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欧洲合同承包商称,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集团碾压。


位于克罗地亚的Pelješac大桥于10月份开工建设,由中国国有企业中国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承建。

 | Daniel Michaels发自布鲁塞尔 / Drew Hinshaw发自华沙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该分析首次量化了中国在全球最发达经济体之一与西方工业巨头展开较量的力度。

欧盟的公共采购市场在全球数一数二,据欧盟官员估计,每年这个市场规模约有2万亿欧元,相当于2.44万亿美元。欧盟邀请世界各地的企业投标建设该地区的公路、桥梁、铁路网和电网。欧盟决策者说,竞争使成本保持在低水平,欧洲承包商具有全球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中国企业中标的标书价值近20亿欧元,是以往任何一年中标金额的两倍多。

欧洲企业表示,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拥有或受政府补贴的企业集团碾压。欧洲企业在很多情况下指责中方存在掠夺性定价,出价甚至可以比竞争对手低30%。一些政治领导人担心,随着现金拮据的政府大举举债重建,这种不平衡将在新冠病毒危机后进一步恶化。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实际上,欧洲纳税人是在花钱让中国政府建设他们的基础设施,这削弱了纳税的欧洲企业。”Garcia-Herrero表示:"这令人担忧。"

中国在欧洲的成功再次证明,北京打造全球商业巨头的雄心如何在颠覆世界各地的产业。就在不久之前,欧洲跨国公司还在国际基础设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非洲建设港口,在中东建设电厂,在亚洲特大都市地下挖隧道。而如今,这些公司在全球节节败退,在国内也越来越处于守势。

尽管中国赢得的合同仍只占整个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的一小部分,但其价值和成熟度都在上升。10年前开始时主要是道路建设项目,现在中国提供的服务包括先进的工程技术、尖端电子技术和复杂的项目管理技能。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一位官员说,欧盟官员并不跟踪中国的投标中标情况。欧盟委员会今年已经更多地关注这个问题,这是对来自中国的竞争威胁的更广泛认识的一部分。


一项通过Opentender.eu和公开公告查得的合同调查显示,在过去十年中,中国赢得了超过45亿欧元的合同,其中约19亿欧元是在过去一年中获得的。Opentender是一个追踪欧盟和欧洲各国合同的监督门户网站,由智库政府透明度研究所(Government Transparency Institute)运营。

还有很多登记的合同未披露财务信息,因此中国承包商获得的合同总额可能要高得多。

跟许多其他大型经济体一样,中国国内限制外国公司中标政府出资的采购项目。美国也禁止外国公司参加许多政府招标,这也是美国的欧洲盟友经常抱怨的一点。但分析人士表示,美国公司的运营和融资都是按照商业条款进行的,而大量中国公司从本国政府那里获得的助力要大得多,尤其是补贴融资。

欧洲建筑工业联合会(European Construction Industry Federation)总干事Domenico Campogrande说:“一看到投标数字我们就明白了,这样的价格任何私营公司都无法与之竞争。”

西方公司和行业团体表示,其结果是中国的补贴正在帮助该国公司在欧洲赢得纳税人出资的业务,对欧洲公司构成了损害,而这些公司是欧洲大陆税收基础的基石。欧洲官员越来越担心,他们授予的合同在不知不觉中削弱了自己的全球领军企业,同时支持了得到补贴的中国竞争对手。许多欧洲负责合同签署相关事宜的机构表示,他们也深有感触,但法律要求他们在招标中选择报价最低的投标者。

中国国务院没有回应有关上述指责或相关情形的置评请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访欧时曾表示,中国企业将遵循欧盟合同标准和规则。国际基础设施承包工程对中国企业来说愈发重要,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考量就尤其如此。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投标数据,有争议的中国中标项目包括斯德哥尔摩的一条地铁隧道,该项目中国投标方的报价比其他三个竞争对手低48%-66%。

瑞典公司Subterra Sweden未中标,其首席执行官Patrick Marelius称:“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中国政府,这似乎不太公平。”Marelius称:“我又不能去向政府要更多资金。”

据Opentender,中国国有控股企业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uctech Co.)售出的逾1.73亿欧元安检设备已成为欧洲各国常见设施,这些设备遍布西班牙机场、芬兰与俄罗斯的边境,甚至安装在欧盟大楼。

同方威视荷兰子公司副总经理博斯(Robert Bos)称,该公司在波兰设立了一家工厂,在荷兰有一家研究中心,由此确保快速研发,降低生产成本,并为当地工人和供应商创造就业机会。

中国公司获得的其他合同涉及波兰的铁路、罗马尼亚的有轨电车和英国的数据存储设备。英国今年退出欧盟。

此外,中国投资者收购的欧洲公司还赢得了德国铁路设备、意大利海岸巡逻艇和法国卫生系统维护合同。另外,中国的建筑承包商曾经从德国的中型工程公司(通常是家族所有)采购工业机械,现在能够在国内从国家资助的中国企业集团购买类似的设备,这些企业得益于巨大的规模经济,什么都自己生产。

