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 乔艳红

OR--商业新媒体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这八大任务分别涵盖科技自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扩大内需、改革开放、粮食安全、反垄断、房地产、以及绿色发展等方面。

会议提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还要避免新兴产业重复建设;在房地产方面,会议特别要求要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还要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会议还要求明年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并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具体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

“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会议称。

会议并认为,中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强调要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合理把握宏观调控节奏和力度,精准有效实施宏观政策。

**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被放在了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七位。会议强调,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会议称,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

同时,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周一阿里巴巴等三家公司就吃到了中国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的首张罚单,尽管每家被罚金额仅区区50万元人民币,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的表述,透露出浓厚的警示意味。

**扩大内需+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三位。

巨大的内需规模和需求结构加快转型升级,是中国大国经济的最大优势和潜力所在,但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的充分发挥不会自然而然达到。中共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经济工作会议也因此提出,“必须在合理引导消费、储蓄、投资等方面进行有效制度安排。”

事实上也就是解决投资效率、收入分配、流通效率等问题。

需求主要包括消费和投资两方面。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扩大消费最根本的是促进就业,完善社保,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而要增强投资增长后劲,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具体的投资方向也更加明确:

要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在外溢性强、社会效益高领域的引导和撬动作用。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要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要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

高昂的房价和房租也是制约中国居民消费能力的一个重大因素,因此“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被排在明年工作的第七位。会议要求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要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

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科技创新+产业链安全+改革开放**

不出意料,“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和“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一和第二位。会议要求确定科技创新方向和重点,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并实施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工程,尽快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

在全面推进改革方面方面,会议要求深入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要放宽市场准入,促进公平竞争,保护知识产权,建设统一大市场。

要健全金融机构治理,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要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粮食安全对于14亿人口的中国则是重中之重。会议提出要加强种子库建设,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规范耕地占补平衡。

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因此,“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排在第八位。

会议要求,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要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推动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大力发展新能源,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又讯:中国明年八大任务剑有所指 “不急转弯”要求下应对宏调大考
沈燕


相较以往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20年疫情阴霾也让是次会议备受瞩目。在延续“六稳”、“六保”的底限思维下,会议明确明年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但确保政策有效性连续性的前提下增加了可持续性,表明中国宏观调控正在逆周期与跨周期之间寻找平衡。

会议提出的明年八大任务在分析师看来也都是剑有所指,在外部面临恶劣环境下,依靠内需提振经济,解决最具现实困境的问题尤为重要,科技创新、产业链供应链与粮食安全等均成为明年的重要工作;而防止政策的急拐弯,如何把握宏调政策的时点、力度和效果,显然也是对明年的宏调一种考验。

“应该说今年的经济工作会议指向更具体,这与目前的大环境有关,虽然中国在全球疫情中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但很多问题却不容忽视,因此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工作安排说得很具体。”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称。

他表示,结合此前的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内容更细化,虽然财政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表述没变,但一些具体的表述则有所不同。

从积极财政政策看,相较疫情期间要求积极财政更加积极有为的表述,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也意味着财政收支矛盾加剧的基础上更加重视财政的可持续性,更强调保持适度支出,预计明年的支出规模会明显收敛,赤字率至少不会超过今年的3.6%。

而货币政策方面,相较以往的稳健货币政策灵活适度,此次提出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也是担心疫情之下的资金大水漫灌把物价及资产类价格推升。因此政策在强调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要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六稳六保仍是主线,八项工作均有所指**

中国在2018年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2020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突显疫情之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现实难题。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紮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强化科技战略支撑,表明“六稳”与“六保”仍是中国明年经济发展的内核。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此前政治局会议提到了需求侧改革,此次换了说法改为侧求侧管理,也表明中国现时更多的问题仍是供给侧方面。需求侧改革的说法也难免让外界理解为又是一个政策新词,但实际上解决结构型矛盾仍然需要改革。

在他看来,是否创出新词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很多问题还是那些老问题,此次针对明年的八大工作重点就指向很具体,都有很强的针对性,都是现实很迫切的问题。尤其是种业一直是中国的软肋,此次也明确提出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

此前政治局会议曾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则为: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在前述不具名的官员看来,无论是需求侧改革还是需求侧管理,本质是都涵盖在改革的大范围之内,很多也是长期结构型矛盾。因此无论提法如何变化,对中国而言明年的八大任务就是要解决短期的棘手问题,同时一些扩大内需方面的举措却是需要多方面的改革配套,并非短期之力能解决的。

而在一些券商的解读中就提到,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创新、消费和安全提得明显多了。

**十四五起步年,防止政策断崖**

尽管作为十三五规划的收官年,中国在疫情之下仍完成了预定目标;但对于十四五(2021-2025年)的开局年,如何防范政策出现断崖,平稳适度退出时又不会导致经济的大幅波动,显然也是对明年中国宏观调控能力的大考。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就提到,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各项工作部署将围绕规划建议展开。对于市场比较关注的短期宏观政策,尽管提到要稳定宏观杠杆率,但也强调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因此政策部门会相机抉择,综合评估之后考虑政策推出时机和力度,防止抗疫成果打折扣。近期信用债违约事件也使得决策层在考虑政策退出时更加谨慎。

在王军看来,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相较以往多了可持续性的提法,表明宏观政策不仅要逆周期调节,同时还要跨周期调节,也要更注重政策的可持续性。

而持续数年的大规模减税降税显然也不具可持续性。前述官员就提到,此次对减税降费的表述是完善政策,而不是继续实施,这也意味着财政吃紧的状态下继续大规模的减税降费难以为继。积极财政有要所为有所不为,要在化解地方政府债务、确保国家重大战略支出等方面有所作为。

“调子定了,任务明确了,关键是怎么执行怎么落地,这才是真正的考验,明年的日子未必就比今年好过。”该位不具名的官员称。■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大城市病”开药方 发展租赁市场着墨多
宿泱韫

