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的说法过于乐观草率,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更具说服力。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北京二级响应

北京疫情局部暴发13天,有四个基本判断:

一、形势依然严峻。6月11日0时至22日24时,北京累计报告本地确诊249例、无症状感染22例;最小患者仅1岁;已扩散6省市23例,分别为河北16例、辽宁3例、四川1例、浙江1例、河南1例、天津1例。截至23日15时,高风险地区5个,分别为丰台区花乡乡、新村街道,大兴区西红门镇、黄村镇,海淀区永定路街道;中风险地区38个,涉及10个区。

6月16日晚,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宣布,即时起,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12条防控新举措即时生效。此前10天,北京才从二级响应调至三级。

如此大范围扩散,显然全市已不安全。根据国家卫健委部署,江苏、浙江、山东、河南、湖北、辽宁等10余个省医疗队已支援北京进行检测和流调。6月20日、22日、23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三次表示,首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二、病毒起源仍是谜。目前溯源还在进行中,正如武汉海鲜市场的病毒来源是谜,北京新发地市场的病毒来源也是谜。

6月13日,中国CDC完成北京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6月18日上传WHO全球共享。病毒病所所长助理张勇分析初步研究结果,“这个病毒是从欧洲来的”,“它比现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要老”。

之所以“老”,原因之一可能是早期通过海鲜、肉类冷链或人流输入,存活、潜伏时间更长,条件成熟大面积暴发。中、美、德等国的海鲜市场与肉联厂都发生聚集性疫情。近日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居特斯洛县一家肉联厂暴发疫情,截至6月21日下午,6139名员工完成核酸检测,其中5899份已出结果,确诊1331人。

6月19日,WHO肯定北京防疫工作,“采取了大规模措施,以防疫情失控”;同时确认,“北京出现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已被上传分享,显示与欧洲新冠毒株密切相关。”

当然,说“密切相关”不等于“一定起源”。不能因为毒株与欧洲早期流行的最接近,就断言从欧洲输入。因为2月欧洲毒株已在全世界扩散,也可能是通过其他国家的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密切接触而输入中国。

三、北京疫情好于预期。新发地市场亚洲最大,暴发疫情后迅速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摸清了疫情传播底数,目前它的疫情已近尾声。

6月12日至22日0时,北京累计核酸检测采样234.2万人。检测感染率为万分之1.01(11日至21日累计确诊236/234.2万);全民感染率更低,仅为万分之0.11(236/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万)。

结果好于预期,也好于韩国首都圈5-6月疫情反弹的感染病例、传播范围、处置力度和时效。随着北京防控措施迅速升级,检测范围迅速扩大,远高于确诊病例的增速,北京的检测感染率将持续降低,全民感染率将很快稳定。表明北京这波疫情发现及时,防控有力,处于早期阶段,未大范围全国扩散,与1月下旬武汉疫情两码事。

四、专家称“已控制住”过于乐观。6月18日,在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中国CDC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语出惊人,“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了”。主要理由是,北京新增确诊都是几天前出现症状的,例如,17日报告确诊的21人基本是12日之前感染。

专家过于乐观草率,笔者对此存疑。18日判断“已控制住”为时尚早,新发地及丰台区还未控制住。截至6月22日,丰台区确诊165例,占全市66.3%。流调溯源前10天的确诊病例,几乎都直接或间接与丰台区新发地市场关联。丰台、新发地市场之于北京,相当于1月下旬湖北、武汉之于全国,新发地、丰台疫情没控制住,北京就谈不上“已控制住”。

北京疫情反弹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日均确诊22.6例。第二周前五天(6月18日至22日)累计确诊91例,日均确诊18.2例,比上周降低19.5%。转折点是6月21日,新增确诊9例。

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有信心判断“已控制住”。所以吴专家的话说早了一周,应该从11日暴发后两周即6月25日再判断,更具说服力。

北京疫情防控,还存在四个漏洞:

第一个漏洞是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疫情反弹清楚表明现有交易市场和流通体系不成熟,经营理念落后、管理模式粗放、追溯功能欠缺、物流人流过于集中,长期存在公共卫生、食品安全、消防安全等隐患。

目前全国已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迅速开展防疫大检查,相关工作人员纷纷开展核酸检测。建议北京转危为机,运用大数据、互联网、分布式等技术,推动“互联网+流通”全面升级,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流程再造。在首都四个方向分别升级改造一个规范、绿色、智能、安全的新型批发市场,尽快实现全商品、全时段、全方位、全人员、全链条、全数字的追溯监管,这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

第二个漏洞是核酸检测。虽然这是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基础,但也不能迷信检测,存在假阳性、假阴性。检测之后假如高枕无忧,反而是防控的重大风险。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研究人员在《内科年鉴》发表的研究文章,认为新冠患者在感染期间至少有1/5的漏诊概率,即会出现假阴性结果。武汉虽然已通过“十天会战”开展全员检测,6月18日成都市还是新增武汉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例,此病例4月12日、18日、21日、30日、5月20日、6月3日在武汉六次检测都是阴性。

第三个漏洞是二代感染。据北京市CDC通报20日-22日快递、夫妻、百事公司大兴分厂多名病例的活动轨迹,既无新发地直接接触史,又非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显然北京已有二代、甚至三代感染,进一步表明还有传染源未控制,还有传播途径未切断。

第四个漏洞是人员进出京。北京已明确规定中高风险地区市民不离京,其他地区离京持7日以内核酸阴性证明。这有明显隐患,因为检测存在假阴性、病毒有潜伏期、检测之后到离京或返京之间不能确保不感染等。

务实的防控措施是,至少一个月内(6月16日恢复二级响应至7月15日),北京实质处于半封城状态。无特殊原因,且经当地县级以上防控指挥部批准,北京市民不宜离京,外地人员不宜进京,大幅度降低兄弟省的防疫风险与成本。其间如有离京、进京个案,应坚持每人“14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2次核酸检测”。

就业苦就业难

民生工作千头万绪,通常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也最受关注。每个未就业人员背后,就是一个备受考验甚至折磨的家庭,不仅关系国民和家庭的切身利益,也关系政权稳定和社会公平。

中国有些经济统计数据,未必真实、及时、客观。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9%,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似乎就业有所好转。但与CPI数据一样,学界对中国失业率统计数据早有诟病,认为不能反映真实的失业情况,大量农民工就未包括其中。

5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回答就业的提问时说,“看中国政府网上的留言,大概三分之一都是谈就业的”,可见关注度极高。他还举了留言的具体案例,“有一位农民工说他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如此,但今年还没有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困境。”

中国GDP不能失速,否则创造不了足够的就业岗位。一般认为,目前中国GDP每增长一个点,创造就业岗位约200万个。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这三大群体,每年都是中国就业“老大难”。2020年全球疫情肆虐,“老大难”更是难乎其难。

退役军人的就业情况与数据往往不公布。弱势群体农民工的就业往往说得多、关爱少,更多自己承受。大学生就业向来是重中之重,因为学历高、年纪轻,是更有素质和潜力的劳动者,所以获得倾斜。

2020年中国高校毕业生874万人,创历史新高,疫情中的经历更是前所未有,云上课、云答辩、云毕业、云求职。企业日子难过,倒闭的不少,没倒的也纷纷裁员、变相裁员,或者压缩招工规模,找工作时间短、岗位少、难度大。高校也存在乱象,网友留言,抱怨母校“逼着毕业生签假三方协议,假工作证明,威胁不签不发毕业证。”

国家和各省已出台一批扶持就业的政策措施,例如组织大型线上招聘会;扩招研究生;扩招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部分岗位定向招高校应届毕业生;给不裁员的企业提供临时补贴;减免或延期企业税收、社保缴费等。

下半年全球疫情必然持续,如果就业依然严峻,可考虑三个办法:一、针对需求和困难,动态跟踪监测中小微企业,储备并及时出台新的强有力的稳就业政策,进一步减负,为企业提供动力,为市场注入活力。二、针对就业岗位少,全国新增“三支一扶”(支农、支教、支医、扶贫)10万名定向计划,主要去中西部乡村,丰富毕业生两年基层经历,其工资主要由中央、省级财政统筹。三、针对企业入职难,支持拟录用人员先到企业实习,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开支,适当补助实习工资一年,减轻吃饭、房租的压力。

中非团结抗疫

6月17日,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以视频方式举行,中国、非盟轮值主席国南非、中非合作论坛共同主席国塞内加尔共同倡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WHO总干事谭德塞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中国曾两次向WHO分别捐赠2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又决定两年内捐赠20亿美元,指定主要用途之一就是援助发展中国家抗疫。此次峰会追加援助非洲抗疫的诚意满满,干货不少,短期、长期均有着墨。

短期输血聚焦于防疫急所,有四个措施:一、继续向非洲国家提供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协助来华采购抗疫物资;二、提前于2020年开工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推测又是中方全额捐赠的“交钥匙”工程;三、加快中非友好医院建设和中非对口医院合作;四、中国的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率先惠及非洲国家。

长期造血聚焦于可持续发展,也有四个措施:一、加强共建“一带一路”合作,重点向健康卫生、复工复产、改善民生领域倾斜;二、免除有关非洲国家截至2020年底到期对华无息贷款债务;三、加大对疫情特别重、压力特别大的非洲国家的支持力度,包括进一步延长缓债期限,并呼吁G20跟进;四、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支持非洲加强互联互通和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建设。

