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OR--商业新媒体

在努力向全世界提供新冠疫苗以应对疫情的行动中,辉瑞董事长暨行政总裁艾伯乐是责任最重大者之一。日前,他接受了彭博社主编米思维(John Micklethwait)的访问,提及新冠病毒变种、疫苗剂量以及特朗普政府与拜登政府的不同之处等话题。

对于新冠病毒的变种,我们应否感到紧张?


艾伯乐:我们不应该紧张,但我们需要有所准备。目前,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建立一个非常完善的监测网络,确保每当有新变种出现时,我们都至少能在实验室里检验我们的疫苗对新变种病毒是否有效。

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讨论过,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令我们的疫苗失效的变种病毒。当时我们就著手建立了一个能让我们非常迅速地进行开发的流程。现在我们开始执行这个流程。

我之前采访过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他说,及时接种第二剂疫苗尤其重要,因为它对新变种病毒有明显作用。你同意吗?

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我想补充一下,不论发生什么,你都需要在各种研究结果建议的时间范围内接种你的第二剂疫苗。我们的研究结果建议在19至42天内接种第二剂。在这个时间范围以内,疫苗可以发挥作用。超过这个范围会有失效的风险。

新冠疫苗今后会变成像流感疫苗一样每年都要接种吗?


我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你两个月之前这么问,我会说有这种可能。现在我认为有更大的可能。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新冠病毒似乎有可能长期盘踞不退。与此同时,我们似乎也拥有让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的手段。这意味著它不至于严重干扰我们的生活或经济。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早前辉瑞表示其交付的每瓶疫苗有足够6剂的剂量,而之前的说法一直是足够5剂的剂量。你可以跟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这在计算方面会带来哪些变化?

我们对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并不意外。因为疫苗由我们负责灌装,当时我们就知道这点。只不过我们研究时的结论是每瓶疫苗足够接种5剂。我们申请疫苗上市时,还没有数据支持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当时我们问欧洲政府,“你们可以再等几个星期吗?那样我们就可以申请每瓶用作接种6剂。”他们回答说,“不,你们应该现在就申请,然后等你们得到有关数据,再提交给我们。”得到有关数据后,我们不仅提供给了欧洲政府,也给了所有监管部门。这很重要,因为之前每瓶疫苗都有1剂的份量被浪费,就这样留在疫苗瓶里被扔掉。现在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有关人员会接到指令,要求他们从每瓶疫苗里抽取第6剂药水。我们已经确认了36种市面有售的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它们全都可以做到这件事。

欧盟为了得到足够的疫苗而发生争执。德国卫生部长已在考虑实施出口禁令。辉瑞以及其他在欧洲生产疫苗的製药公司将不得向欧盟以外地区出口这些疫苗。对此你们有何回应?

我认为,哪怕只是暗示有人可以禁止出口某种疫苗都不是个好主意。不要忘记,大部份生产这些疫苗的原料来自其他国家。如果有人开始禁止出口,其他国家又会怎样回应呢?那将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对欧洲不会有好处。

我们现时与欧盟委员会及各成员国合作努力大幅提高产能。我们已经宣布一个可靠的计划,今年将生产超过20亿剂疫苗。我理解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某种有可能重启经济并拯救生命的东西。同时,我也建议大家保持耐心,以便我们能完成工作,为所有人提供疫苗。气氛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仍有恐惧。所以,还是等这些舆论平静下来。各位,请让我们完成我们的工作。

还需要多久才能让辉瑞的疫苗不必存放在极度低温的环境里?

我们目前正在研究不同存放疫苗的方法。冷冻乾燥法是其中之一,原理是将疫苗制成可以加水稀释还原的粉末。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接近完成,今年上半年我们就会开始进行人体试验。

你们与拜登政府打交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有哪些主要的不同?