“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是中国十四五发展的重点之一,但“大城市病”不时爆发,已成为当下痛点,今年深圳等热点城市房价攀升、买彩票式打新,长租公寓“雷声滚滚”,即是例证;而最高决策层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做出回应,首次提出“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并大篇幅聚焦租赁市场发展。

会议重申了房住不炒、因地制宜,但与之前政治局会议及去年经济工作会议不同的是,此次还列出了如何发展租赁市场的诸多细节,如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探索企事业单位自建租赁住房、整顿租赁市场秩序等,凸显决策层对解决民生问题的重视。

“房地产时隔两年再次列入重点工作,剑指大城市住房问题。”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朱振鑫点评称,去年和前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只是强调房住不炒,更没有把房地产单独列入重点工作,今年重新列入重点任务,原因很简单,因为房地产又闹心了。

他称,长租公寓“蛋壳”之类的问题在大城市住房市场出现,下一步会加大力度规范,但这和大多数城市无关,整体的房地产政策依然是中性偏严,更不会刺激。

“用了大量篇幅讲述发展租赁市场的问题,显示未来租赁将成为解决大城市居住问题的主要方向。”中原地产研究总监刘渊表示,让新移民能够住的下来,也是维持大城市发展活力的基础。

他指出,参照国外经验,加强管理、设置租金控制都是必要的手段,但国内租赁市场租金回报率低,投资回收周期长,现状是个人业主散租为主。如果要规范发展,靠企业运行盈利压力太大,未来可能要在在机制上改革,而会议涉及这些机制的调整方向,比如国企民企、集体土地、税收等。

周五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明年要抓好的八大重点任务,第七项即“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会议称,住房问题关系民生福祉。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要高度重视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

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探索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和企事业单位自有闲置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国有和民营企业都要发挥功能作用。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对比2019年经济工作会议,当时称要加大城市困难群众住房保障工作,加强城市更新和存量住房改造提升,做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大力发展租赁住房。此次会议显然在发展租赁住房方面做出了更全面更细节的表述。

**大城市住房问题**

尽管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的黑天鹅,但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韧性依在,很快走出疫情影响,局部地区甚至出现过热市况,而进入下半年长租公寓爆雷引发诸多社会问题亦备受关注。

贝壳研究院首席分析师许小乐表示,今年局部城市如深圳等大城市住房供需矛盾进一步激化,房价出现明显上涨,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人口流入形成阻滞作用,不利于城市发展,所以将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提升到重要战略地位上来。

他称,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要注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总结2020年下半年以来多地房地产调控政策,政策工具不仅仅是对需求端的限制,也增加了增加住宅用地供应,建设人才房、租赁房等供给端的政策以及促进区域协同发展等政策以平抑房地产市场波动。

他并指出,报告中明确了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会加快租赁市场赋权的细则落地,有利于租赁市场制度的完善,真正将租赁作为一种长期居住选择。同时,集租房则会成为未来“租赁社区”的新形态,租赁市场的监管将制度化、常态化。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则表示,要关注住房市场制度化改革对地产市场带来的持续性影响。“房住不炒”将通过土地市场制度化改革逐步确定,而非行政性手段。

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租房空置率抬升,也让长租公寓公司再遭资金链压力,轻则要求自愿降价、被强制解约,重则爆雷、跑路,而围绕蛋壳公寓要破产的传言将长租公寓再度推上风口浪尖。

深圳楼市在715重磅调控后的短暂平静后,出现火热的“代持打新”。在监管层强调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当下,依然让人质疑:当地究竟是“房住不炒”,还是“房炒不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中央经济会议部署2021年八大任务 要求宏观政策“不急转弯”

发布日期:2020-12-20 08:09
摘要: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 乔艳红

OR--商业新媒体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这八大任务分别涵盖科技自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扩大内需、改革开放、粮食安全、反垄断、房地产、以及绿色发展等方面。

会议提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还要避免新兴产业重复建设;在房地产方面,会议特别要求要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还要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会议还要求明年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并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具体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

“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会议称。

会议并认为,中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强调要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合理把握宏观调控节奏和力度,精准有效实施宏观政策。

**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被放在了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七位。会议强调,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会议称,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

同时,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周一阿里巴巴等三家公司就吃到了中国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的首张罚单,尽管每家被罚金额仅区区50万元人民币,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的表述,透露出浓厚的警示意味。

**扩大内需+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三位。

巨大的内需规模和需求结构加快转型升级,是中国大国经济的最大优势和潜力所在,但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的充分发挥不会自然而然达到。中共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经济工作会议也因此提出,“必须在合理引导消费、储蓄、投资等方面进行有效制度安排。”

事实上也就是解决投资效率、收入分配、流通效率等问题。

需求主要包括消费和投资两方面。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扩大消费最根本的是促进就业,完善社保,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而要增强投资增长后劲,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具体的投资方向也更加明确:

要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在外溢性强、社会效益高领域的引导和撬动作用。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要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要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

高昂的房价和房租也是制约中国居民消费能力的一个重大因素,因此“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被排在明年工作的第七位。会议要求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要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

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科技创新+产业链安全+改革开放**

不出意料,“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和“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一和第二位。会议要求确定科技创新方向和重点,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并实施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工程,尽快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

在全面推进改革方面方面,会议要求深入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要放宽市场准入,促进公平竞争,保护知识产权,建设统一大市场。

要健全金融机构治理,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要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粮食安全对于14亿人口的中国则是重中之重。会议提出要加强种子库建设,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规范耕地占补平衡。

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因此,“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排在第八位。

会议要求,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要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推动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大力发展新能源,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又讯:中国明年八大任务剑有所指 “不急转弯”要求下应对宏调大考
沈燕


相较以往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20年疫情阴霾也让是次会议备受瞩目。在延续“六稳”、“六保”的底限思维下,会议明确明年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但确保政策有效性连续性的前提下增加了可持续性,表明中国宏观调控正在逆周期与跨周期之间寻找平衡。