峰会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多边主义、团结抗疫,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体系,支持WHO为全球抗疫作出更大贡献,反对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标签化,成为中非合作抗疫的“主旋律”。

谭德塞反复呼吁团结抗疫。他认为,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对于全球加强团结、共同抗疫十分重要”;6月22日又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将持续数十年,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缺乏全球团结和全球领导”。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非中团结以及更加良好的多边合作是我们赢得抗疫斗争的关键”。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发言,对中国提供援助“心存感激”、承诺向WHO提供财政支持“感到振奋”。古特雷斯强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全球挑战,国际社会需团结一致、相互支持,这是多边主义的核心。

全球疫情大暴发以来,确诊、死亡病例持续上升,“震中”接二连三。非洲穷国多、医疗弱、贫富悬殊,一旦成为新“震中”,必然意味着大死亡,成为人道主义大灾难,WHO一直担忧。

据WHO每日疫情报告,截至6月22日欧洲中部时间上午10时,非洲累计确诊224673例、死亡4996例,病死率为2.22%,其中前24小时新增确诊7674例、死亡122例,主要集中在南非、埃及两个地区大国。

非洲疫情好于笔者的预期。分析原因有三:一、非洲人口年轻,免疫力更强,所以自愈率高、病死率低,政府操心少。据2019年2月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公开信,非洲大陆的年龄中位数只有18岁。二、大规模检测需要钱,非洲国家财力弱,难以实施,所以确诊病例只是冰山一角。三、非洲国家较早采取社交隔离。

然而,非洲尤其是处于南半球的中非、南非国家的考验才开始。6月南半球进入冬季,南美洲疫情已沦陷,巴西大暴发,秘鲁、智利渐进暴发,哥伦比亚、厄瓜多尔、阿根廷的暴发后劲也足。南非已有大暴发前期症状,6月15日至21日一周累计确诊2.83万例,日均确诊逾4000例。

新冠病毒极其狡猾凶险,即使实力强劲的发达经济体,任何一个疏忽都导致疫情反弹,美国多州、新加坡、韩国首尔、中国北京等都有沉痛教训。穷国、小国应对疫情更吃力,财政和经济雪上加霜,直接面临“病死”还是“饿死”的二难选项。

巴西百万确诊

6月19日,有两个想得到,两个没想到。

两个想得到是,6月以来巴西疫情大暴发,按每日确诊约2万例的增速,当天将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国突破100万例;以卡塔尔、南非确诊病例增速,当天累计确诊将超过中国。

两个没想到是,巴西当天竟然以确诊54771例突破100万,累计确诊1032913例,极其刺眼,创单日最大增幅;中国作为全球疫情首个“震中”,这么快就挤出确诊病例排行榜前20名。

当天,谭德塞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增病例约一半来自美洲地区,世界仍然处于“新的危险阶段”。由于数据滞后和时差因素,巴西19日确诊数据体现在两天后WHO的每日疫情报告中。6月21日,WHO通报24小时内全球新增确诊183020例,刷新历史纪录。

巴西未开展大规模检测,确诊就已破百万例,必然真实感染病例远高于报告的确诊数。目前处于疫情高峰平台期,何时出现拐点和终点?只有天知道。

由于经济和就业的巨压,巴西已放宽防控,推动复工复产,必然导致更多感染病例。巴西疫情还有一个危险的迹向:各州首府新增病例减少,但内陆地区中小城市新增病例上升。

与美国糟糕的抗疫局势一样,巴西有个奇葩的总统和无能的联邦政府。没有发挥中央政府应有的领导力,更没有凝聚全国民心和力量抗疫,对本国严重疫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巴西州一级各自为政,州长们相互支持抗疫,协调成本高,耽误时间、浪费资源。更多可以挽救的生命,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据巴西卫生部公布的数据计算,6月1日至22日,累计死亡21957例,平均每日死亡998例。

不到一个月,巴西两任专家型卫生部长离职,接任的代部长是不懂卫生防疫、但支持总统的一位将军。这位将军还在卫生系统安插一批服从命令的军官,接替专业人才,干出的事让人大开眼界。

5月25日,WHO宣布为避免潜在的安全风险,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巴西卫生部同日表示,不会改变推荐羟氯喹作为早期治疗药物的立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与特朗普一样,迷信此药针对新冠病毒的“疗效”。

及时、准确、完整地公布疫情数据,是一国政府的法定责任,也是政府及其主要官员公信力的关键。新冠疫情无国界,还有助于其他国家做好防疫和判断提供援助。6月6日,巴西卫生部宣布不再公布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累计数据,这个“驼鸟政策”迅速引起很大争议。6月8日,WHO呼吁巴西政府能够确保疫情统计数据的透明度。

巴西不公布,难道可以缓解严重的疫情吗?难道可以挽救确诊病例的生命吗?难道可以减轻巴西人民的痛苦吗?难道没有其他渠道知道累计数据吗?庸官祸国殃民,古今中外概莫例外,区别在于不是每国人民都屈服顺从。

《圣保罗页报》《圣保罗州报》《环球报》等多家巴西主流媒体迅速站出来补台,联合设立新冠肺炎数据统计系统,每日实时从26个州和联邦区的卫生部门获取疫情最新数据,并多平台发布。6月8日20时,该系统发布首个疫情每日统计数据,倒逼巴西卫生部不久恢复发布累计数据。

这是巴西媒体的光荣,却是巴西政府的耻辱。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一周指2020年6月15日至21日,引用数据截至6月23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一周疫情热词:二级、就业、中非、巴西

发布日期:2020-06-24 06:42
摘要: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的说法过于乐观草率,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更具说服力。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北京二级响应

北京疫情局部暴发13天,有四个基本判断:

一、形势依然严峻。6月11日0时至22日24时,北京累计报告本地确诊249例、无症状感染22例;最小患者仅1岁;已扩散6省市23例,分别为河北16例、辽宁3例、四川1例、浙江1例、河南1例、天津1例。截至23日15时,高风险地区5个,分别为丰台区花乡乡、新村街道,大兴区西红门镇、黄村镇,海淀区永定路街道;中风险地区38个,涉及10个区。

6月16日晚,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宣布,即时起,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12条防控新举措即时生效。此前10天,北京才从二级响应调至三级。

如此大范围扩散,显然全市已不安全。根据国家卫健委部署,江苏、浙江、山东、河南、湖北、辽宁等10余个省医疗队已支援北京进行检测和流调。6月20日、22日、23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三次表示,首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二、病毒起源仍是谜。目前溯源还在进行中,正如武汉海鲜市场的病毒来源是谜,北京新发地市场的病毒来源也是谜。

6月13日,中国CDC完成北京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6月18日上传WHO全球共享。病毒病所所长助理张勇分析初步研究结果,“这个病毒是从欧洲来的”,“它比现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要老”。

之所以“老”,原因之一可能是早期通过海鲜、肉类冷链或人流输入,存活、潜伏时间更长,条件成熟大面积暴发。中、美、德等国的海鲜市场与肉联厂都发生聚集性疫情。近日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居特斯洛县一家肉联厂暴发疫情,截至6月21日下午,6139名员工完成核酸检测,其中5899份已出结果,确诊1331人。

6月19日,WHO肯定北京防疫工作,“采取了大规模措施,以防疫情失控”;同时确认,“北京出现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已被上传分享,显示与欧洲新冠毒株密切相关。”

当然,说“密切相关”不等于“一定起源”。不能因为毒株与欧洲早期流行的最接近,就断言从欧洲输入。因为2月欧洲毒株已在全世界扩散,也可能是通过其他国家的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密切接触而输入中国。

三、北京疫情好于预期。新发地市场亚洲最大,暴发疫情后迅速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摸清了疫情传播底数,目前它的疫情已近尾声。

6月12日至22日0时,北京累计核酸检测采样234.2万人。检测感染率为万分之1.01(11日至21日累计确诊236/234.2万);全民感染率更低,仅为万分之0.11(236/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万)。

结果好于预期,也好于韩国首都圈5-6月疫情反弹的感染病例、传播范围、处置力度和时效。随着北京防控措施迅速升级,检测范围迅速扩大,远高于确诊病例的增速,北京的检测感染率将持续降低,全民感染率将很快稳定。表明北京这波疫情发现及时,防控有力,处于早期阶段,未大范围全国扩散,与1月下旬武汉疫情两码事。

四、专家称“已控制住”过于乐观。6月18日,在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中国CDC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语出惊人,“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了”。主要理由是,北京新增确诊都是几天前出现症状的,例如,17日报告确诊的21人基本是12日之前感染。

专家过于乐观草率,笔者对此存疑。18日判断“已控制住”为时尚早,新发地及丰台区还未控制住。截至6月22日,丰台区确诊165例,占全市66.3%。流调溯源前10天的确诊病例,几乎都直接或间接与丰台区新发地市场关联。丰台、新发地市场之于北京,相当于1月下旬湖北、武汉之于全国,新发地、丰台疫情没控制住,北京就谈不上“已控制住”。

北京疫情反弹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日均确诊22.6例。第二周前五天(6月18日至22日)累计确诊91例,日均确诊18.2例,比上周降低19.5%。转折点是6月21日,新增确诊9例。