对于欧洲而言,一个问题是欧盟及其成员国用于发现和阻止国家支持的外国竞标者的规则很少,或者力度很弱。欧盟官员去年发布了指导规则,用于处理欧盟以外的竞标者出价极低的情况,但行业官员抱怨说,这些规则力度不够。

欧洲铁路行业协会Unife的公共事务经理Jonathan Nguyen表示,欧盟关于异常低价投标的规定并不适用。他说:“既没有对异常低价投标的定义,也没有基于外国补贴排除或调查异常低价投标的义务。”

自2012年以来,欧盟一直试图完善措施保护其投标工具——国际政府采购机制(International Procurement Instrument),但谈判代表们仍争执不下。

中国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就加入WTO的政府采购协定(Government Procurement Agreement)进行谈判,该协定将要求中国遵守一定的标准。相关谈判已陷入僵局。目前已有48国加入该协定。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启动了一项关于外国补贴对欧洲影响的研究,涵盖了采购和企业收购等领域。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Thierry Breton在这项研究的启动仪式上说:“我们需要防止外国补贴扭曲采购程序。”

中国竞标者已遭遇一些挫折。上个月,罗马尼亚法院否决了一家中国国有企业与一家罗马尼亚合作伙伴共同赢得的数十节火车车厢的投标,价值高达近10亿欧元,此前未能中标的欧洲投标者赢得在法庭发起的这一挑战。罗马尼亚计划重新进行招标,遵照的规则可能会使中国竞标者失去资格。

在其他案例中,未能中标的投标人抱怨称,欧洲对应由谁来执行现有政策缺乏明确性。这其中许多项目的资金来自欧盟,但各国政府授予合同,这就分散了责任。

克罗地亚长1.5英里(约合2.4公里)的Pelje?ac大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7年,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hina Road and Bridge Corp.)提出修建这座桥,报价比奥地利和土耳其的出价低得多。

奥地利建筑公司Strabag SE的多名管理人员向克罗地亚官员投诉称,中国之所以能提出如此低的报价,是因为其所用钢件价格低于市场价,而相关钢件是由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预制的,这构成了倾销。

“他们说,倾销不关我们的事儿,去跟布鲁塞尔说吧,各方互相推诿,”Strabag的一名高管说。“在布鲁塞尔,他们说,好吧,这是克罗地亚的桥,跟萨格勒布说吧。”

中国路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国有合同授予机构Croatian Roads的负责人也未做出回应。

欧盟委员会的结论是,缺乏足够的证据认定中国的出价异常偏低,该委员会官员称,国家层面的救济制度最适合处理这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企业在欧洲公共采购市场赢得数十亿欧元合同

发布日期:2020-12-18 16:04
摘要: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欧洲合同承包商称,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集团碾压。


位于克罗地亚的Pelješac大桥于10月份开工建设,由中国国有企业中国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承建。

 | Daniel Michaels发自布鲁塞尔 / Drew Hinshaw发自华沙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该分析首次量化了中国在全球最发达经济体之一与西方工业巨头展开较量的力度。

欧盟的公共采购市场在全球数一数二,据欧盟官员估计,每年这个市场规模约有2万亿欧元,相当于2.44万亿美元。欧盟邀请世界各地的企业投标建设该地区的公路、桥梁、铁路网和电网。欧盟决策者说,竞争使成本保持在低水平,欧洲承包商具有全球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中国企业中标的标书价值近20亿欧元,是以往任何一年中标金额的两倍多。

欧洲企业表示,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拥有或受政府补贴的企业集团碾压。欧洲企业在很多情况下指责中方存在掠夺性定价,出价甚至可以比竞争对手低30%。一些政治领导人担心,随着现金拮据的政府大举举债重建,这种不平衡将在新冠病毒危机后进一步恶化。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实际上,欧洲纳税人是在花钱让中国政府建设他们的基础设施,这削弱了纳税的欧洲企业。”Garcia-Herrero表示:"这令人担忧。"

中国在欧洲的成功再次证明,北京打造全球商业巨头的雄心如何在颠覆世界各地的产业。就在不久之前,欧洲跨国公司还在国际基础设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非洲建设港口,在中东建设电厂,在亚洲特大都市地下挖隧道。而如今,这些公司在全球节节败退,在国内也越来越处于守势。

尽管中国赢得的合同仍只占整个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的一小部分,但其价值和成熟度都在上升。10年前开始时主要是道路建设项目,现在中国提供的服务包括先进的工程技术、尖端电子技术和复杂的项目管理技能。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一位官员说,欧盟官员并不跟踪中国的投标中标情况。欧盟委员会今年已经更多地关注这个问题,这是对来自中国的竞争威胁的更广泛认识的一部分。