会议提出的明年八大任务在分析师看来也都是剑有所指,在外部面临恶劣环境下,依靠内需提振经济,解决最具现实困境的问题尤为重要,科技创新、产业链供应链与粮食安全等均成为明年的重要工作;而防止政策的急拐弯,如何把握宏调政策的时点、力度和效果,显然也是对明年的宏调一种考验。

“应该说今年的经济工作会议指向更具体,这与目前的大环境有关,虽然中国在全球疫情中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但很多问题却不容忽视,因此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工作安排说得很具体。”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称。

他表示,结合此前的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内容更细化,虽然财政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表述没变,但一些具体的表述则有所不同。

从积极财政政策看,相较疫情期间要求积极财政更加积极有为的表述,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也意味着财政收支矛盾加剧的基础上更加重视财政的可持续性,更强调保持适度支出,预计明年的支出规模会明显收敛,赤字率至少不会超过今年的3.6%。

而货币政策方面,相较以往的稳健货币政策灵活适度,此次提出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也是担心疫情之下的资金大水漫灌把物价及资产类价格推升。因此政策在强调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要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六稳六保仍是主线,八项工作均有所指**

中国在2018年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2020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突显疫情之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现实难题。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紮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强化科技战略支撑,表明“六稳”与“六保”仍是中国明年经济发展的内核。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此前政治局会议提到了需求侧改革,此次换了说法改为侧求侧管理,也表明中国现时更多的问题仍是供给侧方面。需求侧改革的说法也难免让外界理解为又是一个政策新词,但实际上解决结构型矛盾仍然需要改革。

在他看来,是否创出新词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很多问题还是那些老问题,此次针对明年的八大工作重点就指向很具体,都有很强的针对性,都是现实很迫切的问题。尤其是种业一直是中国的软肋,此次也明确提出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

此前政治局会议曾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则为: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在前述不具名的官员看来,无论是需求侧改革还是需求侧管理,本质是都涵盖在改革的大范围之内,很多也是长期结构型矛盾。因此无论提法如何变化,对中国而言明年的八大任务就是要解决短期的棘手问题,同时一些扩大内需方面的举措却是需要多方面的改革配套,并非短期之力能解决的。

而在一些券商的解读中就提到,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创新、消费和安全提得明显多了。

**十四五起步年,防止政策断崖**

尽管作为十三五规划的收官年,中国在疫情之下仍完成了预定目标;但对于十四五(2021-2025年)的开局年,如何防范政策出现断崖,平稳适度退出时又不会导致经济的大幅波动,显然也是对明年中国宏观调控能力的大考。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就提到,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各项工作部署将围绕规划建议展开。对于市场比较关注的短期宏观政策,尽管提到要稳定宏观杠杆率,但也强调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因此政策部门会相机抉择,综合评估之后考虑政策推出时机和力度,防止抗疫成果打折扣。近期信用债违约事件也使得决策层在考虑政策退出时更加谨慎。

在王军看来,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相较以往多了可持续性的提法,表明宏观政策不仅要逆周期调节,同时还要跨周期调节,也要更注重政策的可持续性。

而持续数年的大规模减税降税显然也不具可持续性。前述官员就提到,此次对减税降费的表述是完善政策,而不是继续实施,这也意味着财政吃紧的状态下继续大规模的减税降费难以为继。积极财政有要所为有所不为,要在化解地方政府债务、确保国家重大战略支出等方面有所作为。

“调子定了,任务明确了,关键是怎么执行怎么落地,这才是真正的考验,明年的日子未必就比今年好过。”该位不具名的官员称。■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大城市病”开药方 发展租赁市场着墨多
宿泱韫

“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是中国十四五发展的重点之一,但“大城市病”不时爆发,已成为当下痛点,今年深圳等热点城市房价攀升、买彩票式打新,长租公寓“雷声滚滚”,即是例证;而最高决策层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做出回应,首次提出“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并大篇幅聚焦租赁市场发展。

会议重申了房住不炒、因地制宜,但与之前政治局会议及去年经济工作会议不同的是,此次还列出了如何发展租赁市场的诸多细节,如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探索企事业单位自建租赁住房、整顿租赁市场秩序等,凸显决策层对解决民生问题的重视。

“房地产时隔两年再次列入重点工作,剑指大城市住房问题。”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朱振鑫点评称,去年和前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只是强调房住不炒,更没有把房地产单独列入重点工作,今年重新列入重点任务,原因很简单,因为房地产又闹心了。

他称,长租公寓“蛋壳”之类的问题在大城市住房市场出现,下一步会加大力度规范,但这和大多数城市无关,整体的房地产政策依然是中性偏严,更不会刺激。

“用了大量篇幅讲述发展租赁市场的问题,显示未来租赁将成为解决大城市居住问题的主要方向。”中原地产研究总监刘渊表示,让新移民能够住的下来,也是维持大城市发展活力的基础。

他指出,参照国外经验,加强管理、设置租金控制都是必要的手段,但国内租赁市场租金回报率低,投资回收周期长,现状是个人业主散租为主。如果要规范发展,靠企业运行盈利压力太大,未来可能要在在机制上改革,而会议涉及这些机制的调整方向,比如国企民企、集体土地、税收等。

周五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明年要抓好的八大重点任务,第七项即“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会议称,住房问题关系民生福祉。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要高度重视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

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探索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和企事业单位自有闲置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国有和民营企业都要发挥功能作用。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对比2019年经济工作会议,当时称要加大城市困难群众住房保障工作,加强城市更新和存量住房改造提升,做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大力发展租赁住房。此次会议显然在发展租赁住房方面做出了更全面更细节的表述。

**大城市住房问题**

尽管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的黑天鹅,但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韧性依在,很快走出疫情影响,局部地区甚至出现过热市况,而进入下半年长租公寓爆雷引发诸多社会问题亦备受关注。

贝壳研究院首席分析师许小乐表示,今年局部城市如深圳等大城市住房供需矛盾进一步激化,房价出现明显上涨,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人口流入形成阻滞作用,不利于城市发展,所以将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提升到重要战略地位上来。