先此声明,我不想选边站。不过的确有明显的不同。现任总统很相信科学、以科学为导向。而前总统特朗普更相信直觉。对于疫苗而言,由于科学的複杂性,靠直觉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相信上届政府在采取行动帮助美国人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新政府的人似乎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想谈谈那些对接种疫苗感到担心的人。你们如何对抗这种忧虑?你会否认为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


不,我认为这是所有人的责任。它是像你这样的记者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位科学家的责任。我想对害怕打疫苗的人说,我们要明白是否接种疫苗的决定,影响的不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其他人的生命,而且很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挚爱的生命,因为这危害与他们来往最多的人。如果你不接种疫苗,就会成为容许病毒複製和传播的一环。在决定不接种疫苗前请三思而行,不要让恐惧阻碍自己。

据我所知,你们参与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成立的、旨在确保公平分配疫苗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对于认为富裕国家能够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将不能的说法,你是否非常担心?这不仅从道义上而言非常糟糕,而且也为产生病毒新变种提供了某种滋生土壤。

疫情下,你和你的邻居实际上共处同一个病毒环境,你们受到的保护程度是一样的。不让所谓的富裕国家充份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不获分发疫苗的情况发生是极其重要的。这不仅因为那种局面将对贫困国家构成威胁——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这涉及到尊严的问题。我们需要让每一个人都平等地拥有获得疫苗的机会。辉瑞将以非牟利为基础,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

不管怎么说,美国的形势都非常严重。现在美国的主要问题似乎是它的卫生体系不善于应对大规模疫情。如果你处于拜登的位置上,试图改变这个卫生体系的话,你会做些什么呢?


我认为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譬如不戴口罩成了一种政治声明,这对死亡人数增加负有很大责任。但我相信,新冠疫情带给我们的重大教训之一,是私营领域通过运用科学所发挥出的巨大威力。在疫情初期,私营领域和医疗保健行业解决了呼吸机(短缺)的问题。医疗卫生行业在破纪录的极短时间内研究出检测方法,然后是治疗方法,再然后是现在的疫苗。这些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

将来,在疫苗开发方面是否应该有一个类似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二战时期研发原子弹的大型军事工程),让所有国家一起合作的计划?这可行吗?

这并不是靠大家说“让我们一起坐下来工作吧”,就能做到。首先要有一些互相了解的团队,他们应该有基本的架构,某些情况下他们还要相互竞争,因为竞争非常有益。这次疫情期间,不同公司之间有大量的合作。监管机构、学术组织和私营领域之间都有大量合作。所以,我们应该著眼于认清过去做得正确的事,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光大,而做得不对的则应摒弃。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专访辉瑞掌门人艾伯乐

发布日期:2021-02-22 10:19
摘要: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OR--商业新媒体

在努力向全世界提供新冠疫苗以应对疫情的行动中,辉瑞董事长暨行政总裁艾伯乐是责任最重大者之一。日前,他接受了彭博社主编米思维(John Micklethwait)的访问,提及新冠病毒变种、疫苗剂量以及特朗普政府与拜登政府的不同之处等话题。

对于新冠病毒的变种,我们应否感到紧张?


艾伯乐:我们不应该紧张,但我们需要有所准备。目前,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建立一个非常完善的监测网络,确保每当有新变种出现时,我们都至少能在实验室里检验我们的疫苗对新变种病毒是否有效。

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讨论过,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令我们的疫苗失效的变种病毒。当时我们就著手建立了一个能让我们非常迅速地进行开发的流程。现在我们开始执行这个流程。

我之前采访过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他说,及时接种第二剂疫苗尤其重要,因为它对新变种病毒有明显作用。你同意吗?

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我想补充一下,不论发生什么,你都需要在各种研究结果建议的时间范围内接种你的第二剂疫苗。我们的研究结果建议在19至42天内接种第二剂。在这个时间范围以内,疫苗可以发挥作用。超过这个范围会有失效的风险。

新冠疫苗今后会变成像流感疫苗一样每年都要接种吗?


我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你两个月之前这么问,我会说有这种可能。现在我认为有更大的可能。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新冠病毒似乎有可能长期盘踞不退。与此同时,我们似乎也拥有让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的手段。这意味著它不至于严重干扰我们的生活或经济。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早前辉瑞表示其交付的每瓶疫苗有足够6剂的剂量,而之前的说法一直是足够5剂的剂量。你可以跟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这在计算方面会带来哪些变化?

