群益证券驻上海制药行业分析师王睿哲表示,康希诺在推进新冠疫苗临床前研究和人体试验方面的速度值得称赞。这显示了他们调动和利用必要资源,从而完成这些工作的能力。所需资源是十分庞大的。

康希诺的一位发言人引述5月份的媒体报道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支持该国研究人员与该公司一道进行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是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

这些海归利用在美国、加拿大等地建立的关系和习得的专业技能,设立了新的企业。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就属其中之一。现年57岁的宇学峰拥有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曾在赛诺菲巴斯德担任疫苗研发和生产负责人。

在2019年香港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宇学峰讲述了他和同事在中国开拓新的道路时所面临的艰难抉择。

他写道,他们的家人大多留在了加拿大,每年只能见几次面。每每想到年幼的孩子在没有父亲的陪伴下长大,想到妻子要独自在清晨零下20度的寒风里铲去10英寸厚的积雪,都倍感艰难。

穿针引线

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而英文名则由“加拿大”和“中国”两个词结合而成。除了宇学峰外,公司的其他高管也与加拿大有着联系。首席科学官朱涛也曾就职于赛诺菲巴斯德的加拿大公司,担任资深科学家。这家公司的成功非常倚重于在两国之间穿针引线。

2014年2月,在回到中国大约五年之后,宇学峰从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获得了一项名为HEK 293细胞系的技术许可,这是大批量生产可靠疫苗的必备技术。这项成果在一定程度上为康希诺生物的腺病毒载体技术巩固了基础。

病毒载体是一种改变了基因的病毒,对人体无害,但可以携带另一种病毒的基因,让免疫系统为发动攻击做好准备,这是开发疫苗的先进手段。2014年时,还没有几家中国公司掌握这种技术。那时正值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中国军方的研究人员陈薇开始探索病毒载体方面的专业知识,以便生产疫苗。

埃博拉疫苗

陈薇拥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是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她随后与康希诺合作开发一种埃博拉疫苗,该疫苗于2017年在中国获批,供紧急使用和国家储备。

在中国国内,陈薇有着明星般的地位。据认为,在《战狼2》这部体现爱国主义精神的电影中,一名针对非洲致命病毒研制出疫苗的科学家角色就是以她为原型塑造的。在2003年的SARS疫情期间,她研究出了一种治疗法,由中国的卫生工作者投入使用。

陈薇还以对事业的非凡奉献精神而闻名。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她说她给四岁的儿子服用了两个月的SARS药物后,向北京市有关部门提交了研究成果,因为她对自己的研究很有把握。

今年,康希诺生物与陈薇的长期合作再度结出硕果。康希诺和她的团队迅速完成了新冠病毒疫苗Ad5-nCoV的临床前研究。在从分离病毒株到动物试验的各个环节,他们都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帮助。记者无法联系到陈薇和该研究所置评。

结果喜忧参半

3月16日,该团队在中国最先出现新冠病毒的城市武汉开始了人体临床试验。同一天,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Moderna Inc.在美国启动了试验,这家公司被视为美国国内在新冠疫苗开发领域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不到一个月后,康希诺生物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大规模人体试验。5月22日,该公司在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称试验结果喜忧参半:疫苗似乎是安全的,并产生了一些免疫反应,但存在缺陷。

如果一些人已对用于产生疫苗的载体病毒具有免疫力,病毒载体技术就会暴露出局限。康希诺生物用于研发新冠疫苗的腺病毒——一种改变了基因的感冒病毒——就是这样的情况。《柳叶刀》杂志上的这项研究显示,许多已对腺病毒拥有免疫力的人,对其冠状病毒疫苗的反应减弱。

“进入赛场”

据一位了解试验方案的知情人士透露,在加拿大即将进行的临床试验中,康希诺生物会为一部分受试者注射一剂加强针,以期解决对腺病毒预先存在免疫力而导致疫苗反应不佳的问题。鉴于涉及未公开信息,该人士希望本文不披露其身份。

前哈佛大学艾滋病毒研究员威廉•哈兹尔廷(William Haseltine)表示:“康希诺已经进入赛场,这将关系到其他所谓领先者的位置。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人会冲过终点线,获得我们希望看到的安全性数据。”

最后阶段的试验很可能会阻碍康希诺生物的雄心壮志。其埃博拉疫苗是在经过两个阶段的人体试验后,在紧急情况下获批,但随着非洲的疫情逐渐消失,该公司并没有完成最后阶段的试验。康希诺生物目前没有取得多少收入,因为包括两种处于后期试验阶段的脑膜炎疫苗在内,大部分产品仍处于研发阶段。