他称,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要注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总结2020年下半年以来多地房地产调控政策,政策工具不仅仅是对需求端的限制,也增加了增加住宅用地供应,建设人才房、租赁房等供给端的政策以及促进区域协同发展等政策以平抑房地产市场波动。

他并指出,报告中明确了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会加快租赁市场赋权的细则落地,有利于租赁市场制度的完善,真正将租赁作为一种长期居住选择。同时,集租房则会成为未来“租赁社区”的新形态,租赁市场的监管将制度化、常态化。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则表示,要关注住房市场制度化改革对地产市场带来的持续性影响。“房住不炒”将通过土地市场制度化改革逐步确定,而非行政性手段。

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租房空置率抬升,也让长租公寓公司再遭资金链压力,轻则要求自愿降价、被强制解约,重则爆雷、跑路,而围绕蛋壳公寓要破产的传言将长租公寓再度推上风口浪尖。

深圳楼市在715重磅调控后的短暂平静后,出现火热的“代持打新”。在监管层强调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当下,依然让人质疑:当地究竟是“房住不炒”,还是“房炒不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 乔艳红

OR--商业新媒体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这八大任务分别涵盖科技自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扩大内需、改革开放、粮食安全、反垄断、房地产、以及绿色发展等方面。

会议提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还要避免新兴产业重复建设;在房地产方面,会议特别要求要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还要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会议还要求明年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并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具体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

“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会议称。

会议并认为,中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强调要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合理把握宏观调控节奏和力度,精准有效实施宏观政策。

**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被放在了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七位。会议强调,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会议称,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

同时,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周一阿里巴巴等三家公司就吃到了中国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的首张罚单,尽管每家被罚金额仅区区50万元人民币,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的表述,透露出浓厚的警示意味。

**扩大内需+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三位。

巨大的内需规模和需求结构加快转型升级,是中国大国经济的最大优势和潜力所在,但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的充分发挥不会自然而然达到。中共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经济工作会议也因此提出,“必须在合理引导消费、储蓄、投资等方面进行有效制度安排。”

事实上也就是解决投资效率、收入分配、流通效率等问题。

需求主要包括消费和投资两方面。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扩大消费最根本的是促进就业,完善社保,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而要增强投资增长后劲,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具体的投资方向也更加明确:

要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在外溢性强、社会效益高领域的引导和撬动作用。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要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要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

高昂的房价和房租也是制约中国居民消费能力的一个重大因素,因此“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被排在明年工作的第七位。会议要求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要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

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科技创新+产业链安全+改革开放**

不出意料,“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和“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一和第二位。会议要求确定科技创新方向和重点,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并实施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工程,尽快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

在全面推进改革方面方面,会议要求深入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要放宽市场准入,促进公平竞争,保护知识产权,建设统一大市场。

要健全金融机构治理,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要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粮食安全对于14亿人口的中国则是重中之重。会议提出要加强种子库建设,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规范耕地占补平衡。

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因此,“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排在第八位。

会议要求,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要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推动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大力发展新能源,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又讯:中国明年八大任务剑有所指 “不急转弯”要求下应对宏调大考
沈燕


相较以往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20年疫情阴霾也让是次会议备受瞩目。在延续“六稳”、“六保”的底限思维下,会议明确明年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但确保政策有效性连续性的前提下增加了可持续性,表明中国宏观调控正在逆周期与跨周期之间寻找平衡。

会议提出的明年八大任务在分析师看来也都是剑有所指,在外部面临恶劣环境下,依靠内需提振经济,解决最具现实困境的问题尤为重要,科技创新、产业链供应链与粮食安全等均成为明年的重要工作;而防止政策的急拐弯,如何把握宏调政策的时点、力度和效果,显然也是对明年的宏调一种考验。

“应该说今年的经济工作会议指向更具体,这与目前的大环境有关,虽然中国在全球疫情中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但很多问题却不容忽视,因此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工作安排说得很具体。”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称。

他表示,结合此前的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内容更细化,虽然财政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表述没变,但一些具体的表述则有所不同。

从积极财政政策看,相较疫情期间要求积极财政更加积极有为的表述,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也意味着财政收支矛盾加剧的基础上更加重视财政的可持续性,更强调保持适度支出,预计明年的支出规模会明显收敛,赤字率至少不会超过今年的3.6%。

而货币政策方面,相较以往的稳健货币政策灵活适度,此次提出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也是担心疫情之下的资金大水漫灌把物价及资产类价格推升。因此政策在强调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要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六稳六保仍是主线,八项工作均有所指**

中国在2018年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2020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突显疫情之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现实难题。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紮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强化科技战略支撑,表明“六稳”与“六保”仍是中国明年经济发展的内核。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此前政治局会议提到了需求侧改革,此次换了说法改为侧求侧管理,也表明中国现时更多的问题仍是供给侧方面。需求侧改革的说法也难免让外界理解为又是一个政策新词,但实际上解决结构型矛盾仍然需要改革。

在他看来,是否创出新词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很多问题还是那些老问题,此次针对明年的八大工作重点就指向很具体,都有很强的针对性,都是现实很迫切的问题。尤其是种业一直是中国的软肋,此次也明确提出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

此前政治局会议曾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则为: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在前述不具名的官员看来,无论是需求侧改革还是需求侧管理,本质是都涵盖在改革的大范围之内,很多也是长期结构型矛盾。因此无论提法如何变化,对中国而言明年的八大任务就是要解决短期的棘手问题,同时一些扩大内需方面的举措却是需要多方面的改革配套,并非短期之力能解决的。

而在一些券商的解读中就提到,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创新、消费和安全提得明显多了。

**十四五起步年,防止政策断崖**

尽管作为十三五规划的收官年,中国在疫情之下仍完成了预定目标;但对于十四五(2021-2025年)的开局年,如何防范政策出现断崖,平稳适度退出时又不会导致经济的大幅波动,显然也是对明年中国宏观调控能力的大考。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就提到,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各项工作部署将围绕规划建议展开。对于市场比较关注的短期宏观政策,尽管提到要稳定宏观杠杆率,但也强调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因此政策部门会相机抉择,综合评估之后考虑政策推出时机和力度,防止抗疫成果打折扣。近期信用债违约事件也使得决策层在考虑政策退出时更加谨慎。

