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金融的未来在中国。但它会是何模样?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资产管理这桩事主要存在于富裕世界。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日本总共占到全球受专业管理的资产总额的四分之三左右。美国作为最重要的市场遥遥领先,为其他地方的资本市场定下基调。纽约开市,全球交易开始新的一天。

但是,正如经济霸权从英国传给美国之后,伦敦让位给了纽约那样,不难想象未来某天,全球交易日会从上海开始新一天。中国已经拥有世界第二大规模的经济。它在全球金融方面的势力落后于人,但正在付出巨大的努力追赶。它已经向外国投资者开放了中国大陆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它正在放宽监管以允许外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更自由地运作。资产管理行业在亚洲的增速快过西方。该行业的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势不可挡的变化。时间、规模和势头如今都在中国这一边。

目前尚不清楚资产管理在中国到底将如何发展。在中国和亚洲没有既有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不能在这里提供全球服务。若你要把中国的股票或债券共同基金出售给西方投资者,就必须在中国境内派驻人员。相同的业务逻辑也适用于把全球资产出售给中国投资者一—一旦对资本流出的管制放宽的话。而大奖——也是最大的未知数——是"本地对本地",即向中国投资者出售中国的共同基金。对这个奖项的竞争目前看起来没有哪方有明显的优势,一切皆有可能。

中国的金融市场还不成熟。大量的家庭财富放在银行存款里或被束缚在房产上。最常见的汇集投资和银行存款类似∶ 货币市场基金或"理财产品",它们是比存银行收益更高些的替代方案,有几个月的固定期限,但经常被用于为长期房地产项目融资。股市交易由散户主导,他们通过券商直接买卖单只股票。通过国内共同基金持有的上市股份仅占约十分之一。

中国股市的客户更迭率非常高。但这个市场正变得更制度化。这主要是外国人加入购买的结果——此前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指数(MSCI)和彭博巴克莱指数(Bloomberg Barclays)将一批中国大陆市场股票和债券纳入其基准指数中。中国的国内市场也有望受到资产管理公司这股稳定性力量的影响。

若真如此,那将带来诱人的佣金收益。随着中国变得更富裕,中国家庭很可能会改变财富组合∶减少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监管机构出于金融稳定性的考虑迫切想要喊停这类产品);增加投资股票和债券等可交易证券。业界希望这些证券将更多地由多元化的共同基金持有,由专业人士收费管理。养老基金规模会迅速扩大。中国的GDP增速很可能会继续超过富裕国家。经济规模更大意味有更多的储蓄可供配置,而企业和政府都会发行更多证券。

简言之,中国被管理的资产规模将继续加速增长。对于主动资产管理者来说这真是太棒了。他们担心美欧的佣金收入在减少,或者至少无法再增长很多。中国提供了一片新天地。一家欧洲基金的老板说∶"这些市场很大,流动性很高,效率却很低下。"在新兴亚洲的其他地区也发现了许多相同的情形。在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通胀长期下降鼓励了富人们从黄金和房地产等对冲通胀的投资转向股市。

中国看起来想要终结由国有银行决定谁获得资本的不稳固的体系。其监管机构计划建立一个资产配置者的专业阶层。它们认为外国参与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之一。自2018年以来,外国公司被允许在其与国内银行的资产管理合资企业中持有多数股权。从今年4月开始,它们被允许在中国设立全资子公司。在这项新规发布后的几天内,摩根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就斥资1o亿美元收购了其少数股东合资伙伴。其他外国公司也行动起来,争取抓住中国开始开放的机遇。不过,大多数的中国资产管理公司有外国合伙人。外国人带来了在打造投资组合、交易、研究、投资程序、交易记录和管理高技能团队方面的专业知识。本地合作伙伴则带来了客户和当地的门道。


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将会非常重要。但业界老板们对事情实际会发展成什么样却心里没底。不确定性大致可以分成三个方面。首先是如何获得客户。世界上最大的一批资产管理公司之所以能实现这样的规模,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拥有某种垄断市场。它们通常是保险公司、零售银行或投资银行的分支机构。一家在中国没有品牌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找到另一种方式来打开市场。对一些公司来说,和本地银行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东方汇理(Amundi)源自于两家欧洲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enerale),通过这两家银行的客户基础在法国建立了令人生畏的市场份额。它与拥有几亿客户的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分别成立了合资企业。它还和印度最大的商业银行印度国家银行建立了合资企业。通过这些据点,东方汇理已在亚洲各地累积起3ooo亿欧元的资产基础。