我们对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并不意外。因为疫苗由我们负责灌装,当时我们就知道这点。只不过我们研究时的结论是每瓶疫苗足够接种5剂。我们申请疫苗上市时,还没有数据支持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当时我们问欧洲政府,“你们可以再等几个星期吗?那样我们就可以申请每瓶用作接种6剂。”他们回答说,“不,你们应该现在就申请,然后等你们得到有关数据,再提交给我们。”得到有关数据后,我们不仅提供给了欧洲政府,也给了所有监管部门。这很重要,因为之前每瓶疫苗都有1剂的份量被浪费,就这样留在疫苗瓶里被扔掉。现在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有关人员会接到指令,要求他们从每瓶疫苗里抽取第6剂药水。我们已经确认了36种市面有售的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它们全都可以做到这件事。

欧盟为了得到足够的疫苗而发生争执。德国卫生部长已在考虑实施出口禁令。辉瑞以及其他在欧洲生产疫苗的製药公司将不得向欧盟以外地区出口这些疫苗。对此你们有何回应?

我认为,哪怕只是暗示有人可以禁止出口某种疫苗都不是个好主意。不要忘记,大部份生产这些疫苗的原料来自其他国家。如果有人开始禁止出口,其他国家又会怎样回应呢?那将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对欧洲不会有好处。

我们现时与欧盟委员会及各成员国合作努力大幅提高产能。我们已经宣布一个可靠的计划,今年将生产超过20亿剂疫苗。我理解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某种有可能重启经济并拯救生命的东西。同时,我也建议大家保持耐心,以便我们能完成工作,为所有人提供疫苗。气氛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仍有恐惧。所以,还是等这些舆论平静下来。各位,请让我们完成我们的工作。

还需要多久才能让辉瑞的疫苗不必存放在极度低温的环境里?

我们目前正在研究不同存放疫苗的方法。冷冻乾燥法是其中之一,原理是将疫苗制成可以加水稀释还原的粉末。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接近完成,今年上半年我们就会开始进行人体试验。

你们与拜登政府打交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有哪些主要的不同?

先此声明,我不想选边站。不过的确有明显的不同。现任总统很相信科学、以科学为导向。而前总统特朗普更相信直觉。对于疫苗而言,由于科学的複杂性,靠直觉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相信上届政府在采取行动帮助美国人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新政府的人似乎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想谈谈那些对接种疫苗感到担心的人。你们如何对抗这种忧虑?你会否认为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


不,我认为这是所有人的责任。它是像你这样的记者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位科学家的责任。我想对害怕打疫苗的人说,我们要明白是否接种疫苗的决定,影响的不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其他人的生命,而且很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挚爱的生命,因为这危害与他们来往最多的人。如果你不接种疫苗,就会成为容许病毒複製和传播的一环。在决定不接种疫苗前请三思而行,不要让恐惧阻碍自己。

据我所知,你们参与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成立的、旨在确保公平分配疫苗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对于认为富裕国家能够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将不能的说法,你是否非常担心?这不仅从道义上而言非常糟糕,而且也为产生病毒新变种提供了某种滋生土壤。

疫情下,你和你的邻居实际上共处同一个病毒环境,你们受到的保护程度是一样的。不让所谓的富裕国家充份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不获分发疫苗的情况发生是极其重要的。这不仅因为那种局面将对贫困国家构成威胁——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这涉及到尊严的问题。我们需要让每一个人都平等地拥有获得疫苗的机会。辉瑞将以非牟利为基础,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

不管怎么说,美国的形势都非常严重。现在美国的主要问题似乎是它的卫生体系不善于应对大规模疫情。如果你处于拜登的位置上,试图改变这个卫生体系的话,你会做些什么呢?