在王军看来,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相较以往多了可持续性的提法,表明宏观政策不仅要逆周期调节,同时还要跨周期调节,也要更注重政策的可持续性。

而持续数年的大规模减税降税显然也不具可持续性。前述官员就提到,此次对减税降费的表述是完善政策,而不是继续实施,这也意味着财政吃紧的状态下继续大规模的减税降费难以为继。积极财政有要所为有所不为,要在化解地方政府债务、确保国家重大战略支出等方面有所作为。

“调子定了,任务明确了,关键是怎么执行怎么落地,这才是真正的考验,明年的日子未必就比今年好过。”该位不具名的官员称。■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大城市病”开药方 发展租赁市场着墨多
宿泱韫

“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是中国十四五发展的重点之一,但“大城市病”不时爆发,已成为当下痛点,今年深圳等热点城市房价攀升、买彩票式打新,长租公寓“雷声滚滚”,即是例证;而最高决策层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做出回应,首次提出“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并大篇幅聚焦租赁市场发展。

会议重申了房住不炒、因地制宜,但与之前政治局会议及去年经济工作会议不同的是,此次还列出了如何发展租赁市场的诸多细节,如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探索企事业单位自建租赁住房、整顿租赁市场秩序等,凸显决策层对解决民生问题的重视。

“房地产时隔两年再次列入重点工作,剑指大城市住房问题。”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朱振鑫点评称,去年和前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只是强调房住不炒,更没有把房地产单独列入重点工作,今年重新列入重点任务,原因很简单,因为房地产又闹心了。

他称,长租公寓“蛋壳”之类的问题在大城市住房市场出现,下一步会加大力度规范,但这和大多数城市无关,整体的房地产政策依然是中性偏严,更不会刺激。

“用了大量篇幅讲述发展租赁市场的问题,显示未来租赁将成为解决大城市居住问题的主要方向。”中原地产研究总监刘渊表示,让新移民能够住的下来,也是维持大城市发展活力的基础。

他指出,参照国外经验,加强管理、设置租金控制都是必要的手段,但国内租赁市场租金回报率低,投资回收周期长,现状是个人业主散租为主。如果要规范发展,靠企业运行盈利压力太大,未来可能要在在机制上改革,而会议涉及这些机制的调整方向,比如国企民企、集体土地、税收等。

周五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明年要抓好的八大重点任务,第七项即“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会议称,住房问题关系民生福祉。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要高度重视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

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探索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和企事业单位自有闲置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国有和民营企业都要发挥功能作用。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对比2019年经济工作会议,当时称要加大城市困难群众住房保障工作,加强城市更新和存量住房改造提升,做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大力发展租赁住房。此次会议显然在发展租赁住房方面做出了更全面更细节的表述。

**大城市住房问题**

尽管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的黑天鹅,但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韧性依在,很快走出疫情影响,局部地区甚至出现过热市况,而进入下半年长租公寓爆雷引发诸多社会问题亦备受关注。

贝壳研究院首席分析师许小乐表示,今年局部城市如深圳等大城市住房供需矛盾进一步激化,房价出现明显上涨,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人口流入形成阻滞作用,不利于城市发展,所以将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提升到重要战略地位上来。

他称,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要注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总结2020年下半年以来多地房地产调控政策,政策工具不仅仅是对需求端的限制,也增加了增加住宅用地供应,建设人才房、租赁房等供给端的政策以及促进区域协同发展等政策以平抑房地产市场波动。

他并指出,报告中明确了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会加快租赁市场赋权的细则落地,有利于租赁市场制度的完善,真正将租赁作为一种长期居住选择。同时,集租房则会成为未来“租赁社区”的新形态,租赁市场的监管将制度化、常态化。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则表示,要关注住房市场制度化改革对地产市场带来的持续性影响。“房住不炒”将通过土地市场制度化改革逐步确定,而非行政性手段。

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租房空置率抬升,也让长租公寓公司再遭资金链压力,轻则要求自愿降价、被强制解约,重则爆雷、跑路,而围绕蛋壳公寓要破产的传言将长租公寓再度推上风口浪尖。

深圳楼市在715重磅调控后的短暂平静后,出现火热的“代持打新”。在监管层强调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当下,依然让人质疑:当地究竟是“房住不炒”,还是“房炒不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中央经济会议部署2021年八大任务 要求宏观政策“不急转弯”

发布日期:2020-12-20 08:09
摘要: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 乔艳红

OR--商业新媒体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这八大任务分别涵盖科技自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扩大内需、改革开放、粮食安全、反垄断、房地产、以及绿色发展等方面。

会议提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还要避免新兴产业重复建设;在房地产方面,会议特别要求要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还要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会议还要求明年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并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具体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

“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会议称。

会议并认为,中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强调要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合理把握宏观调控节奏和力度,精准有效实施宏观政策。

**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被放在了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七位。会议强调,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会议称,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

同时,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周一阿里巴巴等三家公司就吃到了中国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的首张罚单,尽管每家被罚金额仅区区50万元人民币,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的表述,透露出浓厚的警示意味。

**扩大内需+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三位。

巨大的内需规模和需求结构加快转型升级,是中国大国经济的最大优势和潜力所在,但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的充分发挥不会自然而然达到。中共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经济工作会议也因此提出,“必须在合理引导消费、储蓄、投资等方面进行有效制度安排。”

事实上也就是解决投资效率、收入分配、流通效率等问题。

需求主要包括消费和投资两方面。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扩大消费最根本的是促进就业,完善社保,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而要增强投资增长后劲,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具体的投资方向也更加明确:

要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在外溢性强、社会效益高领域的引导和撬动作用。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要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要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