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有信心判断“已控制住”。所以吴专家的话说早了一周,应该从11日暴发后两周即6月25日再判断,更具说服力。

北京疫情防控,还存在四个漏洞:

第一个漏洞是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疫情反弹清楚表明现有交易市场和流通体系不成熟,经营理念落后、管理模式粗放、追溯功能欠缺、物流人流过于集中,长期存在公共卫生、食品安全、消防安全等隐患。

目前全国已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迅速开展防疫大检查,相关工作人员纷纷开展核酸检测。建议北京转危为机,运用大数据、互联网、分布式等技术,推动“互联网+流通”全面升级,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流程再造。在首都四个方向分别升级改造一个规范、绿色、智能、安全的新型批发市场,尽快实现全商品、全时段、全方位、全人员、全链条、全数字的追溯监管,这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

第二个漏洞是核酸检测。虽然这是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基础,但也不能迷信检测,存在假阳性、假阴性。检测之后假如高枕无忧,反而是防控的重大风险。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研究人员在《内科年鉴》发表的研究文章,认为新冠患者在感染期间至少有1/5的漏诊概率,即会出现假阴性结果。武汉虽然已通过“十天会战”开展全员检测,6月18日成都市还是新增武汉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例,此病例4月12日、18日、21日、30日、5月20日、6月3日在武汉六次检测都是阴性。

第三个漏洞是二代感染。据北京市CDC通报20日-22日快递、夫妻、百事公司大兴分厂多名病例的活动轨迹,既无新发地直接接触史,又非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显然北京已有二代、甚至三代感染,进一步表明还有传染源未控制,还有传播途径未切断。

第四个漏洞是人员进出京。北京已明确规定中高风险地区市民不离京,其他地区离京持7日以内核酸阴性证明。这有明显隐患,因为检测存在假阴性、病毒有潜伏期、检测之后到离京或返京之间不能确保不感染等。

务实的防控措施是,至少一个月内(6月16日恢复二级响应至7月15日),北京实质处于半封城状态。无特殊原因,且经当地县级以上防控指挥部批准,北京市民不宜离京,外地人员不宜进京,大幅度降低兄弟省的防疫风险与成本。其间如有离京、进京个案,应坚持每人“14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2次核酸检测”。

就业苦就业难

民生工作千头万绪,通常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也最受关注。每个未就业人员背后,就是一个备受考验甚至折磨的家庭,不仅关系国民和家庭的切身利益,也关系政权稳定和社会公平。

中国有些经济统计数据,未必真实、及时、客观。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9%,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似乎就业有所好转。但与CPI数据一样,学界对中国失业率统计数据早有诟病,认为不能反映真实的失业情况,大量农民工就未包括其中。

5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回答就业的提问时说,“看中国政府网上的留言,大概三分之一都是谈就业的”,可见关注度极高。他还举了留言的具体案例,“有一位农民工说他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如此,但今年还没有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困境。”

中国GDP不能失速,否则创造不了足够的就业岗位。一般认为,目前中国GDP每增长一个点,创造就业岗位约200万个。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这三大群体,每年都是中国就业“老大难”。2020年全球疫情肆虐,“老大难”更是难乎其难。

退役军人的就业情况与数据往往不公布。弱势群体农民工的就业往往说得多、关爱少,更多自己承受。大学生就业向来是重中之重,因为学历高、年纪轻,是更有素质和潜力的劳动者,所以获得倾斜。

2020年中国高校毕业生874万人,创历史新高,疫情中的经历更是前所未有,云上课、云答辩、云毕业、云求职。企业日子难过,倒闭的不少,没倒的也纷纷裁员、变相裁员,或者压缩招工规模,找工作时间短、岗位少、难度大。高校也存在乱象,网友留言,抱怨母校“逼着毕业生签假三方协议,假工作证明,威胁不签不发毕业证。”

国家和各省已出台一批扶持就业的政策措施,例如组织大型线上招聘会;扩招研究生;扩招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部分岗位定向招高校应届毕业生;给不裁员的企业提供临时补贴;减免或延期企业税收、社保缴费等。

下半年全球疫情必然持续,如果就业依然严峻,可考虑三个办法:一、针对需求和困难,动态跟踪监测中小微企业,储备并及时出台新的强有力的稳就业政策,进一步减负,为企业提供动力,为市场注入活力。二、针对就业岗位少,全国新增“三支一扶”(支农、支教、支医、扶贫)10万名定向计划,主要去中西部乡村,丰富毕业生两年基层经历,其工资主要由中央、省级财政统筹。三、针对企业入职难,支持拟录用人员先到企业实习,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开支,适当补助实习工资一年,减轻吃饭、房租的压力。

中非团结抗疫

6月17日,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以视频方式举行,中国、非盟轮值主席国南非、中非合作论坛共同主席国塞内加尔共同倡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WHO总干事谭德塞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中国曾两次向WHO分别捐赠2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又决定两年内捐赠20亿美元,指定主要用途之一就是援助发展中国家抗疫。此次峰会追加援助非洲抗疫的诚意满满,干货不少,短期、长期均有着墨。

短期输血聚焦于防疫急所,有四个措施:一、继续向非洲国家提供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协助来华采购抗疫物资;二、提前于2020年开工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推测又是中方全额捐赠的“交钥匙”工程;三、加快中非友好医院建设和中非对口医院合作;四、中国的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率先惠及非洲国家。

长期造血聚焦于可持续发展,也有四个措施:一、加强共建“一带一路”合作,重点向健康卫生、复工复产、改善民生领域倾斜;二、免除有关非洲国家截至2020年底到期对华无息贷款债务;三、加大对疫情特别重、压力特别大的非洲国家的支持力度,包括进一步延长缓债期限,并呼吁G20跟进;四、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支持非洲加强互联互通和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建设。

峰会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多边主义、团结抗疫,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体系,支持WHO为全球抗疫作出更大贡献,反对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标签化,成为中非合作抗疫的“主旋律”。

谭德塞反复呼吁团结抗疫。他认为,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对于全球加强团结、共同抗疫十分重要”;6月22日又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将持续数十年,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缺乏全球团结和全球领导”。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非中团结以及更加良好的多边合作是我们赢得抗疫斗争的关键”。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发言,对中国提供援助“心存感激”、承诺向WHO提供财政支持“感到振奋”。古特雷斯强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全球挑战,国际社会需团结一致、相互支持,这是多边主义的核心。

全球疫情大暴发以来,确诊、死亡病例持续上升,“震中”接二连三。非洲穷国多、医疗弱、贫富悬殊,一旦成为新“震中”,必然意味着大死亡,成为人道主义大灾难,WHO一直担忧。

据WHO每日疫情报告,截至6月22日欧洲中部时间上午10时,非洲累计确诊224673例、死亡4996例,病死率为2.22%,其中前24小时新增确诊7674例、死亡122例,主要集中在南非、埃及两个地区大国。

非洲疫情好于笔者的预期。分析原因有三:一、非洲人口年轻,免疫力更强,所以自愈率高、病死率低,政府操心少。据2019年2月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公开信,非洲大陆的年龄中位数只有18岁。二、大规模检测需要钱,非洲国家财力弱,难以实施,所以确诊病例只是冰山一角。三、非洲国家较早采取社交隔离。

然而,非洲尤其是处于南半球的中非、南非国家的考验才开始。6月南半球进入冬季,南美洲疫情已沦陷,巴西大暴发,秘鲁、智利渐进暴发,哥伦比亚、厄瓜多尔、阿根廷的暴发后劲也足。南非已有大暴发前期症状,6月15日至21日一周累计确诊2.83万例,日均确诊逾4000例。

新冠病毒极其狡猾凶险,即使实力强劲的发达经济体,任何一个疏忽都导致疫情反弹,美国多州、新加坡、韩国首尔、中国北京等都有沉痛教训。穷国、小国应对疫情更吃力,财政和经济雪上加霜,直接面临“病死”还是“饿死”的二难选项。

巴西百万确诊

6月19日,有两个想得到,两个没想到。

两个想得到是,6月以来巴西疫情大暴发,按每日确诊约2万例的增速,当天将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国突破100万例;以卡塔尔、南非确诊病例增速,当天累计确诊将超过中国。

两个没想到是,巴西当天竟然以确诊54771例突破100万,累计确诊1032913例,极其刺眼,创单日最大增幅;中国作为全球疫情首个“震中”,这么快就挤出确诊病例排行榜前20名。

当天,谭德塞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增病例约一半来自美洲地区,世界仍然处于“新的危险阶段”。由于数据滞后和时差因素,巴西19日确诊数据体现在两天后WHO的每日疫情报告中。6月21日,WHO通报24小时内全球新增确诊183020例,刷新历史纪录。

巴西未开展大规模检测,确诊就已破百万例,必然真实感染病例远高于报告的确诊数。目前处于疫情高峰平台期,何时出现拐点和终点?只有天知道。

由于经济和就业的巨压,巴西已放宽防控,推动复工复产,必然导致更多感染病例。巴西疫情还有一个危险的迹向:各州首府新增病例减少,但内陆地区中小城市新增病例上升。

与美国糟糕的抗疫局势一样,巴西有个奇葩的总统和无能的联邦政府。没有发挥中央政府应有的领导力,更没有凝聚全国民心和力量抗疫,对本国严重疫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巴西州一级各自为政,州长们相互支持抗疫,协调成本高,耽误时间、浪费资源。更多可以挽救的生命,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据巴西卫生部公布的数据计算,6月1日至22日,累计死亡21957例,平均每日死亡998例。