我认为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譬如不戴口罩成了一种政治声明,这对死亡人数增加负有很大责任。但我相信,新冠疫情带给我们的重大教训之一,是私营领域通过运用科学所发挥出的巨大威力。在疫情初期,私营领域和医疗保健行业解决了呼吸机(短缺)的问题。医疗卫生行业在破纪录的极短时间内研究出检测方法,然后是治疗方法,再然后是现在的疫苗。这些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

将来,在疫苗开发方面是否应该有一个类似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二战时期研发原子弹的大型军事工程),让所有国家一起合作的计划?这可行吗?

这并不是靠大家说“让我们一起坐下来工作吧”,就能做到。首先要有一些互相了解的团队,他们应该有基本的架构,某些情况下他们还要相互竞争,因为竞争非常有益。这次疫情期间,不同公司之间有大量的合作。监管机构、学术组织和私营领域之间都有大量合作。所以,我们应该著眼于认清过去做得正确的事,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光大,而做得不对的则应摒弃。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OR--商业新媒体

在努力向全世界提供新冠疫苗以应对疫情的行动中,辉瑞董事长暨行政总裁艾伯乐是责任最重大者之一。日前,他接受了彭博社主编米思维(John Micklethwait)的访问,提及新冠病毒变种、疫苗剂量以及特朗普政府与拜登政府的不同之处等话题。

对于新冠病毒的变种,我们应否感到紧张?


艾伯乐:我们不应该紧张,但我们需要有所准备。目前,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建立一个非常完善的监测网络,确保每当有新变种出现时,我们都至少能在实验室里检验我们的疫苗对新变种病毒是否有效。

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讨论过,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令我们的疫苗失效的变种病毒。当时我们就著手建立了一个能让我们非常迅速地进行开发的流程。现在我们开始执行这个流程。

我之前采访过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他说,及时接种第二剂疫苗尤其重要,因为它对新变种病毒有明显作用。你同意吗?

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我想补充一下,不论发生什么,你都需要在各种研究结果建议的时间范围内接种你的第二剂疫苗。我们的研究结果建议在19至42天内接种第二剂。在这个时间范围以内,疫苗可以发挥作用。超过这个范围会有失效的风险。

新冠疫苗今后会变成像流感疫苗一样每年都要接种吗?


我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你两个月之前这么问,我会说有这种可能。现在我认为有更大的可能。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新冠病毒似乎有可能长期盘踞不退。与此同时,我们似乎也拥有让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的手段。这意味著它不至于严重干扰我们的生活或经济。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早前辉瑞表示其交付的每瓶疫苗有足够6剂的剂量,而之前的说法一直是足够5剂的剂量。你可以跟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这在计算方面会带来哪些变化?

我们对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并不意外。因为疫苗由我们负责灌装,当时我们就知道这点。只不过我们研究时的结论是每瓶疫苗足够接种5剂。我们申请疫苗上市时,还没有数据支持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当时我们问欧洲政府,“你们可以再等几个星期吗?那样我们就可以申请每瓶用作接种6剂。”他们回答说,“不,你们应该现在就申请,然后等你们得到有关数据,再提交给我们。”得到有关数据后,我们不仅提供给了欧洲政府,也给了所有监管部门。这很重要,因为之前每瓶疫苗都有1剂的份量被浪费,就这样留在疫苗瓶里被扔掉。现在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有关人员会接到指令,要求他们从每瓶疫苗里抽取第6剂药水。我们已经确认了36种市面有售的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它们全都可以做到这件事。

欧盟为了得到足够的疫苗而发生争执。德国卫生部长已在考虑实施出口禁令。辉瑞以及其他在欧洲生产疫苗的製药公司将不得向欧盟以外地区出口这些疫苗。对此你们有何回应?

我认为,哪怕只是暗示有人可以禁止出口某种疫苗都不是个好主意。不要忘记,大部份生产这些疫苗的原料来自其他国家。如果有人开始禁止出口,其他国家又会怎样回应呢?那将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对欧洲不会有好处。

我们现时与欧盟委员会及各成员国合作努力大幅提高产能。我们已经宣布一个可靠的计划,今年将生产超过20亿剂疫苗。我理解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某种有可能重启经济并拯救生命的东西。同时,我也建议大家保持耐心,以便我们能完成工作,为所有人提供疫苗。气氛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仍有恐惧。所以,还是等这些舆论平静下来。各位,请让我们完成我们的工作。

还需要多久才能让辉瑞的疫苗不必存放在极度低温的环境里?