高昂的房价和房租也是制约中国居民消费能力的一个重大因素,因此“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被排在明年工作的第七位。会议要求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要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

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科技创新+产业链安全+改革开放**

不出意料,“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和“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一和第二位。会议要求确定科技创新方向和重点,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并实施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工程,尽快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

在全面推进改革方面方面,会议要求深入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要放宽市场准入,促进公平竞争,保护知识产权,建设统一大市场。

要健全金融机构治理,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要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粮食安全对于14亿人口的中国则是重中之重。会议提出要加强种子库建设,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规范耕地占补平衡。

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因此,“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排在第八位。

会议要求,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要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推动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大力发展新能源,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又讯:中国明年八大任务剑有所指 “不急转弯”要求下应对宏调大考
沈燕


相较以往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20年疫情阴霾也让是次会议备受瞩目。在延续“六稳”、“六保”的底限思维下,会议明确明年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但确保政策有效性连续性的前提下增加了可持续性,表明中国宏观调控正在逆周期与跨周期之间寻找平衡。

会议提出的明年八大任务在分析师看来也都是剑有所指,在外部面临恶劣环境下,依靠内需提振经济,解决最具现实困境的问题尤为重要,科技创新、产业链供应链与粮食安全等均成为明年的重要工作;而防止政策的急拐弯,如何把握宏调政策的时点、力度和效果,显然也是对明年的宏调一种考验。

“应该说今年的经济工作会议指向更具体,这与目前的大环境有关,虽然中国在全球疫情中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但很多问题却不容忽视,因此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工作安排说得很具体。”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称。

他表示,结合此前的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内容更细化,虽然财政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表述没变,但一些具体的表述则有所不同。

从积极财政政策看,相较疫情期间要求积极财政更加积极有为的表述,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也意味着财政收支矛盾加剧的基础上更加重视财政的可持续性,更强调保持适度支出,预计明年的支出规模会明显收敛,赤字率至少不会超过今年的3.6%。

而货币政策方面,相较以往的稳健货币政策灵活适度,此次提出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也是担心疫情之下的资金大水漫灌把物价及资产类价格推升。因此政策在强调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要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六稳六保仍是主线,八项工作均有所指**

中国在2018年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2020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突显疫情之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现实难题。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紮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强化科技战略支撑,表明“六稳”与“六保”仍是中国明年经济发展的内核。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此前政治局会议提到了需求侧改革,此次换了说法改为侧求侧管理,也表明中国现时更多的问题仍是供给侧方面。需求侧改革的说法也难免让外界理解为又是一个政策新词,但实际上解决结构型矛盾仍然需要改革。

在他看来,是否创出新词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很多问题还是那些老问题,此次针对明年的八大工作重点就指向很具体,都有很强的针对性,都是现实很迫切的问题。尤其是种业一直是中国的软肋,此次也明确提出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

此前政治局会议曾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则为: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在前述不具名的官员看来,无论是需求侧改革还是需求侧管理,本质是都涵盖在改革的大范围之内,很多也是长期结构型矛盾。因此无论提法如何变化,对中国而言明年的八大任务就是要解决短期的棘手问题,同时一些扩大内需方面的举措却是需要多方面的改革配套,并非短期之力能解决的。

而在一些券商的解读中就提到,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创新、消费和安全提得明显多了。

**十四五起步年,防止政策断崖**

尽管作为十三五规划的收官年,中国在疫情之下仍完成了预定目标;但对于十四五(2021-2025年)的开局年,如何防范政策出现断崖,平稳适度退出时又不会导致经济的大幅波动,显然也是对明年中国宏观调控能力的大考。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就提到,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各项工作部署将围绕规划建议展开。对于市场比较关注的短期宏观政策,尽管提到要稳定宏观杠杆率,但也强调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因此政策部门会相机抉择,综合评估之后考虑政策推出时机和力度,防止抗疫成果打折扣。近期信用债违约事件也使得决策层在考虑政策退出时更加谨慎。

在王军看来,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相较以往多了可持续性的提法,表明宏观政策不仅要逆周期调节,同时还要跨周期调节,也要更注重政策的可持续性。

而持续数年的大规模减税降税显然也不具可持续性。前述官员就提到,此次对减税降费的表述是完善政策,而不是继续实施,这也意味着财政吃紧的状态下继续大规模的减税降费难以为继。积极财政有要所为有所不为,要在化解地方政府债务、确保国家重大战略支出等方面有所作为。

“调子定了,任务明确了,关键是怎么执行怎么落地,这才是真正的考验,明年的日子未必就比今年好过。”该位不具名的官员称。■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大城市病”开药方 发展租赁市场着墨多
宿泱韫

“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是中国十四五发展的重点之一,但“大城市病”不时爆发,已成为当下痛点,今年深圳等热点城市房价攀升、买彩票式打新,长租公寓“雷声滚滚”,即是例证;而最高决策层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做出回应,首次提出“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并大篇幅聚焦租赁市场发展。

会议重申了房住不炒、因地制宜,但与之前政治局会议及去年经济工作会议不同的是,此次还列出了如何发展租赁市场的诸多细节,如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探索企事业单位自建租赁住房、整顿租赁市场秩序等,凸显决策层对解决民生问题的重视。

“房地产时隔两年再次列入重点工作,剑指大城市住房问题。”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朱振鑫点评称,去年和前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只是强调房住不炒,更没有把房地产单独列入重点工作,今年重新列入重点任务,原因很简单,因为房地产又闹心了。

他称,长租公寓“蛋壳”之类的问题在大城市住房市场出现,下一步会加大力度规范,但这和大多数城市无关,整体的房地产政策依然是中性偏严,更不会刺激。

“用了大量篇幅讲述发展租赁市场的问题,显示未来租赁将成为解决大城市居住问题的主要方向。”中原地产研究总监刘渊表示,让新移民能够住的下来,也是维持大城市发展活力的基础。