一项通过Opentender.eu和公开公告查得的合同调查显示,在过去十年中,中国赢得了超过45亿欧元的合同,其中约19亿欧元是在过去一年中获得的。Opentender是一个追踪欧盟和欧洲各国合同的监督门户网站,由智库政府透明度研究所(Government Transparency Institute)运营。

还有很多登记的合同未披露财务信息,因此中国承包商获得的合同总额可能要高得多。

跟许多其他大型经济体一样,中国国内限制外国公司中标政府出资的采购项目。美国也禁止外国公司参加许多政府招标,这也是美国的欧洲盟友经常抱怨的一点。但分析人士表示,美国公司的运营和融资都是按照商业条款进行的,而大量中国公司从本国政府那里获得的助力要大得多,尤其是补贴融资。

欧洲建筑工业联合会(European Construction Industry Federation)总干事Domenico Campogrande说:“一看到投标数字我们就明白了,这样的价格任何私营公司都无法与之竞争。”

西方公司和行业团体表示,其结果是中国的补贴正在帮助该国公司在欧洲赢得纳税人出资的业务,对欧洲公司构成了损害,而这些公司是欧洲大陆税收基础的基石。欧洲官员越来越担心,他们授予的合同在不知不觉中削弱了自己的全球领军企业,同时支持了得到补贴的中国竞争对手。许多欧洲负责合同签署相关事宜的机构表示,他们也深有感触,但法律要求他们在招标中选择报价最低的投标者。

中国国务院没有回应有关上述指责或相关情形的置评请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访欧时曾表示,中国企业将遵循欧盟合同标准和规则。国际基础设施承包工程对中国企业来说愈发重要,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考量就尤其如此。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投标数据,有争议的中国中标项目包括斯德哥尔摩的一条地铁隧道,该项目中国投标方的报价比其他三个竞争对手低48%-66%。

瑞典公司Subterra Sweden未中标,其首席执行官Patrick Marelius称:“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中国政府,这似乎不太公平。”Marelius称:“我又不能去向政府要更多资金。”

据Opentender,中国国有控股企业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uctech Co.)售出的逾1.73亿欧元安检设备已成为欧洲各国常见设施,这些设备遍布西班牙机场、芬兰与俄罗斯的边境,甚至安装在欧盟大楼。

同方威视荷兰子公司副总经理博斯(Robert Bos)称,该公司在波兰设立了一家工厂,在荷兰有一家研究中心,由此确保快速研发,降低生产成本,并为当地工人和供应商创造就业机会。

中国公司获得的其他合同涉及波兰的铁路、罗马尼亚的有轨电车和英国的数据存储设备。英国今年退出欧盟。

此外,中国投资者收购的欧洲公司还赢得了德国铁路设备、意大利海岸巡逻艇和法国卫生系统维护合同。另外,中国的建筑承包商曾经从德国的中型工程公司(通常是家族所有)采购工业机械,现在能够在国内从国家资助的中国企业集团购买类似的设备,这些企业得益于巨大的规模经济,什么都自己生产。

对于欧洲而言,一个问题是欧盟及其成员国用于发现和阻止国家支持的外国竞标者的规则很少,或者力度很弱。欧盟官员去年发布了指导规则,用于处理欧盟以外的竞标者出价极低的情况,但行业官员抱怨说,这些规则力度不够。

欧洲铁路行业协会Unife的公共事务经理Jonathan Nguyen表示,欧盟关于异常低价投标的规定并不适用。他说:“既没有对异常低价投标的定义,也没有基于外国补贴排除或调查异常低价投标的义务。”

自2012年以来,欧盟一直试图完善措施保护其投标工具——国际政府采购机制(International Procurement Instrument),但谈判代表们仍争执不下。

中国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就加入WTO的政府采购协定(Government Procurement Agreement)进行谈判,该协定将要求中国遵守一定的标准。相关谈判已陷入僵局。目前已有48国加入该协定。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启动了一项关于外国补贴对欧洲影响的研究,涵盖了采购和企业收购等领域。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Thierry Breton在这项研究的启动仪式上说:“我们需要防止外国补贴扭曲采购程序。”

中国竞标者已遭遇一些挫折。上个月,罗马尼亚法院否决了一家中国国有企业与一家罗马尼亚合作伙伴共同赢得的数十节火车车厢的投标,价值高达近10亿欧元,此前未能中标的欧洲投标者赢得在法庭发起的这一挑战。罗马尼亚计划重新进行招标,遵照的规则可能会使中国竞标者失去资格。