我们目前正在研究不同存放疫苗的方法。冷冻乾燥法是其中之一,原理是将疫苗制成可以加水稀释还原的粉末。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接近完成,今年上半年我们就会开始进行人体试验。

你们与拜登政府打交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有哪些主要的不同?

先此声明,我不想选边站。不过的确有明显的不同。现任总统很相信科学、以科学为导向。而前总统特朗普更相信直觉。对于疫苗而言,由于科学的複杂性,靠直觉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相信上届政府在采取行动帮助美国人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新政府的人似乎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想谈谈那些对接种疫苗感到担心的人。你们如何对抗这种忧虑?你会否认为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


不,我认为这是所有人的责任。它是像你这样的记者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位科学家的责任。我想对害怕打疫苗的人说,我们要明白是否接种疫苗的决定,影响的不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其他人的生命,而且很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挚爱的生命,因为这危害与他们来往最多的人。如果你不接种疫苗,就会成为容许病毒複製和传播的一环。在决定不接种疫苗前请三思而行,不要让恐惧阻碍自己。

据我所知,你们参与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成立的、旨在确保公平分配疫苗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对于认为富裕国家能够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将不能的说法,你是否非常担心?这不仅从道义上而言非常糟糕,而且也为产生病毒新变种提供了某种滋生土壤。

疫情下,你和你的邻居实际上共处同一个病毒环境,你们受到的保护程度是一样的。不让所谓的富裕国家充份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不获分发疫苗的情况发生是极其重要的。这不仅因为那种局面将对贫困国家构成威胁——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这涉及到尊严的问题。我们需要让每一个人都平等地拥有获得疫苗的机会。辉瑞将以非牟利为基础,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

不管怎么说,美国的形势都非常严重。现在美国的主要问题似乎是它的卫生体系不善于应对大规模疫情。如果你处于拜登的位置上,试图改变这个卫生体系的话,你会做些什么呢?


我认为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譬如不戴口罩成了一种政治声明,这对死亡人数增加负有很大责任。但我相信,新冠疫情带给我们的重大教训之一,是私营领域通过运用科学所发挥出的巨大威力。在疫情初期,私营领域和医疗保健行业解决了呼吸机(短缺)的问题。医疗卫生行业在破纪录的极短时间内研究出检测方法,然后是治疗方法,再然后是现在的疫苗。这些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

将来,在疫苗开发方面是否应该有一个类似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二战时期研发原子弹的大型军事工程),让所有国家一起合作的计划?这可行吗?

这并不是靠大家说“让我们一起坐下来工作吧”,就能做到。首先要有一些互相了解的团队,他们应该有基本的架构,某些情况下他们还要相互竞争,因为竞争非常有益。这次疫情期间,不同公司之间有大量的合作。监管机构、学术组织和私营领域之间都有大量合作。所以,我们应该著眼于认清过去做得正确的事,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光大,而做得不对的则应摒弃。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专访辉瑞掌门人艾伯乐

发布日期:2021-02-22 10:19
摘要: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OR--商业新媒体

在努力向全世界提供新冠疫苗以应对疫情的行动中,辉瑞董事长暨行政总裁艾伯乐是责任最重大者之一。日前,他接受了彭博社主编米思维(John Micklethwait)的访问,提及新冠病毒变种、疫苗剂量以及特朗普政府与拜登政府的不同之处等话题。

对于新冠病毒的变种,我们应否感到紧张?


艾伯乐:我们不应该紧张,但我们需要有所准备。目前,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建立一个非常完善的监测网络,确保每当有新变种出现时,我们都至少能在实验室里检验我们的疫苗对新变种病毒是否有效。

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讨论过,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令我们的疫苗失效的变种病毒。当时我们就著手建立了一个能让我们非常迅速地进行开发的流程。现在我们开始执行这个流程。

我之前采访过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他说,及时接种第二剂疫苗尤其重要,因为它对新变种病毒有明显作用。你同意吗?

