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紧张之际,中国加大了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以加快国内市场改革,并使华尔街机构有更大动力游说美国政府缓和两国关系。



 | 米强 新加坡 , 托马斯•黑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不久前,中国高级金融官员与华尔街的银行家坐下来召开了一场电话会议。此前一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刚刚宣布一项新举措,旨在挫败中方的所谓“窃取”美国技术的努力。

中美金融圆桌会议(China-US Financial Roundtable)在两年前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贸易紧张不断加剧之际设立。一位与会者表示,它曾经是一个相当“宽泛”的论坛,旨在“增进善意”,加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金融一体化。

但据听取讨论情况介绍的四名消息人士透露,10月16日召开的这次论坛,还突显出中美关系中一个罕见的积极方面:金融。眼下,北京方面正在尝试加快市场改革,吸引外资。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今年头8个月,外国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在岸债券总额同比增长逾20%,至2.8万亿元人民币(合4210亿美元)。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在今年所有中国政府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的购买交易中,外国投资者占约12%。

另外,最近几个月,包括贝莱德(BlackRock)、花旗集团(Citigroup)、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在内的华尔街金融机构都已获准在华扩大业务。

这一波增加的资金流和监管批准,加上其他地区央行纷纷采取宽松政策,推动支撑全球投资组合配置的债券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10年期中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3.18%,而美国为0.8%。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区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表示:“资金正开始涌入中国,因为它们正在寻找这种收益。这真是历史上一个有意思的时刻——中国打开了大门,而世界其他国家却陷入困境。”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金融体系专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补充称:“经济需求无疑正在压倒政治担忧。最终,不管政客们怎么说,私人资本和私人金融机构都将更多地对经济激励做出回应。”

业内高管表示,北京方面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地缘政治方面担忧的推动。一家大型全球基金管理公司的驻华高管表示:“中国希望在两国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先发制人,防止美国可能实施的金融制裁。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会看到一阵开放浪潮。如果你融入全球金融市场,并通过向外国参与者开放来加速融合,那么你就可以削弱美国的手段。”

上述高管补充称,华尔街在华开展的业务越多,美国投行界就越有动力游说特朗普政府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自2018年9月以来参加过该论坛的华尔街机构包括黑石(Blackstone)、Citadel、富达(Fidelity)、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两周前举行的此次会议原计划今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但因新冠疫情推迟。

美方与会者表示,他们已明确告诉中方与会者,特朗普煽动的反华情绪具有广泛基础,而且即使他在下月的大选中败给乔•拜登(Joe Biden),这种情绪也不会消失。

中国官员私下表示,他们只是在加速一项着眼于本国市场需求的长期议程。

与会者表示,此次圆桌会议包括技术性市场改革和更广泛中美关系的讨论。演讲嘉宾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汉学家陆克文(Kevin Rudd),以及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亚洲安全问题顾问杰弗里•巴德(Jeffrey Bader)。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扩大金融开放将有助于监管机构应对重大挑战。这些挑战包括国内许多公司治理不佳、金融行业缺乏创新以及监管制度不完善。这名官员说:“我们希望引入外国参与者将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

前述基金管理公司高管补充称,这些目标、以及北京方面提高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相对于美元的吸引力的长期目标,“仅仅依靠中国央行是不可能实现的——它需要像摩根大通、贝莱德和先锋集团(Vanguard)这样的公司才能成功。”

在中国之外,人民币仅占央行储备的3%左右,而美元、欧元和日元分别占到62%、20%和5.7%。

从外国投资者的角度看,中国债券市场已变得大到不容忽视,尤其是考虑到它能供更高的收益率。

20年来,中国在岸债券市场增长了60倍,达到约14万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但外国投资者持有量依然不足。摩根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估计,近年来海外投资者所持在岸政府债券比例已从2%升至9%,但仍远低于外国投资者在亚洲其他市场通常持有的15%至30%。

上月,中国政府债券被纳入全球最重要的债券指数之一,为约14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铺平了道路。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固定收益主管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说:“如果你看到一个像中国这样正在开放的大型市场,你不会希望等到所有人都投资了再投资,你希望自己成为第一个投资的人。

“坦白说,即便特朗普连任……这些是有较长时间跨度的机构性资本流动。他们的眼光超越了短期不确定性。”

孙昱、俱菲(Sherry Fei Ju)、吉密欧(Jamil Anderlini)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与华尔街加强联系