在其他案例中,未能中标的投标人抱怨称,欧洲对应由谁来执行现有政策缺乏明确性。这其中许多项目的资金来自欧盟,但各国政府授予合同,这就分散了责任。

克罗地亚长1.5英里(约合2.4公里)的Pelje?ac大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7年,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hina Road and Bridge Corp.)提出修建这座桥,报价比奥地利和土耳其的出价低得多。

奥地利建筑公司Strabag SE的多名管理人员向克罗地亚官员投诉称,中国之所以能提出如此低的报价,是因为其所用钢件价格低于市场价,而相关钢件是由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预制的,这构成了倾销。

“他们说,倾销不关我们的事儿,去跟布鲁塞尔说吧,各方互相推诿,”Strabag的一名高管说。“在布鲁塞尔,他们说,好吧,这是克罗地亚的桥,跟萨格勒布说吧。”

中国路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国有合同授予机构Croatian Roads的负责人也未做出回应。

欧盟委员会的结论是,缺乏足够的证据认定中国的出价异常偏低,该委员会官员称,国家层面的救济制度最适合处理这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欧洲合同承包商称,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集团碾压。


位于克罗地亚的Pelješac大桥于10月份开工建设,由中国国有企业中国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承建。

 | Daniel Michaels发自布鲁塞尔 / Drew Hinshaw发自华沙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该分析首次量化了中国在全球最发达经济体之一与西方工业巨头展开较量的力度。

欧盟的公共采购市场在全球数一数二,据欧盟官员估计,每年这个市场规模约有2万亿欧元,相当于2.44万亿美元。欧盟邀请世界各地的企业投标建设该地区的公路、桥梁、铁路网和电网。欧盟决策者说,竞争使成本保持在低水平,欧洲承包商具有全球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中国企业中标的标书价值近20亿欧元,是以往任何一年中标金额的两倍多。

欧洲企业表示,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拥有或受政府补贴的企业集团碾压。欧洲企业在很多情况下指责中方存在掠夺性定价,出价甚至可以比竞争对手低30%。一些政治领导人担心,随着现金拮据的政府大举举债重建,这种不平衡将在新冠病毒危机后进一步恶化。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实际上,欧洲纳税人是在花钱让中国政府建设他们的基础设施,这削弱了纳税的欧洲企业。”Garcia-Herrero表示:"这令人担忧。"

中国在欧洲的成功再次证明,北京打造全球商业巨头的雄心如何在颠覆世界各地的产业。就在不久之前,欧洲跨国公司还在国际基础设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非洲建设港口,在中东建设电厂,在亚洲特大都市地下挖隧道。而如今,这些公司在全球节节败退,在国内也越来越处于守势。

尽管中国赢得的合同仍只占整个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的一小部分,但其价值和成熟度都在上升。10年前开始时主要是道路建设项目,现在中国提供的服务包括先进的工程技术、尖端电子技术和复杂的项目管理技能。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一位官员说,欧盟官员并不跟踪中国的投标中标情况。欧盟委员会今年已经更多地关注这个问题,这是对来自中国的竞争威胁的更广泛认识的一部分。


一项通过Opentender.eu和公开公告查得的合同调查显示,在过去十年中,中国赢得了超过45亿欧元的合同,其中约19亿欧元是在过去一年中获得的。Opentender是一个追踪欧盟和欧洲各国合同的监督门户网站,由智库政府透明度研究所(Government Transparency Institute)运营。

还有很多登记的合同未披露财务信息,因此中国承包商获得的合同总额可能要高得多。

跟许多其他大型经济体一样,中国国内限制外国公司中标政府出资的采购项目。美国也禁止外国公司参加许多政府招标,这也是美国的欧洲盟友经常抱怨的一点。但分析人士表示,美国公司的运营和融资都是按照商业条款进行的,而大量中国公司从本国政府那里获得的助力要大得多,尤其是补贴融资。

欧洲建筑工业联合会(European Construction Industry Federation)总干事Domenico Campogrande说:“一看到投标数字我们就明白了,这样的价格任何私营公司都无法与之竞争。”

西方公司和行业团体表示,其结果是中国的补贴正在帮助该国公司在欧洲赢得纳税人出资的业务,对欧洲公司构成了损害,而这些公司是欧洲大陆税收基础的基石。欧洲官员越来越担心,他们授予的合同在不知不觉中削弱了自己的全球领军企业,同时支持了得到补贴的中国竞争对手。许多欧洲负责合同签署相关事宜的机构表示,他们也深有感触,但法律要求他们在招标中选择报价最低的投标者。

中国国务院没有回应有关上述指责或相关情形的置评请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访欧时曾表示,中国企业将遵循欧盟合同标准和规则。国际基础设施承包工程对中国企业来说愈发重要,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考量就尤其如此。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投标数据,有争议的中国中标项目包括斯德哥尔摩的一条地铁隧道,该项目中国投标方的报价比其他三个竞争对手低48%-66%。