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我想补充一下,不论发生什么,你都需要在各种研究结果建议的时间范围内接种你的第二剂疫苗。我们的研究结果建议在19至42天内接种第二剂。在这个时间范围以内,疫苗可以发挥作用。超过这个范围会有失效的风险。

新冠疫苗今后会变成像流感疫苗一样每年都要接种吗?


我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你两个月之前这么问,我会说有这种可能。现在我认为有更大的可能。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新冠病毒似乎有可能长期盘踞不退。与此同时,我们似乎也拥有让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的手段。这意味著它不至于严重干扰我们的生活或经济。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早前辉瑞表示其交付的每瓶疫苗有足够6剂的剂量,而之前的说法一直是足够5剂的剂量。你可以跟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这在计算方面会带来哪些变化?

我们对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并不意外。因为疫苗由我们负责灌装,当时我们就知道这点。只不过我们研究时的结论是每瓶疫苗足够接种5剂。我们申请疫苗上市时,还没有数据支持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当时我们问欧洲政府,“你们可以再等几个星期吗?那样我们就可以申请每瓶用作接种6剂。”他们回答说,“不,你们应该现在就申请,然后等你们得到有关数据,再提交给我们。”得到有关数据后,我们不仅提供给了欧洲政府,也给了所有监管部门。这很重要,因为之前每瓶疫苗都有1剂的份量被浪费,就这样留在疫苗瓶里被扔掉。现在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有关人员会接到指令,要求他们从每瓶疫苗里抽取第6剂药水。我们已经确认了36种市面有售的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它们全都可以做到这件事。

欧盟为了得到足够的疫苗而发生争执。德国卫生部长已在考虑实施出口禁令。辉瑞以及其他在欧洲生产疫苗的製药公司将不得向欧盟以外地区出口这些疫苗。对此你们有何回应?

我认为,哪怕只是暗示有人可以禁止出口某种疫苗都不是个好主意。不要忘记,大部份生产这些疫苗的原料来自其他国家。如果有人开始禁止出口,其他国家又会怎样回应呢?那将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对欧洲不会有好处。

我们现时与欧盟委员会及各成员国合作努力大幅提高产能。我们已经宣布一个可靠的计划,今年将生产超过20亿剂疫苗。我理解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某种有可能重启经济并拯救生命的东西。同时,我也建议大家保持耐心,以便我们能完成工作,为所有人提供疫苗。气氛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仍有恐惧。所以,还是等这些舆论平静下来。各位,请让我们完成我们的工作。

还需要多久才能让辉瑞的疫苗不必存放在极度低温的环境里?

我们目前正在研究不同存放疫苗的方法。冷冻乾燥法是其中之一,原理是将疫苗制成可以加水稀释还原的粉末。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接近完成,今年上半年我们就会开始进行人体试验。

你们与拜登政府打交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有哪些主要的不同?

先此声明,我不想选边站。不过的确有明显的不同。现任总统很相信科学、以科学为导向。而前总统特朗普更相信直觉。对于疫苗而言,由于科学的複杂性,靠直觉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相信上届政府在采取行动帮助美国人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新政府的人似乎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想谈谈那些对接种疫苗感到担心的人。你们如何对抗这种忧虑?你会否认为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


不,我认为这是所有人的责任。它是像你这样的记者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位科学家的责任。我想对害怕打疫苗的人说,我们要明白是否接种疫苗的决定,影响的不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其他人的生命,而且很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挚爱的生命,因为这危害与他们来往最多的人。如果你不接种疫苗,就会成为容许病毒複製和传播的一环。在决定不接种疫苗前请三思而行,不要让恐惧阻碍自己。

据我所知,你们参与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成立的、旨在确保公平分配疫苗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对于认为富裕国家能够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将不能的说法,你是否非常担心?这不仅从道义上而言非常糟糕,而且也为产生病毒新变种提供了某种滋生土壤。

疫情下,你和你的邻居实际上共处同一个病毒环境,你们受到的保护程度是一样的。不让所谓的富裕国家充份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不获分发疫苗的情况发生是极其重要的。这不仅因为那种局面将对贫困国家构成威胁——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这涉及到尊严的问题。我们需要让每一个人都平等地拥有获得疫苗的机会。辉瑞将以非牟利为基础,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

不管怎么说,美国的形势都非常严重。现在美国的主要问题似乎是它的卫生体系不善于应对大规模疫情。如果你处于拜登的位置上,试图改变这个卫生体系的话,你会做些什么呢?