发布日期:2020-10-27 19:31
中美关系紧张之际,中国加大了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以加快国内市场改革,并使华尔街机构有更大动力游说美国政府缓和两国关系。



 | 米强 新加坡 , 托马斯•黑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不久前,中国高级金融官员与华尔街的银行家坐下来召开了一场电话会议。此前一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刚刚宣布一项新举措,旨在挫败中方的所谓“窃取”美国技术的努力。

中美金融圆桌会议(China-US Financial Roundtable)在两年前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贸易紧张不断加剧之际设立。一位与会者表示,它曾经是一个相当“宽泛”的论坛,旨在“增进善意”,加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金融一体化。

但据听取讨论情况介绍的四名消息人士透露,10月16日召开的这次论坛,还突显出中美关系中一个罕见的积极方面:金融。眼下,北京方面正在尝试加快市场改革,吸引外资。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今年头8个月,外国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在岸债券总额同比增长逾20%,至2.8万亿元人民币(合4210亿美元)。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在今年所有中国政府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的购买交易中,外国投资者占约12%。

另外,最近几个月,包括贝莱德(BlackRock)、花旗集团(Citigroup)、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在内的华尔街金融机构都已获准在华扩大业务。

这一波增加的资金流和监管批准,加上其他地区央行纷纷采取宽松政策,推动支撑全球投资组合配置的债券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10年期中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3.18%,而美国为0.8%。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区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表示:“资金正开始涌入中国,因为它们正在寻找这种收益。这真是历史上一个有意思的时刻——中国打开了大门,而世界其他国家却陷入困境。”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金融体系专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补充称:“经济需求无疑正在压倒政治担忧。最终,不管政客们怎么说,私人资本和私人金融机构都将更多地对经济激励做出回应。”

业内高管表示,北京方面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地缘政治方面担忧的推动。一家大型全球基金管理公司的驻华高管表示:“中国希望在两国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先发制人,防止美国可能实施的金融制裁。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会看到一阵开放浪潮。如果你融入全球金融市场,并通过向外国参与者开放来加速融合,那么你就可以削弱美国的手段。”

上述高管补充称,华尔街在华开展的业务越多,美国投行界就越有动力游说特朗普政府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自2018年9月以来参加过该论坛的华尔街机构包括黑石(Blackstone)、Citadel、富达(Fidelity)、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两周前举行的此次会议原计划今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但因新冠疫情推迟。

美方与会者表示,他们已明确告诉中方与会者,特朗普煽动的反华情绪具有广泛基础,而且即使他在下月的大选中败给乔•拜登(Joe Biden),这种情绪也不会消失。

中国官员私下表示,他们只是在加速一项着眼于本国市场需求的长期议程。

与会者表示,此次圆桌会议包括技术性市场改革和更广泛中美关系的讨论。演讲嘉宾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汉学家陆克文(Kevin Rudd),以及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亚洲安全问题顾问杰弗里•巴德(Jeffrey Bader)。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扩大金融开放将有助于监管机构应对重大挑战。这些挑战包括国内许多公司治理不佳、金融行业缺乏创新以及监管制度不完善。这名官员说:“我们希望引入外国参与者将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

前述基金管理公司高管补充称,这些目标、以及北京方面提高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相对于美元的吸引力的长期目标,“仅仅依靠中国央行是不可能实现的——它需要像摩根大通、贝莱德和先锋集团(Vanguard)这样的公司才能成功。”

在中国之外,人民币仅占央行储备的3%左右,而美元、欧元和日元分别占到62%、20%和5.7%。

从外国投资者的角度看,中国债券市场已变得大到不容忽视,尤其是考虑到它能供更高的收益率。

20年来,中国在岸债券市场增长了60倍,达到约14万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但外国投资者持有量依然不足。摩根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估计,近年来海外投资者所持在岸政府债券比例已从2%升至9%,但仍远低于外国投资者在亚洲其他市场通常持有的15%至30%。

上月,中国政府债券被纳入全球最重要的债券指数之一,为约14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铺平了道路。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固定收益主管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说:“如果你看到一个像中国这样正在开放的大型市场,你不会希望等到所有人都投资了再投资,你希望自己成为第一个投资的人。

“坦白说,即便特朗普连任……这些是有较长时间跨度的机构性资本流动。他们的眼光超越了短期不确定性。”