瑞典公司Subterra Sweden未中标,其首席执行官Patrick Marelius称:“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中国政府,这似乎不太公平。”Marelius称:“我又不能去向政府要更多资金。”

据Opentender,中国国有控股企业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uctech Co.)售出的逾1.73亿欧元安检设备已成为欧洲各国常见设施,这些设备遍布西班牙机场、芬兰与俄罗斯的边境,甚至安装在欧盟大楼。

同方威视荷兰子公司副总经理博斯(Robert Bos)称,该公司在波兰设立了一家工厂,在荷兰有一家研究中心,由此确保快速研发,降低生产成本,并为当地工人和供应商创造就业机会。

中国公司获得的其他合同涉及波兰的铁路、罗马尼亚的有轨电车和英国的数据存储设备。英国今年退出欧盟。

此外,中国投资者收购的欧洲公司还赢得了德国铁路设备、意大利海岸巡逻艇和法国卫生系统维护合同。另外,中国的建筑承包商曾经从德国的中型工程公司(通常是家族所有)采购工业机械,现在能够在国内从国家资助的中国企业集团购买类似的设备,这些企业得益于巨大的规模经济,什么都自己生产。

对于欧洲而言,一个问题是欧盟及其成员国用于发现和阻止国家支持的外国竞标者的规则很少,或者力度很弱。欧盟官员去年发布了指导规则,用于处理欧盟以外的竞标者出价极低的情况,但行业官员抱怨说,这些规则力度不够。

欧洲铁路行业协会Unife的公共事务经理Jonathan Nguyen表示,欧盟关于异常低价投标的规定并不适用。他说:“既没有对异常低价投标的定义,也没有基于外国补贴排除或调查异常低价投标的义务。”

自2012年以来,欧盟一直试图完善措施保护其投标工具——国际政府采购机制(International Procurement Instrument),但谈判代表们仍争执不下。

中国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就加入WTO的政府采购协定(Government Procurement Agreement)进行谈判,该协定将要求中国遵守一定的标准。相关谈判已陷入僵局。目前已有48国加入该协定。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启动了一项关于外国补贴对欧洲影响的研究,涵盖了采购和企业收购等领域。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Thierry Breton在这项研究的启动仪式上说:“我们需要防止外国补贴扭曲采购程序。”

中国竞标者已遭遇一些挫折。上个月,罗马尼亚法院否决了一家中国国有企业与一家罗马尼亚合作伙伴共同赢得的数十节火车车厢的投标,价值高达近10亿欧元,此前未能中标的欧洲投标者赢得在法庭发起的这一挑战。罗马尼亚计划重新进行招标,遵照的规则可能会使中国竞标者失去资格。

在其他案例中,未能中标的投标人抱怨称,欧洲对应由谁来执行现有政策缺乏明确性。这其中许多项目的资金来自欧盟,但各国政府授予合同,这就分散了责任。

克罗地亚长1.5英里(约合2.4公里)的Pelje?ac大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7年,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hina Road and Bridge Corp.)提出修建这座桥,报价比奥地利和土耳其的出价低得多。

奥地利建筑公司Strabag SE的多名管理人员向克罗地亚官员投诉称,中国之所以能提出如此低的报价,是因为其所用钢件价格低于市场价,而相关钢件是由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预制的,这构成了倾销。

“他们说,倾销不关我们的事儿,去跟布鲁塞尔说吧,各方互相推诿,”Strabag的一名高管说。“在布鲁塞尔,他们说,好吧,这是克罗地亚的桥,跟萨格勒布说吧。”

中国路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国有合同授予机构Croatian Roads的负责人也未做出回应。

欧盟委员会的结论是,缺乏足够的证据认定中国的出价异常偏低,该委员会官员称,国家层面的救济制度最适合处理这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企业在欧洲公共采购市场赢得数十亿欧元合同

发布日期:2020-12-18 16:04
摘要: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欧洲合同承包商称,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集团碾压。


位于克罗地亚的Pelješac大桥于10月份开工建设,由中国国有企业中国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承建。

 | Daniel Michaels发自布鲁塞尔 / Drew Hinshaw发自华沙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该分析首次量化了中国在全球最发达经济体之一与西方工业巨头展开较量的力度。

欧盟的公共采购市场在全球数一数二,据欧盟官员估计,每年这个市场规模约有2万亿欧元,相当于2.44万亿美元。欧盟邀请世界各地的企业投标建设该地区的公路、桥梁、铁路网和电网。欧盟决策者说,竞争使成本保持在低水平,欧洲承包商具有全球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中国企业中标的标书价值近20亿欧元,是以往任何一年中标金额的两倍多。