不到一个月,巴西两任专家型卫生部长离职,接任的代部长是不懂卫生防疫、但支持总统的一位将军。这位将军还在卫生系统安插一批服从命令的军官,接替专业人才,干出的事让人大开眼界。

5月25日,WHO宣布为避免潜在的安全风险,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巴西卫生部同日表示,不会改变推荐羟氯喹作为早期治疗药物的立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与特朗普一样,迷信此药针对新冠病毒的“疗效”。

及时、准确、完整地公布疫情数据,是一国政府的法定责任,也是政府及其主要官员公信力的关键。新冠疫情无国界,还有助于其他国家做好防疫和判断提供援助。6月6日,巴西卫生部宣布不再公布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累计数据,这个“驼鸟政策”迅速引起很大争议。6月8日,WHO呼吁巴西政府能够确保疫情统计数据的透明度。

巴西不公布,难道可以缓解严重的疫情吗?难道可以挽救确诊病例的生命吗?难道可以减轻巴西人民的痛苦吗?难道没有其他渠道知道累计数据吗?庸官祸国殃民,古今中外概莫例外,区别在于不是每国人民都屈服顺从。

《圣保罗页报》《圣保罗州报》《环球报》等多家巴西主流媒体迅速站出来补台,联合设立新冠肺炎数据统计系统,每日实时从26个州和联邦区的卫生部门获取疫情最新数据,并多平台发布。6月8日20时,该系统发布首个疫情每日统计数据,倒逼巴西卫生部不久恢复发布累计数据。

这是巴西媒体的光荣,却是巴西政府的耻辱。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一周指2020年6月15日至21日,引用数据截至6月23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的说法过于乐观草率,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更具说服力。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北京二级响应

北京疫情局部暴发13天,有四个基本判断:

一、形势依然严峻。6月11日0时至22日24时,北京累计报告本地确诊249例、无症状感染22例;最小患者仅1岁;已扩散6省市23例,分别为河北16例、辽宁3例、四川1例、浙江1例、河南1例、天津1例。截至23日15时,高风险地区5个,分别为丰台区花乡乡、新村街道,大兴区西红门镇、黄村镇,海淀区永定路街道;中风险地区38个,涉及10个区。

6月16日晚,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宣布,即时起,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12条防控新举措即时生效。此前10天,北京才从二级响应调至三级。

如此大范围扩散,显然全市已不安全。根据国家卫健委部署,江苏、浙江、山东、河南、湖北、辽宁等10余个省医疗队已支援北京进行检测和流调。6月20日、22日、23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三次表示,首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二、病毒起源仍是谜。目前溯源还在进行中,正如武汉海鲜市场的病毒来源是谜,北京新发地市场的病毒来源也是谜。

6月13日,中国CDC完成北京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6月18日上传WHO全球共享。病毒病所所长助理张勇分析初步研究结果,“这个病毒是从欧洲来的”,“它比现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要老”。

之所以“老”,原因之一可能是早期通过海鲜、肉类冷链或人流输入,存活、潜伏时间更长,条件成熟大面积暴发。中、美、德等国的海鲜市场与肉联厂都发生聚集性疫情。近日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居特斯洛县一家肉联厂暴发疫情,截至6月21日下午,6139名员工完成核酸检测,其中5899份已出结果,确诊1331人。

6月19日,WHO肯定北京防疫工作,“采取了大规模措施,以防疫情失控”;同时确认,“北京出现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已被上传分享,显示与欧洲新冠毒株密切相关。”

当然,说“密切相关”不等于“一定起源”。不能因为毒株与欧洲早期流行的最接近,就断言从欧洲输入。因为2月欧洲毒株已在全世界扩散,也可能是通过其他国家的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密切接触而输入中国。

三、北京疫情好于预期。新发地市场亚洲最大,暴发疫情后迅速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摸清了疫情传播底数,目前它的疫情已近尾声。

6月12日至22日0时,北京累计核酸检测采样234.2万人。检测感染率为万分之1.01(11日至21日累计确诊236/234.2万);全民感染率更低,仅为万分之0.11(236/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万)。

结果好于预期,也好于韩国首都圈5-6月疫情反弹的感染病例、传播范围、处置力度和时效。随着北京防控措施迅速升级,检测范围迅速扩大,远高于确诊病例的增速,北京的检测感染率将持续降低,全民感染率将很快稳定。表明北京这波疫情发现及时,防控有力,处于早期阶段,未大范围全国扩散,与1月下旬武汉疫情两码事。

四、专家称“已控制住”过于乐观。6月18日,在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中国CDC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语出惊人,“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了”。主要理由是,北京新增确诊都是几天前出现症状的,例如,17日报告确诊的21人基本是12日之前感染。

专家过于乐观草率,笔者对此存疑。18日判断“已控制住”为时尚早,新发地及丰台区还未控制住。截至6月22日,丰台区确诊165例,占全市66.3%。流调溯源前10天的确诊病例,几乎都直接或间接与丰台区新发地市场关联。丰台、新发地市场之于北京,相当于1月下旬湖北、武汉之于全国,新发地、丰台疫情没控制住,北京就谈不上“已控制住”。

北京疫情反弹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日均确诊22.6例。第二周前五天(6月18日至22日)累计确诊91例,日均确诊18.2例,比上周降低19.5%。转折点是6月21日,新增确诊9例。

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有信心判断“已控制住”。所以吴专家的话说早了一周,应该从11日暴发后两周即6月25日再判断,更具说服力。

北京疫情防控,还存在四个漏洞:

第一个漏洞是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疫情反弹清楚表明现有交易市场和流通体系不成熟,经营理念落后、管理模式粗放、追溯功能欠缺、物流人流过于集中,长期存在公共卫生、食品安全、消防安全等隐患。

目前全国已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迅速开展防疫大检查,相关工作人员纷纷开展核酸检测。建议北京转危为机,运用大数据、互联网、分布式等技术,推动“互联网+流通”全面升级,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流程再造。在首都四个方向分别升级改造一个规范、绿色、智能、安全的新型批发市场,尽快实现全商品、全时段、全方位、全人员、全链条、全数字的追溯监管,这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

第二个漏洞是核酸检测。虽然这是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基础,但也不能迷信检测,存在假阳性、假阴性。检测之后假如高枕无忧,反而是防控的重大风险。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研究人员在《内科年鉴》发表的研究文章,认为新冠患者在感染期间至少有1/5的漏诊概率,即会出现假阴性结果。武汉虽然已通过“十天会战”开展全员检测,6月18日成都市还是新增武汉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例,此病例4月12日、18日、21日、30日、5月20日、6月3日在武汉六次检测都是阴性。

第三个漏洞是二代感染。据北京市CDC通报20日-22日快递、夫妻、百事公司大兴分厂多名病例的活动轨迹,既无新发地直接接触史,又非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显然北京已有二代、甚至三代感染,进一步表明还有传染源未控制,还有传播途径未切断。

第四个漏洞是人员进出京。北京已明确规定中高风险地区市民不离京,其他地区离京持7日以内核酸阴性证明。这有明显隐患,因为检测存在假阴性、病毒有潜伏期、检测之后到离京或返京之间不能确保不感染等。

务实的防控措施是,至少一个月内(6月16日恢复二级响应至7月15日),北京实质处于半封城状态。无特殊原因,且经当地县级以上防控指挥部批准,北京市民不宜离京,外地人员不宜进京,大幅度降低兄弟省的防疫风险与成本。其间如有离京、进京个案,应坚持每人“14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2次核酸检测”。

就业苦就业难

民生工作千头万绪,通常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也最受关注。每个未就业人员背后,就是一个备受考验甚至折磨的家庭,不仅关系国民和家庭的切身利益,也关系政权稳定和社会公平。

中国有些经济统计数据,未必真实、及时、客观。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9%,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似乎就业有所好转。但与CPI数据一样,学界对中国失业率统计数据早有诟病,认为不能反映真实的失业情况,大量农民工就未包括其中。

5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回答就业的提问时说,“看中国政府网上的留言,大概三分之一都是谈就业的”,可见关注度极高。他还举了留言的具体案例,“有一位农民工说他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如此,但今年还没有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困境。”

中国GDP不能失速,否则创造不了足够的就业岗位。一般认为,目前中国GDP每增长一个点,创造就业岗位约200万个。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这三大群体,每年都是中国就业“老大难”。2020年全球疫情肆虐,“老大难”更是难乎其难。

退役军人的就业情况与数据往往不公布。弱势群体农民工的就业往往说得多、关爱少,更多自己承受。大学生就业向来是重中之重,因为学历高、年纪轻,是更有素质和潜力的劳动者,所以获得倾斜。

2020年中国高校毕业生874万人,创历史新高,疫情中的经历更是前所未有,云上课、云答辩、云毕业、云求职。企业日子难过,倒闭的不少,没倒的也纷纷裁员、变相裁员,或者压缩招工规模,找工作时间短、岗位少、难度大。高校也存在乱象,网友留言,抱怨母校“逼着毕业生签假三方协议,假工作证明,威胁不签不发毕业证。”