孙昱、俱菲(Sherry Fei Ju)、吉密欧(Jamil Anderlini)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美关系紧张之际,中国加大了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以加快国内市场改革,并使华尔街机构有更大动力游说美国政府缓和两国关系。



 | 米强 新加坡 , 托马斯•黑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不久前,中国高级金融官员与华尔街的银行家坐下来召开了一场电话会议。此前一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刚刚宣布一项新举措,旨在挫败中方的所谓“窃取”美国技术的努力。

中美金融圆桌会议(China-US Financial Roundtable)在两年前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贸易紧张不断加剧之际设立。一位与会者表示,它曾经是一个相当“宽泛”的论坛,旨在“增进善意”,加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金融一体化。

但据听取讨论情况介绍的四名消息人士透露,10月16日召开的这次论坛,还突显出中美关系中一个罕见的积极方面:金融。眼下,北京方面正在尝试加快市场改革,吸引外资。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今年头8个月,外国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在岸债券总额同比增长逾20%,至2.8万亿元人民币(合4210亿美元)。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在今年所有中国政府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的购买交易中,外国投资者占约12%。

另外,最近几个月,包括贝莱德(BlackRock)、花旗集团(Citigroup)、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在内的华尔街金融机构都已获准在华扩大业务。

这一波增加的资金流和监管批准,加上其他地区央行纷纷采取宽松政策,推动支撑全球投资组合配置的债券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10年期中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3.18%,而美国为0.8%。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区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表示:“资金正开始涌入中国,因为它们正在寻找这种收益。这真是历史上一个有意思的时刻——中国打开了大门,而世界其他国家却陷入困境。”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金融体系专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补充称:“经济需求无疑正在压倒政治担忧。最终,不管政客们怎么说,私人资本和私人金融机构都将更多地对经济激励做出回应。”

业内高管表示,北京方面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地缘政治方面担忧的推动。一家大型全球基金管理公司的驻华高管表示:“中国希望在两国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先发制人,防止美国可能实施的金融制裁。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会看到一阵开放浪潮。如果你融入全球金融市场,并通过向外国参与者开放来加速融合,那么你就可以削弱美国的手段。”

上述高管补充称,华尔街在华开展的业务越多,美国投行界就越有动力游说特朗普政府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自2018年9月以来参加过该论坛的华尔街机构包括黑石(Blackstone)、Citadel、富达(Fidelity)、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两周前举行的此次会议原计划今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但因新冠疫情推迟。

美方与会者表示,他们已明确告诉中方与会者,特朗普煽动的反华情绪具有广泛基础,而且即使他在下月的大选中败给乔•拜登(Joe Biden),这种情绪也不会消失。

中国官员私下表示,他们只是在加速一项着眼于本国市场需求的长期议程。

与会者表示,此次圆桌会议包括技术性市场改革和更广泛中美关系的讨论。演讲嘉宾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汉学家陆克文(Kevin Rudd),以及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亚洲安全问题顾问杰弗里•巴德(Jeffrey Bader)。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扩大金融开放将有助于监管机构应对重大挑战。这些挑战包括国内许多公司治理不佳、金融行业缺乏创新以及监管制度不完善。这名官员说:“我们希望引入外国参与者将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

前述基金管理公司高管补充称,这些目标、以及北京方面提高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相对于美元的吸引力的长期目标,“仅仅依靠中国央行是不可能实现的——它需要像摩根大通、贝莱德和先锋集团(Vanguard)这样的公司才能成功。”

在中国之外,人民币仅占央行储备的3%左右,而美元、欧元和日元分别占到62%、20%和5.7%。

从外国投资者的角度看,中国债券市场已变得大到不容忽视,尤其是考虑到它能供更高的收益率。

20年来,中国在岸债券市场增长了60倍,达到约14万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但外国投资者持有量依然不足。摩根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估计,近年来海外投资者所持在岸政府债券比例已从2%升至9%,但仍远低于外国投资者在亚洲其他市场通常持有的15%至30%。

上月,中国政府债券被纳入全球最重要的债券指数之一,为约14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铺平了道路。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固定收益主管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说:“如果你看到一个像中国这样正在开放的大型市场,你不会希望等到所有人都投资了再投资,你希望自己成为第一个投资的人。

“坦白说,即便特朗普连任……这些是有较长时间跨度的机构性资本流动。他们的眼光超越了短期不确定性。”

孙昱、俱菲(Sherry Fei Ju)、吉密欧(Jamil Anderlini)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与华尔街加强联系