欧洲企业表示,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拥有或受政府补贴的企业集团碾压。欧洲企业在很多情况下指责中方存在掠夺性定价,出价甚至可以比竞争对手低30%。一些政治领导人担心,随着现金拮据的政府大举举债重建,这种不平衡将在新冠病毒危机后进一步恶化。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实际上,欧洲纳税人是在花钱让中国政府建设他们的基础设施,这削弱了纳税的欧洲企业。”Garcia-Herrero表示:"这令人担忧。"

中国在欧洲的成功再次证明,北京打造全球商业巨头的雄心如何在颠覆世界各地的产业。就在不久之前,欧洲跨国公司还在国际基础设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非洲建设港口,在中东建设电厂,在亚洲特大都市地下挖隧道。而如今,这些公司在全球节节败退,在国内也越来越处于守势。

尽管中国赢得的合同仍只占整个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的一小部分,但其价值和成熟度都在上升。10年前开始时主要是道路建设项目,现在中国提供的服务包括先进的工程技术、尖端电子技术和复杂的项目管理技能。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一位官员说,欧盟官员并不跟踪中国的投标中标情况。欧盟委员会今年已经更多地关注这个问题,这是对来自中国的竞争威胁的更广泛认识的一部分。


一项通过Opentender.eu和公开公告查得的合同调查显示,在过去十年中,中国赢得了超过45亿欧元的合同,其中约19亿欧元是在过去一年中获得的。Opentender是一个追踪欧盟和欧洲各国合同的监督门户网站,由智库政府透明度研究所(Government Transparency Institute)运营。

还有很多登记的合同未披露财务信息,因此中国承包商获得的合同总额可能要高得多。

跟许多其他大型经济体一样,中国国内限制外国公司中标政府出资的采购项目。美国也禁止外国公司参加许多政府招标,这也是美国的欧洲盟友经常抱怨的一点。但分析人士表示,美国公司的运营和融资都是按照商业条款进行的,而大量中国公司从本国政府那里获得的助力要大得多,尤其是补贴融资。

欧洲建筑工业联合会(European Construction Industry Federation)总干事Domenico Campogrande说:“一看到投标数字我们就明白了,这样的价格任何私营公司都无法与之竞争。”

西方公司和行业团体表示,其结果是中国的补贴正在帮助该国公司在欧洲赢得纳税人出资的业务,对欧洲公司构成了损害,而这些公司是欧洲大陆税收基础的基石。欧洲官员越来越担心,他们授予的合同在不知不觉中削弱了自己的全球领军企业,同时支持了得到补贴的中国竞争对手。许多欧洲负责合同签署相关事宜的机构表示,他们也深有感触,但法律要求他们在招标中选择报价最低的投标者。

中国国务院没有回应有关上述指责或相关情形的置评请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访欧时曾表示,中国企业将遵循欧盟合同标准和规则。国际基础设施承包工程对中国企业来说愈发重要,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考量就尤其如此。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投标数据,有争议的中国中标项目包括斯德哥尔摩的一条地铁隧道,该项目中国投标方的报价比其他三个竞争对手低48%-66%。

瑞典公司Subterra Sweden未中标,其首席执行官Patrick Marelius称:“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中国政府,这似乎不太公平。”Marelius称:“我又不能去向政府要更多资金。”

据Opentender,中国国有控股企业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uctech Co.)售出的逾1.73亿欧元安检设备已成为欧洲各国常见设施,这些设备遍布西班牙机场、芬兰与俄罗斯的边境,甚至安装在欧盟大楼。

同方威视荷兰子公司副总经理博斯(Robert Bos)称,该公司在波兰设立了一家工厂,在荷兰有一家研究中心,由此确保快速研发,降低生产成本,并为当地工人和供应商创造就业机会。

中国公司获得的其他合同涉及波兰的铁路、罗马尼亚的有轨电车和英国的数据存储设备。英国今年退出欧盟。

此外,中国投资者收购的欧洲公司还赢得了德国铁路设备、意大利海岸巡逻艇和法国卫生系统维护合同。另外,中国的建筑承包商曾经从德国的中型工程公司(通常是家族所有)采购工业机械,现在能够在国内从国家资助的中国企业集团购买类似的设备,这些企业得益于巨大的规模经济,什么都自己生产。

对于欧洲而言,一个问题是欧盟及其成员国用于发现和阻止国家支持的外国竞标者的规则很少,或者力度很弱。欧盟官员去年发布了指导规则,用于处理欧盟以外的竞标者出价极低的情况,但行业官员抱怨说,这些规则力度不够。

欧洲铁路行业协会Unife的公共事务经理Jonathan Nguyen表示,欧盟关于异常低价投标的规定并不适用。他说:“既没有对异常低价投标的定义,也没有基于外国补贴排除或调查异常低价投标的义务。”

自2012年以来,欧盟一直试图完善措施保护其投标工具——国际政府采购机制(International Procurement Instrument),但谈判代表们仍争执不下。