国家和各省已出台一批扶持就业的政策措施,例如组织大型线上招聘会;扩招研究生;扩招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部分岗位定向招高校应届毕业生;给不裁员的企业提供临时补贴;减免或延期企业税收、社保缴费等。

下半年全球疫情必然持续,如果就业依然严峻,可考虑三个办法:一、针对需求和困难,动态跟踪监测中小微企业,储备并及时出台新的强有力的稳就业政策,进一步减负,为企业提供动力,为市场注入活力。二、针对就业岗位少,全国新增“三支一扶”(支农、支教、支医、扶贫)10万名定向计划,主要去中西部乡村,丰富毕业生两年基层经历,其工资主要由中央、省级财政统筹。三、针对企业入职难,支持拟录用人员先到企业实习,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开支,适当补助实习工资一年,减轻吃饭、房租的压力。

中非团结抗疫

6月17日,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以视频方式举行,中国、非盟轮值主席国南非、中非合作论坛共同主席国塞内加尔共同倡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WHO总干事谭德塞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中国曾两次向WHO分别捐赠2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又决定两年内捐赠20亿美元,指定主要用途之一就是援助发展中国家抗疫。此次峰会追加援助非洲抗疫的诚意满满,干货不少,短期、长期均有着墨。

短期输血聚焦于防疫急所,有四个措施:一、继续向非洲国家提供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协助来华采购抗疫物资;二、提前于2020年开工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推测又是中方全额捐赠的“交钥匙”工程;三、加快中非友好医院建设和中非对口医院合作;四、中国的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率先惠及非洲国家。

长期造血聚焦于可持续发展,也有四个措施:一、加强共建“一带一路”合作,重点向健康卫生、复工复产、改善民生领域倾斜;二、免除有关非洲国家截至2020年底到期对华无息贷款债务;三、加大对疫情特别重、压力特别大的非洲国家的支持力度,包括进一步延长缓债期限,并呼吁G20跟进;四、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支持非洲加强互联互通和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建设。

峰会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多边主义、团结抗疫,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体系,支持WHO为全球抗疫作出更大贡献,反对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标签化,成为中非合作抗疫的“主旋律”。

谭德塞反复呼吁团结抗疫。他认为,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对于全球加强团结、共同抗疫十分重要”;6月22日又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将持续数十年,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缺乏全球团结和全球领导”。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非中团结以及更加良好的多边合作是我们赢得抗疫斗争的关键”。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发言,对中国提供援助“心存感激”、承诺向WHO提供财政支持“感到振奋”。古特雷斯强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全球挑战,国际社会需团结一致、相互支持,这是多边主义的核心。

全球疫情大暴发以来,确诊、死亡病例持续上升,“震中”接二连三。非洲穷国多、医疗弱、贫富悬殊,一旦成为新“震中”,必然意味着大死亡,成为人道主义大灾难,WHO一直担忧。

据WHO每日疫情报告,截至6月22日欧洲中部时间上午10时,非洲累计确诊224673例、死亡4996例,病死率为2.22%,其中前24小时新增确诊7674例、死亡122例,主要集中在南非、埃及两个地区大国。

非洲疫情好于笔者的预期。分析原因有三:一、非洲人口年轻,免疫力更强,所以自愈率高、病死率低,政府操心少。据2019年2月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公开信,非洲大陆的年龄中位数只有18岁。二、大规模检测需要钱,非洲国家财力弱,难以实施,所以确诊病例只是冰山一角。三、非洲国家较早采取社交隔离。

然而,非洲尤其是处于南半球的中非、南非国家的考验才开始。6月南半球进入冬季,南美洲疫情已沦陷,巴西大暴发,秘鲁、智利渐进暴发,哥伦比亚、厄瓜多尔、阿根廷的暴发后劲也足。南非已有大暴发前期症状,6月15日至21日一周累计确诊2.83万例,日均确诊逾4000例。

新冠病毒极其狡猾凶险,即使实力强劲的发达经济体,任何一个疏忽都导致疫情反弹,美国多州、新加坡、韩国首尔、中国北京等都有沉痛教训。穷国、小国应对疫情更吃力,财政和经济雪上加霜,直接面临“病死”还是“饿死”的二难选项。

巴西百万确诊

6月19日,有两个想得到,两个没想到。

两个想得到是,6月以来巴西疫情大暴发,按每日确诊约2万例的增速,当天将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国突破100万例;以卡塔尔、南非确诊病例增速,当天累计确诊将超过中国。

两个没想到是,巴西当天竟然以确诊54771例突破100万,累计确诊1032913例,极其刺眼,创单日最大增幅;中国作为全球疫情首个“震中”,这么快就挤出确诊病例排行榜前20名。

当天,谭德塞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增病例约一半来自美洲地区,世界仍然处于“新的危险阶段”。由于数据滞后和时差因素,巴西19日确诊数据体现在两天后WHO的每日疫情报告中。6月21日,WHO通报24小时内全球新增确诊183020例,刷新历史纪录。

巴西未开展大规模检测,确诊就已破百万例,必然真实感染病例远高于报告的确诊数。目前处于疫情高峰平台期,何时出现拐点和终点?只有天知道。

由于经济和就业的巨压,巴西已放宽防控,推动复工复产,必然导致更多感染病例。巴西疫情还有一个危险的迹向:各州首府新增病例减少,但内陆地区中小城市新增病例上升。

与美国糟糕的抗疫局势一样,巴西有个奇葩的总统和无能的联邦政府。没有发挥中央政府应有的领导力,更没有凝聚全国民心和力量抗疫,对本国严重疫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巴西州一级各自为政,州长们相互支持抗疫,协调成本高,耽误时间、浪费资源。更多可以挽救的生命,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据巴西卫生部公布的数据计算,6月1日至22日,累计死亡21957例,平均每日死亡998例。

不到一个月,巴西两任专家型卫生部长离职,接任的代部长是不懂卫生防疫、但支持总统的一位将军。这位将军还在卫生系统安插一批服从命令的军官,接替专业人才,干出的事让人大开眼界。

5月25日,WHO宣布为避免潜在的安全风险,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巴西卫生部同日表示,不会改变推荐羟氯喹作为早期治疗药物的立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与特朗普一样,迷信此药针对新冠病毒的“疗效”。

及时、准确、完整地公布疫情数据,是一国政府的法定责任,也是政府及其主要官员公信力的关键。新冠疫情无国界,还有助于其他国家做好防疫和判断提供援助。6月6日,巴西卫生部宣布不再公布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累计数据,这个“驼鸟政策”迅速引起很大争议。6月8日,WHO呼吁巴西政府能够确保疫情统计数据的透明度。

巴西不公布,难道可以缓解严重的疫情吗?难道可以挽救确诊病例的生命吗?难道可以减轻巴西人民的痛苦吗?难道没有其他渠道知道累计数据吗?庸官祸国殃民,古今中外概莫例外,区别在于不是每国人民都屈服顺从。

《圣保罗页报》《圣保罗州报》《环球报》等多家巴西主流媒体迅速站出来补台,联合设立新冠肺炎数据统计系统,每日实时从26个州和联邦区的卫生部门获取疫情最新数据,并多平台发布。6月8日20时,该系统发布首个疫情每日统计数据,倒逼巴西卫生部不久恢复发布累计数据。

这是巴西媒体的光荣,却是巴西政府的耻辱。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一周指2020年6月15日至21日,引用数据截至6月23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一周疫情热词:二级、就业、中非、巴西

发布日期:2020-06-24 06:42
摘要: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的说法过于乐观草率,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更具说服力。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北京二级响应

北京疫情局部暴发13天,有四个基本判断:

一、形势依然严峻。6月11日0时至22日24时,北京累计报告本地确诊249例、无症状感染22例;最小患者仅1岁;已扩散6省市23例,分别为河北16例、辽宁3例、四川1例、浙江1例、河南1例、天津1例。截至23日15时,高风险地区5个,分别为丰台区花乡乡、新村街道,大兴区西红门镇、黄村镇,海淀区永定路街道;中风险地区38个,涉及10个区。

6月16日晚,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宣布,即时起,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12条防控新举措即时生效。此前10天,北京才从二级响应调至三级。

如此大范围扩散,显然全市已不安全。根据国家卫健委部署,江苏、浙江、山东、河南、湖北、辽宁等10余个省医疗队已支援北京进行检测和流调。6月20日、22日、23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三次表示,首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二、病毒起源仍是谜。目前溯源还在进行中,正如武汉海鲜市场的病毒来源是谜,北京新发地市场的病毒来源也是谜。

6月13日,中国CDC完成北京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6月18日上传WHO全球共享。病毒病所所长助理张勇分析初步研究结果,“这个病毒是从欧洲来的”,“它比现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要老”。

之所以“老”,原因之一可能是早期通过海鲜、肉类冷链或人流输入,存活、潜伏时间更长,条件成熟大面积暴发。中、美、德等国的海鲜市场与肉联厂都发生聚集性疫情。近日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居特斯洛县一家肉联厂暴发疫情,截至6月21日下午,6139名员工完成核酸检测,其中5899份已出结果,确诊1331人。

6月19日,WHO肯定北京防疫工作,“采取了大规模措施,以防疫情失控”;同时确认,“北京出现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已被上传分享,显示与欧洲新冠毒株密切相关。”