上述知情人士说,康希诺已经从政府部门获得了资金支持,用于研发新冠疫苗,不过数额不大。

第三阶段试验

在加拿大着手对其疫苗进行第三阶段试验之际,康希诺几位创始人与加拿大的关系再次被证明是“天作之合”。不过,如果加拿大的新冠疫情继续消退,最后试验阶段所必须的大规模研究可能会面临挑战。中国已经基本扑灭了疫情。

负责牵头这项临床试验的达尔豪西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加拿大疫苗中心(Canadian Center for Vaccinology)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希望最早在今年秋天启动康希诺疫苗的第三阶段试验。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表示,如果该候选疫苗得到加拿大监管机构的批准,就可以选择将疫苗投产,用于在加拿大应对紧急情况。(加拿大卫生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试验所需资金要由康希诺自己解决。)

其他公司也在奋力争先。Moderna将于7月在美国进行3万人的疫苗试验,而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的初期试验结果显示,疫苗是安全的,并使受试者产生了新冠病毒抗体。今年6月,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 Plc)联合开发的一种疫苗也在巴西开始了最后阶段的人体试验。

在中国国内,国有疫苗研发企业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China National Biotec Group Co.)已获得阿联酋卫生监管部门的批准,可以对其研发的两种疫苗进行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总部位于北京的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也已签署协议,将在巴西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所有这些公司以及康希诺生物的试验结果,都只能在这个最终阶段的试验完成后公之于众。

群益证券驻上海分析师王睿哲说:“与其他技术相比,康希诺生物使用的腺病毒载体技术是相对安全的方法,但目前很难判断其有效性。”他表示,以往有不少这样的例子,最后阶段实验之前的效果都很不错,但结果却失败了。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

 

OR--商业新媒体 】十年前的多伦多,一群中国科学家围坐在啤酒和烧烤边,聊起了祖国疫苗长期以来在质量和安全性上都落后于发达国家的话题。后来,他们中的四人决定采取行动。

他们离开了加拿大跨国制药公司的高层职位,在世界另一头的中国天津设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希望能够生产出与西方国家相媲美的疫苗。现在,这家名为康希诺生物股份的公司逐渐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与太平洋两端的联系,让它成为了研发新冠疫苗的领跑者之一。

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出生于中国,曾是赛诺菲加拿大疫苗业务的高管,虽然加拿大与中国因地缘政治分歧而彼此疏远,宇学峰却在两边都维持了良好的关系。他与加拿大政府的最大研究组织携手,提振了康希诺的科研实力。而在中国,他与一名顶尖的军事科学家展开合作,先是研发埃博拉疫苗,现在又开始研究实验性新冠疫苗。

5月份,康希诺成为了全球首个发表疫苗早期人体试验全面科研结果的机构,让全球各地的研究人员评估疫苗潜力,因而意义重大。

康希诺迄今为止尚未盈利,去年录得了2200万美元的亏损。公司在新冠疫苗的初步试验方面,紧跟西方制药业巨头,有时甚至领先一步。目前为止,研究依然不够成熟,无法得知康希诺,或是任何一家公司研制的疫苗是否可以给各国提供一剂“神丹”。虽然疫情肆虐,但各国都渴望能够恢复经济活动。但是康希诺却显示了中国年轻的生物科技行业正在国际舞台上成为角逐者,对习近平来说也是利好。

群益证券驻上海制药行业分析师王睿哲表示,康希诺在推进新冠疫苗临床前研究和人体试验方面的速度值得称赞。这显示了他们调动和利用必要资源,从而完成这些工作的能力。所需资源是十分庞大的。

康希诺的一位发言人引述5月份的媒体报道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支持该国研究人员与该公司一道进行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是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

这些海归利用在美国、加拿大等地建立的关系和习得的专业技能,设立了新的企业。康希诺首席执行官就属其中之一。现年57岁的宇学峰拥有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曾在赛诺菲巴斯德担任疫苗研发和生产负责人。

在2019年香港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宇学峰讲述了他和同事在中国开拓新的道路时所面临的艰难抉择。

他写道,他们的家人大多留在了加拿大,每年只能见几次面。每每想到年幼的孩子在没有父亲的陪伴下长大,想到妻子要独自在清晨零下20度的寒风里铲去10英寸厚的积雪,都倍感艰难。

穿针引线

康希诺中文名称的意思代表“健康”“希望”和“诺言”,而英文名则由“加拿大”和“中国”两个词结合而成。除了宇学峰外,公司的其他高管也与加拿大有着联系。首席科学官朱涛也曾就职于赛诺菲巴斯德的加拿大公司,担任资深科学家。这家公司的成功非常倚重于在两国之间穿针引线。

2014年2月,在回到中国大约五年之后,宇学峰从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获得了一项名为HEK 293细胞系的技术许可,这是大批量生产可靠疫苗的必备技术。这项成果在一定程度上为康希诺生物的腺病毒载体技术巩固了基础。