他指出,参照国外经验,加强管理、设置租金控制都是必要的手段,但国内租赁市场租金回报率低,投资回收周期长,现状是个人业主散租为主。如果要规范发展,靠企业运行盈利压力太大,未来可能要在在机制上改革,而会议涉及这些机制的调整方向,比如国企民企、集体土地、税收等。

周五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明年要抓好的八大重点任务,第七项即“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会议称,住房问题关系民生福祉。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要高度重视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

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探索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和企事业单位自有闲置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国有和民营企业都要发挥功能作用。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对比2019年经济工作会议,当时称要加大城市困难群众住房保障工作,加强城市更新和存量住房改造提升,做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大力发展租赁住房。此次会议显然在发展租赁住房方面做出了更全面更细节的表述。

**大城市住房问题**

尽管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的黑天鹅,但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韧性依在,很快走出疫情影响,局部地区甚至出现过热市况,而进入下半年长租公寓爆雷引发诸多社会问题亦备受关注。

贝壳研究院首席分析师许小乐表示,今年局部城市如深圳等大城市住房供需矛盾进一步激化,房价出现明显上涨,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人口流入形成阻滞作用,不利于城市发展,所以将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提升到重要战略地位上来。

他称,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要注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总结2020年下半年以来多地房地产调控政策,政策工具不仅仅是对需求端的限制,也增加了增加住宅用地供应,建设人才房、租赁房等供给端的政策以及促进区域协同发展等政策以平抑房地产市场波动。

他并指出,报告中明确了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会加快租赁市场赋权的细则落地,有利于租赁市场制度的完善,真正将租赁作为一种长期居住选择。同时,集租房则会成为未来“租赁社区”的新形态,租赁市场的监管将制度化、常态化。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则表示,要关注住房市场制度化改革对地产市场带来的持续性影响。“房住不炒”将通过土地市场制度化改革逐步确定,而非行政性手段。

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租房空置率抬升,也让长租公寓公司再遭资金链压力,轻则要求自愿降价、被强制解约,重则爆雷、跑路,而围绕蛋壳公寓要破产的传言将长租公寓再度推上风口浪尖。

深圳楼市在715重磅调控后的短暂平静后,出现火热的“代持打新”。在监管层强调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当下,依然让人质疑:当地究竟是“房住不炒”,还是“房炒不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 乔艳红

OR--商业新媒体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这八大任务分别涵盖科技自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扩大内需、改革开放、粮食安全、反垄断、房地产、以及绿色发展等方面。

会议提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还要避免新兴产业重复建设;在房地产方面,会议特别要求要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还要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会议还要求明年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并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具体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

“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会议称。

会议并认为,中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强调要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合理把握宏观调控节奏和力度,精准有效实施宏观政策。

**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行**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被放在了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七位。会议强调,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会议称,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

同时,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周一阿里巴巴等三家公司就吃到了中国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的首张罚单,尽管每家被罚金额仅区区50万元人民币,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的表述,透露出浓厚的警示意味。

**扩大内需+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三位。

巨大的内需规模和需求结构加快转型升级,是中国大国经济的最大优势和潜力所在,但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的充分发挥不会自然而然达到。中共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经济工作会议也因此提出,“必须在合理引导消费、储蓄、投资等方面进行有效制度安排。”

事实上也就是解决投资效率、收入分配、流通效率等问题。

需求主要包括消费和投资两方面。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扩大消费最根本的是促进就业,完善社保,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而要增强投资增长后劲,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具体的投资方向也更加明确:

要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在外溢性强、社会效益高领域的引导和撬动作用。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要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要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

高昂的房价和房租也是制约中国居民消费能力的一个重大因素,因此“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被排在明年工作的第七位。会议要求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要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

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科技创新+产业链安全+改革开放**

不出意料,“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和“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排在明年经济工作的第一和第二位。会议要求确定科技创新方向和重点,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抓紧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并实施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工程,尽快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

在全面推进改革方面方面,会议要求深入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要放宽市场准入,促进公平竞争,保护知识产权,建设统一大市场。

要健全金融机构治理,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要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粮食安全对于14亿人口的中国则是重中之重。会议提出要加强种子库建设,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规范耕地占补平衡。

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因此,“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排在第八位。

会议要求,要抓紧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峰。要加快调整优化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推动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大力发展新能源,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又讯:中国明年八大任务剑有所指 “不急转弯”要求下应对宏调大考
沈燕


相较以往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20年疫情阴霾也让是次会议备受瞩目。在延续“六稳”、“六保”的底限思维下,会议明确明年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但确保政策有效性连续性的前提下增加了可持续性,表明中国宏观调控正在逆周期与跨周期之间寻找平衡。

会议提出的明年八大任务在分析师看来也都是剑有所指,在外部面临恶劣环境下,依靠内需提振经济,解决最具现实困境的问题尤为重要,科技创新、产业链供应链与粮食安全等均成为明年的重要工作;而防止政策的急拐弯,如何把握宏调政策的时点、力度和效果,显然也是对明年的宏调一种考验。

“应该说今年的经济工作会议指向更具体,这与目前的大环境有关,虽然中国在全球疫情中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但很多问题却不容忽视,因此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工作安排说得很具体。”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称。

他表示,结合此前的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内容更细化,虽然财政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表述没变,但一些具体的表述则有所不同。

从积极财政政策看,相较疫情期间要求积极财政更加积极有为的表述,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也意味着财政收支矛盾加剧的基础上更加重视财政的可持续性,更强调保持适度支出,预计明年的支出规模会明显收敛,赤字率至少不会超过今年的3.6%。

而货币政策方面,相较以往的稳健货币政策灵活适度,此次提出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也是担心疫情之下的资金大水漫灌把物价及资产类价格推升。因此政策在强调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要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六稳六保仍是主线,八项工作均有所指**

中国在2018年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2020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突显疫情之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现实难题。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紮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强化科技战略支撑,表明“六稳”与“六保”仍是中国明年经济发展的内核。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此前政治局会议提到了需求侧改革,此次换了说法改为侧求侧管理,也表明中国现时更多的问题仍是供给侧方面。需求侧改革的说法也难免让外界理解为又是一个政策新词,但实际上解决结构型矛盾仍然需要改革。