但银行不是中国唯一—批财务医生。一些富裕世界的股票基金已出现在人寿保险业务中。它们本质上是以保险产品的名义出售证券风险。在中国也可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例如,中国人寿拥有18o万名销售人员。两大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拥有被广泛使用和信任的移动支付平台。这些都可能是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射平台"。

非常大,中国

阿里巴巴的分支机构蚂蚁集团在2o13年创建了一笔基金,让用户把他们的支付宝移动支付帐户中的余额拿来投资。几年内它就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先锋集团(Vanguard)已与蚂蚁成立了一家提供投资咨询的合资企业。这家公司在开张的1oo天内就签下了2o万名客户。分销渠道的选择取决于中国投资者最终会信任谁。这主要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人们会把技术平台和银行网络区分开来,"东方汇理的首席执行官伊夫·佩里耶(Yves Perrier)说,"但这是一种错误的划分,因为我们在法国做金融的方式既人性化又数字化。"

第二个不确定性是中国的这个行业会如何演变。它很可能会变得更像美国,共同基金在市场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这一点无法保证。实际上,近几个月来美国的股市和中国的很像∶散户主导、充满噪音、受社交媒体上的风向和赌徒心理的影响。中国的市场可能会继续处于这种状态。又或者,汇集投资市场可能会被指数和其他类型的低成本产品迅速占领。

第三个不确定性源头是中国的政策。它目前是友好的,但不一定总如此。一位行业大佬警告说∶"成立分销驱动的合资企业,有时你会失去对工厂的控制权。"这不是唯一的风险。向中国投资者出售富裕国家证券的前景有赖于中国允许资本自由流出。中国一直很不乐意这么做,因为这意味着把人民币的控制权更多交给市场力量。中国可能对进一步开放犹疑不决。这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一位行业高管直言∶"它对于让大家赚钱这事是认真的吗?"

或许贸易战和科技战会使得中国不欢迎美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许欧洲有优势。如果上海要追赶伦敦和纽约,那么人民币必须能够自由兑换。中国必须要开放。但经济和金融霸权也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展现。"我们会赚钱吗?我们毫无头绪。"这位高管说。但是,与许多同业一样,他视中国为一个低风险却有潜在高收益的赌注。"我们仍然需要在那儿,"他说,"所以我们在那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上海开市

发布日期:2020-12-19 17:28
摘要:金融的未来在中国。但它会是何模样?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资产管理这桩事主要存在于富裕世界。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日本总共占到全球受专业管理的资产总额的四分之三左右。美国作为最重要的市场遥遥领先,为其他地方的资本市场定下基调。纽约开市,全球交易开始新的一天。

但是,正如经济霸权从英国传给美国之后,伦敦让位给了纽约那样,不难想象未来某天,全球交易日会从上海开始新一天。中国已经拥有世界第二大规模的经济。它在全球金融方面的势力落后于人,但正在付出巨大的努力追赶。它已经向外国投资者开放了中国大陆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它正在放宽监管以允许外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更自由地运作。资产管理行业在亚洲的增速快过西方。该行业的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势不可挡的变化。时间、规模和势头如今都在中国这一边。

目前尚不清楚资产管理在中国到底将如何发展。在中国和亚洲没有既有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不能在这里提供全球服务。若你要把中国的股票或债券共同基金出售给西方投资者,就必须在中国境内派驻人员。相同的业务逻辑也适用于把全球资产出售给中国投资者一—一旦对资本流出的管制放宽的话。而大奖——也是最大的未知数——是"本地对本地",即向中国投资者出售中国的共同基金。对这个奖项的竞争目前看起来没有哪方有明显的优势,一切皆有可能。

中国的金融市场还不成熟。大量的家庭财富放在银行存款里或被束缚在房产上。最常见的汇集投资和银行存款类似∶ 货币市场基金或"理财产品",它们是比存银行收益更高些的替代方案,有几个月的固定期限,但经常被用于为长期房地产项目融资。股市交易由散户主导,他们通过券商直接买卖单只股票。通过国内共同基金持有的上市股份仅占约十分之一。