中国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就加入WTO的政府采购协定(Government Procurement Agreement)进行谈判,该协定将要求中国遵守一定的标准。相关谈判已陷入僵局。目前已有48国加入该协定。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启动了一项关于外国补贴对欧洲影响的研究,涵盖了采购和企业收购等领域。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Thierry Breton在这项研究的启动仪式上说:“我们需要防止外国补贴扭曲采购程序。”

中国竞标者已遭遇一些挫折。上个月,罗马尼亚法院否决了一家中国国有企业与一家罗马尼亚合作伙伴共同赢得的数十节火车车厢的投标,价值高达近10亿欧元,此前未能中标的欧洲投标者赢得在法庭发起的这一挑战。罗马尼亚计划重新进行招标,遵照的规则可能会使中国竞标者失去资格。

在其他案例中,未能中标的投标人抱怨称,欧洲对应由谁来执行现有政策缺乏明确性。这其中许多项目的资金来自欧盟,但各国政府授予合同,这就分散了责任。

克罗地亚长1.5英里(约合2.4公里)的Pelje?ac大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7年,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hina Road and Bridge Corp.)提出修建这座桥,报价比奥地利和土耳其的出价低得多。

奥地利建筑公司Strabag SE的多名管理人员向克罗地亚官员投诉称,中国之所以能提出如此低的报价,是因为其所用钢件价格低于市场价,而相关钢件是由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预制的,这构成了倾销。

“他们说,倾销不关我们的事儿,去跟布鲁塞尔说吧,各方互相推诿,”Strabag的一名高管说。“在布鲁塞尔,他们说,好吧,这是克罗地亚的桥,跟萨格勒布说吧。”

中国路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国有合同授予机构Croatian Roads的负责人也未做出回应。

欧盟委员会的结论是,缺乏足够的证据认定中国的出价异常偏低,该委员会官员称,国家层面的救济制度最适合处理这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欧洲合同承包商称,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集团碾压。


位于克罗地亚的Pelješac大桥于10月份开工建设,由中国国有企业中国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承建。

 | Daniel Michaels发自布鲁塞尔 / Drew Hinshaw发自华沙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年,中国国有企业在欧洲丰富的公共采购市场上的影响力显著增加。该分析首次量化了中国在全球最发达经济体之一与西方工业巨头展开较量的力度。

欧盟的公共采购市场在全球数一数二,据欧盟官员估计,每年这个市场规模约有2万亿欧元,相当于2.44万亿美元。欧盟邀请世界各地的企业投标建设该地区的公路、桥梁、铁路网和电网。欧盟决策者说,竞争使成本保持在低水平,欧洲承包商具有全球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中国企业中标的标书价值近20亿欧元,是以往任何一年中标金额的两倍多。

欧洲企业表示,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出价更低的中国政府拥有或受政府补贴的企业集团碾压。欧洲企业在很多情况下指责中方存在掠夺性定价,出价甚至可以比竞争对手低30%。一些政治领导人担心,随着现金拮据的政府大举举债重建,这种不平衡将在新冠病毒危机后进一步恶化。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NTXFY)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 Garcia-Herrero表示:“实际上,欧洲纳税人是在花钱让中国政府建设他们的基础设施,这削弱了纳税的欧洲企业。”Garcia-Herrero表示:"这令人担忧。"

中国在欧洲的成功再次证明,北京打造全球商业巨头的雄心如何在颠覆世界各地的产业。就在不久之前,欧洲跨国公司还在国际基础设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在非洲建设港口,在中东建设电厂,在亚洲特大都市地下挖隧道。而如今,这些公司在全球节节败退,在国内也越来越处于守势。

尽管中国赢得的合同仍只占整个欧盟公共采购市场的一小部分,但其价值和成熟度都在上升。10年前开始时主要是道路建设项目,现在中国提供的服务包括先进的工程技术、尖端电子技术和复杂的项目管理技能。

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一位官员说,欧盟官员并不跟踪中国的投标中标情况。欧盟委员会今年已经更多地关注这个问题,这是对来自中国的竞争威胁的更广泛认识的一部分。


一项通过Opentender.eu和公开公告查得的合同调查显示,在过去十年中,中国赢得了超过45亿欧元的合同,其中约19亿欧元是在过去一年中获得的。Opentender是一个追踪欧盟和欧洲各国合同的监督门户网站,由智库政府透明度研究所(Government Transparency Institute)运营。

还有很多登记的合同未披露财务信息,因此中国承包商获得的合同总额可能要高得多。

跟许多其他大型经济体一样,中国国内限制外国公司中标政府出资的采购项目。美国也禁止外国公司参加许多政府招标,这也是美国的欧洲盟友经常抱怨的一点。但分析人士表示,美国公司的运营和融资都是按照商业条款进行的,而大量中国公司从本国政府那里获得的助力要大得多,尤其是补贴融资。