当然,说“密切相关”不等于“一定起源”。不能因为毒株与欧洲早期流行的最接近,就断言从欧洲输入。因为2月欧洲毒株已在全世界扩散,也可能是通过其他国家的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密切接触而输入中国。

三、北京疫情好于预期。新发地市场亚洲最大,暴发疫情后迅速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摸清了疫情传播底数,目前它的疫情已近尾声。

6月12日至22日0时,北京累计核酸检测采样234.2万人。检测感染率为万分之1.01(11日至21日累计确诊236/234.2万);全民感染率更低,仅为万分之0.11(236/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万)。

结果好于预期,也好于韩国首都圈5-6月疫情反弹的感染病例、传播范围、处置力度和时效。随着北京防控措施迅速升级,检测范围迅速扩大,远高于确诊病例的增速,北京的检测感染率将持续降低,全民感染率将很快稳定。表明北京这波疫情发现及时,防控有力,处于早期阶段,未大范围全国扩散,与1月下旬武汉疫情两码事。

四、专家称“已控制住”过于乐观。6月18日,在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中国CDC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语出惊人,“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了”。主要理由是,北京新增确诊都是几天前出现症状的,例如,17日报告确诊的21人基本是12日之前感染。

专家过于乐观草率,笔者对此存疑。18日判断“已控制住”为时尚早,新发地及丰台区还未控制住。截至6月22日,丰台区确诊165例,占全市66.3%。流调溯源前10天的确诊病例,几乎都直接或间接与丰台区新发地市场关联。丰台、新发地市场之于北京,相当于1月下旬湖北、武汉之于全国,新发地、丰台疫情没控制住,北京就谈不上“已控制住”。

北京疫情反弹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日均确诊22.6例。第二周前五天(6月18日至22日)累计确诊91例,日均确诊18.2例,比上周降低19.5%。转折点是6月21日,新增确诊9例。

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有信心判断“已控制住”。所以吴专家的话说早了一周,应该从11日暴发后两周即6月25日再判断,更具说服力。

北京疫情防控,还存在四个漏洞:

第一个漏洞是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疫情反弹清楚表明现有交易市场和流通体系不成熟,经营理念落后、管理模式粗放、追溯功能欠缺、物流人流过于集中,长期存在公共卫生、食品安全、消防安全等隐患。

目前全国已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迅速开展防疫大检查,相关工作人员纷纷开展核酸检测。建议北京转危为机,运用大数据、互联网、分布式等技术,推动“互联网+流通”全面升级,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流程再造。在首都四个方向分别升级改造一个规范、绿色、智能、安全的新型批发市场,尽快实现全商品、全时段、全方位、全人员、全链条、全数字的追溯监管,这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

第二个漏洞是核酸检测。虽然这是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基础,但也不能迷信检测,存在假阳性、假阴性。检测之后假如高枕无忧,反而是防控的重大风险。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研究人员在《内科年鉴》发表的研究文章,认为新冠患者在感染期间至少有1/5的漏诊概率,即会出现假阴性结果。武汉虽然已通过“十天会战”开展全员检测,6月18日成都市还是新增武汉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例,此病例4月12日、18日、21日、30日、5月20日、6月3日在武汉六次检测都是阴性。

第三个漏洞是二代感染。据北京市CDC通报20日-22日快递、夫妻、百事公司大兴分厂多名病例的活动轨迹,既无新发地直接接触史,又非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显然北京已有二代、甚至三代感染,进一步表明还有传染源未控制,还有传播途径未切断。

第四个漏洞是人员进出京。北京已明确规定中高风险地区市民不离京,其他地区离京持7日以内核酸阴性证明。这有明显隐患,因为检测存在假阴性、病毒有潜伏期、检测之后到离京或返京之间不能确保不感染等。

务实的防控措施是,至少一个月内(6月16日恢复二级响应至7月15日),北京实质处于半封城状态。无特殊原因,且经当地县级以上防控指挥部批准,北京市民不宜离京,外地人员不宜进京,大幅度降低兄弟省的防疫风险与成本。其间如有离京、进京个案,应坚持每人“14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2次核酸检测”。

就业苦就业难

民生工作千头万绪,通常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也最受关注。每个未就业人员背后,就是一个备受考验甚至折磨的家庭,不仅关系国民和家庭的切身利益,也关系政权稳定和社会公平。

中国有些经济统计数据,未必真实、及时、客观。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9%,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似乎就业有所好转。但与CPI数据一样,学界对中国失业率统计数据早有诟病,认为不能反映真实的失业情况,大量农民工就未包括其中。

5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回答就业的提问时说,“看中国政府网上的留言,大概三分之一都是谈就业的”,可见关注度极高。他还举了留言的具体案例,“有一位农民工说他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如此,但今年还没有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困境。”

中国GDP不能失速,否则创造不了足够的就业岗位。一般认为,目前中国GDP每增长一个点,创造就业岗位约200万个。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这三大群体,每年都是中国就业“老大难”。2020年全球疫情肆虐,“老大难”更是难乎其难。

退役军人的就业情况与数据往往不公布。弱势群体农民工的就业往往说得多、关爱少,更多自己承受。大学生就业向来是重中之重,因为学历高、年纪轻,是更有素质和潜力的劳动者,所以获得倾斜。

2020年中国高校毕业生874万人,创历史新高,疫情中的经历更是前所未有,云上课、云答辩、云毕业、云求职。企业日子难过,倒闭的不少,没倒的也纷纷裁员、变相裁员,或者压缩招工规模,找工作时间短、岗位少、难度大。高校也存在乱象,网友留言,抱怨母校“逼着毕业生签假三方协议,假工作证明,威胁不签不发毕业证。”

国家和各省已出台一批扶持就业的政策措施,例如组织大型线上招聘会;扩招研究生;扩招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部分岗位定向招高校应届毕业生;给不裁员的企业提供临时补贴;减免或延期企业税收、社保缴费等。

下半年全球疫情必然持续,如果就业依然严峻,可考虑三个办法:一、针对需求和困难,动态跟踪监测中小微企业,储备并及时出台新的强有力的稳就业政策,进一步减负,为企业提供动力,为市场注入活力。二、针对就业岗位少,全国新增“三支一扶”(支农、支教、支医、扶贫)10万名定向计划,主要去中西部乡村,丰富毕业生两年基层经历,其工资主要由中央、省级财政统筹。三、针对企业入职难,支持拟录用人员先到企业实习,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开支,适当补助实习工资一年,减轻吃饭、房租的压力。

中非团结抗疫

6月17日,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以视频方式举行,中国、非盟轮值主席国南非、中非合作论坛共同主席国塞内加尔共同倡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WHO总干事谭德塞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中国曾两次向WHO分别捐赠2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又决定两年内捐赠20亿美元,指定主要用途之一就是援助发展中国家抗疫。此次峰会追加援助非洲抗疫的诚意满满,干货不少,短期、长期均有着墨。

短期输血聚焦于防疫急所,有四个措施:一、继续向非洲国家提供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协助来华采购抗疫物资;二、提前于2020年开工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推测又是中方全额捐赠的“交钥匙”工程;三、加快中非友好医院建设和中非对口医院合作;四、中国的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率先惠及非洲国家。

长期造血聚焦于可持续发展,也有四个措施:一、加强共建“一带一路”合作,重点向健康卫生、复工复产、改善民生领域倾斜;二、免除有关非洲国家截至2020年底到期对华无息贷款债务;三、加大对疫情特别重、压力特别大的非洲国家的支持力度,包括进一步延长缓债期限,并呼吁G20跟进;四、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支持非洲加强互联互通和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建设。

峰会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多边主义、团结抗疫,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体系,支持WHO为全球抗疫作出更大贡献,反对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标签化,成为中非合作抗疫的“主旋律”。

谭德塞反复呼吁团结抗疫。他认为,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对于全球加强团结、共同抗疫十分重要”;6月22日又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将持续数十年,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缺乏全球团结和全球领导”。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非中团结以及更加良好的多边合作是我们赢得抗疫斗争的关键”。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发言,对中国提供援助“心存感激”、承诺向WHO提供财政支持“感到振奋”。古特雷斯强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全球挑战,国际社会需团结一致、相互支持,这是多边主义的核心。

全球疫情大暴发以来,确诊、死亡病例持续上升,“震中”接二连三。非洲穷国多、医疗弱、贫富悬殊,一旦成为新“震中”,必然意味着大死亡,成为人道主义大灾难,WHO一直担忧。

据WHO每日疫情报告,截至6月22日欧洲中部时间上午10时,非洲累计确诊224673例、死亡4996例,病死率为2.22%,其中前24小时新增确诊7674例、死亡122例,主要集中在南非、埃及两个地区大国。

非洲疫情好于笔者的预期。分析原因有三:一、非洲人口年轻,免疫力更强,所以自愈率高、病死率低,政府操心少。据2019年2月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公开信,非洲大陆的年龄中位数只有18岁。二、大规模检测需要钱,非洲国家财力弱,难以实施,所以确诊病例只是冰山一角。三、非洲国家较早采取社交隔离。

然而,非洲尤其是处于南半球的中非、南非国家的考验才开始。6月南半球进入冬季,南美洲疫情已沦陷,巴西大暴发,秘鲁、智利渐进暴发,哥伦比亚、厄瓜多尔、阿根廷的暴发后劲也足。南非已有大暴发前期症状,6月15日至21日一周累计确诊2.83万例,日均确诊逾4000例。