中国股市的客户更迭率非常高。但这个市场正变得更制度化。这主要是外国人加入购买的结果——此前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指数(MSCI)和彭博巴克莱指数(Bloomberg Barclays)将一批中国大陆市场股票和债券纳入其基准指数中。中国的国内市场也有望受到资产管理公司这股稳定性力量的影响。

若真如此,那将带来诱人的佣金收益。随着中国变得更富裕,中国家庭很可能会改变财富组合∶减少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监管机构出于金融稳定性的考虑迫切想要喊停这类产品);增加投资股票和债券等可交易证券。业界希望这些证券将更多地由多元化的共同基金持有,由专业人士收费管理。养老基金规模会迅速扩大。中国的GDP增速很可能会继续超过富裕国家。经济规模更大意味有更多的储蓄可供配置,而企业和政府都会发行更多证券。

简言之,中国被管理的资产规模将继续加速增长。对于主动资产管理者来说这真是太棒了。他们担心美欧的佣金收入在减少,或者至少无法再增长很多。中国提供了一片新天地。一家欧洲基金的老板说∶"这些市场很大,流动性很高,效率却很低下。"在新兴亚洲的其他地区也发现了许多相同的情形。在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通胀长期下降鼓励了富人们从黄金和房地产等对冲通胀的投资转向股市。

中国看起来想要终结由国有银行决定谁获得资本的不稳固的体系。其监管机构计划建立一个资产配置者的专业阶层。它们认为外国参与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之一。自2018年以来,外国公司被允许在其与国内银行的资产管理合资企业中持有多数股权。从今年4月开始,它们被允许在中国设立全资子公司。在这项新规发布后的几天内,摩根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就斥资1o亿美元收购了其少数股东合资伙伴。其他外国公司也行动起来,争取抓住中国开始开放的机遇。不过,大多数的中国资产管理公司有外国合伙人。外国人带来了在打造投资组合、交易、研究、投资程序、交易记录和管理高技能团队方面的专业知识。本地合作伙伴则带来了客户和当地的门道。


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将会非常重要。但业界老板们对事情实际会发展成什么样却心里没底。不确定性大致可以分成三个方面。首先是如何获得客户。世界上最大的一批资产管理公司之所以能实现这样的规模,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拥有某种垄断市场。它们通常是保险公司、零售银行或投资银行的分支机构。一家在中国没有品牌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找到另一种方式来打开市场。对一些公司来说,和本地银行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东方汇理(Amundi)源自于两家欧洲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enerale),通过这两家银行的客户基础在法国建立了令人生畏的市场份额。它与拥有几亿客户的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分别成立了合资企业。它还和印度最大的商业银行印度国家银行建立了合资企业。通过这些据点,东方汇理已在亚洲各地累积起3ooo亿欧元的资产基础。

但银行不是中国唯一—批财务医生。一些富裕世界的股票基金已出现在人寿保险业务中。它们本质上是以保险产品的名义出售证券风险。在中国也可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例如,中国人寿拥有18o万名销售人员。两大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拥有被广泛使用和信任的移动支付平台。这些都可能是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射平台"。

非常大,中国

阿里巴巴的分支机构蚂蚁集团在2o13年创建了一笔基金,让用户把他们的支付宝移动支付帐户中的余额拿来投资。几年内它就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先锋集团(Vanguard)已与蚂蚁成立了一家提供投资咨询的合资企业。这家公司在开张的1oo天内就签下了2o万名客户。分销渠道的选择取决于中国投资者最终会信任谁。这主要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人们会把技术平台和银行网络区分开来,"东方汇理的首席执行官伊夫·佩里耶(Yves Perrier)说,"但这是一种错误的划分,因为我们在法国做金融的方式既人性化又数字化。"

第二个不确定性是中国的这个行业会如何演变。它很可能会变得更像美国,共同基金在市场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这一点无法保证。实际上,近几个月来美国的股市和中国的很像∶散户主导、充满噪音、受社交媒体上的风向和赌徒心理的影响。中国的市场可能会继续处于这种状态。又或者,汇集投资市场可能会被指数和其他类型的低成本产品迅速占领。

第三个不确定性源头是中国的政策。它目前是友好的,但不一定总如此。一位行业大佬警告说∶"成立分销驱动的合资企业,有时你会失去对工厂的控制权。"这不是唯一的风险。向中国投资者出售富裕国家证券的前景有赖于中国允许资本自由流出。中国一直很不乐意这么做,因为这意味着把人民币的控制权更多交给市场力量。中国可能对进一步开放犹疑不决。这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一位行业高管直言∶"它对于让大家赚钱这事是认真的吗?"