欧洲建筑工业联合会(European Construction Industry Federation)总干事Domenico Campogrande说:“一看到投标数字我们就明白了,这样的价格任何私营公司都无法与之竞争。”

西方公司和行业团体表示,其结果是中国的补贴正在帮助该国公司在欧洲赢得纳税人出资的业务,对欧洲公司构成了损害,而这些公司是欧洲大陆税收基础的基石。欧洲官员越来越担心,他们授予的合同在不知不觉中削弱了自己的全球领军企业,同时支持了得到补贴的中国竞争对手。许多欧洲负责合同签署相关事宜的机构表示,他们也深有感触,但法律要求他们在招标中选择报价最低的投标者。

中国国务院没有回应有关上述指责或相关情形的置评请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访欧时曾表示,中国企业将遵循欧盟合同标准和规则。国际基础设施承包工程对中国企业来说愈发重要,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考量就尤其如此。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投标数据,有争议的中国中标项目包括斯德哥尔摩的一条地铁隧道,该项目中国投标方的报价比其他三个竞争对手低48%-66%。

瑞典公司Subterra Sweden未中标,其首席执行官Patrick Marelius称:“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中国政府,这似乎不太公平。”Marelius称:“我又不能去向政府要更多资金。”

据Opentender,中国国有控股企业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Nuctech Co.)售出的逾1.73亿欧元安检设备已成为欧洲各国常见设施,这些设备遍布西班牙机场、芬兰与俄罗斯的边境,甚至安装在欧盟大楼。

同方威视荷兰子公司副总经理博斯(Robert Bos)称,该公司在波兰设立了一家工厂,在荷兰有一家研究中心,由此确保快速研发,降低生产成本,并为当地工人和供应商创造就业机会。

中国公司获得的其他合同涉及波兰的铁路、罗马尼亚的有轨电车和英国的数据存储设备。英国今年退出欧盟。

此外,中国投资者收购的欧洲公司还赢得了德国铁路设备、意大利海岸巡逻艇和法国卫生系统维护合同。另外,中国的建筑承包商曾经从德国的中型工程公司(通常是家族所有)采购工业机械,现在能够在国内从国家资助的中国企业集团购买类似的设备,这些企业得益于巨大的规模经济,什么都自己生产。

对于欧洲而言,一个问题是欧盟及其成员国用于发现和阻止国家支持的外国竞标者的规则很少,或者力度很弱。欧盟官员去年发布了指导规则,用于处理欧盟以外的竞标者出价极低的情况,但行业官员抱怨说,这些规则力度不够。

欧洲铁路行业协会Unife的公共事务经理Jonathan Nguyen表示,欧盟关于异常低价投标的规定并不适用。他说:“既没有对异常低价投标的定义,也没有基于外国补贴排除或调查异常低价投标的义务。”

自2012年以来,欧盟一直试图完善措施保护其投标工具——国际政府采购机制(International Procurement Instrument),但谈判代表们仍争执不下。

中国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就加入WTO的政府采购协定(Government Procurement Agreement)进行谈判,该协定将要求中国遵守一定的标准。相关谈判已陷入僵局。目前已有48国加入该协定。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启动了一项关于外国补贴对欧洲影响的研究,涵盖了采购和企业收购等领域。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Thierry Breton在这项研究的启动仪式上说:“我们需要防止外国补贴扭曲采购程序。”

中国竞标者已遭遇一些挫折。上个月,罗马尼亚法院否决了一家中国国有企业与一家罗马尼亚合作伙伴共同赢得的数十节火车车厢的投标,价值高达近10亿欧元,此前未能中标的欧洲投标者赢得在法庭发起的这一挑战。罗马尼亚计划重新进行招标,遵照的规则可能会使中国竞标者失去资格。

在其他案例中,未能中标的投标人抱怨称,欧洲对应由谁来执行现有政策缺乏明确性。这其中许多项目的资金来自欧盟,但各国政府授予合同,这就分散了责任。

克罗地亚长1.5英里(约合2.4公里)的Pelje?ac大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7年,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hina Road and Bridge Corp.)提出修建这座桥,报价比奥地利和土耳其的出价低得多。

奥地利建筑公司Strabag SE的多名管理人员向克罗地亚官员投诉称,中国之所以能提出如此低的报价,是因为其所用钢件价格低于市场价,而相关钢件是由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预制的,这构成了倾销。

“他们说,倾销不关我们的事儿,去跟布鲁塞尔说吧,各方互相推诿,”Strabag的一名高管说。“在布鲁塞尔,他们说,好吧,这是克罗地亚的桥,跟萨格勒布说吧。”

中国路桥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国有合同授予机构Croatian Roads的负责人也未做出回应。

欧盟委员会的结论是,缺乏足够的证据认定中国的出价异常偏低,该委员会官员称,国家层面的救济制度最适合处理这个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