发布日期:2020-10-27 19:31
中美关系紧张之际,中国加大了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以加快国内市场改革,并使华尔街机构有更大动力游说美国政府缓和两国关系。



 | 米强 新加坡 , 托马斯•黑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不久前,中国高级金融官员与华尔街的银行家坐下来召开了一场电话会议。此前一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刚刚宣布一项新举措,旨在挫败中方的所谓“窃取”美国技术的努力。

中美金融圆桌会议(China-US Financial Roundtable)在两年前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贸易紧张不断加剧之际设立。一位与会者表示,它曾经是一个相当“宽泛”的论坛,旨在“增进善意”,加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金融一体化。

但据听取讨论情况介绍的四名消息人士透露,10月16日召开的这次论坛,还突显出中美关系中一个罕见的积极方面:金融。眼下,北京方面正在尝试加快市场改革,吸引外资。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今年头8个月,外国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在岸债券总额同比增长逾20%,至2.8万亿元人民币(合4210亿美元)。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在今年所有中国政府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的购买交易中,外国投资者占约12%。

另外,最近几个月,包括贝莱德(BlackRock)、花旗集团(Citigroup)、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在内的华尔街金融机构都已获准在华扩大业务。

这一波增加的资金流和监管批准,加上其他地区央行纷纷采取宽松政策,推动支撑全球投资组合配置的债券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10年期中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3.18%,而美国为0.8%。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区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表示:“资金正开始涌入中国,因为它们正在寻找这种收益。这真是历史上一个有意思的时刻——中国打开了大门,而世界其他国家却陷入困境。”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金融体系专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补充称:“经济需求无疑正在压倒政治担忧。最终,不管政客们怎么说,私人资本和私人金融机构都将更多地对经济激励做出回应。”

业内高管表示,北京方面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地缘政治方面担忧的推动。一家大型全球基金管理公司的驻华高管表示:“中国希望在两国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先发制人,防止美国可能实施的金融制裁。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会看到一阵开放浪潮。如果你融入全球金融市场,并通过向外国参与者开放来加速融合,那么你就可以削弱美国的手段。”

上述高管补充称,华尔街在华开展的业务越多,美国投行界就越有动力游说特朗普政府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自2018年9月以来参加过该论坛的华尔街机构包括黑石(Blackstone)、Citadel、富达(Fidelity)、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两周前举行的此次会议原计划今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但因新冠疫情推迟。

美方与会者表示,他们已明确告诉中方与会者,特朗普煽动的反华情绪具有广泛基础,而且即使他在下月的大选中败给乔•拜登(Joe Biden),这种情绪也不会消失。

中国官员私下表示,他们只是在加速一项着眼于本国市场需求的长期议程。

与会者表示,此次圆桌会议包括技术性市场改革和更广泛中美关系的讨论。演讲嘉宾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汉学家陆克文(Kevin Rudd),以及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亚洲安全问题顾问杰弗里•巴德(Jeffrey Bader)。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扩大金融开放将有助于监管机构应对重大挑战。这些挑战包括国内许多公司治理不佳、金融行业缺乏创新以及监管制度不完善。这名官员说:“我们希望引入外国参与者将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

前述基金管理公司高管补充称,这些目标、以及北京方面提高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相对于美元的吸引力的长期目标,“仅仅依靠中国央行是不可能实现的——它需要像摩根大通、贝莱德和先锋集团(Vanguard)这样的公司才能成功。”

在中国之外,人民币仅占央行储备的3%左右,而美元、欧元和日元分别占到62%、20%和5.7%。

从外国投资者的角度看,中国债券市场已变得大到不容忽视,尤其是考虑到它能供更高的收益率。

20年来,中国在岸债券市场增长了60倍,达到约14万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但外国投资者持有量依然不足。摩根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估计,近年来海外投资者所持在岸政府债券比例已从2%升至9%,但仍远低于外国投资者在亚洲其他市场通常持有的15%至30%。

上月,中国政府债券被纳入全球最重要的债券指数之一,为约14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铺平了道路。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固定收益主管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说:“如果你看到一个像中国这样正在开放的大型市场,你不会希望等到所有人都投资了再投资,你希望自己成为第一个投资的人。

“坦白说,即便特朗普连任……这些是有较长时间跨度的机构性资本流动。他们的眼光超越了短期不确定性。”