或许贸易战和科技战会使得中国不欢迎美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许欧洲有优势。如果上海要追赶伦敦和纽约,那么人民币必须能够自由兑换。中国必须要开放。但经济和金融霸权也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展现。"我们会赚钱吗?我们毫无头绪。"这位高管说。但是,与许多同业一样,他视中国为一个低风险却有潜在高收益的赌注。"我们仍然需要在那儿,"他说,"所以我们在那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金融的未来在中国。但它会是何模样?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资产管理这桩事主要存在于富裕世界。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日本总共占到全球受专业管理的资产总额的四分之三左右。美国作为最重要的市场遥遥领先,为其他地方的资本市场定下基调。纽约开市,全球交易开始新的一天。

但是,正如经济霸权从英国传给美国之后,伦敦让位给了纽约那样,不难想象未来某天,全球交易日会从上海开始新一天。中国已经拥有世界第二大规模的经济。它在全球金融方面的势力落后于人,但正在付出巨大的努力追赶。它已经向外国投资者开放了中国大陆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它正在放宽监管以允许外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更自由地运作。资产管理行业在亚洲的增速快过西方。该行业的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势不可挡的变化。时间、规模和势头如今都在中国这一边。

目前尚不清楚资产管理在中国到底将如何发展。在中国和亚洲没有既有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不能在这里提供全球服务。若你要把中国的股票或债券共同基金出售给西方投资者,就必须在中国境内派驻人员。相同的业务逻辑也适用于把全球资产出售给中国投资者一—一旦对资本流出的管制放宽的话。而大奖——也是最大的未知数——是"本地对本地",即向中国投资者出售中国的共同基金。对这个奖项的竞争目前看起来没有哪方有明显的优势,一切皆有可能。

中国的金融市场还不成熟。大量的家庭财富放在银行存款里或被束缚在房产上。最常见的汇集投资和银行存款类似∶ 货币市场基金或"理财产品",它们是比存银行收益更高些的替代方案,有几个月的固定期限,但经常被用于为长期房地产项目融资。股市交易由散户主导,他们通过券商直接买卖单只股票。通过国内共同基金持有的上市股份仅占约十分之一。

中国股市的客户更迭率非常高。但这个市场正变得更制度化。这主要是外国人加入购买的结果——此前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指数(MSCI)和彭博巴克莱指数(Bloomberg Barclays)将一批中国大陆市场股票和债券纳入其基准指数中。中国的国内市场也有望受到资产管理公司这股稳定性力量的影响。

若真如此,那将带来诱人的佣金收益。随着中国变得更富裕,中国家庭很可能会改变财富组合∶减少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监管机构出于金融稳定性的考虑迫切想要喊停这类产品);增加投资股票和债券等可交易证券。业界希望这些证券将更多地由多元化的共同基金持有,由专业人士收费管理。养老基金规模会迅速扩大。中国的GDP增速很可能会继续超过富裕国家。经济规模更大意味有更多的储蓄可供配置,而企业和政府都会发行更多证券。

简言之,中国被管理的资产规模将继续加速增长。对于主动资产管理者来说这真是太棒了。他们担心美欧的佣金收入在减少,或者至少无法再增长很多。中国提供了一片新天地。一家欧洲基金的老板说∶"这些市场很大,流动性很高,效率却很低下。"在新兴亚洲的其他地区也发现了许多相同的情形。在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通胀长期下降鼓励了富人们从黄金和房地产等对冲通胀的投资转向股市。

中国看起来想要终结由国有银行决定谁获得资本的不稳固的体系。其监管机构计划建立一个资产配置者的专业阶层。它们认为外国参与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之一。自2018年以来,外国公司被允许在其与国内银行的资产管理合资企业中持有多数股权。从今年4月开始,它们被允许在中国设立全资子公司。在这项新规发布后的几天内,摩根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就斥资1o亿美元收购了其少数股东合资伙伴。其他外国公司也行动起来,争取抓住中国开始开放的机遇。不过,大多数的中国资产管理公司有外国合伙人。外国人带来了在打造投资组合、交易、研究、投资程序、交易记录和管理高技能团队方面的专业知识。本地合作伙伴则带来了客户和当地的门道。