在他看来,是否创出新词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很多问题还是那些老问题,此次针对明年的八大工作重点就指向很具体,都有很强的针对性,都是现实很迫切的问题。尤其是种业一直是中国的软肋,此次也明确提出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

此前政治局会议曾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则为: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在前述不具名的官员看来,无论是需求侧改革还是需求侧管理,本质是都涵盖在改革的大范围之内,很多也是长期结构型矛盾。因此无论提法如何变化,对中国而言明年的八大任务就是要解决短期的棘手问题,同时一些扩大内需方面的举措却是需要多方面的改革配套,并非短期之力能解决的。

而在一些券商的解读中就提到,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创新、消费和安全提得明显多了。

**十四五起步年,防止政策断崖**

尽管作为十三五规划的收官年,中国在疫情之下仍完成了预定目标;但对于十四五(2021-2025年)的开局年,如何防范政策出现断崖,平稳适度退出时又不会导致经济的大幅波动,显然也是对明年中国宏观调控能力的大考。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就提到,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各项工作部署将围绕规划建议展开。对于市场比较关注的短期宏观政策,尽管提到要稳定宏观杠杆率,但也强调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因此政策部门会相机抉择,综合评估之后考虑政策推出时机和力度,防止抗疫成果打折扣。近期信用债违约事件也使得决策层在考虑政策退出时更加谨慎。

在王军看来,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相较以往多了可持续性的提法,表明宏观政策不仅要逆周期调节,同时还要跨周期调节,也要更注重政策的可持续性。

而持续数年的大规模减税降税显然也不具可持续性。前述官员就提到,此次对减税降费的表述是完善政策,而不是继续实施,这也意味着财政吃紧的状态下继续大规模的减税降费难以为继。积极财政有要所为有所不为,要在化解地方政府债务、确保国家重大战略支出等方面有所作为。

“调子定了,任务明确了,关键是怎么执行怎么落地,这才是真正的考验,明年的日子未必就比今年好过。”该位不具名的官员称。■ 

又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大城市病”开药方 发展租赁市场着墨多
宿泱韫

“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是中国十四五发展的重点之一,但“大城市病”不时爆发,已成为当下痛点,今年深圳等热点城市房价攀升、买彩票式打新,长租公寓“雷声滚滚”,即是例证;而最高决策层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做出回应,首次提出“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并大篇幅聚焦租赁市场发展。

会议重申了房住不炒、因地制宜,但与之前政治局会议及去年经济工作会议不同的是,此次还列出了如何发展租赁市场的诸多细节,如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探索企事业单位自建租赁住房、整顿租赁市场秩序等,凸显决策层对解决民生问题的重视。

“房地产时隔两年再次列入重点工作,剑指大城市住房问题。”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朱振鑫点评称,去年和前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只是强调房住不炒,更没有把房地产单独列入重点工作,今年重新列入重点任务,原因很简单,因为房地产又闹心了。

他称,长租公寓“蛋壳”之类的问题在大城市住房市场出现,下一步会加大力度规范,但这和大多数城市无关,整体的房地产政策依然是中性偏严,更不会刺激。

“用了大量篇幅讲述发展租赁市场的问题,显示未来租赁将成为解决大城市居住问题的主要方向。”中原地产研究总监刘渊表示,让新移民能够住的下来,也是维持大城市发展活力的基础。

他指出,参照国外经验,加强管理、设置租金控制都是必要的手段,但国内租赁市场租金回报率低,投资回收周期长,现状是个人业主散租为主。如果要规范发展,靠企业运行盈利压力太大,未来可能要在在机制上改革,而会议涉及这些机制的调整方向,比如国企民企、集体土地、税收等。

周五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明年要抓好的八大重点任务,第七项即“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会议称,住房问题关系民生福祉。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要高度重视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

土地供应“要向租赁住房建设倾斜”,单列租赁住房用地计划,探索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和企事业单位自有闲置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国有和民营企业都要发挥功能作用。要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整顿租赁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对租金水平进行合理调控。

对比2019年经济工作会议,当时称要加大城市困难群众住房保障工作,加强城市更新和存量住房改造提升,做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大力发展租赁住房。此次会议显然在发展租赁住房方面做出了更全面更细节的表述。

**大城市住房问题**

尽管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的黑天鹅,但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韧性依在,很快走出疫情影响,局部地区甚至出现过热市况,而进入下半年长租公寓爆雷引发诸多社会问题亦备受关注。

贝壳研究院首席分析师许小乐表示,今年局部城市如深圳等大城市住房供需矛盾进一步激化,房价出现明显上涨,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人口流入形成阻滞作用,不利于城市发展,所以将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提升到重要战略地位上来。

他称,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要注重“因地制宜、多策并举”。总结2020年下半年以来多地房地产调控政策,政策工具不仅仅是对需求端的限制,也增加了增加住宅用地供应,建设人才房、租赁房等供给端的政策以及促进区域协同发展等政策以平抑房地产市场波动。

他并指出,报告中明确了逐步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会加快租赁市场赋权的细则落地,有利于租赁市场制度的完善,真正将租赁作为一种长期居住选择。同时,集租房则会成为未来“租赁社区”的新形态,租赁市场的监管将制度化、常态化。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则表示,要关注住房市场制度化改革对地产市场带来的持续性影响。“房住不炒”将通过土地市场制度化改革逐步确定,而非行政性手段。

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租房空置率抬升,也让长租公寓公司再遭资金链压力,轻则要求自愿降价、被强制解约,重则爆雷、跑路,而围绕蛋壳公寓要破产的传言将长租公寓再度推上风口浪尖。

深圳楼市在715重磅调控后的短暂平静后,出现火热的“代持打新”。在监管层强调房地产是现阶段中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当下,依然让人质疑:当地究竟是“房住不炒”,还是“房炒不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