孙昱、俱菲(Sherry Fei Ju)、吉密欧(Jamil Anderlini)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美关系紧张之际,中国加大了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以加快国内市场改革,并使华尔街机构有更大动力游说美国政府缓和两国关系。



 | 米强 新加坡 , 托马斯•黑尔 ,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不久前,中国高级金融官员与华尔街的银行家坐下来召开了一场电话会议。此前一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刚刚宣布一项新举措,旨在挫败中方的所谓“窃取”美国技术的努力。

中美金融圆桌会议(China-US Financial Roundtable)在两年前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贸易紧张不断加剧之际设立。一位与会者表示,它曾经是一个相当“宽泛”的论坛,旨在“增进善意”,加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金融一体化。

但据听取讨论情况介绍的四名消息人士透露,10月16日召开的这次论坛,还突显出中美关系中一个罕见的积极方面:金融。眼下,北京方面正在尝试加快市场改革,吸引外资。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今年头8个月,外国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在岸债券总额同比增长逾20%,至2.8万亿元人民币(合4210亿美元)。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在今年所有中国政府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的购买交易中,外国投资者占约12%。

另外,最近几个月,包括贝莱德(BlackRock)、花旗集团(Citigroup)、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在内的华尔街金融机构都已获准在华扩大业务。

这一波增加的资金流和监管批准,加上其他地区央行纷纷采取宽松政策,推动支撑全球投资组合配置的债券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10年期中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3.18%,而美国为0.8%。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区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表示:“资金正开始涌入中国,因为它们正在寻找这种收益。这真是历史上一个有意思的时刻——中国打开了大门,而世界其他国家却陷入困境。”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金融体系专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补充称:“经济需求无疑正在压倒政治担忧。最终,不管政客们怎么说,私人资本和私人金融机构都将更多地对经济激励做出回应。”

业内高管表示,北京方面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地缘政治方面担忧的推动。一家大型全球基金管理公司的驻华高管表示:“中国希望在两国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先发制人,防止美国可能实施的金融制裁。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会看到一阵开放浪潮。如果你融入全球金融市场,并通过向外国参与者开放来加速融合,那么你就可以削弱美国的手段。”

上述高管补充称,华尔街在华开展的业务越多,美国投行界就越有动力游说特朗普政府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自2018年9月以来参加过该论坛的华尔街机构包括黑石(Blackstone)、Citadel、富达(Fidelity)、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两周前举行的此次会议原计划今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但因新冠疫情推迟。

美方与会者表示,他们已明确告诉中方与会者,特朗普煽动的反华情绪具有广泛基础,而且即使他在下月的大选中败给乔•拜登(Joe Biden),这种情绪也不会消失。

中国官员私下表示,他们只是在加速一项着眼于本国市场需求的长期议程。

与会者表示,此次圆桌会议包括技术性市场改革和更广泛中美关系的讨论。演讲嘉宾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汉学家陆克文(Kevin Rudd),以及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亚洲安全问题顾问杰弗里•巴德(Jeffrey Bader)。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扩大金融开放将有助于监管机构应对重大挑战。这些挑战包括国内许多公司治理不佳、金融行业缺乏创新以及监管制度不完善。这名官员说:“我们希望引入外国参与者将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

前述基金管理公司高管补充称,这些目标、以及北京方面提高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相对于美元的吸引力的长期目标,“仅仅依靠中国央行是不可能实现的——它需要像摩根大通、贝莱德和先锋集团(Vanguard)这样的公司才能成功。”

在中国之外,人民币仅占央行储备的3%左右,而美元、欧元和日元分别占到62%、20%和5.7%。

从外国投资者的角度看,中国债券市场已变得大到不容忽视,尤其是考虑到它能供更高的收益率。

20年来,中国在岸债券市场增长了60倍,达到约14万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但外国投资者持有量依然不足。摩根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估计,近年来海外投资者所持在岸政府债券比例已从2%升至9%,但仍远低于外国投资者在亚洲其他市场通常持有的15%至30%。

上月,中国政府债券被纳入全球最重要的债券指数之一,为约14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铺平了道路。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固定收益主管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说:“如果你看到一个像中国这样正在开放的大型市场,你不会希望等到所有人都投资了再投资,你希望自己成为第一个投资的人。

“坦白说,即便特朗普连任……这些是有较长时间跨度的机构性资本流动。他们的眼光超越了短期不确定性。”

孙昱、俱菲(Sherry Fei Ju)、吉密欧(Jamil Anderlini)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