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将会非常重要。但业界老板们对事情实际会发展成什么样却心里没底。不确定性大致可以分成三个方面。首先是如何获得客户。世界上最大的一批资产管理公司之所以能实现这样的规模,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拥有某种垄断市场。它们通常是保险公司、零售银行或投资银行的分支机构。一家在中国没有品牌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找到另一种方式来打开市场。对一些公司来说,和本地银行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东方汇理(Amundi)源自于两家欧洲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enerale),通过这两家银行的客户基础在法国建立了令人生畏的市场份额。它与拥有几亿客户的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分别成立了合资企业。它还和印度最大的商业银行印度国家银行建立了合资企业。通过这些据点,东方汇理已在亚洲各地累积起3ooo亿欧元的资产基础。

但银行不是中国唯一—批财务医生。一些富裕世界的股票基金已出现在人寿保险业务中。它们本质上是以保险产品的名义出售证券风险。在中国也可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例如,中国人寿拥有18o万名销售人员。两大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拥有被广泛使用和信任的移动支付平台。这些都可能是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射平台"。

非常大,中国

阿里巴巴的分支机构蚂蚁集团在2o13年创建了一笔基金,让用户把他们的支付宝移动支付帐户中的余额拿来投资。几年内它就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先锋集团(Vanguard)已与蚂蚁成立了一家提供投资咨询的合资企业。这家公司在开张的1oo天内就签下了2o万名客户。分销渠道的选择取决于中国投资者最终会信任谁。这主要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人们会把技术平台和银行网络区分开来,"东方汇理的首席执行官伊夫·佩里耶(Yves Perrier)说,"但这是一种错误的划分,因为我们在法国做金融的方式既人性化又数字化。"

第二个不确定性是中国的这个行业会如何演变。它很可能会变得更像美国,共同基金在市场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这一点无法保证。实际上,近几个月来美国的股市和中国的很像∶散户主导、充满噪音、受社交媒体上的风向和赌徒心理的影响。中国的市场可能会继续处于这种状态。又或者,汇集投资市场可能会被指数和其他类型的低成本产品迅速占领。

第三个不确定性源头是中国的政策。它目前是友好的,但不一定总如此。一位行业大佬警告说∶"成立分销驱动的合资企业,有时你会失去对工厂的控制权。"这不是唯一的风险。向中国投资者出售富裕国家证券的前景有赖于中国允许资本自由流出。中国一直很不乐意这么做,因为这意味着把人民币的控制权更多交给市场力量。中国可能对进一步开放犹疑不决。这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一位行业高管直言∶"它对于让大家赚钱这事是认真的吗?"

或许贸易战和科技战会使得中国不欢迎美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许欧洲有优势。如果上海要追赶伦敦和纽约,那么人民币必须能够自由兑换。中国必须要开放。但经济和金融霸权也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展现。"我们会赚钱吗?我们毫无头绪。"这位高管说。但是,与许多同业一样,他视中国为一个低风险却有潜在高收益的赌注。"我们仍然需要在那儿,"他说,"所以我们在那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上海开市

发布日期:2020-12-19 17:28
摘要:金融的未来在中国。但它会是何模样?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资产管理这桩事主要存在于富裕世界。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日本总共占到全球受专业管理的资产总额的四分之三左右。美国作为最重要的市场遥遥领先,为其他地方的资本市场定下基调。纽约开市,全球交易开始新的一天。

但是,正如经济霸权从英国传给美国之后,伦敦让位给了纽约那样,不难想象未来某天,全球交易日会从上海开始新一天。中国已经拥有世界第二大规模的经济。它在全球金融方面的势力落后于人,但正在付出巨大的努力追赶。它已经向外国投资者开放了中国大陆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它正在放宽监管以允许外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更自由地运作。资产管理行业在亚洲的增速快过西方。该行业的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势不可挡的变化。时间、规模和势头如今都在中国这一边。