新冠病毒极其狡猾凶险,即使实力强劲的发达经济体,任何一个疏忽都导致疫情反弹,美国多州、新加坡、韩国首尔、中国北京等都有沉痛教训。穷国、小国应对疫情更吃力,财政和经济雪上加霜,直接面临“病死”还是“饿死”的二难选项。

巴西百万确诊

6月19日,有两个想得到,两个没想到。

两个想得到是,6月以来巴西疫情大暴发,按每日确诊约2万例的增速,当天将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国突破100万例;以卡塔尔、南非确诊病例增速,当天累计确诊将超过中国。

两个没想到是,巴西当天竟然以确诊54771例突破100万,累计确诊1032913例,极其刺眼,创单日最大增幅;中国作为全球疫情首个“震中”,这么快就挤出确诊病例排行榜前20名。

当天,谭德塞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增病例约一半来自美洲地区,世界仍然处于“新的危险阶段”。由于数据滞后和时差因素,巴西19日确诊数据体现在两天后WHO的每日疫情报告中。6月21日,WHO通报24小时内全球新增确诊183020例,刷新历史纪录。

巴西未开展大规模检测,确诊就已破百万例,必然真实感染病例远高于报告的确诊数。目前处于疫情高峰平台期,何时出现拐点和终点?只有天知道。

由于经济和就业的巨压,巴西已放宽防控,推动复工复产,必然导致更多感染病例。巴西疫情还有一个危险的迹向:各州首府新增病例减少,但内陆地区中小城市新增病例上升。

与美国糟糕的抗疫局势一样,巴西有个奇葩的总统和无能的联邦政府。没有发挥中央政府应有的领导力,更没有凝聚全国民心和力量抗疫,对本国严重疫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巴西州一级各自为政,州长们相互支持抗疫,协调成本高,耽误时间、浪费资源。更多可以挽救的生命,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据巴西卫生部公布的数据计算,6月1日至22日,累计死亡21957例,平均每日死亡998例。

不到一个月,巴西两任专家型卫生部长离职,接任的代部长是不懂卫生防疫、但支持总统的一位将军。这位将军还在卫生系统安插一批服从命令的军官,接替专业人才,干出的事让人大开眼界。

5月25日,WHO宣布为避免潜在的安全风险,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巴西卫生部同日表示,不会改变推荐羟氯喹作为早期治疗药物的立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与特朗普一样,迷信此药针对新冠病毒的“疗效”。

及时、准确、完整地公布疫情数据,是一国政府的法定责任,也是政府及其主要官员公信力的关键。新冠疫情无国界,还有助于其他国家做好防疫和判断提供援助。6月6日,巴西卫生部宣布不再公布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累计数据,这个“驼鸟政策”迅速引起很大争议。6月8日,WHO呼吁巴西政府能够确保疫情统计数据的透明度。

巴西不公布,难道可以缓解严重的疫情吗?难道可以挽救确诊病例的生命吗?难道可以减轻巴西人民的痛苦吗?难道没有其他渠道知道累计数据吗?庸官祸国殃民,古今中外概莫例外,区别在于不是每国人民都屈服顺从。

《圣保罗页报》《圣保罗州报》《环球报》等多家巴西主流媒体迅速站出来补台,联合设立新冠肺炎数据统计系统,每日实时从26个州和联邦区的卫生部门获取疫情最新数据,并多平台发布。6月8日20时,该系统发布首个疫情每日统计数据,倒逼巴西卫生部不久恢复发布累计数据。

这是巴西媒体的光荣,却是巴西政府的耻辱。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一周指2020年6月15日至21日,引用数据截至6月23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的说法过于乐观草率,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更具说服力。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北京二级响应

北京疫情局部暴发13天,有四个基本判断:

一、形势依然严峻。6月11日0时至22日24时,北京累计报告本地确诊249例、无症状感染22例;最小患者仅1岁;已扩散6省市23例,分别为河北16例、辽宁3例、四川1例、浙江1例、河南1例、天津1例。截至23日15时,高风险地区5个,分别为丰台区花乡乡、新村街道,大兴区西红门镇、黄村镇,海淀区永定路街道;中风险地区38个,涉及10个区。

6月16日晚,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宣布,即时起,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12条防控新举措即时生效。此前10天,北京才从二级响应调至三级。

如此大范围扩散,显然全市已不安全。根据国家卫健委部署,江苏、浙江、山东、河南、湖北、辽宁等10余个省医疗队已支援北京进行检测和流调。6月20日、22日、23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在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三次表示,首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二、病毒起源仍是谜。目前溯源还在进行中,正如武汉海鲜市场的病毒来源是谜,北京新发地市场的病毒来源也是谜。

6月13日,中国CDC完成北京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6月18日上传WHO全球共享。病毒病所所长助理张勇分析初步研究结果,“这个病毒是从欧洲来的”,“它比现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要老”。

之所以“老”,原因之一可能是早期通过海鲜、肉类冷链或人流输入,存活、潜伏时间更长,条件成熟大面积暴发。中、美、德等国的海鲜市场与肉联厂都发生聚集性疫情。近日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居特斯洛县一家肉联厂暴发疫情,截至6月21日下午,6139名员工完成核酸检测,其中5899份已出结果,确诊1331人。

6月19日,WHO肯定北京防疫工作,“采取了大规模措施,以防疫情失控”;同时确认,“北京出现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已被上传分享,显示与欧洲新冠毒株密切相关。”

当然,说“密切相关”不等于“一定起源”。不能因为毒株与欧洲早期流行的最接近,就断言从欧洲输入。因为2月欧洲毒株已在全世界扩散,也可能是通过其他国家的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密切接触而输入中国。

三、北京疫情好于预期。新发地市场亚洲最大,暴发疫情后迅速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摸清了疫情传播底数,目前它的疫情已近尾声。

6月12日至22日0时,北京累计核酸检测采样234.2万人。检测感染率为万分之1.01(11日至21日累计确诊236/234.2万);全民感染率更低,仅为万分之0.11(236/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万)。

结果好于预期,也好于韩国首都圈5-6月疫情反弹的感染病例、传播范围、处置力度和时效。随着北京防控措施迅速升级,检测范围迅速扩大,远高于确诊病例的增速,北京的检测感染率将持续降低,全民感染率将很快稳定。表明北京这波疫情发现及时,防控有力,处于早期阶段,未大范围全国扩散,与1月下旬武汉疫情两码事。

四、专家称“已控制住”过于乐观。6月18日,在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中国CDC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语出惊人,“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了”。主要理由是,北京新增确诊都是几天前出现症状的,例如,17日报告确诊的21人基本是12日之前感染。

专家过于乐观草率,笔者对此存疑。18日判断“已控制住”为时尚早,新发地及丰台区还未控制住。截至6月22日,丰台区确诊165例,占全市66.3%。流调溯源前10天的确诊病例,几乎都直接或间接与丰台区新发地市场关联。丰台、新发地市场之于北京,相当于1月下旬湖北、武汉之于全国,新发地、丰台疫情没控制住,北京就谈不上“已控制住”。

北京疫情反弹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日均确诊22.6例。第二周前五天(6月18日至22日)累计确诊91例,日均确诊18.2例,比上周降低19.5%。转折点是6月21日,新增确诊9例。

只有一周日均确诊病例比上周明显下降,才有信心判断“已控制住”。所以吴专家的话说早了一周,应该从11日暴发后两周即6月25日再判断,更具说服力。

北京疫情防控,还存在四个漏洞:

第一个漏洞是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疫情反弹清楚表明现有交易市场和流通体系不成熟,经营理念落后、管理模式粗放、追溯功能欠缺、物流人流过于集中,长期存在公共卫生、食品安全、消防安全等隐患。

目前全国已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迅速开展防疫大检查,相关工作人员纷纷开展核酸检测。建议北京转危为机,运用大数据、互联网、分布式等技术,推动“互联网+流通”全面升级,对农副产品交易市场流程再造。在首都四个方向分别升级改造一个规范、绿色、智能、安全的新型批发市场,尽快实现全商品、全时段、全方位、全人员、全链条、全数字的追溯监管,这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

第二个漏洞是核酸检测。虽然这是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基础,但也不能迷信检测,存在假阳性、假阴性。检测之后假如高枕无忧,反而是防控的重大风险。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研究人员在《内科年鉴》发表的研究文章,认为新冠患者在感染期间至少有1/5的漏诊概率,即会出现假阴性结果。武汉虽然已通过“十天会战”开展全员检测,6月18日成都市还是新增武汉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例,此病例4月12日、18日、21日、30日、5月20日、6月3日在武汉六次检测都是阴性。

第三个漏洞是二代感染。据北京市CDC通报20日-22日快递、夫妻、百事公司大兴分厂多名病例的活动轨迹,既无新发地直接接触史,又非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显然北京已有二代、甚至三代感染,进一步表明还有传染源未控制,还有传播途径未切断。

第四个漏洞是人员进出京。北京已明确规定中高风险地区市民不离京,其他地区离京持7日以内核酸阴性证明。这有明显隐患,因为检测存在假阴性、病毒有潜伏期、检测之后到离京或返京之间不能确保不感染等。