我认为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譬如不戴口罩成了一种政治声明,这对死亡人数增加负有很大责任。但我相信,新冠疫情带给我们的重大教训之一,是私营领域通过运用科学所发挥出的巨大威力。在疫情初期,私营领域和医疗保健行业解决了呼吸机(短缺)的问题。医疗卫生行业在破纪录的极短时间内研究出检测方法,然后是治疗方法,再然后是现在的疫苗。这些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

将来,在疫苗开发方面是否应该有一个类似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二战时期研发原子弹的大型军事工程),让所有国家一起合作的计划?这可行吗?

这并不是靠大家说“让我们一起坐下来工作吧”,就能做到。首先要有一些互相了解的团队,他们应该有基本的架构,某些情况下他们还要相互竞争,因为竞争非常有益。这次疫情期间,不同公司之间有大量的合作。监管机构、学术组织和私营领域之间都有大量合作。所以,我们应该著眼于认清过去做得正确的事,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光大,而做得不对的则应摒弃。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OR--商业新媒体

在努力向全世界提供新冠疫苗以应对疫情的行动中,辉瑞董事长暨行政总裁艾伯乐是责任最重大者之一。日前,他接受了彭博社主编米思维(John Micklethwait)的访问,提及新冠病毒变种、疫苗剂量以及特朗普政府与拜登政府的不同之处等话题。

对于新冠病毒的变种,我们应否感到紧张?


艾伯乐:我们不应该紧张,但我们需要有所准备。目前,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建立一个非常完善的监测网络,确保每当有新变种出现时,我们都至少能在实验室里检验我们的疫苗对新变种病毒是否有效。

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讨论过,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令我们的疫苗失效的变种病毒。当时我们就著手建立了一个能让我们非常迅速地进行开发的流程。现在我们开始执行这个流程。

我之前采访过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他说,及时接种第二剂疫苗尤其重要,因为它对新变种病毒有明显作用。你同意吗?

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我想补充一下,不论发生什么,你都需要在各种研究结果建议的时间范围内接种你的第二剂疫苗。我们的研究结果建议在19至42天内接种第二剂。在这个时间范围以内,疫苗可以发挥作用。超过这个范围会有失效的风险。

新冠疫苗今后会变成像流感疫苗一样每年都要接种吗?


我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你两个月之前这么问,我会说有这种可能。现在我认为有更大的可能。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新冠病毒似乎有可能长期盘踞不退。与此同时,我们似乎也拥有让新冠变成类似流感的手段。这意味著它不至于严重干扰我们的生活或经济。我们只是需要对(变种)病毒保持警惕,也要谨慎地推广疫苗接种。

早前辉瑞表示其交付的每瓶疫苗有足够6剂的剂量,而之前的说法一直是足够5剂的剂量。你可以跟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这在计算方面会带来哪些变化?

我们对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并不意外。因为疫苗由我们负责灌装,当时我们就知道这点。只不过我们研究时的结论是每瓶疫苗足够接种5剂。我们申请疫苗上市时,还没有数据支持每瓶疫苗足够接种6剂。当时我们问欧洲政府,“你们可以再等几个星期吗?那样我们就可以申请每瓶用作接种6剂。”他们回答说,“不,你们应该现在就申请,然后等你们得到有关数据,再提交给我们。”得到有关数据后,我们不仅提供给了欧洲政府,也给了所有监管部门。这很重要,因为之前每瓶疫苗都有1剂的份量被浪费,就这样留在疫苗瓶里被扔掉。现在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有关人员会接到指令,要求他们从每瓶疫苗里抽取第6剂药水。我们已经确认了36种市面有售的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它们全都可以做到这件事。

欧盟为了得到足够的疫苗而发生争执。德国卫生部长已在考虑实施出口禁令。辉瑞以及其他在欧洲生产疫苗的製药公司将不得向欧盟以外地区出口这些疫苗。对此你们有何回应?