目前尚不清楚资产管理在中国到底将如何发展。在中国和亚洲没有既有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不能在这里提供全球服务。若你要把中国的股票或债券共同基金出售给西方投资者,就必须在中国境内派驻人员。相同的业务逻辑也适用于把全球资产出售给中国投资者一—一旦对资本流出的管制放宽的话。而大奖——也是最大的未知数——是"本地对本地",即向中国投资者出售中国的共同基金。对这个奖项的竞争目前看起来没有哪方有明显的优势,一切皆有可能。

中国的金融市场还不成熟。大量的家庭财富放在银行存款里或被束缚在房产上。最常见的汇集投资和银行存款类似∶ 货币市场基金或"理财产品",它们是比存银行收益更高些的替代方案,有几个月的固定期限,但经常被用于为长期房地产项目融资。股市交易由散户主导,他们通过券商直接买卖单只股票。通过国内共同基金持有的上市股份仅占约十分之一。

中国股市的客户更迭率非常高。但这个市场正变得更制度化。这主要是外国人加入购买的结果——此前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指数(MSCI)和彭博巴克莱指数(Bloomberg Barclays)将一批中国大陆市场股票和债券纳入其基准指数中。中国的国内市场也有望受到资产管理公司这股稳定性力量的影响。

若真如此,那将带来诱人的佣金收益。随着中国变得更富裕,中国家庭很可能会改变财富组合∶减少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监管机构出于金融稳定性的考虑迫切想要喊停这类产品);增加投资股票和债券等可交易证券。业界希望这些证券将更多地由多元化的共同基金持有,由专业人士收费管理。养老基金规模会迅速扩大。中国的GDP增速很可能会继续超过富裕国家。经济规模更大意味有更多的储蓄可供配置,而企业和政府都会发行更多证券。

简言之,中国被管理的资产规模将继续加速增长。对于主动资产管理者来说这真是太棒了。他们担心美欧的佣金收入在减少,或者至少无法再增长很多。中国提供了一片新天地。一家欧洲基金的老板说∶"这些市场很大,流动性很高,效率却很低下。"在新兴亚洲的其他地区也发现了许多相同的情形。在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通胀长期下降鼓励了富人们从黄金和房地产等对冲通胀的投资转向股市。

中国看起来想要终结由国有银行决定谁获得资本的不稳固的体系。其监管机构计划建立一个资产配置者的专业阶层。它们认为外国参与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之一。自2018年以来,外国公司被允许在其与国内银行的资产管理合资企业中持有多数股权。从今年4月开始,它们被允许在中国设立全资子公司。在这项新规发布后的几天内,摩根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就斥资1o亿美元收购了其少数股东合资伙伴。其他外国公司也行动起来,争取抓住中国开始开放的机遇。不过,大多数的中国资产管理公司有外国合伙人。外国人带来了在打造投资组合、交易、研究、投资程序、交易记录和管理高技能团队方面的专业知识。本地合作伙伴则带来了客户和当地的门道。


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将会非常重要。但业界老板们对事情实际会发展成什么样却心里没底。不确定性大致可以分成三个方面。首先是如何获得客户。世界上最大的一批资产管理公司之所以能实现这样的规模,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拥有某种垄断市场。它们通常是保险公司、零售银行或投资银行的分支机构。一家在中国没有品牌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找到另一种方式来打开市场。对一些公司来说,和本地银行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东方汇理(Amundi)源自于两家欧洲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enerale),通过这两家银行的客户基础在法国建立了令人生畏的市场份额。它与拥有几亿客户的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分别成立了合资企业。它还和印度最大的商业银行印度国家银行建立了合资企业。通过这些据点,东方汇理已在亚洲各地累积起3ooo亿欧元的资产基础。

但银行不是中国唯一—批财务医生。一些富裕世界的股票基金已出现在人寿保险业务中。它们本质上是以保险产品的名义出售证券风险。在中国也可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例如,中国人寿拥有18o万名销售人员。两大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拥有被广泛使用和信任的移动支付平台。这些都可能是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射平台"。