务实的防控措施是,至少一个月内(6月16日恢复二级响应至7月15日),北京实质处于半封城状态。无特殊原因,且经当地县级以上防控指挥部批准,北京市民不宜离京,外地人员不宜进京,大幅度降低兄弟省的防疫风险与成本。其间如有离京、进京个案,应坚持每人“14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2次核酸检测”。

就业苦就业难

民生工作千头万绪,通常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也最受关注。每个未就业人员背后,就是一个备受考验甚至折磨的家庭,不仅关系国民和家庭的切身利益,也关系政权稳定和社会公平。

中国有些经济统计数据,未必真实、及时、客观。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9%,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似乎就业有所好转。但与CPI数据一样,学界对中国失业率统计数据早有诟病,认为不能反映真实的失业情况,大量农民工就未包括其中。

5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回答就业的提问时说,“看中国政府网上的留言,大概三分之一都是谈就业的”,可见关注度极高。他还举了留言的具体案例,“有一位农民工说他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如此,但今年还没有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困境。”

中国GDP不能失速,否则创造不了足够的就业岗位。一般认为,目前中国GDP每增长一个点,创造就业岗位约200万个。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这三大群体,每年都是中国就业“老大难”。2020年全球疫情肆虐,“老大难”更是难乎其难。

退役军人的就业情况与数据往往不公布。弱势群体农民工的就业往往说得多、关爱少,更多自己承受。大学生就业向来是重中之重,因为学历高、年纪轻,是更有素质和潜力的劳动者,所以获得倾斜。

2020年中国高校毕业生874万人,创历史新高,疫情中的经历更是前所未有,云上课、云答辩、云毕业、云求职。企业日子难过,倒闭的不少,没倒的也纷纷裁员、变相裁员,或者压缩招工规模,找工作时间短、岗位少、难度大。高校也存在乱象,网友留言,抱怨母校“逼着毕业生签假三方协议,假工作证明,威胁不签不发毕业证。”

国家和各省已出台一批扶持就业的政策措施,例如组织大型线上招聘会;扩招研究生;扩招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部分岗位定向招高校应届毕业生;给不裁员的企业提供临时补贴;减免或延期企业税收、社保缴费等。

下半年全球疫情必然持续,如果就业依然严峻,可考虑三个办法:一、针对需求和困难,动态跟踪监测中小微企业,储备并及时出台新的强有力的稳就业政策,进一步减负,为企业提供动力,为市场注入活力。二、针对就业岗位少,全国新增“三支一扶”(支农、支教、支医、扶贫)10万名定向计划,主要去中西部乡村,丰富毕业生两年基层经历,其工资主要由中央、省级财政统筹。三、针对企业入职难,支持拟录用人员先到企业实习,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开支,适当补助实习工资一年,减轻吃饭、房租的压力。

中非团结抗疫

6月17日,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以视频方式举行,中国、非盟轮值主席国南非、中非合作论坛共同主席国塞内加尔共同倡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WHO总干事谭德塞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中国曾两次向WHO分别捐赠2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又决定两年内捐赠20亿美元,指定主要用途之一就是援助发展中国家抗疫。此次峰会追加援助非洲抗疫的诚意满满,干货不少,短期、长期均有着墨。

短期输血聚焦于防疫急所,有四个措施:一、继续向非洲国家提供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协助来华采购抗疫物资;二、提前于2020年开工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推测又是中方全额捐赠的“交钥匙”工程;三、加快中非友好医院建设和中非对口医院合作;四、中国的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率先惠及非洲国家。

长期造血聚焦于可持续发展,也有四个措施:一、加强共建“一带一路”合作,重点向健康卫生、复工复产、改善民生领域倾斜;二、免除有关非洲国家截至2020年底到期对华无息贷款债务;三、加大对疫情特别重、压力特别大的非洲国家的支持力度,包括进一步延长缓债期限,并呼吁G20跟进;四、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支持非洲加强互联互通和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建设。

峰会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多边主义、团结抗疫,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治理体系,支持WHO为全球抗疫作出更大贡献,反对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标签化,成为中非合作抗疫的“主旋律”。

谭德塞反复呼吁团结抗疫。他认为,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对于全球加强团结、共同抗疫十分重要”;6月22日又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将持续数十年,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缺乏全球团结和全球领导”。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表示,“非中团结以及更加良好的多边合作是我们赢得抗疫斗争的关键”。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发言,对中国提供援助“心存感激”、承诺向WHO提供财政支持“感到振奋”。古特雷斯强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全球挑战,国际社会需团结一致、相互支持,这是多边主义的核心。

全球疫情大暴发以来,确诊、死亡病例持续上升,“震中”接二连三。非洲穷国多、医疗弱、贫富悬殊,一旦成为新“震中”,必然意味着大死亡,成为人道主义大灾难,WHO一直担忧。

据WHO每日疫情报告,截至6月22日欧洲中部时间上午10时,非洲累计确诊224673例、死亡4996例,病死率为2.22%,其中前24小时新增确诊7674例、死亡122例,主要集中在南非、埃及两个地区大国。

非洲疫情好于笔者的预期。分析原因有三:一、非洲人口年轻,免疫力更强,所以自愈率高、病死率低,政府操心少。据2019年2月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公开信,非洲大陆的年龄中位数只有18岁。二、大规模检测需要钱,非洲国家财力弱,难以实施,所以确诊病例只是冰山一角。三、非洲国家较早采取社交隔离。

然而,非洲尤其是处于南半球的中非、南非国家的考验才开始。6月南半球进入冬季,南美洲疫情已沦陷,巴西大暴发,秘鲁、智利渐进暴发,哥伦比亚、厄瓜多尔、阿根廷的暴发后劲也足。南非已有大暴发前期症状,6月15日至21日一周累计确诊2.83万例,日均确诊逾4000例。

新冠病毒极其狡猾凶险,即使实力强劲的发达经济体,任何一个疏忽都导致疫情反弹,美国多州、新加坡、韩国首尔、中国北京等都有沉痛教训。穷国、小国应对疫情更吃力,财政和经济雪上加霜,直接面临“病死”还是“饿死”的二难选项。

巴西百万确诊

6月19日,有两个想得到,两个没想到。

两个想得到是,6月以来巴西疫情大暴发,按每日确诊约2万例的增速,当天将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国突破100万例;以卡塔尔、南非确诊病例增速,当天累计确诊将超过中国。

两个没想到是,巴西当天竟然以确诊54771例突破100万,累计确诊1032913例,极其刺眼,创单日最大增幅;中国作为全球疫情首个“震中”,这么快就挤出确诊病例排行榜前20名。

当天,谭德塞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增病例约一半来自美洲地区,世界仍然处于“新的危险阶段”。由于数据滞后和时差因素,巴西19日确诊数据体现在两天后WHO的每日疫情报告中。6月21日,WHO通报24小时内全球新增确诊183020例,刷新历史纪录。

巴西未开展大规模检测,确诊就已破百万例,必然真实感染病例远高于报告的确诊数。目前处于疫情高峰平台期,何时出现拐点和终点?只有天知道。

由于经济和就业的巨压,巴西已放宽防控,推动复工复产,必然导致更多感染病例。巴西疫情还有一个危险的迹向:各州首府新增病例减少,但内陆地区中小城市新增病例上升。

与美国糟糕的抗疫局势一样,巴西有个奇葩的总统和无能的联邦政府。没有发挥中央政府应有的领导力,更没有凝聚全国民心和力量抗疫,对本国严重疫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巴西州一级各自为政,州长们相互支持抗疫,协调成本高,耽误时间、浪费资源。更多可以挽救的生命,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据巴西卫生部公布的数据计算,6月1日至22日,累计死亡21957例,平均每日死亡998例。

不到一个月,巴西两任专家型卫生部长离职,接任的代部长是不懂卫生防疫、但支持总统的一位将军。这位将军还在卫生系统安插一批服从命令的军官,接替专业人才,干出的事让人大开眼界。

5月25日,WHO宣布为避免潜在的安全风险,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巴西卫生部同日表示,不会改变推荐羟氯喹作为早期治疗药物的立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与特朗普一样,迷信此药针对新冠病毒的“疗效”。

及时、准确、完整地公布疫情数据,是一国政府的法定责任,也是政府及其主要官员公信力的关键。新冠疫情无国界,还有助于其他国家做好防疫和判断提供援助。6月6日,巴西卫生部宣布不再公布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累计数据,这个“驼鸟政策”迅速引起很大争议。6月8日,WHO呼吁巴西政府能够确保疫情统计数据的透明度。

巴西不公布,难道可以缓解严重的疫情吗?难道可以挽救确诊病例的生命吗?难道可以减轻巴西人民的痛苦吗?难道没有其他渠道知道累计数据吗?庸官祸国殃民,古今中外概莫例外,区别在于不是每国人民都屈服顺从。

《圣保罗页报》《圣保罗州报》《环球报》等多家巴西主流媒体迅速站出来补台,联合设立新冠肺炎数据统计系统,每日实时从26个州和联邦区的卫生部门获取疫情最新数据,并多平台发布。6月8日20时,该系统发布首个疫情每日统计数据,倒逼巴西卫生部不久恢复发布累计数据。

这是巴西媒体的光荣,却是巴西政府的耻辱。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一周指2020年6月15日至21日,引用数据截至6月23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