病毒载体是一种改变了基因的病毒,对人体无害,但可以携带另一种病毒的基因,让免疫系统为发动攻击做好准备,这是开发疫苗的先进手段。2014年时,还没有几家中国公司掌握这种技术。那时正值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中国军方的研究人员陈薇开始探索病毒载体方面的专业知识,以便生产疫苗。

埃博拉疫苗

陈薇拥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是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她随后与康希诺合作开发一种埃博拉疫苗,该疫苗于2017年在中国获批,供紧急使用和国家储备。

在中国国内,陈薇有着明星般的地位。据认为,在《战狼2》这部体现爱国主义精神的电影中,一名针对非洲致命病毒研制出疫苗的科学家角色就是以她为原型塑造的。在2003年的SARS疫情期间,她研究出了一种治疗法,由中国的卫生工作者投入使用。

陈薇还以对事业的非凡奉献精神而闻名。在2004年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她说她给四岁的儿子服用了两个月的SARS药物后,向北京市有关部门提交了研究成果,因为她对自己的研究很有把握。

今年,康希诺生物与陈薇的长期合作再度结出硕果。康希诺和她的团队迅速完成了新冠病毒疫苗Ad5-nCoV的临床前研究。在从分离病毒株到动物试验的各个环节,他们都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帮助。记者无法联系到陈薇和该研究所置评。

结果喜忧参半

3月16日,该团队在中国最先出现新冠病毒的城市武汉开始了人体临床试验。同一天,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Moderna Inc.在美国启动了试验,这家公司被视为美国国内在新冠疫苗开发领域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不到一个月后,康希诺生物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大规模人体试验。5月22日,该公司在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称试验结果喜忧参半:疫苗似乎是安全的,并产生了一些免疫反应,但存在缺陷。

如果一些人已对用于产生疫苗的载体病毒具有免疫力,病毒载体技术就会暴露出局限。康希诺生物用于研发新冠疫苗的腺病毒——一种改变了基因的感冒病毒——就是这样的情况。《柳叶刀》杂志上的这项研究显示,许多已对腺病毒拥有免疫力的人,对其冠状病毒疫苗的反应减弱。

“进入赛场”

据一位了解试验方案的知情人士透露,在加拿大即将进行的临床试验中,康希诺生物会为一部分受试者注射一剂加强针,以期解决对腺病毒预先存在免疫力而导致疫苗反应不佳的问题。鉴于涉及未公开信息,该人士希望本文不披露其身份。

前哈佛大学艾滋病毒研究员威廉•哈兹尔廷(William Haseltine)表示:“康希诺已经进入赛场,这将关系到其他所谓领先者的位置。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人会冲过终点线,获得我们希望看到的安全性数据。”

最后阶段的试验很可能会阻碍康希诺生物的雄心壮志。其埃博拉疫苗是在经过两个阶段的人体试验后,在紧急情况下获批,但随着非洲的疫情逐渐消失,该公司并没有完成最后阶段的试验。康希诺生物目前没有取得多少收入,因为包括两种处于后期试验阶段的脑膜炎疫苗在内,大部分产品仍处于研发阶段。

上述知情人士说,康希诺已经从政府部门获得了资金支持,用于研发新冠疫苗,不过数额不大。

第三阶段试验

在加拿大着手对其疫苗进行第三阶段试验之际,康希诺几位创始人与加拿大的关系再次被证明是“天作之合”。不过,如果加拿大的新冠疫情继续消退,最后试验阶段所必须的大规模研究可能会面临挑战。中国已经基本扑灭了疫情。

负责牵头这项临床试验的达尔豪西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加拿大疫苗中心(Canadian Center for Vaccinology)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希望最早在今年秋天启动康希诺疫苗的第三阶段试验。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表示,如果该候选疫苗得到加拿大监管机构的批准,就可以选择将疫苗投产,用于在加拿大应对紧急情况。(加拿大卫生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试验所需资金要由康希诺自己解决。)

其他公司也在奋力争先。Moderna将于7月在美国进行3万人的疫苗试验,而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BioNtech SE疫苗的初期试验结果显示,疫苗是安全的,并使受试者产生了新冠病毒抗体。今年6月,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 Plc)联合开发的一种疫苗也在巴西开始了最后阶段的人体试验。

在中国国内,国有疫苗研发企业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China National Biotec Group Co.)已获得阿联酋卫生监管部门的批准,可以对其研发的两种疫苗进行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总部位于北京的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也已签署协议,将在巴西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所有这些公司以及康希诺生物的试验结果,都只能在这个最终阶段的试验完成后公之于众。

群益证券驻上海分析师王睿哲说:“与其他技术相比,康希诺生物使用的腺病毒载体技术是相对安全的方法,但目前很难判断其有效性。”他表示,以往有不少这样的例子,最后阶段实验之前的效果都很不错,但结果却失败了。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