非常大,中国

阿里巴巴的分支机构蚂蚁集团在2o13年创建了一笔基金,让用户把他们的支付宝移动支付帐户中的余额拿来投资。几年内它就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先锋集团(Vanguard)已与蚂蚁成立了一家提供投资咨询的合资企业。这家公司在开张的1oo天内就签下了2o万名客户。分销渠道的选择取决于中国投资者最终会信任谁。这主要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人们会把技术平台和银行网络区分开来,"东方汇理的首席执行官伊夫·佩里耶(Yves Perrier)说,"但这是一种错误的划分,因为我们在法国做金融的方式既人性化又数字化。"

第二个不确定性是中国的这个行业会如何演变。它很可能会变得更像美国,共同基金在市场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这一点无法保证。实际上,近几个月来美国的股市和中国的很像∶散户主导、充满噪音、受社交媒体上的风向和赌徒心理的影响。中国的市场可能会继续处于这种状态。又或者,汇集投资市场可能会被指数和其他类型的低成本产品迅速占领。

第三个不确定性源头是中国的政策。它目前是友好的,但不一定总如此。一位行业大佬警告说∶"成立分销驱动的合资企业,有时你会失去对工厂的控制权。"这不是唯一的风险。向中国投资者出售富裕国家证券的前景有赖于中国允许资本自由流出。中国一直很不乐意这么做,因为这意味着把人民币的控制权更多交给市场力量。中国可能对进一步开放犹疑不决。这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一位行业高管直言∶"它对于让大家赚钱这事是认真的吗?"

或许贸易战和科技战会使得中国不欢迎美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许欧洲有优势。如果上海要追赶伦敦和纽约,那么人民币必须能够自由兑换。中国必须要开放。但经济和金融霸权也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展现。"我们会赚钱吗?我们毫无头绪。"这位高管说。但是,与许多同业一样,他视中国为一个低风险却有潜在高收益的赌注。"我们仍然需要在那儿,"他说,"所以我们在那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金融的未来在中国。但它会是何模样?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资产管理这桩事主要存在于富裕世界。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日本总共占到全球受专业管理的资产总额的四分之三左右。美国作为最重要的市场遥遥领先,为其他地方的资本市场定下基调。纽约开市,全球交易开始新的一天。

但是,正如经济霸权从英国传给美国之后,伦敦让位给了纽约那样,不难想象未来某天,全球交易日会从上海开始新一天。中国已经拥有世界第二大规模的经济。它在全球金融方面的势力落后于人,但正在付出巨大的努力追赶。它已经向外国投资者开放了中国大陆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它正在放宽监管以允许外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更自由地运作。资产管理行业在亚洲的增速快过西方。该行业的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势不可挡的变化。时间、规模和势头如今都在中国这一边。

目前尚不清楚资产管理在中国到底将如何发展。在中国和亚洲没有既有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不能在这里提供全球服务。若你要把中国的股票或债券共同基金出售给西方投资者,就必须在中国境内派驻人员。相同的业务逻辑也适用于把全球资产出售给中国投资者一—一旦对资本流出的管制放宽的话。而大奖——也是最大的未知数——是"本地对本地",即向中国投资者出售中国的共同基金。对这个奖项的竞争目前看起来没有哪方有明显的优势,一切皆有可能。

中国的金融市场还不成熟。大量的家庭财富放在银行存款里或被束缚在房产上。最常见的汇集投资和银行存款类似∶ 货币市场基金或"理财产品",它们是比存银行收益更高些的替代方案,有几个月的固定期限,但经常被用于为长期房地产项目融资。股市交易由散户主导,他们通过券商直接买卖单只股票。通过国内共同基金持有的上市股份仅占约十分之一。

中国股市的客户更迭率非常高。但这个市场正变得更制度化。这主要是外国人加入购买的结果——此前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指数(MSCI)和彭博巴克莱指数(Bloomberg Barclays)将一批中国大陆市场股票和债券纳入其基准指数中。中国的国内市场也有望受到资产管理公司这股稳定性力量的影响。

若真如此,那将带来诱人的佣金收益。随着中国变得更富裕,中国家庭很可能会改变财富组合∶减少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监管机构出于金融稳定性的考虑迫切想要喊停这类产品);增加投资股票和债券等可交易证券。业界希望这些证券将更多地由多元化的共同基金持有,由专业人士收费管理。养老基金规模会迅速扩大。中国的GDP增速很可能会继续超过富裕国家。经济规模更大意味有更多的储蓄可供配置,而企业和政府都会发行更多证券。