我认为,哪怕只是暗示有人可以禁止出口某种疫苗都不是个好主意。不要忘记,大部份生产这些疫苗的原料来自其他国家。如果有人开始禁止出口,其他国家又会怎样回应呢?那将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对欧洲不会有好处。

我们现时与欧盟委员会及各成员国合作努力大幅提高产能。我们已经宣布一个可靠的计划,今年将生产超过20亿剂疫苗。我理解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某种有可能重启经济并拯救生命的东西。同时,我也建议大家保持耐心,以便我们能完成工作,为所有人提供疫苗。气氛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仍有恐惧。所以,还是等这些舆论平静下来。各位,请让我们完成我们的工作。

还需要多久才能让辉瑞的疫苗不必存放在极度低温的环境里?

我们目前正在研究不同存放疫苗的方法。冷冻乾燥法是其中之一,原理是将疫苗制成可以加水稀释还原的粉末。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接近完成,今年上半年我们就会开始进行人体试验。

你们与拜登政府打交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有哪些主要的不同?

先此声明,我不想选边站。不过的确有明显的不同。现任总统很相信科学、以科学为导向。而前总统特朗普更相信直觉。对于疫苗而言,由于科学的複杂性,靠直觉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相信上届政府在采取行动帮助美国人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新政府的人似乎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想谈谈那些对接种疫苗感到担心的人。你们如何对抗这种忧虑?你会否认为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


不,我认为这是所有人的责任。它是像你这样的记者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位科学家的责任。我想对害怕打疫苗的人说,我们要明白是否接种疫苗的决定,影响的不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其他人的生命,而且很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挚爱的生命,因为这危害与他们来往最多的人。如果你不接种疫苗,就会成为容许病毒複製和传播的一环。在决定不接种疫苗前请三思而行,不要让恐惧阻碍自己。

据我所知,你们参与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成立的、旨在确保公平分配疫苗的“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对于认为富裕国家能够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将不能的说法,你是否非常担心?这不仅从道义上而言非常糟糕,而且也为产生病毒新变种提供了某种滋生土壤。

疫情下,你和你的邻居实际上共处同一个病毒环境,你们受到的保护程度是一样的。不让所谓的富裕国家充份接种疫苗、而贫困地区不获分发疫苗的情况发生是极其重要的。这不仅因为那种局面将对贫困国家构成威胁——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这涉及到尊严的问题。我们需要让每一个人都平等地拥有获得疫苗的机会。辉瑞将以非牟利为基础,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疫苗。

不管怎么说,美国的形势都非常严重。现在美国的主要问题似乎是它的卫生体系不善于应对大规模疫情。如果你处于拜登的位置上,试图改变这个卫生体系的话,你会做些什么呢?


我认为很多不同因素造成现在美国的局面。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就是其中之一。譬如不戴口罩成了一种政治声明,这对死亡人数增加负有很大责任。但我相信,新冠疫情带给我们的重大教训之一,是私营领域通过运用科学所发挥出的巨大威力。在疫情初期,私营领域和医疗保健行业解决了呼吸机(短缺)的问题。医疗卫生行业在破纪录的极短时间内研究出检测方法,然后是治疗方法,再然后是现在的疫苗。这些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

将来,在疫苗开发方面是否应该有一个类似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二战时期研发原子弹的大型军事工程),让所有国家一起合作的计划?这可行吗?

这并不是靠大家说“让我们一起坐下来工作吧”,就能做到。首先要有一些互相了解的团队,他们应该有基本的架构,某些情况下他们还要相互竞争,因为竞争非常有益。这次疫情期间,不同公司之间有大量的合作。监管机构、学术组织和私营领域之间都有大量合作。所以,我们应该著眼于认清过去做得正确的事,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光大,而做得不对的则应摒弃。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