简言之,中国被管理的资产规模将继续加速增长。对于主动资产管理者来说这真是太棒了。他们担心美欧的佣金收入在减少,或者至少无法再增长很多。中国提供了一片新天地。一家欧洲基金的老板说∶"这些市场很大,流动性很高,效率却很低下。"在新兴亚洲的其他地区也发现了许多相同的情形。在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通胀长期下降鼓励了富人们从黄金和房地产等对冲通胀的投资转向股市。

中国看起来想要终结由国有银行决定谁获得资本的不稳固的体系。其监管机构计划建立一个资产配置者的专业阶层。它们认为外国参与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之一。自2018年以来,外国公司被允许在其与国内银行的资产管理合资企业中持有多数股权。从今年4月开始,它们被允许在中国设立全资子公司。在这项新规发布后的几天内,摩根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就斥资1o亿美元收购了其少数股东合资伙伴。其他外国公司也行动起来,争取抓住中国开始开放的机遇。不过,大多数的中国资产管理公司有外国合伙人。外国人带来了在打造投资组合、交易、研究、投资程序、交易记录和管理高技能团队方面的专业知识。本地合作伙伴则带来了客户和当地的门道。


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将会非常重要。但业界老板们对事情实际会发展成什么样却心里没底。不确定性大致可以分成三个方面。首先是如何获得客户。世界上最大的一批资产管理公司之所以能实现这样的规模,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拥有某种垄断市场。它们通常是保险公司、零售银行或投资银行的分支机构。一家在中国没有品牌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找到另一种方式来打开市场。对一些公司来说,和本地银行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东方汇理(Amundi)源自于两家欧洲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enerale),通过这两家银行的客户基础在法国建立了令人生畏的市场份额。它与拥有几亿客户的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分别成立了合资企业。它还和印度最大的商业银行印度国家银行建立了合资企业。通过这些据点,东方汇理已在亚洲各地累积起3ooo亿欧元的资产基础。

但银行不是中国唯一—批财务医生。一些富裕世界的股票基金已出现在人寿保险业务中。它们本质上是以保险产品的名义出售证券风险。在中国也可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例如,中国人寿拥有18o万名销售人员。两大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拥有被广泛使用和信任的移动支付平台。这些都可能是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射平台"。

非常大,中国

阿里巴巴的分支机构蚂蚁集团在2o13年创建了一笔基金,让用户把他们的支付宝移动支付帐户中的余额拿来投资。几年内它就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先锋集团(Vanguard)已与蚂蚁成立了一家提供投资咨询的合资企业。这家公司在开张的1oo天内就签下了2o万名客户。分销渠道的选择取决于中国投资者最终会信任谁。这主要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人们会把技术平台和银行网络区分开来,"东方汇理的首席执行官伊夫·佩里耶(Yves Perrier)说,"但这是一种错误的划分,因为我们在法国做金融的方式既人性化又数字化。"

第二个不确定性是中国的这个行业会如何演变。它很可能会变得更像美国,共同基金在市场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这一点无法保证。实际上,近几个月来美国的股市和中国的很像∶散户主导、充满噪音、受社交媒体上的风向和赌徒心理的影响。中国的市场可能会继续处于这种状态。又或者,汇集投资市场可能会被指数和其他类型的低成本产品迅速占领。

第三个不确定性源头是中国的政策。它目前是友好的,但不一定总如此。一位行业大佬警告说∶"成立分销驱动的合资企业,有时你会失去对工厂的控制权。"这不是唯一的风险。向中国投资者出售富裕国家证券的前景有赖于中国允许资本自由流出。中国一直很不乐意这么做,因为这意味着把人民币的控制权更多交给市场力量。中国可能对进一步开放犹疑不决。这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一位行业高管直言∶"它对于让大家赚钱这事是认真的吗?"

或许贸易战和科技战会使得中国不欢迎美国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许欧洲有优势。如果上海要追赶伦敦和纽约,那么人民币必须能够自由兑换。中国必须要开放。但经济和金融霸权也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展现。"我们会赚钱吗?我们毫无头绪。"这位高管说。但是,与许多同业一样,他视中国为一个低风险却有潜在高收益的赌注。"我们仍然需要在那儿,"他说,"所以我们在那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